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劍靈創作短篇小說)道天風之謎(

ASKIMAS | 2017-04-01 23:10:34

這天,我決定要離開無日峰了。
  十幾年前,當我還是個血氣方剛的少年時,天天都在街上和人打架。當時我和我的義兄君馬炎整日都和村裡的小混混拳腳相見,一言不合就常常滿身是傷的回家。對於出身卑微又無父無母的我,每天都只想著將來一定要讓自己闖出點名氣來。
  有一天,在遭受到小混混們的偷襲之後,我在河邊清洗著身上的傷口。此時一位矮小的老人出現在我面前。
"這位小兄弟,看你骨格精奇是萬中無一的練武奇材,要不要跟我一起上無日峰學藝?"
  我斜著眼打量了這個瘦小的老人,語帶輕蔑的隨便回了一句話:"你這種體格,三兩拳就被我打倒了,還想當我的師父?!"說完,我起身就想離開這個瘋老頭。
  "那你覺得我這樣的體格如何?"突然間這個瘦小的老人大喝了一聲!地面突然開始慢慢的震動,而空氣中的風壓慢慢的增強,刮到我眼睛幾乎睜不開來。
  我用手臂擋著風勢,瞇著眼看著那個老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沒想到那個老人的身體慢慢的變大,慢慢的變壯,傾刻間已經壯大到和樹木一樣高了。我張著口,整個人嚇呆了,久久說不出話來。
  接著他輕輕一拳,便輕鬆地把河邊的一塊大岩石擊得粉碎。
  這!這是什麼神功啊!如果我能學會的話,那群小混混還能欺負我嗎?說不定在也能在世上闖出個名號!
  我和義兄從小的夢想就是能夠當上國家的大將軍揚名立萬,將來能夠出人頭地風風光光的衣錦還鄉。這下在我面前出現了能夠實現夢想的機會,我怎能不好好的把握住?
  "請收我為徒!師父!"我已忘了剛才對這位老人家輕蔑的言詞,馬上不顧一切的跪在地上向老人不住的叩頭。
  "呵呵!我觀察了你幾天,發現你這個人除了天資聰穎之外,還能重義守道,品性甚佳。只是你那性急魯莽的個性得好好的改一改。"那個老人散了功之後,慢慢的恢復成之前老態龍鐘的樣子。"我們洪門一派,最講究的就是道義了,現今我已年老,若神功無人可傳,在數十年後世間可能就會降臨一場大災難。今日見你堪稱大器,收你為徒,望你繼承我的衣缽之後能幫助世間除妖鎮魔。"
  老人繼續說著:"我叫洪玄公,江湖上給我起了一個名號叫力王,這幾年我在無日峰隱居,四處尋覓可造之材,這才遇到了你。待你和父母朋友辭別後,就到無日峰上來找我吧!"
  什麼!聽到老人報出的名號當下令我有些震懾,原來此人竟然是傳說中當年封印魔皇的天下四絕之一!能夠有機會拜其為師是多麼難得的奇遇啊!
  "是!待我和義兄辭別之後,馬上到無日峰拜見師父!"我按耐不住心中的興奮和狂喜,馬上起身就往家裡準備收拾行李。
  "等等,你叫做什麼名字?"老人微笑撚鬚對我問道。
  "我,我叫道天風!"

                                
  這十幾年來我跟著師父勤練武藝和拳術,也深覺自己的武功內力的確大有進展,想想當年那些欺負我的混混無賴一定不是我的對手。而洪門的拳術精湛絕妙,我自忖著就算同時來幾個武林高手,也未必是我的對手。但是卻也在此時遇到了一個重大的瓶頸,師父所傳授的絕學洪門神功,能將自己體力的潛力瞬間爆發到極限,進而能自由蛻化身體的形態並能易筋換骨,通暢血脈。雖然我日日夜夜勤勉不休的學習,就是無法領悟這套洪門神功的要訣,導致這幾年來的武功完全沒有突破性的進展。
  但是隨著我學習洪門武藝的日子一天天的過去,我漸漸的想起了我和義兄揚名天下的夢想。義兄也時常捎信來告知我他的近況。自從我上了無日峰之後,他也一直努力的學習武功和陣形兵法。最後通過了層層的考驗,而當上了雲國的武官。近年來也因為到遠方的戰場掃蕩賊軍屢建大功,官位也扶搖直上。義兄也一直問我何時可以學成返鄉,期待著我能夠回去和他一起建功立業。        
  我一直猶豫不決是否要下山,但是學習洪門神功毫無進展也讓我感到非常的氣餒。而更讓我動搖的是,義兄在信上也提到了另外一個人,那就是我們的青梅竹馬-南雪靈。南雪靈有著如天上的仙女一般美貎,村裡的男生沒有人不為她著迷。雖然我和義兄也都暗戀著她,但她只對義兄一人情有獨鐘。本以為義兄在考取功名之後可以和她結為連理,共度一生;但沒想到事與願違,南雪靈已被雲國國王選入王宮當了皇妃,而義兄也只能在進宮述職時才能偶爾見到南雪靈一面。這二位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遭遇到命運如此撥弄,讓我更想下山去助他們一臂之力。
  我思考了很久,與其在無日峰上一直浪費時間去參詳那無法領會的洪門神功,倒不如還趁我年青力壯時用這一身洪門功夫來施展抱負。況且義兄和南雪靈的事更讓我無法專心在這裡繼續修煉,最後我終於下定了決心。
  "師父,我…我想要離開無日峰了。"我懷著歉疚的心情向師父辭行。
  師父可能看到我最近心神不寧,無法專心修習,也稍微知道了端倪。"天風,你要學的東西還多著呢!別因為這點小小的挫折而半途而廢呀!"師父語重心長的告誡著我。"況且你現在所學的功夫還不到洪門精要之處,現在就此放棄未免太可惜了!"
  "可是師父,再這樣下去,我還要學多久才是個頭呢?"我突然間心情激動了起來。"四十歲,五十歲?到時我還能做什麼事,還能征戰沙場,成就大業嗎?"
  只見師父沈默了一會兒,緩緩的嘆了一回氣說道:"唉!你學洪門武功的目的就只是為了要揚名立萬,叱吒天下?"        
  我無法答上話來,但種種思緖在我腦中閃過,直到我的好勝心決定了一切。我用堅定的語氣低聲說道:"師父,徒兒不肖!我現在只想好好的在世上施展我的抱負,希望將來能為自己和洪門爭取更大的榮耀。"
  "好吧!既然你心意已決,我也不便再阻礙你的未來。"說完師父轉過了身子,緩緩的向著屋子裡走去。"從此洪門便沒了你這號弟子,也希望你能好自為之,持身正道。"
  我望著師父的緩緩走去的背影,腦中浮出了當年在河邊遇到師父的景像,對於這十幾年的師恩,我只能流著淚不停的磕頭,直到師父關上了房門。

  離開了無日峰後,我便投靠了義兄在其帳下做一名武官。藉著師父教導的洪門武功,我也屢次立下大功,並升到了禁軍侍衛;而義兄君馬炎的官階也節節高升終於升到了雲國最高武官官階大將軍。但是左將軍皇甫無量似乎對義兄如日中天的聲望和功績有所不滿,不只討好著太后和君王,也常常在君主面前進一些對義兄不利的讒言,而國政和民生也因為這樣而漸漸的崩壞。
  這一天,義兄由於職務進入了皇宮,在雲林院遇到了南雪靈。當二人正在花園裡互訴情衷之時,左將軍皇甫無量趁機發動了叛變,將皇宮包圍的水洩不通。原來這一切都是皇甫無量的陰謀,假借主公名義召見大將軍,然後想要將身邊沒有軍隊的大將軍一舉擒殺。我和義兄沿路血戰,一一的將刺客們殺退。而皇妃一直擔心著在別院的公主南素柔,於是在協助了大將軍以及皇后安然脫離險境後,我便自告奮勇的前往別院去營救公主。
  在經過了一番苦鬥之後,我從皇宮救出了在襁褓中安睡的素柔公主。但是左將軍皇甫無量已經把持了整個皇宮和朝政,並誣蔑大將軍和皇后私下勾結並陰謀叛變。甚至為了永除後患派出大量的刺客每天來追殺著我和公主。在這樣危急的情勢下,我只好帶著公主躲躲藏藏,好不容易回到了自家中,卻發現妻子也為了保住兒子的性命而遇害身亡,我只得帶著兒子與仍是嬰兒的公主匆忙離開皇城,隱瞞身份在國境中四處躲藏並到處打聽義兄的下落。
  我為了躲避刺客的追殺,輾轉逃到了到無日峰的山下。本想上峰請向師父請安,但又不知如何面對師父。無日峰山下有個竹林村,這個村莊長年飽受衝角團的侵擾,官府對於強大的衝角團也束手無策退出了這個地區。正因此區連官府都鞭長莫及,所以我也暫居下來以便打聽義兄的下落。
  過了不久,終於打探到義兄的消息了。原來義兄和皇甫無量交戰後敗退逃到了水月平原,並在那裡組織義軍聯絡其他的種族後成功抵抗皇甫無量的追剿,甚至成立了另一個風帝國和皇甫無量分庭抗禮。
  得到了消息之後,我把孩子們託付給村裡的大媽看著,自己隻身前往水月平原尋找義兄和皇后,請他們派遣軍隊護送公主。但是在路上聽到了皇后因為難產而過世,而朝政又被一個新來的國師把持著。我在王宮外頭幾次求見都被擋住,甚至連義兄的一面都見不到。不得已我只好趁著深夜潛入了王宮,經過幾天的打探之後,我終終於找到了義兄的寢宮。
  "將軍!將軍!我是天風!"我小心的在內宮門外輕輕的敲著門。
  "天風!"義兄聞聲急急的打開門,眼眶泛紅的看著我"天風,多年不見了,幸好你能平安!"
  "義兄近來可好!"我忍著這些年來的激動,語帶平靜的問候著。
  "嗯。如你所見,我們已和這東方大陸的異族們結盟,並組織成了一個帝國。  "義兄繼續說著。"天風,你一定吃了不少苦吧。自從在皇宮一別,我到處派人打聽你的下落。但是晚了一步,忽雷到了你家中看見你的妻子已慘死,兒子也不見蹤影,之後再也沒有你的消息。後來我和皇甫無量決戰後敗退到這裡來,為了重整軍隊和聯合部族,也就無暇顧及兒女私情了。
  我靜靜的聽著,但內心的一股異樣的情緖卻一直湧上心頭。"天風,沒想到你身手還是如此了得,這皇宮深苑的,你還是來去自如。這次回來了就留在這裡當我的大將軍吧!"義兄對著我興高采烈的說著。
  聽及至此,我心中的不滿還是爆發了,義兄壓根兒就沒提及任何關於素柔公主的事。"為何我幾次求見,將軍…不,陛下總是不願接見呢?"
 "這…這我倒是沒聽說過。沒人告訴我你已到了王城。"義兄突然說話有點慢了下來。"最近我們國家新任了一位武功高強,擁有很多奇功異能的國師,由於政務繁忙,所以大部分的國事都交由她處理。"義兄接著說道:"她可能認為你是個招搖撞騙的巿井之徒,所以才沒通報我吧!"
  我沉寂了一會兒,還是忍不住把說清楚了。"那素柔公主呢?雪靈皇后已經逝世多年,你打算怎麼安置她?"
  "這…"義兄好像不太願意回答這問題。
  "你們打算抛棄素柔是嗎?"我按耐住激動的心情冷冷地問道。
  沉默了一段時間,義兄終於開口了。"我也是不願意這樣。當時雪靈和我逃離皇宮後一直惦記著要尋找你們的下落。但是自從雪靈過世之後,朝中所有的將領大臣,都反對我把素柔接回來。"義兄頓了頓接著說:"這個聯合的國家,大部分都是被雲帝國欺壓過的種族,包括我在內都對雲帝國的政權恨之入骨。雖然素柔並不是我的親生骨肉,我也打算將視她有如己出;但讓敵國的血脈入歸皇室之內,會讓朝內各方勢力有所不安。我打算過個幾年,等局勢穩定了,再去接她回來。"
  我看著他似乎一臉沉痛的表情說出這些話之後,我終於一切都明白了。我明白了為何這些年來義兄沒有積極的尋找我和素柔的下落,又或者明明知道我在竹林村裡隱居卻裝作毫不知情,還有為何我連日來的求見卻屢屢被擋在門外......
  從小一起長大、情同手足的義兄;曾經那麼正直,有著遠大抱負的將軍君馬炎,在登上王位之後,沒想到也因為權力而改變了。我心中一陣陣的涼意,這個曾經讓我這麼死心塌地追隨的大將軍,竟然讓我那麼的失望。當初我又是為了什麼而離開師門呢?
  "那素柔怎麼辦?她回不了雲帝國當公主,也無法到風帝國生活,難不成要她一個人孤苦無依?"我懷著最後一絲的期待問道,希望義兄能至少給我一個不那麼無情的答案。
  "那就讓她留在竹林村吧!這樣她也能平安順利的長大,不會再受到任何權利鬥爭的傷害,對她來說未嘗不是一件幸事!"君馬炎接著說。"你把她安置好之後,就快快回到我身邊來幫我吧!還有很多大事等著我們倆兄弟幹呢?"
  這下我終於更沒有疑惑了,到目前為止我並沒有提過竹林村這三個字。我向君馬炎深深的行了一禮,語帶堅定的說道:"感謝陛下的厚愛,草民道天風沒有能力擔此重任,敝人將和素柔公主永遠歸隱竹林村並不再提起此事,也希望陛下能夠確保我們三人的活路!"
  說完我轉身躍上了屋頂,頭也不回的快步離開了皇宮。

  離開了皇宮之後,我回到了竹林村帶著兒子和素柔過著平淡的生活。慶幸的是再也沒有雲帝國的刺客或是風帝國宮裡的人打擾。我不知道如何向素柔開口說明他的身世。現在的她,好像變成了燙手山竽,沒有人想要跟她有所牽連。看來最好還是讓她在這個村子安定下來,之後就和無息結婚生子吧。至於她的身世,或許讓它成為一個謎會比較好!
  雖然衝角團還是三不五時的襲擊村子,但藉著我在洪門學習到的拳術,慢慢的壓制住他們並把他們趕回海上去。村子裡的民眾非常的高興,紛紛地要求我留下來幫助他們抵禦這些盜賊。為了能讓無息和素柔在安心的在此處居住,我也就答應了他們在這村子裡成立了自警團,並教習訓練這些團員足以自保的戰鬥技巧。也使得十幾年來在這盜賊四起的國家裡,竹林村能夠相對的安全和富足。

  在竹林村中偶爾也能夠得到無日峰上的消息,得知這幾年來師父收了幾名徒弟,資質和品性都非常的不錯,我也為著實的為師門感到高興。我常常在竹林村望著無日峰,希望能找機會回到山上向師父請罪。
  就在這幾天,我發現有一個名叫無塵的洪門弟子有點鬼鬼祟祟,常常來到竹林村酒館裡和一些身份不明的人士接觸。由於那些人身上有著邪惡的濁氣,看來似乎正在籌劃著不可告人的陰謀。我躊躇了一陣子,決定還是得上山一趟拜見洪玄公師父並將這件事情告訴他老人家。
  這天,我將自警隊的事務交代好之後,正準備動身前往無日峰。想到能和師父重見,我懷著忐忑不安和激動的心情前往無日峰,也希望見到他老人家之後能請求他原諒我多年前的魯莽。在就在無日峰下時,發現半山腰裡那幾名在酒館曾經出沒的陌生人正以極快速的身形登上無日峰,而且每個人身上都籠罩著令人畏懼的強大濁氣,而其中一名女子更是散發出極端邪惡的龐大濁氣!
  突然間我有個不好的預感,於是我急忙的駕著小船,想要從山崖下的海路走捷徑前往無日峰。我愈想愈不對勁,希望師父不要出什麼事才好!但那幾個人的濁氣如此之重,恐怕連師父他老人家都無法抵擋!就快到達無日峰了,但我的心卻愈來愈惴惴不安......突然間山上傳來巨聲一響,我感覺到師父那強大的氣息,但霎時間,那股氣息卻又完全消失的無影無蹤!
  師父,師父死了嗎?!不,師父的神功那麼強大,怎麼可能會死!但是抬頭一望,無日峰上早已火光沖天!我加緊速度的划向無日崖,但已完全感受不到師父的氣息了,而無日峰上也已被濃厚的濁氣籠罩著!看來洪門真的已經遭到了大禍!
  我無助的望著正在燃燒中的無日峰,那裡也曾經是我師門啊!我痛恨為什麼我不早點向師父通報此事,我後悔為什麼不早點向師父請求原諒!明明就在山下住了這麼多年,卻一直遲遲不願上峰去拜見師父......
  痛苦和懊悔的眼淚此時已湧到我的眼底。我多麼希望能夠發生奇蹟,希望一切能夠重來。但就在此時,模模糊糊的視線裡,看到一個人影從無日峰上落下來!
  我急忙的往那個人影落下的地點划過去,暗暗的希望是師父能夠逃過了這一刧!
  過了良久,海面上浮出了一個身穿洪門道服的身影。我認出來是洪門最近新收的一名徒弟。雖然奇蹟沒有發生,但是不管怎麼說,這可能就是洪門最後一個弟子了。我盡全力的把他救上船來並送到村子裡的醫館,希望他能夠堅持住,存活下來。

  師父,徒兒不肖,希望你能保祐洪門這最後一個弟子能夠活下來並繼承您的洪門神功。我會傾全力幫助他重振師門,完成師父生前希望有傳人能夠除妖鎮魔的遺願
208 巴幣: 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