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與刀共舞落英中.1.審神者

非凡公主 | 2016-06-12 05:48:24 | 巴幣 0 | 人氣 125


嗨嗨~之前放話(!)說要寫的長篇湊出來了~
1.其實都是在公司用手機寫的;時間東擠西擠,最後只能在公司慢慢湊字。
2.因為是用手機寫,一度發生誤刪半篇文章的慘事;而且沒救回來,只能靠記憶再湊回去。
3.寫的太零碎,修稿修了好幾次...
4.其實第一篇都是在丟設定,隨便看看就好了。
5.大阪城˙易40層*3完成了!(跟小說沒有直接關係)
6.GOOGLE文件APP意外的好用;因為發生半篇文章毀滅的慘事,所以去找適用的文件APP。(還是跟小說沒有直接關係)

***
算是之前的"閒散本丸系列"的前傳

***
1. 審神者

我手中抓著把名為陸奧守吉行的刀跟一台平板,看著眼前的建築。

***
今天早上難得的收到本家直接下令,指示協助政府。
到達指示地點,穿過結界後;眼前是一片混亂。

「座標咧!座標!」
「第三區域的資料被誰拿走啦!?」
「第二批審神者的檔案在誰那邊啊!」
帶著狐狸面具的人們一邊大吼大叫,一邊不停的在辦公桌間穿梭;手上的文件跟著跑動的人飛揚。
我跟同時來的另外兩人面面相覷,不知該找誰詢問。

「不要擋路。」後頭傳來的聲音。
轉頭一看也是個帶著狐狸面具的人,想說正好可以發問。
對方打量了我們就先開口了:「你們是哪裡來的?」
「峰津院家大長老指示我們過來協助政府。」旁邊較高的男性開口回答。
我跟另一名女子點點頭,表示我們收到的是一樣的指示。

對方看著我們:「峰津院啊?那是第一批預定的人;怎麼現在才到?你們等一下。」
說完他就穿過混亂的人群而去。
過了一會兒,一隻白色的小狐狸出現在我們腳邊,牠在我們腳邊繞了繞;開口道:「往左邊。」
我們往左一看,那人正對著我們招手。
他把我們帶到另一個房間,門口兩旁的桌上擺著數把日本刀跟三台平板;房間中央的地板畫著大型的法陣。

「我叫魂之助,算是對應你們的窗口。這隻是我的分身。」
說著,那隻狐狸跳回他身邊消失了身影。
「不好意思,因為沒什麼時間所以這邊簡單說明。
因為有自稱歷史修正者的投機份子透過時空隧道,回到過去打算變更歷史;所以你們要做的事是代理政府打到那些傢伙所派出的魔化付喪神。
你們的職位名稱是審神者,出戰使用的是刀劍的附喪神;也會分配給你們根據地及適當的資源。
其他詳細的說明以及注意事項都在平板裡面;現在選一把刀,作為你們初始的刀劍男士。
然後拿了平板登錄你們的名字,就可以利用那個轉移陣移動到你們的本丸了。」
他停下來看看錶,走到門邊:「平板在你們登錄後就會記憶住你們的靈氣波長,所以不會弄丟;另外有什麼問題也可以用平板聯絡。就這樣。」
說完,魂之助就直接離開,不給我們發問的機會。

我們三人互看了一眼,我直接走過去拿起平板操作。
功能跟一般平板一樣,但靈能者自然能感受到其中所蘊含的術法。
另外兩人看我拿起平板,也跟著照作。

「啊,裡頭有通訊軟體呢,我們互相登錄吧?方便互通資訊。」
男性開口說:「我先自我介紹;我叫晃,是大長老那邊的人。請多指教。」
我抬頭看看他們兩人,那女孩子有點害羞的笑了笑。
我就先開口了:「我叫透;是真魚博士的人。」
真魚博士這名字一出現,那兩人露出驚訝的表情。
「我、我的名字是雪菜,是三長老的孫輩;請多指教。」雪菜說完行了個禮。
「博士的人怎麼會接受指令?」
「我不是研究人員,所以還是會承接一些指示;不過會來支援政府我也很意外就是了。可能博士認為有利研究吧?」說著我聳聳肩。
「那個~登錄通訊軟體要怎麼作?我不太會耶...」雪菜拿著平板皺著眉頭。
晃湊過去一步一步的教她;我則是開始研究起那些日本刀。

刀架旁矲著名牌,15把刀卻只有5個名字;看來一人是從5把中選擇一把刀吧。
「蜂須賀虎徹」
「歌仙兼定」
「陸奧守吉行」
「山姥切國廣」
「加州清光」
對刀完全不懂的我,對這些名字一點印象都沒有;只知道虎徹好像還滿有名的?

「透,來登錄吧?」晃的教學似乎告一段落,我過去將他們的名字加入通訊軟體的名單中。
「接著是要選刀是吧?」晃張望著桌上的刀。
「嗯,看起來是一人從5把刀中選1把。」
「喔!都是小有名氣的打刀呢!」晃似乎有點興奮,接著他就迫不及待的講解起來:
「像是歌仙兼定啊,名字的由來是三十六歌仙;不過是因為擁有它的大名用這把刀斬殺了三十六個家臣所引用來的!還有啊...」
我看他似乎還想滔滔不絕的說下去,總之先抓了一把陸奧守吉行,打算直接進入轉移陣。

雪菜打斷了晃的講解:「是說,剛才魂之助有說要我們用刀的附喪神來戰鬥;就是指這些刀吧?為什麼會有相同名字的附喪神?」
晃用驚訝的表情看著雪菜,像是無法相信她居然問了這種問題;接著他看向我,似乎要我表達同意。
我直接承認:「我沒有碰過附喪神,這方面的知識我不清楚。」
晃的嘴巴動了動像是想講什麼又沒說出來。他思考了一下後:「你們能操縱最基礎的紙式神吧?附喪神的基礎構成跟紙式神差不多,不過整體術式當然是複雜的多。
這些刀是術式的依憑,並不是真打;比較像是借用了真打的名字招換出附喪神。」
「那下令方式跟紙式神一樣就可以了吧?」
「這...可能要招換出來才知道了,基本上不像紙式神那麼笨才是。」
「哇~晃大哥你懂得真多!其實我才修習靈能不到一年,就突然被叫來這裡,本來還很緊張是不是修業不精要被趕走了...」雪菜一臉崇拜的看著晃,口裡不停的感謝他。
晃被這樣稱讚,似乎不太好意思的抓抓臉:「沒什麼啦...原來你還算新手,難怪懂得不多;有其他問題可以再問我,我會盡力解答的!」
我看他們兩個似乎氣氛不錯,不想多打擾他們,就直接站上了轉移陣。
手中的平板啟動了轉移陣,陣形發出光芒讓他們兩人轉過頭來;我揮了揮手,消失在他們的眼前。

***

接著我就站在本丸的大門前。
我四周張望了一陣,這建築似乎佔地不小;至少我看不到圍牆的兩端。
而外側周圍包含天空都被一種乳白色的雲霧包圍著,看不見遠處;我的感覺告訴自己,此處不是原本的世界。
我深呼吸了一口,踏進大門。
大門內的景色跟外頭完全不一樣。

藍天白雲,帶著點微涼的清風,庭院有個漂亮的池塘,四周是青翠的樹木;再過去一點是房子外側的長廊。
我不管玄關的位置,直接穿越池塘上的小橋,走上對外的長廊。
拉開面前的紙門,是個頗為寬廣的房間,回頭正好可以看到大門。
房間的地上有個一尺見方的木盒,一邊的壁龕有著刀架;我將手裡的刀放上去,打算先把這建築物的情況弄清楚。
而木盒裡有著護身符,我隨手將護身符掛上脖子。
稍微繞了一圈,大概的明白地理環境;這個本丸容納上百人也不是問題。
廚房、浴室等生活機能都有,也有能自給自足的田地;甚至還有馬廄。
而整個建築的大小與格局,跟峰津院本家差不多;令我感到十分微妙。
平板裡的資料也約略的掃過。
像是增加刀劍男士的方法有鍛造跟掉落。鍛造還能理解,掉落是怎麼回事呢?為何打倒敵人會掉落刀劍?
...這種搞不懂的事就先放一邊吧。
既然承接了職務,正事還是該做的。

我走回一開始的房間,左手拿起陸奧守吉行,右手抓握了下。
我看著右手指頭上的刺青,忍不住自言自語:「就跟紙式神是一樣的吧?凝聚靈力就可以傳輸進去...總之試試看吧。」
我收斂心神,專心凝聚靈力;刀身很輕易的就吸收了我的靈力,發出微光,接著幻化為人形。

雖然不知道政府提供的刀劍男士是否跟紙式神一樣,會遵從賦予能量者的命令,不過基於締結契約的想法,我開口道:「請報上你的名字。」
「俺叫陸奥守吉行。難得來這地方,就去掌握世界吧!」

***

讓陸奧守顯現後,接下來幾天就照著平板裡的說明去鍛刀與出戰。
也透過傳訊軟體跟雪菜他們討論鍛刀跟出戰的心得。
只是因為我無法在榻榻米上熟睡,導致這幾天一直都是睡眠不足的狀態。
另外,真魚博士也來了連絡;要我回現世報告情況。

因為找不到回去的方式而連絡了魂之助,順便也提了我的情形。
他的回應是,回現世的通道因為當初設定太倉促,目前正在調整中;等個一天就會好。
至於睡眠問題,魂之助有試著將房間改造成西式裝潢;但是似乎有牽扯到結界設定的緣故,最後決定另外闢建一間套房給我。
而往現世的通道就直接設定在套房裡,讓它通往我現世的公寓。

套房落成後,我先回現世跟真魚博士回報。

***

來到真魚博士的術法研究所,原本想直接前往真魚博士的院長室;
但注意力在半路就被研發室裡發出的光芒吸引過去。
櫻色的微光映在牆上,透過玻璃看過去,是個小型的結界;研究人員正在控制它的範圍。
我看了好一會才想起我的目的。

往院長室的半路就看到真魚博士正被一群研究員包圍著討論;我就站在一旁等他們告一段落。
研究員都離開後,我跟在真魚博士的身後走進院長室。
真魚博士似乎有些疲憊的呼了口氣,接著拉了把椅子到身前,對我比了個手勢。
我將束起的長髮解開,背對真魚博士坐下。

真魚博士異常喜愛長髮,我的髮質正符合她的喜好,所以長髮是遵照博士的要求留的;有個增加靈力的大義名份在就是。
也因為如此,在博士想舒壓時,梳整我的頭髮已經是習慣了。

『說說這幾天的情況吧。』真魚博士開口。
我開始講述這些天經歷的事情。
真魚博士跟我要了平板來看,但她無法起動平板。
她不屑的一笑:『要硬解也不是不行,不過你會很困擾吧。看來這是利用靈氣認知的技術,那也同時會干擾你的認知,讓你不能不拿著。』
『魂之助有說這台登錄後就不會弄丟。』
『你啟動讓我看看。』
我照著作,不過真魚博士要看的不是裡面的軟體。
『嗯,這台綁定了最少6、7個法術文樣,你看的出來嗎?』
我搖搖頭。
『還是不行啊…也罷,有的是時間;多放點條件,實驗總會出現變化的。』
我報以苦笑。
『讓我看看那些刀劍男士的資料吧。』
我將本丸的資料點出來,不過真魚博士看來並不是認真想看。
真魚博士略掃了下:『就這樣吧;你有什麼情況就要通知,知道嗎?』
『是。』

談話告一段落,我的頭髮也被梳成有點華麗的公主頭。
『讓我看看你障眼法的熟練程度吧。』
雖是這麼說,其實不過是博士的玩心,把我當成變裝娃娃一般觀賞。
換了幾次裝扮後,真魚博士才讓我走。

***
本想在公寓過夜,但真魚博士在我臨走前交待,因為本丸所在位置有著大量的遊離靈氣,會補充能力者流失的靈氣;所以待在本丸可以確保身上的靈力足量。
我照著吩咐,回到本丸一角的套房裡;倒上床鋪就睡。
等我醒來已經是12小時後了。

我睜眼一看到時間,完全清醒。
想著今天的日課還沒處理,急忙往外頭衝;門拉開才踏出去就撞上站在門口的陸奧守。
我因為反作用力跌坐在地。
『你沒事吧…主人?』
『沒事。』我站起來拍拍屁股,發現陸奧守正打量著我。
『怎麼了?你怎麼會在門口?』
『沒、因為都過中午了,還沒看到主人你;所以過來看看。』
『不好意思睡晚了,今天的日課都還沒處理吧?』
『鍛刀跟兵裝那些都完成了,另外我先讓第二部隊去遠征了。』
『...做的很好;我先去確認有沒有新刀,再出戰吧。』
我試著誇獎陸奧守,他臉上的笑容似乎加深了點。

到了鍛刀房,我確認後將重複的刀放進刀解箱。
雖然不知道這個本丸能容納多少刀劍男士,不過為了避免意外,我不顯現重複的刀。
今天有一把新的打刀,我將靈力傳輸過去,新的刀劍男士顯現。
『請報上你的名字。』
『吾名為壓切長谷部,只要是主上的命令,不論何事我都會去完成。』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