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Gray Realm】恰洛‧主線一 初始

Secret. | 2018-09-04 21:11:42



 
 
  那天安靜得過份。
  比起平常安靜得異常,恰洛能感覺自己領地裡的生靈都安靜了下來,那樣子並不正常,像是被震壓住了。
  連他都無法做到的事,是誰闖入進來?
  但他卻絲毫沒發現半點入侵的跡象,這讓他不由得多想,想殺他的人不少,但對於神不知鬼不覺的敵人,他想還是警惕一點才是。
  ──如果祈玹在又會酸說居然會用腦子了。
  恰洛運起魔力搜尋附近可疑的生命體卻一無所獲,這讓他略有些挫敗,除了祈玹外他還沒碰過壁,得天獨厚的體質雖然造成一定程度上的麻煩,卻也是他自豪的本錢。
  他還在思索,當他察覺到身後的氣息時卻已經來不及。
  空間像被撕裂似的裂出一道口子,突然地伸出一隻白皙的手臂,一把扯住他的後領,恰洛當即想甩開那股力道對方卻沒給他反應時間,使力一拉,恰洛眼前猛然一黑,直接被拉入了那黑色裂縫之中。
  吞食掉一名白髮魔族的裂縫顫動兩下,隨即密合消失,像是什麼都沒發生一樣。
 
  突然的失重感,恰洛毫無防備的摔得紮實,忍不住發出悶聲,恰洛眨了眨眼稍稍適應這黑色的空間,感覺全身的魔力都被封鎖住了,跟個普通人似的相當不適應。
  意外的看見失蹤了幾天沒來管他的祈玹,對方看見他似乎也有些意外。
  「這是做什麼?」
  恰洛知道他並不是在問他。
  他們相處這段時間恰洛很清楚祈玹會突然間自言自語,其實是在跟他看不見的某人對話,  並不是鬼那樣膚淺的東西,而是更高位面的。
  ──例如,神之類的?
  反正那都與他無關。
  所以哪怕那女子憑空出現在他們眼前時,恰洛也一點都不吃驚。
  早就猜到的東西,有什麼好驚訝的。
  『你還真是一點都不意外,真讓人失望。』
  「這次到底要幹嘛?」祈玹瞥了乾脆就坐在地上的恰洛一眼。
  恰洛還真的不太關心他們要幹嘛,只要別扯上自己就行,但祈玹看他的那一眼突然的讓他覺得有點不妙。
  『哎哎,這不是只能拜託你嗎。』女子微笑著,『我正需要人手去異世界看看呢,反正也沒其他人選,不如你們就幫個忙?』
  「……不幹。」
  『別拒絕這麼快嘛,』明明遮蓋了雙眼卻還是能感覺到女子的視線似的,『當然不可能就這樣放你們兩個過去,所以呢──』
  女子白皙纖細的手指在空中劃了個圈,兩朵彼岸花紋打向兩人的心口,快得連祈玹都沒能反應過來,他們倆摸了摸心口,沒感到什麼不適。
  『總得給別人世界一個面子,所以把你們的力量稍微壓一壓而已。』
  「……說這麼多,妳根本沒打算商量。」
  祈玹瞇起眼,女子咯咯的笑了起來,完全不受威脅。
  『小忙小忙,』女子雙眼纏覆繃帶卻依舊準確的看向兩人的位置,『這不正好嗎?Gray Realm那裏需要人過去看看,反正你們兩個正好可以作伴。』
  那姿態彷彿在說:我有想到你們呢,你們該覺得榮幸。
  「恕我拒絕。」
  「我也不想好嗎!」
  說是這樣說,禁制都下了顯然就是沒給他們拒絕的機會。
  女子漂浮在半空中姿態優雅悠閒,嘴角微微彎起像是在看著兩個鬧脾氣的孩子。
  『這,可不是你們能決定的事喔。』
  神微笑著,她的話語從來就不是誰能夠改變的。
  眼前一晃,轉眼間恰洛就被不知道哪來的紅線和祈玹綁成一塊,然後女子虛空一推,把他們推進不知哪時架好的法陣裡。
  ──真是有夠陰險!
  恰洛咬牙,想要掙扎卻無果,憤怒的瞪向女子,只見女子笑著對他們揮了揮手。
  『掰掰──』
  他想,等哪天回來的時候,就算自不量力他也要揍她一拳!
 



  ——空蕩、陰鬱,看不出任何天地概念的灰色空間裡,一個鏡面有如被攪亂的藍色及灰色顏料,半飄浮在空中的鏡子出現在眼前,鏡子邊鑲嵌有裝飾,奇異的是鏡面的藍與灰不斷的流動、融合著,像是液體一般,可反光昭示其的材質並非水體。
 
  隱約能見到鏡裡除了自己清楚的倒影,還有兩名模糊的身影,全身色調只剩黑與白的少女,就連鏡面的藍也無法將其染上任何一絲色彩。
 
  而少女的身影一左一右的在身側,他對那兩人沒半點印象。
 
  不認識?還是想不起來?記憶似乎被什麼覆蓋住而朦朧。
 
  看不清她們的臉部五官外貌,卻能看的到、或者該說「感覺」得到她們是何種表情。在左側的少女不論髮色、服裝都是深沉的灰黑色,冷著一張臉。在右側的少女頭髮是單純的白色,外套是略深的灰,裙子則是淺淺的灰色,帶著淡笑。
 
  其中一名少女似乎張開了嘴,耳邊傳來沙沙的雜訊聲、秒鐘的滴答聲、人群的雜聲,一個玻璃碎裂聲蓋過所有噪音,接著迎來的是一片靜默,視線逐漸被純黑色覆蓋——
 
 



 




  宛如惡夢掙扎似的,下一刻他猛然睜開了眼,出現在眼前的是全然陌生的景色。
  恰洛還有些茫然的坐起,總感覺自己做了一場夢,卻有點想不起來是發生什麼事了。
  「……這又是什麼地方?」
  沒想到自己還能有來異世界的一天,雖然這種被踢過來的方式一點都不讓人高興就是了。
  令人慶幸的是,他和祈玹一起過來,這時卻沒看見祈玹的影子。
  「哈!不會傳送失敗了吧!」恰洛嗤笑,這樣就代表沒人管他了!
  看了看四周陌生的景色,首先他得先熟悉一下環境啊……
  「找到了,新來的旅者。」
  而在恰洛邁開步伐前,一名男子伸手攔住了他。
  「吾是這個世界的管理者,奈特梅珥。」
  男子和恰洛身高相差無幾,一頭黑髮長至胸下,雙眼卻是妖異的赤色,舉止充滿著相應的禮節。
  「在你於這個世界活動前,吾有義務向你告知這世界的規定。」
  「規矩真多,」對於男子的話恰洛咋舌,「管理者只有你一個?」
  他能感覺到那並不是自己能打贏的對象,不然以他的性子哪時候會這樣好好跟人說話了。
  都是先打了再說。
  「當然並不是只有吾一人。」奈特梅珥將手交疊在背後,似乎能感覺到他正觀察著恰洛的一舉一動,「規定也是為了世界的運行。」
  「所以吾也才會在此處,必須告訴你相關的規定。」
  奈特梅珥緩緩闡述:「你可以稱呼這世界為『Gray Realm』,由創始者和其餘從屬共同維護這世界的規則。最基本的是『十三條規定』,只有接受者才能受准在這世界中。」
  他稍微停頓了一下,「即使是旅人也不例外。」
  「還真是囉嗦,」恰洛微微蹙眉但也沒多說什麼,「行了,就是守規則玩遊戲就是了,對吧?」反正只要那傢伙不在,怎樣都行。
  他這一生最大的敗筆大概就是遇到了祈玹,就像一個土霸王去遇到剋星一樣,壓得抬不起頭來對他而言可不是什麼好事。
  「如果你要這麼理解也未嘗不可。」他輕嘆一口氣。「那麼吾必須解釋得更詳細一些了。」

  「大致而言主要是『十三條規定』,算是核心。而十三條分別是——
  一、此「十三條規定」為創始者「Liar」之絕對命令,違反者將予以驅逐甚至抹殺。
  二、只要是獲准於「灰色境界中」居住、活動的人,皆需同意、遵守「十三條規定」。
  三、接受契約者身上會自然浮現「印記」。
  四、十三條規則不因私人關係而有所退讓。
  五、力量過強者皆會受到「契約」一定程度上的壓制。
  六、禁止因其種族而殺害該者。
  七、禁止大規模破壞。
  八、禁止單方面的屠殺、傷害行為。
  九、承上,若是對方有攻擊、過度惡意挑釁之舉則可在合理範圍內的反擊
  十、使用廣泛性或有傷害世界環境之疑慮能力時,依情況Liar及其從屬有權令其停手。
  十一、禁止無理由的傷害從屬。
  十二、禁止踏入血晶森林及石柱迷宮。
  十三、以上所有條例,皆在接受「契約」的那一刻生效。
  理解的話,剩下的就是你的選擇了。」

  對恰洛而言或許根本不需要思考,也許一開始來到這裡並不情願,但換個方向想想,何嘗不是給了他另一種自由,更何況那個人還不在。
  「行,留下吧。」恰洛瞇起眼笑著,雖然不同於原本世界那樣自由得能為非作歹,不過也挺好的不是嗎?
  能夠做個普通的〝人〞也是一種新奇的經歷啊。
 「吾明白了,那麼先前往主城吧,能夠訂契約的只有創始者本人而已,稍遠的路程請見諒。」語畢奈特梅珥便轉身,往前走了一步即停下,等恰洛跟上步伐。
  恰洛雙手插在口袋中,一派輕鬆的跟上他。
  說起來他似乎也蠻久沒有像這樣腳踏實地的走路了,失去了以往習慣空氣中充滿的充沛魔力後,意外得並不讓他太難受,反到有些如釋負重。
  身分,果然就是個枷鎖。
  走到一處人車來來去去,停泊不少由魔獸拉動的車輛停靠所,奈特梅珥走到櫃檯前寫下名字,領了票卷。
  「那麼就在這裡搭車吧,路程稍微有些遙遠。」
  很快的一輛由小型魔獸拉動的車子駛近,停在兩人面前。
  「哇塞。」恰洛輕聲低呼,倒是有點興奮,原來魔獸是可以做這種用途的,雖然他那邊的魔獸……姑且還是宰來吃比較快一點。
  畢竟他從來就沒什麼耐心做什麼馴養的動作。
  「很驚訝嗎?這是養殖的,性格上比較溫馴的品種。」奈特梅珥為他解釋,坐上車後車子緩緩向前駛,並沒有想像中的顛簸,雖然搖晃是必然的。
  恰洛對這個倒是覺得挺新奇的。
  「真是稀奇呢,我的世界裡可沒有這麼溫馴的。」不然也不會宰來吃了,雖然說也不怎麼好吃。
  「大多數都還是殘暴的,也造成不少困擾。」奈特梅珥看向外頭的景色,確認還要多久的時間才能抵達。
  「不過會有溫馴的也算是……她的惡趣味吧。」
  「是嗎。」恰洛識相的沒有問〝她〞是誰,哪怕他平時猖狂,長年累積的經驗直覺仍會有作用,有的時候少問點對生命比較好。
  沉默持續了一會,奈特梅珥忽地站起身,同時車子也停了下來。
  「到了。」兩人下了車,一棟華麗的高大建築矗立在兩人面前。
  「還真高。」咋舌,雖然不是沒見過高建築,但如此高的他倒是沒見過。
  也許是因為他從未踏出自己領地的關係,還真是長見識了。
  「是嗎。」對於洽落的評價,奈特梅珥倒沒什麼感覺。
  領著他穿過門口,路上不少工作人員忙進忙出,在見到奈特梅珥時清一色的向其打招呼、點頭示禮。
  一路走到電梯裡頭,奈特梅珥熟練的按下了某個高樓層的按鈕。
  恰洛到是第一次看見電梯這種東西,顯得倒是有幾分好奇,卻也沒隨便亂碰。
  「你的地位算是高的吧?」
  「管理者是僅次於創始者的從屬。」簡單的交代後,奈特梅珥並沒有接續下話題。沉默持續到電梯停下,門打開的瞬間。
  「嗚喵——」一團黑灰色的人影突然衝進電梯裡,朝兩人筆直的撞下去……之前,奈特梅珥熟練的快速拎起了對方的後領。
  「嗚!」在看清把自己抓起來的人面容後,黑髮少女的表情僵了,眨了眨無辜的赤色眼眸。
  恰洛下意識的退了一小步,才看清楚那是名嬌小的少女,像被拎小貓似的拎在奈特手裡。
  「這又是哪位?」他挑眉,他可沒忘了對方的橫衝直撞,雖然沒撞上就是了。
  「創始者。」奈特梅珥微挑眉,盯著拎在手上的少女。
  「嗚……欸嘿?」少女避開他的視線,轉看向在一旁的洽洛,雙手舉到頭頂比了個貓耳外加吐舌眨眼。
  「就她?」恰洛的語氣裡較多的還是不可置信,他沒無聊到用年齡去做判斷,大概是對方那賣萌的表現讓人難以相信吧。
  「有什麼好不相信的只是我不喜歡那麼多形象包——喵!」在少女滔滔不絕的講著時,奈特梅珥鬆開手,她直接來了個自由落體。
  「不是才叫你把桌上那批文件解決掉?」
  「痛......好啦!那種事再說也行重點是有新的旅人了對吧!」少女無視了他的發言,逕自從地上爬起面向洽洛,「我就是這個世界的創始者喔,叫我Liar就好了。」
  「……妳好。」恰洛一臉被欺騙的表情。

  如果說神都是這副樣子的話,世界真的沒問題嗎?……算了,那是神要擔心的事。
有時候在了解世界的真相之後,會覺得自己的不幸好像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大概是類似於一種幻想破滅的概念。

  果然傳說什麼的只是美好的妄想,這樣。

  「唉……吾的任務就到這了,剩下的就自己處理吧。」奈特梅珥一副已經習慣了的表情,末句看上去是對少女說著的,卻不難聽出言外之意──請恰洛自求多福的言外之意。
  恰洛雙手插在口袋裡,一副等著看她要幹嘛的樣子。既然奈特都承認了,那他也懶得去懷疑對方的身分。
  「好啦沒必要這樣瞪著人,大致情況也都聽奈特說了吧?」奈特梅珥轉身走回電梯,Liar則晃了晃頭仰頭看向洽洛。
  「所以呢,我必須當面再問清楚。」語音一落,能明顯感覺到她給人的氛圍改變了,「是要接受我的『十三條規定』,訂下契約呢,還是現在就被我丟出去呢?」
  「要是現在被你丟出去那可不好玩啊,」恰洛嗤笑一聲,「總歸都來了,哪有不留下的理由呢?」
  如果可以藉此脫離祈玹的控制那就更好了!
  「嗯,那這樣就可以了!」Liar綻放出笑容,再度回歸成第一眼那開朗到不像創始者的模樣。「要反悔的話再來找我也行喔。」
  「那麼。」她睜開眼,赤瞳閃過一絲光芒,突如其來的風吹起她遮蓋住臉的瀏海,一瞬間就足以看見了,她異樣的左目。
  黑影從她的腳下蔓延開來,在兩人腳下行成水窪般的形狀,她伸出手握拳、鬆開,手心上漂浮著一個由三個缺口鑲嵌而成的圖樣。
  恰洛安靜的看著,面上卻是沒表露出半點驚訝的神色。
  「只要握住這個就完成了。」少女咧開了笑,她稍稍移開了手,黑色圖案仍漂浮在空中。「說是握住其實也不是個實體,差不多就是那樣的感覺啦。」
  恰洛如言伸出手虛握住那個黑色圖樣,沒什麼手感像是在抓空氣似的。
  在恰洛如此想著的時候,感覺到一股力量竄入體內,拉扯出什麼的不快感,但只有一瞬那異樣就消失無蹤,取而代知的是左肩的灼熱,不過也很快就冷卻下來。
  「好啦,差不多就是這樣!」Liar一拍手,不知何時黑影已全數散去,風同樣停了下來,方才的異象全都消失無蹤。「那麼,願你在我的世界裡能過的愉快!」
  恰洛摸了摸感到微些灼熱感的左肩,除了那一閃而過的熱度外並沒有感覺有其他改變,「這樣就行了?」
  「不然喵?只是單純的標記術法而已,不會有什麼身體被控制啦、突然叮叮叮!的得到超能力之類的啦。」Liar咧嘴笑開,不提控制是否違反了規定,後面一句好像超脫次元了?
  「那麼我可以走了吧?」恰洛咧開嘴笑著,「超能力什麼的也不重要啦,有那種東西沒那個控制力拿了也是白拿。」
  總是處在跳脫狀態的恰洛不知怎麼居然還聽懂了少女的意思。
  「是的,基本上就是這樣簡單的小流程啦。」Liar回頭瞥向走廊另一端的房間,鼓起了臉頰,「而且我也還有一大堆討人厭的東西要處理……」
  「那麼我就走囉?」恰洛微微一笑,像是感受到能脫去束縛般自由的愉悅,迫不及待的想去外面晃蕩。
  「嗯哼,慢走不送啊。」語畢,少女三步併做兩步的跑回原本所待的房間內。
  「呵呵....」恰洛邁出房間,感覺自由就在等著他,本以為來這裡會是個大麻煩,意外得倒是讓他重獲自由了,這下子沒誰能管束他了!
  抱持著愉快的心情,他也沒想過祈玹是否也會來到這裡。他更期盼祈玹在傳送中途失敗了沒過來,那才真是再好不過勒。
  加快了腳步,恰洛離開了高大的建築,開始瀏覽起這陌生的世界。
  這是和他從小生存的環境截然不同的地方,無論是空氣、環境、文化都與他的認知截然不同。
  異世感現在才變得濃厚起來。
  也許是覺得自己沒了枷鎖,恰洛隨意挑了個方向走去,眼前一切對他而言盡是新奇的東西,真能體會觀光客的心情了。
  「嘶──」
  恰洛突然按住了頸側,突閃而過那微微的刺痛感彷彿是錯覺似的,他感覺倒一絲不安感,卻又覺得是自己多想了。
  銳風突地掃過裸露的肌膚,長年習慣的警戒與敏感度讓他行動先於了思考,他甚至沒留意到底是誰讓他感覺到危險感就選擇了拔腿狂奔。
  可他反應再快,也沒有那個人要來得快。
  沒跑上幾步,恰洛就硬生逼自己煞住了腳步。
  閃著銳光的斧刃就橫在他身前,那熟悉的武器讓他忍不住吞了口口水,壓下竄升的恐懼感逼自己不要怯懦的退步。
  「你想去哪裡?」
  站在他面前的祈玹聲音是相當的溫柔,然而每當他用這種溫柔的語調時恰洛總是雞皮疙瘩爬滿身──總沒好事。
  棕紅髮色的青年單手持著斧槍橫在他面前,難以想像那樣看著瘦弱的手臂能夠毫不費力的單手拿著這樣大把的武器。
  「呃……我就在附近看看……」
  沒人比他更清楚祈玹的破壞力,即便祈玹總說他是麻煩製造機,但祈玹本身才是一個可怕的武力值擔當,只是他總是能有理智的控制自己的行為以及控制自己如何去發洩那理應宣洩的暴力。
  身為受害者,沒人比恰洛更清楚祈玹的怒火,每當他愈溫和就愈危險。
  祈玹猛地將斧槍往旁一揮,恰洛急忙後退只被刃風掃到──這沒退好脖子可會被他給砍下來,凌厲的刃風還是在他脖頸上留下淺淺的血痕。
  沉重的武器砸在地面上,恰洛的領子被一把扯住往前拉去,那一雙異瞳對上的是祈玹慢慢得變得更加鮮紅的雙眸。
  ……大概只有命不久矣可以形容恰洛現在的心情了。
  「等、等下!規定有說禁止單方面的屠殺、傷害行為!」
  「那麼,你反擊啊。」祈玹瞇眼,「規定也說了,可以在合理範圍內進行反擊,但你該知道我的性子,試圖從我手裡逃脫是很不明智的選擇。」
  他們倆身高相差無幾,祈玹的唇貼上他的耳畔,低聲說著並慢慢往下移。
  宛如要害被捉住的獵物,恰洛是半分不敢動的,他幾乎能嗅到一股血腥味。
  恰洛脖頸上那幾道淺淺的傷口在如此近的距離下仍是讓祈玹嗅到了血味,祈玹下意識舔了舔唇。
  「等、等等你不是──」
  「這,是給你的懲罰。」
  宛如做過無數次似的,祈玹熟練的按住恰洛的肩,尖利的獠牙刺破了肌膚深入裏層,深深的紥進皮肉之下,汲取只屬於他的美味。
  恰洛沒法看見祈玹那雙眼轉瞬而過的冰冷,痛覺麻痺了他大部分的感官以致於他無暇顧及其他事物。
  那並不太陌生,畢竟他為祈玹供血也有很長一段時間了。
  也可見祈玹是真的生氣了,才刻意撕扯傷口弄痛他,那是對他的警告。
  「記清楚我說的話了嗎?」
  「……是。」
  血液的流失讓恰洛身體有一種麻痺感,感受著溫熱的軟舌舔過脖頸傷處,他看不見祈玹將血舔入口中的艷麗神色,只覺得身體一陣冰冷。
  到頭來他還是沒能跑得掉。
  他怎麼就忘記了,能在祈玹手下活下來,他也早就付出了點代價,哪怕其中有神在做梗,他卻從此擺脫不了那層枷鎖。
  貪婪自私的血族早為他的食糧打上的標記,誰也無法覆蓋洗去的唯一標記。
  染了血的頸部浮現古怪的薔薇藤刺青,隨著血跡被舔去而一點一點消散。

  無論他逃到哪裡,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死亡,能將他們分開?


  ──呵呵,不盡然吧。
 
 

TBC.



恰洛和祈玹的故事是從前一個世界衍生過來的,他們兩個的關係.......比較雜一點。
不過就當前而言,是管人的和被管的、獵人和獵物的關係。
至於之後會怎麼發展......還不知道呢。
恰洛本身從誕生前就因環境因素造成變異,所以造就了一連串的悲劇以及一方惡劣領主的建立,他所管理的領地是具有相當充沛魔力的區域,也就是光是呼吸就能補充魔力似的那樣充沛,但也使得恰洛愈來愈不受控制──直到祈玹出現。
受命前來鎮壓的祈玹從到來那一刻基本就成為了恰洛的壓制與剋星。
因為原世界的故事篇章很多.......好吧就是有構想還沒寫,所以這個等本篇的時候再說了。
由於被帶到這個世界,其實恰洛感觸最深的恐怕是不再能將能力運用自如的感覺,等於是習慣走路的人被戴上了負重的東西繼續行走那樣,同時的他也脫離了原先承擔身份的責任。
對他而言,不可謂是另外一種的解脫。
只不過,他還是逃不了祈玹的控制就是了。
畢竟小外掛和大外掛還是有差別的。(







104 巴幣: 4
白煌羽
辛苦了
2018-09-04 23:35:4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