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渺羽君論小說中的戰鬥描寫的經驗之談

渺羽 | 2017-02-12 13:24:15

 
戰鬥描寫的經驗談分享:
 
看到別人困擾於戰鬥描寫,渺羽君就來分享一下戰鬥描寫上的心得。
說不上是教學,只得稱得上是經驗之談,因為本人風格的緣故,也不見得適用於所有人。
 
1.釐清戰鬥的目的:
我認為戰鬥與任何小說的章節橋段都必須擁有目的性,因此作者在寫戰鬥之前必須考慮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你「為什麼寫這段戰鬥」?
並不只是釐清角色的目的就可以了,還必須弄清楚作者你寫這段戰鬥是「為了帶給讀者什麼」、「對故事推動有幫助嗎?」。
如果只為了寫戰鬥而且戰鬥,那你大可不要寫這種沒意義的東西。
我強調,戰鬥只是一種「手段」,對劇中角色或是作家來說都是一樣的。
釐清目的後,在戰鬥中的描寫才能真正搞懂你是在寫些什麼,知道自己的目的後,你也能直接看到這場戰鬥的結局,從而以往那個結局為目標前進來描寫你的戰鬥。

2.重視「意境與情感描寫」或是「畫面與動作描寫」:
正所謂魚與熊掌不可兼得,一篇文章內肯定有側重的事情,一場打鬥亦是如此,以我的經驗看來,重視意境與重視畫面。一段文章不可能同時注重兩件事情,這可以說是現實上的不可能。

筆者也沒有什麼好例子好舉,邊緣人如我也只好拿自己的小說片段來舉例,恰巧我的某部小說有重寫過,同一場戰鬥恰好專注描寫意境和畫面的差別。以下,摘自我的小說片段:
 
以下是同一場戰鬥中重視意境的描寫:

  「過去的陰影有那麼可怕嗎?可怕到妳必須要殺其他人同樣年齡的人來宣洩自己的憤怒?」
  「閉嘴閉嘴閉嘴──」
  三個單詞,三段斬擊,一次格擋,二次迴避。
  「嘖!」
  手腕差不多到極限了,十字架和銀終究只能抵消大部份衝擊力而已。
  「因為可憐妳啊。」
  我回答了她的問題,她的揮斬動作也因此停了下來。
  「什……麼?」
  她瞪大了那雙鳳眼,看向了我這裡。
  隨後,露出了厭惡的表情,又要一刀把我腰斬!
  「才不需要!」
  她吶喊著,我又再次以十字錐迎上利刃。
  十字錐和巨鐮之間發出了巨響,她的骨鐮被彈開,而我的筋肉發出了撕裂聲,右手掌與十字錐一同被打飛到樓下去。
  一隻手掌就暫時送妳吧。
  「才不需要你的同情──」她尖叫著。
  相對的,我要從妳那奪去等價的東西。
  「因為同病相憐啊。」                                   
  不論是被自己逼成魔的我,或著是被他人逼成魔的妳。
  一樣都是連自殺都要假他人之手的,最弱的弱者!
  像我們這種人,真的還有活下去的價值和意義嗎?直到現在我仍經常如此自問著。
  辦不到復仇的話,就由我來幫妳。
  任何人都無法原諒妳的話,就由我來原諒妳。
  因為我們是同類,同類不互相幫助的話,就不會有任何人來幫我們了。
  但唯獨捨棄自己生命這種事情,我就絕對會阻止妳!
 
以上的內容摘自我所寫的《厄夜中的龍之子》第一集。男主角與該集數女主角的對決。
 
女主角因為某種原因要求主角殺了他,而男主角盡己所能地希望拯救她,也因此這裡的重點就是描寫人物的心理和雙方精神上的碰撞與心理描寫,而非重視動作描寫,也因此動作相對單純,而沒有那些複雜的格鬥動作。
這種寫法幾乎不可能把片段寫得很帥,但也不需要,因為當你選擇重視意境和情感時,根本不需要把打鬥寫帥。
 
我所喜歡的作家奈須蘑菇就是精於意境描寫上的好手,他在戰鬥描寫上幾乎不描寫招式和動作,多半只描述狀況而非畫面,也因此他所寫出來的文章更像是精神之間的碰撞,而非令人大呼過癮的帥氣打鬥(或許這也是因為奈須蘑菇對現實武術的認知不足產生過各種謬誤的緣故,算是有自知之明的藏拙作法)。

同樣的一場打鬥,我在重寫後選擇了重視畫面與動作描寫的寫法:
 
  我將礙事的寶特瓶丟到她的身後,寶特瓶斜斜的落在一塊磚頭上,底端上揚對準著她的背部。然後我再一次貼近並扣住她的左臂。
  「──SLASH、SLASH。」
  我輕聲念著,這次是不同的魔法,在肩後創造了噴風口,在風力輔助下對她施展遠超尋常力道的投技,右手連著鐮刀卡在混凝土柱上的她是無法閃避這一擊的。
  ──然而自信滿滿的一擊再次失算。
  我的手腕的確扣住了她的左臂,突如其來的奪去了將她身體的平衡,若是在尋常的狀況下,她已經因為雙手無法行動而被我壓制在地了。
  ──可偏偏這並非尋常的情況。
  施展投技的人是我,失去平衡,兩腳懸空的卻也是我,我抓著她的左臂,被她連著一起帶上半空。剛才在我要摔翻她的同時,她背後那張無視空氣力學的羽翼將自己和我一起載了起來,使得無法立足地面的我無從施力,瞄準左臂的摔技再一次被破解。
  宛若巨手的巨翼拍動著,我感覺到事情不妙,但卻已經來不及,那隻巨手將我從她的左臂上強行拉下,往卡著鐮刀的混凝土柱砸去!
  噗啊──
  口腔裡滿是血腥味。
  視線一片模糊。
  不知道有沒有骨頭斷了。
  我感覺到我從柱子上滑落,左耳產生劇烈的耳鳴,頭部肯定也受創了,右耳聽到了細小的碎裂聲,雖然我看不清楚,但她肯定已經將那把大鐮刀拔下來了。

以上的內容摘自我所寫的《厄夜中的龍之子》RE版本的第一集。男主角與該集數女主角的對決。
 
同一場對決,側重的卻是畫面與動作,也因此主角和對手都會使用各種伎倆、投技、魔法、飛行等等戰術,戰鬥時要考慮的要素比起上面的。描述方面也更多動作描寫,這種描寫方式無可避免的會犧牲不少情感力度,優點就是很帥很燃。
 
中國那邊不少YY小說都很擅長這類描寫,就算你再怎麼討厭YY小說,仍不可否認他們的戰鬥往往寫得很燃,我個人認為可以參考的還不少。
 
3.節奏的掌握:戰鬥的氣勢VS文句的明快感:
我想任何人寫戰鬥時一直有個必須掙扎的地方,那就是節奏和氣勢的掌握。
一個招式or技能or動作or魔法等等要寫出氣勢來勢必得需要大量文字去堆疊,但一旦這麼做節奏就勢必會被拖慢。因為少量的文字可以使讀者的閱讀時的節奏變得明快,方便讀者快速明白動作。
個人經驗是,你完全可以使用明快的文字去描寫不大重要的事情,但想要營造氣勢時,使用文句堆疊、形容事情。
 
明快與氣勢的不同寫法,舉例如下:
 
這是明快的寫法,摘自我幾年前所寫得赤翼:

  傑森一個橫敲便將這刀格開,手臂拉回又是一錘!
  面對這招,萊因邊迴旋邊蹲下,避過這錘之餘,往傑森的腳連斬兩刀,但這點反擊的伎倆哪威脅的到他?傑森雙腳離地,身子在半空打橫,兩腳重踢在萊因臉上!

明快的寫法能夠很清楚的讓讀者看到角色的動作,明確的知道角色在做什麼。
 
這是然後我現在試著把這段明快的寫法用強調氣勢的方式表現出來:

  傑森一個橫敲便將這刀格開,手臂拉回又是一錘!
  萊因早已聽聞傑森‧布萊克「破顱死神」之名,這一錘飽含萬鈞之力,瞄準他的腦袋砸來,若真命中了,腦漿肯定會灑個滿地!令萊因只得冒著冷汗,迴旋著身子連忙蹲下。
  但萊因也是高手,避過這錘之餘,立即對傑森雙腿斬出雷電般的兩刀。然而,傑森若是只有天生神力便無法取得現在的名聲,他大膽一跳,雙腳離地,身子在半空打橫,兩腳重踢在萊因臉上!這兩腳力道驚人,竟將之踢得顱內之物猛晃,一時失了平衡,不得不後空翻,落地後還朝後滑行了超過一米之遠!還大罵了聲:「媽的、怪物!」
 
  重視氣勢型的描述方式很適合用在「大招」的重點之上,讓人感受到這一擊真的很強很猛,儘管那是靠廢話和垃圾形容詞堆疊起來的。
 
4.狀況的描寫與實際動作的描寫:
這兩種技法建議交替使用。只描寫狀況而不描寫動作的做法,這種「留白」有助於讀者自由的想像畫面,整理故事節奏,也能讓讀者腦袋暫時放鬆:

  隨著崩潰的話語,鐮刀如狂風暴雨般不斷襲來,我以十字錐招架她的攻擊已有十多下,只因十字錐較為短小,揮動速度也較快,才擋得了這麼多次猛擊。
  鐮刀的長度是個很大的問題,難以令人近身,更何況她的力道和速度都隨著每一擊不斷加強,看來隨著時間拉長,她也逐漸能支配那條怪臂的力量了。
 
以上的內容摘自我所寫的《厄夜中的龍之子》RE版本的第一集。男主角與該集數女主角的對決。
 
  這種寫法沒有明確地寫出任何動作,但藉由狀況描寫也方便讀者自由想像。很適合用於多對多戰鬥減少讀者想像的和作者描寫的負擔。至於明確的動作描寫寫法,上面赤翼的片段已經舉例過了。
 
 
5.設定對故事的支撐:
不論是什麼小說,設定背景都左右了故事的行走脈絡。
也包含戰鬥,要搞清楚戰鬥要怎麼寫一定要搞清楚自己筆下的設定允許什麼樣的描述再行動。

6.戰術,所謂戰鬥在正面交鋒之前就已經開始了
遭遇戰以外,戰前的準備的描寫也是相當重要的。
不論在現實中的或是小說中都是一樣的。
如果一個重視戰術的戰鬥描寫,那麼戰術中要利用的物件或設定一定要事先提到,而不是到戰術生效時才提到那個設定然後再說是戰術,這樣只會讓人感覺到人物不過是在開外掛而已。
 
7.不同風格類型的描寫:
其實小說這種東西的戰鬥描寫是會依照作品的風格類型不同的,有超級系與寫實系的之間的光譜。越偏超級系戰鬥規模往往越大,強調個人英雄主義的色彩也越濃厚;反之,越偏寫實系的描寫使得戰術更為重要,因為個人英雄主義基本沒用,下面說說我對這兩種類型的看法。

超級系(中二系)的描寫:
 這類小說往往會有誇張的個人英雄主義,主因是因為一個人物太過強大,並且個體差距往往過大,一個人物打敗魔王或拯救世界都是理所當然。
 因為個體的力量過於強大,周遭物件相對來說可拿來利用的價值相較低,人物的戰術變得難以伸展,往往依賴著誇張的主角威能解決事情,很難寫出讓人覺得有腦子的戰鬥。
 超級系的典型故事如漫畫《七龍珠》,一天到晚讓能毀滅星球的超級生物們在星球上互毆。有些超級系作品中戰術甚至被視為懦弱的小聰明,如《北斗神拳》中就出現過類似的橋段。
 至於小說的話,極端例子有網路小說《飄邈之旅》一系列中後期創造世界、投擲星球什麼的都是家常便飯,續作《岐天路》的主角更是把星球當作飯在吃的,人物已經強大到這種程度的話,戰術相對一點都不重要了,只有威能VS威能而已。
 好處是對某些喜歡這類純粹幻想故事的人會很酷很燃,壞處如上面所講的,很難寫出讓人覺得有腦子的戰鬥。而且就算沒有現實中的知識,寫出來的東西也不太會有太多破綻,因為讀者已經知道你寫的東西只是幻想而已了。
 
寫實系的描寫:
 寫實系的描寫非常考驗作者的知識量。
 不論在故事中如何威能,得以已一敵多的超強人物,手中只有把步槍碰上裝甲車朝你開過來還是得落荒而逃。
 這類故事的讀者也會用比較嚴格的眼光去檢視你所寫的打鬥,作者如果知識不足的話寫出來的東西絕對會被吐槽到爆炸。
 寫實系的優點在於讀者會身歷其境,缺點是對於喜歡誇張描寫和個人英雄主義的讀者們,寫實系的打鬥不容易吸引那些人。也因此寫實系的故事讀者較少,畢竟讀者不一定如作者那般有專業的知識,不能理解當中有趣之處也很正常。
 與超級系作品相反,在寫實系作品裡,人物使用戰術甚至逃跑往往不會獲得負面評價,甚至於知道何時應該撤退的人物會得到高評價。
 
 個人覺得在台灣超級系的描寫比較受讀者歡迎,寫實系比較小眾。
 
超級與寫實各佔一半的描寫:
 這也是筆者我所屬的流派。
 可以同時發揮超級系和寫實系的優點,但也有兩者的缺點,至少這種流派算是兩面不討好。
 人物既可以開超級系的威能,也能有寫實系令人身歷其境的優點。但同時寫不出太誇張的個人英雄主義,也無法真正的貼近現實。
 
 
以上是我針對戰鬥描寫的一些經驗之談。
691 巴幣: 50
阿卡西亞
你好,我是巴哈創作公會的管理組長,我希望能將這篇文章放入我們公會的wiki資料庫,讓一些作家看看。

我不會直接複製貼上,而是會做類似這樣的介紹。

https://guild.gamer.com.tw/wiki.php?sn=11544&n=%E5%B0%8F%E8%AA%AA%E7%95%8C%E7%9A%84%E6%9D%8E%E6%B4%9B%E5%85%8B&f=M


會將你的原文連結貼上,旁邊附上簡短的介紹。

若你同意的話,我完成時會再通知你,讓你看看是否有任何不妥。
2017-12-19 09:35:49
渺羽
OK,請您隨意。
2017-12-19 18:52:51
阿卡西亞
謝謝答應,已經完成,請問可以嗎?

https://guild.gamer.com.tw/wiki.php?sn=11544&n=%E6%B8%BA%E7%BE%BD
2017-12-21 14:02:25
渺羽
很好啊
2017-12-21 18:22:55
Sticky Fingers
有種場景我不知道算不算戰鬥的描寫
如果只是要寫一個角色在指揮的劇情
要寫的很燃除了台詞還有什麼可以加強的地方嗎?

簡單來說就是我想把軍官指揮士兵的場景弄得很熱血
2017-12-22 18:41:54
渺羽
不好講,只是這種時候我會把爆點(勝利的關鍵)埋到一定程度時才爆發,讓看似絕境的狀況一口氣逆轉來營造熱血感
2017-12-22 20:09:07
Sticky Fingers
我的預想場景是指揮官被幹掉了軍隊總崩
主角趕緊接手下達命令
然後這個段落必須很熱血
2017-12-22 20:42:08
渺羽
我在戰爭場面的處理上沒有什麼經驗,這方面沒辦法提供什麼意見,抱歉了QWQ
2017-12-22 20:49:27
Sticky Fingers
嗯,先這樣吧,謝謝
2017-12-22 20:51:0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