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自由象限句情組合大作戰】滿滿的大平……大次元!

妖喚 | 2018-03-25 20:23:55


【隊伍名稱】
自由象限高校桌遊社

【隊伍成員】

【隊伍投稿句子】
即使如此世界依然美麗
你給我過來我保證不打死你
今日天氣晴,適合刷油漆
我想我有保持沉默的權利

【隊伍使用句子】
愛是溫柔卻又像荊棘般刺人的棘
我愛你,讓這句話做我最後的話
燦爛的光影總是會在我眼底模糊
戀愛?只要繁衍後代不就好了?
你給我過來我保證不打死你!
粉紅色雙馬尾大猩猩出現了!
妳的腦子忘在奈何橋上嗎?
熟透了,就爛了起來
飛翔吧!青眼白龍!
平行時空的自己
地上插滿了菜刀
歸一化



  「終於……終於成功了!通往其他次元的大門!」
 
  半空中,散著淡藍螢光的漩渦緩緩轉動著,釋放出超然於世間一切的冷冽感,令人望而生畏。
 
  但這絲毫嚇不倒這些擁有強大魔力,不斷追求真理與知識的法師們。不如說,這便是他們一輩子所渴求的事物──證明其他次元的存在。
 
  他們歷經長時間的研究與失敗,遭受無數冷嘲熱諷,始終堅持不懈的成果就在他們眼前,讓他們激動不已,爭先恐後的帶著早已準備好的裝備通過大門,前往其他次元旅行。
 
  然而一趟旅行回來,滿載而歸等著發表成果享盡一切榮華富貴時,卻發現這扇次元的大門竟然需要過路費!
 
  要求過路費就算了,一次竟然還只准一人通過?下一次要等到十年之後?有沒有搞錯!十年之後~我們是朋友~還可以問候……個鬼啦!最早通過的那個早就把能撈的撈完了,剩下一些湯湯水水叫他們去吃土嗎!
 
  於是乎,魔法師們分道揚鑣,踏上自己的旅程,前往各地收集次元能量,也就是大門所需的過路費,希望搶在其他人前面回到自己的世界……
 

 
  自由象限高校放學後,學校角落的活動室中,自由象限高校桌遊社正準備展開今天的社團活動。
 
  「──基本設定就是這樣。」黑髮黑眼,樣貌平凡的少年推了下黑框大眼鏡,合上標題寫著「大次元遊戲設定與規則」的說明書,「介紹完背景,接下來介紹規則吧。」
 
  少年從身前方桌上一旁擺放的盒子中拿出一張畫著格子的紙鋪展開來,將方桌佔滿,隨後又拿出幾個造型各異的棋子,四疊顏色不同的卡片以及一堆硬幣擺在桌上。
 
  鋪展開來的格子圖最中央畫著四位巫師裝的人手持法杖朝向最中央的藍色漩渦,漩渦中是大次元三個大字,漩渦的右上和左下斜對角各有一格寫著機會與命運的卡牌堆放處,最外圍則是每邊各十一格共四十格,寫著不同點數與文字的格子。
 
  「規則很簡單,選好自己的棋子,從法術卡跟道具卡各自隨機抽一張,接著開始擲骰子移動棋子收集次元能量,也就是這個硬幣。」少年指著桌上那堆金銀兩色的硬幣,「金色代表十點,銀色代表五點,每次過起點會增加一百點,最快收集到五百點的人就獲勝。」
 
  「兩種卡片都只能在自己回合使用,不限定使用對象,就算暫停的情況下也可以使用,另外除非跑到機會或命運的格子上……」少年指了指另外兩疊卡片,「並抽到恢復使用次數的卡片,否則用過就沒了。」
 
  「這樣明白了嗎?」少年抬起頭,往後靠坐在椅背上,純白高中制服胸前的名牌繡著「妖喚」兩個字。
 
  他環視坐在方桌旁的其他三人,發出確認的詢問。
 
  「嗯哼……」坐在妖喚右前方的少女微微點頭道,「完全搞不懂。」
 
  她伸手搔了搔頭,又黑又長的頭髮隨之而飄動,在燈光下仿如纖弱的水晶般閃爍著,且帶著一絲透明感,若是有人不小心觸碰就會碎裂似的。
 
  像是早就料到會出現這種情況,妖喚深深的嘆了口氣。
  
  「你根本沒在聽吧……算了,其他人呢?」他扶額望向少女右側,另一名桌遊社成員屈膝縮在椅子內,被駝色寬鬆毛衣給包覆住的瘦弱身軀晃啊晃,制服裙短到只遮住大腿根部,白皙的膝蓋上放著一本筆記本,而她正在那上面振筆疾書著,口中唸唸有詞。
 
  妖喚揚起眉毛。「魅杏兒,對規則有什麼問題嗎?」
 
  聞言,她唰一聲抬起頭,凌亂的墨綠雙馬尾隨之彈跳著,如同女孩面孔上半茫然的微笑那般,顯現出主人的糊塗。
 
  魅杏兒推了推圓框眼鏡,轉頭對著自己右側的社員笑道:「啊,剛剛是冥水濂在說話對吧?」
 
  「你果然也沒在聽吧!更何況是我在說話啊!」
 
  她將筆記本立起,展示在對方面前。「杏兒這就來回覆你的問題吧,今天的每日一語錄是『今日天氣晴,適合刷油漆』喔!你看,這兩句話剛好押『ㄧ』韻,是不是一件既奧妙又美麗的事情呢?」
 
  「那兩句話根本沒意義好嗎,你這語錄控!而且人家才沒問你這個!」妖喚全力吐槽。
 
  「如何如何?」魅杏兒傾身湊近冥水濂,完全無視妖喚。「杏兒也想聽聽你的感想,還請你費心指教。」
 
  「嗯?」冥水濂擺出一副猙獰的表情撇向一旁留著著雙馬尾的女孩,一副「關我屁事」的樣子。
 
  魅杏兒充滿期待的瞪大了她碧青色的雙眸緩慢的靠向冥水濂,好像快把他吃掉似的,墨綠色的雙馬尾也慢慢的像有生命般侵蝕著冥水濂身穿的白色制服,就這樣與冥水濂互看了一陣子。
 
  (好像水草……)冥水濂看著魅杏兒柔順的髮尾心想著。
 
  「沒興趣。」冥水濂眼神撇向另一邊,伸手從前方方桌上的盒子裡拿出一枚棋子與兩張卡,之後則是繼續閉目養神。
 
  聽到這個答案的魅杏兒仿佛被石化了,在冥水濂拿完棋子與卡片後過了許久後,才像小學生聽到「聖誕老公公是假的」一樣崩潰的露出哀傷的神情。
 
  「唉……」妖喚嘆氣。
 
  環視了所有人一圈後,也從方盒裡拿出一枚棋子與兩張卡片。
 
  「也各自選好你們的棋子吧,然後記得抽兩張卡。」妖喚無神的看著兩位少女,一邊不斷轉著手裡的骰子蓄勢待發。
 
  一旁黑髮少女起身,把手放在嘴邊彎著腰俯瞰著方盒內形形色色的棋子,遲遲不肯下手。
 
     「魅杏兒,你呢?不選嗎?」妖喚把眼神轉向墨綠色頭髮的少女。
 
  「……」魅杏兒沒有回答妖喚的話,視線游移在一旁的冥水濂和他手中的棋子上,那羨慕的表情彷彿想變成那枚棋子一般。然而她也知道冥水濂不會將她當成棋子──想到這裡,她全身顫抖了一下,隨後挑了枚與冥水濂瞳色相近的藍色棋子,隨手抽了兩張卡。
 
  「皮諾可,這個直接電死。」妖喚回過頭朝著空無一人的地方自言自語了一聲,接著轉過頭詢問黑髮少女,「鬼,妳快選吧,我的骰子已經飢渴難耐了。」
 
  「啊~啊~那就這個吧~」鬼挑了枚深綠色的棋子,跟著抽了兩張卡,看了看卡上的內容,露出小惡魔般的笑容,「嘿嘿嘿嘿嘿~」
 
  「不行,這個也要電死。」妖喚搖了搖頭,覺得自己也許是這個社團中最正常的一個,而且身為社長,他也有義務要將社團導向正常之路。他用力握緊拳頭,將自己的運氣灌入其中,奮力的丟出骰子,「去吧!我的愛!」
 
  六面骰在桌上轉了一會,停下。
 
  一。
 
  「……一步。」妖喚深感自己運氣之差,沒有心思開玩笑,規矩的用自己的黑棋走出一步,停在起點後一格。
 
  【平民次元:這個次元內充滿著平民,職業只有平民,任何進來這個次元的人都是平民。哈哈你看你這個平民。次元能量增加十。】
 
  「……」連遊戲都要嘲諷他,實在太心塞了。他滿臉苦澀的從方盒裡拿了一枚金幣,接著將骰子交給鬼。
 
  「到我了到我了,」鬼把骰子放在手心中把玩著,「給我一個好的數字吧!」
 
  像是要把一年份的運氣都賭在這一擲上,她閉起雙眼對著骰子說了一番莫名其妙的話。而等得不耐煩的妖喚,沒能忍住對鬼大吼的衝動:「妳這臭小鬼快給我擲骰子!」
 
  她睜開眼睛,呆呆的看著妖喚那典型非洲人的臉,不禁在心裡悄悄地發出「嘖」的一聲,接著以誇張的動作把骰子拋到桌子上。被用力丟出的骰子勉強的在桌子邊緣停下來。
 
  「噗。」魅杏兒看著骰子上的數字,偷偷的笑了起來,「看來鬼鬼今年運氣都用光了呢。」
 
  「一步……兩步。」鬼自暴自棄的移動著綠色的棋子,然後狠狠的瞪住還在抱著肚子竊笑的魅杏兒。
 
  【學院次元:這個次元內充滿著仍在求學的學生。但在這次元出現的人有更多是畢業後求職失敗,只能宅在家中的廢人,真可憐。次元能量增加十五。】
 
  「好啦好啦,快點入籍非洲吧。」妖喚催促著鬼,但他臉上顯而易見的笑容反而令鬼更氣憤。
 
  「臭妖喚,你給我過來我保證不打死你!」
 
  魅杏兒趁著鬼沒在意的時候從她手中搶過骰子。
 
  她一手翻動筆記本,另一手做出拋硬幣的預備姿勢,握著骰子瞇眼呢喃:「俗話說得好:『天有不測風雲,路有凍死骨。』杏兒相信薛丁格的貓,更相信機率!」
 
  「你到底在講三小火龍龜啦!」妖喚抱頭。
 
  話音未落,魅杏兒猛力彈起大拇指,骰子在空中劃出堪比函數圖形的拋物線,然後垂直撞上桌面。眾人愣愣地盯著擲出的點數,而她則是跳了起來,在空中轉圈後才落下,短裙順勢飄動,差點連裙下風光都保不住。
 
  「其實也不是很難嘛,嘻嘻!」她以指尖拎起骰子,把「六」的那面朝向妖喚和鬼,喜孜孜地搖來搖去,水草般的墨綠雙馬尾也跟著晃動。
 
  魅杏兒將棋子直接放在起點後的第六格,彎下腰閱讀文字。
 
  【情人節次元:這個次元裡充滿了墨鏡墨鏡還有墨鏡,愛是溫柔卻又像荊棘般刺人的棘,魯蛇的你只是長不出荊棘的泥巴,哈哈。次元能量增加十。】
 
  「呼啊,寫得真好,筆記筆記……」嘴上這麼說著,她卻是有些落寞,視線頻頻望向自己的右側,從喉嚨裡發出咕嚕咕嚕的悶響。
 
  寫完語錄,她將骰子交給了冥水濂。
 
  以為他會把骰子接住的魅杏兒索性的將拎在手指尖的骰子放開,不過看來是她多想了,白色的骰子輕輕的碰到桌面上發出了微小的聲響。
 
  「嗯?水濂,輪到你囉」妖喚托著下巴。
 
  冥水濂像個木頭一樣動也不動,長瀏海因為低著頭的關係遮住了他的眼睛。
 
  「該不會是睡著了吧?」鬼擺出不可思議的表情,水晶般的頭髮在空中飄逸。
 
  「是猝睡症嗎?我還真沒遇過有這種症狀的人呢」妖喚提出疑問。
 
  「對呀對呀,鬼鬼我也沒有遇過唷!」
 
  「我記得有種叫做睡眠呼吸中止症的病,如果伴隨著猝睡症的話………」妖喚陷入深思。
 
  「那不就代表他隨時都會死掉嗎?」
 
  「……恐怕沒錯,而且這裡只有我們四人,如果他真的死掉了,這盤遊戲,這些棋子,卡片都將可能成為他死後冤魂的寄宿體,小至棋子,大至整間教室……」
 
  「嚴重的話,可能人體也將成為他寄宿的對象,而扣掉他的話我們只有三人,每人被寄宿的機率是……」妖喚若有所思的對著天花板吐露出來自地獄的話語。
 
  「呀!!!!我不要!!」鬼早已嚇的魂飛魄散魂不守合,纖細的小腿因害怕而顫抖跺步,眼角泛出了晶瑩的淚光。
 
  「哼哼,哼哼哼,哼呵呵。」
 
  「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突然活動室的角落傳來一陣笑聲。
 
  妖喚將視線由天花板轉向另一旁,桌上的骰子消失了,原本坐在最角落的冥水濂不知何時已經站了起來,與剛剛消極的氣息完全不同,此刻的冥水濂,散發出的是足以震懾住全場的傲人霸氣,從身上不斷爆發出的風壓,阻礙了在場所有人的思考。
 
  冥水濂碧藍色的雙眸已經消逝,取而代之的,是如血液般的鮮紅色。
 
  「輪到我了,是吧?」冥水濂在空中用手劃出一連串意義不明的手勢──此時此刻,每一位在場的人都看見了,冥水濂的背後,彷彿長出了一對寶藍色的翅膀──手勢定格,冥水濂將手中的骰子拋向空中。
 
  「飛翔吧!青眼白龍!!!」冥水濂轉過身,風壓仍不斷爆發,擲出的骰子就像在飛翔在空中的巨龍,傲氣逼人,隱約還能聽見些許嘶吼聲。
 
  「叩叩叩……喀喀喀喀……」骰子摔落桌面發出了清脆的聲響。
 
  「……」
 
  「……」
 
  「……」
 
  離他最近的魅杏兒,目不轉睛的盯著冥水濂,露出崇拜的眼神。
 
  「三點……三點是嗎?」
 
  【幻想次元:您所有不切實際的空想都能在這裡實現,例如:你的妹妹可能將在此次元中出現;你可能真的有超能力;你的二次元老婆可能會在你身邊出現;使用遊戲卡片,可能真的能召喚出怪物。真是個令人夢寐以求的地方,次元能量增加十五。】
 
  「真是適合你的地方。」妖喚露出了苦笑。
 
  「噗哧,真的有夠合適。」鬼也掩不住笑意,手遮著嘴眼睛瞇成了一條線。
 
  「……」冥水濂好像已經恢復到原本的樣子,又變回沉默寡言的狀態了,一身癱軟的依附在椅子上,骰子不由自主地滾到了妖喚面前。
 
  「輪到我了。」妖喚拿起面前的骰子,輕輕的擲了出去。
 
  五。
 
  「五點啊,果然無心流才是真理。」他拿起棋子放到魅杏兒的棋子旁,兩顆棋子正好壓在情人節次元上,讓魅杏兒狠狠的瞪了妖喚一眼。
 
  「這又不是我能作主的……」妖喚不敢對上她的眼睛,喃喃自語著低下頭,從盒子中拿出一枚金幣,並將骰子交給鬼。
 
  「終於到我了,」她又把骰子放在手心中搖了幾下,「這次一定要給我一個好數字哦!」
 
  「你每次都一定要這樣做才捨得擲骰子嗎?」妖喚以虛弱的聲音吐嘈著,像是在哀怨自己人生中的各種不幸般嘆了一口氣;鬼則是對他吐舌了吐舌,然後繼續那誇張的動作。
 
  「從一開始就沒運氣的你,是不會明白的。去吧,骰子君!」語畢,骰子就落在桌面了。
 
  二。
 
  「又是二哦?」這句話從意想不到的人的口中傳出,「鬼跟『二』真有緣呢,連續兩次擲到二的機率只有十二分之一吧。」
 
  「是三十六分之一哦,妖喚果然是學渣呢。」鬼一邊移動著棋子,一邊捂頭說道。
 
  魅杏兒亦從筆記本抬頭,而在她有機會說話前就被鬼的怒瞪擊退了。
 
  【商人次元:一切都是錢錢錢。比猛獸更為險惡的商人們,隨時都可以把你連人帶骨都啃掉。沒有最窮,只有更窮,好好努力不要落得連內褲也要賣掉的田地吧。次元能量增加二十。】
 
  「這桌遊真變態。」說著,鬼從方盒裡連同剛才忘記的硬幣一共拿了金幣三枚與銀幣一枚。
 
  魅杏兒放下筆,拈起骰子的同時斜眼瞥著鬼,小嘴微微嘟起,想說什麼卻再度被瞪,嗚咿一聲後乖乖擲骰。骰子滾動幾圈,停在了三點。
 
  她瞪大眼鏡後的瞳眸,嘴巴開開合合,然後珍惜地捧起骰子,朝它深深一拜。起身之後魅杏兒偷偷瞄著冥水濂,一邊將藍色棋子往前移三格。
 
  「一樣的、一樣的……」魅杏兒微醺似地晃著雙馬尾,掩嘴竊笑。
 
  冥水濂面無表情地望向反方向,而鬼露出看破紅塵的空洞表情,默默玩弄自己玻璃般的頭髮。妖喚則是清清喉嚨,敲擊桌面吸引魅杏兒的注意。
 
  「死ㄒㄧㄢ……魅杏兒,你走到命運了,抽卡吧。」
 
  「咦?」聞言,她低頭研究格子圖。「哇,真的耶!子曰:『中庸才是王道綠茶。』位於中間的三點果然厲害!」
 
  妖喚已經放棄吐糟她,只是以死魚眼看魅杏兒誇張地抽出命運卡。
 
  【命運023:恭喜你碰上百年難得一見的次元融合,可再擲骰一次,並扣除五點次元能量作為使用費。】
 
  「嗯……這就是所謂的『魚掌和熊翅不能兼得』呢。」話雖如此,魅杏兒卻是滿臉笑容地拋出骰子。
 
  點數出來之後,妖喚與鬼頓時異口同聲地大叫:「這不科學啊!怎麼又是六點!」
 
  魅杏兒雙手放在臉蛋兩側,大大地比出V字,食指戳著兩頰,把她的笑靨擠得圓滾滾的,像是河豚那般。把棋子移到命運以後的第六格,魅杏兒推了推圓框眼鏡。
 
  【電影次元:浪漫的國度,只有電影情節的次元,充滿了粉紅色泡泡。據說人氣最高的台詞是『我愛你,讓這句話做我最後的話』,戀愛的人果然智商都會降低。次元能量增加十。】
 
  「所以杏兒現在有……」魅杏兒的手在金幣上方猶豫。「嗯,十五點!」
 
  她抽走之前忘記的金、銀幣各一枚,拿到眼前仔細端詳。
 
  「水濂,輪到你了。」這時妖喚和鬼都正盯著角落處那位隨時會爆發犯中二的男子猜想他會幹出甚麼事來。
 
  當魅杏兒還在研究金幣上的圖案時,手下的骰子早就緩緩的被來自右方的手抽離,冥水濂把骰子緊緊的握在手中,看著桌上目前的局面,妖喚在第五格,也就是情人節次元,格子中間畫了個大大的愛心,鬼則是在第四格,商人次元,而最扯的魅杏兒竟然已經到了第十五格。
 
  目前妖喚有二十點次元能量,鬼雖然才四格,但都恰巧到了最多能量的格子,總共有三十五點能量,是目前最多,而魅杏兒已經到了第十五格,但是都剛好坐落在十點次元能量的地方,途中還使用了五點能量,也就是說她目前只有十五點次元能量。
 
  經過大略估算後,冥水濂決定先往“命運”出發,照這個局勢,他只要骰出六點就能夠有抽牌的機會。
 
  「六點嘛,有甚麼難的,命運就掌控在我手裡了。」冥水濂越想越興奮,露出了難得從他臉上能見的笑容,以食指與中指夾住骰子,再往前迅速的丟出,態度非常豪邁。
 
  「喀……喀……喀。」骰子在翻滾了幾次後,終於停了下來。
 
  「三點……」冥水濂不甘情願的將棋子移到了妖喚所在的情人節次元,兩個大男人在情人節次元甚麼的……
 
  魅杏兒見狀,脹紅了臉怒瞪著妖喚。
 
  「……這又不是我能決定的。」妖喚搖了搖頭,嘆了口氣。總覺得這個社長實在做得心好塞,社員們一個比一個不正常,讓他這個唯一的正常人超級辛苦的。
 
  拿過骰子,妖喚讓骰子在手中輕輕晃了晃,去除心中雜念,沉浸在空無的心靈中,確定自己處於五大皆空的狀態中才把骰子丟出。
 
  三。
 
  命運之格。
 
  「所以我說現在連骰子都會讀心了,無心流才是王道。」妖喚朝其它三人笑了笑,抽出命運卡堆中最上方的那張牌。
 
  【命運001:旅程中碰到百年難得一見的次元黑洞,不巧被吸入黑洞中困住,暫停一回合。不過即使如此世界依然美麗,意外遇上黑洞中的星際美景,次元能量增加二十。】
 
  「唔,這個……真是微妙。」妖喚一臉複雜的從盒子中取出兩枚金幣,將骰子遞給鬼。
 
  雖然目前妖喚在次元能量方面稍微領先,但只要鬼走到任何一個普通次元就能領先了。況且,妖喚現在在黑洞中,想到這時,鬼偷偷的笑了。
 
  當其他人對這異樣的舉動歪頭時,鬼把骰子拋出去了。然後,在看到骰子上的數字同時一頭撞到桌子上。
 
  她提起自己的棋子,準備將其移到前一格的情人節次元時,她的手停了下來,並把棋子放回原位。
 
  「男女不可共處一室,所以,讓我重新擲一次吧。」鬼用光最後一口氣似的哀求著,馬上把骰子撿起來。然而,骰子並沒有落在桌面上。
 
  「噗噗,到杏兒的回合了,非.洲.酋.長~」魅杏兒一手接著骰子,另一邊把鬼的棋子移到冥水濂的棋子旁邊。原本打算反抗的鬼亦因為體力耗盡只能趴在桌面上。就連坐在一旁的妖喚也不禁向鬼露出可憐的目光,令她不得不去懷疑自己的運氣是不是被這兩人吸乾了。
 
   喀啦喀啦地搖著骰子,魅杏兒盯著情人節次元許久,才忽然醒悟,連忙把鬼的棋子挪回原本的格子,一張臉漲得通紅。
 
  「不行!」她將骰子塞進鬼的手裡。「快點重骰,不可以是一點啦!」
 
  癱軟的鬼還來不及弄清狀況,但聽到可以擺脫非洲人的悲慘命運,立刻接過骰子並拋出──但這一次,骰子還是沒能碰到桌面。
 
  妖喚忽然站起身撈走骰子,正氣凜然地說道:「規則就是規則,怎麼可以重骰!冥水濂,你也這麼覺得吧?」
 
  「沒錯,我也覺得十分不合理。」冥水濂露出堅定的眼神。
 
  「果然是英雄所見略同啊!」妖喚附和道。
 
  「魅杏兒,請把鬼的棋子放回它應該在的位子。」妖喚得意的使喚著一臉不滿的魅杏兒,正當魅杏兒伸手,冥水濂站了起來。
 
  「實在是太不合理了!為甚麼不能重骰?」
 
  「人家是女生耶!」冥水濂口氣突然加重,並重重的往木桌上拍了一掌,桌上的棋子與卡片因此而原地震了一下。
 
  「……」妖喚傻眼的看著冥水濂。
 
  「真的嗎?我是女生,那我可以重骰了!」鬼從地獄被拉回人間,從妖喚手中搶過骰子,水晶般的頭髮又恢復了光澤在空中擺動,對著妖喚笑了一下,準備再次拋出骰子。
 
  冥水濂似乎又回到了平常沉默的樣子,魅杏兒則是好像領悟了甚麼一般的在筆記本上拼命寫著。
 
  「……這到底是?」妖喚對這裡只有他一個正常人感到悲憤,「算了,要重骰就重骰吧,我服了你們。」
 
  妖喚放棄繼續爭辯,這時候選擇少數服從多數才是最保險的,社長什麼的頭銜無法讓他活過少女的拳頭,必要時刻還是當作掛名就好。
 
  「不過,這一次要是再骰出一,那可真的沒有反悔機會了。」妖喚神色嚴肅的望向鬼,並在心中不斷發出祈禱鬼非洲到再出現一的電波。
 
  「來吧!」鬼站了起來,高舉著骰子喊道:「什麼一起逛街?什麼一起看電影?都見鬼去吧!戀愛?只要繁衍後代不就好了?我才不需要男友,我才沒在羨慕那些在公眾場合放閃的人。都下地獄吧啊啊啊啊啊啊──」
 
  看著咆哮中的鬼,其餘三人同時得出「啊,鬼終於壞掉了。」的感想。
 
  「妳的腦子忘在奈何橋上嗎?
 
  那高亢的喊叫突然斷了。鬼環視著三人,然後以要把對方吃掉的氣勢緊緊的瞪著冥水濂。
 
  妖喚看著他們兩人,靈機一動的說道:「追加一條新規則,接下來如果情人節次元上有兩人同時站在上面,那兩人就要當一天情侶。」
 
  空氣忽然凝滯,三對視線在空中交錯,擦出劈啪的電光,妖喚這才察覺自己犯下大錯,卻為時已晚。魅杏兒猛然踢開椅子,像是擺脫重力似地撲向了鬼,嚇得她往後倒退幾步,但還是被墨綠髮絲埋沒。魅杏兒握住鬼的雙手,將掌中的骰子緊緊包覆,先是鼓著臉頰怒視妖喚,然後偏頭靠近鬼的耳畔。
 
  「鬼鬼,杏兒決定告訴你歐洲的方法,接著我們要一起擲骰子喔!」她喃喃說道,抽出手翻動筆記本。
 
  「真、真的嗎?要怎麼做?」鬼的雙眼閃閃發光,長髮也跟著閃爍彩繪玻璃的光彩。
 
  魅杏兒的目光落在某一頁。「好,就這句吧。當杏兒數到三的時候,一起大聲唸出來!」
 
  「好!」鬼激動地點頭。
 
  「一、二、三──!」
 
  「「歐洲的月亮總是比較方!」」
 
  幾乎衝破窗戶的吶喊從二人口中飛出,扔出的骰子呼應這道氣勢,滴溜滴溜地在桌面上瘋狂旋轉,沒仔細看還以為是陀螺。數十秒後終於停下,妖喚和冥水濂愣愣望向兩人,而後者歡呼著互相擁抱,差點連眼淚都流出來。
 
  「是六點、是六點!」鬼笑得合不攏嘴。「臭妖喚,就說我才不非洲呢!」
 
  「古人云:『兩人同心,其利斷開鎖鏈斷開魂結,斷開一切的牽連。』語錄的力量充滿奧妙,呵呵!」魅杏兒一手掩嘴,眼角餘光瞥向冥水濂,然後嘻嘻笑著。
 
  鬼開開心心地把棋子向前移動六格。
 
  【夏天次元:陽光、沙灘、比基尼!燦爛的光影總是會在我眼底模糊,如同手上逐漸融化的冰淇淋,那樣略帶惆悵的美好。次元能量增加三十。】
 
  「……」妖喚仰頭望天。
 
  「……」冥水濂扶額。
 
  鬼恭敬地將骰子傳給魅杏兒,而她如同甩動水袖那般扔出骰子,不知是不是因為額度耗盡,向來歐洲的她,居然反常地擲到了一點。
 
  「沒關係沒關係,杏兒覺得很值得。」如此說道,魅杏兒瀟灑地將棋子拿起,接著重重放下,身體順勢貼近桌面,盯著那一格的文字閱讀。
 
  【雲次元:輕飄飄~輕飄飄~所有煩惱~都到~九霄雲~外……嗯?次元能量增加五十。】
 
  妖喚和冥水濂露出死魚眼,看著鬼與魅杏兒紛紛拿走數枚金幣,恨不得一頭撞死。
 
  「……」冥水濂沉默的拿過骰子,默默的擲出。
 
  三。
 
  命運之格。
 
  「……哼哼哼,啊哈哈哈哈!果然我還是受到上天所眷顧之人!」冥水濂站起身,渾身似乎又充滿了莫名的霸氣。他以誇張的姿勢將棋子高高舉起再重重落下,幾乎是以砸的方式把棋子砸到命運格子上,隨後又伸手放在命運卡堆上,抽出最上方一張卡的同時原地轉身三百六十度,「這就是扭轉命運的一抽!」
 
  他食指拇指夾著命運卡片,揮手甩出奇特的軌跡,最後以一種莫名精巧的方式將卡片擲到桌面上,正好停在正中央,讓所有人都能看到命運卡片上的文字。
 
  【命運012:遭遇神奇的次元漩渦,開啟了神秘的通道,碰見來自平行時空的自己,陷入了情網,一同遨遊星際五天四夜,好不快活。次元能量增加二十五。】
 
  「……」現場所有人一片沉默,就連冥水濂自己在看清楚命運卡片上的文字後,也默默的將卡片塞回牌堆最下方,默默的拿走兩枚金幣與一枚銀幣,默默的坐回位置上。
 
  「唔──」正當妖喚想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冥水濂突然冒出一句,「我想我有保持沉默的權利。」
 
  又是一陣沉默降臨,眾人面面相覷,好一陣子後妖喚才重新拿起骰子,結果遭到鬼的制止,「臭妖喚不是暫停一回合嗎?」
 
  「妳以為我會犯下忘記這種事情的錯誤嗎?」妖喚露出得意的笑容,將自己的法術卡丟到桌面上,讓眾人可以清楚看到法術卡效果,「我使用法術卡『永不停止的命運車輪』,這個法術能消除暫停的副作用,讓我能繼續擲骰。」
 
  「啊,好卑鄙。」鬼不滿的嘟起臉頰,卻遭到妖喚反駁,「這個不叫卑鄙,而是正確的運用戰術,妳就好好看我怎麼獲勝吧!」
 
  他讓骰子在手中輕輕搖了搖,丟了出去。
 
  一。
 
  【次元裂縫:因次元扭曲所出現的裂縫。暫停一回合。】
 
  「……」妖喚整張臉都綠掉了。他拿下黑框眼鏡,掏出眼鏡布擦拭了一下又戴回去,結果當然絲毫沒有任何變化,一還是那個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歡樂的笑聲充斥在社團活動室內,笑得妖喚臉一陣青一陣白,非常勉強才壓住自己翻桌的衝動,漲紅著臉爭辯道,「不、不要笑了!這是機率的問題……機率!……日常運氣的問題,能算非洲嗎?」
 
  接著便是一些奇怪的話,什麼「玄學」什麼「六分之一的世界線」之類,引得眾人笑聲更加高昂,鬼甚至笑到從椅子上摔下來,抱著肚子喊痛。魅杏兒則是邊笑邊振筆疾書寫著些什麼。冥水濂趴在桌上,身體不停顫抖著,笑聲也跟著漏了出來。
 
  「夠了!我要求重骰!」
 
  「哈哈哈……不行重骰!臭妖喚又不是女生……哈哈!」
 
  「俗話說的好:『玄不改非,課不改命』!噗噗,非洲人還是不要試圖偷渡吧!」
 
  「……噗……嗤……嘻嘻嘻……」
 
  「……」妖喚一臉悲憤的瞪著天花板,最後只得認命自己消耗了貴重的法術卡換來的卻是再度暫停一回合,於是只好在心中默默的將非洲之氣輸送給其他人。
 
  「哈哈,太好笑了,我快不行了。」鬼顫抖著爬上椅子試圖坐好,結果滑下椅子兩次,深呼吸幾次後總算能冷靜下來擲骰。她雙手包覆住骰子,嘴裡不停默唸著「歐洲的月亮總是比較方」這句話,好一陣子後才擲出骰子。
 
  五。
 
  「耶!果然這招偷渡歐洲法有用!」看清楚骰子上的數字,鬼馬上跳了起來,興高采烈的拿起自己棋子前進五步,走到了雲次元,然後翻出自己的法術卡,「我要使用法術卡『幾何增長的無限寶藏』!讓自己一回合內獲取的次元能量變成三倍!」
 
  「這不科學……」妖喚無力的吐嘈,卻只能眼睜睜看著鬼從盒子中拿出十五枚金幣,一下子就將次元能量的差距拉開。
 
  「嘻嘻,亮晶晶,亮晶晶。」鬼用一共二十二枚的金幣堆成兩座金幣小塔,並用唯一一枚的銀幣當作塔尖,笑得春風滿面。
 
  「俗話說得好:『熟透了,就爛了起來。』現在的鬼鬼已經不是杏兒當初認識的鬼鬼了,只是一個歐洲鬼罷了。」魅杏兒感嘆了下自己的歐洲法竟然被鬼鬼利用到這種地步,雖然當初是逼不得已的──要是再擲到一點的話她的小心臟可受不了──但沒想到會導致鬼鬼與自己的差距被越拉越大。
 
  想到這裡,她就用力狠瞪一眼妖喚,但後者完全是失神狀態,沒有意識到她的眼神,於是她只好悶悶的拿起骰子擲出。
 
  一。
 
  機會之格。
 
  「看來杏兒繼續被歐洲所眷顧,嘻嘻。」魅杏兒笑著抽出機會卡,看了一眼上面的文字便沉下臉來,默默的把卡片放到桌上。
 
  【機會017:恭喜你努力練習後獲得大次元泰國蝦最完美去殼冠軍,次元能量增加三十。但因為太過努力導致與戀人分手,傷心過度暫停一回合。】
 
  「這什麼比賽啊!杏兒才不想為了這種莫名其妙的冠軍和男朋友分手啊啊啊啊!」魅杏兒用力拍著桌子跺腳,不時瞥一眼冥水濂,看到他完全沒有正眼看自己,而且還偷偷的笑了幾下,更加覺得憤怒,於是遷怒到妖喚身上,「你選的這什麼爛遊戲啊!怎麼都是一堆奇奇怪怪的東西!」
 
  「這個嘛……」妖喚攤了攤手,表示他其實也很無奈,「其實我就隨便挑家桌遊店進去問老闆有什麼推薦的,他順手拿了這個說『想和朋友絕交的話就一起玩這遊戲吧。』所以我就買下來了。」
 
  「你神經病啊!」魅杏兒隨手掏出一本字典直接砸在妖喚臉上,把他整個人砸到翻掉,倒在地上,「俗話說的好:『人被殺,就會死。』今天杏兒就殺掉你這白痴!」
 
  「安靜點,換我了。」冥水濂一出聲,魅杏兒就宛如聽到天籟一樣迅速回歸文學少女的端莊模樣,將嘴巴緊緊閉上,模樣之乖巧讓人聯想不出兩秒前這少女還一臉猙獰的要幹掉自家社長。
 
  待周圍都安靜下來後,冥水濂深深吸了一口氣,用力握住骰子站起身舉高手臂,「現在,我的手中抓住了未來。」
 
  說完便放開手,任由骰子從空中自由落體到桌上,撞出喀啦喀啦的聲音。
 
  三,又是三。
 
  「哇,水濂跟三好有緣份唷!」歐洲鬼非常有餘裕的拍手叫好。
 
  「真不愧是冥水濂!」魅杏兒用崇拜的眼神盯著冥水濂,那眼神之熱情就差沒上去舔兩下叫聲汪了。
 
  「決、決定了!老是骰到三的你以後就叫老三吧!要不然叫小三或印度阿──痛!」妖喚好不容易爬起來又被另外一本成語辭典打翻過去。
 
  「……」冥水濂沉默不語,默默的坐回位置上,把棋子移動到第十二格上。
 
  【粉紅幻想動物次元:粉紅色雙馬尾大猩猩出現了!她熱情的歡迎你來到粉紅幻想動物次元,這裡充滿各種粉紅動物,比方彩虹小馬和七彩大嘴鳥。次元能量增加十。】
 
  又是一個引人吐嘈的次元,但冥水濂沒有說什麼,再怎麼樣都比愛上平行時空的自己要好得多。
 
  冥水濂的回合結束,妖喚暫停一回合,鬼便伸手準備拿起骰子,沒想到卻被不知何時已回到椅子上的妖喚拍掉手,「我要使用道具卡『菜刀陷阱』,這張卡可以指定一個人被關進地上插滿了菜刀的房間,使其暫停一回合。指定的對象就是歐洲鬼。」
 
  「你這臭妖喚!自己非洲又白痴就想陷害人家!」鬼氣得拍了拍桌子,對著妖喚大喊。
 
  「嘿嘿……歐洲人沒有一個是無辜的,歐洲鬼也一樣,能拉一個下水是一個。」妖喚挑了挑眉,一副「打我啊笨蛋」的表情,讓鬼恨不得馬上衝過去掐死他。
 
  於是妖喚暫停,鬼暫停,魅杏兒也暫停,骰子最終又回到冥水濂手上。
 
  「這就是我的賭博!」這次冥水濂不再拖時間,很乾脆的擲出骰子。
 
  三,又是一個三,三好三滿。
 
  眾人望向默默把骰子移動到電影次元的冥水濂,紛紛露出同情的目光──當然魅杏兒除外,這被戀愛降低智商和情商的少女面對冥水濂任何舉動的選項都只有兩種,崇拜跟非常崇拜,沒其他了。
 
  「咳咳,總之又輪到我了。」妖喚裝模作樣的咳了兩聲,擲骰。
 
  四。
 
  「很好,這是個非常穩定的數字。」他露出滿意的笑容移動棋子。
 
  【學術次元:這裡是研究各種複雜學問的次元。比方在量子力學裡,表達粒子的量子態的波函數必須滿足歸一化,也就是說,在空間內,找到粒子的機率必須等於一。哈哈,看不懂吧學渣!次元能量增加二十。】
 
  「好可怕,為什麼這個遊戲知道我看不懂還知道我是學渣?」妖喚臉上浮現恐懼的表情,趕緊將骰子丟給鬼。
 
  「所以說臭妖喚選遊戲的眼光太爛了。」鬼翻了個白眼,再度使出歐洲擲骰法。
 
  一。
 
  機會之格。
 
  「啊哈!雖然是一不過是機會所以完全沒問題!」鬼志得意滿的笑了起來。相信自己已經轉生投胎成歐洲鬼的她直接揮手抽出機會卡片,翻開來丟到桌上。
 
  【機會006:你在商人次元中努力工作,不久後便升職加薪當上總經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巔峰。想想還有點小激動呢。次元能量增加一百。】
 
  「我的回合!我要使用道具卡『黃金寶箱』!讓指定對象這個回合獲得的次元能量變成三倍!指定的人當然就是我啦!」鬼看清楚機會卡上的數字便眼睛一亮,毫不猶豫的發動道具卡,讓獲取的次元能量從一百變成三百,加上原本的兩百二十五點,直接就破了通關的五百大關。
 
  「這不科學!怎麼法術跟道具都是三倍!鬼又不是紅色有角!」妖喚抱著頭吶喊。
 
  「俗話說的好:『鹹魚翻身,還是鹹魚。』但杏兒連鹹魚都不如……」魅杏兒勉強撐著唸完語錄後便一頭撞在桌上。
 
  「……」冥水濂無話可說,只能默默的比出一個大拇指,然後收起拇指換成中指。
 
  「嘻嘻,鬼鬼大勝利!從今以後請叫我歐皇鬼!」鬼笑得那是一個得意到不行,喜孜孜問著其他人,「怎麼樣?還要再來一局嗎?」
 
  「不了,累感不愛。」妖喚把自己的硬幣和棋子放回盒子裡。
 
  「子曰:『有朋自遠方來,非奸即盜。』杏兒也不想玩了,這神經病選的什麼爛遊戲。」魅杏兒跟著收拾起來。
 
  「……」冥水濂一言不發的收起硬幣與棋子,看起來也沒有繼續下去的意願。
 
  「好吧,我倒挺喜歡這遊戲的,嘻嘻。」鬼看到眾人不感興趣,自己一個人玩也沒有樂趣可言,便跟著把金幣小塔拆掉放回原位。
 
  眾人收拾完一切,最後由妖喚將盒子蓋上,把大次元遊戲組放到一旁書櫃上貼著「糞遊戲」標籤的格子中,當作今天活動的結束。
 
  「時間差不多了。」他伸了個懶腰,背上自己的書包,朝著眾人道,「回家吧。」
 
  「說得也是,回家吧。」鬼點頭附和,第一個走出活動室。
 
  「杏兒想和冥水濂一起走,你覺得如何呢?」魅杏兒跟在冥水濂身後碰碰跳跳的,就差身後沒一條狗尾巴甩來甩去了。
 
  「……沒興趣。」冥水濂撇頭,朝著妖喚打了個招呼,跟在鬼後面離開活動室,而這個舉動也讓魅杏兒不滿的瞪了一眼妖喚,嘴裡碎唸著「一定要殺了你」之類的話,隨後匆忙的小跑步追上冥水濂。
 
  「唉……社員都太有個性,讓我這個正常人社長真難做啊。」妖喚感嘆了一聲,覺得心好累好想退休。他留在最後將活動室的窗戶一一關上並確認鎖好,關掉所有的電燈。
 
  「明天要玩什麼遊戲呢?」妖喚嘴角露出一絲笑容,鎖上活動室的門,拔出鑰匙前往教師辦公室準備歸還鑰匙。
 
  夕陽西下,陽光透進活動室內,照得室內一片通紅,同時也照亮那些堆滿數個櫃子的各種桌遊。
 
  而明天,又會是什麼遊戲被選上,成為自由象限高校桌遊社的活動內容呢?



大家好!這裡是妖喚(`・ω・´)
這篇是參加自由象限的每月大活動「句情組合大作戰」,與隊員們一起寫出來的小說!
這次以接龍的方式進行,敘述桌遊社的四個成員一同玩名為「大次元」的桌遊所發展出的莫名其妙的故事(?
也是一種新的嘗試呢,希望大家會喜歡XD
417 巴幣: 44
⁽⁽◝( ˙ ꒳ ˙ )◜⁾⁾很有趣誒

感覺可以真的來開個這種桌遊,茶茶表示想玩!

想當歐洲人
2018-03-26 21:05:03
妖喚
咦,竟然沒收到通知QQ
真的開這種桌遊和朋友玩會翻臉吧XDDDDD
茶茶已經是歐洲茶了(?
2018-03-26 22:54:18
我覺得很有趣啊WWWW

反正一堆桌遊都是友誼破壞系列了
就超想玩看看這款的

有沒有興趣把完整的桌遊規則還有地圖弄出來啊XDD
2018-03-27 09:04:33
妖喚
竟然嗎XDDD
老實說有點心動,不過目前只有一張線都對不齊的渣地圖(?
可能看空閒吧(?
2018-03-27 12:14:5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