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不再落在身上的視線

舞玖 | 2020-03-18 07:13:13

  一向淺眠的他總是十分容易被窗外的聲響喚起,以往總是有人撫過髮絲、輕聲地讓他再多睡片刻,而當雨聲稀疏、漸大之時,睡意全然散去卻始終未等到那聲輕柔。諾大的雙人床彷彿是個笑話,自何時開始變成「單人床」他早已不記得,無人的半邊傳來陣陣寒意更是不願意留在床上的催促。
  身著尺寸不合適的毛衣,反問著自己「到底是何時留下的」他也不記得,眼裡看到那些事物似乎沒有什麼證據足以證明那人曾經和自己同居過,或者換句話說——他們可真在交往?嘲笑地對著鏡子露出微笑,這麼做給他一種至少還有人願意笑他的錯覺。

  幾天沒進食了呢?開玩笑,昨日才和朋友約了頓飯的他聽著來自肚子的哀號,腦袋浮出這句話可真令他感到煩躁,自從那人強硬地介入他的生活圈後,已經不知道多久沒有聽見可悲的生理反應,又或著那段時間自己有種胖成球的錯覺。帶著這樣的想法踏上體重計,冷冷地發出一聲「呵」的笑意,體重不增反減,就如同自己現在不再帶有快樂,滿滿的負面情緒抵在舌唇,劇烈的反胃感侵蝕著他,饑餓感瞬間消逝,僅留下難以言喻、令他作嘔的壓力。
  眼角撇見桌角閃光,一則訊息使手機的光芒暗綻,可他的目光並不是想看那僅有一句話的簡訊,而是被壓在訊息之下的雙人合照。難看死了,這是他現在的反應,當下笑的燦爛奪目,殊不知未來看見那雙瞳不再注視自己後的現在,表情可是比照片中難看數倍。
  他換下了手機桌布、褪去不屬於自己的衣裳,恍恍惚惚地踏入浴室,侵蝕身體的水十分冰冷,可他更覺得心底有著更難受的寒意。那些水珠映照出過往的回憶,一一滑落的卻是數不清的背叛和嘲諷,身上分明沒有髒污,然而猶如洗刷汙穢般地在身上大力搓揉,痛了、疼了也沒能停下手,已經分不清到底在沖刷些什麼,傾流而下的似淚一般——但並不是,他以為他哭得出來,實際上一句挽留都未能開口。

  情感究竟從哪一步開始出錯的?是他的飲料買錯甜度、鍋貼忘記加辣椒或是晚餐沒有幫忙保溫;是他笑的不夠好看、說出口的話不夠有趣還是衣服最上面的扣子沒繫上?他不願意改、也再也沒機會改了。望著浴室中映照出自己糟糕的模樣,他明明覺得自己在微笑,水滴沿著眼角、臉頰的滑落更似強顏歡笑、無聲而泣。

  「我也許不值得……讓你回頭看我一眼吧。」

  隱約想起,有人和他說過,喜歡上一個人的感覺,便是所有視線僅有那一人,一喜、一怒、一悲、一樂,牽動的情緒因他起,離不開的目光匯聚在一人身上,就好似演唱會中歌手於舞台中央、令自己捨不得眨眼那般。現在那人不僅不願意看向自己,彷彿提及到名字時都帶有嫌棄的語調暗藏於其中,一分一秒都不想與他在同個世界共存般地厭惡著。
  想起來了,那些話、那些愛戀,全都是最深愛的人告訴他的,在和煦的世界中翩翩起舞、灑落幸福的模樣全都是那人帶給他的——直到不再落在他身上的,那抹視線。
63 巴幣: 0
舞玖
巴哈排版好糟糕喔
2020-03-18 21:15:3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