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管理者的主題 62 武鬥祭-7

小光光 | 2020-06-05 18:40:54 | 巴幣 0 | 人氣 43

       現在比賽場上,曉月對決的是武鬥派而非魔力戰鬥的類型。

       男人在先前的比賽中是使用長槍的。

       並且他那華麗中不失去根本的槍術,獲得全場的掌聲。

       面對這樣的人,曉月都習慣與其正面交鋒,隨後在獲得勝利。

       而這場比賽無庸置疑的是曉月勝出。

       比賽過程中,曉月完全是被壓制的一方。

       長劍的揮舞全部都是為了防禦,無法撕裂敵方的攻擊找出破口。

       儘管抓到像似破口的機會,敵人的速度也因為速度快過於自己,機會在自己緩慢的速度下變成了破綻。

       沒幾次的交鋒,曉月的長劍也掉落了。

       不過武技上的敗北不代表勝負給拱手讓人,武器一落地,曉月就利用逆流量控制給對手致命一擊。

       之後幾次的比賽中,曉月在武技上不時地會輸給對方。

       不過只要參雜進魔力,勝利都是無庸置疑的。

       直到與一名少年的對戰,情況開始有所不同。

       武技的比拚瞬間變成魔力之間的拚搏。

       面對敵人鋒利的魔力,曉月儘管防禦都會被溢出的魔力所傷害。

       整個對決中,曉月幾乎沒辦法造成威脅。

       不過這樣的困境,以前就碰過。

       解決辦法也有。

       在戰鬥中,曉月不時的丟掉刺針。

       而對方也沒有特別警惕,曉月就憑藉刺針與插在敵人衣角上的刺針造成破綻。

       而對方也因為突然的緊急狀況反應不及,被鑽了個空當。

       貼近敵人並擁有1秒以上的時間,曉月利用魔鬥術破壞了敵人體內魔力的平衡。

       緊隨其後的戰鬥對於曉月來說才是困難的。

       因為不妙的對手接續兩場。

       最讓人困擾的是,這場也是魔力笨蛋,並且跟自己一樣,善於謀略。

       面對這一類敵人,曉月的戰術都是利用敵人的劣勢,最大化自己的優勢。

       先前的比賽中就能看出來,他只是肆意浪費魔力。

       那麼敵人最大的缺陷就在於控制的技術。

       實際接觸過,曉月發現敵人相當好應付。

       只要利用刺針打斷他的魔力,他就沒有什麼辦法了。

       面對這情況,敵人也絲毫沒有解決辦法。

       曉月有所不知,敵人並非像自己有如此多的配套措施。

       敵人所有的策略都是建構在魔力之下。

       並且敵人從沒想過要改善,就算碰上魔力無法使用的狀況,仍舊會相信魔力才是絕對的。

       而第三場比賽,是極大的驚喜。

       尤其在主播台的介紹後。

       「各位各位!接下來將是精彩的一戰。右方登場的上屆武鬥祭的前4強,同時是該國的第一皇子:利達昆•維•利德特爾」

       隨著第一皇子步出,觀眾席大多數的女性發出哀號聲。

       每一位都像是癡迷於第一皇子一樣。

       「各位可別移開眼睛!從左方登場的是一切皆為謎,連同實力都是謎一般的男人,而他唯一的敗場竟是放棄的曉月」

       然而擁有實績的第一皇子與半路跑出來的黑馬,歡呼聲自然有一段落差。

       在實行保護措施的時候,曉月發聲。

       「利達昆•維•利德特爾第一皇子殿下,恭候大名了」

       「你客氣了,稱呼我為利達昆皇子即可」

       「那麼就恭敬不容從命了,利達昆皇子我想問你一件事情」

       「請」

       利達昆皇子紳士的等待提問。

       同時曉月拿出一張紙,在上面寫了什麼。

       「你對於女性必須背負非本願的罪惡,這是對的嗎?」

       「你想說什麼?我有點無法理解」

       利達昆對於突如其來的提問只能抱持疑問。

       不過曉月沒有正面回答,只是繼續說下去。

       「皇子你非常的溫柔,知道對於年幼的少女而言世人卑劣的指責是錯誤的。儘管自己是無力的仍舊想要拯救少女。那麼機會擺在眼前呢?」

       說完,曉月遞上了紙條。

       「我相信皇子的人格,過去的遺憾我能夠替你彌補」

       聽到這邊,皇子明白了。

       眼前名為曉月的少年再說什麼,年幼的少女暗指何人。

       「曉月是吧...我確實對過去的事情抱有遺憾,不過我覺得那已經是我能完成的最佳選擇。身為第一皇子,那是我違背自己身分地位所做出的最大的任性。」

       「沒事,我只是想跟你聊聊。這件事情我或許沒有知道的權力,不過你有告知我的義務」

       在兩人確認完彼此的意識,戰鬥就開始了。

       皇子的戰鬥十分精煉。

       沒有過多的動作,完全是技術的累積下的完美動作。

       不過在皇子本身的缺陷下,完美在動作都沒有價值,不如說僅僅是完美的動作本身就毫無價值。

       戰鬥經驗太過於缺乏。

       只是依照教科書般的揮舞手中的廓爾喀彎刀。

       面對這樣的狀況,曉月打算給皇子上一課。

       之後曉月開始進行動作的誘導。

       當皇子行動開始跟著曉月的期待,皇子就無法在招架任何攻擊。

       每一次的攻擊都是從無法察覺的死角襲來,即便放大警戒仍舊會有來自認知盲點的攻擊。

       「皇子殿下,你可否知道我們之間的差距在哪?」

       宛如鬼魅一樣,來無影去無蹤的攻擊讓皇子連平時的10%水平都無法施展。

       「你的戰鬥經驗太過缺乏,也沒有任何野性的直覺」

       無法掌握現況,皇子已經緊張的開始東張西望。

       曉月突然從正面一擊打倒皇子。

       「不論是技術還是戰鬥,你都輸我一節,甚至連求勝的慾望都沒有,沒有任何一處有勝過我的地方」

       聽見宣布勝利的聲音與躺坐在地的皇子,曉月轉身離開。

       同時離開前還補了一句。

       「從戰鬥中我就知道,你沒有任何的渴望。這樣的你只會一再面臨悲劇」

       (可惡...說的這麼簡單)

       皇子只能無奈的咬牙。

       到了夜晚,皇子循著手中的紙條來到一處臨時搭建的房屋。

       「請進」

       還未等皇子開門,曉月就已經知道外頭來了不只皇子一人。

       從進到房內的,除了皇子以外是一位白髮的女性。

       「讓我猜猜,旁邊應該就是第二皇女。」

       「你好,我是達安•維•利德特爾」

       第二皇女達安•維•利德特爾非常有禮儀的敬了一禮,儘管曉月以高傲的坐姿仰望兩人。

       「皇女殿下多禮了,我只是個無名小卒不足以讓皇女如此」

       「你能幫助我的妹妹,我覺得這基本的禮儀不算什麼」

       曉月對於第二皇女的態度有些意外,不過這並不影響自己的決定。

       「道謝的話還不是時候」

       還未完成誓言的現在,感謝什麼都是多餘的。

       「我想請兩位告訴我,你們對於第三皇女的想法」

       皇子對於妹妹的想法非常的簡單。

       那是我的妹妹,我對她的愛護是理所當然的。

       雖然知道夜蝶詛咒非她本願,不過我是第一皇子,我必須承擔皇子的責任。

       而這樣的我怎麼能支持夜蝶詛咒活下來?

       在反覆的苦思中,皇子選擇了逃避。

       與第二皇女聯合送走了妹妹,這也是身為皇子的自己所做過最大的任性。

       「我已經知道皇子怎麼想了,那麼你呢?第二皇女?」

       「我只是想保護妹妹,雖然為了這樣的自私害死了一位...」

       第二皇女比起被責任所枷鎖的皇子更為純粹。

       自己的所作所為都是為了自己的家人,就算夜蝶詛咒會為國家甚至世界帶來危機都無所謂。

       自己不能接受妹妹的死亡。

       「達安•維•利德特爾第二皇女殿下,你很不適合擔任高官,雖然說沒有任何汙穢的人不存在,不過如此表露無遺的你真的是失職」

       「我知道,自己不是稱職的皇女我還是有自知之明的」

       第二皇女因為曉月的話流露出失落的表情。

       「很棒,非常的棒」

       曉月拍了拍手。

       「雖然你與第一皇子截然不同,不過我很喜歡妳這樣的類型。不會因為責任而忽視自己的人」

       「你什麼意思!看不起我?」

       第一皇子會有所不滿也是正常的。

       突如其來的貶低,不會有人願意接受

       「你誤會了,我沒有貶低你的意思。第二皇女與你不同,她沒有成為王的容量。因為她不會欺騙自己」

       解除誤會,曉月雙手輕輕一蹬,跳了下來。

       「那麼今天的談話就到這裡,辛苦兩位了」

       曉月揮舞著左手,示意兩人可以離開。

       「怎麼了嗎?兩位怎麼都還站著?」

       「沒事,你先走沒關係的」

       「那麼就遵循第二皇女的好意了」

       看著曉月離開,兩人仍舊是呆站在原地。

       「皇妹,你覺得他為什麼要問我們這些問題?」

       「我不知道」

       第二皇女搖搖頭。

       「不過他應該可以改變一切」

       第二皇女不由的想起以前的事。

       在自己小的時候,全大陸唯一的SSS級冒險者來找皇宮,傳達了第三皇女璃香•維•利德特爾會出現夜蝶詛咒一事。

       那時候私下對他提問,他所露出的笑容仍然記憶猶新。

       「要怎麼救璃香呢」

       「會有白馬王子出現的,只是她是否能活到那時就不知道了」

       他沒有給我一個答案,只是簡單的說了一句。

       而年幼的自己無法獨力完成這麼困難的事情,所以我聯合著皇兄一起。

       相信這是他最後悔的事情。

       「我說皇妹阿,不要再自顧自回想了。我並不後悔」

       「嗯?皇兄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

       「因為你的想法很容易看穿」

       無話可說的皇女只能聳聳肩。

       「是說,他叫曉月嗎,人長得還挺帥的」

       「...可別跟妹妹搶男人啊」

       面對這玩笑的警告,第二皇女揮了揮手。

       「不會~不會,他不是我的菜」

       隨著曉月的離開,兩人也離開了這臨時的小屋。

作者的話:感覺情感方面琢磨的不夠,日後有機會再修吧。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