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特傳】無關系列-美色的治癒方法(冰漾)

安蕥希 | 2016-08-17 16:15:41


  聽到加入黑暗同盟的夜妖精批評沉默森林的話語,我不可抑制的升起一股憤怒,明知道最近自己的情緒容易超失控,卻還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任由怒火奔騰。

  「我拒絕。」我抬起手,在扣扳機之前多奉送他幾句:「還有,不准你批評沉默森林,他們直屬我妖師手下,你又算什麼東西。」

  很久遠以前的歷史,所有夜妖精都是妖師的手下,可是對我來說沉默森林不同,他們是在我體認到這個世界究竟對妖師有多麼不友善之後,第一次釋出善意的對象。

  沉默森林近乎盲目遵從妖師的命令。

  不管是執行命令,又或是隱遁黑暗,沉默森林從沒有過問原因也沒有抗拒的遵守。

  把大隻的夜妖精狠狠掃進水裡,我跟後面出現的萊恩回到學長所在的房間。

  剛才到達的千冬歲跟萊恩去處理外面那隻因為被學長美色用到自體重創的獨角獸,我則是靜靜坐在學長的床沿,如果房間有椅子我也不會這麼白目去跟靈魂受傷的人搶床……不,是精靈。

  由於方才的夜妖精讓我的心情非常的差,心口悶到不行的感覺一直無法消散,這樣的心情我覺得多多少少會影響到周遭的人,不知道該用什麼方法來使自己恢復正常的時候,我瞥見一旁沉睡的木乃伊學長,浮出有點大膽的想法。

  美色向來都是無法抗拒的吧?

  連是美人的千冬歲都因為學長的精靈模樣而恍神,那麼這個方法對我這位平凡人應該很有效。

  「學長,就一下子,我只是看,絕對不會生出其他非分思想!」我像是拜神雙手合十的說,要知道對學長美色垂涎的人下場都是無比悽慘的。

  花了一些時間將千冬歲綁的結解開,我輕輕撥開擋住學長面容的披風,再次為眼前漂亮的亂七八糟、還自體散發聖光的精靈讚嘆一番。

  凡斯搞不好是被亞那人神共憤的外表,而踏入從此被精靈耍得團團轉的天坑吧…….

  近距離望著學長的我不禁有這份疑問。

  不過只要有學長在身邊,好像不管什麼事情都不可怕了,真是個好看又安心的守護符。

  「學長,謝謝你提供的美色治癒。」僅只一次,下不為例。

  感覺自己心情差不多平靜下來,回過神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湮滅證據,再不快點等下其他人回來撞見這副場景,我跳到黃河也洗不清。

  執起披風的時候,一瞬的銀色閃進視角中。

  我愣愣地抬起頭,對上一雙不是很熟悉的銀色雙眼,還沒理解裡頭轉著怎樣的心思,下一秒我丟開披風,以生平最快的速度衝向唯一的出口。

  接著狠狠撞上秒出現的結界,痛得眼冒金星。

  「想跑,你膽子大了是嗎?」語尾帶點不明意義的輕哼,立刻就知道是誰神速度用出結界。

  嗚嗚,人果然不能做壞事,還以為沒人看到的時候,馬上就被發現了……

  第一步的逃跑失敗,下一個方案就是認錯。

  轉過身九十度鞠躬,我大聲說道:「學長,我錯了,請原諒我。」

  「利用完別人美色就跑,褚,我不記得我這麼教過你。」冷得可比冰塊的聲音砸過來。

  完了,天要亡我也。

  ……嗯?

  「學長,你又偷聽?」

  學長說出『美色』一詞,很明顯就是從我腦袋聽去的,所以我剛剛的想法學長都聽到了。

  「吵死了。」學長一秒變惡鬼臉,把披風當成可以揍人的東西丟過來,痛得我二度眼冒金星,我說披風不是軟的嗎!

  在我抹去飆出的眼淚,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從床上傳來,我看向學長才發現他在整理衣服。

  「學、學長,我真的沒有對你怎麼樣,衣服應該是因為打包的關係用皺的──」面無表情的學長淡淡撇來一眼,止住了所有我欲辯解的說詞。

  我緊張得連呼吸都不敢太大聲,可學長只是看了一眼又繼續整理衣服,後面才補上一句。

  「我有說什麼嗎?」

  是,老大您什麼都沒說……

  學長繼續沉默,我受不了這詭異的氣氛,想了想應該讓其他人進來,免得學長又突然暴怒,我連一個擋箭牌都沒有,哈維恩又不在。

  正想把房間的結界用掉,學長冷冷的聲音又響起:「就這麼想要其他人陪你?你想看的不就好好坐在這裡嗎!」

  啊,學長你又偷聽!

  某人很不屑的微昂起頭,一臉『我就是偷聽』理直又氣壯。

  被學長直白的話語用的滿臉通紅,我尷尬的站著,眼神不敢往床上的精靈看去。

  你看到也聽到了,一定要說出來嘛。

  「褚,看著我用說的。」來自學長大人的命令。

  從以前就這樣,我明白自己從來就無法反抗學長,就連身後那道可以簡單解開的結界,我都沒強硬去打破。

  猶豫了幾秒鐘,我放棄偽裝,任自陰影事件之後累積的種種情緒,在這狹小的空間宣洩。

  「我好害怕。」我甚至可以聽到自己的聲音裡混著顫抖的泣音,「覺得那些一直以妖師名義來接近的人好煩,不管是黑暗同盟還是其他東西……用了陰影陣法後,身體很怪,很容易生氣,還不自覺的在攻擊上面用出黑暗術法,如果不是有西瑞他們,我都不知道會傷害到誰……」

  我害怕不受控制的自己,如果沒抑制好,感覺悶在體內的東西會爆發出來,我不知道具體而言存在身體裡的到底是什麼,只知道是在自己還沒學會控制之前,不能隨意使用的東西。

  「褚,過來。」學長坐在床上伸出手。

  我走過去握上那比起正常體溫還偏低的冰涼,藉由那清爽的氣息拋開一切煩惱的事情,垂眸望著學長自始自終沒變過、堅毅的眼神,我被那潛藏在美麗銀色中的信任用哭了。

  「我相信你,在你身邊的每一個人,都相信你不會被惡意的黑暗打倒,所以你也要相信自己,相信我們。」用力回握住我的手,學長又說:「不管是黑暗同盟,還是其他有的沒的,敢來到你面前打回去就對了,是敵人就殲滅。」

  久違學長式的暴力思想讓我笑了出來,明明臉上還掛著淚,我卻感到非常安心。

  盯著我胡亂抹去眼淚的學長,突然露出一個眾生傾倒的笑顏,數不清是幾次被精靈無法掩飾的美貌衝擊到,我按住狂跳的心臟,想故作鎮定不被學長發現。

  猛然,原本平穩的空間劇烈搖晃,發出一些好似木頭擠壓的嘎吱音,我正要喚出米納斯的時候,學長牽住的那隻手傳來很大的拉力,一時不察,我被那股拉力拽了過去,撞進過往中常常聞到、冷香圍繞的懷抱中。

  船體還繼續在搖晃,我花了三秒理解目前的情況,所以我現在是跟學長摔在床上,我還壓在他身上嗎?

  ……蒼天啊,我不會今天就要被暴怒的精靈種在這不知名的海域吧。

  「對不起,我馬上起──」

  自保機制啟動,我一回神就是掙扎著要起身,接著來自附近的爆炸聲炸開,連帶原本就在搖晃的船體瞬間歪斜,我撐著的手沒支撐好,身體失去平衡再度往下撲。

  依稀看見的是學長的手有想要撐住我,但是發生的太快來不及,下一秒感官全被唇上的溫軟熱度奪去。

  雖然沒有戀愛經驗,但我不知道這種灑狗血的劇情會出現在我跟學長身上,對上那雙同樣睜開也震驚的雙眼,我完全做不出其他反應,只能本能的迅速退開到床尾。

  而這時船體的搖晃也停了,我呆愣在床尾,無法思考的死盯著學長從床上撐起身子,散亂的銀髮軟軟的滑落肩膀,被我輕薄的嘴唇勾起我怎麼看都很毛的弧度。

  「所以我的美色有治癒到你嗎?褚。」

  赤裸裸的諷刺啊啊啊啊啊啊──

  當我從震驚和害怕中找回一些鎮靜後,學長又倒回床上陷入沉眠了,結界隨著使用者的意識中斷而解除,我立刻拿起地上的披風把學長打包好,幾乎是完成的那刻,萊恩他們就回來了。

  「真是的,這船也太晃了吧,漾漾你跟學長沒事吧?」千冬歲說完看見我不尋常的臉色,驚訝的問道:「你臉怎麼這麼紅?」

  「沒事…只是有點熱而已哈哈。」

 
  而從現實世界回到黑山君那裡的冰炎,同樣因為臉色不尋常的紅而被莉露問著。

  「精靈,臉這麼紅是生病了喔?」

  坐在一邊泡茶的黑山君顯然知曉剛剛發生在某海域的事件,清冷的紫眸沒什麼情緒的望向冰炎,「明明對妖師有意思,利用環境掩飾自身的相思之情,原來精靈對於表達感情如此彆扭。」

  對,他是故意的。

  因為太久沒見,獸王加上精靈的血液渴求著,他只是想碰碰褚冥漾,但由於爆炸使船體歪斜,導致後面意想不到的吻是他意料之外的。

  「彆扭的精靈。」莉露呵呵地笑著。
2642 巴幣: 116
安蕥希
這是恆遠之晝03的延伸自創~
2016-08-17 16:30:09
白愛呈欣
超喜歡這篇(希望有續集之類
2016-08-31 15:57:00
安蕥希
謝謝你~有機會我會再寫的^^
2016-09-02 13:23:0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