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翻譯】休伊真的無辜嗎?《MGSV》與《1984》後篇

一騎 | 2017-12-01 17:02:00 | 巴幣 1090 | 人氣 3846

如果想看PTT上的譯文:點我
百度貼吧上的版本:點我



休伊真的無辜嗎?《MGSV》與《1984》
後篇(《潛龍諜影V 幻痛》之探討)


*本文章包含《潛龍諜影V 幻痛》之劇透。*
本篇文章為後篇。請先從前篇開始閱讀。

出自《MGSV》。「獲得自我的技術宅」。
所謂「獲得自我」是指像溫斯頓.史密斯那樣「獲得自我意志」嗎?


這次的《MGSV》有「某些地方」實在很奇怪。

《潛龍諜影V 幻痛》當中,休伊.艾默里克因為害死眾多同伴而遭到問罪,在母基地中強迫受審。
在前篇筆者舉出各種《MGSV》裡對於休伊描寫的不自然之處,最後提出了一個假說:
「休伊是無辜的,設下一切計謀陷害他的是卡茲和山貓」
或許有人會笑筆者「你想太多啦」,不過愈是推想,筆者就愈是覺得這次的《MGSV》的故事有許多不甚明瞭的地方。
筆者之後會詳述,而特別費解的部分就是以主角BigBoss 為領導的鑽石犬這個組織在《MGSV》裡被描繪成一個「很正當的組織」。
主角(玩家)是站在好人這邊就某種意義上自是當然,不過這回在發售前的預告片裡玩家已經被告知好幾次「本作會娓娓道來傳說英雄BigBoss 墮落成惡的原因」。可是實際上遊戲中不存在如此場景,而且在預告中惹得議論紛紛的,槍擊小孩的鏡頭裡也沒有真的開槍,主角等人反而還變得積極保護這些小孩。
本來多數人都覺得會相當悽慘的,與骷髏臉的戰鬥,也是一下子就分出勝負,主角們在這場戰鬥裡也沒有變得多壞多邪惡。
當然,出於開放世界電玩的自由度,依照主角的遊玩方式是也能夠玩得大殺四方、擋我者死(實際上是有個虐殘程度的隱藏計量表),不過那畢竟也不會影響本篇的故事劇情。
可是本作分為兩個章節,在佔據主要劇情大部分的第一章結束後,描寫其日後事情的第二章便揭開序幕。

然後,從此開始故事就決定性地開始變怪。

母基地的氣氛開始變得詭譎,各種可疑事端開始發生。
才剛覺得這會成為伏筆,再展開情節壯大的故事,結果之後的故事居然完全沒有觸及這些可疑的事端就繼續進行,然後唐突結束。
到底,在第二章開頭時卡茲所做的演說是什麼?
貼在母基地的海報是什麼?
譯碼者喃喃道出的台詞是什麼意思?
「墮入惡道」究竟是指什麼?
墮落成壞蛋的明明就只有休伊嘛!
突然就結束第二章,以及讓人感覺不甚痛快,都成為《MGSV》受到批判的重大原因,
筆者也了解其他玩家的心情。如同前篇文章所寫的內容,這次的故事劇情和設定很明顯都有坑沒填。
但是,說不定,這是小島導演故意留下的坑。
能夠舉出作為理由的,就是接下來要為讀者說明的,從喬治.歐威爾的《1984》所受到的影響。這次的《MGSV》從預告片的時間點開始就大大方方地宣言本作有受到《1984》的影響。


第二章從卡茲那段很明顯意識到《1984》的演說開始。而其終幕則讓人覺得其意味著母基地就如同大洋國一般,完成了極權主義化。
為了要說明此點,首先就不得不提一提《1984》這部小說。


1984》當中的極權主義社會


(譯註:日本早川書房的日文舊譯版封面,由新庄哲夫翻譯,新版由高橋和久翻譯)

1984》是在1948年由喬治.歐威爾所執筆(1949年發行),在描寫未來的反烏托邦小說當中可謂是一部巨作。
在核戰後的近未來,世界受到大洋國、歐亞國以及東亞國三個超級大國所分割統治。
其中一個國家,獨裁國家大洋國受到其領導人「老大哥」和英社黨的統治。大洋國總是與其他兩大國中的其中之一處於戰爭狀態,國民的生活受到名為電幕的監視設備及思想警察監視得密不透風。
主角溫斯頓.史密斯就職於人稱「真理部」的政府機關,每天不斷地改寫不利於國家的資訊與歷史。
他漸漸對自己的工作、生活,還有統治自己與國民的國家起了疑念,開始用日記記錄自己的情緒與想法。
在故事當中真相愈發明瞭,實際上大洋國和其他超級大國在背地裡狼狽為奸,
時而同盟時而敵對,故意使戰爭繼續。
其理由,便是藉由恆常性地將國家置於戰時,讓國家方便支配國民。為了不讓國民獲得力量,便靠戰爭消費資源與勞動力(國民),在舉國一致的狀態下使國民自己互相監視,而統治階級則能永保權力。
如此下來有好幾個人就這樣在以國家制定的國民監視的名義下,遭到逮捕、監禁,經過一連串嚴酷審問與拷問之後,被扣上了「敵國間諜」這口黑鍋,作為「叛徒」而一個個遭到處刑。而在最後就連主角也被加上莫須有的罪名。
《1984》描寫出相互監視的社會洗腦每一個國民,並破壞其心智的恐怖。
說白了,在《潛龍諜影5》後半的鑽石犬,簡直就和受到這位「老大哥」支配的大洋國如出一轍。


逐漸靠攏極權主義的母基地



在第二章一開始,卡茲集合母基地的成員,發表演說:



(*譯者自譯)
「敬愛的各位鑽石犬同志們。
骷髏臉死了,但是我們成功幫同伴報仇雪恨了嗎?
(中略)賽法依然留在我們之中。
他們很明顯植入了間諜從我們內部開始侵蝕,賽法植入了寄生蟲!

聽好了、在你身旁的同伴、懷疑他!

你懷疑誰、就告發他!」



怎麼想這都是一場很危險的演說。
卡茲在和骷髏臉的鬥爭當中失去右手、左腳,甚至還有雙眼。身上的幻肢痛與憤怒逐漸加大卡茲的復仇心,就算在骷髏臉消失後也依然繼續膨脹。
演說過後不久,玩家一旦試著回到母基地,就會發現設施的牆上有一面貼著一張海報,上面有Big Boss 的臉部照片以及如下文字:


「BIG BOSS IS WATCHING YOU!」


(順帶一提上面那張放大的照片,是粉絲自行製作的T恤。)
從這時起,卡茲就開始尋找休伊與寂靜的背叛證據。
首先最初是對寂靜加以拷問,強行要求她自白。這時卡茲對著寂靜進行通電高壓電流的拷問。
觀察這幕場景,或是描寫在第一章時對對休伊的審問,能發現似乎成員們已經容許在這母基地對敵方間諜或俘虜進行拷問。
我們能漸漸了解到卡茲的強權開始施行到整個母基地。
之後卡茲集中調查休伊,回收了搭載了模擬The Boss 的AI 的「MammalPod」,並從其中發現奇愛的遺體。
卡茲立即斷定人是休伊殺的,再度開始有一陣子沒進行的,對休伊的審問。
之後,母基地中再度爆發聲帶蟲的生化危機。大批成員受到感染,全員皆由Big Boss 親手射殺。
卡茲斷定這次的事故也是休伊設計好的屠殺,並在審問中將作為休伊與敵人接觸的證據的通訊紀錄推到他的面前。
之後更加恐怖的事情發生了。
對休伊積怨已久的其他士兵們不知為何進到了審訊室裡。士兵們異口同聲叫道:「宰了休伊!」
但這時卡茲卻突然變得冷靜,開始安撫士兵,宣言及將舉行對休伊的審判。
然後在母基地內的101號房」所舉行的審判中,雙手被綁的休伊被推到所有成員的面前。
在一片「宰了他、把他宰了!」的噓聲中,卡茲冷靜地一件件陳述休伊的罪狀,錄音於「MammalPod」的奇愛的音檔成了決定性證據,休伊遭到定罪,而就算他出言辯解,倉庫裡也是充斥著殺氣騰騰的成員們的怒吼,休伊的聲音一下子就被蓋過去……
出於Big Boss 的判斷,休伊只被判處放逐於母基地。
無論是原本想要處刑休伊的卡茲,或是其他成員都不能接受此番判斷,心裡依然有所不滿。
休伊則是一邊喊著「我沒做錯」「正常人就只有我嗎」一邊離開母基地。他直到最後都沒有認罪。
 
在這之後,故事迎來高潮,劇情揭露玩家所操縱的人物,其實並不是Big Boss 而是他的替身;所有人都恍然大悟,原來以為就是他的Big Boss 從一開始就不存在,而後故事落幕。
接下來的問題就是,我們既身為遊戲的玩家也身為故事的觀眾,該如何看待這一連串的故事劇情呢?
說白了,卡茲對休伊的行徑在筆者眼裡看來根本就是魔女審判,或是批鬥大會。從一開始就已經決定好判決,休伊從一開始就確定死刑。
可是觀察網路上的反應,幾乎所有玩家都確信休伊是有罪的。在這裡我們還是要代入卡茲的情感,心想「休伊會變成這樣是理所當然的」,才是自然的嗎?
看起來的確是那樣。
事實上,我們玩家從遊戲開始時就不斷見聞「休伊是叛徒」的資訊,而遊戲中也沒有提示翻案的資訊。
而且最重要的是,在這場審判後故事就像沒發生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一般地結束了。關於休伊幾乎所有人就這麼接受了(其中似乎真有人說要殺了休伊……)。
可是,那樣實在很奇怪。
從第二章開始的鑽石犬,特別是卡茲已經明顯失去控制,或是行徑看起來就只像是失控。就算假設休伊真的是叛徒,其行為本身也不會改變。
監視同伴,拷問嫌疑犯,這些完全是做得太超過了。再加上那一幕就像是對休伊進行魔女審判的場景,筆者感覺得到極權主義的恐怖。
但此事在審判後的劇情中完全沒有觸及。
要是一般的故事,當然就會是主角們因為失控而變得邪惡,或是受到了等同為惡程度的報應,鶻過故事中完全沒有上述內容。
簡直就像在表示「這樣就行了」。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


隨處可見出自《1984》的引用

BIG BOSS(brother) IS WATCHING YOU!」

有張海報從第二章開始後不久便張貼在母基地。上面寫著「BIG BOSSIS WATCHING YOU!」的文字。
想當然爾這是在惡搞出自1984》的「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


1984》當中,大洋國國民全天候受到名為電幕的裝置監視,國民之間過著一邊互相監視,又不知道何時會被告密成「思想犯」的生活。
如此世道中,寫著「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附有偉大領導老大哥臉龐照片的海報張貼在城鎮各處。
這海報是也有「老大哥關照你」的意思,不過當然,實際上是意味著「老大哥在監視你們喔」
母基地中會張貼這種海報,就足以顯示出鑽石犬正逐漸變成監視社會。


Big Boss = 老大哥(Big Brother)

就如同各位看見海報所理解的一樣,小島導演似乎認為這次的Big Boss 和1984》的老大哥是同一個腳色。
那麼Big Boss 和老大哥,兩者是相同在什麼地方呢?
一語道盡,他們兩個都「沒有實際存在」。
在《1984》當中的老大哥這一存在虛無縹緲,閱聽者無法得知他是否真實存在。
主角溫斯頓投出「老大哥實際存在嗎?」這個問題,但就在沒有得到明快解答的情況下,故事落幕。
但重要的是老大哥是個「偉大的領導」,重要的是國民認為「他存在」;就算實際上真的沒有老大哥,只要國民對此一無所知,就能保障大洋國全領土的士氣旺盛不衰,政府的獨裁也就能持續。
MGSV》的Big Boss 也是一樣。在遊戲的最後,玩家會發現主角的真面目並不是BigBoss,反而只是個影武者。
一切都是真正的Big Boss、卡茲和山貓等人的計畫;原來玩家所操作的主角,是個「偶像」,為了在BigBoss 不在的期間,能保持鑽石犬士兵的士氣並逐步擴大組織,而被創造出來。
Big Boss 和老大哥,不論哪個其實都一樣,都不過是國家或組織為了方便操縱人群而準備的「偶像」。實際上行使權力的則是其他人士。1984》的話就是一部分的特權階級,而在《MGSV》則變成了卡茲和山貓。


「叛徒們」的「犯罪」

MGSV》當中休伊以「參與骷髏臉的陰謀」、「背叛」以及「殺害家人」的罪名遭到告發,而在《1984》當中我們也能找到相似的場景。
1984》當中,各形各色的人都因為冤罪而不斷被送進監獄,而有一幕場景,是主角想起曾經也有一段時候,建立大洋國的革命初期成員一個個遭到肅清。
多數成員不是失蹤(恐怕是慘遭殺害),就是在告白自身罪狀的,作秀一般的公審後遭到處刑。
在那個時候有三位成員僥倖活了下來,但是他們全部都接連被扣上「通敵」「私吞公款」「殺害有威望的多數黨員」「從很早以前就對老大哥圖謀不軌,並協助將會導致眾多國民死亡的計畫」等等莫須有的罪名。而且他們還是以拷問來強行要求自白,自己供認根本不存在的罪行。
再來還有一個重點,這幾個人不僅僅是被捕後就被殺掉,而是先被釋放。
他們在苛刻的審問,以及在審判上「告白罪行」之後,就先被釋放。然後他們被貶官到一些閒職,落得無以發揮長處的境地。他們由於嚴厲的審問而陷入一種洗腦狀態,堅信真的是自己這幾個人不對。爾後就在他們發誓對老大哥的忠誠後又再度遭到逮捕,在審判上被加上新的罪名,遭到處刑。

出自電影版《1984》。遭受到公審的主角溫斯頓。
他承認自己的罪行:「我與其他間諜一同偽造紙幣,破壞工廠機械,汙染下水道,將敵國的飛彈引導至機場,誘惑黨內男女,亂交,故意感染梅毒還使妻子與多數黨員感染之。」再宣言自己恢復了對老大哥的忠誠。實在了不起。

MGSV》故事中段中被監禁的休伊,在嚴厲審問之後,就被稍作釋放,再次被迫為了母基地工作。
從此休伊臉上雖然看得見膽怯的神色,不過有好幾個鏡頭都有描寫他反省自己的罪行,恢復對BigBoss 的忠誠(雖然看起來單純是在表現自己很忠誠的樣子)。
「我重新考慮過了,我想助你一臂之力。」(*譯者自譯)
但是在之後,休伊再次遭到逮捕,被扣上新的罪名,遭到審判。

藉由開發「Battle Gear」以及特色馬克杯來表現忠誠。

被要求製作「Battle Gear」後受到綑綁,遭到審判的休伊。
他一點都不想承認犯下「透過骷髏臉幫敵人開路,破壞母基地,把自己的兒子當白老鼠,殺害奇愛,與賽法有所密約,在隔離樓層中引發生化危機屠殺基地人員。」等等罪行。你學學人家溫斯頓好不好!


意外出現「101號房」的《MGSV》

在《1984》的世界裡存在一個叫做「友愛部/仁愛部」的政府機關,所有的思想犯都會被移送到那邊。思想犯在該部門被迫供認「罪」後便被施以洗腦,懺悔自己沒觸犯的罪行,逐漸變得發自內心敬愛老大哥。
「101號房」就是指友愛部裏的洗腦房。
在這個房間裡備有思想犯在心理層面上最恐懼的事物,犯人們的精神和身體在房間內被逼到極限,最後精神崩潰。
在這本小說的最後,主角被送到這間101號房,他心中最後的希望被破壞在這間房間裡……
而令人意外的是,MGSV》出現了那間「101號房」,而休伊正是在那間房裡受到審問與拷問。
以下引用自維基百科的101號房條目(*條目名:101号



(*自譯)
101號房於小說內的核心主題,並非只是拷問與洗腦的最終階段,這一情節上的高潮,而是在於這房間破壞主角本來擁有的自由精神,並損毀其人格



休伊在審問當中有好幾次受到卡茲及山貓的「說服」:「你在對自己說謊」「你在唬弄自己」。這裡引用山貓的台詞:



(*自譯)
「你總是很幸福快樂。看到誰就改變謊言,只活在夾縫中。你重覆對自己有利的真實,而且也早就不在乎。
但是你最幸福的,就是你自己根本沒意識到自己是這種人。
好好看清楚吧,你是什麼貨色,你既不是被害人、也不是沉默的大眾。
你是個加害人,是個只顧自己死活的偽善者。
不是現實在傷害你,是你在現實裡傷害人。」



要是平常在聽的話,聽起來山貓說得實在很有道理。對休伊很火大的玩家當中應該也有人會開心道:「說得真好!」
可是筆者雖然佩服於山貓高超的心理分析能力,同時卻也有一種強烈的「噁心感」。
因為山貓的這番話語,和1984》當中,在101號房審問主角的友愛部的幹部,歐布朗,一模一樣。


「雙重思考」聯繫《MGSV》的山貓與《1984》的歐布朗

歐布朗這角色在《1984》登場為一個謎樣人物,而在故事後半讀者才發現,他是一位友愛部的幹部,負責審問、洗腦思想犯。
歐布朗將主角監禁在審問室裡,加以拷問。過程中他以非常有說服力的言詞,花時間說明對老大哥反感的主角是個錯得多離譜,多麼愚蠢,多麼悲慘又可憐的存在。
主角一邊聽著,精神上也一邊逐漸被逼到死胡同。歐布朗時而嚴厲斥責,時而溫和以待,緩慢而確實地破壞主角的心理。
隨後主角被帶到101號房,歐布朗在此將主角最懼怕的事物推到他的面前,完全使主角崩潰。
《MGSV》裡山貓對休伊的審問,另筆者想起歐布朗的審問。山貓看透休伊心中脆弱的部分,藉由敘述那些部分來將他在心理上一步步逼得沒有退路。
再來山貓還看穿休伊最懼怕的就是「失去雙腳」,將腐蝕性液體抵到他的腳上,讓他徹底崩潰。
還有,講到這次的山貓便不得不提「雙重思考」(Doublethink),這也是在1984》出現的用詞。
1984》當中,腦筋聰明的歐布朗當然是留意到大洋國的異常,也知道國家有錯。可是他將雙重思考這種思考方法植入自己的腦海,來使自己繼續對這異常的國家保持忠誠。
雙重思考如同字面,是一種能夠使人同時擁有兩種矛盾的想法與記憶的思考法,在作品中被當作為了使大洋國的獨裁永垂不朽而不可或缺的技巧。
也就是說能夠雙重思考的人既可以思量以老大哥的名義鎮壓國民的方法,另外一方面卻又能使自己發自內心相信自己這一邊是平等且和平的政府。
雙重思考這個詞彙就出現在《MGSV》的後半。
在錄音帶「真實的紀錄」欄位中,有一捲叫做〈雙重思考〉的帶子。
錄音帶中的內容提到,山貓利用雙重思考使自己相信Big Boss 的幻影是真身,還能在必要時使自己想起這點,使周遭對BigBoss 其實是替身這個事實無所知曉。
恐怕不止於此,筆者認為山貓還使用雙重思考,對成員們隱瞞所有關於母基地的事情。


「兩分鐘仇恨」

在《1984》的開頭,正當主角在工作時,職場的電幕螢幕撥放出影像,大洋洲國民每日例行的「兩分鐘仇恨」即將開始。



仇恨節目開始了。
(中略)
和往常一樣,電幕上出現了伊曼紐爾.戈斯坦——人民公敵——的面孔。
(中略)
『仇恨』節目開始了還不到半分鐘,大堂內半數以上的人已忍不住大喊大叫了。
(中略)
『仇恨』節目一踏入第二分鐘,大家的表現更顯得如醉如狂。有的手舞足蹈,又叫又跳,想以自己的呼聲壓倒來自電幕那像羊咩的聲音。
(中略)
一直坐在史密斯後面的黑髮女郎此時『豬玀!豬玀!豬玀!』的叫喊着,跟著撿起一本新語辭典使勁的朝電幕摔去。
(中略)
在極其清醒的一剎那,史密斯發現自己不但跟着其他人嘶喊着,而且還用鞋跟拼命踢着椅子的橫頂。
出自喬治.歐威爾《1984》第一部分
(皇冠出版社 第一版  1984年五月 譯者:劉紹銘)




出自電影《1984》
對著「賣國奴」戈斯坦表露憎恨的諸位大洋國國民。

「兩分鐘仇恨」是大洋國對國民進行的政治宣傳。
當「兩分鐘仇恨」在設置於全國的電幕撥放的期間,國民必須對著填滿畫面的「賣國奴,以及其背後的敵國」投以滿滿的憎恨。
之後老大哥慈祥的臉孔和文字標語一同在畫面上登場,剛才還在口吐惡言的人們搖身一變,感動、陶醉於偉大的領導。
順勢作出一個敵人,煽動憎恨,大洋國藉此不斷提升國民的士氣,而且還能夠使對內政的不滿轉向外敵。
MGSV》裡也有和上述相同的場景。沒錯,就是審判休伊的場景。


出自電影《1984》
對著「賣國奴」戈斯坦表露憎恨的諸位大洋國國民、哎呀原來這是《MGSV》的影像。抱歉筆者分不出來。


小島導演將何種意圖隱藏在休伊的角色描寫?

山貓的審問,還有審判的內容都很殘酷,給予休伊相當殘酷的心理痛苦,這怎麼想都是做得太過頭了。但是故事對此一概不觸及,就繼續演下去。這是為何?《MGSV》以「那麼做是對的」「把叛徒趕出去真是太好了。」這樣的形式落幕。

這實在很奇怪。
  
說到底《MGSV》是從《Ground Zeroes》(《GZ》)這篇序章開始;舞台在古巴的美軍基地,設定上在基地會對俘虜進行違法拷問。
這是基於現實的設定,實際上有人在古巴的美軍基地進行拷問也不是什麼新鮮事。關於這方面筆者的這篇文章也有稍微寫到。

(譯註)作者在MGS5 發售前寫了一篇關於為什麼要將蛇的英文配音員換成基佛.蘇德蘭的考究文章;內容提到本作與《24反恐任務》之間的可能聯繫。

再來在《幻痛》也有提到蘇聯在阿富汗的殘忍行徑。
小島秀夫導演對於戰爭中的殘忍行徑的態度很明確,但遊戲中不知為何主角等人們也在做同樣的拷問。
 
「美國和蘇聯幹的那叫戰爭罪,鑽石犬做的是必要之惡。」
 
小島導演是這麼想的嗎?
筆者未必能斷言「才沒那回事!」因為小島導演很明顯有受到川口開治老師的《沉默的艦隊》的影響。
《沉默的艦隊》種有出現一種思想,即是「像美、俄等國各自擁核是很危險,不過要是有個超越國家的存在配備核子武器來維持世界和平就是必要之惡。」
有可能小島導演受到《沉默的艦隊》影響,認為恰好是超越國家的存在的鑽石犬配備核武,還有拷問俘虜都是必要之惡。
可是。
既然如此,為何超越國家,身為「正當傭兵組織」的鑽石犬,會有必要重複《1984》的獨裁國家,大洋國的所為嗎?
 
 
「叛徒」、「審判」、「審問」、「拷問」、「BIG BOSS IS WATCHING YOU!」、
「雙重思考」、「101號房」
一個個連結這些引用自《1984》的關鍵詞彙後,筆者認為小島導演是在發出這道訊息。
 
 
「休伊是無辜的。」


「叛徒」休伊為何戴著小島導演的眼鏡?

假設休伊無辜並非筆者的妄想,小島導演為什麼要將這點隱藏起來?
玩家可以在休伊的最後一幕戲中稍微瞥見類似於提示的細節。
受到審判的休伊由於Big Boss 的溫情而撿回一命,但是他將會被逐出母基地。
休伊一邊不停喊著「我沒有錯」一邊離開母基地。
但是,這裡休伊所戴的眼鏡,居然和小島秀夫所愛用的眼鏡是同一個款式。



這款眼鏡是由叫做J・F・RAY的企業所製作,小島導演和那家公司的關係好到會在推特上發表合作活動。
休伊只在被流放時戴著這副眼鏡,在其他鏡頭則戴著不同眼鏡的樣子。
(這裡是筆者搞錯了。實際上在故事中段被山貓溶壞眼鏡之後休伊就一直戴著這副眼鏡的樣子)
 



(2017年五月五日 注:底下筆者寫了一段關於KONAMI的段落,不過後來想想內容非常幼稚,便予以刪除。理由是筆者覺得內容太過於臆測,內容又非常煽動。筆者姑且是在下篇文章裡提到這段落不夠完全,雖然時隔兩年才想到,但筆者還是決定刪除此段落,請讀者多多擔待。)


休伊他,是被誰、為什麼被扣上莫須有的罪名?


你恐怕是在擔心漢堡的事情吧。(詳情去聽錄音帶)

(*自譯)
「你對和平要多提防著點」
 
在第二章途中的某個事件裡,其中一名角色,譯碼者對Big Boss 如是低語。
但是關於這番發言在之後的故事中一概沒有被提起,《MGSV》就這麼結束了。
 
大家也是想「《MGSV》沒有作完,雖然埋了伏筆但是沒辦法回收。」
 
可是筆者實在覺得這就是某種提示。


要是有人要休伊背黑鍋的話,想當然耳,犯人一定是卡茲。
 
他在九年前,對休伊接受核武稽查導致母基地潰滅一事懷恨在心。卡茲憑著執念找到休伊後,一邊審問他一邊憤怒道「你什麼都沒失去」。
 
其中一項斷定休伊有罪的決定性證據,ATGC公司與休伊的通信紀錄,也是由卡茲發現,而這份紀錄筆者也感覺很詭異。
 
和卡茲同樣詭異的就是山貓。

 
這次山貓的角色描寫,很明顯是受到《1984》的歐布朗的影響。
筆者提過好幾次了,能夠證明九年前休伊背叛的證據完全沒有。即使如此,個性慎重的山貓,居然會這麼確信事情是休伊搞的,實在不自然。
 
這次的BigBoss 是位替身,畢竟只是個為了讓士兵跟隨而創造出來的偶像。實質上是卡茲和山貓兩位在統領真正的BigBoss不在的鑽石犬。
這部分玩家也可以從結尾後的後記(《MGS》的慣例,能夠在字幕背景聽到的對話)聽到該段內容。
 
其內容也能夠想成藉由煽動對於「敵人」的瞋恨,來加強鑽石犬的團結,並擴大自身的權力。
 
如此一來,在第二章時發生在隔離樓層的生化危機,這兩個人也很有可能是真正的犯人。
(順帶一提,《1984》當中大洋國會定期受到敵國的飛彈攻擊,造成大量傷亡。但是到了中段卻出現「會不會其實這飛彈是大洋國政府自己發射的?」的論調。結果真相依然是雲裡霧裡,但其目的是藉由造成大批民眾死傷來煽動國民對敵人的憎恨,再來就是藉由讓國民時時自覺現在是戰爭時期,可以提高士氣。)
 
如果還有其他人的話應該就是Big Boss(VenomSnake/毒蛇)了吧。

 
由於是玩家所操作的角色,很難想像他會陷害休伊,不過既然他負責帶領母基地(雖然只是形式上),那就有這個可能。

不處死休伊而以流放作結,或許是為了不引起復仇的連鎖而得出的冷靜判斷,但是搞不好他也知道真相?說不定他是出於良心的苛責,才會饒休伊一命。

又或者可能是他只是藉由如同「真正的Big Boss」一樣展現慈悲,來將「偉大領導BigBoss」這一個「偶像」演到盡善盡美而已。

(筆者感覺《24反恐任務》的基佛.蘇德蘭演出這次的蛇一事也與這個假說有種奇妙的關聯,所以是感覺挺有趣的。傑克.鮑爾這個角色的賣點就是他會暴走得很右翼。「小島導演就是看準這個才換人的」是不是說不太通呢?筆者在底下這篇文章有詳細說明。)
(譯註)作者在MGS5 發售前寫了一篇關於為什麼要將蛇的英文配音員換成基佛.蘇德蘭的考究文章;內容提到本作與《24反恐任務》之間的可能聯繫。


結語 —「沒有事實」—



(*自譯)
「就只有我是正常的嗎?」
 
這是休伊所留下的台詞。
的確事實上,Big Boss 所率領的傭兵部隊鑽石犬是個很危險的存在。
也可以把他們看成是信奉Big Boss 這位強大領導的邪教集團。
但實際上遊玩的玩家不會那麼想。召集成員,擴張母基地,擴大勢力,玩家在這過程之中沉醉於鑽石狗這個組織。

可是現在包含筆者,大批玩家所培育的這個組織,將會逐漸變身為Outer Heaven。
 
我們正在培育一個恐怖主義國家。

發狂的是BigBoss(玩家)嗎?還是休伊?沒人知道。

「沒有事實;只有解釋。」
遊戲在最後的章節引用了一句意義深沉的尼采的話。雖然不知道小島秀夫想表達什麼,不過有一點能說的,就是筆者寫的這篇文章就恰恰好是這句引用要表達的意思。一切都是在小島的掌心之上……。

假若休伊不是叛徒,而在劇中他所講到的全部都是真的,九年前的真相就會是這樣:

「九年前,休伊對於母基地擁核自重一事感到非常危險,認為母基地走偏了路,選擇孤立自己於世界。
出於《MGS: PW》的經驗,他反對核武抑止的想法。
預感到再這樣下去會引發重大悲劇的休伊,不顧Big Boss 的反對,逕自接受了聯合國的核武稽查。
就算阻止不了母基地擁核,也應該能靠著接受稽查來防止孤立於世界。
但是,調查團竟然是偽裝……」

可是就算九年前的背叛,還有隔離樓層的殺戮都與休伊無關,不過殺害奇愛一事依然留有疑點。如同上回的文章所提及,休伊很明顯在隱瞞關於奇愛與HAL的一些事情。

不過由於沒辦法發現任何奇愛與休伊的對話錄音帶,筆者也沒辦法斷定「人是他殺的」。

或者如同山貓所言,或許休伊的精神已經崩潰,只是在否定自己是犯人這個事實也說不定。

既然如此,那為什麼休伊的周邊會帶著這麼多出於《1984》的引用啊?

《1984》的故事描寫了極權主義社會逐漸壓抑個人的恐怖。可是僅觀察《MGSV》的表面,看起來極權主義社會(鑽石犬)打壓個人(休伊)正確無誤。思想偏向自由主義的小島秀夫會把《1984》引用成這樣子嗎?
而且休伊所戴的眼鏡,是(謠傳)正受到極權主義社會(KONAMI)打壓的當下,小島秀夫自己所戴的眼鏡。

小島導演從平常就對現在的日本遊戲業界逐漸加拉巴哥化,逐漸孤立自己,感到岌岌可危。
休伊對著不改其失控的鑽石犬喊道「就只有我是正常的嗎!?」「我是為了所有人好才做的」「我沒有錯」,而要是將這些聽似傲慢的言詞想作小島秀夫自己的心情,筆者是有聽出其中包含著小島導演那殷切的真心話;他從平常就在對於遊戲業界漸漸變得只重視銷售額的現況敲響警鐘,並且想要做出一款能夠挑戰世界的大作電玩。
就如同劇中的休伊一樣,小島秀夫現在是不是在日本的遊戲業界也變得孑然一人了呢?



圖片內容中譯:
電玩遊戲現在在創意面上瀕臨危機。
宣傳大行其道,在能夠細談一款遊戲的有趣之處以前,
就先想先沖一波銷售攻勢的脫售行徑,業界對此是稀鬆平常。
在商業上來看,這絕對不是一件壞事。
可是如此一來,作為電玩本質的「歡樂」「感動」與「心意」就會變得無人問津……
此時此刻,我們必須要詰問電玩的存在方式。
小島工作室的想法就只有一個:
縱使時代更迭,技術演進,文化形體改變,
我們仍然想創作出長久留存在人們心裡的電玩。
好的電玩會帶動世間,使景氣回溫,甚至會拯救性命。
我以我們一定要找回那個好遊戲暢銷的時代。
各位要不要與我們一同,創造出擁有改變世界的力量的電玩呢?
小島工作室 總監  小島 秀夫


當然這全部,都是推測啦哈哈。
 
哎呀,真是疑雲重重啊,或許是筆者的妄想也說不定。
 
可是小島秀夫從發表《MGSV》當初就故意反覆誤導顧客。小島導演演了下面這段戲:先是裝作名不見經傳的製作商發表一款叫做《幻痛》的謎樣遊戲,之後再公開發表「其實這是《MGS5》啦」。

爾後再一次地,由無名製作商發佈的謎之遊戲《P.T.》,就設計成玩家在通關之後才發現,其實這是將由小島秀夫操刀的《沉默之丘》新作。(之後遊戲中止製作)

為了《幻痛》所準備的冒牌公司及冒牌老闆。小島秀夫真的很喜歡這樣搞欸。

說不定那些令人費解的休伊的描寫,也是小島秀夫設計在《MGSV》裡誤導玩家的機關。

如果真是那樣,那麼就會是小島秀夫誤導玩家,煽動玩家對休伊的「憎恨」。
如此一來就能證明,世間有多麼容易就會被極權主義與「瞋恨」帶著跑。
在網路上的《MGSV》討論版上,每個人都在留言嗆休伊,心裡對此完全沒有疑問。「兩分鐘仇恨」都相形見絀。

在《MGSV》我們玩家擴大這群亡命之徒的傭兵組織再將其改造成極權主義社會,開發核武,搶奪他人的母基地來與對方玩家相互復仇,然後將一個不知道有罪或否的男子驅逐出母基地後再到網路上口吐憎恨。

小島秀夫讓玩家自己打造了一個《1984》的世界。

說不定原來這才是導演的「意圖」……



如同預告,Big Boss(玩家)們墮落成惡了。





相關文章:

創作回應

舞月冰心- 艾希里斯
沒辦法有證據的啦(攤手
個人就在文內有提到了
說話的永遠是拳頭大的勝者
小島只能被陰的一蹋糊塗
被消音的小島也只能這麼做
何況MGSV後面的蒼蠅之國根本不可能通過世界各地的審核
因為全都是童兵
也就是殺害兒童是被禁止的
這在世界上的法條都說得過去
也證明小島搞出來的坑是自己玩死自己
這也是事實.....
何況系統都做好了
人設只要討論出來
做出來+除錯的難度並不高
為什麼後續不做完
就有跡可循
2019-06-19 21:24:49
一騎
童兵這點我是認為導演已經有預想過會用什麼方式來進行,
像是只能使用昏厥類武器之類的,
玩家還沒用卡茲和山貓就會先擋下來。
2019-06-19 21:28:57
一騎
*還沒用殺傷類武器
2019-06-19 21:29:17
舞月冰心- 艾希里斯
那問題就又來了.....
如果當初科拿米是為了這個理由
要小島重新想配套之前讓他封口(因為保密條款問題)
小島又沒辦法填坑的話
那最後被冷凍也是情有可原
但是科拿米不該為了一次無關痛癢的小瑕疵讓小島憤而出走

不過這都已經是後話了
反正小島也走了
MGS的結局也早已確定在愛國者之槍收尾
就當作他已經完美結局就好了...
2019-06-19 21:35:04
禁斷黑翼
不妨看BB在整個系列裡的角色,持有核武甚至MG技術的私人武力,就是危險。
單純以MGSV來看,毒蛇是為了生存不斷透過武裝自己的組織,所以那種惡是沒那麼明顯的。
2020-07-27 23:41:53
禁斷黑翼
永遠不要跟外人對付家族。
誰叫你去談判,誰就是叛徒。 -教父

以上都是教父的經典台詞,可以去複習或是欣賞一下這系列神作,我覺得這兩句話很清楚的說明了叛徒跟忠誠是的樣子。
2020-07-27 23:43:59
彼岸
2019年7月24日劇本流出,有描寫到被拷問時休伊的心理狀況,可以確定的是他是在明確知道9年前的核武稽查是XOF偽裝的情況下把人放進來的,從頭到尾都只是一個噁心的叛徒,射殺骷髏臉也是為了消滅證人跟讓大家覺得自己是同伴。
2021-11-21 03:57:04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