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管理者的主題 73 傳承

小光光 | 2020-07-04 20:04:41 | 巴幣 0 | 人氣 37



以下正文

       到了隔日,曉月獨自一人前往森林。

       原先鹿迪跟璃香想要跟過去,不過都被曉月媽媽攔住。

       「璃香還有鹿迪,讓我各教你一招誘惑男人的招數」
而這密技讓兩人燃起了鬥志。

       同一時間,外出的曉月找到了鹿爺爺跟熊爺爺。

       「...你們怎麼了?悶悶不樂的」

       「喔!是曉月阿,沒想到還能看到你!」

       「蛤?這是什麼奇怪的發言」

       對於鹿爺爺的"還能",曉月滿頭問號。

       「不要說那麼多廢話,久違不見來打一架吧!」

       「喔!求之不得」

       對於熊爺爺的挑釁曉月很興奮的正面接下。

       隨著戰鬥的煙硝味蔓延,兩位老者釋放出不同於以往的壓力。

       面對這樣的魄力,曉月沒辦法像以往隨心所欲的移動。

       「曉月!」x2

       鹿爺爺與熊爺爺同時發話。

       「這回的戰鬥我要你認真以赴!」

       「就像老熊說的,這回的戰鬥要拚個你死我活,稍有不慎你可是會死的!」

       對面兩個老者的反常,曉月感到有些奇怪。

       「你們是什麼意...」

       還不等曉月說完話,戰鬥一觸即發。

       不容於以往鋒利的熊爪,瞬間撕破了曉月的衣服。

       同時強大的衝擊力吹飛了曉月,即便壓低重心,曉月的位置也與熊爺爺拉開一段距離。

       「喂!你們到底--」

       「我們沒有要跟你閒聊!」

       突然從後方襲來的攻擊,曉月藉由後撤步與手臂受力勉強拉開。

       「就像我剛剛說的!不認真對待你馬上就會死!」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兩人如此反常,曉月只知道現在能做的就是全力以赴。

       「我知道了」

       面對兩人的認真,自己在不認真對待這次戰鬥只是在侮蔑兩人。

       曉月直接從道具欄中拿出大量的刺針。

       隨後一個高舉右手將大量的刺針扔向上空,同時向著前方的熊爺爺攻去。

       看著衝向自己的曉月,倘若是正常情況熊爺爺肯定能夠一個揮擊將人擊倒。

       可是按照以往的經驗,那些刺針肯定有問題。

       曉月在看見了這瞬間的遲疑,讓刺針利用魔力控制全數襲向熊爺爺。

       然而在魔力的保護下,一般的攻擊絲毫不起作用。

       不過傷到眼睛、脖子等等脆弱部位還是有些危險,熊爺爺只能鞏固防守等待曉月靠近。

       然而過於明顯的防禦讓曉月迅速展開第二波的進攻。

       在迫近到攻擊前的一刻,曉月扔出了一根充斥魔力的刺針。

       當鹿爺爺瞄準曉月薄弱的側翼,打算在與老熊交戰的瞬間進行攻擊,卻被突如其來的刺針給打斷。

       「可惡!」

       刺針突然在眼前爆炸,鹿爺爺的視線短暫的失明。

       同一時間,曉月也利用魔鬥術停住了熊爺爺一瞬間,從而貼近腹部給出一擊。

       「...你什麼意思!瞧不起我倆嗎!」

       對於曉月以絕妙的時機與技巧鑽進自己下腹,熊爺爺本來只能甘拜下風。

       然而曉月卻收起了匕首,只打算以魔鬥術制服對手。

       這讓熊爺爺感覺到莫大的恥辱。

       「如果這是你的決定...我現在就要殺了你!」

       熊爺爺現在魔力甚於以往,已經是以足夠殺死人的密度壟罩四周。

       面對重壓,曉月很想打斷熊爺爺的狀態,可是身體一時半刻無法適應。

       並且鹿爺爺也是同樣的狀況。

       來自兩方的重壓讓曉月不由得單膝跪地。

       「該死...」

       行動受到束縛,曉月沒辦法立刻這片刻做任何的準備。

       等到身體熟悉壓力,布置戰術的時間已經過去。

       沒有第二手準備,曉月有點擔心,最明顯莫過於手上的冷汗。

       不過浪費機會的情況誰都有過,儘管無法第一時間掌握優勢,曉月也不會就此屈居於劣勢。

       然而卻無法為戰況帶來變化。

       熊爺爺當前的魔力能夠輕易急迫曉月的防禦,就算想要閃避,隨時準備伏擊的鹿爺爺也能夠靠速度壓制。

       儘管曉月拿出刺針想要進行遠距離攻擊,鹿爺爺每一次的衝撞只是讓曉月落下攻擊手段。

       不知不覺間,曉月的遠程手段已經喪失。

       儘管曉月盡力避免被熊爺爺的爪擊重傷,不時擊中自己的撞擊也確確實實的消耗體力。

       而在一次的不慎中,龐大的衝擊力直擊身體將曉月撞飛到樹上。

       「咳咳!」

       撞擊的反作用讓曉月難以呼吸,肺部的氣被硬性擠壓出來。

       (還差一點....)

       儘管有所受損,但是傷害的累積還不足以讓曉月跪下。

       「看來有所進步啊」

       「老熊可別放水!」

       看到熊爺爺在佩服,鹿爺爺不勉的提醒了一句。

       「喔!」

       接下來的戰鬥中,曉月無時無刻在尋找一次的契機。

       一次可以造成傷害的機會。

       然而兩人合作無間的配合根本找不到機會,一但一方露出破綻,另一個就會迅速補上。

       為了解決體力白白消耗的現況曉月十分焦躁,然而能做的僅僅是等待。

       不過剛剛的攻防也有起了一點效果,搭配上自己帶給人陰險狡詐的性格,曉月能夠誘導一小部分的攻擊。

       在總共1分鐘內不間斷反覆的攻防之中,曉月總算找到了機會。

       藉由鹿爺爺攻擊的剎那,曉月總算抓住了兩人一個瞬間,同時曉月踢起腳邊含有魔力的刺針,而刺針總算是插到兩人的身上。

       儘管這次受到不小的傷害,不過這次攻擊成為了打破現況的鑰匙。

       隨著刺針內的魔力流進兩人體內,散落在地上的刺針與之相互呼應,如有磁力一般。

       無數的刺針向著兩人招呼而去,致命的一擊帶給曉月勝利的自信。

       本該是如此的。

       刺針卻僅僅是停留於表層,磁力相互吸引卻無法刺穿。

       「怎麼會!」

       面對這樣荒唐的景象,曉月沒有餘力去探索失敗的理由,也沒辦法再重新布置戰術。

       唯一擁有的可能只剩正面對決。

       然而沒有任何戰術存在的現在,曉月面對的是無盡的絕望。

       可是曉月的臉上卻不由自主地浮現出笑容,即便本人知道這可不是該笑的時候,刺激卻如同毒品一樣讓自己無法克制。

       現在唯一能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拚上智慧與武力創造希望。

       「真是笨小孩...」

       「是阿,不過我們會滿足你的笑容的!」

       兩位老者對於曉月的瘋癲獻上了敬意。

       之後的戰鬥在無任何的戰術與陷阱,有的只有扎扎實實的戰鬥。

       曉月每一次的揮拳都結結實實的鑲入敵人的身體。

       鹿爺爺與熊爺爺也毫不放水,接下每一次攻擊立刻給予回擊。

       每一次面對反擊,曉月都會因為無法隔檔而後退數步。

       可是這樣的絕望卻讓曉月臉上的笑容逐漸變的澎湃。

       「燃燒自己的極限吧!為我們生命最後的旅程獻上你的敬意!」

       此刻曉月知道了,鹿爺爺與熊爺爺的用意。

       雖然死亡為曉月戰鬥的意義帶來了瞬間的猶豫,可是曉月知道,現在不該擁有的就是猶豫。

       這是兩位人生最後的宴會。

       「我會的!殺了你們,為你們最後的生命添上完美的色彩!」

       「來吧!」x2

       就算熊爺爺與鹿爺爺的身體已經隨著時光而不堪負重,在戰鬥前就已是風中殘燭。

       但是看到曉月毫無躊躇的神情,兩人對這最後的時間仍舊感到興奮。

       隨著戰鬥三人感覺自己越發逼近極限,同時鹿爺爺與熊爺爺的身體開始無法負擔。

       可是曉月卻全然不同。

       此刻的他正在進化。

       挖掘著過往尚未顯現的才能,不斷延長自己的極限。

       「哈哈!看來這條命也是值得了」

       「就讓我們看看吧!」

       兩位也懷抱著敬意,開始燃燒自己的一切。隨著將生命力轉換成魔力,兩人盡全力延續著戰鬥的時光。

       在相互的毆打中,三人均是鼻青臉腫,雙腳不停的顫抖。

       當曉月拚盡全力揮出最後一擊,卻因為拚盡全力倒在了地上。

       「看來...是我們贏了」x2

       剛想高舉雙手宣告自己的勝利,鹿爺爺與熊爺爺也一併倒下。

       「真是尷尬阿」

       曉月的嘲笑讓兩人有些臉紅。

       「少屁話」

       「對!是我們贏了」

       看著不服輸的兩人,曉月偷偷地笑了。

       「這真的是最後了,曉月」

       「我跟老鹿已經把生命力轉換成魔力了,在不用多久就是最後了」

       「...這樣啊」

       曉月不知道自己做得好不好,是否為兩位最後的時間帶來滿足。

       「你那什麼臉阿!」

       熊爺爺看到曉月憂愁的臉,不由得大喊。

       「我們很滿足,最後不但在看到你,還跟你轟轟烈烈地打了一場。滿足了」

       原先熊爺爺與鹿爺爺打算最後沉溺於兩人之間的戰鬥,不過曉月的出現改變了這個決定。

       「是阿,已經沒什麼遺憾了。真要說....」

       鹿爺爺搖搖頭,不打算繼續說了。

       「說說看吧,如果我辦的到,我會幫你們完成的」

       「也沒什麼,我們還想看看曉月的故事」

       這樣的願望曉月不由得笑了。

       「可以喔,你們還是能見證我的未來,只是方式不同」

       儘管聽來有些不符合願望,不過曉月的提議卻是當前最好的答案。

       「可以喔,那麼就照曉月所說的,如何阿?」

       對於將自己的一部份作為裝備或是飾品,熊爺爺一開始還有些困惑是否要接受。

       不過想想也找不到更好的解答了。

       「也罷也罷,那麼等我們死後,我的爪子以及老鹿的角就交給你了」

       「好!」

       對於即將前往路塔克迪爾的曉月來說,兩位的爪子與鹿角是非常好的素材。

       同時也可以實現兩人的願望。

       「那麼也差不多了」

       「是阿,多保重了曉月」

       雖然知道時間所剩不多,不過面臨這種事情曉月還是感覺有些難受。

       「我知道的...兩位再見了」

       曉月臉上沒有多餘的表情,只是平淡的送走兩人。

       「那麼要是...算了還是不要烏鴉嘴好了」

       然而才剛想身體無法動彈,碰上魔物還是什麼怎麼辦?旁邊的草叢就發出有東西的聲音。

       「...看來以後還是別想更好」

       隨著聲音越來越大,曉月越來越緊張。

       「請問是曉月大人嗎?」

       「你是...?」

       對於突然冒出來的男性,曉月十分警備。

       「還請冷靜,我是這一代的首領」

       「那麼請問該怎麼稱呼?」

       「大家都叫我星首,還請曉月大人如此稱呼」

       曉月對於眼前的魔物很有興趣,他不同於其他魔物,他有屬於他自己的名子。

       「相信曉月大人很好奇為什麼我有名子,不過還請不要太過於拘泥」

       「我知道了」

       既然別人不想說,曉月也沒有資格要別人講明。

       「那麼還請你稍稍陪我一會,身體一時半刻動不了」

       「我知道,畢竟三位大人鬧得十分盛大」

       對面褒貶不一的言論,曉月只能苦笑回答。

       一段時間之後,曉月總算能夠行動。

       將兩人的角與爪取下之後,星首還請曉月幫忙,替他搬運其中一位首領,替他厚葬。

       隨著墳墓的完成,曉月為他們獻上了死亡後的第一份賀禮。

       「我們以後在繼續喝酒」

       曉月將珍藏的葡萄酒倒在兩人的墓碑上。

       結束了悲傷的時光,曉月踏上回家的路程。

作者的話:快趕上進度了,需要趕快寫文了。
雖然腦子有想法,可是轉化文字跟熱情不足真的讓我速度放慢許多。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