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信仰心 Trust

烈鎌克斯 | 2015-08-19 09:20:16


  那些往事,我永遠都還記得。
 
  我原本是塊石頭,一個在山腳下的小石頭。儘管對人們而言,我的尺寸跟他們差不多大,不能算是『小』石頭,不過以石頭來說,我真的算小。
 
  山腳的附近有一個小農村,有天,那個農村的一個年輕人把我搬走,再把我砌成別的形狀。
 
  我沒有對此生氣,畢竟我是石頭。被切成別的形狀當然很痛,但是就算我想跟他抱怨,我也沒有可以開口的能力。
 
  事後,我被放在田邊,事後村民們經過我的時候,就會雙手合十,闔上雙眼。虔誠的膜拜。
 
  他們偶爾會對我說一些事情,像是:拜託您讓今年作物豐收、希望今年一樣平安。諸如此類的,我這個石頭根本無法達成的寄望。
 
  那個年輕人到底把我變成甚麼樣子了?就算我的外貌再怎麼改變,就算我這可能永遠不會被人知道,真的想要幫助村民的意念再怎麼強烈。我仍是一塊石頭,這都是不會改變的。
 
  儘管如此,村民對我膜拜的行徑從未停止過。
 
  當作我似乎在他們不知情的情況下做出了某種努力或是貢獻。
 
 
 

 
 
 
 
  「土地公大人!請您想讓天上降雨吧!」
 
  「土地公大人!拜託您了!」
 
  某天,大部分的村民,應該說幾乎全部的村民,都跑到我面前,開始不停的對著我的方向,下跪。
 
  他們極力在臉上掩飾表情,說話時帶著哽咽。
 
  自我被切成這個樣子以後,我第一次看到他們如此痛苦、如此虔誠的樣子。
 
  村子這裡,好幾天都沒有雨滴降下了。
 
  沒下雨的情形持續了多久呢?我不知道,但是很多人都跟我說,他們家的蓄水量已經不夠了,連村子裡從沒乾涸過的水井,把木桶放下去的時候可以聽的到底部被撞到的聲音。
 
  作物會枯萎、柵欄裡的牲畜會渴死、當然,人們也是。
 
  但是......我真的沒有辦法,不要說降雨了,我連跨步出去,伸出我那不存在的手,拍拍村民的肩膀對他們說「不用害怕了。」我也做不到。
 
  我無奈的『看』了天空,天空是那麼的清澈,萬里無雲。
 
  祢有聽到嗎?真正的土地公?
 
  相信祢的人們,正在懇求您呢。
 
  您不會,因為人們膜拜的只是有著您外貌的我,就賭氣不幫助陷於困境的人們吧?
 
  還是,其實您跟我一樣,聽見了,卻無能為力是嗎?
 
 
 
 

 
 
 
 
  就算一直遲遲不下雨,日子還是要過。
 
  他們停止對我的膜拜,似乎過於慘忍的現實讓他們注意到,這樣的行為一直以來都是無濟於事。
 
  話雖如此,至少他們付出了行動,讓村子裡較健壯的人,翻過山嶺,走超過二十里的路去取得淡水。
 
  當然,他們能帶回來的量不多,僅能供村民雨牲畜使用,灌溉作物需要極大量的水分,自然暫時沒有灌溉。
 
  遲遲一直這麼下去沒有辦法,農作物無法茁壯是一回事,大概再一陣子,村民們疲憊的雙腿會再也不能登山,大家都會渴死。
 
  真的......拜託老天爺,快下點雨吧。
 
 
 
 

 
 
 
  有一天,一個穿著西裝,拖著飛機登機箱的年輕人出現在這村落。
 
  他的樣貌給人一種筆直、整齊、乾淨、俐落的感覺,他來到這裡後,跟村長說,他能夠解決大家的問題,要村長把村裡的大家集合起來。
 
  全部的人都集合在他面前後,他開始發表一長串的演說,內容大概是:像這樣的狀況是『天災』因此我們身為人,是無法克服的!所以我們要向上天所祈求!讓我們度過這次的危機。
 
  當然這樣的說詞立刻引起了圍剿,太過浮誇且沒根據的言論使得這年輕人來這裡不到二十分鐘就失去村民對他的耐心與信任。
 
  但他不急不徐的笑了,他說他這陣子會在附近搭帳篷歇息,如果有需要的話,可以去找他。
 
  接著當著全體村民的面前從登機箱裡,拿出一瓶瓶裝的礦泉水,喝了半口以後,就把瓶內大概剩四分之三的水,直接傾下,滋潤了因為長期沒有水分而乾的龜裂的大地。之後就離開了。
 
 
 
 

 
 
 
 
  在那之後過了好幾天,男人的帳篷一直在村外不遠的草地上,而天坑仍然一直以來都沒有下雨。
 
  如今,村民也已經瀕臨極限了,已經有少數人將他們釀的麥酒當做飲用水在解渴了。
 
  村民們很討厭那個出言不遜的男人,可是如今他們已經無可挑剔了,有新的一絲生機都要值得慶幸。
 
  所以他們直接從我旁邊走過去,去那個帳篷裡找那個男人。
 
  知道大家回心轉意的男人,立刻就從帳篷裡走出來,這好像是這幾天來我第一次看到他從裡面走出來。
 
  接著,也許是我多心了,他往我這裡看了一眼,彷彿把我的內心看透似的。
 
 
 
 


 
 
 
  年輕男人提出的,可以解決缺水的方法。
 
  就是『信』他所相信的神祉。
 
  接著他開始像是在做商品介紹一般,開始訴說那個神有多麼的靈驗。
 
  村民們不耐煩的對他說:拜神就有用的話,那你證明給我們看啊!
 
  聽聞後,男人就從那個時髦的登機箱裡,拿出了一顆血淋淋的腦袋。
 
  沒錯,血淋淋的,看起來剛才從豬還是甚麼生物的頭顱裡挖出的腦袋。他就這麼不介意的握在手上,開始說村民可以把這顆腦袋當成『神明大人』的神像膜拜。
 
  當下那個瞬間,已經有人在嚷嚷說要把這個年輕人趕出這個村莊,要他永遠不要再來了。要他帶著他的蠢腦袋一起離開。
 
  這麼說的瞬間,年輕人與那個村民的中間,降下了一道雷。
 
  村民們全部都驚訝的望著這一幕,天上沒有雲,怎麼會打雷呢?
 
  年輕人見此景便心情很好的說:看吧?神明大人生氣了,因為你們不但不相信他還出言羞辱他。
 
  不知道是總算願意相信他了,抑或是對不知名的超自然力量感到畏懼,村民們紛紛開始膜拜那個血淋淋的腦袋。
 
  年輕人看了很滿意的點頭,接著他把那個腦袋放在村子廣場的中央,讓大家想拜的時候隨時都能拜。
 
 
 
 

 
 
 
  隔天,村子真的開始下雨了。
 
  農作物有救了、雞鴨鵝有救了、牛羊豬有救了,人們有救了!
 
  欣喜的村民們像動物一般,伸出舌頭來接受從天而降的甘霖。
 
  這一切都是,那位『神明大人』的功勞呢!
 
  某位村民這麼說著。
 
  當然,把『神明大人』帶來的年輕人,在村民心中的地位從來路不明的討厭陌生人晉升成了大英雄。
 
  不過,年輕人的帳篷,突然消失了,原本想要找他道歉以及道謝的村民都找不到他。
 
  既然如此,等等跟『神明大人』膜拜的時候,請祂代替我們跟不知去向的年輕人說聲謝謝吧!
 
  正當村民們內心有這個想法時。
 
  廣場那顆腦袋,變成了富麗堂皇的金黃色......
154 巴幣: 58
開坑女王悲劇魅影於風
這樣講下來我都成了智障

看樣子我有待加強
2015-08-19 16:12:00
烈鎌克斯
只要有心。人人都能藍色窗簾(拍拍
2015-08-19 19:48:50
無期限耍廢☆魔羽
(噴
唯尋桑真的好強QWQ
ㄌㄌ也超強的QWQ
我原本以為只是普通的怪力亂神,沒想到原來暗喻了這麼多東西QQ
ㄌㄌ對不起,請受咱一拜!!
2015-08-19 17:01:16
烈鎌克斯
(摸摸萌羽)我暗喻玩的有點過頭了#不用拜啦(繼續摸摸
2015-08-19 19:49:27
亞熱帶人
其實我剛開始看的時候,還以為是在講基督教挾帶科技、金錢往外傳播的歷史,看到上頭如此精闢的解釋,實在感到慚愧(縮角落)
2015-08-19 18:12:39
烈鎌克斯
如果是基督教的話。大概我會很過分的拿耶路撒冷寫進去(#)我也不敢寫的那麼直接是主要原因啦#
2015-08-19 19:51:09
丸之內超級高大樓
切身的威懾感總是敬畏原來的好理由,魔法也是、科學技術信仰也是
這個年輕人太和善了,害玖時看了看想不出,有點於受眾的理想化,了怎麼想也想不出來那是"阿利安人"...(被拍打
2015-08-19 19:10:58
烈鎌克斯
信仰這種東西。到頭來都會被人們過分的合理化沒錯吧?所以才能被稱做信仰啊(摸摸
2015-08-19 19:52:26
〆腐唇膏〆
很棒的文章呢~
話說村民對神明也太不敬###
2015-08-19 22:43:1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