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
舊版
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鬼道品:楔子 + 一:餓鬼

山容 | 2019-06-19 17:59:15 | 巴幣 12 | 人氣 1498


鬼道品


楔子
渤海之東不知幾億萬里……其中有五山焉:一曰岱輿,二曰員嶠,三曰方壺,四曰瀛洲,五曰蓬萊。
《列子‧湯問》
 
 
諸比丘,此鐵圍外,復有一重大鐵圍山……兩山之間,極大黑暗無有光明。日月有如是大威神大力大德,不能照彼令見光明。
《起世經‧地獄品第四》
 
 
彼時天落不周,四海同陷惡勢,生機不復。維舟天定日月、扶傾溺,威能成就無上功德。是以獨尊須彌,即聖位號舟溺。後三千祥和,六道有序,異端不發。
《大寶善提經‧舟溺品第一》
 
 
 
一. 餓鬼

      「好想當個畜生。」
      「講啥鬼話!」
      對於胡言亂語的女兒,紅荊向來不會手下留情,一記結實的拳頭敲在腦門上。柳條摀著頭,痛到兩顆碗口大的眼睛蓄滿淚水。秋日的涼風吹過玉米田,綠油油的葉子在風中招搖。今年第一批播下的種已經長得比柳條還高,花苞躲在枝葉間準備成熟抽穗。玉米有望豐收,柳條手壓著腦門眼睛望著小小的花穗,偷偷在心裡向舟天聖主祈禱,拜託祂能讓其中幾個花穗枯死。
只要幾個就好了。

      柳條忍不住伸出舔舔嘴唇,把要滴出牙口的口水給收回來。就算以薜荔多的標準來看,她也不是什麼惹人憐愛的小鬼。滿口大暴牙不說,又紅又亂的雜毛中豎起兩只大耳朵,黑皮膚粗得像砂紙。她對自己的長相唯一滿意的就是兩個大眼睛,就是紅荊和白楊嬤也沒有她這麼漂亮的眼睛。

      她的大眼睛緊盯著那些花苞,然後又趕緊閉上,再祈求一次。

      只要幾個就好,幾個長不好的玉米穗,可以讓媽媽決定提前摘下來,以免妨礙其他更大更好的玉米結穗。幾個能用滾水燙過,變成香甜可口的晚餐,不要只有泥灰般無味的渣餅……

      「又發呆!」
      今天第二拳打在柳條頭上。
      「別再打了,再打我會變更矮!」柳條喊道。
      「活該。你沒聽天眾是怎麼說的,這叫自作自受。不認真種田,報應就是被打、長不高。」紅荊罵道:「快把這一壟的草拔完,雜草可不會因為你偷懶就不長。」

      看看她,同樣的紅髮暴牙,柳條真不幸像到媽媽。要是她繼續這樣愛生氣,以後說不定就會像母夜叉一樣頭上長出肉瘤,甚至是角。想到這裡,柳條打了個冷顫,躲到玉米的影子下拔草。

      紅荊撐起鼻孔哼了好大一聲,才往玉米田深處爬去。柳條偷偷看著她的背影遠去,牙齒忍不住在嘴唇上叼呀叼的。她一點也不想工作,一屁股坐在泥地上,扯著玉米葉子發呆。她細瘦的四肢和大肚子也遺傳自媽媽,母女身上都圍了兩塊黃布,一條腰間一條胸前,看著媽媽的背影和看著鏡子幾乎沒有兩樣。與其凡事都像媽媽,柳條寧願當個畜生。

      當畜生多好,可以在山野裡到處跑,可以吃肉、吃草、吃水果,不像他們這些薜荔多,永遠只有吃也吃不飽的渣餅。渣餅的顏色看起來像泥巴,吃起來也像泥巴。柳條痛恨渣餅,如果她有大神通大法力,第一件事就是消滅三千大千世界所有的渣餅。

      「柳條、柳條你在嗎?」

      柳條從白日夢中醒來,鑽進田間尋找聲音的來源。聽聽這銀鈴般的聲音,來的一定是銀枝,有一頭白髮和乳黃膚色,渾圓、嬌小得宛若一顆白鳳豆的銀枝。

      「柳條?」
      「銀枝!」開心的柳條伸出手,抱住銀枝滾出玉米田。
      「唉唷,別玩了!」銀枝嚇得趕緊四肢撐地,穩住身形。柳條手一個沒抓穩,呼嚕呼嚕滾過田埂,躺在草叢裡哈哈大笑。
      「柳條?」銀枝撥開雜草呼喚她。「柳條別玩了,我不能玩,也沒有時間玩。」
      「銀枝、銀枝!」柳條跳出草叢,親暱地捏一下銀枝細小的手臂。「你老是這麼嚴肅。告訴我,你的花田怎樣?」
      「我的花田很好,花都開滿了,馬上就要結籽。」
      「真好,我也想種葵花,而不是這些無聊的玉米。銀枝、銀枝,你去拜託監齋,讓我也到你的花田去好嗎?」

      聽柳條這麼說,銀枝只是微笑。

      「唉唷,不要光是笑,拜託你啦!」柳條對銀枝雙手合十說:「我會很努力幫你拔草還有抓蟲子,就算要吃蟲子也行。」
      「別假了,我知道你想什麼。等收完花籽,要繳出去的一顆都不能少。不要以為花籽小小一顆就容易蒙混過關,天眾可是有神通,一千隻眼睛在天上看著。」銀枝說:「別忘了我們要還我們上輩子的債,等我們債還完,不要說葵花籽,來世三十三天上的逍遙快活,我們人人有份。」

      柳條鼓起嘴巴。明明銀枝也才大她不到兩歲,怎麼總是扮老教訓人?監齋一定是看她乖又老成,才會讓她到花田工作。真好,柳條好希望也有個監齋能看到她好的一面,幫她安排到更好的田裡,有更肥沃的土能耕作。只要有更好的收成,監齋就會配給他們更多的……

      渣餅。

      「不要渣餅。」
      「你又自言自語。」銀枝取笑柳條。「不要再想渣餅了,肚子餓等太陽下山就能吃東西了。」
      「我好想吃東西。」柳條撇下嘴。「什麼都好,就算是雜草我都啃。」
      銀枝忍不住失笑說:「你唷,就知道吃。我剛才已經忙完花田的事,我們一起到薔山找看看有沒有艾草好不好?」
      「艾草?」聽見艾草,柳條眼睛亮了起來。艾草的嫩葉嚼起來滿嘴清香,受不了渣餅時最適合拿來開胃。
      「沒錯,艾草。運氣好,說不定厝腳草也都開花結籽,還有整牆的薜荔果。」
      柳條搔搔頭,露出笑容伸手捏她的鼻子。「你還說我只想著要吃。」
      銀枝撥開柳條的手。「好啦,被你抓到了。說到底,你是要去還是不要去呀?」
      「當然要去,我也想看有沒有薜荔果!」柳條喊道:「你等等,我去把土松、土桂叫來,還有七層和九尾——」
      「等等、等等,你不要這麼大聲。」銀枝趕緊壓住她的手和肩膀。「我們要偷偷溜出去,又不是什麼光明正大的事,不用把整個村的小鬼都叫出洞。」
      柳條趕緊摀住嘴巴,點點頭壓低聲音說:「不用把整個村的小鬼叫出洞。」
      「你這傻子,不要學我說話。」害羞的銀枝也壓低聲音,拍拍綁在腰間的麻布袋說:「我們早去早回,你田裡的事都做完了吧?」
      「都做完了。」柳條說起謊臉不紅氣不喘。天真的銀枝沒想到要懷疑她,挺起四肢在前面帶路。

      當個薜荔多可不容易呀!

      初秋的天氣正好,天青雲朗,仰頭就能看見淡藍色的仙宮和白雲相間,裡頭藏著夜晚才會發光的月亮。太陽在三十三天上繞著圈圈,溫暖的光芒帶來晝夜晴晦。除了偶來的暴風雨和地牛翻身,柳條的家鄉四季風調雨順。媽媽說過生活在小村裡是福,所以這裡才叫小福村,就像薔山上真的有一列土牆一樣。

      雲層上有庇護三千世界的天眾,薜荔多負責從土地裡種出作物,供養十方威德天眾。他們美麗的身影時不時會在天邊一閃而逝,隨侍的香陰帶來香雨樂聲為他們開道。柳條有次跟在它們後面,偷偷撿了一片香陰掉下來的花瓣回洞裡,有好幾天睡覺時都夢到自己被接到天上的仙宮享樂,無憂無慮大啖玉米、豆子和椰子。如果能喝到一杯椰奶,柳條這輩子也就值得了。

      他們往薔山的方向走,嬌小的銀枝得四肢並用,像烏龜一樣低頭努力。不像柳條,活潑的她時不時往前猛跳幾步,跳到石頭和大樹的殘株上,伸長脖子眺望遠方。

      「銀枝、銀枝,快點,我看到土牆了。」柳條呼喚銀枝跟上。「太陽要下山,月亮快出來了。」

      氣喘吁吁的銀枝伸出手在頭上揮兩下,窘迫的樣子逗得柳條哈哈大笑。他們已經走出玉米田的範圍,放眼望去全是半身高的青草,還有枝條糾結的灌木叢。太陽頗烈,山上棚蓋般的綠蔭正在向他們招手。

      「銀枝、銀枝,快點!」
      「你自己先爬上去吧。」銀枝有氣無力地回道:「我追不到你……」
      「唉唷,別這樣說。」柳條跑下山讓銀枝搭上自己的肩膀。「快點,我扶著你,我們一起爬上去。」
      「你這淘氣鬼。」銀枝搖頭嘆氣。「什麼時候能有一點定性呢?」
      「你說什麼我聽不懂,我只知道天氣好、吃飽飽。」柳條格格笑說:「你看那邊、這邊到處都是艾草,我們今天來對地方。」
      「別通通摘光。留幾枝老欉,之後才有更多能摘。」銀枝說。
      「知道、知道。」

      柳條張大嘴巴,想多吸一點山林清爽的氣息。她的力氣背不起銀枝,兩個小鬼有一搭沒一搭,邊走邊笑鬧,讓辛苦的上山路輕鬆一些。好不容易終於爬上半山腰,一列高聳的土牆橫在他們面前。從小福村的方向上薔山,只要到達山腰就會遇上這座牆,這麼多年來居民們也習慣了。如果真有事非得越過薔山的話,大不了從山腳下提前繞路,再不然土牆也並非天衣無縫,總有縫隙能鑽。

      當初堆這道牆的人想必無聊得緊,非要和這些土石過不去,圍住大半個山頭擋人通路。銀枝和柳條鑽過土牆的縫隙,找到一大片艾草,摘得不亦樂乎。茂密的草葉一把一把到處長,柳條照銀枝的吩咐,小心只選頂端最細嫩的部分,沒多久就摘煩了。

      無聊的柳條爬上土牆,蹲坐在上頭深吸一口氣,小小的胸口盈滿涼爽的氣息。她抬頭望,濃密的藤蔓遮住整列土牆,底下紅褐色的土石幾乎要看不見了。待熟的果子像綠色的玉球,藏在橢圓的葉片下,看到這麼多果子,柳條的心臟忍不住砰砰跳。

      「銀枝你看,薜荔果愈長愈多了。」柳條回頭喊說:「等成熟時我們一定要再來一趟,把所有的果子給摘回去。」
      「我們哪裡摘得完呀?」銀枝解下綁在腰際的粗麻袋,揮手要柳條下來。「快過來幫忙,早點摘完我們可以早點回去。要是拖到時間,讓巡夜的針口囉嗦就不好玩了。」

      柳條搔搔腮幫子,噘了噘嘴跳下半塌的牆。她在草叢裡學蟋蟀跳,追著可憐的蝴蝶穿過大半個山坡,然後捏著一把參差不齊的厝腳草回銀枝身邊。

      「你看。」她張開手心對銀枝獻寶。
      「你摘到好東西。」銀枝苦笑道:「不過我今天要摘的是艾草。」
      「厝腳草也很好。」柳條說:「銀枝,你知道什麼是厝嗎?」
      「我不知道。」
      「那一定是我們沒看過的精靈,給她的腳踩過的地就會長草。」
      「你這是從哪裡聽來的?」
      「我自己想的。你想想看,媽媽說我們就是和薜荔果一樣結得多、生得多,所以才叫薜荔多。厝一定也是一種精靈,和我們一樣到處走。」柳條嘆氣。「如果我們也能像精靈一樣到處走到處吃該有多好?」
      「你這小傻瓜。」銀枝忍不住苦笑。廣袤的天空下兩個小小的身影,從遠方望去幾乎聽不見他們的笑聲。初秋的午後有鈴鐺般的笑語嚶嚶作響,直到驚雷劃破天空,將雲幕撕裂開來。



<試閱待續>

~下面工商~

電子書全作品在 Google Play 「言雨」
電子書全作品在讀墨  https://readmoo.com/contributor/27741
盆栽人出品在Pubu  https://www.pubu.com.tw/store/4254056
實體書《虛擬詩情》《逐日騎士》《善提經:鬼道品》各大通路均售
更新近況用的粉絲頁  https://www.facebook.com/rainydaynovel

創作回應

題材好棒,沙發(笑
2019-06-24 17:22:40
山容
感謝支持~[e12]
2019-06-25 08:42:0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