小說 達人專欄

【刀女審同人】黑獅(獅子王X女審神者)

洛雅.愛的戰士 | 2020-10-04 01:14:17 | 巴幣 6 | 人氣 336


*上一篇:失蹤
*宣傳圖:黎蒨



  從戰場死去的刀劍男士,

  殘留著某些遺願的可能……

  只是,殘缺的記憶所拼出來的會是完整的自己嗎?
 

  烈日當頭,剛做完畑當番的他拿起收成好的農作物回到本丸,原本要跟在廚房裡的燭台切光忠打招呼一聲,結果卻先注意到他身旁正在認真捏著飯糰的少女。

  「……我說主上,你又再做暗黑料理嗎?」

  「什麼黑暗料理?沒禮貌。」穿著高中制服的長髮少女腦羞地回嘴。

  「主上,你的料理技能怎樣我們都很清楚。」無奈地按了按眼角,他老實告知,「你看幫騷速劍做了一年多的便當,廚藝有進步嗎?別折磨他的胃跟浪費食材了。」

  「……」完全無法反駁,少女只能氣憤地嘟嘴看著他。

  「話也別這麼說,獅子王。」身旁的燭台切光忠開口打圓場,「只是捏飯糰而已。」

  「是──喔──」他拉長音,灰眸轉向靠近少女的那盤做好的飯糰,「那些都是主上捏好的?」

  「對呀,主人很努力的。」燭台切光忠一說完,獅子王立刻拿了一個成品來吃。

  「嗯,普普通通。」獅子王看著訝然的少女,「主上也不需要每次找騷速劍試毒,連大典太都覺得你是討厭他才這樣了。」

  「才、才不是……我……」少女還想說什麼時,突然像是感應什麼般往外看,接著就拿起剛做好的飯糰出去。

  「騷速劍已經回來了吧。」對於她這樣的反應,燭台切光忠感到不意外,他轉身繼續處理今天的餐點。

  而獅子王則是望著少女遠去的方向有些陷入思考。

  擁有像是人類般的情愛究竟是什麼樣的感覺……
 


  「小弟!小弟!」一個粗曠的聲音打斷他,原本失神的紅眸漸漸地聚焦,他看著眼前的攤販頭子,後者趕緊把做好的食物塞給他。

  「你要的都好了,別站在這裡擋路。」攤販非常不客氣地打發他後,他只是點點頭就離去。

  站在街道上,在烈日照耀下,他眼神顯得有些茫然的盯著前方,爾後像是聽到什麼又打起精神。

  「啊啊……不小心陷入回憶呢。」像是說給自己般,他低語著。

  「好遙遠的記憶……太美好而忍不住陷入下去呢。」一邊往城外移動,他一邊說著,明明周遭沒有任何居民跟他對話,他卻能自顧自地說下去,「為什麼會這樣呢?是因為那一位獅子王的眼神嗎?」

  想起前幾天從那位獅子王身邊奪走他的主上時,那雙燃燒著怒意、帶著強烈情感眼眸似乎觸動了什麼……

  像是生前看到的,那些只有愛著主上的刀劍男士才有的……

  「嗯?我羨慕嗎?」

  「要說羨慕的話,也許吧……畢竟還沒懂太多前就先碎了,你比我活更久,你會懂嗎?」

  「沒有經過就不會懂嗎……那麼至少有一點是真的吧?」

  「我們都很羨慕那位獅子王,學會像人類般的情感吧……果然贊同呢。」自問自答完畢,他也來到城外。
 

  這座城鎮之外幾乎都是茂盛的森林,而目前在鎮裡的大多數居民近期都不敢來到這片森林,原因是……

  隨著陽光被茂盛的樹葉擋住,乾燥的空氣也漸漸地轉為濕涼,隨著他越來越靠北某處,冰涼的空氣似乎參雜著某種鐵味。

  他停下腳步,望著前方被血液侵蝕的土壤,接著視線往前移注意到坐在屍體上拿著刀、穿著黑衣的身影,他忍不住嘆氣,「黑鶴,你控制點,這樣我收拾會很麻煩。」

  「啊啊……因為好奇了呀。」聽到呼喚聲,坐在屍體上的他站起來並將刀從屍體上拔出來。臉上染著血、黑髮紅眸的太刀笑得很開心,「突然想研究一下鬼居民跟我們差在哪?所以就特別挖開來解剖了。」

  「所以有研究什麼出來嗎?」他挑眉詢問。

  「嗯……很可惜,沒有呢。」黑鶴將刀上的血跡甩開後,接著收回刀鞘,「整理交給你了,黑獅。」丟下任性的話語,他就隱沒於陰影中。

  「……真是的,明明是同樣法陣出來的,為什麼性子會差成這樣?」黑獅嘴裡忍不住碎念,他抽出幾張動物形狀的黑色符紙往前丟後,那些符咒就化成奇妙的生物吞噬屍體和被血液侵入的土壤。

  「……啊,雖然他生前就愛鬧騰,可是被招換出來後那極愛殺戮情況是怎麼回事?那完全不像他吧?」

  「所以那一位會幫我們看出他的問題嗎?」黑獅繼續碎念著,「希望吧,如果能明白我們這種情況是怎麼回事的話……說不定能賭一個可能性吧。」

  將現場痕跡處理完畢後,黑獅更加深入山林內,直到來到一處山壁前,他左看右看後,確定沒有任何視線盯著這裡後,就伸手按向一個山壁。

  原本應該是山壁的地方被穿透過去,黑獅就這樣進入山壁內,此刻那裡沒有任何人影,只剩下綠意跟動物的聲響,一隻黑色蝴蝶緩慢地飛離開。
 

  座落於山壁內部的洞穴裡非常寒冷,雖然有多餘的黑布蓋在她身上取暖,但前幾日大失血跟無法安穩的睡眠讓她神情相當疲累虛弱。

  此時靠近這裡的腳步聲讓她望向門的方向,水藍色的雙眸顯得相當恐懼,不知道來者過來的目的……

  「審神者小姐,我送吃的來了。」從門上開設的窗口內出現熟悉的臉,讓原本相當害怕的她明顯放鬆下來。

  想嘗試從石床下來,但一動作厚重的枷鎖牽扯到小腿的傷口,讓她忍不住發出吃痛的聲音。

  「別亂動,我處理就好。」打開牢房門,黑獅除了帶著食物跟一桶清水,竟然連醫藥用品也準備好。

  「……你準備的好萬全喔。」審神者開口。

  「我跟那位説,讓你受傷不但動彈不得又還會發燒,這樣根本無法順利逃脫,所以他准我去買這些治療你。」黑獅跪在石床前,對她説一句失禮後才把蓋在腳上的衣物往上掀開。

  原本白皙的小腿上被纏上了繃帶,從被染紅地方大概可以判斷傷處的位置,隨著他解開繃帶,傷處那出現一個怵目驚心的血洞。

  將傷處重新清理上藥,黑獅的動作顯得相當小心翼翼,深怕弄痛審神者。

  「……你這樣我還以為你是獅子王呢。」審神者的聲音讓對方停頓一下,接著抬頭看著審神者,那雙紅眸帶著困惑與好奇。

  「他有幫你包紮過?」

  「以前常常發生事情,所以我受不少次傷。」

  「欸……這樣的話,這個獅子王很失格,怎麼能讓自己主上受傷。」

  「那是在現世的傷,因為我刻意隱瞞眼睛的事情。」

  「沒什麼武力還逞強,這樣不行的喔。」

  「……」

  將傷口上藥、重新包紮好後,黑獅仔細的看著那位審神者。棕髮藍眸,清秀的面貌看起來相當無害,但現在因為一邊臉有些許浮腫的巴掌印,脖子上還有明顯的掐痕,讓原本無害樣貌變得相當楚楚可憐。

  「……怎麼了,黑獅先生。」似乎被盯著很不自在,審神者開口詢問。

  「我在想那位獅子王怎麼會喜歡你。」

  「嗯……你好奇的地方真奇怪。」

  「因為那是我們生前沒體會到的。」

  「……就我走一步、他也願意走一步才這樣吧,情感總是不知不覺增長的,等我發現的時後已經是難以忽視。」審神者思考著跟他之間的點點滴滴,這樣表情落在黑獅眼裡有些恍惚。

  好像回到過去自己好奇跑去問主上一樣,他的主上在說自家近侍的時候也是如此的……

  「黑獅先生?」審神者看著他的神情不對,有點擔心的呼喊。

  「沒事,想起了以前。」

  「你的以前還是另一位的以前。」審神者的一句話讓黑獅紅眸瞇起審視,爾後恢復正常。

  「我説你,被抓的教訓難道還不夠嗎?」黑獅開口訓斥,「你自己就是在街上不小心脫口才被我們抓的吧。」

  「對、對不起。」

  「還是你看到這張臉戒心就降低了。」

  「……」
 


  「恢復為付喪神?黑獅先生想變回來嗎?」從飯糰上捏下一小口,審神者一邊咀嚼著,一邊詢問黑獅的想法。

  「當然不是我,我是兩把獅子王合併起來的。一旦這麼做,我們之中必定有一位消失。」黑獅盤腿坐在石地上抬頭望著審神者,「但黑鶴只是一把碎刀的刀劍男士配合著其他靈魂碎片融合出來的。我想保留大多數神性的話,黑鶴是不是能夠恢復刀劍男士的身分?」

  「嗯……這無法不確定,以目前來說,你們現在被劃分成為『鬼』。」審神者思考著,「也因為你們這樣,所以才能在這充滿鬼的領域就特別不顯眼。」

  「如果以現世來說,就是死者轉生者,理論上是完全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可是在這領域似乎不是這麼一回事……」審神者低下頭低語著,「鬼轉神嗎……好像不是不可行的事情。」

  「有辦法嗎?」黑獅仔細聽著他的話語,聽到關鍵字立即詢問。

  「不確定。因為在這領域中神跟鬼沒有特別明顯的界線存在,就是感覺的差距。神明總是帶點敬畏尊敬的氣息、鬼則是深深的死亡氣息。」審神者低頭思索一會,「還有充滿混亂、強盛生命力的妖和平和氣息、忠於自然的精靈。」

  「原來不只是有鬼跟神……那麼,審神者小姐屬於什麼?」

  「都不是。」

  「咦?」

  「審神者只是個『過客』,對這領域的存在來說就是這樣。」審神者思考著,「祂就只是看著而已。」

  「到底該說你厲害還是不厲害……」黑獅托腮看著審神者,「能夠一眼識破我們還有明白這領域的存在,但卻完全沒有危機意識跟相對應的武力。」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無法學到攻擊性的法術……」

  「原來是都把技能點在眼力了,忘記點其他地方了。」

  「……」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