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正值青春年華十五歲的我,成了人形姊姊們的指揮官03 來吧,投向媽媽的懷抱吧!(後篇)

怕麻煩型寫手班導2087 | 2017-08-11 20:12:47


來吧,投向媽媽的懷抱吧!(後篇)


  「凱恩,今天要處理的後勤報告要放在哪裡?」


  「放在旁邊就好了。」


  「凱恩,我泡好茶,還準備了點心,工作累了就吃一點吧!」


  「謝謝……有勞妳了。」


  「凱恩,天才剛亮就醒來工作,該休息一下了吧?我來幫你搥背按摩,好嗎?」


  「不、不必了,我還可以再撐一下子。」


  「凱恩,午飯時間到了唷!和我一起吃午餐吧。」


  從今天早上四點開始,凱恩除了刷牙盥洗、上廁所外,其餘時間都一直坐在辦公桌上處理文件,而湯姆森在今天早上又排了滿滿的後勤作戰,到下午兩點之前是不會回來的,所以辦公室就剩下凱恩與春田兩人。


  這段時間春田也算是盡了自己人形的責任,幫助指揮官工作,但凱恩總覺得春田口口聲聲對自己說該休息,但她自己似乎還沒有坐下來過,在房間內走來走去,不是去搬文件,就是去泡茶做點心,還不時往凱恩靠去,主動幫對方挑出沒寫到的地方。


  「欸?現在嗎?可是工作……」凱恩看著一臉似乎期待午餐時間很久的春田,又低頭看看還有一半的文件量,露出兩難的表情。


  「唉唷──時間還多著呢,況且餓肚子對發育中的你可不好喔!來吧──」


  春田說完話,就伸手拉起凱恩,勾住比自己略矮幾公分的對方手臂,繼續道:「一直一個人悶在工作裡也不太好,『餓肚子』和『一個人』是這世上最要不得的事情了。」


  「那……好吧。」


  答應春田後,凱恩便暫時放下手邊工作,被春田帶往食堂反方向的地方走去,來到了凱恩麾下槍械人形的宿舍,也就是湯姆森與春田所居住的宿舍。


  「我們不是要去食堂嗎?」


  「今天很難得呢!小wa排了一整天的後勤作戰,所以就特地帶你來宿舍裡吃飯囉。」春田笑出聲,雙手合掌的說。


  「那怎麼不先去食堂打菜,在拿過來吃呢?」凱恩問。


  「就說今天很難得嘛……午餐就由我來負責做給你吃吧。」春田拉著凱恩進到宿舍,宿舍的空間很寬敞,一眼望去左右各有五道門,這些們分別通往其他人行的各自房間。


  而中間寬敞的部分則是客廳,餐桌、撞球桌、電視、武器庫、廚房都設置在這裡。宿舍的牆壁原本是單調的鐵壁,但湯姆森自己改成了鵝黃色調的壁紙,地面也鋪上了紅色人工絲絨毯。


  通常宿舍會有五個房間,但也有像這種有十個房間的,睡眠休息,或是較隱私的事情都是在房間內進行,吃飯、閒聊、消遣娛樂都是在客廳進行。


  「小wa她啊……除了我之外都對其他人很兇,其實她只是怕生,所以要是凱恩出現在她眼前,她一定會唸個幾句不好聽的話,到時候氣氛就僵掉了。」


  春田一邊說著,一邊將自己的亞麻色長髮綁成單馬尾,把寶藍色軍服上的鈕扣一顆顆解掉,脫去後露出裡頭的白襯衫,換上印著愛心圖案的圍裙。


  「小wa……是指wa2000嗎?我記得她不是別的梯隊的?」凱恩找了張椅子坐下,雙眼直盯著春田切菜中的背後問。


  「是啊,我調來之前是和小wa同一個梯隊,雖然現在不同梯隊,她也會趁有空,就跑來這吃蘋果派。」


  不久,切菜時刀子撞擊砧板的聲音停下,變成了搓揉、拍打肉團的聲音。


  「凱恩有吃過漢堡排嗎?不是市面上賣的那種機械製的,我說的是人親手做的。」春田把徹底拍出空氣的肉餅給放上低幾滴油的鍋子,瞬間發出清脆的滋滋聲。


  凱恩聽見這聲音後,緊接著就是肉的香味撲鼻而來,使工作一整個早上,只吃厚片吐司當早餐的他感到飢腸轆轆,差點就忘記要回答春田的問題了。


  「小時候,我媽媽會因為我做很棒的事,或是拿到好成績而做給我吃。」


  現在春田的背影,又讓凱恩聯想到那一天發生的事情,不禁蹙眉。


  將肉餅翻面,春田用小拇指去判斷溫度,確認可以吃後,就把完成的漢堡排放在盤子上,並淋上煎肉時留在鍋子內的肉汁。


  「欸──是嗎?那你媽媽現在呢,她過得還好嗎?」


  被問到這個問題的凱恩,瞬間從等不及要將肉放入嘴中,交給味蕾好好品嘗的飢餓感,給拉回現實。


  遲疑了一下,凱恩拿起刀叉,一邊切肉一邊道:「我現在有點餓……那我開動了!」


  將冒出白熱氣的多汁肉塊給放入嘴中,牙齒就只是輕輕地壓到肉塊,嘴中彷彿就被燃燒彈襲擊一樣,舌頭像受到燃燒效果而躁動著,肉汁噴灑在每個地方,肉香充斥著嘴裡每一個角落,嚥下後更是直衝鼻腔。


  「這……這個好好吃!」


  「沒錯吧?嗯──就連我自己都很佩服我自己呢!」春田吃一口,同樣露出幸福的表情說著。


  吃飽後,兩人同時往椅背靠去,且呼出一口包含對吃飽這件事,感到無比幸福的吐息。


  「啊……太好吃到都忘記脫下圍裙了呢。」語畢,春田便站起身,解下腰後的繩結脫去圍裙,但眼前的景象讓凱恩驚呆一會兒,因為方才下廚的熱氣,使春田的白衫被汗給弄濕了點。


  「那個……春田。」


  「嗯?怎麼了嗎?」


  春田一邊問一邊解下領子部位的兩顆鈕扣,讓充滿汗水的胸前透透氣,從額開始流下汗,沿著臉頰、脖子流至鎖骨、胸前,加上春田的臉因熱泛起地陣陣紅暈,使她現在看起來格外誘人。


  見到凱恩什麼話都說不出來的低頭,才意識到自己又開始大方起來,便把扣子扣一個回去,笑笑說:「抱歉抱歉,一時之間又……下次會注意的。」


  此時宿舍的門打開,走進一名穿著簡略實驗袍與短褲的淡紅長髮女子,女子的頭上有著奇特的獸耳特徵,但不知道那究竟是什麼東西,因為以人類目前的進化來說是不可能長出獸耳的。


  女子的黑眼圈極重,但是表情看上去卻異常有精神,而且拿著一個頭箍,一見到凱恩,情緒就變得越來越雀躍,跑上前去抓住對方的肩膀使勁地左右搖晃,說:「凱恩啊──終於找到你啦!」


  「帕斯卡小姐……先停下來啊!衣服都弄亂了……」凱恩的白軍服因為帕斯卡出力過猛,弄得有點凌亂。


  「咳咳……抱歉,一時情緒太過激動了。我這次可是第一時間來找你,就是要介紹我的新發明!這個頭箍可以操控人的夢境喔!」


  春田一聽也忍不住好奇心跟過來看看,乍看之下這頭箍跟x遊記裡孫x空頭戴的頭箍一樣,只是多了電線纏繞。


  「操控夢境……這麼厲害的發明為什麼要第一時間來找我?不是應該要回報上層嗎?」


  聽到凱恩這麼一問,帕斯卡露出很不以為意的傻笑說:「哦!因為不知為何,使用者只能是18歲以下的年輕人。」


  「等等……妳不會要我去試用吧?」


  「猜對囉!」


  「……」


  帕斯卡拍拍凱恩的背,並且雙手合十,對露出難受表情的他訴:「拜託啦……這是最後一次拜託你了!試用完後我會請你喝咖啡的喔!」


  「帕斯卡,大家都知道你泡的咖啡跟拖把水一樣……」春田也露出難受的表情回應對方,可見先前已經先受過一次苦難了,才會有如此見過無盡深淵的眼神。


  「反正……獎賞就是除了咖啡之外都行吧?那這樣就是答應我囉!太好了,那我要先去補眠了,一個禮拜後再叫我哦!」


  帕斯卡就這麼留下這段話與不知所措的兩人,一溜煙就跑走了。


  宿舍的門才正要從開啟變成關閉時,又有一位女性走了進來,這位女性是湯姆森,不過身體皮膚有多處損毀,但幸好是沒傷及到深處。皮褲、襯衫上都破洞,原本皎白的皮膚也被泥沙灰塵給弄髒,湯姆森的臉色看上去也是超級差。


  「湯姆森……真是辛苦妳了。」凱恩接過對方的衝鋒槍,湯姆森隨意拉了張椅子坐下,拿出口袋的pocky包裝盒,抽出一根pocky的時候。


  「等等!為什麼你們兩個會在這裡啊!還有你們倆的衣服……」湯姆森猛然站起來指著兩人大聲喊道,任誰看到這種衣服凌亂、女方汗流浹背的樣子,而且午餐時間不去食堂卻來到宿舍裡,是人都難免會往那回事想去,槍械人形也不例外。


  「不不不!不是妳想的那樣啦!我跟春田只是一起……」


  「一起@#唷。」


  「欸&啊?」


  「更正確來說,應該是差一點,如果湯姆森別這麼早回來的話。」


  「湯姆森,妳別衝動……」


  「妳這傢伙!我可是他的副官啊,以後最好別對他動什麼歪腦筋!否則我就回報上層將妳拆解掉!」湯姆森不理會凱恩的安撫,將對方挪到一旁,自己走上前與春田吵。


  「凱恩真可憐吶……既然妳是他的副官,那就更應該常常陪在他身邊才對,而不是一直參加作戰。」春田摸著自己右臉,露出難過的表情如此說。


  「春田妳也別再……」


  「少囉嗦!在戰場上還不是都有我在前面扛子彈,才讓你們步槍有輸出空間,少了我妳們根本是上戰場去當砲灰的吧?」湯姆森說到這裡,也用一種挑釁意味的語氣回嗆。


  「妳……妳說什麼!」


  「妳們兩位!」


  突然的一聲大喊,使兩人都從吵架的緊張情緒當中冷靜下來,這是凱恩第一次對湯姆森與春田大吼,所以兩人都感到驚訝地注視對方。


  「妳們兩位都別吵了……」


  春田意識到自己不成熟的行為後,對凱恩說聲道歉,而湯姆森則是一句話也沒有說,靜靜地瞧著凱恩。


  「對不起啊……讓你看到不好看的畫面了,是我的錯,我不該……」


  ──凱恩……


  凱恩眼前的女人,有一瞬間是媽媽,也是春田,這讓他忍不住揉了揉眼睛,且打斷春田的道歉,面露些微的不捨說:「春田,從今以後希望你能和我保持一定的距離,畢竟要是靠得太近,很容易引起他人的觀感問題。湯姆森也是,以後盡量別每晚都跑來我的房間睡。」


  說完話,凱恩就頭也不回地離開宿舍了。


  湯姆森思考了一會兒後,丟下一句「我去辦點事情」後,決定也跟著離開宿舍。


  春田臉上掛上呆滯的神情,坐回椅子上,手指摩娑著,想到最近凱恩對自己的反應後,眼簾更是因不解與擔心而垂下。


※     ※     ※


  ──凱恩……凱恩……


  「媽媽!」


  寂靜的房間內,被凱恩這聲因惡夢而發出的聲音給打破沉靜,凱恩按摩自己的太陽穴,心中想著「這已經是這個月第六次了」。


  低頭看看自己的手,在夢中,拼命地想要抓緊那隻手,希望能再次獲得那份來自母親的溫暖,但手總是空的,才又發現自己依然還是那位,不肯面對事實的男孩,仍舊不停地去思念已故之人。


  決定先去上個廁所再回來繼續睡的凱恩,看見前方不遠處的一片玻璃窗前,春田穿著平常的白襯衫與長裙,頭髮也不綁馬尾,讓它自然垂落在肩膀、背後,側身依著牆,兩眼凝視著外頭,在經歷上次的事情後,長裙的長度總算變短了。


  「春田,妳還沒睡嗎?」


  春田轉頭瞧見凱恩,便不自覺的用手指去捲捲臉頰邊的長髮,答:「嗯,我習慣睡前看一下夜景,要不要一起來看呢?」


  凱恩沒給予回應,但是卻乖乖地走過去,往窗外看去,夜晚的城鎮尚未完全熄燈,還有一些專門在晚上營業的酒吧與餐廳,還有24小時不停歇的紅綠燈、路燈來幫城市繼續照明,又是黑夜,在黑夜中這些七彩炫麗的燈光,雖然早上看似普通,但在這時卻格外突出且綺麗。


  「很特別對吧!這些燈光雖然都是日常生活常見,再普通不過的東西,但在不同時刻、情況,他們就會嶄露他們獨特的一面,就跟人類、人形一樣啊。兩者不也是存在著許多層面嗎?在不同狀況會有不同的行為表現,有希望讓人看見的,也有不希望讓人看見的。」


  這番話凱恩確實聽見,卻因為思緒仍停在這句話,而沒有轉頭看看春田,對方繼續問:「我聽說你是因為父親受傷,才來代替他的位置吧?辛苦你了呢……」


  「不辛苦不辛苦……好在有湯姆森和春田的幫忙,我的工作變得輕鬆許多,要對人說『辛苦了』的反而是我呢。」


  「我問你喔,為什麼你一見到我就表現得怪怪的呢?是我有做錯什麼事了嗎?」


  凱恩被突如其來的問題給嚇著,愣一下轉頭回望春田,只見對方不再笑嘻嘻的,而是對自己拋向認真且參雜些許擔心的眼神。


  如青草大地般的綠瞳,絲毫沒有動搖的直視凱恩,而凱恩的眼珠子則不斷飄移,回應:「春田……沒有做什麼壞事,只是……」


  見對方開始躊躇,春田主動上前問:「有什麼問題我們可以一起解決,人形和指揮官最重要的,不就是要培養感情嗎?」


  春田一上前,就抓住凱恩的雙臂,微微彎下身子與對方四目相交,但凱恩卻硬將春田的手甩開,喊:「真的……我真的沒事!我要去睡了!」


  「凱恩!」


  春田還來不及伸手挽回對方,凱恩就消失在直直的走道上了。


  嘆了口氣,並將背靠在牆壁上,闔上雙眼幾秒後,開口說:「偷聽人講話是不太好的行為喔。」


  春田微睜眼,朝左邊的轉角看去,偷聽的人則是乖乖地走出來,那人的身分並沒有讓春田很驚訝。


  「最近他變得很怪,而且是從妳來之後就開始,身為凱恩的副官,我可不能放任不管。況且那種時候如果我突然跳出來,應該也不太適當吧?」


  「不過我最近應該沒做什麼壞事吧?就跟平常的我一樣啊。」


  湯姆森用和從香菸盒取出香菸的動作一樣,抽出一根POCKY咬在嘴邊,說:「也許問題就出在這裡。」


  春田狐疑地蹙眉,隨後便激動地說:「難道……凱恩想和我成為不只是主從的特別關係嗎!好痛──」說完便被湯姆森敲頭。


  「想太多。」


  見到湯姆森全身換上新衣,而且還飄來陣陣香味,皮膚也變得特別光滑水嫩,想必是去外面高服務品質的店洗了個香香吧。


  「妳說妳去辦事情,該不會只是去洗澡吧?」


  「當然不是囉,我洗澡之前去醫院一趟,探訪凱恩他老爸,問幾個問題,還有這個……喏。」


  湯姆森從外套口袋裡拿出折成適合放入口袋大小的紙,交給春田,春田迅速看過紙上寫的內容後,了解了凱恩家庭的情況,說:「所以,凱恩是把我想成他已故的媽媽嗎?」


  「可能性很大,光是這些文件不足以知道凱恩異常的原因,妳剛剛也是過了,他也不願意說。」


  「那該怎麼辦才……啊!那個頭箍!」春田想到了今早帕斯卡的新發明,向湯姆森解釋來龍去脈,與她想到的計畫後,對方用手指摩娑下巴思考,回:「嗯……這說不定會有用。」


  於是兩人帶著頭箍和其他電腦設備,偷偷潛入凱恩的房間裡,湯姆森看到凱恩在這種大寒冬竟然又踢被子,而感到十分火大。


  輕輕地幫對方蓋回棉被同時,還不忘小聲責罵:「真是的……都說過多少次別踢被子,還要我別再跟他一起睡,我不跟你一起睡的話,你早就感冒發燒了好嗎?」


  「嗚哇──第一次看到凱恩的睡臉呢!果然小少年真是太棒了,我真的好羨慕妳呀!」


  「別講些有的沒的,趕緊做事才重要!」注意到春田露出癡癡的笑容,湯姆森伸手指要她安靜一點,不過其實湯姆森還感受到了一種「身為副官的優越感」,暗自在內心高興著。


  把頭箍戴上後,電線插上主機,螢幕就顯示出畫面來,這個就是凱恩目前的夢境。


  湯姆森準備就緒,看著一旁嘴巴對準麥克風的春田說:「那就交給妳了,妳最好把妳的慈母力全開。」


  「包在我身上吧!」


※     ※     ※


  昏暗,且只有一盞日光燈能照明,房間裡只有凱恩、爸爸,還有躺在床上,臉蓋上白布的媽媽。


  ──啊啊……又是這個夢啊……


  ──連我自己都不清楚,明明這個夢做過好幾千次,明明都知道這個夢的結局終究是一場空,為什麼,我還是對眼前這隻早已失去溫度的手,抱著「一定還有一絲餘溫存在」的希望,而想去摸呢?


  ──算了……說不定我這輩子永遠也無法想通,就這樣趕快摸一摸,然後再回到現實去吧……


  ──凱恩……


  自顧自想完後又聽到幻聽,便覺得事到如今連幻聽都出現,自己是多麼可悲了。


  在指尖接觸到那手時,一種溫暖就從指尖開始迅速傳遞全身,讓凱恩不禁嚇得往後退幾步。


  當退後的同時,眼前的場景在一瞬之間,變成了開滿各種綺麗花朵的花園,天氣非常晴朗,藍天與白雲,還有耀眼的太陽高掛在天空。凱恩也發現自己穿上了指揮官的衣服與帽子,身材也變成十五歲的模樣。


  花瓣隨著微風徐徐的吹動而飛舞著,周圍的視線幾乎都被絢麗的花瓣給遮掩住。當他還不知所措的四周看看時,微風突轉成強風,將他的軍帽給吹走,同時花瓣也一併被吹散,這時視野才變得清楚。


  凱恩下意識的將目光移動到帽子飛走的方向,而那個方向佇立一位穿亞麻色上衣、灰藍牛仔褲的黑長髮女人。


  「媽……媽媽!」


  一眼就認出這位女人,正是自己不停思念的已故母親後,淚腺再也忍受不而崩潰,並且奔向媽媽的懷中哭起來。


  媽媽的雙手安撫住凱恩不停顫抖的肩膀,這回,手掌的溫度不再是冰冷,而是那熟悉的溫暖,終於再度體會到這感覺,凱恩又將臉埋的更深,環抱住的雙臂越來越緊,像是再也不想要失去她一樣。


  「好久不見,過得還好嗎?有想我嗎?嘻嘻……」


  「嗯……嗯!我……我很想妳!每天都想!」


  媽媽將手移動到凱恩頭上,溫柔細心地撫摸,說:「媽媽知道你是因為我而變得很難過,但換作是媽媽的角度,你因為我難過,我也會很不忍。你的人生不應該只有我,你現在不是有很多朋友陪著你嗎?」


  「嗯!格林那雖然常樂天過頭,但對指揮作戰很有一套,幫了我很多!克魯格、赫麗安兩位上司也很照顧我,帕斯卡雖然怪怪的,但也是好人,春田常常黏著我,也對我很好,跟媽媽有一樣的感覺……」


  「還有湯姆森!做事不僅有效率,作戰時既帥氣,平常也很漂亮,這一路上都是她陪著我,要是沒有她,我大概也撐不到現在。」


  聽著凱恩帶著濃重哭腔的真情流露,說話過程還不時窩進媽媽懷裡一下。


  「呵呵……聽得出這位湯姆森對你來說,很重要呢!你也應該多多向兩位小姐坦白,而不是一直悶在心裡,這不叫做堅強,只是懦弱罷了。」


  「可是……」


  說到這裡,媽媽蹲下身子,用雙手去拭去凱恩臉上的兩行淚,露出與太陽光一樣,令人內心感到溫暖的和藹微笑。


  「媽媽知道凱恩很堅強,絕對做得到!」


  從凱恩遲疑一會兒,一直到點頭答應,媽媽總算是放心地笑出聲來,最後朝凱恩的額頭吻了一下,輕聲地說:「今後的路也要好好走,飯也要好好吃!因為『餓肚子與一個人是這世上最要不得的事情』了。」


  「那……再見囉。」


※     ※     ※


  微風徐徐,從打開的窗戶吹進房間內,與朝陽的陽光輕拂過凱恩的臉龐,溫熱的陽光使凱恩微張眼皮,覺得昨晚似乎做了一個很棒的夢。


  彎起身子坐在床上,打了個哈欠後才注意到,湯姆森正坐在身旁的木椅,觀察著睡覺的自己。


  「早上好啊,指揮官。」


  「嗯……早上好,湯姆森。」


  「肚子餓了嗎?」


  「嗯……有點。」


  湯姆森臉上笑笑地不發一語,等凱恩梳洗完後就帶他來到宿舍前,凱恩問:「不會是春田又要煮飯了吧?」


  「老實說我也不清楚,但可能性很大,她要我帶你來,說是要給你一個驚喜。總之……先進去再說吧!等你起床的我也很餓了。」


  宿舍的門一打開,馬上讓兩人露出呆滯的表情愣在原地,原因是因為春田綁著馬尾,一手拿著鍋鏟另一手拿著裝滿蛋液的鍋子,身穿圍裙……對,只有圍裙。


  誘人的身材全被綁緊的圍裙給襯托出來,這圍裙的長度並沒有很長,頂多遮住胸前私密的部分,而左右兩側各有溢出的側乳。下半身的話也只有遮到私密部位以下八公分。


  「啊啦?這麼快就來了啊?春田我還沒做好呢……凱恩可以麻煩你坐著等會兒嗎?啊……至於湯姆森的話你可不可以去食堂吃飯啊?」


  「等等!為什麼我就得去食堂吃飯啊?我好歹也幫妳把凱恩帶過來了,也請我吃點早餐吧?啊!我明白了!妳想刻意支開我,又要準備跟凱恩做些見不得人的事情嗎?」


  「才不是呢,我在怎麼喜歡小男生,也不會對一個未成年的少年做出這種事情,我只是在昨晚,看到了凱恩的癖好唷!」說到這裡,春田就準備轉過身來,打算露出一絲不掛的背後,還有那誘人的臀部。


  凱恩急忙遮住眼睛並大喊:「快停!別轉過來啊!」


  「有什麼關係嗎?嘻嘻,總之今後春田就是凱恩的副官囉。」


  「喂!這種事情才不是妳說了就算!現在的副官可是我啊!」


  春田想到了什麼,放下廚具,正面面對凱恩,雙臂張開,露出溫和的笑臉說:「早上的例行公事!」


  「欸……可是,這個就有點……」凱恩搔搔臉頰,依然不敢直視對方的身體,畏畏縮縮地說道。


  「唉唷──有什麼好害羞的,我可是你的部下,部下想向主人示好是很正常的吧?要是覺得壓力大或遇到心煩事,就來找春田吧!我會好好幫你放鬆的。」


  話說完,春田迅速地來到凱恩面前,緊緊抱住對方,凱恩臉很自然地就埋進軟綿綿的胸裡,這讓一旁被無視的湯姆森看了非常不是滋味兒,大喊:「喂喂喂!別無視我啊!」


  「嘻嘻……來吧!投向媽媽的懷抱吧!」


2365 巴幣: 50
柳丁(ゝω・)
我還沒吃飯啊~看到吃的肚子餓了
2017-08-11 21:40:38
怕麻煩型寫手班導2087
那一段我半夜寫,超難過ww
2017-08-11 22:10:02
金咼子_又油又肥
求封面的圖
2017-08-11 23:09:48
天城家家主
春田~最高!
2017-08-11 23:36:22
怕麻煩型寫手班導2087
和我一起高呼!春田~賽高!
2017-08-11 23:40:27
月の辰
媽!妳又跑到隔壁小正太家裡了!不是說好別亂跑了嗎?
2017-08-12 03:42:16
怕麻煩型寫手班導2087
不行.....老媽對小正太無法抗拒W
2017-08-12 10:35:10
帝國華擊團隊長
封面圖騙進來ww
2017-08-12 09:05:54
怕麻煩型寫手班導2087
春田:「大成功!」WW
2017-08-12 10:34:4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