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刀劍亂舞]蜜糖真心

水色夜光 | 2019-02-14 19:16:40 | 巴幣 2 | 人氣 209

連載中 本丸日常系列
資料夾簡介
赤音本丸的日常

副標:送巧克力的100種方式
各位情人節快樂!(,,・ω・,,)
第一次嘗試寫多人的短篇,比想像中的還累呢(笑
內含山姥切國廣、鯰尾、骨喰、安定、大俱利、清光
希望能讓各位看得開心,感到甜蜜<3




  在入口的瞬間,可可的芳香在口齒間散開,巧克力如放在炎炎夏日下的冰淇淋般緩緩融化,成濃稠液體撫過舌面,當正嫌過於苦澀時,甘甜又從中悄悄竄出,苦甜層層交疊在一起,宛如單戀甜蜜卻又焦急難耐的心情。

  特別的節日,巧克力成了不再單純的甜品,而是寄託著難以說出口的心意,期望收到的人能察覺其意思,正如現在的我,戰戰兢兢地拿著小說般大小裝著巧克力的薔薇色盒子,踏著不安的腳步在本丸的各處晃來晃去,四處尋找「他」的身影。



山姥切國廣:

  打開私室與執務室連接的拉門,立刻就可以看見坐在矮桌前,正批閱著報告書的山姥切的背影,我假裝要走回和他的矮桌成一個L字形的自己的位子,走到離他最接近時一股腦地往他背上趴下去,雙手直貼在他柔軟又溫暖的臉頰上。

  「嘿!」

  「!好冷!」

  瞬間的溫差讓山姥切抖了一下,迅速的放下手中的筆反過來精確抓住我的兩手手腕拉離自己的臉,眉頭揪成一團一臉困擾的回過頭看著我,充滿無奈的說道。

  「你的手又冰成這樣,冷就穿外套啊!」

  「只是剛剛去洗手又變得很冷,只好找山姥切取暖一下。」

  「那也不用特意碰臉吧,只要……」

  他邊說著邊放開原本緊抓的手,要跟趴趴熊一樣黏在他身上的我稍微離開一下,只見他轉正面對我,把我的手合在一起再用自己寬大的手掌覆蓋在我兩手背上。

  「這樣就好了啊。」

  碧綠的眼睛眨了眨,金色的髮絲微微斜傾像被風吹動的稻穗般往一邊倒,理所當然似的說著,有些天真的模樣絲毫沒察覺到兩人之間的距離比我想的還近,直盯著我似乎在等我反應,察覺到自己的體溫從被緊緊包住的手開始升溫,如病毒般快速傳遞全身,我故作鎮定的在被他發現前轉移話題。

  「……嗯~這也不錯,但果然還是想看你被嚇到的表情啊。」

  「你啊……」

  「嘻嘻,不過這樣沒辦法工作了呢,但和山姥切熱情對視我也是非常樂意喔。」

  「……」

  「原來你沒注意到啊。」

  「!……已經行了吧!」

  山姥切觸電般快速的放開我的雙手,轉身回去繼續與報告書奮戰,卻遮蓋不住那紅的顯眼的耳根。

  「誒~可惜,早知道就不說了。」

  「你還剩下的報告書四點給我沒問題吧?」

  「啊哈哈,這個嘛……」

  「沒、問、題、吧。」

  「是,我會妥善處理。」

  加重的語氣已經不是疑問句而是肯定句了,明顯感覺到危機的我乖巧的回到座位上,不情願地開始工作。


  「好了!安全上壘!」

  「是,是,你休息吧,剩下我處理就好。」

  我把數頁的報告整齊的放到山姥切的桌上,用飽含驕傲的眼神看著他,卻被他漂亮的無視了。

  「山姥切也先一起休息一下嘛,太操勞對身體不好喔。」

  「是你休閒過頭了。」

  「10分鐘就好,不為過吧?」

  「今天真堅持啊。」

  「嘿嘿,我要給你一點獎勵,作為剛剛暖手的謝禮,眼睛閉起來一下。」

  「閉眼?」

  「哼哼,不能偷看喔,啊嘴巴順便張開。」

  「咦!要、要幹嘛?」

  此時充分反映出平時對他百般捉弄的後果,山姥切一臉狐疑的盯著我,似乎想找出我身上是不是帶著什麼整人道具,身體稍微向後退就像警戒狀態的貓一般,隨時都會溜走。

  在我各種保證誘勸之下,山姥切總算乖乖就範,帶著不安的表情閉上了眼,細長的睫毛輕微顫抖著又勾起我想惡作劇的心情,不不不,冷靜點,現在還是先做正事吧,從小盒子裡取出昨天半夜做的巧克力,慢慢放進他口中,他稍微咀嚼了一下,重新張開的雙眼多了一抹驚奇的色彩。

  「……巧……克力?」

  「情人節快樂,山姥切。」

  「有點……苦呢,和平時的死甜不太一樣。」

  「平常買給包丁他們吃的都是偏甜,但其實我個人比較喜歡這種苦中帶甜的。」

  「這樣啊,這也挺不錯的。」

  「你能喜歡再好不過了,這裡還有儘管吃吧。」

  「你呢?」

  「哈哈,送禮的人一起吃怪怪的吧」

  「是嗎?但是我想和你一起吃。」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囉。」



鯰尾藤四郎:

  夜深人靜的夜晚,唯一有亮光的廚房此時顯得特別顯眼。

  動物性鮮奶油已經煮沸了……接下來只要把加下去的巧克力攪拌到成醬……之後倒到容器裡……可可粉……啊網篩還沒拿出來。

  「晚上還吃甜點可是會肥的喔。」

  「咿咿嗚呀呀呀——」

  專心看著食譜思考下一步時,突然有人在我右耳後方輕聲呢喃,嚇得我邊發出慘叫邊如同被小黃瓜嚇到的貓般,以奇怪的姿勢往左跳了一大步。

  「鯰……鯰尾?為什麼你還醒著。」

  定神一看,才發現是披散著頭髮,穿著一身淡紫色有著一朵一朵白色雛菊圖案睡衣的鯰尾。

  「睡到一半突然覺得有點口渴,來廚房就發現主偷偷摸摸的不知道在幹嘛。」

  「不不不,我可是有得到同意在使用的,真是的,嚇死我了。」

  「嘿嘿,處處充滿驚喜,不是挺有趣的嘛。」

  「…………」

  「等、哈哈、住手、哈哈哈哈——」

  我邊用不滿的眼神直盯著鯰尾行使無聲的抗議,邊用一指神功戳了又戳他的腰部,當然他也不打算單方面被欺負,巧妙的擋掉我的攻擊還反過來掐了一下我的腰,這一擊點燃了戰火,我和他就這樣展開十幾分鐘的激烈攻防戰。

  「哈哈……哈啊……所以主半夜做巧克力是打算幹嘛啊?」

  「呼哈……突、突然想吃啦……」

  「說是突然,但是材料看起來準備的很齊全耶,啊說起來明天,不,過了12點所以是今天是情人節呢,該不會~」

  「!哈、哈哈……在縮什麼啊,偶完全不知道捏。」

  「欸~告訴我一下嘛,是打算送誰巧克力嗎?」

  「要送誰和鯰尾應該沒關係吧!」

  「是嗎?吶……主。」

  鯰尾收起平時調皮的笑容,藤紫色的大眼流露一縷認真的神色,一步一步的往我靠近。

  「怎麼……咦?鯰、鯰尾?等、等等,欸——。」

  大腦的處理器跟不上突然變調的氣氛,只能呆愣愣的吐出不成句的話,然而他絲毫沒有等我反應過來的意思,轉眼間便距離不到數公分,我不由自主的緊緊閉上眼睛,卻只感覺到一瞬間有什麼輕撫過臉頰。

  「臉頰上有可可粉喔。」

  「……這樣啊。」

  鯰尾像是要炫耀般,舉著沾了一點可可粉的食指在我眼前晃了晃,顫抖的嘴角像是在抑制住快溢出來的笑意,一副就是看好戲的表情,彷彿剛才陌生的樣子只是我的錯覺。

  「……是不是在期待什麼啊?」

  「囉嗦!」

  「噗哈哈哈,開個小玩笑嘛,對了,要不要我來一起幫忙?太晚睡對身體也不好。」

  「嗯……嘛算了,那可以幫我從櫃子裡拿一下網篩嗎?」

  「了解!」



  比自己想像中的還要順利完成了巧克力醬,並倒進鋪好烘培紙的方形盤裡放進冰箱後,我和鯰尾各拉了張椅子坐在廚房中央的木桌休息。

  「接下來只要冷藏20分鐘就完成了呢,真期待成品啊!」

  「要是有成功就好了……」

  「沒問題的啦,主還蠻有作甜點的天分的。」

  「啊哈哈,希望如此。」

  「話說回來,送禮的對象在本丸嗎?還是……其他人?」

  鯰尾意外死咬著這問題,再繼續敷衍欺騙下去也愧對良心,轉頭看了下時鐘,凌晨2點多……雖然出了一點意外不過……嘛也行。

  「等巧克力完成之後就分著吃吧。」

  「咦?但是……那不是要給別人的……」

  「是沒錯啦,但都被當事人發現了,藏著也不是辦法了吧。」

  鯰尾「咦?」的一聲愣住,像是隻缺氧的魚般,嘴吧一開一閉,遲疑了一下才不確定的開口。

  「是給……我的?」

  見我肯首,鯰尾吐了一大口氣整個人癱在桌子上,漆黑的亮麗長髮如水紋般在桌上散開。

  「沒事吧?抱歉啊,明明是睡覺時間卻讓你幫忙,累了的話就明天再說吧,反正隨時都可以吃……」

  「想吃!現在就想打開冰箱拿出來吃了!」

  趴在桌上的鯰尾將臉轉向我,露出孩童般天真無邪的燦爛笑容,興奮的說道。

  「那就變成單純吃巧克力醬了啦,現在就邊等邊讓我玩你那漂亮柔順的黑直髮吧……嘿嘿嘿。」

  「這種話被別人聽到會被當成變態喔,嘛雖然主的黑長直控也不是一兩天的事了。」

  鯰尾露出無奈的表情邊說邊背向我,我挽起黑曜石般的長髮緩緩編起各種髮型,聊著毫無邊際的雜談,慢慢地等待甜品的完成。



骨喰藤四郎:

  「主上。」

  「!骨、骨喰啊,怎麼了?」

  感情起伏不大的聲音從身後響起,沒料到自己反而先被搭話,我小心翼翼的把拿在胸前的小盒子在轉身時藏於身後。

  「現在有空嗎?有個地方想帶你去。」

  「喔!當然啊。是哪裡啊?」

  「……秘密。」

  「嗯~給個提示怎麼樣?」

  「妳會喜歡的地方。」



  走過在執務室前方的形狀不規則大水池上架起的深褐色木橋,離水池不遠處,一座頂上有翠綠色藤蔓覆蓋的長方形木製涼亭就在深淺交織的櫻花海下,涼亭後方開滿了一小朵一小朵精巧可愛的淡紫色長春花,不與櫻花爭寵而是甘願在旁做配角凸顯櫻花的艷麗,如同含蓄的小女生,靜待有心人去發現她的美。

  各種色彩交錯於此如來到幽靜的仙境般,嘆為觀止的風景甚至讓我差點忘了呼吸,僅僅是安靜地將眼前的美景深深烙印在腦海中,直到感受到來自右方的視線才回過神來。

  「……原來長春花開了啊,明明前幾天看都還沒起色。」

  「今天才剛開。」

  「這樣啊,呼呼,和骨喰說的一樣,是我會喜歡的地方呢。」

  「到更近的地方看看吧。」骨喰淺淺一笑拉起我的右手走近長春花堆。

  「總覺得和骨喰一起埋下種子是不久之前的事,結果一轉眼就到了盛開的季節了。」

  「在這期間也多了很多新的回憶。」

  「是啊,接下來也要憑著這股氣勢創造更多回憶吧!」

  我蹲下來想更觸碰低垂著頭的小朵長春花,伸出的左手卻在半空中嘎然停止。

  完全忘了……禮物還拿在手上這件事,然而想縮回去也為時已晚,骨喰好奇的視線聚焦在我手上,我也只能硬著頭皮,把小盒子在他眼前晃了晃。。

  「……嘿嘿,猜猜我要給骨喰什麼大驚喜?」

  「……巧克力?」

  「難不成骨喰有超能力?」

  「兄弟告訴我今天是情人節,感謝的日子。」

  「啊啊,嘛就是這樣,裡面是巧克力厚蛋糕,是我的自信作喔。」至於失敗了幾次又是另外一回事就是了。

  「……謝謝,我會好好珍藏的。」

  接過小盒子的骨喰如待易碎物般輕輕抱在胸前,忽然的陣風拂起了他銀白細髮,也拂起了他羽毛般輕柔的微笑,略微彎起的紫玉般雙眸似月色靜謐柔美,白皙的臉蛋透出一點紅。和平時鮮少露出神色成極大反差,差點就讓我看得入神,在旁的花兒們都快成他的陪襯了。雖然是如此令人心動的畫面,但請允許我說一句話。

  「不,你如果能吃下去我會更感激的。」



大和守安定:

  陽光暖和到換作是貓會悠閒地伸個長長懶腰,慵懶捲起身子再睡一場回籠覺程度的緣側,安定靜靜啜著茶,淡然望著前方,纏繞著一種難以接近的氛圍。

  「啊嘞,只有安定你一個人?」

  然而在我搭話的瞬間,隨著安定露出和藹的微笑,那種氛圍也隨之散去。

  「是啊,清光被叫去搬遠征的物資了,難不成主上有事找清光?」

  「不……或許清光不在正好。」

  我跪坐下來,拿出藏在口袋裡的綁著有些歪七扭八蝴蝶結的小盒子,遞到他前面。

  「禮物?怎麼突然……?」

  「今天是那個、情人節……所以……」

  「原來如此,謝謝,能收到這麼貴重的禮物我很開心。」
  
  如此說道的他眉頭卻有些苦惱般皺起,看著接過來的小盒子思量了一下才開口道:

  「但是單方面被送禮有點過意不去,我也應該回送些什麼。」

  「這只是我想送才送的不用太在意,有那份心我已經很滿足了。」

  「嗯……但是現在手邊沒什麼東西可送……對了,有什麼我可以為你做的?什麼都行喔。」

  只見他閃亮著蔚藍的雙眼無視了我的推託,似乎可以看見「儘管放馬過來」六個大字在充滿幹勁的臉龐上,我將食指抵在唇上想了想後才開口提議。



  「真的只要這樣就好了嗎?」

  「當然!有傳說中的膝枕,往上看還有美顏,有何不滿?」

  沒錯!下有柔軟又有彈性的大腿,上有能保養眼睛的美少年,這千載難逢的機會可遇不可求啊!

  「主上真是容易滿足呢。」

  「不過,要說哪裡不好的話……就是我應該在多餵你一些甜點,長多一點肉。」

  我抓起安定的左手臂捏了捏,細長白皙的下手臂最先感受到的就是堅硬的骨頭,平時都是用這纖細的手臂揮舞刀刃與敵人在戰鬥著……

  「哈哈,就算吃更多甜點也不會長胖啦,付喪神不管吃再多都不會影響體型。」

  「嗚……太狡猾了,我也想要不管吃多少甜點都不會胖的身體!」

  「就算不會胖,那樣也會得糖尿病的,所以為了防止你吃太多,我會嚴格控管。」

  「不管怎樣……通往甜點世界的路都是封閉的嗎……可惡。」

  「平常吃的量已經很足夠了吧。」安定捏起我的臉頰向外拉,笑容中充滿無形的威壓。

  「啊痛痛唾,灰常竹夠了,灰常泡歉!」

  「嗯,明白就好。」

  坐著時還沒什麼感覺,一但躺下來睡意漸漸湧現,使我不禁打了個哈欠。

  「想睡了嗎?」

  「嗯……今天天氣這麼好,再加上昨天有些小事所以熬夜了一下。」

  「那就歇息一會吧。」

  「……10分鐘後叫我吧,工作還沒弄完呢,休息太久山姥切可是會擺著如惡鬼般凶狠的表情拖我回去執務室的。」

  「噗哈哈,我知道了。」

  審神者緩緩閉上眼,不久便聽見穩定的呼吸聲,安定輕輕順著她的頭髮,從溫柔的動作和眼神都透露出對她的憐愛。

  「這樣就能在獨佔一會了呢。」

  唯有當事人才能聽見的話語,悄然溶於空氣中。



大俱利伽羅:

  本丸的某一處,如學校後方的角落般鮮少人經過,但從樹葉間空隙射下來的陽光為這個地方帶來舒適的亮度,配上軟硬適中的草地,除了偶爾風吹動樹葉發出的沙沙聲之外都非常寧靜,對想遠離人群的人來說意外是個不錯的好地點。

  不出我所料,他果然在這獨自練劍。

  「出陣……看來不是啊。」

  即使自己輕手輕腳的慢慢接近,大俱利依然敏銳的注意到了,停下手中揮舞的劍,撇頭瞄了一下一身休閒服的我,瞬間判斷出沒敵人可打,又轉頭繼續他剛中斷的動作。

  「難道不是出陣就不能找你嗎?」

  「想聊天的話去找其他人,和我說話只會覺得無聊吧。」

  「我也不擅長說話,這下打平了呢。」

  「……隨便你吧。」

  錯過將東西交出去的時機,我輕嘆一口氣默默坐到牆邊,發呆似的盯著他的動作。

  他穿著往常內番服,外套捲起到下臂的一半,可見到古銅色的手臂上那條中二……咳咳,帥氣的黑龍紋,行雲流水的揮刀絲毫沒有多餘的動作,刀則是沐浴在一道又一道從葉子間隙射下的陽光,時而閃爍耀眼的亮光,有些冷漠的側臉可以看見他琥珀色的眼裡充滿著凜冽的氣勢,宛如敵人就在他所直視的前方,散發出來的氛圍不禁令我屏氣凝神。

  「……」

  「……」

  「…………」

  「…………嘖」

  突然間「唰」一聲俐落地把刀收進刀鞘裡,他看似有些困擾的咋舌朝我的方向走過來。

  「不練了?」

  「被你一直盯著會分心。」

  說完他便在我旁邊坐了下來。嗯?總覺得好像比平時的距離還近,應該是錯覺吧。

  「那還真是抱歉。」

  「有什麼事?來這邊應該不是來發呆的吧。」
 
  「啊……嗯,你餓不餓?」

  「不餓。」

  「好,那來吃點心吧。」

  「……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運動完補充一點熱量剛剛好啦。」

  無視他刺人的視線,強制導向對自己有利的話題,順理成章的把藏在背後裝了巧克力的盒子塞給他。

  「這什麼?」

  「打開來就知道了。」

  看著他拆起禮物心中反而湧起一股害臊感,不禁移開視線低頭看向自己空著的右手邊,邊說著彆扭的話邊觀察油綠草地上緩慢前行的螞蟻們。

  「這種應該給其他傢伙比較好吧。」

  「不要的話就還回來啦。」

  「我沒說我不要……巧克力啊,你會自己做甜點還真難得啊。」

  「我知道和店家做的比起來天差地遠,反正你也不知道我幹嘛送你巧克力吧。」

  「我知道。」

  「……咦?啊嗯姆!?」

  和預期相反的答案讓我認為自己是否聽錯,驚訝的回頭時,因訝異而微開的嘴巴突然被塞入一顆小小圓圓的東西,但此時我根本顧不了吃了什麼,因為注意力全被近在咫尺,包含一絲笑意的蜜色眼睛奪走了,甚至能從那雙瞳中看見自己瞪大雙眼的蠢樣子。

  「味道,並不壞。」

  不知何時甘甜早已覆蓋過苦澀,舌頭這時才慢一拍的感覺到,巧克力的味道。



加州清光:

  在日照充分的長廊上發現了一身紅色背影,我加快腳步的追了過去。

  「清光。」

  呼喚他名字的聲音因緊張帶著一絲顫抖,當還在不安會不會被他察覺,清光便掛起和平時不變的溫柔笑容轉過頭來。

  「怎麼了?」

  「啊……那個、這個!」

  激烈的心跳打亂了原先組織好的言語,情急之下只好將手上的東西配合七零八落的話語塞到清光眼前。

  「給我的嗎?謝謝,雖然很高興但是我……啊!不是說不要禮物,只是手現在騰不出空間拿啊。」
  
  我的表情大概猶如天崩地裂般絕望吧,清光才說到一半便急忙改口,這時我才發現清光手上搬著一個木箱,裡面放著遠征帶回來的資源。

  「對、對不起,我完全沒發現。」相較於我的慌張,清光倒是笑得燦爛。

  「不用在意喔,這代表主上在送我禮物這件事專注到沒辦法看清周圍不是嗎?」

  「嗚……太丟人現眼了。」

  「欸嘿嘿,我倒是很開心呢,能陪我一起到倉庫嗎?」

  我默默點點頭,跟著清光走到了倉庫。

  

  箱子隨著放下的動作發出微小碰撞聲,揚起了些許灰塵。

  「辛苦了。」

  「沒什麼,這些也不重。」

  「不只這個,平時總是受你們幫助,所以,謝謝,辛苦了。」

  總算將先前想到的話順利傳達出去,我把手上被精緻包裝起來的小盒子遞給雙手終於淨空的清光。

  「喔,難不成是巧克力?」

  「是呀,你已經知道是情人節了啊。」

  「嘿嘿當然啊,戀人之間會互送禮物之類的重要節日呢。」

  「是、是這樣沒錯,但也是有感謝對方照顧的意思。」

  「哼~那我是哪邊呢?」

  我心跳不禁漏了一拍,但仍裝作若無其事反問他,只見清光勾起一絲笑容,緩緩彎下身子到和我同高,正對上那微微瞇起的漂亮紅瞳,使我無法移開視線,他將小盒子抵在唇邊,開口道。

  「既然是給我的巧克力,那一定是本命,對吧?」

  「!……咦?誒嗚哇啊啊——」

  要是現在拿冰涼飲料貼到自己的發燙臉頰上,能使其立刻沸騰也說不定,為了想遮住自己無法見人的表情不禁向後退了一步,然而本該有的地板此刻卻消失無蹤,一腳踏空失去平衡的我只能發出丟臉的慘叫往後摔。

  「咚」的一聲沉重聲響,痛的我張開雙眼,腦袋也徹底清醒過來了,眼前的不是灰塵瀰漫陰暗的倉庫門口,更沒有眼裡滿是擔心的清光出現,只有天花板上看似像人臉的木紋死盯著我。

  這就是會讓讀者最為氣憤的夢結局嗎……除了失落感之外什麼都沒有,不對不對,我在失落個什麼勁,總覺得夢到很多東西,但除了剛才好像在和清光講什麼之外,其他連一點殘渣都沒印象。

    難以言喻的心情讓我難得不想再睡下去,只好從地上爬起來梳洗,話說今天是幾號來著……




   「主上,我進去——」

    不等山姥切說完我就拉開了門,果不其然看到他一臉吃驚的睜大雙眼。

    「山姥切,陪我去買巧克力!」

   「……哈?」






小劇場:

藥研:不是說也要寫我的嗎?
作者:啊哈哈,其他人不小心寫太多,再寫藥研的話就要爆字數了所以……
藥研:(笑
作者:嗚啊,對、對對不起,下次一定會寫藥研的單獨一篇做補償的!
藥研:啊啊,我會好好期待的。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