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暗.慎入】失蹤

的路人甲 | 2014-04-04 23:34:07


  在夕陽西下的公園裡,影子被橘黃的光線拉的老長,行人漸散的公園只剩幾許烏鴉「呀--呀--」的叫聲,我將四個骰子放進瓷碗公裡,熟練的倒蓋在瓷盤上,清脆的聲響傳出。

  唰啦啦、唰啦啦。

  輕輕搖動由瓷碗跟瓷盤構成的簡易骰盅,我聽著骰子在瓷碗公裡撞擊的聲響,默默的計算著上頭的數字,一旁的烤香腸傳出陣陣香氣,伴隨著「滋滋」的聲響。

  攤子前掛著「十八豆,烤香腸」的標語,在斜陽逐漸遠去的同時,慢慢的隱沒進樹影,僅剩下炭火隱隱的星紅,點綴著無盡的黑,邈邈的清煙帶著香氣輕輕的滲入夜空,消失。

  一個老先生總是在六點整的時候會來攤上跟我聊兩句,他從不賭香腸,只是用他那顫抖的手從衛生衣的口袋裡抽出一張百鈔給我,既不收我的找零,也不肯多拿一根香腸。

  老人家絮絮叨叨的就那幾句,不外乎是覺得一個少年人一表人才好手好腳,不好好去讀書、找個好工作,怎麼常在午後才出來賣香腸,這樣生活過的去嗎?

  我總是笑笑的不反駁,然後跟老先生聊天,聽聽他的日子過的怎麼樣。

  老先生也是一個人住,說老伴走了,孩子都大了,有自己的生活了,他就靠著退休金過活,反正也花不了幾個錢。子孫輩總是過年才會來看老先生一趟,老先生就把平日省下來的錢,包個大紅包給子孫們,看著小輩們笑呵呵的說:「謝謝爺爺(爸爸)」,就滿足了。

  從老先生從不說子女包了多少錢給他,我也就避著不提了。

  六點十五分,老先生就會準時離開。老先生以前是作軍人的,對自己的時間管理上一直都很嚴格,都是以分鐘為單位在安排事情的。

  這天傍晚,攤子才剛擺,橙黃的光線帶著紅,照著公園如要燒盡般壯烈,我從隨身的冷藏箱中拿出幾條早上才灌好、汆燙過的新鮮香腸,放上已起好火的鐵網,正要慢慢炙烤,一個綁著沖花瓣、稚氣未脫的小娃來到攤前,奶聲奶氣的說:「大哥哥,你可以把我變不見對不對?」

  我停下手看著她,清徹的大眼閃爍著光芒,有著孩童獨有的神采跟固執的堅定。我將香腸從火中央移往旁邊燒不到炭火的地方。

  「妳為什麼會想讓自己不見呢?妳知道妳不見的話,父母會很傷心哦!」我蹲下身體,讓視線與她齊平,帶著微笑,但認真的看著她的雙眼說話,但她只是更倔強的搖頭。

  「才不會呢!爸爸媽媽都只關心哥哥!他們都說,哥哥很厲害、很棒!都能考一百分,還能上很好的學校,要我好好學學哥哥。我勞作作了一百分,他們連看都不看一眼,老師明明很稱讚我的……」

  「這樣啊……」我默默的看著眼前的小女孩,對她來說,這樣的傷害是很巨大的吧?可是……跟後果比起來,這只是小事而已。如果真的要抹消自身的存在的話。

  「那,小淑女怎麼稱呼呢?」

  小女孩愣了一下,吶吶的說:「……筱瞳。」

  「筱瞳,我跟妳說哦,」我收起臉上的笑容,嚴肅道:「如果妳讓自己消失不見的話,不只是你的爸爸媽媽哥哥會看不見妳,妳的朋友、鄰居,還有妳家養的小狗也都會看不見妳哦?這樣真的好嗎?」

  筱瞳明顯的有嚇到,不過吐出的話卻是:「疑?大哥哥怎麼知道我們家有養狗狗?好厲害哦!」

  我搖了搖頭,看來……勸解無效。

  「那,筱瞳,妳怎麼知道要來找我呢?是誰跟妳說我可以把妳變不見的?」

  「哇!真的問了噯!那表示大哥哥願意接受我的委託囉?」筱瞳高興的說,我只能苦笑的點點頭。

  「但筱瞳妳要先說是誰讓妳來找我的才行哦!」

  「嗯!」幼小的腦袋純真的用力點點頭,卻不知道,她將要吐出的是誓約的言。

  「是『白鵠』哦!」

  當那兩個帶著咒的字從她口中吐出,突現黑色的氣息在瞬間籠罩了整個公園,僅那一瞬之間,契約成立,整個空間又回覆如常。

  我輕牽起她幼小的手,帶她到攤子上,讓她看那四個骰子跟瓷碗。

  「來,筱瞳,妳看哦,把這四個骰子放進去碗裡面,是不是就看不見骰子了呢?」筱瞳點點頭,然後動了動瓷碗,輕微的碰撞聲傳出。

  「嗯,看不到,不過還聽的到聲音噯?」

  「沒關係,看不到就可以了。」我讓心裡的浮動慢慢的沉澱。

  「來,筱瞳自己試一次哦!對,先把碗掀開,把骰子一個一個重新放好……筱瞳,妳希望妳不見了之後,爸爸媽媽會來找妳、會擔心妳,是嗎?」

  筱瞳的臉上微紅,不過也有可能是橘紅的斜陽照的。筱瞳起先默默的擺,用雙手將碗蓋上去前,才小小聲的「嗯」了一聲。

  我看著最後一絲光芒被碗收盡,蓋住後,我對著空無一人的身邊說:「現在妳成功了,妳的爸爸媽媽跟哥哥他們再也看不到妳了……也許他們會擔心的去尋找妳,不過,卻是再也看不到了……」

  瓷碗中傳來小小的疑問聲,不過那聲音是如此的輕微,就算再怎麼仔細聽,也聽不真切,就像幻覺一樣。

  掀開碗蓋,裡面的骰子已經不見了。

****

  剛開始,余筱瞳失蹤的事情在報紙跟新聞上還曾沸騰過一陣子。

  因為余家人堅稱自己有一個小女兒,已經五歲了,前幾天出門去玩就不見了。但警方翻遍監視器,都找不到符合余家人描述的小女孩,更扯的是,他們指證歷歷說有那小女孩的照片,完全是他們三人的照片,或是角度奇怪的風景照,完全看不到有小女孩存在的可能性,專家也說了,照片沒有經過變造。

  再仔細一查余家說的,從小女孩的幼稚園,大班裡的同學,的確跟余家說的一樣,不過,班上的老師跟同學們,沒有一個人記得有一位叫「余筱瞳」的小朋友。

  最後,最致命的一擊是,員警最後翻出他們登記的戶口,裡頭只有一家三口跟爺爺的名字,沒有余筱瞳。望著那十幾年來放到泛黃的紙張上,明明白白的四個名字,余家媽媽崩潰了。

  可憐的是,除了一家三口堅信家裡有這麼一個孩子之外,其他的親友鄰居,沒人記得有這樣一個孩子,連他們翻出的小孩女裝、書包、課本,大家一致的說,那是他家兒子以前用的。

  數年過去了,這件事最後也不了了之。

  這天晚上,一個剛下課的大學生揹著書包來到了公園附近的香腸攤,他看到擺這種傳統十八豆、賭香腸攤的居然是一個跟他年紀差不多的人,而且氣質還非常溫文儒雅,這種與他想像極大的落差讓他忍不住停下腳步,最後買了一根他根本不愛吃的香腸。

  顧攤的青年對他微笑應好,手裡不住的讓香腸在炭火上翻滾,籤子不時的在香腸上輕扎,滴落的油落在炭上發出「滋滋」聲,也飄起了淡淡的灰煙,帶著香氣直上夜空。

  大學生看著那擺在攤上的瓷造大碗公,不覺有些出神,耳朵一抽一動的,好似有人在他耳邊輕聲說話。
  
  青年只是揚笑不語,大學生的眼淚卻突然滴了下來。

  「不好意思,煙薰到你了嗎?」青年略帶歉意的說。

  大學生連忙擦乾眼淚,道:「不是的不是的,跟你沒關係……我是說,不是因為煙的關係,只是……只是突然……好像,聽到了很耳熟的聲音。」

  大學生越說,神情越加茫然。

  一時間,靜默不矣,只有蟲鳴聲在夜晚一聲又一聲的響著。

  「……抱歉,突然說這些,也許你會覺得很奇怪……」大學生沉默了一下,開了口。

  「我曾經有個妹妹,她在我十歲的時候失蹤了,我們相差五歲,小時候我不懂事,總是愛鬧她,父母寵我溺我,我就故意去氣她,所以她老是說總有一天她要消失給我們看……」

  青年靜靜的聽著。

  「可是有一天,她真的不見了……不見的非常的乾淨……除了我跟我爸媽,沒有人記得她……她彷佛從沒出生過一般,連一點痕跡都沒有……」

  大學生的聲音帶著顫音,泫然欲泣。

  「即使我們翻出了再多她存在過的證明,但每個人都指證歷歷的說,那是我小時候用過的東西……可是我們讀的學校完全不同,東西怎麼可能共用?」

  大學生擦了擦眼淚,繼續說。

  「……其實,都這麼多年了,我們心中早就放棄了……我們也很想當作她從來沒存在過,但是,我們卻總是聽到她的聲音。聽、聽到筱瞳她的聲音很輕很輕的叫著,好像被什麼東西隔住一樣,悶悶的,傳不過來……」

  「啊,筱瞳是我妹妹的名字。嗯……」大學生沉默了一下,才繼續說:「剛剛,我在等待的時候,第一次那麼清楚的聽到妹妹的聲音從……像從那個大碗公裡傳出來一樣。」

  大學生的手指向那個平擺在桌上,碗口朝天的瓷碗,裡頭潔白的內裡空空盪盪,被公園裡的路燈照的有些清冷。

  「這樣啊……」青年將烤好的香腸裝進紙袋裡,問大學生要不要塑膠袋,大學生搖頭說不 用,想一想,又說好。

  青年將香腸交給大學生的時候,隨口問了一句:「既然你覺得那個大碗公能聽到妹妹的聲音,那,要不要賭一把呢?」

  大學生愣了一下,說:「怎麼個賭法?」

  青年無所謂的說:「就比大小吧?一二三算小,四五六算大,賭贏了就把碗公送你囉!」

  大學生有些緊張的看著那大瓷碗公,拿在手上細瞧,上頭有些非常精緻的花紋,厚實的包漿手感,顯示了這東西有點來頭:「這……不好吧?這是你的生財工具,而且……感覺像個古董。」

  「沒關係啦。」青年露齒一笑,白淨無瑕的貝齒幽幽,「親人更重要啊……」

  大學生一聽,不覺有些激動:「你願意相信我!?」

  「世界上無奇不有,我相信什麼事都會發生,只是現在的我還沒遇見罷了。」

  大學生開心的點點頭:「好,就賭一把!」

  青年笑笑的拿起放在一旁的單骰,交給大學生,要他把骰子擲入碗公中。

  「十八啦!!」

  傳統的呦喝聲中,夾雜著一聲不易被聽見的「不要--!!」,像是一個小女孩極盡全力的聲嘶力竭,但她的聲音卻一如往常的被掩蓋在那清脆的「框啷」聲中。

  清冷的月光照亮了路燈已熄的公園,青年悠悠的收著擺攤用具,對著空無一人的身邊輕道:「因為妳當初放了四個骰子……所以,得要收回四個人呢……妳的願望很成功的達成了呢。他們真的都很關心妳哦!所以,放心吧,你們一家會團聚的。」

*****

  又過了數月,老先生很久沒來買香腸了,這天夜裡,老先生拄著枴杖魏魏顫顫的走到攤前。我習慣性的對老先生打了聲招呼,卻見他彷彿受了很大的驚嚇一樣,又驚又怒又疑又怕。

  我先開了口:「好久不見,今天怎麼這麼晚才出來?雖然公園這附近很安全,但畢竟時間晚了,還是要小心一點比較好哦,余爺爺。」

  老先生聞言,反倒定了定心,嘆了口氣。

  「……聽那個……叫什麼『白鵠』的年輕人說,來你這裡,就可以找回我的兒孫媳婦們,是這樣嗎?」

  我不置可否的點點頭:「嗯,賭一把。只要壓對數字,您就能見到他們……」

  我從空的瓷碗旁拿出了一個骰子給余爺爺,他看著六面皆白的骰子發愣,但手指的的確確是在撫擦著那顆骰子。

  「……上頭,沒有任何數字。而且,這骰子的材質……呵呵,好像我那老伴燒剩下的骨頭一樣,有些滑、有點細呢。」

  「嗯,這是用舍利子作的骰子。而且,會有數字的,就只會有一個數字,您不用說出口,只要在心裡默念,然後擲進碗公裡就好。」

  余爺爺握著那骰子,老淚縱橫。

  「就只有一個數字……您一定知道的,別怕,擲下去吧……」

  框啷啷、框啷啷。

  骰子擲進大碗裡,漸漸的,由全白慢慢變成全黑……像是被什麼污濁的深墨給沾染、浸泡著,逐漸,染黑。

  我眼裡不住的流露出哀傷,心情低落的緩緩開口:「……余爺爺……裡頭,不會有您夫人的啊……為什麼,要多數一人呢?」

  在骰子被黑色完全浸蝕後,全然的黑降臨。
541 巴幣: 88
R叔blog
[e22]系列化出本啊
這種文章好吃(啃
2014-04-06 00:49:34
的路人甲
昨天豪情壯志說要連載,結果馬上卡文(乾oz

快給我靈感啊兩位大神~~~~(跪求白白跟青年x
2014-04-06 18:06:05
小天
呵呵呵....筱瞳其實在我家...
我已經將她養大了...(被巴)
2014-04-06 10:21:48
的路人甲
等等!!!!odo!!!!
居然在你家!!!!odo!!!!!
還養大了~~~~~=口=

以後就叫你光源氏.天吧oz
2014-04-06 18:06:37
先按讚 然後加最愛 吃飯的時候看~~
2014-04-06 21:01:41
的路人甲
嗚哦WWWWW太感謝了WWWWWWWWW

是說,吃飯的時候看烤香腸好嗎OWO///
(雖然感覺應該下飯→大誤
2014-04-06 23:25:09
Rinoa (閉關中)
嗯.....感覺很詭異,該怎麼說呢.....胖爺有配合到社會現實
比方說小孩被拐走然後就找不到這方面
但是又結合玄幻
其實挺佩服胖爺的想像力的!
不過其實想看看盜墓筆記膽的失蹤
2014-04-10 09:39:37
的路人甲
盜筆因為沙海三四我還沒看所以暫時沒動作wwwwww

這篇我個人算蠻滿意的…
總算覺得有點像市面上看到的恐怖小說的fu了wwwwww
謝謝會長的肯定>w<///
2014-04-11 00:05:29
Rinoa (閉關中)
摸摸胖爺,沙海的三巳我也還沒看啊!
欠翔翔的文就一直因為這樣被我擱著ORZ
只能等稍微有空再來補坑
2014-04-16 16:27:47
的路人甲
各種哭哭qwq
只能找時間補+1
2014-04-17 19:04:3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