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唯尋電波時間】論黑暗向故事應該含有正面意義(光明面)的理由

退休的唯唯 | 2016-06-19 18:42:23


【唯尋電波時間】系列須知
1.本系列係屬唯尋個人的思想與價值觀,電波程度為開放式的思想危害等級,請列席人士在閱讀前先注意身心健康。
2.本電波可能有毒,切忌不假思索的照單全收,請務必經過思考理解後,再考慮是否放進腦子裡。
3.本人已自主宣告放棄治療,不會回應過激的思想辯論。本處僅提供基本的討論交流,不談人生跟理想(?)。









各位朋友大家好,歡迎來到第三期的【唯尋電波時間】

昨晚以吃到某篇黑心料理(?)為契機,我算是小小崩潰了一下(つд⊂),連帶的也引起了一些意料之外的效應,因而得以接觸到其他創作人士的想法。

能夠刺激討論本身算是好事,不過我隱約注意到—關於我自身對於黑暗題材會產生過度反應的理由,似乎造成了一些不必要的誤解。

更有甚者,好像有不少人覺得我只是自己吃不習慣黑暗元素,就把想法強加在別人身上什麼的。(一個堅決拒絕BE的概念?)

嘛嘛,該從何說起比較好呢?其實我並不討厭黑暗系或者悲傷難過的故事

相反的可以說是非常喜歡......至少國中時代看的幾乎都是些黑黑的東西,那段時間我喜歡的作者不外乎是苓菁、圈羊人、羊羽、夜不語、哈娜等一票人士。

不知道在座的各位是否有人認得出以上幾位,他們都曾是華人圈中較具代表性的靈異、恐怖、驚悚類作家。而要說起日前我所提到的世界惡意、黑暗內涵等題材,這幾位的作品林林總總加起來,估計早就把各式各樣的把戲都寫到爛了。

畢竟這些人出的書光是我個人知道的,合計就超過上百本。

老實說,我對黑暗系、獵奇描述的耐受度是很高的。但這不代表我就會習慣,就好比被人拿刀捅個幾百次,會痛的地方還是會痛。

在那些把黑暗恐怖的各式精隨,發揚到足以出書的作品裡頭,當然不乏許多常人難以想像的恐怖場景、設定以及黑暗人心。

下面我想說的或許會有些過分,但大多數網路上自稱黑暗童話、黑暗系之類的故事,要是拿出來跟這些專業作家相比,在各方面幾乎都是小巫見大巫。

那麼為了講今天的主題,我就從那段時光的記憶裡抽幾個回憶看看吧:

有個故事是講述關於「無名屍」小鎮的故事,那個小鎮的路上到處都有渾身赤裸、面部破爛不堪的屍體,相對於其他地方對於死者採取火葬、土葬等處理方式,這個小鎮的地方習俗是「天葬」——也就是把屍體的衣服剝光,然後放在路上任由其腐爛以及動物啃食,進而回歸自然。

書中所描述的屍體腐爛過程、烏鴉食腐專先吃臉的恐怖景象,以及小鎮居民利用「習俗之便」衍生的險惡人心,時至今日我依然印象深刻。

再來說說《死刑體驗館》,這本書講的是一家由超自然存在所經營的體驗館,利用催眠、做夢等方式讓遊客面對內心問題的故事。共通規則是入夢前必須選擇一種「死法」加以體驗,然後你必然會在夢中受刑死去才回到人世。

當然在夢中,所有的痛苦與折磨都是必須實際承受的。

這部作品描述了諸如毒氣室、人彘、剝皮、活埋、在沙漠裡活活曬死等各式各樣的刑罰,過程極其生動而且充滿細節。比如說在頭皮上開洞、倒入水銀讓皮肉分離;皮膚從冒出斑點到乾癟,再到腐爛脫落循序漸進的「脫水」方式......許多地方光是閱讀文字,就會令人渾身發涼。

苓菁的《異遊鬼簿》系列風格雖然比較詼諧,但對人心險惡面的闡述倒是不餘遺力—故事以各國家的知名靈異地點、鬼怪風俗為舞台,不過無論走到哪裡、身邊的人皮膚是黑的黃的還白的,背叛跟爾虞我詐全都是家常便飯的事。

就拿系列第一集的《乾嬰屍》來說,表面上看似和樂的職場關係,私底下卻充滿了陷害與猜忌,同事們彼此從明爭暗鬥到下降頭無所不用其極,突出的就是一個每個人都有自己展現恨意的方式,以及——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故事中人在面對生死關頭時,為了自保就出賣隊友的狀況可說是從頭到尾。由於自己內向不善交際,就把過錯全都推給周遭的「受排擠者」更是莫名其妙,在掌握詛咒的力量後甚至徹底轉為加害者,出於「沒有人肯幫我,看著我被欺負不管的人也是同罪」這樣的理由,就憎恨辦公室內的每一個人,要他們以死贖罪。

題外話暫且說到這邊,我想告訴大家的是:我並非不能欣賞黑暗系故事或所謂的Bad End,也不是閉起眼睛就把惡意等負面東西放諸腦後,想著眼不見為淨就逃避現實的人。

只不過跟上述那些真正能讓人欣賞、感動的作品比起來,我在網路上看到的所謂黑暗向故事,其內容幾乎都缺少了一個很重要的「關鍵」。

反來說,正因為我深知此類作品的核心魅力所在,更會下意識難以喜歡那些為黑而黑、在獵奇跟心理層面上描述得特別用力,卻忽略其他許多地方的故事。

這次的開場就用這句話當啟示吧:有些人覺得充滿美好想像跟幸福快樂的故事,是虛假、浮誇、不真實的,但其實只包含黑暗面的故事,也同樣虛偽

我們的世界一定是同時由善惡組成的,只偏重其中一邊的話,無論哪邊不都是偏激嗎?如果把上述言論用具體點的例子來說的話:

即使在美麗的幻想中放幾個標誌性的壞人或惡意元素,通常只會讓人覺得乏味......因為愛、正義之類的正面元素強悍得太誇張,好像克服什麼困難都不在話下,反面要素可說是為了被消滅才出現在故事裡的。

反過來說的話,即便在明顯偏重惡意的黑暗系故事中,放幾個看似美麗的正面元素,同樣也是難以說服讀者的......因為罪惡、社會黑暗面的元素強悍得太誇張,好像任何人都會被毫不留情的吞噬。

所謂善惡,本來就是一體兩面的存在,想要寫一篇真正的好故事,就必須平等對待兩方面的元素,讓他們交會、衝撞,建構出一片模糊的灰色地帶才對。

那麼以下,就是這次電波時間的主題:

【論黑暗向故事應該含有正面意義(光明面)的理由。】

如果你是個寫手或讀者,而且在閱讀/創作時特別喜歡悲劇小說的話,還請不吝空出點時間聽聽我的想法。(當然是思想毒電波就是了)。

我想跟各位稍微談論一下,黑暗真正的迷人之處

以下為慣例的條列目錄,請各位酌情觀看。

  • 人為何喜歡看別人受苦?
  • 黑暗系故事,最令人癲狂的陷阱
  • 反襯的藝術,深淵是光芒最明亮的地方


【人為何喜歡看別人受苦?】

各位有沒有過類似的經驗呢?

有人在你面前摔倒,嘴角就下意識地揚起;朋友忘記帶東西、說錯了話,你就算出於情面沒表現出來,也會忍不住在心底偷笑。點開YB上滿滿的整人節目跟爆笑失誤影片,你是否曾經為降臨在別人身上的災難感到愉悅過?

我想多少都是有的吧,這類影片的點閱率已經說明了一切。

其實也沒什麼好丟臉的,生而為人,我們多少都有幸災樂禍的本性。喜歡開心、快樂的事並不需要什麼理由——相對的,喜歡看人受苦受難同樣也是。

想像一下今天翻開一本小說,開頭就說主角的家庭如何美滿、生活如何快樂,每天開開心心的去上學or上班,同學同事個個笑臉迎人、友善親切......

獨到這種故事,讀者通常很快就會失去耐心。畢竟這個虛構角色跟你沒有半點關係,似乎也不會發生任何問題,顯然沒有什麼好戲可看,挺沒意思的吧?

等等,你說什麼好戲?身為讀者,我們期待發生什麼嗎?

此時捫心自問,你們想看的是怎麼樣的好戲呢?如果要你把手上這本書讀完,你們會期待故事趕快發生些什麼樣的事情呢?

我想大部分的人,第一時間浮上腦海的恐怕都是些「不太好」的事。

某個人可能會出意外死掉。

某個人可能和表面上看起來的不一樣,一直在騙人。

某群人可能暗中盯上了主角,圖謀不軌。

某些看似順遂的感情或人事物,其實暗藏玄機。

衝突元素一直都是令故事精彩的活水,在閱讀時我們很自然地會想要看到某些事物受到衝擊、面臨改變,而且大多數時候越刺激、威脅越大越好。

直白點的說:閱讀故事時,我們期待看到角色受苦。

那麼實際上到底為什麼會這樣呢?細說原因的話可以講很多,其中優越感、看熱鬧跟說風涼話等算是比較直觀、好理解的部分,我就挑這些出來講吧。

試想一下,今天你在職場上受到不合理的對待,為了生活選擇忍氣吞聲。

那麼如果我說要告訴你一個關於職場的小說故事,你會期望裡面每個人都和你一樣,靜靜的讓一切維持平常嗎?

通常來說並不會。

你應該會期待看到「大部分的人」跟你一樣,是些儘管承受壓力跟不合理依然冷氣吞聲、安於現狀的人,好證明你的想法跟選擇是正確的。同時這也會讓你覺得故事作者真的理解你所處的境遇,從而讓你去期待他想說一個怎樣的故事。

我想,你大概會期待能看到一名「出頭鳥」來打破這個常態吧?

而理所當然的,深知這麼做會有什麼風險的你,會希望這樣不長眼的傢伙被整得很慘、下場越慘越好—這就是一種出於優越感、看熱鬧的心理。

不過,隨著故事進展,你可能會漸漸被這個可憐的小傢伙所吸引,因為他會去做許多你想做卻不敢做的事。好比說頂撞上司、擺脫體制自行解決問題、身處困境卻從不妥協等等。儘管弄得傷痕累累依然屹立不搖,就好像你體內那份不甘於現狀的靈魂,也跟著他的冒險試圖高聲吶喊。

當你已經跟主角站在同一陣線,就會開始對他所處的狀態及行為說三道四,你會猜測他身邊的每個危機潛藏在哪裡、試想同樣的狀態下自己會怎麼做。

當事實跟你想的一樣時,你彷彿跟主角一起反撲那些令人作噁的無理世道,從而在一定程度上獲得抒發怨氣的快感。然而跟主角不一樣的地方是,即使讀者真的做錯抉擇,也不必像他一樣必須為後果負責。

這便是說風涼話、隔岸觀火所帶來的愉悅感,說白了就是「人們渴望刺激、冒險,卻又不太願意付出代價」的潛在心理作祟。

上述所說的是不是某些人的觀劇心理呢?比如說有段時間很紅的這部日劇:



如果說各位已經理解到,人們樂於在故事中欣賞苦難的本性。接著我們就把話題拉回黑暗向作品上面。

這邊不必太過糾結「黑暗系」三個字的實際定義,姑且泛稱負面成分比較多的所有作品就好,包含悲劇、黑色幽默、心靈獵奇等諸如此類的題材都算在內。

畢竟我想跟大家說的,只是悲劇元素在故事中存在的正確意義。

跟其他類型的小說比起來,黑暗系更注重於挖掘人心的黑暗面(注意,是挖掘黑暗面,既不是闡述人心也不是回歸本性)、描繪世界的殘忍之處,以及不可違抗的命運等等。

很多時候,整個故事裡彷彿都看不到一絲希望。

善良的人成長之後墮落、努力的結果得不到回報,道德、友善、法律......本來是正面要素的東西全都蒙上陰影,紛紛淪為偽善的象徵,或者腐敗體制的爪牙。

生活在如此悲慘世界的角色們,大多數都是命運多舛的。

而看著這些描繪陰暗面的故事,有些人總喜歡指著其中的片段嚷嚷著世態炎涼、這就是人心、社會就是陰來陰去等等......不得不說我覺得當今世上大多數人,對現實世界的生活,確實是「不滿足」的部分比較多啊。

這類回響有時會讓人產生一種錯覺,好像黑暗系題材特別容易引起共鳴、有著一票愛看的讀者——這個觀點實際上上半對半錯



【黑暗系故事,最令人癲狂的陷阱】

黑暗系小說引起的共鳴很雜,大說數時候都帶有私人情緒。

這麼說吧,並非真的是基於該故事的文字或劇情而有所體悟的情況很多,借題發揮的情況十分常見。與其說是黑暗系故事本身寫得好,不如說只是讀者被牽動到內心「不滿」的那塊肉,因此想要大聲嚷嚷、一吐為快罷了。

這種情況就好比小時候去學校上課時,那些聚在角落輪流說教官壞話的學生們,每個都只顧著說自己多委屈、教官多討厭多麻煩,但其實沒幾個人是真心關心彼此的狀況怎麼樣,單純就只是想找人聽自己說話,好藉機發洩而已。

等、等等!先不要急著揍我,我並沒有特別貶低黑暗向作者的意思。(|||゚д゚)

我會說這些是想提醒一下黑暗系的寫手,有時候你們真應該仔細閱讀一下回應,屆時或許就會發現,大家所談論的都是現實中類似的情況或者自己的看法與不滿,真的在談論故事本身的又有幾個呢?

如果檢查後確實沒有這種狀況,那當然必須恭喜你一番,看來你確實是個能讓讀者享受故事的優秀寫手——相反的若是有這個情況,你可能就要小心一點,不要誤入黑暗系令人癲狂的陷阱了。

個人不是很喜歡負面能量,這真的是一種會自然越滾越多的東西,現代社會感覺大家都有滿多怨懟的,很容易因為一個契機引發不太好的連鎖反應。

要是人把發洩負能量當作正常的情緒調適手段,事後能好好的回歸本位、健康面對生活那也就罷了,最怕的就是以負滾負,在發洩的同時遭致別人的不快,然後再反過來影響自己產生更多的怨懟,形成恐怖的循環生成模式。

損人不利己的事情,我是最不能認同的。

就好比今天如果人人不高興的時候,就上街隨口罵個幾句、順便動手動腳,那世界很快就炸成一鍋粥了—而事實上,現在網路上大家閒來無事上發發廢文跟筆戰,在我看來就已經在許多地方,促成了讓人不太舒服的風氣。

我覺得為黑而黑、只注重黑暗面或獵奇描述的故事,即便打上揭露現實陰暗面的大旗,也很難擺脫其身為負面能量傳遞管道的事實。

這種故事讀起來真的很難受,寫得不好也就算了,至少讀的人不是到一半就放下不看、就是根本不會認真。(當然即使如此心情應該也挺遭的)

就怕某些故事其實寫得還不錯,能吸引人閱讀完幾乎整本書的篇幅,卻在闔上最後一頁時,心中積蓄了滿滿的負面情緒無處宣洩,那簡直就是極刑。

我很佩服擅長觀察心理的寫手,也覺得能把獵奇要素描繪得栩栩如生的技法令人佩服,這些都是很適合拿來吸引眼球的東西,但說穿了只是佐料

以食物來形容的話,就像是辣椒粉、芥末之類的重調味料一樣,只需要一點點就能夠讓食物充滿強烈、特別的味道,但本身卻不能直接拿來吃。

而且要是加得太多,會讓人難以下嚥。

這麼說吧,我們或許稱讚過別人「故事寫得很黑,讓人心情很沉重」、「XX場景寫得很細膩,讓人看得毛骨悚然」等等,但是真有可能為此感到非常享受、願意每次都花時間看,甚至掏錢買書支持作者嗎?

花錢花時間找罪受,我相信還是沒有多少人會喜歡這種交易的......雖然不敢保證所有人都是這樣,但我覺得大部分人都不會喜歡純黑/純獵奇的故事。

反過來說,一個已經被堆砌到極黑的故事其實大有可為。當讀者們已經被黑暗面壓得喘不過氣來,內心當然是極度渴望宣洩的,可是有些作者偏偏就是不肯給。

我說真的,這好殘忍唉。(TдT)

個人認為黑暗向故事要真的感動人,有個要素是不可或缺的。而且只要運用得當,在最黑暗的深淵、人們最脆弱的時候,通常就是闡述理念的最佳時機——投入這種故事的人們,某種程度上的心理上都會渴望救贖。



而這個要素,就是我最後想闡述的:光明



【反襯的藝術,深淵是光芒最明亮的地方】

這邊要先說一下個人的理念,我認為好的小說故事是有教化作用的。

當你接觸到一個真心喜歡的好故事,其中的情節將不再只是虛構的文字跟幻想,而是會轉化為某些信念跟道理,被你深深銘記於心中的角落。

前面我們已經知道幸災樂禍是人的本性,也知道大家都喜歡看故事角色受苦。

冒險故事的主角要碰上生死關頭、校園故事的主角想要改變頹廢的生活、戀愛故事的主角要出現情敵或感情危機—問題是,如果這些角色真的碰上問題就那樣頹廢到底,通常頂多也只會讓人感嘆,而不會產生什麼吸引力。

閒來無事看本小說,裡面記述的都是煩悶無聊的社會常態,彷彿就是現實生活的寫照......難道是嫌生活上碰到的麻煩事還不夠多、不夠煩心嗎?

其實在隱約之間,我們會期待故事主角做出改變、面對挑戰。

哪怕明知道他不會有好結局,我們也樂於見到他透過奮鬥跟努力,去掌握某些對「人」來說真正重要的事物。可能是友情、愛情,或者自身信念等等。現實的我們害怕失去,而選擇妥協。那麼在我們不必害怕的時候,就不要那麼現實了吧?

某方面來說,人們喜歡待在安全的地方,看著主角代替自己去實踐某些理想、承受苦難、克服挫折,好為無法冒險的我們去爭那麼一口氣。

扣人心弦的黑暗系故事亦是如此,只要是廣為流傳的名著,其中必定會有光明(正面意義)的存在。

在經典作品中,羅密歐與茱麗葉深深相愛直到至死亡,他們所處的時代、故事世界對他們一點都不友善,充滿門第觀念、家族鬥爭與背叛,兩人苦苦相戀到最後的結局也以死別做終,是個貨真價實的悲劇故事。

然而正是悲傷不堪的背景,才更加襯托出那段戀情的偉大與動人之處。

在當代流行ACG作品中,麻枝跟虛淵都是出了名的賣胃藥編劇作家,筆下發角色便當從不手軟,建立的世界觀中也不乏獵奇跟黑暗面佔據極大篇幅的。

為了不捏到那些知名作品的核心,這裡不會深入講太多。

不過有看過KEY社春夏秋冬四大作,《心靈判官》、《魔法少女小圓》等相關作品的朋友應該都很清楚:除了無時無刻充斥在故事中的黑色元素跟惡意之外,你們真的無法從這些作品中,看到能夠認同的正面意義嗎?

所謂的正面意義,並非善良、正義,崇尚友情愛情這類表面上的東西,也包含了自我認同、掙脫束縛的自由感、擺脫懦弱的成長等等。

本來軟弱的人變堅強,拿起刀向欺負過他的人復仇——儘管是充滿殺戮的故事,這也是一種正面意義,特別是當我們清楚角色心路軌跡的時候。

俗話說:要讓止痛藥顯得有效,先讓病患痛不欲生。

同理,要讓光明顯得耀眼,先讓故事黑到不行也是很好的作法。

根據我個人的閱讀經驗來看,有太多喜歡寫黑暗面向故事的寫手,都忽略了這個最重要的部分,那就是在故事中點起一絲光明

即使無法顛覆世界、扭轉情節也沒關係,讀者們需要在這樣的故事中找到一個宣洩的管道,一個能讓人投注身心發洩情感的出口。

以巴哈文章來說,我讀過的黑暗向作品中最喜歡的要屬《呼吸的聲音》,這篇故事裡沒有什麼正氣凜然的大義或是標誌性的好人,最後用來會應黑暗的方法也可以說僅僅是以暴制暴而已。

不過結尾時,主角劇烈起伏的胸膛,卻有著令人跟著呼吸加劇的魔力。這是由於該故事主角的行動,確實能夠牽動人們的情緒的緣故。

這樣的故事,就是真正能夠讓人留下印象跟感動的。沉悶情緒一掃而空的爽快感絕對是種享受,和那些單純邀請你一起抱怨的「一黑到底」作品明顯不同。

即使你打算從頭到尾都在故事中留下比較沉悶的意象,沒打算讓人解脫還是鬆一口氣什麼的,也請你給讀者們一個甘願為了某樣東西而死去、痛苦的理由。

重點就是要有能讓人甘願的部分。

比如說《殺手:流離尋岸的花》這本書,接近收尾時也是黑到一個淋漓盡致,女主角為了幫與去的戀人報仇,一個女孩子形單影隻的計畫去找一群黑幫的麻煩,怎麼看都是飛蛾撲火、自尋死路的行為。

儘管心情沉重,我依然與主角站在同一陣線、認同她的行為,因為一直看著這個故事的我很清楚,那個被釘刑凌虐致死的戀人,對女主角來說有多麼重要,她不可能在得知真相後還無動於衷,一定必須去做些什麼。

這部小說的女主角下場很慘,但是在心情極度鬱悶的同時,我也算是有得到一個放下的管道—儘管故事充滿黑暗,令人喜愛的角色結尾都一一死去,但她還是為了貫徹自己的感情而付諸行動,讓我見證了她的始末與堅持。

同理的,要殺、要虐,就請拿出值得讀者受苦的相應道理來,不要老是單純因為自己愛寫,就專門出產那些只能挑動人心黑暗情緒的作品出來。

說真的,我可以從這部作品裡,看見愛情的偉大。

我並不否認,這個世界上或許真有靠著單純看人痛苦,就能從中獲得足夠愉悅感的人存在。畢竟一樣米養百樣人,什麼樣的癖好都有人有。

不過對這種人來說,我也相信他們去看《奪魂鋸》、《絕命終結站》之類的血腥殺戮電影,獲得的爽快感會明顯比文字敘述要來得多。

這邊想向各位傳達的理念很簡單:如果你是個寫手,特別喜歡悲劇結尾、黑暗世界之類的題材,請不要忘記在故事中點起一絲正面意義的火光

那怕是對信念的小小堅持。

那怕是面對生死交關的一點感慨。

那怕是無濟於世的勇氣或善良。

想讓故事的層次更深刻、吸引更多人去閱讀跟傳頌,你必須有意無意、隱隱約約的傳遞某些大家都能認同的東西—「對比映襯」是寫作手法中一門重要的技巧,既然都已經把世界搞得那麼黑了,不來點光豈不是太可惜了嗎?

其實我覺得,雖然一篇故事在每隔地方各花了多少心思,作者通常會比讀者清楚,不過亦有部分認真的讀者,會比任何作者都還要嚴格。

因為他們不會懷有私心跟預設立場,單純只是就文字去接觸、評價故事。在這些人眼中,故事是否含有某種些意涵、在哪些地方著墨較多都會被看出來。

如果你在下筆時,只是想著要把腦子裡冒出來的悲劇情節通通寫進去,而沒有考慮過故事本身應該傳達的內涵,我想這種東拼西湊的玩意兒鐵定是會被看穿的。

說到這裡,讓來我們總結一下今天關於黑暗系作品的個人想法吧:

1.所謂現實,絕大多數是善與惡交會的灰色地帶。純善是幻想,純黑也很假。

2.人們樂於欣賞故事角色遭遇災難跟受苦,但很少人喜歡一再重複的單純看人被擊垮、死去,請讓角色具備某些不能輕易退讓的特質。

3.黑暗向故事必須蘊含正面意義,好在深淵中點亮一絲光明。無論情理跟道理上都該這麼做,請給讀者一個合理的宣洩口。(除非你不打算感動人)

通常優秀的故事首先是牽動情緒、引發懸念,然後靠著引人入勝的筆法,帶著讀者逐漸了解故事背景與其中的角色。

之後,再告知我們角色們如何經歷「衝突」並奮鬥,並從中獲得成長或失敗,最後透過結局的總結,來為這段閱讀之旅下一個註解。

黑暗向故事也離不開這個模式,不過感覺很多人都會忽略掉「總結」,這個最後也最重要的步驟,只留給讀者一塊又硬、又難嚼,味道又強烈到不行的東西。

我在巴哈認識幾位很愛寫黑暗向的朋友,有的特別愛用突如其來的悲劇收尾,有的特別喜歡把什麼都跟情慾扯上關係,更多的人喜歡專寫情侶分手跟生離死別——明明我都還不知道這些情侶當初是怎麼認識的,到底喜歡對方哪裡。

這些朋友大概多少都收過我的客訴單吧,有時候吃得太過窩火,我還會直接說以後這種為悲劇而悲劇的東西,就不用特地上菜找我去吃了。(╥﹏╥)

其實不是說大家寫得不好,而是老吃這種讓人傷心難過又無處宣洩的故事,各方面來說都很傷身體。我總是吃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又不好多說什麼。

最後,好故事不僅教會我們如何面對災難,也向我們展現在危難之時、極限狀態下的各種人心樣貌。更有甚者,能為人們的生活帶來一點體悟跟勇氣。

以及,一份無可取代的感動。

願世上的好故事越來越多。

以上僅是個人淺見,諸多冒犯還請見諒。我是喜歡人心百態的唯尋,我們下回的電波時間再見。(๑ •̀∀-)੭✧


備註:知道開頭所謂的「契機」的朋友,還請不必費心跟我聊那篇小說究竟如何云云,該作品的設計我當然看得出來,問題不在於解讀立場有什麼不同,而是某人把最精心設計的橋段都放在悲慘的部分上,讓我感到有些痛心而已。

況且我跟那位作者,有著密不可分、外人難以介入的關係,這是我們自己必須去解決的事。我們私底下已經聊了很多,對作品的看法也有結論,這邊就請大家把心思放在公開討論理念上,不用太在意個人私事的部分,以上。ヽ(・×・´)ゞ
1256 巴幣: 138
呆萌SLAYER
...不會有人喜歡看猶太人大屠殺的整個執行過程,日耳曼法西斯份子除外,就算要寫,也是寫在《辛德勒的名單》裡頭,我想尋姐就是這個意思吧。
但對於情緒份子來說,大屠殺可是如同迷幻藥一般的東西呀。
也得要有情緒才行就是,動不動就有情緒的人應該是沒有吧,反而現實中真正的受害者,要不是有人帶風向,幾乎是不可能喜歡大屠殺(或類似的迫害行動)的。
如果只談論寫作效果,如何製造和宣洩讀者的情緒大概就是吸引人的重點,方式與技巧如何就...
嘛,像我這樣的,我不是很喜歡去「設計」讀者,講簡單點我的毛病一直都沒改:想到什麼就寫什麼。
枉了你的耐心...我還是去撞牆好了(碰乓!!咚哐啷!。。
2016-06-20 19:32:56
退休的唯唯
那種故事其實還有記錄時代意義的作用,跟網路上單純為了發洩的黑文還是有段距離的,不喜歡去「設計」讀者也該為讀者著想,就我所知DS的文章還是沒有做到親民的程度,如果想要跟更多人接觸的話,建議在行文上多下點功夫比較好喔。(茶

當然如果是自己寫得開心的,那就沒什麼關係
2016-06-21 23:52:40
七咲千影
我上一篇回覆的後者是指"藏在亮光中的黑暗",不過看完唯尋的回覆之後,已經大概理解純黑的意思。

寫作這技藝感覺起來就像與讀者溝通一樣,看似很容易也有很多種發展性,可是找不到一個好的表達方式,就會有一種把自己孤立起來的感覺,除了時間和學習以外,也許還需要試著去理解讀者眼中所看到的。
看了今天的留言之後,感覺就算不刻意把寓意加進某些橋段裡,在思考故事發展的時候,也許無意間就已經將作者所想表達的東西放進故事裡了。

最後……雖然我很喜歡這類能刺激思考的討論,不過實際在交流的時候,真的會體會到自己表達能力上的不足,要用文字表達出心裡完整的感受和想法實在不容易。
2016-06-21 02:56:03
退休的唯唯
它看起來很自由、沒有門檻,實則是許多人窮極一生也無法掌握的技藝,好的小說寫作者不僅應該博學多聞、擁有流心生活的敏感度,更要具備理解文字將帶給人何種觀感的同理心,以及穩定持續的耐力、穩定度。

如果目標是專業,路一定會很長。

其實多練習就可以了,表達能力不也是寫作的一環嗎?以我來說的話,無論討論還是聊天,其實都是練習文筆的時候呢。(茶
2016-06-21 23:58:54
魅姬
唯尋家裡有長輩喜歡看口袋書啊?真羨慕~~我都要偷偷買偷偷看

頭像的話,我把貓貓頭拿掉了~~

我想唯尋應該是對他感情很深,所以看到他用這種寫法才更無法接受吧?

哇阿.....我讓唯尋做惡夢了嗎,我看到那個事件的時候心情也降到了谷底,不過因為是打算寫的關係,我把網路上找的到的資料都看過了,改編的漫畫和電影也去找來看了
2016-06-21 21:40:44
退休的唯唯
不是長輩,而是前輩......就是年紀比我大的同輩而已。

原來是因為貓貓不見了嗎?怪不得有種清新的感覺......話說其實也沒有必要說到那個份上,而是對悲劇有所偏執已經是某人的偏執了,想當年就是因為這個原因他才錯過首獎的,結果一點都沒有反省嘛(X)

這種事不算魅姬害的,請別在意,只是那個事件的相關報導以及一部漫畫,確實讓人的心裡相當沉重......話說魅姬的那部小說很有潛力,希望實際投稿時能有好成績。

至於改編電影就算了吧,這個世界本來就遠比大多數小說描述得還可怕(嘆
2016-06-22 00:04:02
魅姬
剛剛看到一篇文章,感覺和這篇有一點點相關,分享一下~~

www.biosmonthly.com/interview_topic/7618

「有人跟我說我的故事應該要有溫暖,應該要有光明,讓人看了之後獲得救贖。但我想所謂溫暖的故事,只會讓人覺得弱勢者能自己找到出路,讀了這種故事反而會更冷漠。」

「寫這些,選擇這麼做,有什麼後果,遭遇到什麼批評我也都知道。」多年來,是網路上一位讀者的書評支撐著張耀升保持這種創作態度。

「那個人寫說自己有憂鬱症,他周遭的親人都禁止他看任何負面的東西。只讓他讀靜思語那類正向文章,這帶給他非常大的壓力。這個世界對他來說是一片過度曝光的慘白,慘白到讓他覺得自己非常骯髒。後來他聽說《縫》是完全沒有光明的,就去偷買來看。讀完之後他感覺自己被理解,而那種理解是光明沒辦法帶給他的。這些黑暗被寫出來了,他才終於明白自己的苦並不是因為自己的怪,原來世界上還有很多人跟他一樣。所以這本書的存在,給了他一點點安慰。這段評語十幾年來我一直記著。」
2016-06-22 00:57:40
退休的唯唯
>所以在《縫》裡我們能看見:奶奶成為爸爸口中的臭老人。孩子靠著自己虛構的文章催眠自己家園是甜蜜的。中學生為了獲得第一名付出生命,為了重新開始而抓另一個人墊背。

站在我們面前的是:被霸凌而絕望的孩子、被家人遺棄的老人、回不了家探望祖母的阿兵哥、想要為祖母買一塊墓地的靈骨塔業務、買了台北房子卻失去母親老家的成功男人。

其實單看這些節錄,就知道他寫的故事雖然黑,卻是真的在描寫各式各樣的人性了,有人想要朋友、有人渴望親情、有人在成功後反思過去,沒有說故事一定要歌頌什麼偉大的東西,或者是處於弱勢的一方一定要奮鬥什麼的,而是對人來說就是有那麼幾樣東西,在心底是最重要、最強烈的渴望跟依戀────把這份情感寫出來,在筆觸黑暗的作品中是很重要的,也是最珍貴的。

謝謝魅姬特地分享了這個故事,有機會去入手小說來看吧
2016-06-22 01:43:58
苦楝樹
我一直很想寫溫馨快樂感人平淡甜美的日常故事
或是熱血沸騰使人一吐為快非常舒服的冒險故事
但我的腦袋瓜裡面卻永遠想不出甜美的劇情溫馨的結局
和讓人開心的冒險……
我最討厭的就是溫馨向的作品
我最佩服的也是溫馨向的作者
2016-06-28 22:06:50
退休的唯唯
現在提永遠似乎還太早了點喔?人隨著歷練跟閱讀經歷是會慢慢改變的,要不要試著讀讀看曾經被稱為經典的那些作品呢?我在經典文學中領受的情感體悟可以說是最豐碩的,雖然不善於化為文字,但是對於各式各樣的故事倒是都能「想像」呢。

溫馨把握的好真的很厲害XD
2016-06-30 20:58:5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