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The Insegnante》《老師》第六章

遙遠之風 | 2019-11-28 22:44:10


  「事實上,事情不該往那發展的。」「也是,那我們也必須採取一些應對計畫吧?」

  兩名男子在車上對話著。

  「那是必須的,但首先得聯絡一些在政壇的朋友。」「有道理。不過我一直認為他們反而會拖累我們。」「並沒有,他們反而可以給予我們政治上的庇護。」「也是。」

  在黑暗中,兩名男子的臉龐顯得格外朦朧。

  「我們都知道為什麼,對吧。」「當然,每次『老師』的不信任總是釀下大禍。」

  其中一人點起菸,「我們永遠都無法了解到掌權人的心,只能遵循或給予意見罷了。」

  「當然。」坐在副駕駛座的男人眼睛稍微往窗外望去,試圖回想起自己逝去的青春。「既然都踏入了,那就沒有回頭路。」他心想。

  「不過你也知道誰現在才是掌權的教父,對吧?」望向窗外的人轉過頭,轉移注意力至他身上。「是,當然。」

  「他花了太多時間在復仇上,反而礙事。我們都知道曾經的『老師』不該是掌權的那個。」「不過至少他成了風中殘燭,而那場拷問不該成為火拼。」

  坐在他旁邊的人轉過頭來看了他一眼,將叼在嘴上的香菸拿下。

  「你很聰明,不是嗎?不過,你是從倫敦來的嗎?」「是。」「有趣,我是從利物浦來的。不過你的口音像是蘇格蘭人。」

  「你的口音也比較像紐約人。」兩人打量彼此。

  「這種時候不會要拔槍吧?」兩人笑一笑,他再將香菸叼回嘴裡,並發動汽車的引擎準備上路。

  空氣凝結,汽車開上路面。

  坐在副駕駛座的人開口,「我知道了。」

  他迅速將一把左輪手槍從座位後拿出,上膛、瞄準。那個叼著香菸的男子一把抓住槍口,往天花板指。

  「你確定這樣的選擇是正確的嗎?」兩人僵持,手上的左輪不斷搖晃。

  「我很確定,你們只是為了自我利益。不會考慮到各個方面。」「錯,想想看,『老師』因為他的衝動而犯下了多少錯誤?我叛變是有原因的,不管兩者是不是都只在乎利益,我更想保住自己的命。」

  坐在副駕駛座的男子將左輪搶至手中,「這是西西里的法則,我很抱歉。」

  叼著香菸的男子迅速爬進座位底下,躲過一顆子彈。他回到座位上,並往坐在副駕駛座的男子臉上揮了一拳。

  他手中的左輪掉落,不過他不放棄,他回敬一拳,迅速撿起左輪。

  汽車在荒野中停下,草叢中冒出幾個拿著步槍的黑衣人包圍著車。

  坐在副駕駛座的男子打開車門並下車。那個叼著香菸的人試圖打開車門,不過已經被鎖上了。他手伸向門鎖,試圖開門。

  黑衣人迅速靠近車旁,往車內掃射。

  十秒過後,那個男人的手倒在方向盤上。黑衣人進入車裡,檢查脈搏。

  他們放火燃燒這台車,因為較為偏僻,這片荒原上的一台廢車也不會被懷疑。

  他們離開現場,並且向法比奧回報。科倫坡家族在倫敦的勢力逐漸擴大。


久違的回鍋(*´▽`*)
喜歡就點個GP吧
46 巴幣: 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