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翻譯】《MGSV》真的墮入惡道了嗎?第一章

一騎 | 2017-12-15 18:07:59 | 巴幣 20 | 人氣 1195

原文點我


《MGSV》真的墮入惡道了嗎?
第一章「BigBoss 與《失樂園》」
(《潛龍諜影V幻痛》之探討)

*本文章包含《潛龍諜影V 幻痛》之劇透。*


在序章裏,筆者一一舉出《MGSV》當中令人感到費解的部分,這些部分最終使得玩家感到疑惑,搞不懂《MGSV》的故事劇情
然後筆者寫到《MGSV》在故事劇情當中,本來有可能想要講一個「逐漸邁向極權主義的人們及描繪其破滅的故事」

可是小島導演在本作當中,藉由好幾部文學作品來表現上述主題,因而要解讀該主題,就變得非常困難。
所以,這次筆者會盡力分析關係到《Metal Gear》的幾部小說與《MGSV》的關係,考究《MGSV》是個怎麼樣的故事,而這個故事本來想要說些什麼東西

筆者自己也是一邊學習一邊寫作本文的,所以熟悉文學的人看到本文或許會覺得有不足之處,這點還請多多包涵。


存在於《Metal Gear》系列背景裏的諸作品

要知曉《MGSV》是個什麼樣的故事,首先就必須思考在《MetalGear》系列本身的背景裏有哪些東西。
讀者不要個別閱讀給予《MGSV》影響的《1984》《白鯨記》《蒼蠅王》,而是要逐步思考各個作品的背景及關聯性,這樣一來《MGSV》就會變得更好理解。

筆者認為將從聖經到《Metal Gear》系列為止的影響化做圖表會像是下面這個樣子:

內圈的作品受到外圈作品的影響


其中聖經特別重要,影響了所有內圈作品的根基。
《白鯨記》便從聖經中誕生,《黑暗的心》受到《白鯨記》的影響而寫成,《1984》受到《黑暗的心》的(不如說是康拉德的作品的)影響而寫成。

當然,這張圖做得很簡單,沒辦法當作很好的參考;實際上在圓圈當中還有其他為數龐大的文學、電影、漫畫、卡通受到圓圈內作品的影響,或是影響了圓圈內的作品。

1984》、《白鯨記》、《蒼蠅王》、《黑暗的心》,如上所述,正是因為這些作品的根基都有著相同的主題,作品之間才會有所聯繫
而筆者認為這些作品會受到MGSV》所引用,並不是小島導演隨便選幾本喜歡的小說,而是因為導演知道這些作品之間都有聯繫才引用的。

接下來筆者將逐一說明這個在根基的主題。


聖經與《失樂園》


Metal Gear》系列裏被加進了相當強烈的宗教性要素,像是:

  • Solid Snake Liquid Snake 被比喻作該隱和亞伯

  • 作品中登場名叫亞當(山貓的本名)以及夏娃的人物

等等,作品裏隨處可見引用自聖經的劇情及角色。因此主角Snake自然是重疊到了聖經當中「蛇」的角色,證據就是在《MGS3》裡,女間諜 Eva 說的這句台詞:(*自譯)「我聽人說世界上最早的間諜就是聖經裏的蛇。」

《潛龍諜影 和平先驅》的主題曲《Heavens Divide》(決裂的樂園)當中,筆者聽得出來夏娃,這個在天主所創造的樂園中吃食智慧果實而觸犯禁忌,與亞當一同被逐出樂園的女子,她的心境有被放進歌詞當中。
這恐怕是故意將Big Boss 與 The Boss 的心境,重疊到了亞當與夏娃的故事上;兩人雖然剛開始盡忠報國,最後卻違背不了誕生於自己心中的疑問(自我)而捨棄了祖國




在上主天主所造的一切野獸中,蛇是最狡猾的。蛇對女人說:「天主真說了,你們不可吃樂園中任何樹上的果子嗎?」 

女人對蛇說:「樂園中樹上的果子,我們都可吃;

只有樂園中央那棵樹上的果子,天主說過,你們不可以吃,也不可摸,免得死亡。」

蛇對女人說:「你們決不會死!

因為天主知道,你們那天吃了這果子,你們的眼就會開了,將如同天主一樣知道善惡。」

女人看那棵果樹實在好吃好看,令人羨慕,且能增加智慧,遂摘下一個果子吃了,又給了她的男人一個,他也吃了。

〈創世紀〉第三章 1~6節
香港思高聖經學會譯釋版 2003年12月版



在舊約聖經的〈創世紀〉當中,神以自身的形象創作亞當與夏娃,並讓他們居住在伊甸園中。他們不以裸身為恥,一絲不掛,心地純潔,不知善惡,以一介順從的天主之僕,受到神的愛護。

可是神警告兩人,絕對不能吃食長在伊甸園中心的「智慧樹」上的果實因為一旦吃了「智慧樹」上的果實,人類就會獲得善惡的知識。

吃食智慧之果意味著人類產生自我,因而無法再天真無邪地順從天主。

亞當和夏娃由於誕生於他們之中地自我而違背神的旨意,背負著「原罪」離開樂園。
「出於自身意願而打破世界規矩的人逐漸墮落」這個劇情發展在今後考究《MGSV》上還會出現好幾次,可以的話讀者最好先記下來。

接著講到「蛇」;「蛇」誘惑夏娃,使其吃下禁忌之果,因而受到神罰,一輩子都必須得在地面爬行,而在基督宗教神學裏「蛇」也被指作地獄之王,撒旦。(約翰默示錄12章7節裏也有如是記述)
約翰.彌爾頓所執筆的《失樂園》當中有描寫如下場景,撒旦化身為蛇,躲避天使們的監視,潛入亞當和夏娃的樂園。(如同Eva所說,的確是世界上最早的潛入任務。雖然是創作就是了。)

《失樂園》在理解《Metal Gear》系列,還有《MGSV》上是一部非常重要的作品,而《Metal Gear》就從該作中引用了相當多的成分。
其中《Metal Gear》特別引用自《失樂園》的部分,就是「遭逐出天國的魔鬼撒旦在地獄打造軍團,開始與神抗戰」


Big Boss 與魔王撒旦



(*自譯)
卡茲:「我們雖然掉到了地獄,但是還會再往下墮落。」

Big Boss:「我也已經是,從地獄回來的『魔鬼』了,才不會留戀天堂。」

出自《潛龍諜影V 幻痛》
Episode2〈鑽石犬〉



(*自譯)
沒錯 我們會落入地獄
但是除了這裡 還有地方能容得下我們嗎?
這裡對我們而言 是獨一無二的家

既是天國 也是地獄

那就是我們的OUTER HEAVEN」


出自《潛龍諜影 和平先驅》
第5章 〈天堂之外〉



「背信者!你仍是乖理違情,諒來終不醒,遠離了真道的路徑。
(中略)你且到,地獄中,自家國裏去為君;(中略)然而那地獄,也怕不能由你去管領,只可望,在其中,鎖鍊加身。」
(中略)
『「你所以,須與你的萬惡徒羣(*),速去到幽冥孽境,並帶你所產生之「惡」也同行!自去紛爭入混沌!(後略)」』
(*「羣」發音同「群」)
 

出自約翰.彌爾頓著 《失樂園》第六卷
台灣商務印書館 第一版  1965年二月 譯者:傅東華



在十七世紀由詩人約翰.彌爾頓所執筆的敘事詩《失樂園》,是與十四世紀時但丁所著的《神曲》齊名,受公認為基督宗教文學最高峰的重要作品。
因此,《失樂園》與聖經相同,至今已經影響了無數的文學、繪畫、電影、漫畫、卡通、電玩。

而《Metal Gear》系列也算是在《失樂園》影響下的作品。
究竟影響了那些地方呢,我們就來回顧一下幾部《MGS》系列的故事劇情,一邊做點觀察。

○《MGS》系列的故事劇情


1987年發售的MetalGear》當中,過去曾經是傳說英雄的Big Boss,在世界眼線所不及之處的非洲深處,建立起武裝要塞國家「OuterHeaven」,與同樣捨棄國家的士兵們一起對世界宣言反抗。直譯Outer Heaven這個詞彙的話,就是「天國之外」的意思。
而描寫了Big Boss的過去的《MGS3》、《MGSPW》、《MGSV TPP》當中則描寫了這個OuterHeaven最後是怎麼被創設的過程。

作為美軍的英雄,同時也是傳說戰士的Big Boss(Naked Snake),由於最敬愛的師傅The Boss遭到政府拋棄一事,而開始對於對國家宣示忠誠感到疑惑。
Big Boss在上司Zero少校底下參與創設管理美國與世界秩序的組織「賽法」,可是他最終受不了Zero的蠻橫作風,與Zero訣別,離開祖國美國。

之後Big Boss在地下世界集結了同樣捨棄國家的士兵們,創設「無國境軍隊(MSF)」,與夥伴卡茲一起為了部隊的存亡而著手擴大組織。
最後Big Boss和卡茲甚至出手保有核武,介入世界的力量平衡,一步步對世界挑戰。
可是這番行徑令Zero所率領的賽法大為不快,他將間諜帕茲送進MSF,Zero和Big Boss的對立愈趨深刻。

而在《MGSV》當中,MSF的基地「母基地」終於受到賽法的總攻擊而潰滅(隨後能得知這並非Zero 的主意,而是部下失控),存活下來的Big Boss陷入昏睡狀態,卡茲則被趕到地下世界去……
可是九年後,從昏睡中甦醒的Big Boss再度與卡茲打造勁旅,誓言對將自己等人打進地獄的賽法進行復仇。

關於《MGS》裡BigBoss的故事,很明顯是沿用了舊約聖經,以及以此為本所寫成的《失樂園》的故事情節。

○《失樂園》的故事劇情

雖說受到誘惑,但是卻違背天主旨意而,逐漸墮落的亞當與夏娃。雖然受到天主愛護,卻因為憤怒而反叛神的撒旦。《失樂園》這個故事,就是藉由上述兩者來描寫人的意願是有多麼無力,多麼容易墮落。
「要是沒有將自我全部捨棄,徹底臣服於天主,就絕對無法進入樂園」,這個故事可以說很符合作為嚴格基督教徒的彌爾頓的思想。

《失樂園》分為描寫到撒旦使人類墮落的過程為止的前半部,以及到墮落了的亞當與夏娃離開樂園為止的後半部;而在前半部裏撒旦是主角,他所率領的惡魔大軍成為了故事的中心。

古斯塔夫.多雷 繪 《失樂園》的插畫
以樂園為目標的路西法



(你我)有何面目接受那法律的權威,有何面目強囀(*)出歌頌之詞,向他的寶座與神軀讚美,(後略)
(中略)
『故吾曹(*2)須勿自行求取,這樣在天榮耀作臣奴,(後略)
(中略)
(前略)雖在這茫茫隱僻區(地獄),倒自由自在,不對誰人擔義務,蓋與其顯奴隸的威風,羈軛(*3)下求舒服,毋寧得自由而辛苦。』
(*「囀」音同「轉」)
(*2 吾曹 = 我們)
(*3 羈軛 = 束縛、控制)
 
(瑪門的台詞)

出自約翰.彌爾頓著 《失樂園》第二卷
台灣商務印書館 第一版  1965年二月 譯者:傅東華



原先撒旦是個叫做路西法(「光輝燦爛」之意)的,最優秀的天使,以天主僕人的身分謹敬職守。但是神選擇了只與自己有相同權威的基督,將力量給予基督。
這件事情使得路西法大為震怒。為何神要將自己等一眾天使丟在一旁,將天主的權力給予比天使晚降生的人類?
路西法率領其他對神的決定有所不滿的天使發起革命,在神的世界引起大戰。可是天主神力當前,路西法等人的叛軍遭受敗退,被逐出天國,被打入地獄。

古斯塔夫.多雷 繪 《失樂園》的插畫
戰敗後被打入地獄的路西法和墮天使軍團


可是墮落成撒旦的路西法沒有放棄。他和於公於私都是好朋友、好夥伴的別西卜(人稱「蒼蠅王」)一同振作,在地獄又打造了一支勁旅,將地獄作為自己的住處,宣言對神所支配的世界進行復仇。

他們在「天國之外」創建軍隊,對支配者揭竿而起。


(*自譯)「我會為此化身復仇的厲鬼」


約翰.彌爾頓與《失樂園》

反叛神與神所創造的世界的撒旦軍團被描繪得特別英勇,是《失樂園》前半部的特徵,而其中有作者約翰.彌爾頓自身的投射。

在英國,到了十七世紀,議會相當反對想要以絕對專制來加強獨裁的國王查爾斯一世。最終發生內亂,議會派人士想要打倒王政,清教徒革命爆發。(由於議會派的中心多為清教徒才會如此稱呼。)
一開始有利的是保皇派,但是議會派中出了位天才軍人克倫威爾,他組織「鐵騎軍」,以其驚人的士氣與戰鬥力壓倒國王的軍隊,為議會派帶來勝利。

可是原先身為叛亂方的領導,又是軍人的克倫威爾一旦位居一國之上,就一個個鎮壓在議會中反對自己的人。英國在多數人反對之中處刑了國王,實施共和制後,卻開始換成克倫威爾的軍事獨裁者的色彩愈來愈強。

既是天才軍人還是獨裁者的奧利佛.克倫威爾。由羅伯特.沃克所繪製的肖像畫。
另外在這個時代,藝術也被當作使人類墮落的事物,受到不少壓迫。


蘇格蘭與愛爾蘭(反議會派占多數)之間爆發了兩次戰爭,政府將清教徒的嚴格規律強加於國民,革命漸漸失去民眾支持。
一旦克倫威爾病逝,本來一直被他壓制的議會反對派就將國王(*理查二世)請回國,成功復辟王權。革命以失敗告終。

(筆者會講古講這麼多是因為想要講說克倫威爾=撒旦=Big Boss)

約翰.彌爾頓(他也是清教徒)在清教徒革命的當兒發表論了述處死國王的正當性的論文,而他也因此受到共和政府的招募,以秘書官的身分受到克倫威爾重用。

可是革命失敗後彌爾頓由於協助革命的罪名而遭到王權方逮捕,受判處死刑,之後雖然被赦免,但是卻因為鉅額罰金而財產盡失。


之後彌爾頓在失憶與孤獨中完成以聖經為基礎的壯闊敘事詩《失樂園》,作品當中反映出他對自身思想與境遇的複雜思緒。

亞當和夏娃受到撒旦誘惑,違背神的旨意伸手摘食禁忌之果,他倆為此而被逐出樂園,而且之後出生的所有人類都必須永遠背負此原罪。
違背天主旨意的亞當和夏娃,還有叛神的撒旦,彌爾頓在《失樂園》將其兩方作為「背神教誨者」並以嚴厲的文章做出譴責。身為一個持續批判以當時的國王為主體的新教徒沒有盡信徒本分的嚴格清教徒,彌爾頓在作品中的態度是闡述對天主的絕對臣服。

可是筆者在閱讀這個故事的時候,留意到在很多地方裏彌爾頓同時也非常同情違背神的亞當、夏娃和撒旦,甚至是描寫得對他們感同身受。

彌爾頓盡自己一切所能將撒旦這個角色描寫成一個既是叛神者、對神復仇者,但也是一個有著勇猛而果敢的信念的男子漢。

就算在樂園過得幸福快樂,但是在神的強權支配底下過著絕對臣服的生活,則無異於奴隸,心中如是思考的撒旦對神揭竿而起,他的身影簡直就是違背身為神的國王(查爾斯一世是君權神授說的信奉者)而成了造反者的克倫威爾,而且其中還被投射進了協助他的彌爾頓自己的複雜心境。

在《失樂園》裡被打落地獄的撒旦誓言對神復讎,藉由誘惑亞當與夏娃,在短暫的瞬間贏過了神所創造的強大世界,卻在最後與夥伴們迎來悲慘的結果。

這部《失樂園》的故事及書寫該故事的彌爾頓自身的經驗當中,

「與夥伴一同起義反抗強權支配,最後自身成了支配者,出於對此的傲慢而自滅。」

這一連串的發展,就是《MGSV》的本質,就是共通於影響了《MGSV》的《1984》《白鯨記》《蒼蠅王》的思想,而且這個規律在現實歷史當中也數度反覆至今。
一切都是「反抗」、「復讎」與「破滅」的故事。

為了更加深入思考這個議題,筆者在下一篇的考究文裡想帶大家來想想《白鯨記》和《蒼蠅王》。


附錄雜文:父子之爭的故事

在宗教上,神明意味著「父親」。

因此,神與惡魔、神與人類、王與百姓,這些爭端在神話和文學當中好幾次都被表現為「父子鬩牆」,直到今日。
希臘神話的伊底帕斯王的故事,史坦貝克的《伊甸之東》,屠格涅夫的《父與子》等等,父親不受青睞,或是沒有受到關愛的兒子反抗父親,以上述故事為首,再漸漸演變為像是《地海戰記》那般的「弒父故事」
小島導演似乎相當中意「父子之爭」這個題材,在自己作品的故事中重複使用了好幾次。好比說Snake和Big Boss、雷電和Solidus、Big Boss和TheBoss、Big Boss和Zero 等等。(小島導演說過他還非常喜歡泰倫斯.馬利克導演的《永生樹》

1997年發售的《潛龍諜影》當中也有引用這段情節。
這裡的故事是由於劣於兄弟Solid而反被父親Big Boss選上的Liquid Snake對Big Boss 誓言復仇。他在世界盡頭的Shadow Moses 建軍起義,開始與世界的戰爭。

話說另一頭,小島導演的父親在他初中時就過世了。之後小島秀夫就在極度的孤獨感中度過了青少年時期。



(*自譯)
我完全沒辦法找人聊聊這個孤獨病。
是從何時開始? 原因究竟為何?
我實在想不到確切的理由。
說不定這和在初中時,父親驟逝有關。
出自小島秀夫 著
《我所深愛的MEME(瀰)



小島導演說他是靠著在電影和小說裏找到和自己有同樣際遇的人來療癒他的孤獨。筆者也看得出來小島導演實際開始製作遊戲之後就一直在尋找有同樣感受的文創人士。(代表例之一是伊藤計劃)

這件事和在《Metal Gear》反覆的「父與子的故事」有沒有關係,筆者一概不知,不過筆者是覺得可能多少有些影響到休伊和宅代的角色造形。

筆者感覺愈是會從平常就在思考很多事情度日的人,就愈是有尋求理解者的傾向。

在父子相爭的背景裏存在著對對方的深切愛情,說得再多,就是因為心底有一股深沉的執著,希望對方能夠關愛自己,所以要是期望無法實現的話,痛苦和憎恨的情緒就會變得特別強大。

若是要逐個細分「想被關愛」的話,就會有「希望對方理解自己」、「希望對方接受自己」、「希望對方覺得自己的話有道理」等等非常複雜的心思,不過那種人實在是可遇不可求。
就連生養自己的父母說到最底也是陌生人,很難完全理解,完全接受孩子;因為畢竟他們也是有苦惱有難處的人類。而且壽命一定比孩子短,父母這個理解者的腳色總有一天會消失。

有著如此孤寂的人在集結理解者時會產生出電影、電玩等優秀的藝術,不過同時也有可能會成為排外且攻擊性強的團體。


這情形在網路上隨處可見一旦講到這部分就一定會變成《MGS2》的話題,這邊就留到後面的章節再談吧。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