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七日同人〉交淺言深- 番外3、我願意

Secret. | 2018-08-19 20:08:47


交淺言深:謂朋友之交誼尚未深,而所談已及親密之事。

※現代黑道AU
※OOC有
※包含暴力、血腥、髒話描述及......部分情色等描寫
※主晏女指
※包含有點問題總是作死的女指
※文章純屬虛構,請勿針對較真
※當前番外共計四篇結束,不定時放出。





番外3、我願意
 


 
「所以你們家那兩位什麼時候結婚啊?」
愛繆莎難得一次去古街作客,差點沒噴了茶,還是給嗆個半天。
雯梓咕噥著怎麼那麼不小心一邊拍著她的背等她緩過氣來。
「妳說……誰跟誰?」
雖然她心裡也有底,可總沒有確認過啊……
「還能有誰,」雯梓悠哉的重新替她滿上一杯,「不就是晏華和指揮使嗎。」
連別人都看出來了嗎?愛繆莎端起茶杯遮掩自己的表情不要太過驚訝。
晏華和指揮使的事,他們既沒有明講,猜到的人也就心照不宣什麼都不說,加上那倆傢伙不露山水的該工作的工作、該打架的打架,說他們是冤家仇家還比較有人相信。
想起前陣子珈兒紅著一張臉跑來跟她告狀說看見指揮使把晏華堵在茶水間強吻的事,愛繆莎都不記得自己是怎麼安撫她來著,那兩個要嘛都完全不表現出來,一表現出來就被人看到引起恐慌。
「晏華看起來還真不像是會喜歡指揮使那種類型。」
雯梓笑著搖了搖頭,可不是嗎,那兩個根本是不同類型的,一個太理智、一個太衝動,要湊在一起可不簡單。
「這種事還真不好說。」
既然都說白了愛繆莎也不好繼續裝不知道。
結論就是看對眼了吧,就不知道是誰先看上誰的。
「在過一陣子就是市場交易的高峰期了,」雯梓看了下日期,「如果要辦不是近日就得拖後吧,交易高峰期找碴的人也會特別多,不適合。」
不然好好的婚禮,可能會變成大混戰吧。
被她這麼一說,愛繆莎也開始認真思考這個問題了。
在門外聽著的鐘函谷嘆了口氣,當事人都不著急你們急什麼呢……
 
 


指揮使最近有點心不在焉。

「妳怎麼了?」珈兒湊到她跟前,指揮使下意識退了一步結果撞上了穆婭。
「別那樣跌跌撞撞啊。」隨行的賽斯扶了她們倆一把。
「抱歉,有點恍神。」
指揮使抓了抓頭髮,覺得自己最近精神有點差。
「是咖啡喝太多了吧!」珈兒插著腰說著,「知道妳工作忙,但也不能把咖啡當水喝,這樣子對身體很不好呢!」
「我才沒有。」她是有點睡眠不足,除了那些讓人生厭的文書資料外,再來就是她的無意撩撥總惹得引火上身,偏偏那個平時很理智節制的傢伙還不節制了!
所以才不是她的錯!
指揮使就是沒覺得自己有錯,反正天塌下來總有人頂著。
賽斯則是露出了曖昧的笑容,看得指揮使一陣惡寒。
「幹嘛笑得那麼噁心。」
「真是沒禮貌,」賽斯一點也沒被傷害到,「我可是好心想提醒,虛耗過度對身體可不好喔。」
指揮使不想知道他指的是什麼,繼續裝傻。
她和晏華的關係始終沒有對外對內公開過,她沒跟晏華提過而晏華也沒有和她談過這個問題,於是公不公開這件事就一直耽擱下來,指揮使也沒想過要特別提出這件事。
哪怕其實整個中央庭的人都察覺到了也都是配合著他們沒人說破,指揮使到現在還是遲鈍得覺得沒人察覺到。
其他人都怕他們是有什麼難言之隱才不公開,才都跟著裝傻,這陣子才完成修課回來的穆婭卻是沒有那個顧忌,表情一如平常淡漠的就問了。
「所以,什麼時候結婚?」
他們在場的人第一次看見指揮使瞬間就紅了臉。
早在晏華要求做共感的時候穆婭就有察覺的,說不定她還是最早發現端倪的人。
「什、什什什什什麼結婚我聽不懂!」
指揮使整個臉爆紅,她一直裝傻充愣,突然間被點破讓她完全不知道要怎麼反應,連辯解都說得亂七八糟的整個人暴衝出去,留下一眾跟她出來蒐集情報完要回去的同伴們面面相覷。
「……指揮使的臉皮沒想到還蠻薄的。」
「別說了,還得把人追回來,不然回去有人要拼命的。」
珈兒無奈的嘆氣,突然就得協尋走失指揮使了。
 
結果最後他們還是請晏華調監控找到的指揮使,才把人給帶回中央庭。
 
指揮使風風火火的一腳踹開晏華辦公室的門,氣沖沖的衝了進去。
坐在辦公桌前的男人絲毫沒被她打擾到,定氣神閒的依舊在處理工作,聽見聲響也只抬眼看了她一次。
少女雙手大力的拍上桌面,震得不少文件散落開來。
「為什麼其他人會知道我們的事!」
指揮使臉上還有著未退去的緋紅,使得怒氣沖沖的少女看著倒是嬌俏柔和了許多。
晏華這次連一個眼神都沒給她。
「妳為什麼覺得其他人不會知道。」
「我們不是誰都沒講嗎!」
指揮使一急整個思考能力就大下降,完全沒法靜下心來思考是為什麼。
看著指揮使焦躁起來,哪怕身體早就治好那莽撞焦躁都變成了一種習慣,他是有心想讓她改,但也不是一時半會可以成功的事。
桌上的東西都給指揮使拍到地上去了,晏華把運作中的電子屏幕關掉免得一起遭殃,彼時少女整個人跳上桌面,看著要幹架一樣。
一個女孩子這樣粗魯又完全不顧形象讓晏華忍不住蹙眉,伸手扯住了她的腳踝一拉,指揮使被拉得一屁股坐在了辦公桌上,還假鬼假怪的亂哀。
「你幹什麼你!」
晏華單手按上桌面,從椅子起身整個人壓近她,突如其來的壓迫感讓指揮使下意識閉上了嘴,身體微微向後仰像是想離他遠點。
「妳為什麼覺得其他人不會知道。」
他面無表情的把方才講過的話重覆了一次。
他知道指揮使遲鈍,但沒想到遲鈍到這種地步。
「唔……」指揮使突然感到一陣危機感,「我們又沒有對外講過……」
像是拿她沒法,晏華幾不可見的嘆了口氣,伸手撫上她的臉頰。
「妳是不是從來都沒把我的話聽進去?」
「欸?」
「晚上把時間空出來。」
「可是我晚上打算去、」
「空出來。」
……談判。指揮使默默把沒講完的話吞回去。
「晚點我去接妳,不要亂跑。」
「……要幹嘛啊?」
晏華沒回答她,只是低頭親了她一口。
指揮使紅了一張臉,惱羞的推開他跑了。
真是美色誤人!
 

 
結果當晚指揮使就把晏華的話給忘得一乾二淨,等晏華敲開她的門時她還一臉懵的不知道怎麼回事,身上一身夜行衣戰術裝備都穿戴好了只差還沒出門,還是晏華堵得快,否則這會早就不知道跑去哪裡鬧了。
指揮使一看見晏華就想起來了,她乾笑兩聲,默默把剛拿上手的匕首放回桌上。
晏華一點也沒要聽她解釋的意思,打了個響指就見愛繆莎等人拿著些東西進來,直接把她架進臥室去。
「欸欸欸欸妳們要幹嘛啊!放開我──」
「妳就乖乖從了吧,」愛繆莎難得扮一回流氓倒是挺開心,「吃個飯妳穿成這樣像話嗎,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妳要去鬥毆。」
……可不是,她打的就是這個主意,雖然她也的確忘記晏華說過要來接她這件事。
「好了,不要浪費時間了,趕緊吧。」
安托涅瓦堵在房門口微笑著道。
趕緊幹嘛?指揮使一臉茫然,圍著她的一圈女性已經開始動手拆了她一身裝備,給她換上明顯是事先準備好的衣服,愛繆莎還拿出了個大箱子,全是化妝品。
「等、妳們要幹嘛──啊啊啊──」
「看妳這樣子,化個妝而已好像要妳命一樣。」
賭場名媛對化妝可是一點都不馬虎,哪怕指揮使多不配合,反正她們人多,武力也鎮壓下去。
當她們終於搞定的時候指揮使感覺好像過了大半天,其實也不過就半小時罷了。
如果不是晏華就在外面等著,說不定她們能弄更久。
晏華看著被推出房門、煥然一新的少女,粉白色的洋裝襯得她身型纖細,搭配著小外套顯得指揮使嬌小依人,指揮使慣穿的鞋子也被換成了低跟的短靴。
人要衣裝果然還是有道理的。
換上一身新裝、化了淡妝的指揮使的確讓人耳目一新,倒顯得有些羞澀。
後面是一群女性等著看晏華的反應,雖然平時指揮使總沒女孩子樣,不過今晚總表現出可愛的樣子了吧。
「呃……不好看嗎?」一直被晏華盯著她都有點不自在,她都不知道自己被弄成什麼樣子了,應該不嚇人吧。
「……好看。」半晌才聽見晏華悶出一句,指揮使抬頭看向他,卻見他嘴角微勾。
他向少女伸出手,那是個邀請的動作。
「走吧,帶妳去吃晚餐。」
指揮使才反應過來晏華是要帶她去吃飯而不是去幹架,有點慌亂的把手搭上。
「……指揮使的反應也太慢了吧。」
「戀愛了不是很正常嗎?」
指揮使聽見後面的碎言忍不住回頭瞪了一眼,其他人忍不住竊笑。
不能怪她沒反應過來啊,而是她真的沒把晏華的話當真,除了任務以外的話她都當成聊天來著,誰沒事會特別記聊天內容呢。
 

指揮使不挑食的,晏華選了家西餐廳她也沒意見,她的用餐禮儀倒是恰當少讓晏華擔心了些。
餐廳被包場了,神經大條的指揮使壓根沒注意整個餐廳只有他們兩個。
「怎麼突然說要吃飯?」
指揮使禮儀優雅的吃著盤裡的牛排,最餓的時候她什麼都吃過,所以當來到中央庭不愁吃穿暖飽後,她很知足的沒挑三揀四的,珈兒沒少笑說她跟泰絲拉一樣好養,只要有吃的就成。
「白天的時候,」晏華抿了一口酒,「妳是因為沒有公開而不高興,還是覺得秘密被戳破而惱怒?」
「……這很重要嗎?」
指揮使盯著他的酒杯看,晏華只給了她果汁,還是不給她喝酒。
「妳總是不把我的話放在心上,」晏華拿了紙巾擦掉她嘴角沾上的醬汁,「我讓妳後退妳偏要前進、集合指令下達妳還不收隊、訂給妳的宵禁時間沒看妳遵守過……」
聽著他在羅列自己的罪名,指揮使急得只差沒站起來辯解。
「這不能都怪我吧!都快抓到主謀的時候你讓我撤退、上次你下達集合時我是剛好被卡在通風口裡啊!至於宵禁……」
指揮使怨懟的瞪了他一眼,「你別總想把我關在你房間就得了!」
「我又沒對妳做什麼。」
看著晏華慢條斯理用餐,指揮使無故就有種怨氣。
是啦是沒幹嘛,光是跟他待一個空間看他冷臉也是很恐怖的好嗎。
「所以今天到底為什麼突然出來吃飯?」
在她的認知裡,哪怕是吃飯也鮮少看到晏華出現在食堂,他們在一塊的時候也都是弄到房裡吃,這傢伙甚至能一邊處理工作一邊吃飯,這樣特地出來吃難道晏華不覺得沒效率?
儼然是把晏華當成了工作狂了。
他抬個眼就知道她在想些什麼,指揮使還是一樣什麼心思都寫在臉上。
「輕鬆吃飯不開心?」
「開心啊,不用工作最棒了,」指揮使吃得很香,「如果你答應給我喝酒就更好了。」
「上次的教訓還沒學乖嗎。」
「唔……」
指揮使決定閉嘴乖乖吃飯。
雖然她對於到底為什麼突然吃飯還是抱持著疑問,不過管他的,反正是晏華出錢。
然後當她看見那放在甜點上宛如點綴似的戒指,好像突然明白了什麼。
「繞那麼大圈子真不像你作風。」
「是嗎。」
「我該慶幸你沒塞在食物裡面,不然我可能會噎死。」
「我想到了。」
指揮使看著到是很喜歡的樣子,她喜歡精緻漂亮的東西,無外乎少女心她還是有的。
她突然就笑了出來。
「你不是說,我都沒記住你說的話嗎?」
「難道不是嗎。」
晏華總是那一副天雷打不動的樣子,冷靜至極讓人看了就來氣。
他長得不差,卻總擺那一張臉,許是習慣了,總讓人感到畏懼而疏遠。
想要看到別的表情。一開始大概只是這樣一個念頭而已。
明明那樣冷淡的人,熟了之後還變得跟老媽子似的話變得特多,連個笑都吝嗇。
「你說了你也喜歡我、需要我,你給了我承諾告訴我無論如何你都不會傷害我。」
指揮使瞇起眼笑道:「在我迷茫無助的時候,是你告訴了我我的歸屬、我的家,我唯一感謝過希羅的僅有他將我送到中央庭這件事。」
「你用行動表示吃醋,誰都想不到那樣讓人退避三舍的神之頭腦對我已經縱容至極,哪怕我不受控制,你也沒有放棄我。」
「所以,我──」
晏華站起了身,伸出食指抵在她唇上阻止了她剩下的話語。
「有些話,留給我說。」
指揮使挑釁的對他挑了挑眉。
「曾經我以為這會是離我很遠的事,哪怕所有人都覺得是我佔妳便宜我也沒放手,如果不是我對自己的了解夠,恐怕都要覺得妳給我下藥了。」
「我哪會……」
晏華慢條斯理的將戒指從甜點上拿起來擦乾淨,繼續說著。
「我不知道妳為什麼總是對我有著誤解,哪怕我解釋過很多遍妳也固執的認為我們之間無法再進一步。」
「我體諒妳的患得患失,所以最後的話應該讓我來說。」
指揮使忍不住閉上眼,她害怕聽見自己不想聽的話。
是的她還是怕,一旦關係被戳破他們就將面臨改變,而她,害怕改變。
她感覺到晏華拉起她的左手,沒戴手套的手肌膚相觸傳遞了溫度,少女偷瞄的微微睜開眼,接著有些驚訝的看著晏華單膝跪在自己面前。
「你……」
「沒有什麼事是絕對的二選一,然而我希望妳的答案只有一個。」
晏華微微勾起嘴角,露出一個迷惑了指揮使的微笑。
她總是不抱期待的過著日子,怕著一旦改變就會全盤崩解的世界,此刻卻覺得黑暗中投下一道光似的。
因為遇上了他,讓她開始期待改變了嗎?
「我不能給你全世界,但我的世界全部給妳。」晏華緩緩將雅緻的戒指戴上她的無名指,「我說過的話從不食言,妳願意嫁給我嗎?」
他說過,笨蛋,我也是。
他說過,我也需要妳。
他說過,無論什麼時候,都不會傷害她。
他說過,我會負責。
他說過,我愛妳。
是,他都做到了。
那麼為什麼她還需要害怕改變。
感受到臉頰的濕意,指揮使淚眼矇矓的有點看不清楚,她覺得自己現在應該特醜,哭泣不該是指揮使有的樣子啊。
久沒等到她回應,晏華正想開口,指揮使已經撲了上去抱住他,像是要藏住自己的臉似的整個人抱著他不放。
「我願意、我願意、我願意!」
重要的事說三次,哪怕這是火坑她也跳了!
抱著懷中嬌小的少女,晏華有點失笑,她那張哭臉早就看光了還想跟鴕鳥似的藏起來,不過他也不點破,低頭親吻她的髮頂。
 
一個人走到今天我們終於相遇。
哪怕經歷多少事,最後才醒悟自己最想去的地方,就是有你的地方。
我喜歡你、而你也喜歡我,不過是這樣就讓人如此開心。
我唯一的存在意義,就像是為了遇見你。
只有那剎那,就已如此滿足。
 
 
 
 
TBC.

嘿番外三來啦~
我不會說其實我一度是忘記要放了....
第四篇順便附個圖吧~
指揮使的婚紗畫好了呢~不過婚紗這種東西真是有夠麻煩畫的啊...


356 巴幣: 14
花火Ò
番外篇都看的特別高興
求婚大成功
2018-08-19 20:25:07
Secret.
哈哈~
2018-08-19 20:54:09
白煌羽
讚讚
2018-08-19 20:27:57
Secret.
[e24]
2018-08-19 20:54:16
臨停(鯊鯊ver.)
晏華最棒惹
2018-08-20 07:40:57
Secret.
[e12]
2018-08-20 19:37:20
晏華老公最棒惹
2018-08-20 22:07:0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