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在劍與魔法的世界要怎麼玩Minecraft!?】【重製版本】ch2-20 指引

呼嘎Hoga | 2019-02-21 19:44:14


50

我聽從了酒桶的話,來到了酒吧的後方,脫下了身上殘破的衣物,開始用放在那裡的水缸來進行沖洗。

夜晚時分,正好是這種聲色場所熱鬧的時候,而也正在這種時候,這個空無一人的小院子顯得格外蕭索……我居然真的在這種聲色場所耗了三天啊。

嘛……雖然,最後一天都因為身上的傷和酒精的緣故,一路昏到傍晚剛剛才醒就是了。

不得不說,【村民】的體質貧弱的可以,在不使用minecraft能力的狀況下,隨便來個有點等級基礎的武人甚至法師就可以把我揍個半死。

不對,要是我沒有那種再生體質,我可能就真的死了,再次體會到身為【村民】的悲哀。

「所以,這樣就好了嗎?」高高的木籬笆後面,傳來了酒桶的聲音。

「呃,你指的是什麼?」我舉起了水桶,冰涼的水嘩啦嘩啦地從我的頭上淋下,沖下了身上的灰塵與血污。

兩人就這麼隔著一個籬笆對話著。

「今天不是你的成年禮嗎?就這樣在紅燈區裡糜爛地嗨上三天沒有問題嗎?」籬笆那邊聲音說,「喔對了,恭喜你成年了。」

「商會的人給我很多錢讓我這麼做了阿,不過他們倒是中途就喝茫了就是了。」我這麼說。

我突然想起了什麼,回頭一看我剛剛脫下來的衣物……幹!我的錢!一時大意沒有收到【物品欄】裡,掛在腰間就被幹走了啊。

「這麼重要的日子你還真得這麼過了?一般就算不是跟家人一起,也會和重要的人一起過的吧?一個人在酒吧裡面鬧事打架,不會覺得太隨便嗎?」

「我一個孤兒無親無故的,能跟誰一起過阿?」我拿出自製的肥皂清洗著身體和頭髮。

「好過份阿,你這個人。」籬笆那頭的聲音批判道。

「我哪裡過份了?我又沒礙到誰。」

「講這種話超級過份的啊,你把葛蕾絲放在哪裡了?今天也是她的成年禮。」

「她跟尼奧拉開開心心的過成年禮,又關我什麼事情了?」我回道。

「……我的天,你知道,三天前學院葛蕾絲可是做一件大事啊,你難道都沒有聽見什麼消息嗎?」

呃,被她這麼一問,我還真的不知道,因為這幾天我都在不斷醉倒然後又爬起來繼續喝的循環裡度過。

難道說這三天的時間有發生什麼大地震之類的事情嗎?我倒是知道梅蘭鬧出了一件,她揍飛了這個國家的禁衛騎士團長阿克貝爾夫引起了軒然大波,之後很有可能會成為眾多分院爭搶的對象……

難道說,葛蕾絲也做了什麼大事嗎?

「她呢,先是直接衝進獨角獸分院,對,就是那個由艾夫尼斯嶺未來領主尼奧拉所領導的那個分院,先是十五場連敗那裡的學生,再直接殺上去找尼奧拉。」酒桶說。

「連敗十五人,不愧是葛蕾絲。」

「還沒完,接下來的事情才是真正的驚世駭俗。」

「她呢,先是使用傳遞聲音的魔法如此這般,然後再以此當眾羞辱尼奧拉是個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小人,使得尼奧拉,不,整個獨角獸分院……整個艾夫尼斯家族的聲譽掃地!」

「然後,面對惱羞成怒的尼奧拉和其管家,她不使用任何魔法,僅憑一根木杖就將他們擊敗,使得這兩個人的生涯烙上了難以磨滅的恥辱!」

我光聽酒桶的語氣就能夠想像那是多大的場面。

如果說梅蘭打飛阿克貝爾夫這個行為,是叫做給學院投下一顆震撼彈的話,那麼葛蕾絲的所做所為,叫做直接讓學院裡的權勢結構塌了一片天,還順便把人的臉按在地上摩擦。

這是教育的失敗,真的是幹了大事啊。

「而且,據葛蕾絲和我說的那些來看,她這麼做,其實和你有關。」酒桶道。

「欸!?和、和我有關?哪裡有關聯了?」我停下了擦拭著身體的動作,感到錯愕。

「我說,沃森,你喜歡葛蕾絲嗎?」酒桶沒有回答我,反而丟給了我另一個問題,「我說的是男女之間的喜歡,不要跟我打馬虎眼。」

「蛤!?」

喜歡葛蕾絲,我,喜歡著葛蕾絲?像是男女之間的那種喜歡?

這根本是不道德的阿!我可是精神年齡四十好幾了啊!喜歡葛蕾絲不就像是個變態一樣嗎?

「怎麼可能阿,我喜歡葛蕾絲?她可是我從小看著長大……」

「從小看著長大?應該是一起長大才對吧?雖然她看上去比你年紀要大些,但你們應該是同齡吧?少年,你一個未成年不要裝老成啊。」

「我……」

「而且聽了一些你的行為,我總感覺這根本是一個小男孩因為心儀的女孩出現了別的追求者,非但自己不爭取,還無禮取鬧又自暴自棄地將女孩推開……超級幼稚的阿。」

「……」

「而這個男孩卻從來沒有想過女孩心中是怎麼想的,也不願意去聽,去想。」

「我和葛蕾絲變成這個樣子,是因為她為了尼奧拉背叛我……」

「你覺得葛蕾絲今天這樣,像是和那傢伙有瓜葛的樣子嗎?」

「……」

「你覺得葛蕾絲背叛你,你有聽過她的解釋嗎?」

「……並沒有。」

是阿……我好像沒有和葛蕾絲好好談談過,我只是就這麼自己認定,然後就將葛蕾絲給推開了。

我,懦弱和她當面談論的勇氣都沒有。

我不敢面對那個答案。

「你這想法真得很混蛋,留給葛蕾絲的留言就更混蛋了,她聽完可是直接哭了起來。」

「……」

「『答應你的東西給你了,我的任務也完成了,那麼再也不見。』這種話你還真好意思對你的青梅竹馬說出來啊?你知道嗎?從收到那留言開始葛蕾絲就沒停止找過你,她可是很希望可以和你共度成年禮,甚至還很可愛地計畫著要透過送禮物給你和你和好,結果呢?你在這邊幹嘛?」

「……我……是我的錯啊……」

天阿,我真的是個混蛋……

「既然知道了,你應該就要趕快彌補才行。」酒桶從籬笆後走了出來,這時的我已經穿好了乾淨的衣物。

「我們的成年日都要結束了。」我垂頭喪氣地坐了下來,沮喪道,「就算我現在要彌補也……」

「不是還沒結束嗎?」酒桶笑了起來,走到我跟前,「告訴你一件事情,我呢,今正心血來潮想著要和可愛的葛蕾絲在【犬屋】共進宵夜,好消解消解她鬱悶的心情,可是呢……」

她將手搭上我的肩膀。

「欸?」

「可是我現在身體不太舒服,吶吶,沃森你不是我的好朋友嗎?可以的話,代替我一下吧?」

468 巴幣: 46
白煌羽
喔喔
2019-02-21 22:34:49
games7777
這就是我喜歡酒桶的開始 夠煞氣的助攻
2019-02-22 10:03:47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