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連載翻譯】將你埋在櫻花樹下這件事 03 — 四月十四日 小雨

柴本 | 2018-06-09 21:49:24 | 巴幣 2 | 人氣 163


四月十四日 小雨


 新學期開始後,馬上就過了一個禮拜。

 即便升上了三年級,我也沒感覺到明顯的變化,頂多就是學年往上升上了一階。一想到要考慮將來的走向就陷入了猛烈的憂鬱當中,但總之還是過著不好也不壞的每一天。

 瞬自從住進真紀的房間之後,向我搭話的機會就變得相當少,昨晚久違能跟瞬一起度過。雖然是我不請自來的走進他的房間。因為是青梅竹馬,這點程度的自我主張也是可以被原諒的吧。姑且說一下,我們可不只是砲友關係而已。

 阿阿,總覺得從自己嘴巴說出砲友這個字,就什麼都結束了。不過就結果來看就是成為這樣的關係了,也沒有辦法。因為是砲友所以不是出軌,所以我並不是第三者,我這樣對著自己說。孤獨、自尊心、依賴,這些複雜的情感混進了我對瞬的感情,還有將這份對身為我摯友真紀的罪惡感,我把這怪罪給些微的(只有些微嗎?)性慾,我正在拚了命在壓抑。

 即便這樣,我站在真紀朋友的立場上,頻繁看見他們兩人關係很好的身影。
 那真的很難受。
 我幾次因為太過難受想拉遠距離,但我也決定真誠的將這份自己所犯下的過錯獨自吞下。看見在瞬一旁幸福微笑的真紀,就不禁想著我果然贏不了這個人呢。所以一定是這樣才會讓我想把累積下來的不滿在夜晚一次發洩出來吧。身體交錯的瞬間,我才能佔有他。

 如果我跟瞬的關係讓真紀知道,瞬會打算怎麼做,我會怎麼做呢?
 瞬跟真紀,兩人其中或是兩方都會跟我斷絕關係嗎?
 不可能。至少現在是不可能的。
 更何況再兩年,我們就會因為名為就職的死神,讓我們之間的關係產生巨大的變化吧。或許是將全部一次清算的好機會也說不定。所以,到那時候以前,請就這樣――。

 在自己的房間一邊換著白色毛衣跟丹寧褲,一個人想著這種事。口中還殘留著有著獨特苦味的白色液體餘韻。

 將早餐和妝扮打理好後,走出玄關,筆直走向瞬的家。他好像還沒準備好。真拿他沒辦法,稍微等他一下好了。

 我跟瞬從小學至今一直以來都是同間學校,一起上學也已經成為了這十幾年來的習慣。還是小孩子的時候,還有發生過到他家的玄關門口大喊「小瞬~」。不過,到了這個年紀還會像這樣在玄關偷偷的看著,一邊等著他。我還真是值得讚揚的青梅竹馬。

 幾分後,瞬出現在玄關。

 我也若無其事裝作偶然的走到玄關。
 為何要演出這種無意義的戲碼,我自己也不太清楚。或許是我討厭被認為是一直在等待的一方,也有可能是因為怕害臊也說不定。明明到了夜晚,黃湯下肚後自然就什麼都說出口,但在光天化日之下,而且還是在清醒的狀態,就是需要許多麻煩的程序。

 「早安,瞬」
 「早」

 昨晚在我的皮膚上像是蛞蝓般爬來爬去的唇瓣,露出像是什麼也沒發生的神情打著早晨的招呼。沒有被這舌這唇所碰觸的地方,在我的身體上還存在嗎。用腦袋當中尚未將白天和夜晚完全分開思考的一部份,思考著這種無關緊要的事情。
 雖然不是腦隨地獄中的腦隨論,我的下腹部一定是因為我的腦子不好使而困擾,才會違反我意識貪婪的追求著他吧。我這沒有用的腦袋經常發生錯誤,全部都是因為我的笨拙。

 我們走在往常的道路上,到了大學的正門口。不知道從哪裡發出尖銳的叫喊聲在呼喚我的名字。

 「小雨! 小雨!」

 聲音的主人是與我同文藝部,比我小一年的朋友堀江梨子。字是堀江,名是梨子。鮮紅的頭髮隨著風飄逸,一邊叫著我的名字易邊跑過來這裡。
 她總是穿著辣妹系的服裝,今天也穿著迷你裙跟無袖上衣,穿的還真清涼。
 原本只是少數人的讀書愛好會,因為人數增加,被同意升格成社團。今年開始正式開始被授予社團大樓的教室。文藝部能發展到至今那麼大的規模,多虧了梨子「御宅社團的公主」這個稀有的才能。事實上社員的八成都是為了梨子而來的男性。真是令人難過,認真想來讀書的人屈指可數。
 北九州出身的她,被她在九州的男朋友知道在做應召女的打工後,去年冬天恢復自由身了。文藝部的成員就是在這時爆炸性的增加,大概就是這個傳言被廣為流傳的緣故。因為她看起來就是有機可乘的女人呢。
 所以梨子只要有那個心情,明明很快就能找到新的男朋友,不過現在好像也沒有相應的人出現。大概是對之前的男朋友還有迷戀,雖然她看起來是很輕浮的女人。

 「小雨早安! 小瞬也好久不見 今天也全身黑呢」

 梨子氣喘吁吁地用北九州獨特的語調說著。

 「是阿……好、好久不見了」

 瞬稍微被她的氣勢壓過去的回答。梨子她雖然不怎麼在意給別人的印象,但有著完全不使用敬語的缺點,而且對我們這些上級生兩腳開開的姿勢也沒有打算要改變。瞬跟梨子雖有見過面,但也沒熟到可以用那麼輕浮的語氣說話。即便如此還是這種情況。
 對誰都是那麼無禮的梨子,應該是是瞬最不擅長的類型吧。他的穿著被用「全身黑」來評價也不是什麼很受傷的事情――大概吧。

 「梨子早安,一大清早的怎麼了?」

 我向她詢問後,她露出了令人憐愛的笑容。

 「我剛好打算向那些像是新入學的學生們一個個搭話問他們『要不要加入文藝部』,就看到小雨妳在這裡。你們兩個在幹嘛?」

 問人「要不要加入文藝部」,不得不說梨子抬頭往上看人的技術真的滿厲害的。對於身高有170的我而言,這種事情可完全不適合我,不,在這之前我的臉就完全不適合做這種事情。

 「我們也才剛到學校而已哦」
 「阿~這樣阿?吶~吶~,今天不是只有上到中午而已嗎,結束之後要不要一起去拉新學生?」
 「欸欸?像我這樣板著臉的女生去不是會有反效果嗎?」
 「沒有這種事啦! 小雨身材不是很有料嗎,強調那個部位不就行了!」

 梨子在胸前將手畫圓擺出膨脹的動作一邊說著。有、有料,面對面被這樣說,即便對方是女生也非常的害羞。不,話說回來,總覺得這跟文藝部的招人方針相差甚遠,這是不是我的錯覺?
 現在的梨子在文藝部的人望及發言力可以說是絕對,雖然才二年級,實際上整合整個社團的也是她。而她也不是那種因為拒絕就一直懷恨在心的類型,拉新人等活動,幾乎都是強押給她,怎麼樣都覺得很難拒絕。

 「那、我下午還有一堂課……在那之後可以的話」
 「恩,太好了。小雨謝謝妳! 課結束了我再用LINE聯絡妳哦!」

 我在跟梨子討論放學後的行程時,有個走向這裡的藍色連身裙進入了我的視野。

 「瞬、小雨,早安」

 是心美。她在我們的面前停了下來,輕輕的鞠了躬。擺動著整齊又妖艷的秀長黑髮。
 前年所見到的她,比我還更不會保養頭髮,且是個曬得健康的古銅色肌膚,讓我對她留下了運動美少女的印象。但是現在的心美,既雪白又時尚,充滿了女性光彩。要說是完全不同人還真有語病也說不定。她帶給人的氛圍突然間改變也是事實。

 「哇~好可愛的女孩子! 小雨,她是誰啊?」
 「這孩子是袴田心美。是今年入學的一年級……,總之跟我們是熟人。心美,她是二年級的堀江梨子。雖然個性很奇怪,但意外是個好人哦。」

 我介紹完後,心美對著梨子的方向鞠躬。她優美的姿勢,讓我不禁想到是不是背後有放塊木板。從緩和的舉止當中感覺到她的氣質,比起因為踏入社會最近稍微有點樣子的真紀,更有大小姐的氣息。

 「我叫袴田心美,還請多多指教」
 「我是堀江梨子,敬語就免了,叫我梨子就好」

 梨子伸出手,心美也笑著握著。在二年級當中,美貌也是十分突出的梨子跟入學之後馬上被叫做學校裡的新瑪丹娜的心美。是多美麗的早晨風景阿。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梨子親…… 可以嗎?」
 「阿哈哈,可以啦可以啦,小心美」

 大概是因為梨子跟心美說「叫我梨子就可以了」,對心美來說,還不習慣她的方言所以不小心聽成「叫我梨子親」的樣子。不過本人說梨子親也可以就不是我能插嘴的問題了。
 在這之後話題就轉向了互相的出身地以及梨子的方言去了。心美出生及成長都在市中心,高中也是在市中心的女子高中就讀。往這裡升學則是因為死去的哥哥生前在這邊讀大學,所以才會選擇來這裡。

 暫時結束了話題之後,心美用著優雅高尚的聲音。

 「那我之後還有課,我也差不多要先告辭了。那有機會再見吧」

 留下些許芬芳的百合香氣後走掉了。離開前,我感覺到她向瞬使了個眼色,但沒有什麼根據。對著幾乎沒有參加對話的瞬,或許是想著『阿,原來你在阿』。
 這幾天在校園當中已經見到了好幾次。因為有所相識,見到的話還是會打招呼,有時間還是會說說話。
 心美今天也穿著白色的輕便女鞋,就我所知,從新學期第一天以後,她就沒有再穿過鞋跟很高的鞋子了。也許是習慣了大學生活,察覺到了用不著穿一些有的沒的服裝來學校,誰都會有過這種時期。雖然我的腦袋裡突然閃過這有可能是為了不超過瞬的身高,但這也太容易被看破了吧。

 大概是因為前年發生了那樣的事情,我實在沒辦法不對她產生偏見。她的哥哥,袴田前輩已經被警察判定是自殺了,心美自己也沒有可疑的地方。雖然腦袋很明白,但心美進到這間大學之後,我和瞬還有真紀之間就不時會被硬擠進來,有種說不出來的違和感。
 
 「總覺得……」

 梨子一個人在嘟嚷。

 「總覺得她是個好孩子,但就是美麗過頭有點恐怖耶,那孩子。真紀雖然也很漂亮,但是跟那孩子完全不同類型」

 梨子向她人說出這種感想還真稀奇。
 恐怖。對,我在心美身上感覺到這種模糊不定的東西,用一句話彙整起來就是恐怖。瞬不知道是怎麼看她的。我沒有對梨子的話肯定也沒有否定,就呆呆的站在那裡,看著心美離去的背影。

 「吶~吶~。心美會看書嗎?」

 梨子突然開口問我。

 「阿~,我也不曉得耶。我沒有跟她那麼熟……不過為什麼會這樣問?」
 「要是那孩子也進來文藝部,部員不也就增加一個了嗎! 男人就是喜歡年輕又可愛的女孩子不是嗎」

 不愧是將小小的讀書愛好會變成社團的公主的發想。

 「不過可還不知道她會不會讀書……」
 「如果她說她不喜歡讀書的話,就讓她拉進來裝作喜歡讀不就好了? 這種人只要拿著書就比我們還更像一幅畫,去問問看也沒有損失吧?」

 比起我「們」還,被這樣說多少有些受傷,我打算隨便打個馬虎眼。

 「阿~,恩,那下次見到她再問問看吧……」
 「不,那麼可愛的女孩子,一定很快就被其他社團搶走了。打鐵要趁熱,午休就帶著織原他們去勸說了」

 織原就是跟梨子一樣的二年級生,是少數的女文藝部成員。

 「如果有說話機會的話,小雨也去勸一下啦」

 梨子這樣說完後,應該又跑去物色新社員了,再次開始了新生狩獵。看著那個背影,全身黑的瞬嘟嚷了一聲。

 「真是的,每次都這樣,那孩子就像是暴風雨一樣」
 「恩」





原作者:浦登 みっひ 

小説家になろう Page : 點此 こちら

原文: 點此 こちら

翻譯:shibamontomorito

作品已經過原作者授權,請勿再次轉載。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