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管理者的主題 60 武鬥祭-5

小光光 | 2020-05-31 10:25:07 | 巴幣 0 | 人氣 53

       幾天的休息後,武鬥祭再開。二次分組賽總共32人進行循環比賽。

       每8人一組,會將每組的冠亞軍視為種子選手,

       其他24位選手將有一次敗部復活的機會,而這24位將是以隨機亂數抽取對手。

       這24名將會分4組取冠亞軍,總計16名進行最後的總大賽。

       這種名次選取雖然極度麻煩,不過這也代表16強的強度更加純粹。

       而在第一回,曉月就被揍的七零八落。

       差不多是沒有得反抗的程度。

       而對手是鹿迪。

       鹿迪連一步都沒動就把曉月打個半死。

       即便曉月使用了許多的戰術,進行了誘導,可是鹿迪憑藉著對於魔力的熟練度,輕鬆屌打。

       然而熟練度的差距,讓曉月險些肋骨斷裂,連動都動彈不得。

       而曉月在摸著腹肚觀察肋骨後,勉勉強強還能站起來。

       鹿迪則是走到曉月身旁,踮起腳尖摸了摸頭。

       「我投降」

       雙方是壓倒性的差距,然而結局卻是以戲劇性的方式結束。

       這樣的情況,場外發生了暴動。

       投注鹿迪的賭徒不能接受這樣的結局。

       不過鹿迪冰冷到足以殺人的視線掃過全場,紛亂的聲音岔然而止。

       「親愛的可要拿到冠軍喔,不然我會生氣」

       鹿迪很期待被曉月抱。

       「我會的,不如說為了璃香我一定又拿到!」

       「...記得愛要平均分配」

       鹿迪有些忌妒。

       「我會的」

       看著鹿迪有些不滿意,輪到曉月摸摸她的頭。

       兩人秀恩愛的時候,裁判出聲了。

       「麻煩你們退場,輪到下一組人馬了」

       鹿迪最討厭被人隨意的打擾,憤怒的情感隨著魔力壓迫著裁判。

       「嗚!....」

       「別亂殺人阿...」

       看到裁判快掛了,曉月才讓鹿迪住手。

       「哼!算他好運,要不是親愛的我不會放過他」

       看著如此兇惡的畫面,場外的璃香不禁嘆息。

       「那個笨蛋到底怎麼辦到的,為什麼都可以碰上這麼危險的女性」

       「妹妹不也是個危險的女性嗎?」

       「就因為如此,才會覺得他怎麼這麼厲害,是不是有什麼特質啊?」

       璃香的疑問剛好敲中薇露妲的笑點。

       「噗哈哈哈,怎麼可能有這種特質」

       薇露妲邊笑邊說。

       「先不管有沒有,重點是他本人看起來也太過於享受了」

       這直擊核心的發言更是讓薇露妲笑到肚子疼。

       「...姐姐你也笑得太誇張了吧」

       「不不...正常人沒人會、會想要這種、這種特質」

       薇露妲只能邊笑邊將殘破的詞語組成句子。

       「是阿,正常人怎麼會喜歡我這種女人呢」

       璃香只能雙手撐著臉頰,仰望天空,不發一語。

       而此刻舞台上新一輪的戰鬥已經結束了。

       場上只剩一名披著斗篷,身型較為嬌小的選手佇立於中央。

       對手則是在會場染成了鮮紅後,奄奄一息的倒落於一旁。

       「阿拉,看來曉月碰上大麻煩了」

       「嗯?什麼意思?」

       「場上那人把握了屬於自己的魔力型態,並且相當習慣這樣的運用」

       同時另一邊的曉月感覺到了雞皮疙瘩。

       「強敵!」

       「呼呼~主人真是熱血」

       「看到這麼可怕的敵人,我怎麼會灰心呢!」

       曉月能夠鬥志如此高昂有兩個原因。

       第一個,必須拿到冠軍。除此以外便是能夠戰勝強敵攀爬到更高處。

       「我可不允許親愛的沒拿到冠軍!」

       剛剛舞台上的戰鬥結束的非常快速。

       輸掉的男人在比賽開始的瞬間已經是盡了全力。

       在魔力強化與特性收束力量下,已經用了肉眼難以辦視的超前一步。

       明明是獲得勝利的一擊,可是穿戴披風的人卻有著更加可怕的才能。

       能夠在攻擊抵達的瞬間,靠著1毫米的差距閃避開來。

       不過擁有超常動態視力的曉月所看到的答案不一樣,

       穿披風的人穿越了攻擊。

       物理性的穿越,沒辦法以言語形容。

       雖然男人的攻擊都是很邊緣的部分,不過連續攻擊確實有幾次有成功的擊中,只是傷害宛如被抹去一般。

       而攻擊怎麼樣都是無效的,自然只有慢性死亡一途。

       至於穿披風的人,他的攻擊也是不容小覷。

       第一擊就展現出荒唐的破壞力,威力完全不亞於魔鬥術,甚至可能在此之上。

       隨後接續了不過幾下的攻擊,對手已然躺臥於血泊之中。

       在眾人驚訝於場上結局的時候,櫻乃拉走了蝕月。

       「蝕月小姐,你打算殺了曉月先生?」

       櫻乃雖然看不見曉月該走的路,不過對上斗篷的勝率還是看的見的。

       至少櫻乃看到曉月會為自己帶來毀滅。

       「不用擔心~我會讓曉月先生獲勝的,不然身為武器的我還有什麼價值呢」

       看著蝕月自信滿滿的笑容,櫻乃仍舊不放心。

       櫻乃看到的畫面,蝕月沒有出現。

       然而這種不確定性,櫻乃不想承擔。

       「曉月先生可是能夠完成我的願望的神,請蝕月小姐要好好保護他」

       「阿拉,我記得引導者一族的遺願是取回神域靈晶」

       蝕月以一副饒有興趣的表情詢問。

       「那是族裡的事情,對我來說只能是順便的」

       「那麼你的目的是什麼呢?」

       櫻乃思考著向前走了幾步。

       「秘密~至少現在不是時候坦白」

       櫻乃轉過身回頭看向蝕月,以食指輕輕抵住自己的雙唇。

       「那麼我也不要不識趣了」

       蝕月露出一抹笑容,隨後兩人回到了比賽會場。

       剛一回來,曉月有話要說。

       「蝕月,今天晚上可能要特訓一下」

       「是色色的特訓嗎?如果是,姐姐我很歡迎」

       「呃...關於色色的特訓有機會再說,我還沒有正式的熟悉如何使用器靈」

       關於色色的特訓,哪會有男人排斥!曉月可是非常期望。

       不過當前還有更重要的事情。

       「如果是怎麼使用我,你不用擔心。器靈會依照使用者的能力將想法最大化」

       「只要我能力足夠就沒有上限?」

       「沒辦法,器靈的我們也是有乘載上限」

       蝕月揮揮手表示不能。

       「那麼極限大概在哪?」

       「恩...大概可以一擊毀了一個國家,不過主人是辦不到的」

       聽到這個宛如挑釁的發言,曉月不服輸。

       「什麼意思,瞧不起我?」

       「因為是事實」

       「講清楚!」

       莫名就被人認為不行,曉月不能接受。

       「魔力量本身就不夠,再加上主人既沒有持有權能也沒有屬於自己的主題」

       上述皆為事實,本人因此備受打擊。

       「嘛嘛~反正現在只是要贏下比賽,又不是要毀了這裡」

       看到曉月一臉難受的樣子,蝕月摸了摸他的臉頰。

       隨後捏了捏這張失望的臉頰。

       「等..等等!很痛—阿」

       被捏著臉,曉月沒辦法好好地說話。

       「如果真的要,晚上也是可以來特訓。各種意義方面」

       曉月不知道蝕月是故意的還是刻意的,只知道後面傳來了隨時會掐死自己的氛圍。

       「鹿迪!我知道你想什麼,歡迎你來監視我」

       「那麼晚上記得先來找我」

       「好」
作者的話:昨天說12點要更,結果跑去睡了。
在此補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