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BL】自由象限句情活動-說好的童話故事呢(一)

洛雅.愛的戰士 | 2018-03-23 17:07:48


本文為參加自由象限公會【句情組合大作戰】之稿件

隊伍名稱

枕頭貓

隊伍成員


隊伍投稿的句子

(01)你的腦子忘在奈何橋上嗎?
(02)有朋自遠方來,非姦及盜!
(03)謝謝你愛我

隊伍使用的句子

(01)你不踏出這步的話那你就後悔吧
(02)平行時空的自己
(03)你別想了,妹妹是我的!
(04)熟透了,就爛了起來
(05)我愛妳,讓這句話做我最後的話
(06)粉紅色雙馬尾大猩猩出現了!
(07)戀愛?只要繁衍後代不就好了?
(08)燦爛的光影總是會在我眼底模糊
(09)地上插滿了菜刀
(10)愛是溫柔卻又像荊棘般刺人的棘
(11)歸一化
(12)你給我過來我保證不打死你!
(13)飛翔吧!青眼白龍!
(14)你的腦子忘在奈何橋上嗎?




   「長子?呵,不就是有娘生沒娘養的雜種。」——我以為我們雖然同父異母,仍有幾分兄弟情份。

  「兒子?我從來沒當你是我兒子。你只是利益合作的產物罷了——還是最失敗的那種。我愛的一直是小白的媽媽。你母親算什麼東西?」——我以為即使你不愛母親,至少你會看在母親的家族對你的幫助的份上,留有幾分夫妻情份。

  「我愛你,我知道我不能,你更不能——但我愛你。我愛你,讓這句話做我最後的話。」——愛我?真的愛我,你就不會那樣對我。

  「我不愛你。戀愛?只要繁衍後代不就好了?不,繁衍後代還只是次要的。最重要的還是我們結合後的利益呢。但現在連那個都沒有了,呵呵。更何況,還讓我聽見了『那種東西』。噁心。」——我以為我們是有感情的。我以為妳是不一樣的。

  「我一直想知道,如果你一無所有了,還能不能維持那該死的冷靜?」——我不懂為什麼你如此恨我。害死我的母親,搶了我的家庭,陷害我一無所有後,又要奪我性命——你憑什麼恨我?

  ——憑什麼!

  「黎思宇!」

  黎思宇驀地驚醒,長長的睫毛掃過一片空茫,入目的是一個純白,一塵不染,也空無一物的空間。連門窗都沒有。

  他發覺自己直挺挺地站著,彷若自己位處天堂那般,世界白茫茫的。

  耳邊因強烈衝擊造成的耳鳴不復健在,但死亡的事實一遍又一遍打在心坎上,他晃了晃,向後倒去,頭撞上硬物時仍然沒回過神,疲憊的身子貼靠冰涼的牆面,緩緩下滑。

  「我……」黎思宇的嗓子很啞,清亮乾淨的熟悉聲線黏滿疲倦,雙眼無法聚焦,腦海一遍遍重播著自己方才開著車準備衝去公司搶救周轉不靈的資金缺口,那時他一邊打電話聯絡秘書賣掉手中剩餘的幾筆基金,突然眼前血光四濺……

  接下來他怎麼了,不用誰來解釋,他自己清清楚楚。

  無情的父親、早逝的母親、狠毒卻善於偽裝的同父異母弟弟。

  他被那夥人背叛、陷害,母親的早逝開始一連串的悲劇:被驅逐出家門、公司因弟弟的惡意商業競爭搞垮,商業聯姻的未婚妻見大勢已去離開他……

  疼痛翻湧上來,恨意與怒火剎那吞噬掉他的冷靜,黎思宇咳了一聲,腦海閃過無數個畫面,最後定在某個男人的溫柔注視裡──「我愛你。」

  結果呢?結果他曾以為絕不會背叛自己的那個人,用另一種方式毀掉自己,讓他死無葬身之地。

  想到這,黎思宇雙眸倏然放大。

  這裡,是哪裡?

  「人類,你的腦子忘在奈何橋上嗎?」一隻全白的土耳其安哥拉貓突然出現在他眼前,尾巴圈著腳坐著,優雅地舔著爪子。

  牠放下爪子,直勾勾望著黎思宇。

  牠的眼睛一藍一金,可原本神秘的眸子卻滿是歡快,看起來莫名蠢萌,「以死亡是失去思考行動能力這個標準來看,你當然還沒死咩。」

  「這裡是哪裡?」黎思宇沉默一會兒,半晌後啞著嗓子開口問道。

  「既然你誠心誠意的發問,本喵就大發慈悲的告訴你——你可以把這裡理解為傭兵工會之類的地方。」貓耳動了一下,「被送來的人類會在這裡接到任務,到別的世界完成任務,然後回到這裡領任務獎勵這樣。」

  「任務包括維持世界劇情發展,破壞劇情,或是邏輯合理下完成任務。第三種是不用在意有沒有破壞劇情的。但是任務也比較特別。」貓咪笑了笑。

  對於黎思宇,一個普通人類,而言,他很難理解為什麼自己能從貓臉上看到笑容。但他就是覺得那隻詭異的貓在笑。

  「跟你講那麼多也沒用,反正你到別的世界就知道了。本喵會在旁邊提醒你噠。總之,恭喜你,人類,本喵就是第三種任務的發布者!」

  「到別的世界?」

  「是噠!有些人是穿成平行時空的自己,有些人就是穿成原本世界的人!總之本喵會幫你找個好身體的!」

  那還真是謝謝你喔……

  「……如果不接任務會怎樣?」黎思宇皺眉。

  「會死掉的唷。你現在只是身體死掉,在這裡的意識還活著。如果不接任務或任務失敗的話就得不到維持生命的能量,就會死掉的說。」

  「那任務成功有什麼獎勵?」

  「很多呀,可以活下去的能量是基本的,另外還有可以讓你獲得異世界能力的道具什麼的!最重要的是,如果任務成功數量達到一定數值,本喵可以讓你回原本的世界報仇!怎麼樣!人類,有木有很心動!你不踏出這步的話那你就後悔吧!」

  ……這隻貓有毒。

  黎思宇嘴角抽了抽,深刻的體會到以前認識的那些貓奴的心情,貓咪有毒。

  只是,報仇什麼的,真的非常令人心動啊。

  他罪不至死,信任他人是他此生最大的弱點,如果真能回去,他絕對不會重蹈覆轍。

  那些人渣欠他的東西,他會一個一個逼他們吐出來。

  「對了,人類,本喵叫做小綠,本喵可以勉強允許你直呼本喵的名字。」

  黎思宇回神,懶懶地點頭,他對這隻應該是貓的玩意沒什麼好感,思及這傢伙給自己帶來了希望,便姑且隨意牠亂搞了。

  「好噠,那我們就出發吧!」


  再次恢復意識時黎思宇只覺得頭暈目眩,掙扎了一下,然後沉默了。

  「……小綠?」

  「喵哈哈哈……哈哈哈……對不起啦……」

  「……」

  「那個……呃……這次的任務只有一個……嗯……」

  「……」

  「……歡迎來到小紅帽的世界。收到主線任務:撮合獵人和大野狼……」

  你給我過來我保證不打死你!

  任務,撮合獵人和大野狼。

  如果是個人可能還不會那麼難,然而黎思宇現在是一棵樹。

  要是他現在是個人,大概已無法維持表情——還好樹是沒有表情的。

  放眼望去是一整片的蔭綠,盤根錯節的樹根攀住泥土,日光透過葉隙照射下來,在崎嶇難行的地面形凝出點點光痕,黎思宇垂首透過光影檢視自己,情緒一點又一點盪下來。

  「那個……你也不用太糾結啦……樹也是可以變成人噠。」小綠撓了撓黎思宇的樹幹。

  黎思宇忍了一秒,隨後惡言警告,「不要再抓了,這是什麼爛任務,你有沒有搞錯?」

  「……不要那麼凶嘛。收到支線任務:攻擊小紅帽。任務完成獎勵:化成人形。」

  「……」他錯了,原來還有比主線任務更離譜的指示。

  攻擊小紅帽。

  其實這隻貓不是有毒,是有病吧?

  突然,一個嬌憨的小女孩聲音打斷了他們的對話,「聽從我的呼喚,服從我的命令!飛翔吧!青眼白龍!」

  黎思宇十分艱難地把注意力從小綠身上轉向那個聲音的來源,只見一個戴著紅斗篷的小女孩衝了過來,迅速在自己面前站定。

  她對著天空一臉嚴肅地大喊,她高舉雙手,手上畫著扭曲糾纏的圖紋。

  小綠跟黎思宇都還沒反應過來,她就跌跪在地捂著右眼大吼,「嗚啊啊啊——詛咒!又發作了!黑暗的力量,我不會任你奪走我的身體的!我可是、可是,神聖的……嗚啊!」

  一聲哀號之後,她伏在地上,一副精疲力竭的樣子。

  四周毫無動靜,小動物還是該做什麼就做什麼,風一樣吹,雲一樣飄,陽光一樣閃耀,小紅帽一樣繼續表演她的舞臺劇。

  「……那是什麼東西?」黎思宇無言以對。

  「人類你快攻擊啊!她就是小紅帽了!看看她的服裝!」小綠不停的拍打樹幹……呃不,是黎思宇。

  「不是……她在吼什麼?這個叫小紅帽?她中二病犯了多久?」

  「唉呀!人類,你再不攻擊她,等等她就會召喚青眼白龍毀掉這片森林了!」

  無可奈何,黎·一棵樹·思宇,只好瘋狂的搖晃著他的樹枝。說時遲那時快……一顆果實就那麼離開枝葉,直直墜下。

  「沒錯!你是註定失敗的!邪惡力量!因為我可是,神聖的……」小紅帽踉蹌站起,手一伸用力指向天空,一棵巨大的蘋果「呼應她的召喚似的」從天而降,直擊腦門──

  「砰!」

  「支線任務:攻擊小紅帽,完成!獲得獎勵:化成人形。」

  「……小紅帽好像……去不了奶奶家了。」

  變成人形的黎思宇在躺屍的小紅帽身邊蹲下,他探了探對方的呼吸,下了結論,「小綠,小紅帽的故事沒有小紅帽,真的沒問題嗎?」

  「沒問題噠!只要獵人跟大野狼在一起就沒問題啦!」

  「……好。」


  「噢——獵人先生!愛是溫柔卻又像荊棘般刺人的棘啊!」

  黎思宇和小綠在森林中遊蕩,以期遇到獵人或是大野狼,卻聽到一個如吳儂軟語的少年聲音,誇張地演著像話劇的臺詞。黎思宇不禁打了個寒顫,有種不祥的預感,偷偷地向那邊靠近。

  近了一些,聲音也更清晰了。

  那個聲音壓低了一點,有點啞,但還是帶著些少少年特有的清亮:「我的孩子,你不懂愛。」

  「不,獵人先生!自從偶然遇見您,每每想到您,燦爛的光影總是會在我眼底模糊!從此任何耀眼之物,都不如您了!」又轉回少年聲。

  黎思宇偷瞄,一個穿著狼型布偶裝的少年一人分飾兩角,沉浸自己的世界。

  「你不要跟我說……他是大野狼。」黎思宇抱著最後的希望向小綠開口,而小綠一臉沉痛的回望,打破了他最後的期待。

  ……大野狼,原來你是這樣的大野狼。

  「……那個,大野狼?」黎思宇實在聽不下去大野狼的精分大戲了——為什麼一隻狼可以那麼肉麻!

  「咦!」大野狼大驚,第一個反應就是轉身要逃,可是好像突然想到自己是一隻狼,不用怕手無寸鐵的人類,硬生生地停止動作,惡聲惡氣問道,「有什麼事嗎……請問?」

  他的表情動作都很僵硬,心虛地小聲補上請問兩字。

  「你喜歡……獵人?」黎思宇感覺腦海奔過一萬隻草泥馬,感覺自己再也不會相信童話故事了。

  「對對對對……對的!」大野狼緊張得口吃。

  「……我可以幫你。」

  「咦?謝、謝謝您!」大野狼完全不疑有他。

  一隻狼這麼蠢真的沒有問題嗎?

  「既然這是小紅帽的故事,去小紅帽的奶奶家,應該就能遇到獵人了吧?」黎思宇望向小綠,「小紅帽奶奶家在哪裡?」

  小綠僵住了,有點心虛,「誒……本喵也不知道啊……大概要問小紅帽吧……」

  「如果我沒記錯,這個故事應該只有一個小紅帽——就是被砸暈的那個,對吧?」黎思宇努力克制自己虐待動物的慾望。

  「喵……喵哈……你在說什麼本喵聽不懂欸……本喵還是一隻小小喵……」

  「你給我說說看我們該怎麼找到小紅帽的奶奶,嗯?」

  「那、那個……」大野狼突然顫抖著插話。

  「怎麼?」黎思宇瞇著眼,表情是大寫的不耐煩。

  「小紅帽的奶奶是誰呀?獵人先生跟她在一起嗎?」大野狼問,「如、如果,要找獵人先生,我聞得到他的味道的呀……」

  為什麼這隻大笨狼在遇到獵人的事的時候,智商會急遽上升?


  因為所以,他們便跟著大野狼在森林裡面穿梭,大野狼看著雖然不精明,但他對自身嗅覺很有信心,嘴上邊滔滔不絕講述著自己對獵人的愛意,諸如相識過程、相愛相殺的過程,邊帶領他們靈活穿過枝繁葉茂的森林,一路前往愈漸寬敞明亮的大道。

  不知道過了多久,大野狼閉了嘴,小小身子閃到旁邊的樹幹後面。

  黎思宇正疑惑要開口,樹幹後的光影便傳來熟悉的聲音。

  「獵人先生,我很高興有您的幫忙,但我並不需要。」

  「尊敬的女士,這是我應該做的,您無須客氣。」稍微粗曠的聲音接著響起。

  「既然如此,那便謝謝您了。」那個聲音有點無奈。

  「別這麼說,女士。」獵人笑得爽朗。

  ……女士?不,這個聲音……是那個人啊……
  

  他聽了不下四年的低沉嗓音,優雅而混濁,曾梢著徐徐暖意包裹著黎思宇,卻在那時、那刻,用那份暖意將自己推離唯一的姑息之地。

  黎思宇從樹葉縫隙間偷瞄,獵人裝束的壯漢站在井邊打水,而那個熟悉的人站在一旁,面帶無奈。

  那張剛毅臉龐勾勒著凌厲的眉宇,狹長鳳眼微微瞇著擋住陽光侵略,鼻影一側,點著淡淡的痣,寬大的女裝和長圍裙穿在肌肉線條明顯的他身上格外可笑。但黎思宇笑不出來。悲傷的、愉快的、痛苦的,回憶糾纏在一起。

  心跳開始加速,疼痛伴隨衝撞在血管中的血一次次打上心坎,黎思宇咬住下唇,一拳打上樹幹。

  小綠蹭了蹭他的手背。

  黎思宇深呼吸,把那些不適壓了下去。他看向旁邊的大野狼,發現那隻狼完全沒注意到自己,兩隻眼睛閃閃發亮地盯著獵人。大野狼整張臉都露在樹葉外了還不自知。

  黎思宇嘆了一口氣,遂戳了戳他的背。沒想到大野狼一驚,整隻狼往外跌,黎思宇下意識伸手要拉他,反而跟著被拉出去。

  「砰!」的一聲。

  一狼三人全呆掉了。

  「……恭喜主線任務:撮合獵人和大野狼,任務完成……」小綠弱弱的聲音響起。

  黎思宇一臉呆滯,看向旁邊的大野狼。

  大野狼和獵人四目相對,深情款款的望著對方,彷彿全世界只剩彼此。

  非常童話故事的一見鍾情二見傾心三生三世百年好合。

  黎思宇見任務完成,狼狽爬起來轉身就走,「小綠,走吧,我們回去了。」

  「等等!」穿著奶奶裝的那個人大喊,表情糾結而且疑惑。

  黎思宇握緊雙拳,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我們沒有什麼好說的。」黎思宇頭也不回,快步離去。

  「欸欸別走太快啊!本喵腿短啊!」

  黎思宇的快走對一隻正常的貓來說,想跟上不是難事,可偏偏身後那隻小綠喘得上氣不接下氣,黎思宇面色不愉,回身抓起小綠。

  「我問你,那個傢伙為什麼也在這裡?」黎思宇擰緊小綠的皮毛,其白色柔順的毛快被黎思宇拎掉整塊皮,小綠痛得大呼小叫,目光觸及黎思宇被血色填滿的眸子時,立刻住嘴。

  「我、我不知道!聽聽聽聽說有些人死掉後也會不小心掉進來──」小綠哀號一聲隨即開始解釋,「不要這樣!人類,報仇這種事在原本的世界可以做,在新的世界也可以做啊!」

  「嗯哼。」黎思宇瞇起眼睛,嘴角下彎,「那好,現在你告訴我,為什麼你知道我想報復的對象就是他?」

  小綠痛得尾巴都豎起來了,牠一雙眼睛淚汪汪,委屈地說,「這是一種情感上的映射嘛……先放本喵下來,本喵要說的話有點長……」

  「你什麼時候講完,我什麼時候放手。」

  「簡、言、之,你們在原本世界的情感映射、靈魂都必然存在,從你們人類的量子力學來看,相當於所謂粒子的量子態其波函數必須滿足歸一條件,正是歸一化!也就是說,在一個空間內找到某個原本就存在的粒子其機率必為一!」小綠深吸一口氣,「這個概念被我們這些發布任務者做了延伸,我們假定每個世界是一個空間,加入了不同時間線的可變數進去做考量,根據歸一化恆定性,在任一空間內,所受轉移的靈魂或情感映射,在另一個空間應該得到對應,如此才能滿足所謂的恆定。用更簡單的概念去說,就是一個空間內因為此粒子存在而延伸的粒子或粒子誘發的相關運動,在該粒子轉移後也應有同樣延伸的粒子和粒子誘發的相關運動──」

  黎思宇鬆手,小綠猝不及防往下摔,喵呼一聲。

  「聽不懂,反正結論來說,你就是知道我的事,也知道那傢伙會在。」黎思宇轉動手腕,小綠的體重稍重,單手拎貓於他而言算是個負擔。耳邊傳來異樣的樹葉搖動聲,黎思宇抬頭,與那身著奇怪裝束的男人打了個照面。

  「你為什麼要跑?」凌厲的眉宇失了所有英氣,剛毅的臉龐勾勒著淡淡失落,狹長的鳳眼略為無神,聽聞他猶豫著說出的話,黎思宇扯開笑意。

  如濕冷夜裡躺在屋簷的冰雪般,毫無溫度。

  「我為什麼不跑?不跑還讓你再害我一遍嗎?」黎思宇柔聲問道,那眉眼讓他憶起在咖啡廳包廂裡,眼前這名男人的溫柔告白。

  然後因為他的告白,黎思宇身敗名裂、未婚妻氣憤而走。

  其實黎思宇知道,自己的失敗、自己要解決的阻礙,並不能全堆在這個男人身上。他畢竟是自己曾經的朋友,是否插自己兩刀他不清楚,但他的處境讓他拒絕思考任何人的善意,而這男人居然也要來淌這個混水。

  他們曾經是朋友,黎思宇把他當成畢生摯友對待,而這傢伙又是什麼意思?

  挑那種時間告白,刻意讓自己的未婚妻聽見嗎?

  「顧城,我不需要你的愛。」黎思宇狠狠說道,「如果你還期望我回應你什麼,那就告訴我,你所謂的愛為什麼會讓我失去一切?而你口口聲聲說愛,又為何不在我痛苦的時候伸出援手?」

  顧城一愣,他下意識往前踏一步。

  「小綠,你在這幹嘛?」優雅的女性嗓音慵懶響起,顧城腳邊立刻繞出一隻蘇格蘭折耳灰貓,碧色眼睛溜轉著掃了黎思宇一圈,回到因為皮跟毛差點分家正在崩潰的小綠身上。

  「帶任務喵……」小綠一臉生無可戀地回。

  「任務完成就各自帶開啊,笨啊喵。」折耳貓舔了舔自己的貓掌,抬眼看向黎思宇,「你剛剛在對他說話,但本小姐要告訴你,他沒有你們那個世界的正確記憶。所以你要是有什麼問題,把任務通通處理好,回去後再問。」

  「忘記?」黎思宇瞪圓雙眼,一雙燕眉皺得死緊,「為什麼他可以忘記,我就必須記得?」

  折耳貓歪頭,「本小姐不清楚。」

  直到折耳貓咬著顧城的腳督促他離開,整座森林再度靜下來後,黎思宇抬腳踢了下小綠。

  「喵嗚。」

  「你剛剛說,那什麼歸一化,現在這又是什麼?」

  「……本喵也不太清楚,但那個人類對你有反應這點,應該是你或他的感情映射──喵!你不要踢本喵的屁股!」小綠迅速爬起來,竄到三尺遠的地方,「既然完成任務,我們就去下個世界吧!快點快點!」

  黎思宇哼笑,開始扳指節的手骨,「再讓他出現在我面前,你的下場不是三杯就是清蒸。」


全文目錄
第二回
492 巴幣: 32
鯤島囝
完蛋了,我看不懂(驚恐
2018-03-23 17:53:16
洛雅.愛的戰士
主角死掉掉入一個地方,然後解任務回去復仇的故事(?
2018-03-23 17:55:55
洛雅.愛的戰士
只不過任務系統充滿著各種毒(喂
2018-03-23 17:57:30
靜月名
我看得懂耶.....只是這腦洞也太大,哈哈。XD
2018-03-23 19:45:23
洛雅.愛的戰士
充滿毒性的任務(#
2018-03-23 19:52:10
大漠蒼鼠
這隻貓有毒……(倉鼠吸貓吸到一半昏倒XDD
2018-03-23 20:27:53
洛雅.愛的戰士
誘捕蒼鼠成功!
2018-03-23 20:29:22
圓滾滾食物OAO
感覺像是快穿文?
2018-03-24 20:19:52
洛雅.愛的戰士
是快穿沒錯喔
2018-03-24 20:21:52
Shawnnyeee
聽說海豹要評分
咳咳
幫海豹\|/
2018-03-25 11:44:28
洛雅.愛的戰士
幫海豹上香
2018-03-25 12:16:1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