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
舊版
前往
大廳
主題

年關將近,離開學術領域,感覺分外不同!

翼は夢、そして空へ | 2017-12-24 11:07:02 | 巴幣 76 | 人氣 1010

年關將近,離開學術領域,感覺分外不同!



▲ 一位還待在學界的朋友,最近在FB上的哀號


每年的年末,往往是學術圈最忙碌的時刻,因為這是新、舊學術計畫交接的「逢魔之時」!

首先,我們要把手邊承攬的研究計畫(們)彙整結案,其流程大概是:「彙整研究數據、編撰期末報告書、準備期末審查用簡報檔、參與期末審查會、修正期末報告書、期末報告定稿送印、公家機關驗收......」。總之,流程一道接一道,似乎永遠忙不完......。


對了,我有提過審查時遇到的大老評審嗎?


這世界上有些人是自我而且缺乏理解能力的,偏偏他們卻在業界「資歷深厚」且「位高權重」,所以總會被公家機構列在審查委員的口袋名單中。那麼,計畫審查遇到這種評審,會發生什麼情況呢(以下單純舉個例子,個人也不是做飛機研究的,所以就別猜當事人是誰吧XD)?

(研究團隊簡報結束......)

小公務員:「那麼,依照審查流程,接下來有請評審講評!」

主席:「很高興 大老評審 今天能抽空出席,請給我們指教吧!」

大老評審:「嗯,本計劃的題目是『機翼材質 對飛航安全的研究......!』」

大老評審:「說到機翼對於飛航安全的影響嘛,個人在業界 30 年,非常有經驗!」

大老評審:「機翼形狀 果然還是最重要的!」

研究團隊眾人:「????



▲ 別笑!當下大家真的是這種表情......


大老評審:「但很遺憾地,這本報告書對 機翼形狀 的部分隻字未提,我很失望!」

大老評審:「身為一個研究飛機的專業團隊,這絕對是不容許的!」

主席:「......研究團隊有什麼想回應的嗎?」

研究團隊:「報告主席與評審,本研究的題目開始就著重在『機翼材質』。」

研究團隊:「機翼形狀 固然很重要,但不是本計劃的研究範疇......。」

主席:「委員,確實是如此,我們當初委託該團隊時就說過了。」

大老評審:「你的意思是 機翼形狀 不重要嗎?我覺得不行!」

主席:「唔......這個問題我們待會討論,請其他評審也提問吧!」

中咖評審:「個人覺得研究團隊的執行成果很好,完整分析了 機翼材質 的影響...」

中咖評審:「但......如同大老評審說的,機翼形狀 的影響也是不可忽視的(撇過頭)」

研究團隊眾人:「????



▲ 誒~不是這樣的吧!


小咖評審:「大、大老評審和中咖評審的意見都很有道理,我沒有特別的問題(也撇過頭)!」

主席:「那......研究團隊還有什麼想回應的嗎?」

研究團隊:「主席,本團隊有依照工作項目完成  機翼材質  的影響分析,但......」

研究團隊:「根據當初的簽約,機翼形狀 的確不是本計劃的研究範疇......。」

大老評審:「沒做就沒做,不要再狡辯了!

(現場陷入一片沈默......)

主席:「......這、這樣好了,本次的計畫審查原則性通過!」

主席:「但是,還是請貴團隊依照大老委員的建議,補上一章對於 機翼形狀 的分析......」

主席:「然後,請先傳給大老委員過目他覺得可以後,計劃書即可正式送印!」



▲ 當下,大家的表情!


(審查會結束後)

小公務員:「真是不好意思,其實我們都知道你們做得很好!」

小公務員:「但是大老委員的脾氣你們也不是不了解,他又德高望重......還請包涵。」

主席:「另外...依時程下週就要送印報告了,希望你們這兩天多擔待點!」

研究團隊:「呵呵呵,大夥兒加把勁吧(眼神死)!」


大概就是這麼回事!


這位大老評審在業界可是出名的,因為他過去的經歷真的很豐富,還曾經任過某署的署長,業界很多公務員更是在他的任內被提拔的,影響力無遠弗屆。也因此,他是很多該領域政府計劃的審查會裡的固定班底。

然而,他向來自視甚高,覺得自己走在學界的前端,且深知新穎研究的趨勢,因此每次有他參與的審查會,幾乎都無法聚焦在會議的重點。每當遇到他覺得有興趣的主題時,他更是巴不得研究團隊能夠執行自己認為的「重點」,因此都會藉著計畫審查做出類似上頭的發言,甚至讓許多研究計畫「被歪樓」,執行的方向大轉彎,與一開始的計畫方向背道而馳的也不為罕見。


總之,吃過其虧的研究團隊可說是不計其數。


歷經了數日嘔心瀝血的「額外工作」(就說根本不是計畫核定的項目了),好不容易把結案報告書的定稿生出來送印,終於驗收結束,計畫也告一段落了!此時再過幾天也要跨年了,大家應該可以放鬆心情,好好迎接假期了吧!

嗯?覺得忙完了?辛苦了!大家可以稍微喘口氣(大概放鬆個2天吧),然後開始分工閱讀文獻、搜集資料,著手準備構想明年度新研究計畫(們)的服務建議書。



▲ 只差嘴角沒滲出血了!


看起來超無聊對吧!

但......多數研究人員的一年都是這樣度過的,計畫招標-->期初審查-->期中審查-->期末審查(然後每個環節「解壓縮」,內容都跟前面的期末結案差不多orz)。此外,如果某計畫內出現前述的「大老委員」,那恭喜了!往往從年初招標,以至於期初、期中、期末審查都還會碰見他。


這對人的修養其實是一種很棒的磨練呢XD

 
有時候,真的搞不懂自己的努力研究,是單純的求知,或是讓科技更進步,還是只是為了五斗米折腰?一方面做研究,另一方面不斷地砍樹印報告,然後消耗人民的納稅錢兼破壞環境(諷刺地,自己的研究還是與全球環境變遷有關)。
 
直到今年初,終於下定決心脫離打滾了十多年的學術界,前往陌生的領域,至今雖然才換到新工作第三週,卻覺得一切都好新鮮、好有趣。
 
當看見過去的「戰友」們又為了期末的報告與明年度的計畫書傷透腦筋、勞心勞力時,心裡還會有點過意不去,覺得:「我真的不用幫忙搜集資料嗎?」、「報告書真的不用由我來彙整嗎?」,但同時心裡也出現另一個聲音:
 

「放寬心吧,那裏已經不是你的戰場了!」


年末不用寫計畫書,原來是一件這麼快樂的事情!

創作回應

WaiTFF- (禁止課金Ver.)
滿滿黑人問號XD
2017-12-24 19:08:27
翼は夢、そして空へ
本來還想放四人圖XD
2017-12-24 21:18:30
Aura

回想起之前看到你口試通過、取得博士學位那兩篇文章印象很深刻。
不過以現在的狀況,學術這條路實在是一條……總之心照不宣的路。

我有些同學是西進到香港,或是南向到菲律賓。

早幾年畢業,還在大學泡沫後期的勉強是留在國內,不過說是教職,不如說是補習班的招生人員,常常跑高中去做宣傳。

總之現在不用再狗啃會,不用再參加作文比賽了,恭喜新生活。


2017-12-25 01:03:30
翼は夢、そして空へ
感謝,我有些學長能力卓越、機運也不錯的,已經在中字輩國立大學任教,但自己在取得博士班最後的一段時間就發現學術的熱忱已經燃燒殆盡,因此決定還是快點停損轉行去。雖然指導教授不斷勸自己再試試看(還說我很適合教書),但總覺得這話只真一半,另一半可能是他缺人幫忙做計畫吧XD。總之,雖然從學術界撤退了,目前的我暫時不後悔,往前看吧!
2017-12-25 21:38:52
超巨型袋鼠人
相較之下農夫真是太單純了,只要面對植物和新台幣就好,
重要的是這兩樣都對不會對我提出啥亂七八糟的意見XD
2017-12-25 21:31:25
翼は夢、そして空へ
農夫也很辛苦的,尤其是台灣的農作物感覺不像日本價格那麼穩定,感覺獲利經常是大起大落。話說,我的本科其實前身就是農業工程系喔,大學時還修過不少農業灌溉規劃的課程呢。
2017-12-25 21:40:54
[TW]浦木宏
各行各業都有他辛苦的地方
像我這自宅警備員....也是辛苦哀...(被打)
2017-12-26 10:17:35
老周(LeviChou)
⋯⋯⋯我好像知道是誰#
呃啊去年因為一些因緣際會去過那個領域相關的年會,感覺現況不是很好啊@@
2018-04-13 12:45:27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