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妹文】雨衣、涼亭、馬卡龍

羽玥翎♥❤ 莓香 | 2017-11-26 05:11:40





  「請、請問你們有賣雨衣嗎?」
一名年約國中的女孩子濕淋淋地走到櫃檯詢問。
她身上穿的是附近國中的制服,從領帶顏色來判斷,應該是一年級。

我站在櫃台內玩著PSP,指向後面第二排
  「第二排從下面數來第二層有雨衣。」

  「謝謝。」

在她轉身時,我餘光瞄向她的背影。
純白色的上衣透出了內衣的顏色…剛才看她應該連A都沒有,現在的國中生可真是愛裝成熟。

不過,如果都已經濕成這樣了,乾脆直接跑回家還比較好吧。
想起我國中時,每次下雨就是衝著回家。
不然就是衝到公車亭,和被淋濕的女同學一起等公車。
當公車來時,女同學總會問一句:「你不上車嗎?」
那種邊緣人被關心的感覺,真的是讓人心暖。
而我總會低下頭,假裝在讀書的答覆她:「我在等女友。」

可憐的是,我根本沒有女友也沒有在等任何人。
只是因為想再多看看妳漂亮的臉蛋與全身溼透的樣子,而在這站公車亭停下腳步。

  「那、那個…大哥哥,那邊沒有我要的雨衣…」
剛才那名國中女孩又來到櫃檯。
我記得昨天才補貨的,不可能早班和夜班把雨衣給賣光吧。

身為店員,顧客找不到東西時還是得過去幫忙。
我放下手中的PSP,走到擺放雨衣的架子前指著還有六七件的輕便雨衣。

  「這個。」

  「不…我、我是要晚上用的…雨衣……」

小妹妹看起來有點畏懼我,講話帶點結巴與害臊。
就算我邊緣、就算我沒朋友,長相也不至於嚇到國中女孩子吧……

她這舉動,使的我有些受傷。
我閉上嘴,走到貨架另一頭拿了一件有貼反光條的雨衣給她。
  「這個有反光條,妳要晚上穿的應該就是這個了吧。」

正當我走回櫃台準備拿起PSP繼續玩打到一半的Boss時
女孩又開口了
  「不、不是這個……」

  「不好意思,我們超商的雨衣就只有這兩款,如果要其他的可能要麻煩您到其他10元商店或是雜貨店找。」

  「……」
她低下頭小聲的在說些什麼。
但從她的唇形看來,應該又是再說雨衣之類的。
希望不是那種奧客啊…找不到雨衣就客訴我玩PSP,多虧這種奧客害我上個月被扣了500元…

我走到她面前彎下腰
  「不好意思,可以請妳再說一遍嗎?」

女孩湊到我耳邊,淡淡的髮香與雨水的味道飄入鼻腔。
女孩在我耳邊細語著:「我要…哥哥穿的那種雨衣……」

我記得,有反光條那件身高180都能穿,妳是要多大件的雨衣啊?
即使我很想這樣反問,但身為一個店員,不能這樣對客人。
我繼續面帶微笑,語帶溫柔的問她
  「妳有沒有類似的圖片能讓我看看呢?」

她翻了翻口袋,拿出『雨衣』的外包裝。

  「……」

  「……」

見我臉上帶著僵硬的微笑又沉默著,女孩赤紅著臉低下頭去。
  「嗯…我知道的,這是老師上課教學要用的啦,不用感到害臊沒關係的。」
隨後我走向第三排貨架,拿出她要的『雨衣』。
  「謝、謝謝……」
女孩小聲的向我道謝著。

  「那個…本店只剩下草莓口味的,這個可以嗎?」

女孩迅速的點了點頭,接著拿著『雨衣』到櫃檯結帳。
她連查看裡面剩下幾個也都沒有確認,就直接連著盒子一起買下。

為了避免讓她被誤會,我給她一個紙袋與塑膠袋裝著。


在目送女孩離去時,我又回想了一下她說過的話,那句:「哥哥穿的那種雨衣」究竟是什麼意思呢…
我走向倉庫和在冰箱裡補貨的同事說了一聲後,便跑了出去。

我記得,那女孩是往這個方向走的沒錯。


數分鐘後,我來到最近的公園。
在涼亭下發現了那名女孩與一位看起來也是國中生的男孩。
  「那是…她說的哥哥嗎?」
我躲在樹旁自言自語著。

不行,在這邊根本聽不見什麼。
我繞著公園最外圍悄悄地走到他們身後,多虧這場雨,掩蓋了我的氣息與腳步聲。
我蹲在她們身後約2公尺的垃圾桶旁,聽著他們倆的對話。


  「妳給店員看那雨衣?他沒有報警吧?」
那位男孩十分緊張地詢問著。
看來,如我所想的一樣。

  「應、應該沒有…那位大哥哥人很好又很帥,應該不會報警……」

  「很帥?妳可不許愛上他哦,妳只能愛哥哥一人,知道嗎?」

  「……不、不會啦…」
女孩好像猶豫了一會,莫非我人生的春天要來了……?
但還是算了…我可不想成為誘拐未成年少女的罪犯。

啪的一聲,傳遍整座公園。
在這吵雜的雨聲中,那巴掌聲穿透雨滴,聲響直直地傳入我耳中。
  「為什麼猶豫了一會!妳忘了不愛我的下場是什麼嗎?」
男孩憤怒地站起身子,揪住女孩的衣領。

  「不、人家沒有不愛你啊哥哥!」

  「看來妳又不乖了,現在剛好沒人…就在這邊做妳最喜歡的事情吧。」

  「不、不要啊哥哥…人家錯了、人家只愛哥哥你一個…真的、這是真的!」
聽見那名男孩一陣深深地吐氣,接著再也沒說什麼。
取而代之的是那名女孩子的呻吟與反抗。

我回過頭去看。
見到她被壓在地上,制服被扔在旁邊的泥濘上時。

我第一個想到的是我電腦D槽的劇情…接下來該我上了嗎?
我狠咬自己的下唇,在嘴中散開的鐵鏽味與痛覺,讓我認清這是現實。
這不是什麼夢境,也不是什麼拍攝現場。

這已經稱不上是兄妹間純粹的愛,而是可惡至極的欺凌。

  「妳忘了是誰每天晚上熬夜,為了妳成為一個女人天天揉著這邊嗎?」
  「妳忘了是誰給妳這樣的刺激感嗎?哥哥我可是很討厭這種事的哦。」
  「昨天給妳的藥嫌太少的話,我可是能給妳兩倍甚至三倍的量。」
  「知道的話就不准看其他男人、只准愛我一個、眼裡只能有我、只准稱讚我!」

低沉的雨聲與憤怒的言語和無力的反抗聲,在這公園迴盪著。
也許是因為現在正下著大雨,再加上公園沒有半個人…男孩毫無節制地對著女孩施暴。

我看見,強烈的佔有慾將他化為惡鬼。
男孩猥褻的笑容、噁心的肢體、粗暴的手指
  「噁心。」
我忍不住,喊出了聲音。

他們倆燈大雙眼驚訝的看著我。
  「你、你是誰!」
女孩伸手摀在胸前,伸手抓起被扔在泥地上的制服遮住身子。
男孩則伸出食指指著我,食指上被路燈照亮著反射著光,不曉得是哪一邊的水珠殘留在指尖上。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已經報警和錄影了。等會警察應該就會來公園抓你了吧。」
當然,這兩件事我根本就沒做。
原本就只是覺得國中的女孩子會買『雨衣』,還買給哥哥很神奇,好奇的追出來看而已。
壓根就沒想到會見到家暴現場。

聲音低沉再加上面臉上沒什麼表情的我,使的這句謊言更加真實。
讓男孩相信了。

男孩抓著女孩的手說著:「快逃!」
男孩才往前奔出兩步,右手拉著的女孩卻跌倒了。
剛剛被扯下的裙子落在腳踝上,絆倒了女孩。

男孩應該是被嚇著的,扔下妹妹就逃出了公園。
而女孩則是趴在地上伸手想抓住哥哥,卻沒能抓住而出聲喊了:「哥哥…」


  「……總之,先穿上衣服吧。」
她的制服與裙子都沾滿了泥濘,純白色的內衣也因為剛才跌倒而弄髒。
我脫下超商的外套遞給她。

而女孩沒有一絲的害臊,直接面對著我脫下被弄髒的衣物,接著套上不符尺寸的男性外套。
  「…警察……會來抓我嗎……」
女孩十分害怕的問著。
就我看來,女孩沒有做錯任何事,反倒是她那惡劣的哥哥…

  「應該只會抓走妳的哥哥吧。」

  「不…不要……」
她雙手交叉抱在胸前,顫抖著身軀與空洞的眼神喊著不要。
  「我、我不要哥哥離開我、我是哥哥的…我只能有哥哥、要是沒有哥哥,我、我……」
那是…被長期欺負的眼神與精神狀況。
不曉得她是從何時開始,被如此欺凌。

我伸手撫著她的頭,和她說著:「沒事、沒事的。」
在這大雨中,我與她的體溫互相溫暖了彼此。

數十分鐘後,我牽著她的手回到超商。
當然,同事見到我全身濕透又牽著一個全身濕透的女孩子,嚇得立馬拿起手機按下110作勢報警。
我先送女孩到有衛浴的廁所後,和同事稍微解釋了一下,她才肯放下手機。

隨後,我在超商內的辦公室聽著女孩說著她的過去、她和哥哥之間的關係。
我才知道,她在小四時就被哥哥奪走最重要的第一次,就只是因為哥哥一時的好奇,而毀了女孩的日常。
哥哥為了讓她不告訴家人,拍下一切的過程,威脅著她。
當哥哥覺得妹妹要背叛他時,便會想盡一切的方法凌虐女孩,讓女孩畏懼這個世界。
而女孩,從小四那年開始就成為了哥哥的玩具。
只要父母不在家的時候、四下無人的時候,便是她的地獄。

恐懼支配著她的行動,隱瞞著老師、隱瞞著朋友、隱瞞著父母。
直到今天,因為我一時的好奇,揭穿了這件事。


  「妹妹,我雖然只是一個超商店員,但我身為一個男性,我不能放任妳在繼續被欺負。剛才報警和錄影那些都是騙人的…但,這次我真的必須報警了。」
不曉得她是否被灌輸錯誤的觀念,認為被報警的話就會被抓去關、被抓去槍斃,她十分害怕警察。
我在稍微安撫她的情緒之後,拿起手機向警察報案。

數十分鐘後,來了兩名男警與一名女警,女警安撫著女孩並脫下警用外套給女孩溫暖,男警和我確認事情的發生過程,而我順勢帶著警察到剛才的公園蒐證。
而一些客人好奇地上前圍觀,全被我和同事趕了出去。

女警和女孩說:「姐姐會保護妳的,不要擔心。」
女孩哽咽地答:「…好……」

女孩不停地顫抖著身軀,斷斷續續的向女警再一次敘述剛才對我說的那些過去。
最後,我目送著女孩坐上警車回警局。
她一眼也沒看向我,雙手環抱在胸前不停地抖著。
嘴上不停地說著:「哥哥對不起、哥哥對不起、哥哥對不起……」




那天發生了我有生以來最令我感到「活著」的一天。
而那位女孩在警察的陪同下回到警局作筆錄之後,我就再也沒有見到她了。
而我已經21歲了,沒有半點目標的繼續在這間超商做著同樣的工作。

回憶起那天的我,竟然還期待著一些本本的劇情。
好比說女孩哭著求我不要報警,「任何」事都願意做。
或是那位哥哥不怕警察地反過來威脅我。
甚至是女孩已經徹底壞掉的問我要不要「一起」。

我的心,已經骯髒到我自己都覺得噁心了。
於是,我扔掉了所有FF、CWT收集來的本子,電腦也把D槽格式化,只希望自己不要再那麼的噁心了。


我望向掛再牆上的時鐘,還有10分鐘就能下班了…
今天下班要做什麼好呢……


叮咚──歡迎光臨。
在滂沱大雨的日子中,超商的門鈴還是依舊的清晰。

我一如往常,帶著親切的口吻說著:「歡迎光臨」
沒有看向客人,繼續玩著PSP。

  「小心我客訴你哦,都不看客人的?」

我心裡喊了一聲幹。
接著面帶虛偽的微笑,抬起頭來往門口看去。
  「……」

  「半年不見了吧…?大哥哥。」
她的制服不再是附近那所國中的制服了。
臉上的微笑,也十分地自然甜美。

  「今天…應該不是來買雨衣的吧。」

  「笨蛋…今天是來謝謝你的。」
半年多年,那名被哥哥欺凌的女孩,站在我面前。

  「這幾個月還好嗎?」

  「嗯…多虧了你……」

  「真是辛苦妳了。如果還有什麼需要幫忙的,盡管找我沒關係。」

女孩開心地點了點頭便將手上的紅色提袋交給我,接著俏皮地說著
  「下班才能打開哦。」
她沒等我回答,便轉身離開。

啊…忘了跟她要Line了……
算了,之後…應該還有機會吧。

我打開紅色袋子,裏頭放著小巧的愛的馬卡龍與一張小卡片。
卡片上頭圓潤的字跡寫著:
  謝謝你當時對我伸出援手,也謝謝你…沒有對我產生任何遐想。
  警察姐姐說有些案例,是路過的人不但沒有伸出援手,反成為加害人。
  莫非大哥哥喜歡的是巨乳不是我這種身材,所以沒有遐想?
  嘿嘿,開玩笑的希望你不要介意。
  
  之前那段時間,我一直在接受心理輔導和出庭,再加上要上學的緣故…
  一直沒能向你道謝,對不起。
  你應該不生氣吧?生氣的話人家也沒轍哦~
  
  明天我也會去超商找你的。
  這個馬卡龍,希望你會喜歡。
  
  
  
  還有……
  
  如果你不介意,我這身殘破不堪的身軀
  也希望
  大哥哥你能喜歡上我。




Fin~

879 巴幣: 56
月太 げつたい
每篇都很棒ㄋwww
2017-11-26 14:37:58
羽玥翎♥❤ 莓香
有妹妹都很棒[e16]
2017-11-26 23:33:03
凡凡 fanfan
叫妹妹去買雨傘

然後發現自己只有姊姊
2017-11-26 16:12:57
羽玥翎♥❤ 莓香
雨傘 讓我想起了Another..
也可以叫姊姊去買雨衣呀(X
2017-11-26 23:33:31
漣漪
為何我在超商上班都沒遇到這種事(X[e14]
2017-11-26 17:19:57
羽玥翎♥❤ 莓香
未來有機會的[e6]
2017-11-26 23:33:41
凡凡 fanfan
被姊姊當作妹妹照顧

https://i.imgur.com/O6kVSfD.jpg
2017-11-26 23:36:39
羽玥翎♥❤ 莓香
那你就..順勢成為妹妹,和姐姐一起綻放百合花吧[e16]
2017-11-26 23:37:59
約瑟森林的一枚白伊
調教咖啡廳♡
2018-01-08 09:44:4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