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劍三延伸】因為是你

舞玖 | 2020-02-24 07:04:50

*注意事項
1、手機發文無排版
2、cp為藏花成男耽美向
3、自爽用短文,這組有正篇的
4、你沒看到錯字

*特殊注意事項
私設部分:這是一個花蘿長大會變花姐然後變花哥的故事,詳細我們主線見!

#
和藏劍弟子甯泫江行過江湖千山萬水,其實他多少也會察覺到對方不曾開口的事,例如甯泫江喜愛甜食,但因擔憂甜味會使自己想起過往而隱忍;亦或是喜好在人群中享受熱鬧氛圍的他,也因自己厭惡吵雜而帶著自己避開,諸多種種,容清祿都知道那些習慣是為了他而改,即使知道對方退讓過於不對等,可他仍舊沉溺於其中。
唯獨一件事情是甯泫江從未想過、也沒想到會使容清祿沉默,這份喜好他從未開口告訴容清祿,行為卻表露的一覽無遺,最初僅是隱約察覺,自己避而不談的反應曾尋藉口解釋,以微笑避開這些事情的他將話語埋在心中,盡可能不想被對方察覺。
甯泫江特別喜愛孩子,過往由於顧忌於容清祿而不敢表露,在兩人情感逐漸穩定後他才試探性地詢問對方看法,他所不知的是,容清祿早已準備好「面具」回應他,並在他不再隱瞞後將煩惱掩藏在笑容之下。
一次回到藏劍山莊,受孩子們喜愛的甯泫江被爭先恐後地拉著走,尾隨在後的容清祿目睹這模樣有些有趣,可他就是笑不出來,一想到自己的煩惱,準備揚起的唇角又被某股壓力抑制住,自然而然地被甯泫江捕捉到這般反應,待到兩人獨處時他便問向容清祿。

「總覺得你似乎不太喜歡孩童?」

「你多想了。」

簡單的話語試圖想結束這個話題,可那人絲毫沒有想讓他躲避的機會,不信他地再多加詢問幾次同樣的疑問,容清祿無法再用笑容掩飾,別開頭試圖隱藏自己的面部情緒,回應仍舊是那句「你多想了」。
而他的這番行為明顯地表露出那是違心之言,有些強硬地捧上容清祿的雙頰、使他看向自己,可以明顯地感受到那雙紫瞳閃過慌亂,平時總是從容地與他應答的容清祿竟產生這般反應而自己有所不知,想到這裡,甯泫江有些氣憤,但他氣的是自己全然不知。
四周氛圍頓時有些尷尬,穩住自己陣腳的容清祿將表情換回笑容,眼前那人的情緒卻更為糟糕,使他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化解。

「祿祿,真不願告訴我?」

須臾後,甯泫江稍有些冷靜、語氣卻透露出受傷地再次詢問,他想知道容清祿究竟隱瞞了什麼事不願告訴他的,直覺告訴他是跟孩童有關連,可他想破腦都沒能猜出對方會有這般反應的原因。
面對甯泫江的反應,或許容清祿沒辦法再用任何藉口蒙混過關,他原先以為自己用這種蠢方法能夠讓對方不憂慮於自己而喜歡他喜歡的事物,可事情並非容清祿所想的這般簡單,他甚至忘記甯泫江是世上唯一能夠以直覺看透自己的人。
緊咬下唇,這時想要開口便的困難許多,若是說了,甯泫江是否因此而離開他?現在容清祿覺得自己又像極了少女一般地在腦內反覆思索情與愛,身軀明明是男子卻仍有這般想法,於心內嘲笑自己一番,可更多的是憶起,自己已經是男兒身的事情。

「你喜歡孩童,和我相伴,你永遠無法有自己的骨肉。」

於容清祿心中最大的煩惱便是自己無法生育一事,他以為自己成為男性後能更加瀟灑、對於任何煩惱都能以笑容帶過,然而欺騙不了的事實擺於眼前,甯泫江與他的未來中,不可能會有他倆的孩子,僅因為他選擇成為男性。
此言使對方一愣,很快地卻得到來自對方的反應,臉上的表情並不是憂慮、悲傷,更多的是驚訝容清祿的煩惱竟是此事。

「當我選擇你的時候,我就知道了。」

方才的強硬轉為溫柔,甯泫江撫過他的面頰、唇瓣,眼神滿是柔情,他以為容清祿早就知道自己不在意,沒想到自己沒有說出來,使得心愛之人煩惱許久,為了隱瞞他導致自己慌亂,怎麼說,有些可愛。

「不後悔?」

對於這三個字,容清祿自以為從容掩蓋了聲音,殊不知那些微的顫抖仍舊飄入甯泫江的耳中,他坐於容清祿身旁,攬住腰際地將自己的頭靠上對方肩膀,似是輕鬆自在地開口,卻又向深情告白一般地想將自己的想法傳遞出去。

「我喜歡的,是運起花間遊時充滿自信的你;是在擂台上戰勝露出微笑的你;是不甘被人察覺曾是女子的你;是為我改運行離經易道的你。
是你給了我追求的理由;是你給了我變強的目標;是你給了我守護的對象;是你給了我在你身邊的資格。
我喜歡你,無論你怎麼笑我傻、罵我蠢,我都喜歡你。因為你是容清祿,無關性別年齡,只要是你,無論重來一次、十次、一百次,我都會再愛上你。」

語畢,甯泫江起身朝容清祿眨眨眼,遲遲等不到來自對方的回應,以為自己說錯話,正在絞盡腦汁地尋找突破尷尬的方法時,面前那人起身朝他擁來,明明對方沒有說話,可甯泫江知道他所深愛的人有確實地收到他的想法。

「謝謝。」

簡單的道謝,隱藏在其中的話語沒有說出口,難以啟齒的深情或許他沒辦法和對方一樣坦蕩蕩地訴說,緊緊擁著甯泫江,這些話不僅掃去內心的煩惱與慌亂,更撫過心頭、那個曾經有傷痛的地方,痊癒了、不再疼了,全都是這人給予的,他也一樣,因為是甯泫江,所以他離開了心裡的暴風雨,悲傷被對方一一化解,現在也替他畫上幸福的光彩。
一切似乎不像他所煩惱的那樣,在說開後,容清祿再次看見孩子們圍繞在甯泫江身邊時,不再有銳器扎著自己,更不會有沉石壓上心頭,露出的微笑是打從心底的喜悅,而這也是甯泫江唯一想看見的笑容。
53 巴幣: 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