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贖罪的資格?」─《聲の形》與現實的交錯

黑努維尼亞 | 2017-04-15 23:57:21 | 巴幣 10 | 人氣 911


《聲の形,作者有別於使用日文漢字的『而是使用中文字的『,是因為『這個字是由『,『手』和『耳』組合而成,作者想為此帶出『能為人傳達感情的並不是只是聲音這個訊息。」                                      
                                                                                                            

  ─《標題由來》




我自己很喜歡作者對於該作品名字為何選擇用中文字的「」而非日文漢字的「」的原因覺得很有趣,畢竟這個「文字」缺少了耳朵以及手勢似乎就不完整了。



  《聲之形》主要是藉由男主角 石田將也 在其小學時期因為和自己的好友一起霸凌聽障生女主角 西宮硝子,事後被朋友以及同學們排擠,而一直被人際孤立至高中,男主再也受不了這樣的生活決定在結束自己的生命前真誠地向自己以前所霸凌的女主道歉,而當年所傳達不到的 " 聲 音 ",於此刻又再度轉動。


  自己看完這部電影覺得相當不錯,強烈建議先看完漫畫再看電影比較好,因為先看過原作會懂得電影某些橋段表現手法的真正意涵,這是沒看過原作的人很難理解的。而電影版把漫畫版很多支線細節、人物描寫都給刪減,但在維持「石田將也 贖罪」主線下整部電影仍舊是非常完整且呈現地很出色,尤其電影尾聲的文化祭,當石田走入人群,人們的聲音如漣漪般在石田的耳側輕盈點水地綻放開來,他鼓起勇氣嘗試聆聽他們的聲音,所有人臉上的叉叉都在此刻瞬間脫落,搭配神到不行的背景音樂,石田忍不住淚水終於奪眶而出的那幕,我真的覺得非常感動而久久揮之不去。


  但當然隨著感動的心情逐漸得到宣洩,再次回頭留連起這部作品的劇情以及每個角色的刻畫,不知為何讓我感受到最赤裸裸的情緒,不是愉快與溫馨反倒是無限地失落以及感嘆,為何會這樣?




我想,還是因為
我們所處的世界,是 現實 吧。




  在高中活不下去的石田想要為自己小學六年級的惡行懺悔並努力改變自己,並透過向西宮贖罪的過程中,糾結在當時小六時空下的「每個人的苦衷」不管是植野、佐原、川井、島田、班導竹內,甚至是西宮的妹妹以及母親,都逐一獲得救贖並且如釋重負,有種如《未聞花名》因為小時候彼此間所種下的心結並未解開而渾渾噩噩直至今日終於解決問題,才讓彼此的時間再次轉動般的如出一轍。

更別提石田在前期交到了一個有如作者化身GM般的好朋友  永束 友宏
這個角色我自己認為是這部作品中最重要的角色甚至某種程度還超越女主西宮



如果沒有永束在石田處於孤立且才剛從自殺的情緒回來時幫他打強心針告訴他「朋友是可以超越語言的」深深地填滿石田最初對於「朋友」內心的空洞,石田或許什麼也不敢做。

如果沒有永束,石田可能一輩子就只能龜在手語教室的門口而被
結絃擋下卻又無法做什麼。

如果沒有永束跟
結絃打好關係讓其放下戒心,石田也不可能跟西宮相處恢復的這麼快。

如果沒有永束豪邁的掏個幾萬日幣給石田當車錢,石田也不可能很快地找到佐原。

如果沒有永束提議去「喵喵屋」,石田收下植野發的紙巾後也只會覺得莫名其妙。

如果沒有永束提議要拍電影,石田又何德何能可以把小學的大家都聚在一起甚至是神祕的(路人)島田。

沒有永束瘋狂開支線,主角根本不可能這麼快跟西宮甚至所有人重修舊好

有一位好朋友真的是太重要了

感謝永束大神!!




  而回首過去,我們的人生在某些階段一定也曾犯下一些荒唐或者是錯誤,不管是家庭、是感情、是人際互動又或者是工作,我們有時對誰惡言相向甚至深深地傷害了對方;我們曾經欺負了某某同學事後覺得相當後悔;又或者曾經跟自己最要好的朋友決裂而想事後跟對方道歉,甚至是傷害了家人、傷害了自己最喜歡的人而懊悔不已。

但是,當我們長大了,或許漸漸變得懂事而真心想要悔改,想要為自己的行為彌補時,我們會有機會為了自己的行為贖罪嗎?


─ 幾乎沒辦法

----------------------------------------
就是這段冰冷的語句
我們往往是沒有機會去彌補的

因為這就是現實
這就是如此殘酷且無情的現實
----------------------------------------


  人生的某些階段一旦過去了,就像隨手撕下的日曆一樣,回不去,也再也無法黏回來,時間沒有一刻會為我們所停留、會為我們伸出溫暖的手,我們在某些時點做了什麼不好的事情甚至傷害了誰,往往這段「不堪的回憶」就如同書籤,鑲嵌於自己或者別人的人生書本之中,是沒有那個寶貴的「機會」讓我們把它給抽離,讓我們去弭平傷痛,因為這就是現實的困境。

所以看完《聲之形》,我真的很羨慕男主能有那份「機會」去解決自己所犯下的過錯,即使這是條永遠會和西宮兩人一起扶持下去的贖罪之路,但起碼主角幸運地獲得了這份「機會」,更奢侈的是不只是西宮而已,連當年事件的當事人就像是解任務一般依序都順利解決了,這是何等「奇蹟」已經可以用「奇蹟」的程度來形容了。

  更別提小學六年級的同學,國中竟然又是同所學校還可以被持續散波謠言,甚至到了高中竟然還跟這些傢伙同班,之後能找到西宮的手語教室,又能巧遇佐原和植野,甚至在自己孤立無助第一個交到的朋友還是這麼猛的GM永束大神,我想或許冥冥之中有神靈希望石田將一切的恩恩怨怨解決吧(笑
,畢竟如果是在現實裡,畢業後要再遇到同班同學除非一直有在連絡,不然再次碰到的機會應該微乎其微吧。


-----------------------------------------------------

相遇了,在那當下做了什麼、沒做了什麼,離開了,要再次回到那個當下

是要多少青春、多少淚水、多少緣分才能夠換得那份「許可」,向對方說聲 "抱歉 "

-----------------------------------------------------


  所以現實必定是冷酷無情且愛玩弄人們的,因為祂必須要讓他知道自己做了什麼、懂得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不再欺騙自己而為了別人去彌補或者做些什麼來悔悟,所以能夠「解脫」的資格於現實中勢必會困難重重且幾乎不可能發生,這樣這份「救贖」的稀有性才更顯得這份「心情」更加珍貴且得來不易。


  因此,比起「事後」想要獲取向別人道歉的資格,如果我們「事前」能夠更加溫柔地站在別人的角度去思考去聆聽去感受,是不是就不用在時間長流的平行線上接受「奇蹟」考驗的磨難呢?


期許霸凌不再,期許父母能夠告訴自己的子女人與人正確相處的價值觀
期許這個世界能夠再給身障者更多的無障礙空間以及包容和體貼,期許世界能夠更好

當然,即使現實相當殘酷且時常錯過,《聲之形》仍然是一部很棒的作品值得推薦。






【後記】

  個人第二個覺得感動的場景,是電影開頭石田的媽媽去銀行領錢準備去賠助聽器的費用,石田一開始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但一看到母親領出厚厚的一疊鈔票,電影這幕特寫男主眼神的角度,小小年紀的石田似乎理解了什麼,彷彿就好像在那瞬間知道自己明明是單親家庭自己的母親工作也很辛苦,卻因為自己做一堆蠢事連累自己的母親要拿出辛苦賺得的錢賠人家,小小年紀心理的那種矛盾與不捨,幼稚與同理心的拉扯,也意味著男主開始懂得體諒別人而長大了。


送禮物贊助創作者 !
0
留言

創作回應

morojenie
聲之形也是一部很棒的作品
這部我有趕上去電影院看(笑)

石田最後得以真正敞開心房接納身邊所有的人事物⋯真的非常非常感動,當下就在電影院飆淚了>\\\<

2018-06-13 02:56:16
黑努維尼亞
可惜沒有演到後面的劇情(泣
文化祭石田走進人群慢慢地將手放到耳朵上
伴隨著水的漣漪以及每個人臉上的叉叉開始脫落
配上那個BGM真的超級催淚[e13]
2018-06-13 16:06:07
morojenie
沒有演到石田跟西宮牽著手,一起迎向未來真的很可惜:)

這兩個人會走到一起的設定也是蠻有趣的(畢竟還是有一點點被霸凌者愛上霸凌者的味道哈哈哈 ,不過當然石田成長很多,觀眾都是看在眼裡的)

估計石田沒有為西宮從陽台掉下去,西宮媽也不可能接受石田這個女婿(喂)

真的是一部值得再三品味的好作品:)
2018-06-14 17:55:45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