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畫 精選閣樓

阿勒特與影姬

2020-09-28 22:26:55





奈亞端著下午茶進入室內,看見眼前的景象,他愣住好一會:「阿勒特大人……呢?」

忙裡偷閒,忙裡偷閒。阿勒特這下可樂的,他最討厭處理不重要的繁文縟節,趁著下午茶時間趕快逃出幻界,省得喝完茶就被抓回去工作。

雖說偷閒,今天還是有預定的,阿勒特心想,先去處理人口販子的事吧。

/

一箱箱來自遙遠星球的巨大載體相互堆疊,兩名負責處理的能源體清點貨單。

「人魚,是吧?」其中一人翻翻檔案問道。

另一人回應:「對,總數三萬尾。」

「這些畜生還真能賣,就是有人花大把能量也想入手。」

「神界多管閒事限制販賣,蘭絲大人又不插手,所以才需要我們這種傭兵啊,有錢拿不好嗎?」

「大丈夫怎能爽錢不賺?我就是……嘖嘖,也幹出興趣來……你懂嗎?」

「你想玩人魚啊?別啊,你敢染指顧客的東西?」

「哈,不敢。」他甩甩頭走回載體旁,準備搬運。「不跟錢過不去。」

「那真是太好了。」阿勒特突然出現載體上方。

「誰!?」

阿勒特透過高維度視覺看入表面漆黑的載體,一條條人魚緊緊塞滿載體,彼此間沒有任何移動的空間,不少人魚的鱗片滲出血水,與人類捕魚之行徑沒有不同。他突然有些煩躁:「我出你雇主兩倍,買下這邊全部人魚。」

「報上名來!」一人怒吼。「別想對這批貨出手!」

「我以為你們跟錢過得很去?」

阿勒特注意到兩人的心靈波動,是恐懼,不是對自己,而是雇主。

回過神,他才發現視線內只剩一人,另一人早已無聲繞到自己後方。不愧是S級傭兵,阿勒特心想。對方毫秒出手,阿勒特連分析對手的特性都懶,只是拿出古書,對著傭兵的方向打開內頁。「希望你喜歡看書囉。」阿勒特忍不住竊笑。

只是看到內頁,後方的傭兵立刻雙膝跪地,發出極其痛苦的哀嚎,靈魂一點一滴遭到粉碎。

「我說啊,你不覺得欺負生物很沒品嗎?」

「你做了什麼!?」另一名傭兵變得謹慎,小心翼翼保持距離。

「世界上有很多書可以讓人San值直直落,比方說教科書、英文字典、進擊的巨人、各種輕小說或者——一本破舊的古書。

傭兵不再開口,而是轉而發動攻擊,來自低次元的點狀攻擊,數千萬的光點四處冒出,以阿勒特為中心射出強烈射線。阿勒特「閃入」其他空間,接著重新出現,猛的貼近傭兵:「你是光屬性的?真有意思,你在闇界絕對可以賣個好價格!」

傭兵熟練躲開,卻遭到某種不完整的東西纏住手腳,那東西的來源出自阿勒特——一條條不存在的假性觸手。

連使用觸手都懶的阿勒特半召喚出假性觸手,緊緊纏住對方:「你的雇主是誰?」

傭兵沒有回應。
於是他讀取對方心靈。

搞了半天,傭兵也不曉得雇主身分,只知道對方權力很大。找不到答案,阿勒特只好先收下一箱箱人魚,把傭兵賣給闇界之中以殘暴出名的「鮮血女王」,並記下「查清人口販子的幕後主使」。暫時沒事做的阿勒特,突然想去某個地方走走,那裡以「人類」這種生物聞名。

離開前,他將人魚交給「道德專員」王者處理。

/

把全世界的恨意都塞到一個人心裡,會是怎樣的狀況?她是否還有活下去的動力?阿勒特不知道該高興還是難過,畢竟,他很高興自己不需要動腦思考這個問題就有答案,但答案來自活生生的「人形恨意」。

「影姬……赤月同學……等下要不要一起去看電影?」一位年輕的少女詢問。

另一名少女的朋友附和:「我們有多買票……一、一起去看好嗎?」

兩人與影姬保持一段距離,隔著空氣也能感受熾熱的不耐。影姬長長的頭髮幾乎遮去半邊臉,極其蒼白的面容令屍體相形失色,重重的黑眼圈與死白的雙唇,她看上去是具屍體,某種程度上,她也希望如此。

影姬瞪著兩人腳下的地面,這已是她的全力。她冷漠開口:「我不想去。」

「是、是這樣啊?那、那我們下次再找妳,可、可可可以……嗎?赤……月同學?」

「再說吧。」影姬別過頭快步離開,她用力抓住自己的手腕,努力克制那股衝動——我的神大人死了,憑什麼妳們這些蛆螻還活著?

影姬以最快速度回到單人住處,她衝入浴室,脫光衣物,打開冷水,希望藉此轉移注意力,她瞟一眼牆邊的溫度計,零下6度。

離開浴室,她裸身走到書桌旁,拿起紅色大衣裡的一封信,用力聞信上殘留的味道,默默低語:「沒有病的世界才是最好的世界……那麼您又為何不帶走我……?為何逼我活下去……?為何奪走我和您唯一的連結……?」

阿勒特聽著影姬的低語,心裡有些不捨。不想以能源體的身分介入,但卻想介入,這點,他很清楚。

/

幾天後,影姬在大學校園裡獨自吃午餐,戴著耳機,她身上散發的強烈憤恨,別人也很識相,沒人敢搭話。她注意到有個沒見過的臉孔,那個人有頭金髮,看上去不是大學生。

下午微積分,影姬照慣例翹掉,反正她都精通了,一個人跑到學校屋頂。每每想往下跳,大衣裡的那封信就令她無法自我,她想遵從他的意願,好好活下去,但她做不到,她不願意也不可能願意。

「以下兩點都是對的,」阿勒特默默出聲:「自殺不能解決問題,自殺能解決問題。」

影姬沒有回頭,她又感覺心中那股與人接觸時的煩躁與憎恨,於是別著頭往樓梯快步走去。下到一樓,她打算直接回家,不想管傍晚的高階編碼課,要當就當吧。

「某種程度上,殺掉小孩可以預防悲劇,但,殺戮過程不也是悲劇嗎?」阿勒特靠在樓梯牆邊。

影姬定在原地,她的眼神不再憤怒,而是強烈專注——什麼人?頂樓到一樓,怎麼做到快速移動的?

她下意識使用不復存在的精神力,身體肌群進入緊繃的備戰狀態,手伸入口袋,摸到美工刀,嗯,總好過沒有,她想。

幾名學生經過影姬與阿勒特,她向後退開,人群離去,阿勒特也早已消失。影姬快速綜合眼前景象並進行判斷,認定是幻覺,便收起美工刀,回到住處。

打開門,一陣食物飄香,她認出是牛肉麵,小心翼翼走入廚房,看見阿勒特正在烹調。她甩出美工刀片,直直朝阿勒特脖子刺擊——刀片立刻斷成數片,劃破空氣,其中一片飛向影姬瞳孔,阿勒特以手抓住。

「關於我們『這種人』,妳只需要知道,至少是美工刀殺不死的。」阿勒特張開手,露出美工刀片,手上一點血漬都沒。

他將牛肉麵端上桌,示意影姬就坐,她照做了,卻沒動筷。

「不餓嗎?」他問。

影姬,不發一語,放鬆全身肌肉,連表情都全部抹除,像個斷線的人偶,與先前的強烈殺意形成對比。

阿勒特不明白轉變的原由,但很快便意識到,令他不舒服的事實。

「呵,等什麼?先姦後殺還是先殺後姦,都隨你便。」影姬笑了,笑得十分空虛。

阿勒特皺起眉頭,他終於察覺到真相。

反抗?影姬為什麼要反抗?
世界還有值得她反抗的理由嗎?

她不需反抗。
她還有什麼能失去的?
















我我我我我只是想寫阿勒特跟影姬而已,說好不催稿的喔!!(゚Д ゚; )
























404 GP 巴幣: 1062
追蹤 私訊
月神夜
居然出現第二號人物啊XDDDD
2020-09-29 02:42:09
Asterio
從此以後他就是新的主角了www(誤)
2020-09-29 12:27:11
圓周慮absurd
太棒了,那傲嬌行者就娘化送我吧
2020-09-29 14:00:21
Asterio
好啊拿去,反正行者早就娘了(?)
阿勒特現在才是我的新寵啦哈哈哈哈哈!!(被觸手)
2020-09-29 17:57:03
Puffer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314769 那里面的第二张图应该是行者吧?因为手上是拿着香烟糖
2020-09-29 15:23:52
Asterio
其實那只是吃煙糖的艾緹亞www
抱歉了各位www
2020-09-29 17:56:35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2020-09-29 15:51:21
F.Freeze
我還不催爆[e23]
2020-10-10 03:16:42
Asterio
於是作者被爆了,此系列永久完結~(?)
2020-10-10 12:1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