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微小的幸福

Secret. | 2013-11-19 19:23:18


 
 






 
 
 
When I get really lonely當我感到孤單時

And the distance causes only silence距離卻只能讓我更加孤單

I think of you smiling 我回憶著你的笑容

With pride in your eyes 你那充滿驕傲的眼神






 
 
 






 
 
 
陳年往事堆積心頭。

明明就是自己的事,卻總是搞得與自己無關一樣。

將情緒拉到極限化。

明知道那樣可能只會讓自己更難受,卻還是毫不猶豫的向前。



── 就如同當時一樣。





 
 
我喜歡現在的生活。

如果可以,我希望永遠不要改變。

我擁有的已經不再只有我自己,同時,我也已經把心奉獻給那個人了。

不為什麼,因為她值得我那麼做。




 
開始無視那些哀嚎求饒,能夠毫不留情下手的是什麼時候?

莫名的怨恨在心中燃燒,祈求著一個發洩口。

很久很久以前的事尚未淡忘,我卻開始期望遺忘。

人類對我來說,還仍舊是個礙眼的存在。




而聖軍又更討厭了一點。

喜愛殺戮的副官倒是跟我很合,也許當初並沒有選錯。

很多時機的湊巧,倒是非常完美。



 
已經開始沉浸於殺戮的快感,是什麼時候的事呢?

溫熱的血在手中變涼、變得黏膩,我罕見的恍起神來。

如果只是單純殺戮的話,也許我不會這麼積極。

但,我又是為了什麼?





 
為了──平靜。





 


曾經好像有人說過,為了微小的事物可以盡全力、不計代價的去完成,那是對事物的一種強烈的執行力,不會因為外物阻礙而停止。

我,可以算是那樣嗎?

至少,我還有想要保護的人事物──



 
雖然還不明白是保護還是被保護就是了。





 
「絕大人!」

耳邊聽見有人呼喚的聲音,我下意識的轉過頭,看見的是藍髮的少年。

「陛下那邊有找……您怎麼了?」

影報告到一半,僅自轉移了話題,直盯著我。

早就習慣他的隨興和我行我素,我輕點了點頭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在他疑惑的眼光下走回辦公室,順便丟下一句:

「如果你閒著沒事就去練兵吧,別老是找熾打架,他沒像你那麼空……等下拿一捲繃帶過來。」

「欸!又是練兵!我沒有找他打架好不好!那是日常消遣外加技術磨練!……知道了啦!等等送過去。」

影不滿的撇了撇嘴,念了幾句後便離開了。
背靠著門,聽著腳步聲我知道他已經離開,反手將門鎖上,脫下身上的黑色長大衣。

隨手扔在椅子上,因穿著短袖襯衫而露出的手臂上帶有一些舊傷,我望著自己空空如也的手好一陣子,突然露出了不得其解的笑容。

我殺過多少人了?數也數不清,重覆染滿鮮紅的手無論怎麼洗淨,似乎總會有一種紅仍留在上頭,曾經我以為真的,不過最後證實只是自己的幻覺。

這麼想也很奇怪,卻還是忍不住懷疑,不過這樣的自己還真像笨蛋一樣呢。邊嘲諷著自己,邊抓著自己的右手手臂仔細瞧瞧,果然看見幾絲紅痕,像是指甲抓傷一樣。

果然,像是猜中一樣的歎了口氣,雖然不記得昨晚夢了什麼,不過大概不是什麼好事,下意識的抓著自己幹嘛呢,真搞不懂。


……可能是把自己的右手當成是誰的而緊緊抓著吧。



已經不會知道夢內容到底是什麼了。
 



「叩叩、」門口傳來敲門聲以及影的聲音,「絕大人,我把東西拿來了。」

起身走到門前,一把拉開門,就看見影一臉呆住的樣子……可能很久沒看見我把黑色大衣脫下
來了吧,話說影最近夢遊的次數也少了不少,倒是沒半夜要因為他而警戒,可能是熾的功勞吧。

一手拿過影手上的東西,另一手則敲上了影的腦袋,不意外的聽見痛呼。


「痛……絕大人!」
「我等下會到主殿去,愛跟不跟隨你。」


根本不想留下來練兵的影似乎一秒間就決定好選擇,只不過我並沒有聽他的回應便關上門鎖上,將影拿來的東西拆開,照我的要求一樣是捲繃帶。

將繃帶纏在右手臂上纏緊,雖然魔族自我恢復能力快,但還是需要一點時間的,大概是自己抓得深,才會到現在還留有痕跡,先纏起來免得自己忘記。

離那邊不知道有沒有可以讓人安睡的藥劑……算了就算有我也不想喝。

還是找熇幫我弄一杯喝得好了……陛下最近似乎喜歡變小來逗泉,不知道今天看不看得到陛下可愛的模樣。
虺那邊公文不知道多不多,晚點去那裏看看好了……魅的公文不知道有沒有減少就是了。

邊想著一些事情,將黑色長大衣重新穿上,整理下服裝儀容便踏出辦公室,不意外的看見影就站在外面等。


「走吧。」


朝主殿走去。




 
當初的我是怎麼生存下來的呢?

千年前的事已經開始記不得了,只剩下最刻骨銘心的那部分還留存著。

第一次知道自己雙眼異色時有很吃驚嗎?我是怎麼想的呢?

再一次想要救人時的那份悸動即使轉生仍未消逝,可以的話永遠不要消失吧。

只要還有著最後的理智,也許我就不會再做出一樣的傻事。




 
── 因為還有著更重要的人們在身後,所以不能輕易死去。
 




不知在何時變得偏激的個性,雖然並沒有表現出來,卻已經難以矯正。

就算自己會慢慢崩壞也無所謂了。

只要想保護的人平安無事的話……那麼不管犧牲幾次都算值得吧。

……再一次罵自己是笨蛋。



只要想著贏就好了吧,贏了,就不會有遺憾了。





 
踏入主殿,我抬頭望去,除了我以外其他人都到了。

魅和熇似乎再討論什麼,好像聊得頗開心的,嗯,最近魅的功文量應該有少一些吧。

虺和離黏在陛下身邊,在講著什麼悄悄話,聊得還蠻開心的;一旁的熾和泉聊著天,嫣則拉著
凜笑著不知道講些什麼,碎無言的看著嫣,朔則是在替離整理東西。
 



就像是平常一樣。





 
接著他們查覺到我走了進來,紛紛對我笑了一下。

我也露出了淺笑。

「夜安。」

「喔絕你今天來得真晚,是不是公文太多阿。」

「我想不會有人跟你一樣的。」

「絕好慢,我們在討論很重要的事呢!」

「飲料我放你桌上了。」

「這樣子人都到齊了。」




 
我想,我只要保持現在的樣子就行了。

不管未來如何,只要盡全力去應戰吧。

把握住這屬於我的微小幸福就已經足夠了,我別無所求。

那樣的日子,已經夠幸福了阿。






 
 
 
FIN.





 
 
「影,你說絕殤大人最近睡不好?」

「是阿,」聽到熾的問句影偏頭想了一下,「雖然我沒有進去看啦,不過好像是做噩夢。」

「你為什麼沒查看……應該說你半夜怎麼會是醒的?」熾蹙眉。

「我覺得查看的話會被攻擊阿,」影想了想說道:「我前幾天拿了絕大人的東西心神不寧嘛,
果然還是不應該隨便亂拿的。」

「……你拿了什麼?」

「一個白色圓形寶石的項鍊囉,之前看到不小心夾帶在公文中拿走的,果然應該快點歸還……
不然最近都失眠。」

「你這個笨蛋!快點還啦!」

「我知道了啦……不要打我啦!」



 
之後影被絕殤暴打一頓那是後話了。
 




230 巴幣: 1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