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凶宅刑案搜查Case1:連環絞殺魔(七)(完)

夏懸/瑪奇瑪汪汪汪 | 2017-01-19 19:16:43




凶宅刑案搜查
Case 1:連環絞殺魔(七)


  距離下班時間已經過了兩個小時,欣玥仍在辦公室處理絞殺魔一案的報告。在忠倫離開前,他還特別叮嚀她絕對不可以在報告中提及任何有關瑜珊與史迴宰的事,雖然絞殺魔吳木偉與這兩者有所關連,更與忠倫有私人恩怨,但忠倫並沒有打算讓上層知道這些。

  不過既然不想讓上層知道,那為甚麼不自己來寫?而且明明是自己犯錯還推給下屬,然後還打人……天啊!怎麼會有這種長官?
 
  欣玥不斷在內心暗罵著。被忠倫用槍柄撞傷的嘴唇雖然有塗過藥了,但還是非常刺痛。
 
  雙手離開鍵盤,身子緊貼椅背伸起懶腰。
 
  這份報告寫得真是痛苦,欣玥對絞殺魔一案感覺就像霧裡看花,還要在這種情況下瞎扯報告真的是很頭痛,況且高層有心要查的話也是會知道真相的吧?那這樣做假報告到底有甚麼意義?
 
  欣玥一想到自己可能只是在做白工,心情就更沮喪了。
 
  唉,自己到底是為了甚麼才做凶宅調查員呢?
 
  其實本來好像也就沒為了甚麼。
 
  一年前,欣玥還是個大學生,就讀的系所是企業管理系,不是因為興趣,正是因為沒興趣才會選企管系。畢業的時候,一位朋友邀她一起去考凶宅調查員,雖然沒有意願卻也是去考了,她就是這樣的人,隨波逐流,與世浮沉。
 
  從小時候開始,她就沒有一項熱衷的事物,當別人在追偶像劇、學才藝、交男朋友,她總是一個人窩在圖書館,也不是特別喜歡看書,翻開書後,眼裡看到的反而是另一個世界的景象,一個僅限於自己才能悠游的世界。
 
  她喜歡幻想一些故事情節,卻從來沒有提筆的念頭。對於他人表演街舞的姿態雖然會覺得很酷,卻也是僅此而已,不會想更深入接觸。平時生活也只求三餐能溫飽就好,其他怎樣都無所謂。當朋友炫耀買了新手機、皮包甚至是寵物時,她都不曾有心動的感覺,所以就被孤立了。
 
  那是她國中時期的事,大家都認為欣玥是個很無趣的人,要聊天沒話題聊,假日要約出去玩也很難約,久而久之同學都無視她的存在,收作業或是收餐錢時都故意不理她。不僅班上同學討厭她,就連父母也責備她起來,說她都沒把心放在課業上,一點都不上進。
 
  奇怪了?自己就真的沒那些慾望啊。偶像劇甚麼的,看來看去就覺得劇情也就這樣,對逛街、出遊之類的也沒甚麼動力,至於考試也是有及格就行了吧?為甚麼大家都要苛責自己呢?又不是做了甚麼傷天害理的事,難道只是因為跟大家不同,只是不符別人的期望就是錯誤的事嗎?
 
  夠了,不想要在這樣被孤立下去了。

  欣玥很快就學會偽裝自己,凡事順著大家去做就不會被討厭,她開始逼自己接觸當紅流行的事物,雖然真的改善了被孤立的狀況,可是她卻反而覺得變得比以前更累了,為了加入別人的話題,她必須花費更多精力去接觸那些本來就不喜歡的事物上。
 
  而課業這一部分,所幸她頭腦還不算差,稍微讀下書也能考上不錯的學校,可是即使得到父母的認同,她還是覺得不快樂。就算身邊多了許多朋友,孤獨的感覺依舊沒變,她仍舊覺得自己是這世界的異類。
 
  不過她很快就不去煩惱這些了,難過也是一天,快樂也是一天,至少現在已經比以前好很多了,何必再繼續跟自己過不去?
 
  欣玥就這樣隨波逐流到大學,一直到畢業了都還是沒有人生目標,反正大不了就是回老家接手老爸的餐廳,不過老爸肯定會很不開心吧?花那麼多錢在學業上結果卻跑回家啃老。欣玥的父親一直很希望她畢業後能多去外面的世界走走。世界是很精彩的,只要肯出去探險,眼界就會比別人寬很多。她的父親總是在她小時候說類似的話,奇異的是,在欣玥大學快畢業前他又開始提起這些,不曉得是不是早知道她打算回老家吃老本的關係。
 
  看樣子,自己得先隨便找個工作鬼混幾年再回去會比較好,恰巧這時候她的好友筱琪找她一起考凶宅調查員,所以她就去考了。

  「甚麼?妳說妳沒有考上?」
  五坪大的房間,欣玥緊抓著手機問。
 
  「不好意思啦,考題實在是太難了。」
  手機另一端傳來充滿歉意的聲音。
 
  「嗯,的確是滿難的。」
 
  「真的很對不起,明明說好要和妳一起當調查員的。」
 
  「不用道歉,倒是妳之後要怎麼辦?」
 
  「我沒關係啦,我男友那邊剛好有職缺……啊,他來接我了,先這樣啦,拜拜。」
 
  「拜拜,路上小心。」
 
  對方掛上電話後,欣玥把手機摔到床上。
 
  「甚麼考題太難?妳考試前整天跟男友鬼混,這樣考得上才有鬼啦!」
 
  欣玥跪坐在床前搔起頭髮哀號。
 
  「這下怎麼辦?要自己一個人去當調查員嗎?早知道就不要跟爸媽說有考上了,到時換別的工作又要被問東問西……」
 
  ────算了,反正調查員的待遇也不差,就繼續照原定計畫,在城裡龜個幾年再回老家吧。
 
  不過在學院上課的第一天,欣玥又開始緊張起來,她一想到自己並非是為了維護社會秩序才來當調查員就覺得莫名慚愧,但在跟其他學生稍微聊過後,才發現原來很多人也純粹是來混口飯吃,她才鬆了口氣。
 
  國中時期的經歷讓她懼怕與眾不同,只有當大家的想法都跟自己差不多時才能感到比較安心。
 
  然而,原本只是抱著打混心態去當調查員的她,在上課的過程中卻逐漸發現到,原來所謂的凶宅其實也是跟自己挺像的一群人。
 
  根據老師的講解,凶宅犯罪的動機大多是基於「想被重視」這一點上,他們平時因興趣不同而被世人孤立、唾棄,甚至被排擠、欺壓,這使他們喪失尊嚴與自信,然而人是群居動物,天生就有渴求他人看重自己的慾望,若這層慾望長期無法被滿足,那麼人格很可能就會扭曲。
 
  欣玥上完課後豁然開朗,先前她其實一直有很大的疑問,明明自己是個異類,卻又不希望自己被大家排擠,原來是因為這樣的關係。人是不可能獨自一個人生活下去的,就算性格與思想差異甚遠,還是需要相互扶持才能建造更加美好的社會。
 
  可是這樣新的問題就來了,既然都已經知道凶宅犯案的動機,那只要大家多多關懷這些邊緣人不就解決了嗎?
 
  想到這裡,冷顫的寒意突然從脊髓急襲而上。
 
  她想起一件恐怖的事,宅男隨機殺人事件早在幾十年前就有了,但過那麼久卻還是沒人去關心宅男,大家都知道問題出在哪裡,卻從來沒有人去嘗試解決,就連自己也是……
 
  自己讀高中的時候,班上不也有一位喜歡看動漫的同學嗎?記得他當時也被全班欺負的很慘,書包被割破、腳踏車輪胎被洩氣、椅子的螺絲被人弄鬆、走路走到一半被人脫褲子、上體育課被人扔籃球,還有班上的垃圾處理都是他在做。
 
  記得那位同學是叫做余蒙哲,欣玥在那天課程結束後立刻去調查他的住處,卻發現他已經因為一起隨機殺人未遂被關入凶宅矯治中心。為了與他見面,欣玥特地在假日時搭船前往矯治中心所位於的蘭嶼。
 
  到達蘭嶼後,首先就是要先穿輻射防護服,因為矯治中心是建在核廢料貯存場上。換完防護服後,欣玥便前往矯治中地下二樓關押凶宅的樓層。
 
  地下設施的牆足以隔絕輻射,進入後便可將防護服脫去。
 
  余蒙哲被關在一間由強化玻璃組成的立方體中,身穿白色刑服的他,體態消瘦的像竹竿,臉色更是蒼白如快逝去的病人。
 
  「這不是潘欣玥嗎?怎麼會來這裡?」
 
  「那麼多年了,你還認得我?」
 
  「當然認得出來。」余蒙哲舉手指向欣玥說:「妳那張一副事不關己的臉我可是記得很清楚啊,事實上當初所有冷眼旁觀的人我全都記得!」
 
  「對不起……」
 
  「太晚了!」余蒙哲捶了玻璃牆吼:「我都被關到這裡了!事到如今妳還來這裡幹嘛?繼續來嘲笑我嗎?」
 
  是的,當年欣玥也有參與霸凌,雖然並沒有直接欺凌對方,但在朋友鼓舞之下她也有在旁嘲笑余蒙哲被欺負後的拙樣,現在回想起來,她是真心感到非常羞愧,明明自己也曾被排擠過,卻還是參與霸凌者的行列,這實在很不應該。
 
  甚麼「大家都知道問題出在哪裡,卻從來沒有人去嘗試解決」,自己就是這些凶宅案件的幫凶居然還在問這種狗屁問題。在欣玥驚覺到這些事後,雖然對自己的人格感到很失望,不過卻也逐漸發覺到自己該做甚麼事情。
 
  自己之所以沒有物慾跟夢想,正是上天要她去幫助別人,也只有這樣的自己才能完全捨身去執行這件事了。當她領悟這點,身體感到前所未有的輕盈,猶如在漆黑的夜中發現一盞明燈,人生終於有了方向。
 
  之後,她不僅多次接觸余蒙哲,更積極去探訪同樓層的凶宅與其他社區的宅男宅女,她還開始接觸二次元禁令所許可的動漫產品,為的就是要更加理解這些人的想法。
 
  既然發現問題所在,立即行動就可以了。這是對余蒙哲的贖罪,更是解放當年被孤立的自己。
 
  就這樣,欣玥成了當屆成績最高的實習生,而調查局為了獎勵勤學的學生,會將能力最優秀的指導官分配給她,所以欣玥就被分配到忠倫那邊去了。

 
  「長官住手!他這樣會死的!」
 
  「我就是要讓他死,妳別妨礙我。」
 
  這樣不對吧……
  都還不明白對方的犯案動機就將他抹殺掉,這只不過是把問題懸在那邊而已……
 
  「現在這個世界,凶宅就是惡,就是該死。我剷除凶宅,我就是正義。」
 
  這才不是正義……
  徹底否定他人的存在根本算不上是正義!
 

  「犯罪是我們吶喊的手段。」這是余蒙哲跟欣玥說的。「當有一天,我發現無論我做甚麼事都沒人願意來理解我時,我就決定了,我要上街殺人,妳看,電視那些殺人犯在犯罪後,身世經歷不都被挖得一乾二淨嗎?」
 
  「我想被人了解,跟人有心靈上的交流,雖然現在我被關在這裡,但至少每天都有諮商師陪我聊天,還有其他凶宅陪伴,以前一個人的生活……真的……好寂寞吶……」
 
  憶起余蒙哲說的這些話,欣玥就想到絞殺魔吳木偉是不是也是這樣的心情呢?
 
  抱著這樣的心情犯罪,其實根本也不會快樂吧?
 
  並非是同情殺人犯甚麼的,欣玥一樣贊成死刑,無論多痛苦也不該牽連無辜,不過她更不認同忠倫就地處決的做法,畢竟凶宅犯罪並非像神經病殺人那種無來由的殺意,每件犯罪都能追溯其源頭,只要能將這些原因統整,再結合到關懷邊緣人運動之中,便可以直接將犯罪動機根除,這樣就再也不會有人受到傷害,甚至可能也不需要凶宅調查局了。
 
  可是想歸想,結果到頭來自己卻還是消沉地在辦公室裡寫報告。太脆弱了,被吼個一兩句就縮到自己的龜殼中不敢出聲,甚至連成為調查員的理念都忘得一乾二淨,這樣可不行啊!如果不設法讓自己堅強一點,是永遠無法改變現狀的。
 
  不能再這麼消沉下去了,就算被威脅會被剝奪實習生的職位那又如何?都已經上過凶宅課程,知曉許多有關凶宅的知識,往後就算不是調查員一樣也能執行屬於自己的正義。
 
  所以……去你的江忠倫!老娘才不幫你做假報告哩!
 
  欣玥雙手返回鍵盤重壓刪除鍵,再來又是劈哩啪啦敲了一個鐘頭。
 
 
  回自己公寓住處已是深夜十一點,欣玥樂得轉進警衛室。
 
  「看妳那麼開心,遇到甚麼好事了嗎?」
  警衛阿伯微笑問。
  
  「說了長官壞話,要被解職啦。」
 
  「蛤?」
 
  欣玥留下滿臉疑惑的警衛阿伯進入電梯,按下十九樓的按鈕。
 
  將背靠往鏡面。一想到明天忠倫會被組長罵得狗血淋頭就很想笑,不過自己應該不會就這麼被解職吧?上層又不是笨蛋,一定會給她一個公道的。
 
  忽然間,電梯乍然震盪,欣玥差點跌了一跤,抬頭起來,樓層顯示為十七。
 
  怎麼回事?電梯怎麼停住了?
 
  欣玥按了幾次開門鍵,電梯門沒有動靜,按了其他樓層,樓層扭也沒有亮起。
 
  不會是壞掉了吧?問一下警衛好了。
 
  欣玥按下警急呼叫扭,可是無論怎麼按,呼叫孔都沒傳來響鈴的聲音。
 
  恐懼感從腳底上爬到心頭,她人現在就懸在半空中,假如這時鋼索斷裂的話,絕對會摔得比肉醬還要糊。
 
  對了,手機。趕快打電話求救吧。
 
  正巧她拿出手機,便有人打了過來。
 
  「潘欣玥小姐,晚安啊。」
 
  不知道為甚麼,對方嗓音傳入耳裡的那一瞬間,欣玥耳洞莫名發燙起來,感覺就像被人硬塞入薯條般油油熱熱的。
 
  「請問你是?」
 
  「我是史迴宰。」
 
  「你是史迴宰?」
 
  「沒錯,我是生命的糧,到我這裡來的,必定不餓,信我的,永遠不渴。」
 
  史迴宰每說一個字,手機話孔都會噴出「喀喀」的聲音,聽起來就像邊吃脆皮炸雞邊說話。
 
  「你知道我是甚麼人嗎?我可以向我長官舉報你喔。」
 
  「那妳就去死吧。」
 
  語音剛落,電梯跟著落下,齒輪高速磨擦的噪音蓋過欣玥的尖叫聲。燈光一閃一爍,電梯巨震,欣玥重重摔倒,燈光再次亮起。
 
  樓層數顯示為七樓。
 
  電梯猝降了整整十樓,欣玥趕緊站起身來,將手伸進門縫試著把門扳開。
 
  「沒用的,電梯已經被我控制住了。」
  史迴宰的聲音從電梯廣播孔傳來。
 
  「甚、甚麼?你是怎麼……」
 
  「物聯網的世界,控制就是力量,然而這世界本來就是由我所造,因此我亦可奪去。」
 
  「你在說什麼?快放我出去!」
 
  「態度這麼差,還是去死一死吧。」
 
  電梯開始往上升起。八樓、九樓、十樓。
 
  欣玥「嘖」了一聲,拿起手機撥了調查局的專線,手機螢幕卻突然迸出驚駭的畫面。
 
  披頭散髮留了大鬍子的肥胖男子,邊啃著脆皮雞腿排邊對著欣玥冷笑。
 
  「這次妳是真的會跟這座電梯一起摔成一團金屬爛肉喔,嘻嘻……嘻嘻嘻……」
 
  十一樓,十二樓,十三樓。
 
  手機摔落在地上,欣玥雙手打顫著。
 
  要死了……
  對方不是在開玩笑,他有那個能力,自己是真的要死了。
 
  明明自己甚麼事都還沒做啊!好想學學看鋼琴,一直都很喜歡聽古典樂的。好想去法國走一走,吃吃看當地的美食。好想養寵物,看到別人在公園帶小狗就覺得羨慕。好想……等等,自己不是無欲無求嗎?怎麼現在突然開始渴求起這些來了??
 
  原來,人在面對死亡的時候,才會真正認識到自己是什麼樣的人。
 
  到頭來,自己根本不是甚麼無欲無求的人,純粹只是個日子過得太舒適的小鬼罷了。什麼自己是異類、被排擠被孤立都是謊言,那都只是因為自己懶得在社交上下功夫才會導致的結果。
 
  自己在國中時期所經歷的一切,完全無法與余蒙哲和其他凶宅的經歷相比,自己打從一開始就與他們不同,然而卻還大言不慚說什麼有相似的經歷所以要拯救他們,真是笑死人了!

  說到底,最爛的人其實是自己嗎?

  「哈哈……」欣玥跪在地上,流著淚水微笑。「我什麼都願意做,拜託,請不要殺我。」
 
  十四樓。電梯停下了。

  「很好,從現在起,妳就是我的使徒。」


凶宅刑案搜查
Case 1:連環絞殺魔(七)(完)





  Case1總算結束啦~~
  過幾天會先把絞殺魔的資料更新到台灣凶宅檔案那邊
  順便會PO個Case1的一些資料整理(包含人物介紹、設定等)。

  之後Case2一百二十三公斤的正義預計會有十回
  故事會更加暴力驚駭,如果不忙的話大概一月底就會先連載了~~
  感謝大家這三個禮拜的支持啊!


1134 巴幣: 46
緋宿
最後的笑聲是壞掉了嗎 另外為什麼看動漫會被排擠 那看偶像劇呢 個人不太懂這個邏輯qAq 還是因為人數多寡的關係?
2017-01-19 23:03:16
夏懸/瑪奇瑪汪汪汪
主要是欣玥最後發覺到她這個人超級脆弱的,對自己很失望才會有點壞掉,不過往後我會讓她有所成長ㄉㄏㄏ
2017-01-19 23:46:56
夏懸/瑪奇瑪汪汪汪
看動漫會被排擠這件事,現在可能比較沒這種風氣,但早些時候是有的,就我個人來說,看動漫是會被認為幼稚的(不管看得是不是青年向、成人向),或是被長輩嫌,再加上媒體87都會跟犯罪畫上等號(先前北捷殺人事件還真的有媒體怪罪到動漫上)我寫得小說背景就是建立在這上面
2017-01-19 23:49:02
公主殿下
很多人都說那些隨機殺人隨機犯罪的
沒同理心 沒愛心
沒錯
但有沒有想過 為甚麼他們沒有
不就是因為他們不曾擁有過不曾體驗過那些東西嗎
2017-01-20 13:43:33
夏懸/瑪奇瑪汪汪汪
沒錯,最汙穢的罪都是來自於對愛的渴望......
2017-01-20 18:09:10
鋼鐵的孤狼-亞雷夫
警方也來個夜神月或L 型的角色才有辦法均衡一下啦,不然就會變成肥皂劇中主角都一群白痴的套路
2017-01-20 14:26:10
夏懸/瑪奇瑪汪汪汪
有,在Case2會登場!
2017-01-20 18:08:17
吉風翅
恭喜Case 1結束
欣玥其實蠻可憐的,有反省還要被利用
2017-01-21 21:37:42
夏懸/瑪奇瑪汪汪汪
感謝吉風支持到現在[e12]欣玥以後會好起來的,只是時機未到!
2017-01-23 18:35:01
魚池紅茶
關於欣玥的想法,對於習慣邊緣人的我,無異是一個笑點。我曾經也看到班上肥宅被欺負,這種想得到的欺負方式,漫畫上或是動漫都看過。也因為幫忙班上的肥宅,也跟著一起被霸凌,這好像前幾篇有講到過。但那名肥宅同學有沒有看動漫,或是異於他人的舉動我是不清楚,只差別就是因為他肥,汗臭味非常濃厚,所以班上就欺負他,老是叫他去買東西。但我當下決定幫忙他之後,也跟著一起被孤立,其實對我來說,孤立是一種另類的自由,至少用不著跟那群只會做表面的人渣賣笑。

但那之後,我的做法不是沮喪,也不是報復,更不是連累他人一起受罪。雖然我曾經有想過那些一起霸凌跟旁觀者根本就是該死的,不可以原諒他們想法。長大之後,這類的想法就逐漸放下了,只單純覺得人生是自己的,怨恨是沒有意義的,就算對他們怎樣了,也無法改變太多的事情發生。在那之後,那名肥宅同學畢業後,某天有一次遇見他,看他也是很開心的工作著。我想,這也算是好事吧。

其實這讓我很深刻,因為這篇文章,聯想到以前曾經發生過的事情。文章很好看,但也希望他人能夠正面的去看待事情。也許在某些人的眼光裡面你是個渣,但對於很多人來說,你依舊是他們的寶,還是有人需要你的。不要看輕自己,人生的道路還很長,把目光放遠一點,樂趣也會變得更多。你不是依賴那些人為生,你只須為了自己跟愛你的人而活。

抱歉,講了太多道理。一種米養百種人,我依然無法期待他人過得跟我一樣樂觀,只期望這世界與社會能夠改觀,更希望這社會與世界上不要再有各種霸凌存在。
2017-01-23 13:50:39
夏懸/瑪奇瑪汪汪汪
能看到這樣的回覆真的很高興呢,這也是我繼續寫下去的理由,看著文章喚起不同人的過往,交換各自不同的意見,真的很棒,讓人感覺自己不是孤單一人。
其實有時候也是覺得放下就好,但睡覺時還是會不知不覺痛哭起來,想說自己為甚麼會變成這樣,也許是我還年輕,還學不會放下,只能透過這樣的文舒壓,但有時知道自己不是一個人還是很棒的一件事,真的很感謝你的回覆!
2017-01-23 18:52:4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