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有乳牛的木屋》第0章

凍骨 | 2017-07-23 20:05:35 | 巴幣 2 | 人氣 110

墜下的彗星
不散的白霧
老舊的木屋內
我們五個人被困在這裡


// 前一天 早上 //
「野外求生營?到底是誰說要參加啦!!」
「肯定是你們老爸。對吧,紅明」
「恩⋯」
行駛著的小休旅車正開往夏令營指定的山區
駕駛是藍陵,這次也跟著倆兄妹一起參加
一旁有回應但沒什麼回應的哥哥紅明
還有在後座抗議,紮著雙馬尾的妹妹朱丹

「因為標語寫著能跟棕熊進行搏鬥,老爸說
這一定能讓你成為男子漢」⋯蹦!蹦!
「我一個女孩子當什麼男子漢!!?」
雖然穿著小洋裝但踹座墊就是該兇狠
一頭紅髮的朱丹,毫無疑問的美少女
是紅明的有JJ的妹妹
「我就是覺得那個很有趣才來的!」
「前面!…前面!!專心開車!!!」
叭———

野外集合空地
後勤人員檢查著棕色的布偶裝
領隊拿著紅白色的擴音喇叭說明了一會
「對錶!」「⋯AM9:46⋯47」
拿了配給的裝備袋,分成了五人一組
另外加入了兩位新成員
站在前面笑著揮了揮手的嘉綠
「我的興趣應該算是料理吧⋯?」
兩條長髮辮,戴著枚顯眼的銀色戒指
躲在她身後一直披著兜帽的是雛橘
「⋯⋯⋯你們好」緊緊張張的敷著帽子
她們倆互相叫對方綠跟橘

經過小峽谷上的吊橋
再走一段路後,有一間老舊的木屋
外面放養著一頭乳牛,掛著外出中的牌子
聽說主人是一對老夫妻
他們把山腰的木屋借給營隊做中途的休息區
有能聯絡的牽線電話,跟廁浴間
「之後有需要怎麼辦」(廁所)
「挖個洞」
裝備袋裡是有把小鏟子
被朱丹跟藍陵拿去當劍在玩了

// 前一天 中午 //
深吸了一口氣,這一刻
天知道眼前這鍋子裡經歷了什麼
材料不過是些沒見過的果實跟野菇
除了聽說能當食物吃外,還沒有調味料
「大概是這輩子吃過最好吃的了⋯」
「恩⋯」「⋯好吃」「真的⋯」
大廚,嘉綠大人

「謝謝,還有橘⋯」
「我們沒有要吃他,把兔子放了吧?」
雛橘不知道哪裡抓來了一隻兔子
外套上還沾著草跟土,兩手都是泥巴
哎⋯⋯徒手抓的?


// 前一天 下午 //
整理好過夜的營地,各組都架起帳篷
接著之後有一段休息的時間
不參加活動的人,可以在範圍內自由行動
去報名跟熊偶搏鬥的人,都拿到了遇難徽章
「唉———」
唯一倖存的嘉綠一個人獨自的在帳篷裡

嘉綠盯著放在行李堆上的一本筆記
日記?不太像的樣子
放下手上的小剪刀,彎著身爬了過去
「稍微⋯」看一下下♥

——?
翻了一翻,用上過許多不同類的筆
畫滿了生物的圖案,許多的文字、線條
是各種各式的怪物、怪獸之類
「爪擊彎身翻滾閃過,使出⋯」
還有個人在裡面跟這些怪物戰鬥
「⋯⋯紅明飛拳?」

還是把本子放回去好了

唰—
傳來帳篷布料磨擦的聲音
轉過頭看向後方
有著一大張,掉出一顆眼球的熊臉

——哎!?

「⋯⋯⋯非常對不起!!」
嘉綠帶著雛橘,又跑去道歉了一次
雛橘雙手抱著自己扯下來的熊布偶頭部

「她是怎麼拔下來的?」
「像電影裡的喪屍那樣,整個撲上去」
問著情況的嘉綠看向雛橘
正安靜的戴著熊頭坐在角落


// 前一天 晚上 //
氣溫偏涼後
大家圍著營火
「那是老哥在幻想自己跟怪物戰鬥的筆記」
朱丹提到了他窩在一旁塗著筆記的哥哥

最先是藍陵講的鬼故事
「在十二世紀的濕熱帶菇林地區
探險隊發現隊員變成乾屍還密佈著孔洞
突然之間隊長的手臂像是消了氣一樣陷下
垂下的手臂傳來了嗡咿—嗡咿—的聲響
撇過一看,居然是隻⋯超大的蚊子啊!!」

之後朱丹提議玩撲克牌時
「輸的人要把手指插進那頭乳牛的屁O裡」
出現了比鬼故事更可怕的賭注

直到深夜
五個人擠在同一個帳篷裡
進行了一別生死般的撲克賭局
最終———
「算我拜託你們,早點睡好不好」
被巡視的營隊人員提醒早睡之後
大家各自回到帳篷裡

——

再次睜開眼
帳篷的布料透著外面的亮光

走出帳篷外
吸著稍冷的空氣,抬頭一望

一顆巨大的彗星⋯⋯⋯?

深夜裡、拖著藍色白色的光芒
照亮著天空,直直飛向山腰———磅!!!

遠處燃起巨大火團
暗下的天色中,四散的紅點竄起

碰!!!
斷裂的樹塊燒著火焰
飛了過來直接擊中了不知道是誰的帳篷
像爛泥一樣的稀軟糊掉

「朱丹!!!!!」
紅明像要撕裂喉嚨一樣大吼著

——

四起的爆炸聲停息後
待在闔不了眼的死寂夜晚中⋯⋯

// 當天 //

天終於亮了,周圍瀰漫著白霧
「老哥⋯⋯」
牽著朱丹顫抖的手

夏令營出了意外
急忙中一起逃走的我們五個人
跟營隊的其他人走散了
我、朱丹、藍陵、嘉綠、雛橘
大家都沒事,但沒人知道這是哪裡
我們迷路了

只有藍陵在逃走時帶上了背包
背包內不斷傳出嘎啦作響的聲音
顫動著的指北針,在瘋狂的跳動
試了用手機跟無線電求救
無線電除了奇怪的雜音什麼也沒收到
手機也完全無法通訊

倒出背包
打火機、餅乾、毛巾、鋼杯、哨子⋯
一張夏令營製作的卡通地圖
嘉綠攤開地圖
「我們是不是應該走去求救?」
「等等,亂走很危險,視線太差了」
「這麼大的爆炸,應該會有搜救隊上山」
大家決定聽藍陵的先待在原地等待
等霧氣散掉,說不定就能目視到什麼標的

——

看著手錶
已經過了兩個小時,霧氣還是沒有散去
周圍有些跟昨天吃過的一樣的果實
摘下放進鋼杯裡,用樹枝掛在火上燒
大家圍在一起,看著嘉綠煮好那些果實

吃了一口,不好吃
莫名的不好吃
「⋯⋯好難吃」
嘉綠低著頭小聲的說了


「10分鐘了?朱丹?」
「⋯⋯恩⋯」
嗶———---
朱丹吹響掛在肩上的哨子
刺耳的聲音擾動著,有種焦慮的感覺
哨聲停了
除了回音外,周圍還是什麼動靜都沒有

「嗡咿—--」

突然出現的奇怪聲響

連陽光都灑不進來的白霧中
一舉一動的聲音都異於常的明顯
原本過分的寂靜,卻越來越吵雜

「嗡咿—嗡咿—」
「嗡——----」

朱丹的脖子傳來輕輕的刺痛
被蟲子咬了
然後蟲子就這樣在身上吸著血
後兩腳踩著腰間、勾著腿
側兩腳踏在背、手臂
前兩隻腳在頭上、肩上扶著

紅明抓起石塊
握著砸向朱丹身後的蟲子
被一把拉走的妹妹跌到地上
手腕被緊緊抓著
兄妹兩人前的空中正飛著數個躁動的黑影

「嗡—嗡咿—嗡—嗡咿—」
一群巨大的飛蟲在空中飛竄

藍陵抽起火堆上的粗樹枝
鋼杯滾落掉地,賤著裡面的果漿
奮力地揮向兄妹兩人前面的巨蟲

「在做什麼!?快跑啊!!!」
紅明彎下身,把手伸進朱丹背後
直接往地上撈起朱丹抱在身前

大家在慌亂中奔跑
朱丹被反身抱著,聽著大口大口的喘氣聲
完全看不到大家往哪裡跑去

胸口持續壓迫著心跳
眼前的、霧裡、有黑影靠近了
「⋯⋯⋯」
數條黑色有折角的蟲腿掛在空中
垂著巨大的腹部,清晰的在眼前懸著

——

「⋯吊橋!⋯前面⋯有橋!」

「木屋!!快過去!快過去!」
「跑啊!跑起來!」
「喝⋯喝呃⋯⋯喝⋯⋯」
「看到了!快進屋裡⋯快點!」
「快———」

———碰

緊閉的木屋裡,喘氣聲中
都想知道那到底是什麼
在開口之前
朱丹站在所有人中間回答了問題

「⋯⋯蚊子」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