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原創極短篇】活動_久別重逢_別和我一樣

熾冰 | 2019-02-15 19:47:54 | 巴幣 20 | 人氣 844


         配合前陣子站方通知,縮圖就隨機找張自己拍的照片啦~
         作為下篇同人文的暖身,文戲百分百... ... 話說我真的只在敲文戲啊最近 (艸)
         190218: 換張自己N年前畫的塗鴉,當然還是圖文無關:P
         
         づ(・ω・)づ[正文]づ(・ω・)づ[要開始]づ(・ω・)づ[了喔]づ(・∀・)づ

         ──「好久不見。」

         有想過嗎?能讓你笑著說出這句話的對象有幾人。

         有想過嗎?當你說出這句話時,浮現的情緒會是喜悅還是惆悵。

         先不說坐在我旁邊的他是怎麼想,至少我是五五分。

         「喝飲料嗎?」

         我問,左手拄臉看著其他方向的他大概是想裝沒聽到,但很快就投降:

         「……隨便你。」

         「茶?果汁?汽水?」

         「我就說隨便了。」

         「那咖啡。」

         瞬間他好像有什麼想說,卻又吞回喉嚨。

         江欽宇。我倆的交情始於兩條街外的國中,但那三年時間別說交好,我們幾乎是把彼此當陌生人看待。

         要說最有記憶點的事,也就只有我作弊被老師抓到,接連幾天被他嘲笑而已。

         「拿鐵。」

         「我沒說我要喝吧?」

         江欽宇冷冷回道,語氣中帶著一抹得意。搭上他的西裝頭和細框眼鏡,諷刺味百分百。

         「那就我喝了。」

         我坐回座位,拔開咖啡杯蓋,混進同時買的巧克力牛奶。

         江欽宇自討沒趣地「嘖」了一聲。

         落地窗外,天色漸漸暗下。

         ***

         今天是大年初四,星期五。

         一邊感嘆連休即將結束,一邊抱怨全聯只營業到下午五點,我經過附近的捷運站。

         銀行、手搖杯或便當店、中醫診所都拉下鐵門,出入捷運站的人當然也沒有放假前多。也許大家都還在哪裡度假,或在家休息吧?不過,就像是不願放棄機會,那穿著整套西裝的男子守在捷運站出口不遠,抱著一疊傳單發放。

         「請參考看看,謝謝。」

         無論路人是接下或無視,男子的聲音都沒有因此透出一絲陰霾,通稱西裝頭的髮型透出簡潔但專業的男人味,搭上配掛在那工整五官臉龐上的細框眼鏡,更給人一種精英氣息。

         也許是哪家企業的主管人物,或是自行開業的小老闆吧?就當是幫個忙,我也去拿了一張。

         「謝謝您──噎。」

         男子突兀的一哽讓我困惑,反射性看去他的臉。

         英挺的劍眉底下,是以男性來說稍微細長的眼睛;稍微加點肉就會變成國字臉的臉龐仍保有過去的輪廓,還有那豐厚的下巴。而最重要的,無非是那變聲後仍偏高的聲調。

         說也奇妙,我腦中立刻出現他的名字:

         「江欽宇?」

         「你認錯人了。」

         他壓低聲音快速說道,轉身拎起放在捷運站出口樓梯外側的背袋就要走。

         然而下一刻卻身體失衡,半個身體毫無保留地撞向扶手,抱著側腹蹲在地上,像條縮成一團的蝦子。

         情急之下,我衝去便利商店求救,扛他進座位區休息。

         ***

         喝下臨時起意的巧克力牛奶佐拿鐵,難以形容但不難喝的味道在嘴裡擴散。

         「其實還不錯喝欸。」

         我說道,江欽宇愛理不理。

         「看你發的傳單,你是在這裡上班?」

         傳單上印著預計年後開業的手搖杯店資訊,地點就在對街的捷運站出口。江欽宇還是沒甩我。

         「不過我記得你不是要去科技園區?啊,還是科技風手搖杯?」

         江欽宇的肩膀似乎抖了一下。

         那是剛升上大學的事。因為學區關係,我們幾個國中同學都住得很近。在高三升大一的那個暑假,打著同學會兼運動名義和幾個朋友聚會時,我在國中籃球場碰到江欽宇。當時江欽宇沒有直接跟我對話,我也只是聽到隔壁球場的他和他幾個哥兒們的聊天內容。

         「繁星計畫上第一志願的吧?很強啊。」

         那時的江欽宇就像是怕我們這些老同學沒聽到一樣,扯開聲音講得十足得意,就像已經踏上通往光輝燦爛的未來的康莊大道。

         「還有兩年前、喔不現在是三年了。你結婚了吧?恭喜你啊。」

         這項資訊是透過臉書知道的。當然,江欽宇沒回我,只是他和我的共同好友貼出參加婚禮的動態,而我看到而已。

         我知道我倆根本沒有好到足以邀請對方參加婚禮的交情,但我不至於連句祝賀都不說。

         這倒讓我想起高中時有次路上巧遇,我抬手向騎腳踏車的他打招呼時他刻意把頭扭去一邊,就這麼從我身旁呼嘯而過。

         我還真是個大人吶。我這麼沾沾自喜著。

         「……囉哩叭嗦的煩不煩啊?」

         一回神,才注意到江欽宇就像隱忍什麼般地肩膀發顫,拄著臉的左手不知何時也收成拳頭,擺在桌上的右手也掐得手指發白。

         「怎、怎麼啦?就只是問最近好不好──」

         「我最近怎樣關你屁事啊

         以這一吼為開端,江欽宇的口就像是鬆脫了的水龍頭,一連串的話語就像失去限制的水流般源源不絕:

         「多管閒事的只要有親戚就夠煩了連你都管是怎樣?你是我的誰嗎?你有參與我的人生嗎?回答你能帶給我幫助嗎?沒有對吧?完全沒有!去不去科技園區是我的自由,開飲料店也和你沒關係!結婚怎樣的我沒給你帖子意思已經很明白了吧你白癡嗎!跟你無關!我怎樣關你屁事──關你屁事啊!

         吼完的江欽宇就像剛跑完百米的短跑選手,肺部急需氧氣地誇張換氣著。

         便利商店裡廣播依舊,電視廣告也傳出不知名的藝人們的聲音,但這反而突顯現在店裡多安靜,甚至產生空氣間還迴盪著剛才的餘音的錯覺。

         值得慶幸的是店裡只有我們和店員。只見他一副隨時都要報警的戒慎表情往我們這看,整個尷尬爆表。

         取回呼吸節奏的江欽宇冷冷地看我一眼。就像拔除所有感情,失去所有溫度。

         「……哼。」

         我因為這聲冷哼回神,被震駭凍結的憤怒也在此時湧出。

         「你發什麼神經?我問下老同學近況也不行?你當你總統還什麼集團大老,還玩行程保密這套?」

         江欽宇裝沒聽到,悠然恢復剛才的坐姿。

         「也對,你就這個樣子。」

         「……什麼這個樣子?」

         「鏡子裡有你要的答案。」

         「這是落地窗,你白癡啊?」

         這傢伙很想惹火我。這我從一開始就知道,但要忍住還真的很痛苦。

         「總比轉個身就撞到縮得跟蝦子沒兩樣的某人好。」

         「多管閒事。」

         「就是多管閒事才扛你進來。還給你罵,真他媽好心沒好報。」

         「又沒人拜託你。」

         「你剛才說過了。」

         「說過什麼?」

         「自己想吧。」

         不就多管閒事?自己講的自己忘,對啦我就他媽多管閒事。為了按下把那梳得整齊的西裝頭爆打一頓的衝動,我直接乾光手邊飲料。

         東西丟了就走吧。才這麼想的,江欽宇的聲音追上來:

         「你又過得怎樣?」

         「我問你就多管閒事,你問我就不算了?」

         江欽宇一時反詰,賭氣地甩過頭。

         「難得我關心你近況,不說就算了啊,我也不是很想知道。」

         你也知道是難得喔?在我眼裡,這傢伙的確就是那種只看得到自己的類型。

         「想知道也可以啊,你說你的我說我的。」

         「我就說我不想知道了。」

         「也對啦,你還忙著發傳單。請參考看看謝謝~」

         「誰說得那麼娘啊!」

         「你就一副娘砲音啊!」

         我倆怒瞪幾秒,先後拉開距離。

         先退的是我。畢竟我是心智成熟的大人。

         「幾歲了還像個小鬼。」

         江欽宇嘟噥道。真他媽爆炸欠揍的老屁孩。我忍住一拳揍爛那眼鏡的衝動。

         「我沒進科技園區。」

         我晚了兩秒才理解他說了什麼。

         「啊?等、為什麼?」

         「我說過了,現在換你。」

         江欽宇稍微抬起鼻子。這傢伙是不是得了什麼事都要得意一下的病?

         「……我在國父紀念館上班。」

         「你騙誰啊?在那是能上什麼班?」

         「換你了。」

         禮尚往來。看他瞪大眼抽口氣的模樣,真心療癒。

         以這種感覺,我知道了江欽宇從大學畢業至今的狀況。

         透過繁星計畫的推薦,進入第一志願的大學的他,成績一直都是系上前三,還有空閒交個外系的女朋友,而在大三的發表時引起設廠科技園區的業者注意,內定他未來的工作。就和當時他在籃球場說的一樣,他要去科技園區。

         然而在大四上學期末的某天凌晨,他酒駕肇事。

         和女友慶祝兩周年,在夜店喝了半醉,又堅持送對方回家的他,卻在距女友家半公里處,撞死了凌晨批貨的菜販小孩。當年雖然有上新聞,不過那時社會對酒駕的批評沒現在嚴重,相關報導持續短短一天半,就從電視上消失。

         然而江欽宇自己造成的苦難,並未隨著報導消失而停止。

         打官司的費用、對死者家屬的賠償金、女友的醫療費,一筆又一筆的帳單,無情壓迫江家經濟,甚至逼到他們抵押房產。

         女友離開了,工作的內定也被撤回了,甚至被逼到搬離住了超過二十年的社區,更因此和父母及手足爭吵不知多少次,最後搬出家門,幾乎斷絕關係。

         在這之間唯一跟著江欽宇的,就是酒駕的汙點。

         第一志願大學的光環,因為酒駕前科黯然失色。好不容易找到工作,卻又因為無法融入公司或被陷害而無法久待。

         融入不了很明顯是他的個性問題,但被陷害就真的是運氣不好。當然了,我還沒白目到直接說出口。

         最後找到外縣市的工作,離鄉背井總算做出點成績,卻被老闆女兒看上,在老闆的知遇之恩和迫切的經濟壓力之下,娶了壓根不愛的她作妻子。

         這樣的生活持續兩年,總算存到一筆錢的他離了婚,也回到家鄉的新北市。透過工作時結下的人脈,租到位在大安區的黃金店面,幾個月下來生意也上了軌道,覺得人生總算要開始有所轉變的時候,當年他撞死的菜販小孩的妹妹認出了他,濫用現代盛行的私刑正義,半夜將他綁去陽明山某處,逼迫簽下一生不得踏入大安區、不得在台北市開店或工作的詭異契約。

         員工的遣散費用和違約金等等,幾乎吃光他的老本。而在這時伸出援手的,是當年斷絕關係的弟弟。

         「把手搖杯當家族企業啊……」

         「怎樣?不爽不要喝。」

         這傢伙、都快三十了,講話卻比八加九還八加九。

         「很遺憾,我超愛喝手搖杯的,一星期至少會喝一杯。到時就算你不爽也別想趕我走,不然我差評灌爆你們專頁。」

         「老闆有權拒絕奧客。」

         「你才奧老闆吧?」

         「是是是,都給你說。你想問的也都告訴你了,你可以走了。」

         說著還發出噓聲,加上那約定俗成的趕人動作。看了不爽的同時,卻也有種懷念的感覺。

         過了這麼多年,這傢伙還是一樣惹人厭。

         多虧如此,聽完剛才那些,讓我連一丁點同情都不想給他。

         「總之新年快樂。」

         「看到你就觸霉頭。」

         「請參考看看謝謝~」

         「模仿屁啊幹!」

         「所以你承認你娘砲啦哈!」

         又一次幾乎額頭要撞在一起的大眼瞪小眼,不過這次是江欽宇先後退。

         「……從國中到現在還是沒成沒就。」

         看來這傢伙是真的很想知道我單身至今練就的麒麟臂能揮出多重的拳頭。

         「你就這樣一輩子都碌碌無為下去吧。」

         好,揍下去吧。但就在我繃緊右手時,他就像不願意讓我聽到,卻又覺得不說不行似的,壓低聲音快速說了一句:

         「別和我一樣。」

         也許,這是在對他自己說的也不一定。

         ※※※

         ──「好久不見。」

         有想過嗎?能讓你笑著說出這句話的對象有幾人。

         有想過嗎?當你說出這句話時,浮現的情緒會是喜悅還是惆悵。

         但是,不過。

         哪怕只是幾個月,甚至是超過十年,這一句「好久不見」所代表的,真的只有自懷念衍生出的情緒,或者是與久久不見的故人見上一面的驚喜或驚訝?

         至少在經過這一天,我覺得我可以為這句話加上新的定義。

         弔念。
          
         
         
         

創作回應

熾冰
聲明:
主角江某原型現在怎樣我不知道,是真的沒聯絡了
至少透過FB知道人家過得很好,沒有遇上本篇這些543
... ... 我不是在唱衰人家,只是借用一下他的所作所為寫篇自HIGH文而已 (眼神飄
2019-02-15 19:49:45
熾冰
不是我要說這縮圖真的挺靠盃的ww
2019-02-15 20:16:59
YA
這兩人的相處,不知道為什麼讓人想歪啊(誤)不過,這真的是真人真事嗎XD酒駕那段看完還覺得——嗯,這就是現實殘酷啊,結果後面被老闆女兒看上,結婚還繼承老闆家業感覺超不現實的啊啊啊_| ̄|●現實中是不會有什麼老闆女兒看上這種事的!!連約隔壁女同事吃飯都會被罵一句噁心才是現實啊!
好啦以上只是我的內心小劇場XD
2019-02-15 19:59:35
熾冰
被掰彎之後,看什麼都是彎的 (拍肩
就像我已經不能正眼看待二次元的兄弟情或主角勁敵互動之類的表現一樣┌(┌^o^)┐ ┌(┌^o^)┐
具體來說就是在看鐵男和美隊和巴其時內心整個小鹿亂撞一樣┌(┌^o^)┐ ┌(┌^o^)┐ ┌(┌^o^)┐ ┌(┌^o^)┐

被老闆女兒綁住那段我是想表現出悲哀的感覺耶XD

謝謝紫櫻大的支持和留言囉~
2019-02-15 20:16:06
一巴掌爽飛天
...所以冰大把人家抓來亂搞嗎(同感,為何要找如此傷眼的圖?
2019-02-15 22:08:44
熾冰
沒有啦XD 就說是套用原型的實績,加上我個人一點妄想而已~
至於圖片,以後有好看的我再統一使用這樣^^"

謝謝支持和留言囉~
2019-02-15 23:59:27
一巴掌爽飛天
話說麒麟臂是啥?
2019-02-15 22:11:13
熾冰
這個嘛... ... 多發生在單身男人身上的奇異現象吧 (?
2019-02-16 00:00:12
一巴掌爽飛天
黃金左(右)手之類的嗎?(•ω•)
2019-02-16 11:35:47
熾冰
應該是像無限手套一個動作屠殺N條命... ... (拖走
2019-02-17 14:41:35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