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小屋兩千賀文Choice〉你的語意---花語

Secret. | 2013-07-27 22:17:09



因為不知不覺小屋的人氣就破兩千了!
看到的時候我有點嚇一跳。
然後在朋友的建議下,決定參加小說的活動。
也是當作小屋的賀文囉。
啊,微腐喔。



〈你的語意〉


 
 
 
看著那紅眸,好像所有事情都可以棄之不顧一樣。
完全的,沉溺於其中。
 
他永遠無法理解另外一個人的想法。
總是那樣燦爛的笑著,好像沒見過世面的大少爺,卻反而比任何人都還堅強的站在最前線。
奇怪的人。
這是他下的評語。
 
「夏洛斯!快點過來啊!」
那傢伙大聲嚷嚷著,神情相當興奮。
遍地粉嫩的花瓣變成了地毯,那傢伙身在其中的時候感覺真是不可思議。
 
好像,就要消失了一樣。
 
那個季節,開滿了櫻花。
粉嫩色的、深色的,四處都開滿了。
看著眼前那人跑進了櫻花大道裡,沾了整身花瓣的樣子忍不住笑了。
「笑什麼阿?」看見他笑,那人不滿的鼓起臉頰,像是在抗議一樣。
 
很可愛。
 
他這麼想著。
雖然有時候嫌那人麻煩,不過到也是挺賞心悅目的。
 
「別亂跑,等下走失了。」
「才不會勒。」
「喂!就說了別亂跑了……亞格希你給我站住!」
趁機往他頭髮上灑了滿滿粉色花瓣的金髮少年,露出了惡作劇的笑容,下一秒轉身就跑。
他當然二話不說的追上去。
兩個人突然開始一種抓花瓣互灑的行為,雖然很幼稚,又不怎麼衛生,連平時不會跟著起鬨的他,也跟著鬧起來。
 
大概是櫻花太炫目了吧。
 
雖然在等另一名同伴採購的時候跑來這裡賞花是有些壞心,不過沒辦法,那傢伙就是愛玩又愛亂跑,希望另一名同伴能體諒吧。
說到底,能找到這樣只有他們而沒有別人的櫻花大道,也該歸給那傢伙功勞。
亞格希燦爛的笑容好似和平常沒有差異,他卻看出來那笑容裡沒有了平常的沉重,以及莫須有的擔心。
最純粹的,沒有任何擔心的笑容。
看著那樣的他,才令人放心。

「都叫你不要跑的你是……!」
「啊!等、等下!」
亞格希發出了驚慌的聲音,被腳底踩的花瓣滑了一下,失去重心的向後傾倒,後方追上的夏洛斯來不及閃被他撞上,兩個人雙雙跌倒在地,夏洛斯還當了墊背。
「痛……到底要我講幾遍你……」
「對不起嘛……」
亞格希瞇起眼道著歉,金色的長髮隨意散著,那雙湛藍色的眸子眨著,像是還不想從他身上起來。
夏洛斯也放棄說服那個硬脾氣的傢伙,乾脆就躺在地上休息,仰望著被櫻樹包裹的天空。
微風一陣陣的吹來,覺得脖子的地方有些癢,大概是躺在他身上的那個人的金髮吧,那麼長卻始終不剪,真不知道有什麼意義。
 
「吶,你知道花語嗎?」
那傢伙突然發問了,在一陣沉默之後。
「花語?」那是什麼?
亞格希深吸一口氣後說道:「花朵的代表意思,被稱做花語,其中包含了花的習性或是故事,都有不同的意義。」
「喔,這樣阿。」
他並沒太放在心上,不過亞格希接著問了。
「那麼,櫻花是什麼花語呢?」
櫻花……有花語嗎?
夏洛斯是疑問的,不過想想既然他會提到的話,應該是有的吧。
「不知道。」
「真是沒情調的人呢,這樣會不受歡迎喔。」
「我又不需要。」
「也是啦,因為夏洛斯總是板著臉嘛……」
「你現在是想討打?」
「不不不,請手下留人阿。」
他瞄見他的手上捧著一朵小小的花朵,是從樹上落下的、沒有被破壞的完整櫻花。
小小一朵,好像風一吹就會整個散掉。
「櫻花阿,從開放到凋謝,只有短短的七天呢。」
「非常的短暫喔。」
那樣說著的亞格希露出了有點哀傷的表情。
凝視著那些花朵,果然是美麗得十分脆弱……嗎?
 
「花語是,一生一世永不放棄吧。」

記得以前在學院的時候有聽到女生們在討論這個,只不過當時沒有特別的記下來。
亞格希很驚訝似的瞪大了雙眼,呆了好一會沒說話,直到夏洛斯不悅的想要扁他時終於回神。
「……原來你知道。」
「湊巧想起而已。」
亞格希又揚起燦爛的笑容,翻個身變成趴在他身上。
「夏洛斯總是這麼聰明。」
「多謝誇獎……你到底什麼時候要起來?」
「再一下下。」
就那樣趴在他胸口,亞格希聽著對方的心跳聲,感到一陣安心。
噗通、噗通的,代表著生命的持續,還未停止的時間。
可以一直持續下去就好了。
請不要像那隨風的櫻花,只剩下短暫的生命。
 
並知道亞格希在打什麼主意的夏洛斯乾脆放鬆躺著休息,反正都是男的也不會怎麼樣,只不過等下頭髮衣服要好好拍乾淨了。
亞格希伸手摸向夏洛斯左邊的鬢髮,稍長的黑髮裡還參雜了些紅髮。
「櫻花還有其他的意思喔。」
「哦?」
「像是,生命。」亞格希笑盈盈的看著他,湛藍色的眸子卻滿溢著憂傷,好似下一秒就會眨出水來。
明明是在強顏歡笑。
夏洛斯忍不住伸手摸向那頭金髮,長長的髮絲被風吹得凌亂。
他卻沒辦法幫他分憂。
為什麼旅行這麼多年了,他還是沒辦法理解他呢?
生命兩個字裡,你理解的是什麼意思呢?
看著那張依舊笑著的臉龐,他感到問題充滿無解。
「你為什麼總是不說實話?」
不知不覺,夏洛斯把心裡所想的說了出來。
意外的亞格希卻不是疑問的回看他,反而瞇起眼苦笑。
「說出來的話,會很難過的吧,那麼,還是只有我知道就好了。」
 
當時夏洛斯還不明白他的話,直到之後他才明白亞格希隱瞞了多大的事情。
 
夏洛斯不以為然的看著他。
亞格希笑了,收起了眼底的憂傷,給了他一個最純粹的笑容。
那時他想,如果他的笑容可以一直是那個樣子就好了。
遠遠的,好像聽見另一名同伴找來的聲音,似乎有點生氣他們擅自跑來這裡呢。
從鋪滿櫻花花瓣的地板起身,兩人都沾了一身的花瓣。
遠遠的看見他們的瑞艾,頓時覺得這畫面很溫馨。
 
──如果可以一直持續下去就好了。
 
亞格希跟在隊伍的最後面,沒有參與夏洛斯和瑞艾的話題。
櫻花的花語是生命,他希望,到最後活得像櫻花一樣燦爛,即使死,也是果斷離去的,是自己而不是其他人。
只是這樣子,就夠了。
 
「瑞艾,你知道櫻花的花語嗎?」夏洛斯提出了個問題。
「嗯?怎麼突然問起花語了阿,」瑞艾蹙起眉努力思索,「如果我沒記錯,好像是一生一世只愛你吧。」
 
一生一世只愛你。
 
夏洛斯愣著瞄了後頭心不在焉的亞格希,心裡摸不定主意。
 
他是知道還是不知道呢?
答案只有當事人才知道了。
 
 
 
 
FIN.                           


 
322 巴幣: 9
燯熐の殤龍
頭香!!
2013-07-27 22:18:21
Secret.
=ˋ=恭喜你搶到阿
2013-07-27 22:38:4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