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232.刺繡手帕與後背刺繡

SPT草包 | 2020-02-24 20:01:04

爆雷防線

—————————————————————

一行人等回到魔物討伐部隊棟做健康檢查,早已檢查完的妲莉雅在客室喝茶等待,沃魯夫進來問妲莉雅接下來有無預定,妲莉雅說要回去後,馬爾傑拉與約拿斯也檢查完了,約拿斯跟妲莉雅說要借用馬爾傑拉搬鎧蟹給古伊德哥哥,被約拿斯稱『妲莉雅老師』後隊員們也如此稱呼而無法否定了,約拿斯也說要給幾小塊讓馬爾傑拉帶回家,伊露瑪也很喜歡螃蟹,之後約拿斯就帶著馬爾傑拉走了。

沃魯夫提議去參加慶功宴,妲莉雅不介意但很擔心其他人是否喝太多了,順帶一提妲莉雅今天更愛吃螃蟹到擔心明天身體會有味到的程度,而一旁的蘭道魯夫巧妙地引誘說預定店家的蘋果派很好吃,妲莉雅就這樣跟著一起去中央區的食堂兼酒吧了。

・・・・・・・

看著四十人左右穿便衣的隊員們相當的新鮮,為了控制飲酒而用水果水與碳酸水代替,由古利澤爾達起頭乾杯,古拉特隊長很可惜的還在王城裡工作,德里諾不小心打翻杯子而找人要手帕,被說自己胸前口袋就有了不是,但被回說是『初戀手帕』不能用的,結果是蘭道魯夫出借了一條,被問到『初戀手帕』是否女友給的德里諾,說是新之戀人宵闇之館的法比奧菈後,全場靜止並開始同情起了德里諾來。

一臉莫名的妲莉雅看向皺眉的沃魯夫,沃魯夫解釋說是花街的人當福利送給客人的,隔壁桌的騎士接著說明初戀就像淡淡的夢,會給男客『刺繡手帕』、女客『加入自己顏色的文具或便宜髮飾』,而花街一帶是『再來喔』的意義,妲莉雅第一次聽到贈品會因男女而有別,綠髮青年說自己初等學院時是換筆或筆盒,被反問的妲莉雅說只有跟女孩子們交換過緞帶,跟露琪亞與伊露瑪綁成一樣的辮子,讓想像著的沃魯夫愉快地笑了。

妲莉雅瞄到沒意思想找婚約對像的德里諾口袋裡金絲刺繡的手帕,低語不是好好的贈送的嗎,被古利澤爾達像看小孩般說『只有你』只能說是滿世界,讓妲莉雅無法無嘴,並勸告德里諾別太陷太深,後問了沃魯夫收到的刺繡手帕應該成堆吧,被沃魯夫回說沒有,這是為了避免麻煩而通通還回去了,而且也沒理由收下臉與名字對不上的人的手帕,讓前輩騎士驚訝沃魯夫的強硬,妲莉雅也點頭表示辛苦了。

之後換問沃魯夫學院時期有無收過代替手環的裝飾結,有聽說會在領帶背面加入對方的名字,妲莉雅當然沒送過,但沃魯夫會被送很多吧,然後沃魯夫說普通裝飾結很常被放到鞋箱裡,但沒有收下或交往,不普通的是裝上石頭加上魔物皮革手環,當場還回去就是了,卡庫低語著女孩子們都做著婚約手環的夢呢,妲莉雅卻是對想到繩子斷掉會很浪費的自己感到丟臉。

接著沃魯夫又被追問還記得收過什麼禮物嗎,眼神變得昏暗的沃魯夫讓妲莉雅有非常討厭的預感,沃魯夫慢慢說出編入頭髮的裝飾結或圍巾、用頭髮做的裝飾結、用血在領帶背面寫上名字、放入頭髮或指甲的玻璃飾品,還有被帶上有睡眠效果的裝飾結、被圍上被賦予麻痺效果魔絲的圍巾,讓周圍發出就算魔物突然出現也不會發出的慘叫,妲莉雅真實地想像後也抖了起來,讓周圍的人完全同情了起來,還以為受歡迎的男人會過得很爽,沒想到卻是如此危險。

壯年騎士問起沃魯夫入隊後還是這種感覺嗎,沃魯夫說頻度減少了,周圍的隊員要沃魯夫早點說別一個人承擔、盡管來商量,讓沃魯夫有點困擾地道謝了,妲莉雅也想著來追加規格不同的妖精結晶眼鏡吧,雖隊員們對沃魯夫的理解度上升比什麼都好,但希望不要不時瞄著隔壁的自己來尋求認同,突然,妲莉雅被問了在學院時代有沒有在白手帕上刺繡過,妲莉雅立刻回說學院前有做過,讓卡庫目光閃閃的問是要交給童年玩伴嗎,但妲莉雅老實回說是父親。

以為會被笑但卻誰都沒笑,還聽到幾個放棄似的嘆息,古利澤爾達問說是因為父親想要嗎,妲莉雅說是父親沒收過,而且收到的父親相當高興,古利澤爾達也說一定是打心底高興收下的,妲莉雅有聽說古利澤爾達也有女兒,或許也有收過吧,而一旁有個四位女兒的阿爾菲歐前輩說沒收過,但各自有交給婚約者所以沒問題,但『初戀手帕』一次都沒收過,妻子是給了誰吧,並往杯裡倒了蒸餾酒,可大家都當沒聽到也沒阻止。

隔壁桌的中年騎士們也開始聊了各自的情況,並且追加的酒開始多了起來,另一邊的年輕騎士們也開始說起沒有戀人的抱怨,開始打開被拿過來的黑麥酒,妲莉雅很疑惑今天不是要控制飲酒嗎,變得無言的妲莉雅被蘭道魯夫推薦了炒栗子,盯著自己看的德里諾突然大喊說想起來了!妲莉雅不給沃魯夫的汗衫做『後背刺繡』嗎,赤鎧裡只有沃魯夫沒有了,讓沃魯夫華麗地嗆到了。

接著解釋說是歐爾迪涅王國誕生之初,送別男人們時,代替護身符刺繡在汗衫或襯衫背後,聽說有『後背刺繡』平安歸來的機率會上升,是古老的風俗,讓第一次聽到妲莉雅想起歐爾迪涅的確會在家人或親近者帶著東西上刺繡,其他人也跟著說只有沃魯夫沒有,而且沃魯夫不常回家也沒姊妹,更不能隨便拜託人,就想拜託妲莉雅了。

不知該怎麼拒絕的妲莉雅反問其他人的『後背刺繡』是怎樣的東西,最先回答的古利澤爾答,是妻子縫製的家徽,有人說縫了四件法比奧菈、店鋪的縫紉工、媽媽與妹妹來的時候帶了兩打縫上家名的等等各式各樣,其中還有人小小聲說是『女僕』,讓妲莉雅決定不是那麼難就縫吧,沃魯夫低語說不過是咒語般的東西不必勉強,但為了提高安全率妲莉雅還是請沃魯夫給一套汗衫來縫,讓沃魯夫睜大眼睛眨了一下,並對妲莉雅道謝,雖有點擔心件數會很多,但到時依完成日來給就好。

沃魯夫的肩膀被德里諾他們猛烈地拍著恭喜,蘭道魯夫還要沃魯夫今天儘管喝,不能就的話就由他來送妲莉雅回去,結果對蘭道魯夫只喝蜂蜜酒不滿的沃魯夫開始比起酒來,德魯諾跟卡庫都拿酒過來了,桌上滿滿酒杯、酒瓶與追加料理,隊員們也開始說起攜帶溫風器的感想,比在河灘還放鬆很讓人安心,妲莉雅也笑著拿過琥珀色的酒。


看著熱鬧的隊員們與『老師』的兩位年長騎士喝著雞湯,說著老師一定沒注意到,但另一個卻說並不像『其他人都不想去縫』,而『後背刺繡』會在隊上流行是遠征用爐的緣故,讓人想起王國初期女性送男性上戰場的習慣,不論古今,希望重要的人平安歸來的祈禱都不曾改變,而『後背刺繡』除了家人與交往密切的親戚外,當然就是婚約者或戀人了,畢竟是有著『我想支撐著戰鬥著的你的後背』的意思,而想縫全部的汗衫則是『想要獨佔你』,但妲莉雅確實沒那意圖,看著熱心聽著副隊長解說空蝙蝠的紅髮老師,有點同情但也驚訝那是我們隊上的『黑之死神』嗎,一口氣喝光朋友拿來的酒,沉著冷靜的作戰、勇猛果敢的戰鬥、酒席也一絲不亂、如同大海蛇的篩子,卻以少年般的表情面帶紅暈。

「對。那就是終於脫掉鎧甲的沃魯夫喔」
—————————————————————
被眾人送做堆 ̄▽ ̄。
589 巴幣: 6
BOBO
!!!!!
也華麗的嗆到了咳噗!!!被華麗的送做堆哈哈哈哈,不對,我還是想說,若是女神之後發現真義,黑犬會如何呢哈哈哈
2020-02-24 22:44:4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