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
舊版
前往
大廳
小說

【小說接龍:七彈】第七章

芷涵 | 2015-04-01 21:31:33 | 巴幣 2 | 人氣 158

我...我是誰?

房內非常的昏暗,我不知道我該做些什麼,名字?生日?最近又做過什麼事情?

我的內心彷彿空了一個大洞,沒有任何目標,沒有任何想法,想不起自己的家人、朋友,又或是自己根本沒有?沒有家人、沒有朋友...現在,更沒有人為我解釋現況。

獨自一個人看向放在房內牆腳的書桌,桌上放著槍械零件,零零落落,行屍走肉那般,走到桌前,伸出手,摸上槍械的零件,冰冷、無情、沒有任何溫度的...我嘗試習慣,腦海中,有什麼事物是那樣的熟悉,卻被我遺忘在哪個角落,我不知道該怎麼組裝上,我遙遙頭,作罷。

我拿起放在椅子上的軍服,迷彩樣式,由深綠到宗黃色的各個色塊,軍服有些地方還有破洞,甚至是大量血跡,在自己婚睡之前,我究竟做了些什麼?我忘了,但直覺告訴我,肯定不是什麼光明正大的事情,我把軍服在自己眼前攤開來,左看看,右看看,正面右上方有著自己的名字--『A』

「--?」

我把衣服放在一旁,把放在椅子上的迷彩褲拿起來,翻了翻口袋內,什麼東西都沒有。

--為什麼?

我在噩夢之中驚醒,除了一身汗之外,身體沒什麼感到痛苦、難過的地方。
這裡真得是我房間嗎?

這麼想著的同時,有人打開了房門:「呀--」老舊木門發出聲響,我看向發聲處,只見一頭銀白色頭髮的男子,他有著紅色瞳孔,斜瀏海顯得帥氣,像個二十幾歲的中二廚,身著深藍色軍衣,身材修長、適中,先是伸手摸向一旁的牆壁「啪!」的一聲,整個房內被燈光照亮。

「這裡是新據點,而你,被實驗品功擊了。」那名男子勾起嘴角,壞壞的樣子,很定很多女孩都為這個笑容著迷。

實驗品?
比起那些,我最想知道這個人是誰。

「你是誰?」我詢問,嘗試在腦海內回想起什麼,卻還是只有被利爪攻擊的記憶。
「...」對方在沉默不語一陣,低下頭,先是咬緊了下唇,又下定決心似的抬起頭,變得嚴肅起來:「你...真得忘了?」

我搖搖頭。
他...是我重要的人嗎?

「...曾經你像個小狗似的,總是跟在我後面叫『長官~!!』呢...你就這樣忘了?」

長官?我不知道這裡的制度是怎麼樣,但是腦裡的常識對我說:「遇到上級一定要問好。」

我先是立正「啪!」的一聲,右手已經舉起至右額前方,用著宏亮的聲音嚷:「長官好!!」

誰知道他先是無奈笑笑,摸上了我的左手手臂:「不是這樣的...」像是要勾引誰一般,『長官』的身體靠了過來。

仔細想想,像這樣對著眼前的『長官』這樣打招呼,感覺很違和,難道以前...

我不是這樣對長官的嗎?

在我回想的同時,對方的左腳已經攀上了我的右腳:「以前都是這樣相處的...這樣打招呼的...」
我皺了眉頭,不太懂意思,誰知道對方先是壞壞的笑一下,又接下一句:「我就喜歡你單純。」

對方的臉越靠越近,就像是在暗示什麼....
難道我是個甲甲?

無法接受事實的我,在原地久久沒有動過,只知道對方好像在自己的臉頰上小啄了一下,在我耳旁喘息,喚著:「A...」

這時,又有一個人走了進來,先是「叩、叩!」兩聲,才把我的魂給叩了回來。

「嘖...又是你..」『長官』一臉嫌惡,狠瞪著著靠在木門上得那位。
「別再玩了,他真的忘了你跟他的一切,你就別再繼續下去了吧!看他自己好像很難接受『自己是甲甲』的事實,我才剛剛把他救回來耶!」穿著白袍,帶著眼鏡,疲憊的說。

「都是你...我一定要讓他回想起我...」長官緊咬著下唇,都咬出血來了。
「抱歉噢!如果不這麼做,他連活都沒辦法。」

我有點搞不清楚狀況。

「我...?死過一次嗎?」

白袍的只是不耐的回覆:「我只是改造了一下你的身體而已啦!畢竟舊實驗品毀了嘛!新的,還可以和人類溝通,有人類的感情、感覺,還比較好...」

(待續)

上一篇:第六章 作者『魷魚』      下一篇:鍋子一HSHS的蘿莉寫

創作回應

吐槽:你敬禮用左手嗎ゞ(´・ω・`)ノゞ(´・ω・`)ノ
2015-04-01 21:42:17
芷涵
其實我也在想是要用左手還是右手

但是我們學校升旗用左手,我錯了嗎?!
2015-04-01 21:44:45
芷涵
已改XD

我錯惹
2015-04-01 21:46:26
你們學校好不一樣www
2015-04-01 21:48:15
芷涵
從我七年級進去以來,就沒有教過正確的手勢了...

只是盲目的聽同學說舉左手[e21]
2015-04-01 21:52:51
帥芭
很多國家都用右手的www
2015-04-01 21:55:45
芷涵
下次跟我同學說是舉右手[e21]

我很抱歉我汙辱了國際禮儀
2015-04-01 21:57:5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