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短篇】EGG

烈鎌克斯 | 2019-11-28 00:10:32


  二十九度是討厭的溫度。

  A稍微拉了拉他的領子,然後繼續滑手機,然後他稍微順便偷瞄一下咖啡廳的店員有沒有要開空調的意思。但顯然,整天站在會散發熱氣的咖啡機的店員完全沒有要去動那開關的意思,八成是他們的老闆建立了『冷氣條款』所以才一直沒有去動。

  城市的天空灰濛濛的,空氣品質也因為不遠的工業區還有通勤族的載具廢氣而非常糟糕,各個方面上都不適合人生活。

  他繼續滑了手機,螢幕上顯示的是求職網站的頁面,自離開大學後,這已經是沒有工作的第三個月了。

  當然,僅是打工程度的他有找到,但不知道是他太脆弱還是職場太嚴苛,那些工作都沒有做超過兩個禮拜。而沒有工作的日子裡,他就會來這家咖啡廳來用免費的手機充電座跟網路。

  技術上來說,網路並不是免費的,因為這裡的低消快要可以在其他店吃一頓正餐。

  連打工也只剩下操勞的便利商店店員跟保險業務推銷這種的了,A讓手機進入待機畫面,然後閉上眼睛稍微伸展身子。

  自己不該在低著頭滑手機了,脖子的關節在伸展的時候發出了有點不妙的劈啪聲,而且討厭的痠痛感突然浮現了。

  咖啡杯裡的冰已經融化的差不多了,那個剛才被自己盯著的店員現在也回敬似的盯著自己。這間咖啡廳的杯子是透明的,所以遠遠看就能看到彷彿沒有插花的花瓶的空杯放在桌上,自己也沒有厚臉皮到叫一杯飲料就坐在這邊一整天,A稍微把充電線收好以後便準備離開了咖啡廳。

  「你找不到工作嗎?」

  那個店員在自己即將要按下自動門開關的時候開口問了。

  「你有特異功能嗎?」

  「不,你總是坐在那個靠窗的位置,窗戶的反光可以讓櫃台這邊大概看的到你手機的畫面。」

  以後不坐那個位置了,不對,以後不來這家咖啡廳了。A在心裡稍微盤算著附近還有哪些咖啡廳,或是哪些地點可以讓自己用少少的錢消磨一個下午。

  「我可沒有興趣跟能力在咖啡廳工作。」

  「看的出來。」

  店員拿了一張名片出來,具體來說是一張印有地圖資訊的小紙卡,只是是名片一般的大小。

  「這個是?」

  「那裡永遠都缺人,只是工作內容上需要保密,所以是這樣的形式。」

  店員神秘兮兮地說,而A不以為意,雖然他還是接過名片看了看地址了。

  「我可以把他裡解成比咖啡廳店員還辛苦,待遇更差的工作嗎?」

  「嚴格上來說,那裡的待遇比這裡好,而且輕鬆地太多了。」

  他說著的同時,不經意地露出了苦笑。

  「那那麼好的話,你為什麼不自己去啊?」

  店經理剛好從員工休息室裡走出來了,然後他立刻看向了A跟這名店員的方向,而該店員連忙的回到流理臺前假裝自己在洗東西。

  「總之,你只要去應徵一次你就會知道了。」

  A稍微再看了一眼名片,他心想:自己才沒有那麼好騙。然後就把那張名片隨便地塞口袋了。






  早期的火車總是會一震一震的,而且發出很大的聲音,但是現在的捷運比火車快上許多,而且幾乎行駛中不會發出任何聲音。

  這就是科技的進步吧?A想著無聊的事情,試著讓自己分神。

  旁邊坐著的是個中年男人,他已經睡死而且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另一邊坐著的是個青少年,他耳機裡聽著的吵鬧金屬樂自己聽得一清二楚;而不遠處還聽得到不知道在跟父母吵甚麼的,尖銳的小孩吵鬧聲。

  「下一站,即將抵達......」

  車內廣播傳來了,自己的要搭的站到了。因為周遭太吵鬧了所以差點沒有廳到,A直接起身,讓那個睡著的中年人直接躺在聽音樂的青少年身上,然後幾乎在車門只開一點點縫時就立刻急忙的下車。

  毒辣的日光刺眼的令A沒有辦法睜開眼睛,他稍微用手遮著眼睛上方讓眼球好過些。

  周遭都是田野,還有被鐵皮圍起來的空地,除了剛離開的捷運站,這裡幾乎都沒有像樣的建設,十足十的鄉下。

  A掏了掏口袋,然後把那張友點皺褶的名片拿出來。

  結果自己還是來找這上頭的地點了,並不是因為好奇心,而是自己真的沒有太多選擇。中間A甚至有在那家咖啡廳投履歷,當然,結果是一點回音都沒有,因此現在他只能把希望放在這荒謬的地方試試看。

  最後找到的地點是個像工廠一般的地方,雖然有警衛室,但是裡頭沒有人。A也不敢擅自跨過那用來攔車的升降柵欄,所以他按了很可能沒有實質功能的服務鈴。

  但出乎A預料的是,廠區裡頭還真的有人從裡頭出來了。

  那是個身材高挑,穿紅色高跟鞋跟窄裙,戴著三角眼鏡且把頭髮盤起來,手上還拿著文件夾的女性,完全符合大眾對於『秘書』外在該有的形象。

  「是來應徵的嗎?」

  對方的樣子看起來十分的喜出望外。

  「是。」

  A稍微左顧右盼,然後看了看廠區內,裡頭有個小停車場,但是那裡只有停一台車而已。

  「這裡不會是甚麼毒品加工廠之類的吧?」

  秘書聽了以後笑出來了,但是她很快地就推一下眼鏡重整姿態。

  「當然不是。」

  她升起柵欄,然後示意A跟她一起進去。

  A稍微看了下這裡的其他建築,都沒甚麼人煙的樣子。最後他們一起進了一間鐵皮屋,裡面的燈光自己打開了。

  靠鐵皮屋的牆壁有很多多層架,上頭擺滿了各式大小以及花紋不同的蛋。而中央,有一個小庭園,在那裡有條可能比美國那種超過兩百公斤的胖子的大腿還要更粗更長的蛇。

  「那條蛇是亞馬遜雨林帶來的,我們老闆的寵物。」

  還沒有等A提問,秘書就先解釋了。

  「我第一次看到那麼大的蛇,不論是親眼看還是在電視或網路上,從沒看過這麼誇張的尺寸。」

  「是的,而且牠還可以長得更大,這就是你要做的工作,把牠養育到大。」

  A驚訝的用手指指著自己。

  「我?照顧蛇?一般的貓狗都要有證照之類的了,何況這種珍奇異獸?我是聽說這裡永遠都缺人而且沒有對專業有需求所以才來的。」

  「我知道,雖然把話講成那樣,但是你要做的其實也只有一件事情。」

  秘書走到一旁,然後抓起了架子上的其中一顆蛋,接著放到蛇面前的一個,宛如狗食碗一般的東西裡。

  原本臥在地上休息的蛇,張開牠的眼睛,然後張大嘴把那顆蛋給生吞下去了。

  「那條蛇已經有經過訓練了,牠只會吃那碗裡的東西,你的工作就是隨便把蛋放到那個碗裡,盡量不要讓碗空了。」

  「牠會咬人嗎?」

  「當然不會,除非你笨到去攻擊牠或是一腳踩進那個碗裡。」

  A也動身去拿了一顆蛋,這些蛋從外觀上看,幾乎沒有看起來是同一種物種生的兩顆蛋。

  他拿了一顆看起來像雞蛋的蛋,然後戰戰兢兢地把它放在食盆裡,而巨大的蛇爬過去吃了,牠對於一樣在食盆附近的A一點興趣都沒有。

  「看來你有把東西從一個地方無事地挪到另一個地方的能力,應該是可以勝任這份工作。」

  「真的就這樣子?沒有其他要做的事情?」

  「沒有,就這個樣子,如果你想要任職的話,待會來填填表格明天就可以正式上班了。」







  這肯定是某種過分的玩笑。

  A心裡想著,然後隨便把一顆蛋給放到食盆裡,幾乎不管甚麼時候放蛋進去,那條蛇都會像現在這樣爬起來去吃。

  一天的工作就像這樣,早上九點到,想到的時候餵牠一下,下午五點準時離開。中間自己滑手機或是做其他事情都沒有被阻止,那個祕書還直接提供了這裡的WIFI密碼。

  肯定是哪裡有問題,隨著日子一天天的過去,這個想法在A的心裡變得更加的堅定。但目前除了工作內容輕鬆地古怪以外,還沒有發現到問題點在哪。

  說起來,好像從來沒有看過這條蛇排泄。

  A稍微觀察了一下蛇身,牠一如既往的趴在看上去很舒服的草皮上休息,純白的鱗片、象徵自己沒有毒性的圓形頭部。還有,異常的大小。

  用這些關鍵字來找也沒辦法找到牠是哪一種蛇,也需直接拍起來問網友會有答案,但是這麼做的話肯定會害自己被開除的吧?

  在A想著這些無關緊要的問題時,他看到了一台貨車直接開進來了,上頭的駕駛打開車後門然後把裡頭的蛋開始排在架子上。

  「那些到底是甚麼的蛋?」

  A向送貨員提出這個同樣盤據心裡很久的問題。

  「我也不知道這些到底是甚麼的蛋,你會在乎自己吃了甚麼嗎?」

  「我會,東西好不好吃很重要。」

  「我是指,你會在乎你吃下的蔬菜是付出多少心血耕種了多久,或是吃下的肉怎樣被痛苦的宰殺的嗎?」

  送貨員停下動作,然後轉頭反問A。

  「不,通常在吃的時候,我不會想那麼多。」

  聽到了A的回答,送貨員稍微聳肩以後繼續工作了。

  A拿起了其中一顆蛋,這些蛋摸起來的溫度永遠都是溫溫的,若是不被吃掉的話,這些蛋能生出東西嗎?

  A覺得自己也許不該想這麼多,便把手上的這顆蛋放近了蛇的食盆裡了。







  三個月了。

  A其實一直在等著,那個祕書過來跟自己說這是整人計畫之類的話,從第一次踏進這鐵皮屋的時候他就做好了這個心理準備了。

  然而等著自己的是普通的薪水,雖然沒有特別多,但是比一般的打工族還要多一些了。要不是自己每天都要搭捷運通勤,不然這份工作便是之前的自己夢寐以求的『錢多、事少、離家近』的夢幻職缺。

  今天A也將蛋放進去食盆裡了,而那條蛇的樣貌看起來比自己剛來的時候還要大個1.5倍,雖然自己每天看牠,很難觀察到細微的變化。但那個庭園事很好的基準,剛來的時候那個庭園看起來還很寬敞,現在只能勉強地塞下牠了。

  而今天也是,一個特別的日子。

  在剛來的時候,A問過那個祕書,有甚麼地方事特別要注意的。而那秘書說盡量先把舊的蛋拿去餵,以免蛋餿掉了。

  而架子上,一直有一顆藍色的蛋,其他的蛋的顏色都是在白色跟米色之間,藍色的蛋十分地吸引自己的注意力。

  所以在那顆蛋被運進來後,A一直刻意留著那顆蛋不拿去餵,看會孵出甚麼東西來。當然,他隔個兩三天就會去換一下那顆蛋的位置,以免他人注意到會要求自己把那蛋拿去餵。

  今天是藏著那顆蛋剛好第30天的日子,自己在沒辦發現的情況下保護了這顆蛋。

  正當自己拿起手機紀錄這是第三十天時,那顆蛋稍微搖晃了一下。

  沒有過多久,蛋殼裂開了,看來是真的敷的出東西,原本A也做好了蛋壞掉的心理準備。

  裡頭的生物破殼而出了,是一隻奇怪的雞,牠的下半身是蛇,但是上半身是雞,而且有著薄膜般的翅膀。

  剛出世的生物就會有這麼多與毛了嗎?

  不給自己思考的空間,那隻雞往自己衝過來,而且開始用力啄起自己的小腿。不一會兒的功夫,自己的腳上已經被刺出很多小小圓圓的傷口,牠的速度還略快自己一點,所以A就算想跑過不久也會被追上繼續啄。

  小腿不停的流血,而這隻奇怪的雞仍在不停地展開攻勢,A一氣之下便用力地踹牠一腳,結果牠不偏不倚的掉進蛇的食盆裡。

  雞本來想要振翅逃跑,但蛇一下子就撲咬上去,然後把雞給吃了。

  不帶有仁慈的,那雞連哀號都來不及發出來,就跟其他的蛋一樣被生吞了。

  「讓我猜,你讓蛋裡的東西敷出來了?」

  秘書不知道從甚麼時候就在自己的後面,也不知道她到底看多久了。

  「我、我很抱歉。」

  「沒有關係,這不是你的錯,因為我們都不知道這些蛋裡到底會生出甚麼來。」

  比起逃過懲處,A比較驚訝連這個感覺身上藏了很多秘密的秘書也不知道那些蛋會生出甚麼。

  「我說,那條蛇真的就有價值到可以餵給牠吃這些,搞不好裡頭也是珍奇異獸的蛋嗎?」

  「天知道呢。」

  秘書稍微把A扶起來,然後幫他叫了救護車。

  「因為這條蛇未來也會被拿去餵給不知道價值有沒有勝過他的另一條蛇。」









蛋殼這種東西啊,是為了要保護蛋裡面的構造而生的,但我們都知道蛋殼本身其實並不怎麼堅硬,也不能真的防止掠食者來吃蛋。

真要說甚麼時候起了保護作用,大概就是打蛋的時候蛋殼如果掉進去的話就會毀了整個蛋料理讓人沒得吃了。

我想再過個幾百萬年蛋會演化成全部的蛋殼會在打蛋的時候必定會一起噴進去。


159 巴幣: 18
啊絲絲
如果未來的人類全體都變成蛋料理師那就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2019-11-28 00:14:37
白髮控-戮劍心
原來是珍奇異獸
2019-11-28 11:53:3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