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
舊版
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短篇]壹站:成緣《前篇》

橘みかん | 2017-12-18 02:12:28 | 巴幣 20 | 人氣 588

連載中中元節活動-壹站
資料夾簡介
鬼道設茶棚,因緣終有數。

成緣《前篇》

  袁寒松回到震遠鏢局已過了半年,原擬定數個月後再次前往關外,實在是對那時的夢感到在意,卻在出發前幾日染了風寒,久病難癒,孩子們不願讓他犯險,阻著他出行,病況卻不見好轉。

  鏢局業務已全讓孩子們接下,他們也只要袁寒松專心養病即可。但是近月來,承接業務大不如前,幾乎靠幾個老客戶,一些鏢師走的走、辭的辭,他們卻不敢給袁寒松知道。

  袁福生閒得發慌,在空無一人的前廳來回踱步,或者隨意癱坐在椅子上,雙眼直愣愣地盯著頂上樑柱,倏地,一個熟悉的女孩兒臉龐倒映進他眼簾,嚇得袁福生大叫一聲跳起來,與那罪魁禍首相撞,各自在椅子一方喊疼。

  「妳……妳……」袁福生指著那名女子,另一隻手揉著額頭,罵道:「周貞琇!你是人是鬼呀?走路都不出聲!」

  「喂!袁福生!是你自己沒個坐相躺在椅子上發呆,還敢說我呢!」

  周貞琇不甘示弱地繞到椅子另一邊,手上的提籃順勢放到桌上,才想繼續戰局,袁福生的注意力卻早被提籃中溫暖地香氣吸引。

  「哇!有好東西呀!」

  然而他才伸手,便被周貞琇拍掉,嘟著小嘴道:「少沒規距!這是我娘讓我送來給三伯的!」

  「我爹沒吃完的也會分給我吃,還不是一樣……」

  「那也是三伯要先吃!沒大沒小……」

  看到袁福生無法反駁,周貞琇四處望了望,前廳裡卻依然只有他們二人,她無奈嘆道:「還是這麼冷清?」

  「沒辦法呀!」袁福生坐回位子上,本想趁機打開提籃,卻依然被周貞琇發現,只好作罷,若無其事地繼續說道:「昱軒哥護宋二小姐的鏢,弘晉哥代我爹出關尋找二伯跟四叔的所在,小劉、小陳他們又都走了,這按理來說是該人手不足,可近來都沒人來我們鏢局,妳說這是怎麼回事兒呢?」

  「這幾個月來我們也像往常度日,丈著我爹的面子,也沒人敢在我們面前說三道四地呀!倒是……城南幾個攤位的大嬸,以前最愛來找我娘話人是非,最近都沒看到了,難道不是因為我們是喪家,才不再來的嗎?」

  袁福生還沒回話,袁寒松便走進前廳,肩上只披了件薄衫,雖未到不惑之年,面帶病容,卻是蒼老了不少。

  「琇琇啊!我道怎麼這麼香,就是妳又給我帶來好吃的!」

  「三伯!」

  「爹!」

  他們二人見了立刻上前攙扶袁寒松上座,周貞琇邊說:「我娘念著三伯的病,三伯您要多吃點,才能像從前健朗啊!快點好起來,袁福生不乖,您就像從前一樣,追著他打!」

  袁寒松聽了大喜,女孩跟男孩不一樣,說的話讓他甜上心頭,笑道:「哈哈哈!妳這孩子……咳!……咳!」

  見袁寒松身體不適,周貞琇趕緊拍拍他的背,對袁福生指使道:「還不快去泡杯熱茶給你爹!」

  「喂!我說周貞琇啊!咱們同年吧!妳怎麼好像老是把我當下人使喚?」

  「我大你三個月啊!」

  看著這兩個孩子在他耳邊鬥嘴,袁寒松不心煩,反倒是呵呵地笑了出來。

  袁福生正覺得面子掛不住,才想重燃戰火,大門外一陣騷動引起了他們的注意。

  「──快啊!快啊!張府門前有好戲看啊!」

  「張府?」袁寒松複述了一遍,蹙眉思慮了一會兒,對其子說道:「福生,去看看!」

  「是!爹──喂!照顧好我爹啊!」

  「快去吧你!」

  臨行前仍不忘與周貞琇鬥個嘴,袁福生提了寶劍,跟著人群而去。

  張府大門外圍了一圈的人,目睹著一對母女被下人們轟出去,那婦人臉色慘白,已是病入膏肓,仍被擋在大門前的富家公子命人趕她們出門。

  「娘!娘……您沒事吧?──張萬利!你怎麼可以這麼對待我娘!再怎麼說,你也要叫一聲母親的呀!」

  那名為張萬利的富家公子看起來才十四、五歲,滿身綾羅綢緞,胸前掛著金鎖,腰間掛著玉佩,滿身富貴卻被他穿出了一股痞氣。被趕出門的那對母女穿著卻比府中下人還不如,麻布素衣,一個家的主子,卻連珠釵首飾也無。

  張萬利站在階梯上,居高臨下嘲諷道:「妳以為妳還是我大姊啊?張予凡……喔!不對,該叫妳『杜予凡』!我爹說了,絕不接受這個紅杏出牆的賤貨,更不會接受妳這雜種。這紙休書妳們拿去,府中其他東西一分一毫都別想帶走!」

  說著,便將手裡一直揮動的輕薄紙張甩下,此刻無風,那被隨意折了幾折的在飄落時展開,開頭便看見「休書」二字。

  講真,這字真難看,的確是她爹的手筆。

  張予凡看清了紙上的字跡,憤而抬頭,忍無可忍道:「你們!……怎可趁我娘身子不好這麼待她!──爹!我娘可是您名媒正娶來的呀!難道就真比不過一個生得出兒子的花魁嗎?」

  張萬利聽了,怒得上前罵道:「妳說什麼?賤貨生的雜種,再多說一句我打爛妳的嘴!」

  袁福生站在人群中一同觀看,見到情勢如此,正想上前阻止,才要衝出人群,便有人先他一步擋下。

  擋下那巴掌的是一紙扇子,張萬利的手打在合起來的折扇上,打不斷它,自己的手倒像敲擊到石柱,手掌上多了一道紅痕。

  「弘晉哥!你回來啦!」袁福生這才鬆了口氣,走出人群,與那人一同護在兩名弱女子前面。

  「你!」張萬利摀著自己的手掌,惡狠狠地瞪向來人,只見對方手握折扇,面上看不出喜怒,行禮道:「在下鍾弘晉,今日遠行歸來,卻聽人四處道我鏢局是非,這流言蜚語,不知是何人、何故散播?」

  會直接這麼問當然是有原因的,他才離京多久?怎麼就傳起了他義父和白采琁有染,連孩子都改姓杜了。

  「就是!」袁福生在一旁劍指追問:「聽張大少爺方才說的,是暗指我四叔與張夫人暗通款曲嗎?簡直造謠!」

  張萬利大哼一聲,睥睨而笑,避責道:「這街頭巷尾人人在傳,誰知道是誰給說出來的?只能說,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啊!今天是老天有眼,才讓這事兒流傳出來,要不等她上了牌位,子孫蒙羞啊!」

  張予凡聽了又氣又急,哭道:「你胡說!我娘一生清白,休得侮辱她的貞潔!」

  「哼!反正不論是真是假,我爹都不認妳這個女兒。杜予凡,大姊,保重啦!」

  扔下一句辱言,張萬利帶著下人揚長而去。看著周圍的人竊竊私語,袁福生和鍾弘晉心裡也有個底,估計著近個月來鏢局名聲一落千丈也是這個原因。

  「張姑娘……」

  鍾弘晉拾起地上的休書,才轉身喚一聲,還沒來得及轉交,並請她母女二人起身安置,張予凡便起身對著緊閉的大門哭喊大罵:「裡面的人給我聽清楚了!你們不要我、不要我娘!我們不在乎!從今天起,我不姓張,更不姓杜,我跟我娘姓白!從今以後跟你們張家兩不相干!」

  然而躺在地上的白采琁,虛弱得發不出聲音,只能看著女兒與親爹斷絕關係。

  「凡……凡兒……」

  孱弱地聲音還沒傳達出去,才勉強伸出的手,又在失去意識時落在地面。偏偏張予凡還在氣頭上,袁福生也氣得提起劍想破門進去理論,只有鍾弘晉注意到,並立刻蹲下喚道:「張夫人!」

  圍觀的群眾見白采琁閉上眼、毫無動靜,紛紛叫道:「哎呀!不是死了吧?」

  「死了……死了呀!哎唷……造孽喔──」

  「這人不守婦道,死了活該!」

  「之前還稱讚她有什麼善行,我看是欲蓋彌彰唄!」

  周圍的聲音從耳語變成謾罵,其中帶有嘲諷的不在少數,張予凡急回到娘親身邊,卻怎麼搖晃、呼叫都沒有反應。

  「娘!……娘……妳醒醒!您別嚇凡兒啊!──你們這些人,都給我閉嘴!──娘──」

  鍾弘晉隨手將休書收進袖袋,蹲下身仔細查看了番,對她勸道:「張姑娘別慌,令堂只是暈厥過去,但……不能讓令堂再繼續待在這兒──福生。」

  鍾弘晉喚了一聲,便收起折扇,將白采琁小心抱起,袁福生亦立刻對人群警示,開出一條道路。
然而,身後的流言只是越傳越廣。

  劇情連結:
 
  人物關係:
  • 于震遠之子──于昱軒
  • 鍾囿傑之子──鍾弘晉
  • 袁寒松之子──袁福生
  • 周奇與林巧巧之子──周尚亦
  • 周奇與林巧巧之女──周貞琇
  • 白采琁之女──張予芃
  • 宋人才之女──宋雅慈
  • 張家長子─張萬利
  子女的名字先放上,後面幾篇會用到。不過這情節……果然還是有點八點檔啊(掩面逃

  然後偷偷做了壹站專屬封面by小畫家(眼神死

創作回應

吳旻( °∀°)
早上一篇文 下午睡死死 (?
2017-12-19 12:21:57
橘みかん
你知道太多了(折
2018-01-29 01:16:59
大漠倉鼠
走路真的要出聲,不然就會像倉鼠一樣嚇到半夜站哨的長官XDD
2017-12-30 22:53:31
橘みかん
然後蒼鼠就被貓咪抓到一把丟得飛高高(?)
2017-12-30 22:58:04
洛雅.愛的戰士
流言不見血但能殺人的(
2018-07-26 19:51:25
橘みかん
比劍好用(O
2018-07-26 20:00:08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千金一生都獻上去了,最後被這樣趕走很心疼…幸好秀秀已經不在那家裡( ´・ω・`)
橘姐的茶很好喝,一起乾杯,祝你有好夢~( ˊωˋ)旦旦(´∀`)
2023-01-04 04:23:01
橘みかん
秀秀?……(思)啊!你是說巧巧啊!琇琇是巧巧的女兒啦XD
小精靈今晚大補課啊!謝謝支持~晚安好夢~٩( ˊωˋ)و♡
2023-01-04 04:37:02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啊,留言想說的是巧巧沒錯,看來小精靈出Bug了ww
不客氣,想說慢慢讀完,但看來體力有點不足了,晚安~(つ´∀`(´∀`c)
2023-01-04 04:40:20
橘みかん
想睡就快去睡吧!不是所有人都能連就我這等通宵好功夫的(誤
晚安晚安~
2023-01-04 04:44:3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