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
舊版
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節日短篇]壹站:成緣《冬至,誰的團圓》

橘みかん | 2017-12-27 07:19:31 | 巴幣 20 | 人氣 775

連載中中元節活動-壹站
資料夾簡介
鬼道設茶棚,因緣終有數。

[節日短篇]
 
成緣《冬至,誰的團圓》-白采琁

  這年冬至下了大雪,前一日的好天氣像個謊言,張予凡雖感念著林巧巧和震遠鏢局的收留,要不是林巧巧極力挽留,她寧可帶著娘親住到破廟,也不願住進壞她娘親名節的震遠鏢局,如今入住,心裡仍然留有疙瘩。

  但是白采琁的身子狀況不好,那日昏死過去後便沒醒來過,若她真的如此倔強,白采琁必定撐不到這時。

  一早局內便熱鬧非凡,大伙兒忙著,早餐、中餐都由周貞琇給送來,還要她晚上一起出來用膳,張予凡即使婉拒,時間到了仍被周貞琇硬是推了出來。

  大圓桌上擺滿溫暖地食物,桌邊更是坐滿了震遠鏢局的人們,自家聚餐不分男女席,只是長輩一桌、小輩一桌。

  于震遠的遺孀蘇氏坐在主位上,左手邊空了一個坐位,然後才是袁寒松夫婦,袁慕氏身旁又空了兩個位子,再來就是坐在蘇氏身邊的林巧巧。

  長輩桌那些空位前也是排有餐具,似是還有人未到。

  另一桌則是坐了于震遠的長子于昱軒,左手邊依序坐了鍾弘晉、袁福生,袁福生身旁的面生男子是周貞琇的兄長周尚亦,周貞琇把張予凡拉過來,自己坐在兄長身旁,並按著張予凡坐在她的另一邊。

  兩張圓桌各七個位子,坐得倒是鬆散,在她步入飯廳之前就可以感受到裡頭的溫馨,桌上碗筷整齊排放,卻還沒有人動筷子,像是在等人來坐滿。

  袁寒松看了看,確定人都坐定位,滿意地點點頭,說道:「人都到齊了,開動吧!」

  「到齊?」她所在的那桌是坐滿了,但長輩那桌可還空著三個位子,但這三個座位桌上也擺放著碗筷,照理也該有人未到。

  「三伯他們身邊的那兩個位子,是留給我爹和我義父,每年我們都給他們留兩個位子。」鍾弘晉解釋道,卻沒有說未找到二人屍骨,他們便給留了位,像是期盼鍾囿傑和杜勤之有朝一日還能歸來團圓。

  「你義父?」張予凡響起了疑問,于震遠亡故後,林巧巧和白采琁恢復了往日情誼,林巧巧時常帶周貞琇上門探訪,多帶袁福生陪同,有次帶上了鍾弘晉,只知道鍾弘晉是鍾囿傑之子,卻不知道他還有個義父。

  「失禮。」鍾弘晉抱拳點頭致歉,拿起放置腰間的折扇回道:「我義父乃是杜勤之,這把扇子便是義父給我的見面禮。」

  聽到鍾弘晉特意解釋了折扇的由來,眾人臉色各異。

  「哦。」聽到杜勤之的名字,張予凡卻是擺起了臉色,雖然人早已過逝,卻不知是誰傳出杜勤之與她娘親的莫名謠言,現在她們母女才會落得這般田地。

  即便張予凡知道那完全不是杜勤之的錯,死人無法辯駁,現在倒成了她們的錯了。再看那坐位安排,是把她娘親的位置安排在杜勤之旁邊了?張予凡冷著臉捏緊了拳頭,用了好大力氣才壓下不滿免得當場發作。

  別說現在寄人籬下,滿屋子外人,就算她丟得起,她娘所剩無幾的名聲也丟不起,絕不能再讓白采琁多了一個教女無方的罪狀。

  周貞琇卻是沒發現她的情緒變化,拉著她說:「我娘旁邊的那個位子是留給妳娘的,本來想這幾日若是調養好,今日就能一起吃團圓飯呢!」

  「琇琇!」

  林巧巧提點著,周貞琇才嘟起嘴,扭了扭身子。

  她又沒說錯!

  「好了好了!快別說這些了,飯菜都要涼掉了。來,開動、開動!」

  蘇氏慈善地聲音緩和著桌上的氣氛,先前的那股尷尬與惆悵很快便被碗筷聲取代,其中的歡笑亦不絕於耳。

  「來來來,吃餃子,『冬至餃子夏至麵』,喝些暖湯,大伙兒都別給凍著了。」蘇氏撈了幾顆餃子,順手便放到林巧巧的碗裡,後者急道:「欸!大嫂,別忙,我自己來。」

  「沒關係,妳難得來嘛!今兒個可算搭著張夫人、張小姐的面子,才把妳給盼來了。──飯後還有甜湯,你們大哥說,這是他以前在南方學到的,團子、圓子,代表團圓呢!」

  聽到蘇氏叫她們母女「張夫人、張小姐」,張予凡心裡卻有些難過,畢竟前不久,她們才被張府給趕了出來。

  「尚亦啊!怎麼不把媳婦兒也帶來呢?可是嫌三伯這兒的飯菜不比你娘子做的好吃?」袁寒松笑道,周尚亦趕緊回:「三伯您別說笑了,她……她絕沒這個意思!」

  看到周尚亦慌慌張張的樣子,周貞琇嘲笑道:「哥,你慌什麼呢?三伯就是跟你說笑的!──三伯,我嫂子上月生產,孩子還沒滿月呢!見不得風的。」

  「哈哈哈!還是琇琇了解我。」袁寒松喜上眉梢,病都好了大半。

  「昱軒,這回與宋二小姐護鏢,路上可有遇上什麼?」

  一旁蘇氏意有所指,于昱軒若無其事回道:「有爹與叔叔們給鏢局打下的名聲,哪能有什麼呢?娘,您別瞎操心了!」

  「哎唷!你這孩子。」

  這會兒,袁福生聽了哀號道:「唉──要是我也能跟宋二小姐的鏢該有多好,聽五叔說,以前他們宋家找鏢師,都是找兩個,這就已經夠少了,沒想到這宋二小姐更絕了!自己學了功夫,連一個鏢師的錢也省了。」

  「怎麼這麼說雅慈呢……」

  于昱軒脫口直呼宋二小姐──宋雅慈的閨名,感受到眾人又驚又喜的視線,趕緊低下頭扒了好幾口飯。

  坐在他身旁的鍾弘晉看了笑道:「看來,咱們鏢局又準備要辦喜事了呀!」

  于昱軒還沒來得及反駁,張予凡原是靜靜的吃飯,聽著卻是難得地笑了出來。

  「你們這樣……真好。人多吃飯,好熱鬧……我跟我娘,都是自己在房裡吃的。」

  雖然兩個人自在,卻總是冷清。

  「怎麼會呢?」林巧巧怒問:「那張老爺,娶了小的之後就不讓小姐同桌共食了嗎?再怎麼說我們小姐才是正室啊!」

  張予凡搖搖頭,道:「不是這樣的,巧姨。那是因為多年前娘改吃素,一切葷食都不碰的,所以……才……」

  說著說著,張予凡感到一陣鼻酸,遂放下碗筷,起身道:「我……我擔心我娘,我吃飽了。」她轉身走了幾步,又停下回頭道:「今天這餐,是我吃過最好吃的飯菜,謝謝招待。還有,我現在不姓張,跟我娘姓白。待我娘身子好些,便另尋居所,不再打擾。」

  即便周貞琇站起來想拉住她,卻連衣袖也沒拉著,只能默默看著她走回房。

  袁寒松重重地嘆了一口氣,頓時飯桌上的氣氛更是凝重了下來。

  待張予凡……不,白予凡的身影被門的另一邊吞沒,林巧巧才頻頻拭淚,心疼道:「小姐她……這幾年到底過的是什麼樣的日子啊!怎麼見著我就不跟我訴訴呢?」

  袁福生也嘆一聲道:「要是當年四叔去搶親就好了,沒準現在……兩桌還坐不下人呢!」

  「福生!」

  隨著袁寒松的罵聲,餐桌又安靜了下來。

  打破這道寂靜的,是遠處白予凡的哭喊聲。

  「──娘──」

  這聲音從偏房傳來,正是現在白采琁母女暫住的房間。

  林巧巧心頭一緊,急向偏房奔去。

  「小姐……小姐!」

  「弟妹……你們快跟去瞧瞧。」

  蘇氏早年幫著于震遠打理鏢局內務,忙壞了身子,還沒半百便有些虧虛,袁慕氏趕忙上前扶著她,讓她別急,並吩咐孩子們跟去看看。

  但林巧巧飛奔至偏房門前,雖看到白予凡趴在床邊大哭,白采琁卻也已經坐起身,只是依然蒼白憔悴。

  白采琁對門邊又哭又笑的林巧巧微微一笑,道:「哎呀……這才來了一個小淚人,又來一個要把眼淚給我當水喝呀?」

  「小姐──」

  林巧巧喊著,向床邊疾行,其餘人站在房門口鬆了一口氣,袁寒松步來,見此場景亦不忘吩咐:「還愣著做什麼?快去請大夫。」

  大夫給白采琁把了脈,卻把袁寒松拉出門外,道她已是病入膏肓,無藥可醫,只能將時間留給她最親的人們。

  「凡兒,娘肚子有些餓了,妳煮的麵最好吃了,要──」

  「我知道!少點鹽、少點油,要清淡點!」

  白予凡難得調皮,周貞琇在後頭跟著喊:「欸!我來幫忙!──袁福生,你跟來幹嘛?」

  「看妳有沒有偷吃啊!」「你才偷吃呢!」

  說到吃的,林巧巧喜道:「對了!小姐,今天是冬至呢!廳裡還有些餃子和圓子──昱軒、弘晉,能不能麻煩你們端些過來?」

  「五嬸別這麼說,怎麼會麻煩呢?」

  孩子們都支開了之後,房內只剩她們二人。林巧巧坐在床緣,輕握白采琁瘦弱的雙手,好像一用力就會斷裂似的,林巧巧雖然心情激動,卻也努力控制力道,就怕一個不小心,弄疼了白采琁。

  「小姐,妳把凡兒支開,是有話對我說吧?」

  「果真是我的好妹子,可真了解我呀!所以妳才會讓那兩個孩子端餃子和圓子的吧?」

  周尚亦為了照顧家中妻兒,知道白采琁沒事後,便趕緊吃完飯、回家去了。袁慕氏扶著蘇氏先去休息,接著打理飯廳裡的雜事,只有這幾個孩子看熱鬧般地擠進房裡。

  白采琁臉上笑著,眼裡卻多了幾分惆悵。但是林巧巧卻似乎沒有發現,像是回到了年輕時候,回道:「果真是我的好小姐,還真了解我呀!」

  笑了幾聲之後,白采琁嘆了口氣,緩緩道:「我的身子我自己清楚,巧巧,要是我真的──」

  「不會的!小姐,別瞎說,妳會好起來的!」

  「唉呀──妳讓我說完吧!」白采琁緊握了林巧巧的手,繼續說道:「我最放心不下的,還是凡兒。可她爹如今卻這麼待我們母女,怎麼也不信她是他的親骨肉。巧巧,我現下只能托付妳啦!我從不貪張家的銀元,我相信凡兒也不會的。」

  「妳認為不會,可他們呢?」一說到張府的人,林巧巧氣得皺起眉頭,白采琁只好說:「我知道,所以我想拜託妳,幫我好好照顧她,別讓她跟張府的人碰上了,依那孩子的性格,肯定跟他們吵起來的。要是……要是能物色個好人家,就讓她遠離此地吧……」

  說著說著,白采琁也忍不住落淚,林巧巧不捨地道:「小姐,妳這根本是在逃避啊!」拭去了白采琁臉上的淚水,林巧巧又嘆道:「福生說得對啊……要是當年四哥有去搶親就好了……」

  「傻瓜。」對此,白采琁卻是破涕為笑,輕捏了林巧巧的臉頰後繼續說道:「當年的情形,任誰都會有所顧慮,要是什麼事情都隨心所欲,世間豈不大亂?如今我能有暖房被褥,又能和我最好的妹子促膝長談,知足,常樂啊。」

  「小姐……」

  林巧巧辯不過她,只能望著那張微笑的臉龐。半晌,白采琁喚道:「巧巧,我累了,再讓我睡會兒吧!孩子們送來的東西,我起來再吃。」

  看上去,白采琁的確是滿臉倦容,林巧巧心想,白采琁剛從大病中醒來,雖然只說了幾句話,也是該累了,便趕緊服侍她躺下,隨口笑道:「真是好久沒有服侍小姐就寢了呢!小姐妳若是不嫌棄,病好了來我那兒住吧!」

  然而白采琁只是笑而不答。

  看白采琁閉上雙眼,林巧巧才起身想吩咐孩子們進房裡輕點聲,白采琁又輕喚:「巧巧……」

  但林巧巧回過頭,白采琁依然是閉上眼,只是嘴角帶著微笑,像是在說夢話似的,繼續呢喃:「我跟妳說個秘密呀……

  ──他來向我求親,我好……高興啊……」
  夜半茶亭,白霧迷漫,公子坐在長凳上,以背靠桌,一手拿著菸斗,另一手拿本簿子。

  「『白采琁,功德兼具,壽終正寢,子孫圍繞,享年三十二。』二位,時辰到了呀!」

  一名少婦站在茶棚邊,手持提燈,笑而不語,她前方四、五步的霧靄中出現兩個身影,一黑一白,他們正是──


  參考資料:
 
 
  本來是想在冬至那天就寫出來的,結果居然拖過了聖誕節啊哈哈哈OTZ

創作回應

Onikis@國家級邊緣人
>>一黑一白,他們正是──

斑馬和熊貓。
2017-12-27 20:12:48
橘みかん
牛頭馬面:可惡w這樣也被你認出來了(!?
2017-12-27 21:41:10
小刀
白予芃的媽媽真走了,她也不必回去認祖歸宗,自己過活也好,有那樣的家庭不如不要,是說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
2017-12-29 23:04:27
橘みかん
好難回答啊XD
每個人都會走,走得有沒有尊嚴而已。
予芃我本來就沒有打算讓她回去認祖歸宗,因為嗶──(劇透,消音XD)
2017-12-30 05:23:21
曲蘿幻
看完有點難過
2017-12-30 03:39:19
橘みかん
唔唔唔………
曲媽別難過,不然妳一整個系列看下來的話可能要備盒衛生紙XD(不!!
2017-12-30 05:25:00
大漠倉鼠
這篇故事很棒呢,張力十足而且轉折到位,也祝橘新年快樂囉~
2017-12-30 10:24:06
橘みかん
貼心提醒,還有一個前篇喔XD
沒想到蒼鼠放回來跨年呀!
不過……該不會1/1早上就要回部隊了吧!?XDDDDD
新年快樂~
2017-12-30 16:05:52
洛雅.愛的戰士
迴光返照QWQ!!
2018-07-26 19:56:36
橘みかん
才能交代遺言(欸!?
2018-07-26 20:01:1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