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
舊版
前往
大廳
小說 精選閣樓

短篇:送花的替身

薩克 | 2012-10-25 22:44:57 | 巴幣 1016 | 人氣 812


送花的替身

  「喂!妳到底要帶我去哪裡啊?」我咕噥。

  我在放學後馬上就被美玲拉走,她說要帶我去看些有趣的東西,可是我根本不感興趣,因為待會補習班還要補習呢!這樣根本是浪費我的時間。

  她說看過這些有趣的東西後,因為學測即將到來的心情壓力會減輕些,我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這麼的神奇。

  「美玲,我待會要去補…」

  「不要急嗎!」美玲笑著打斷我的話,「就在前面而已。」

  沿途我抱怨了數來次,然而只是她笑著說「就快到了。」或是「不要急。」這類的話重複回應我,感覺起來真的是什麼很重大的事情似的。

  終於,在穿過了兩條大街、在數條小巷中穿梭後,我被拉進了公園後方的一處空地裡,這裡是我從來的沒有來過的地方。

  她拉著我的手跑進了開滿花的花園裡,這邊有玫瑰、百合花、向日葵等等,且佔地面積還不小,如果不是她帶我來,搞不好我永遠都不知道這裡有這麼漂亮的花園。

  可是…我對這些完全沒有半點興趣。

  「你看,這些都是我種的。」她拿起一朵向日葵,笑瞇瞇的問我,「很漂亮吧?我以後想要開間花店呢!」

  然而我卻潑了她一桶冷水:「什麼嗎!無聊,真是浪費時間。」

  在她興致勃勃的時候潑她冷水……

  我提起書包準備離去,真是浪費我的時間!補習的時間就快要到了,我再不趕過去可是會被罵死的。

  她皺著眉頭咕噥:「人家只是想讓你高興而已,因為你永遠都是擺著那副臭臉,想說看到花兒…」

  「就跟妳說我沒興趣了嗎!」我轉頭,用不客氣的語氣說,「為什麼要一直死纏我?再過幾星期就要大學聯考了吔!我還要趕去補習呢!」
  我看到她頭低低的,好像挺難過的樣子,我突然覺得我剛剛說的話好像有點毒,似乎傷到了她的心。

  真討厭!我最不喜歡女生的臉上浮現這種傷心的表情了。

  「妳到底有什麼話要跟我說?為什麼要一直死纏我不放?」我平淡的問。

  「因為……」美玲低著頭說,「我喜歡輝翔你。」

  「什麼?」

  「因為我想跟輝翔你在一起!」

  一陣強風吹過,我傻住了,頓時像個木頭人一般望著她。原來謠言是真的,從高一到高三就一直跟我同班的美玲喜歡我,這件事居然是事實。

  美玲長得還算不錯。有著深褐色及肩的長髮,黑耀石般亮眼的眼眸且如天使般可愛純真的臉蛋,身材雖然普普但也不會很差,心地也十分善良。她在班上也十分受歡迎,這三年來已經有很多人跟她表白但都被拒絕了。

  拒絕的理由都是──「對不起,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而她平常十分親近我,正確來說,她在學校似乎是除了老師之外,唯一會和我互動的人。所以就有人在傳說美玲喜歡我,不過一直都沒有答案。

  現在答案出來了,我應該感到高興?還是困擾?我現在對男女感情這種事沒有興趣啊,我現在只想好好讀書,考上好的大學,繼承我爸的事業,就這樣而已,感情的事以後再談也不遲。

  「真是的!」我頭也不回的就走了,「我才沒興趣呢!」

  「拜託你…不要走…」美玲突然哭了,「我的時間不多了。」

  「我補習的時間也快到了,明天見吧!」

  「我是說真的,我……」

  美玲講到一半突然安靜下來,她終於死心了吧?我現在絕對不可能跟她交往,雖然我還蠻喜歡她的,但是我認為前途比愛情還重要啊!

  我繼續往前走,我以為她會跟上來,但是……

  「美玲!?妳沒事吧!」

  下一秒我馬上衝了回去,因為我轉頭時看到美玲整個人倒在花園裡面,她的表情好像非常痛苦。

  完蛋了…難道這幾天她又常常請假,就是因為這個嗎?

  我跑了過去摸了摸她的額頭,沒有發燒但是卻冷汗直流,而且她還不停的喘氣著,完了,真的不妙了。

  「喂!振作點啊!」

  我把她背了起來,便拔腿跑出空地,途中我不停的鼓勵她努力撐住,叫她振作點,千萬不要給我在這裡有什麼三長兩短啊!

  「喂!同學!」我對著路過穿著我們學校制服的女同學大喊,「妳有手機嗎?」

  「有,怎麼了嗎?」

  「快打119叫救護車!快!」

  起初那名女同學還遲疑了一下,但是當她看到我背著奄奄一息的美玲時,她便不再遲疑,二話不說的撥了電話。

  救護車在三分鐘之內就到達,我向那名女同學道謝後就跟醫護人員一起上了救護車,途中我一直緊握美玲的手,不停的鼓勵她撐過去。

  拜託!妳一定要撐住!拜託……


-------------------------------


  在救護車鳴笛狂奔的時候,天色也漸漸的暗了下來,看來我今天別想去補習了。

  救護車終於抵達醫院。我看到美玲被醫護人員送進緊急醫療中心,我也很想跟過去但是卻被阻擋在醫療中心外面。

  於是我只好坐在外面的椅子上,低下頭來默默的為美玲祈禱著。美玲的父母在不久之後也趕來了,看來醫院第一時間就聯絡了他們。

  我看到美玲的媽媽哭得好傷心,而爸爸也暗自啜泣著,我的心也受到感染而開始難過了起來。

  我只知道美玲從小就得了一種很罕見的先天性疾病,一旦發作之後全身就會痛得受不了,我有幾次在學校聽說她發作而被送到醫院,但是那幾次我都忙於讀書,因此沒什麼理會。

  但是這次,我居然親眼目睹到了她的痛苦……

  過了將近二十幾分鐘,美玲被醫護人員推了出來,臉色有好轉了些,她的父母馬上跑過去,哭著問她些問題,而她則是笑著回答:「沒事」或者「不知道」,甚至她還反過頭來安慰她的爸媽。

  我也起身慢慢走過去看她。

  「啊!輝翔!」美玲笑瞇瞇的看著我,「原來你沒有離開啊?你不用補習嗎?」

  「現在哪管補習啊!嚇死我了,我還以為…」

  「爸爸、媽媽。」美玲打斷我的話,並且轉向她的父母,「他就是輝翔,是他第一時間發現並叫救護車帶我來的。」

  「謝謝你!真的很感謝你!」

  她的父母流著淚不停的向我鞠躬道謝,而我只是不好意思的點頭說:「不會」和「沒關係」。

  「美玲,我…」

  「詹先生和詹女士。」又有人打斷了我的話,是一位醫生,「美玲她的情況目前有點穩定了,但為了安全起見需要住院觀察一天……」

  接著醫生就跟美玲和她爸媽討論一些跟病情、醫療有關的東西,而我也不願意打擾或中斷他們的談話。

  終於他們討論完了,美玲準備被推到樓上的病房內。

  「美玲!我…」

  「嗯?輝翔有事情要跟我說嘛?」

  「那個,今天……」

  我講到一半,突然有幾名身穿西裝打領帶的壯碩人士走了進來,是我爸爸的司機兼保鏢,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知道我在這裡,我只知道他們應該是來帶我回家的,一定是。

  「光少爺,老爺很擔心您呢,請您跟我們回去吧!」

  「可是!」我轉頭看了一下美玲,「我還有…」

  「沒關係啦!」美玲笑著打斷我的話,「有什麼事情明天到學校在跟我說。」

  「這樣啊,好吧。」

  我原本想為今天的事情向美玲道歉的,但是在保鏢們的催促下,我只好明天再跟美玲道歉。

  正當我準備離開時,美玲又把我給叫住:「輝翔,可不可以答應我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我轉頭問。

  「如果明天沒辦法出院的話,可以來看我嗎?」美玲懇求似的看著我問。

  我猶豫了一下。因為我每天4點多放學之後就要到補習班補習到晚上8點半,且補習完馬上就要回家上家教課,家教課9點半開課,意思是說我有一小時的時間可以來看美玲。

  ……一小時應該就夠了吧?

  於是我點頭說:「嗯,我答應妳。」

  我一說完後,就被保鏢帶上車離開了醫院。

  我沒看到美玲聽完後的表情,我猜想她應該會很高興吧?


-------------------------------


  很快的,經過十幾分鐘的車程我回到了我那位於高級住宅區的家,我的爸爸可是國際知名公司的大老闆,要買下這種豪宅對他來說是很容易的事。

  我提著書包慢慢的打開家門。我發現爸爸擺著一張臭得要命的臉坐在沙發上面。看來我要倒大楣了,因為我蹺掉了補習班!

  「為什麼蹺課?」

  果然,爸爸開口第一句話就是問這個。

  「因為今天學校比較晚放學。」

  我很隨性的撒了一個謊。因為我總不能跟我爸說有一名暗戀我的女同學突然發病了而我把她送到醫院,才會因此蹺掉補習班吧?

  依我老爸的個性來看,他是百分百不可能相信的。

  「說謊!」我老爸站起身來怒吼,並用力的打我一巴掌,「那你到醫院做什麼?看病?」

  「……」

  那一巴掌還真是大力!打到我的冷汗都從毛細孔裡飆出來了。


  頓時,我突然覺得我撒的謊實在是爛爆了。因為司機是在醫院發現我的而不是學校大門口,那我幹嘛撒一個學校太晚放學的謊?

  真是的…我就是不會說謊騙人嗎!我繼續沉默不答。

  「老爸把你養這麼大就是要你好好讀書繼承老爸的事業,說!你為什麼要蹺掉補習班?而且還到醫院那種不吉利又不乾淨的地方?」

  「那我只要說實話,你就會原諒我了嗎?」

  我知道我再繼續撒我的爛謊只會讓自己更糟,那我只好賭看看,把事實真相說出來。

  「快說啊!」我爸怒吼。

  「我的同學生病了…」我吞了一口口水,低下頭來娓娓說道,「我有一名女同學患有先天性疾病,她突然發作被我看到,所以我就送她到醫院去。」

  啪!又是一個大巴掌硬生生地打在我的臉頰上,看來老爸還是不相信我。

  「我剛剛說的都是實話!為什麼還要打我?」我撫著臉頰大吼。

  「誰叫你去管別人的閒事啊?」我爸大罵,「這又關你什麼事?」

  「可是…她…」

  「可是什麼?你只要乖乖給我念書就好了!」我爸奮力打斷我的話,「再讓我知道你去醫院的話,你就給我試試看!從明天開始我會派司機每天接你上下學,看你怎麼去醫院!」

  「……」我因為不甘心而咬著牙。

  該死!我就知道老爸會給我來這招,這下我完全沒有自由了!

  「準備上家教課吧!」老爸氣呼呼的看著手錶,「我要去開會了,叫吳嫂煮晚餐,吃完晚餐後就給我認真的上家教課,知道嗎?」

  爸爸說完就跟著司機走了,數十坪的大房子裡只剩下我還有我們家的傭人吳嫂而已,顯得好空虛,好寂寞。

我走回我的房間,趴在書桌上面看著手錶,我已經聞到燒飯菜的香味了,再過幾分鐘就可以吃飯了,可是吃完飯後馬上就得上家教課。真是無聊。

  但是我也沒辦法,我爸就是這樣。整天在外面做生意和逼著我念書補習,從小到大我就被老爸灌輸這種社會精英觀念,因此才會養成我對一切事物都無視、冷酷無情的態度。

  雖然小時候我還有愛我的媽媽陪著我,她是家中唯一關心我也最愛我的人。但是我國一的時候媽媽就生病過世了,現在家裡沒有任何一個人願意關心我,在學校也是一樣,而我冷酷無情的態度也就更變本加厲,直到美玲的出現,我才有被人關心的感覺。

  唉!我當然也知道爸爸很討厭醫院這個地方,因為媽媽就是在醫院內過世的。

  但是從小老爸灌輸給我的觀念導致我老是對美玲很冷漠、很無情,雖然我真的蠻喜歡她的,但礙於家庭和觀念的關係,我只好繼續當個冷酷的大壞蛋。

  不過這樣真的是正確的嗎?


-------------------------------


  隔天早上,我一如往常很早就到學校。我通常都是最先到教室的人,因為這樣可以很安靜的念書而不會有人來吵,我們班每次只要人多一點就會亂哄哄的,搞的早自習像菜市場一般。

  我算著昨天教的數學題目。算到一半有第二個人走了進來,不過他並不是美玲,奇怪了!美玲通常是第二個進教室的人,為什麼今天她比較晚?

  起初我猜想是因為她昨天進醫院,今天才剛剛出院,可能比較累吧?因此才會比平常晚一點到校。

  但是漸漸的,同學一個接著一個走進了教室,我就是沒看到美玲!就連早自習的鐘聲都打了,她還是沒有出現。

  沒關係,大概她下午才會來吧?我繼續猜想。


-------------------------------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課程一堂又一堂得結束。到了下午,她依然沒有出現。

  已經放學了。我越來越擔心她,該不會她真要繼續住院?在過幾星期就要大學聯考了吔!

  我邊擔心邊走著,突然我聽到有群人在談論美玲的事情,那群女生好像是美玲的朋友。

  於是我慢慢靠近那群女生,希望能聽到一些她的情報和消息。

  「聽說美玲她住院了吔!本來今天她要出院的…」

  「什麼?美玲還在住院?」我打斷她們的談話。

  當然,因為我突如其來得問話,所有人便把視線全部轉移到我身上。

  「你知道這些做什麼?」其中一名女同學瞪了我一眼,「你這冷酷無情的傢伙什麼時候突然關心起美玲了?別以為家裡有錢就很了不起似的!不曉得美玲為什麼喜歡你這種人。」

  她們對我冷嘲熱諷了一番便離開,丟下一臉茫然的我遠遠望著她們的背影。

  她們的冷嘲熱諷完全在我的預料之內,因為我在班上人際關係十分的差,除了美玲會跟我說話外,我根本沒朋友。我不在乎她們諷刺我什麼,我只在乎的是美玲居然還在住院這件事!

  完了!我一定要到醫院去看她,但是,該怎麼辦呢?

  我看到司機已經開車來接我了,他遠遠的對我按喇叭,似乎在催促我快一點。

  該死的,我現在如同被監控似的,完全沒有半點自由可言。這些保鏢司機全部都是聽我老爸命令的機器,只要我老爸一聲令下他們就會徹底執行,老爸說不行他們就不行,我根本無法說服他們。


-------------------------------


  該怎麼辦呢?我坐在車子的後座看著窗外思考著,我已經答應美玲今天會去看她了,但是我又被這些保鏢控制住,之前的計畫全被打亂,我該怎麼辦呢?

  打手機?不行!我根本不知道美玲她的手機號碼,且我幾乎沒再用手機。萬一老爸發現我手機帳單上的金額突然一係之間暴漲,他鐵定會起疑心,更會不計代價得去查我到底打給誰,到時候我就完了。

  況且,我也從來沒告訴家人以外的人士,我的手機號碼是多少。

  可惡!到底該怎麼做?我猛抓頭髮。

  突然我的腦袋一閃,彷彿某個未知腦域開竅似的。我彈了一下手指,對啊!還有這個方式。
  我被送到了補習班門口,等司機開車離開之後,確認他不會看到,我就進到補習班旁邊的花店。

  「歡迎光臨!你要買什麼花?」店員很恭敬的問。

  「請問一下,你們有外送服務嗎?」

  「當然有啊!你想外送什麼花呢?」

  「那麼。」我望了一下四處的五顏六色的鮮花,「就向日葵、紅玫瑰、白玫瑰和百合花各2朵好了。」

  我選這些花是有原因的,因為這些全都是美玲的花園裡所種的花,代表這些都是她最愛的。

  「送到哪裡?」店員拿出外送單問。

  「市立XX醫院,麻煩請醫院櫃檯人員轉交給詹美玲小姐。」

  「您的大名呢?」

  「這……」我猶豫思考了一下,「可以不用寫嗎?」

  「為什麼不想寫名字呢?」店員面帶微笑的問我,「該不會是想要給她一個驚喜吧?」

  「嗯,差不多。」

  我不是不想寫名字,是不能寫。因為要是被我爸知道的話,他一定會想盡辦法來阻止我,雖然這樣可能會讓美玲搞不清楚是誰送的花,不過我也沒其他辦法了,我只能這樣默默的關心她啊。

  我除了送花之外,也另外買了卡片寫下我要祝福她的話。


-------------------------------


  隔天,美玲還是沒有到學校來上課。一直到了聯考前一星期,她還是沒有到學校來,而我仍是繼續不停的送花跟寫祝福卡片給她。

  我真想親眼到醫院看看她有沒有好一點,但是已經快要聯考了,我爸也盯我盯得越來越緊、處處限制我的行動還查我的手機。最近我甚至連到花店買花的時間都變少了。


-------------------------------


  有一天的下課,我聽到了件消息。

  「喂!妳們有聽說有個人一直送花給美玲嗎?」

  「有啊,不曉得他是誰,真是個好人啊!不像那個叫光輝翔的……」

  我聽到美玲的好朋友正在談論有關送花給美玲的人,不過她們不知道那個送花的浪漫大好人其實就是她們眼裡最不屑的光輝翔,也就是我!

  「聽說美玲的病越來越糟糕了。」其中一名同學低下頭哽咽的說,「昨天我去看她的時候她已經躺在床上連動一根手指頭都會很痛苦、很困難,就像木頭人一樣。」

  「但即使這樣,她依然很熱情的招待我。」那名同學流下淚來了,其他同學也是,「她說她很想跟送花給她的人和那個光輝翔見面,我是覺得跟前者見面就好,後者根本是個大混蛋!明明答應美玲說會去探病的,結果…」

  講話的那名同學哽咽了,接下來就是掩面大哭,其他人則站在她旁邊安慰著那她。邊安慰邊流淚。
  我把視線移開,默默地望著窗外。

  她們講的話就好像拿著一把鋒利無比的劍直直刺入我的心裡,讓我好痛苦、好自責。沒錯!我是個食言的大混蛋,我沒辦法履行答應美玲的承諾,因為我被家庭綁住,於是我只好用另外一個身分來代替我履行,那個替身就是送花給美玲的神祕人士啊!

  可是,我真的好想跟她再見面,我好想當面跟她說聲對不起,親手拿花送給她,順便跟她說……

  我邊看著天空邊聽著美玲的朋友們痛哭。我的眼淚也已經在眼眶裡打轉,我也……好想跟著一起哭啊!


-------------------------------


  放學後,我一如往常的被這些「機器人」司機送到補習班門口,但是我現在滿腦子想的不再是補習的事,而是美玲!

  我真的很想去醫院看她啊!好吧!就賭賭看這次好了,看看司機會不會答應我,他們也是人,也是有感情的,說不定他們這次會被我的決心感動,而破例送我去醫院吧?

  「今天可以不要補習嗎?」我問司機。

  「少爺不行啊!還有老爺最近發現您的零用錢……」

  「不要說了。」我生氣的打斷他的話,「我都拿去買參考書了!」
  「那就好,老爺還以為您拿去買其他不重要的東西呢!」

  「可以帶我去醫院嗎?我同學的病情越來越糟了,我真的很希望能去探望她。就這一次好不好?載我去醫院。」

  「老爺說少爺您絕對不可以,很抱歉了。」

  那名司機制式的拒絕我,之後就開車揚長而去。我收回剛剛心裡面想的話,他們根本沒有感情也不是人,是只會聽從命令、冷血無情的機器人!

  我推開花店的門,像之前一樣拜託店員幫我外送花到醫院。

  「同學。」店員叫著我,「之前我送花的時候遇見了那位拿你花的小姐,她很希望見你一面呢!」

  「這樣啊。」我故意裝作不知道。

  「對啊,她……」

  聽店員述說完後,我才知道原來美玲最近都親自下病床到醫院櫃檯拿花,她叫父母推著輪椅帶她下去,她以為這樣就可以遇到那個送花的人了吧?

  真傻,美玲妳真的好傻,為什麼要這樣呢?明知道自己的身體已經很差了,卻還是堅持要見到我,難道妳真的那麼想要見我嗎?

  我這種人,真的那麼值得妳用生命愛待嗎?

  我的眼淚彷彿已經逼近眼眶,隨時可能會掉下來,但我仍是強忍著。

  好吧!沒辦法跟她見面,但起碼讓她聽到我的聲音也好,這算是我的極限了,冒著可能被抓包的風險。

  「那…」我拿起旁邊的原子筆,除了寫要給她的話之外,也另外留下了我的手機號碼,「叫她可以打這個電話找我。」

  「嗯,就交給我吧!」

  「對了。」我臨走前交代店員,「遇到她時,麻煩叫她不要再親自下床拿花了,等櫃檯人員送上去就好。」

  「好,我明白了。」

  店員向我掛保證後,我就勉強幾出一絲微笑,點點頭走出花店。


-------------------------------


  前往補習班的一路上我突然想到了之前在花園裡,我是怎麼對美玲大小聲的,我突然覺得自己真是個不折不扣的大混蛋。她只不過是想要融化我那冷酷無情的心,然而我卻不領情,她想要幫助我,我不領情,她愛我、她喜歡我,而我仍然不領情。

  我還算是人嗎?算是啦!但是個沒有人心的人。

  讀書真的有那麼重要嗎?確實很重要沒錯,但是有比人心重要嗎?書是死的,人是活的,書只要有時間就可以在念,而人只要一錯過就再也遇不到了。

  眼帶此時又濕又沈。

  最後,我那不爭氣的眼淚仍是掉了下來。



-------------------------------


  晚上九點四十分。

  我家教課才剛開始不久,一通電話從此改變了我的人生…

  「輝翔!你的手機響了。」家教老師指著我的口袋說。

  我把手機給接了起來。打給我的不是電訊局催繳帳單的電子語音電話,也不是最近十分氾濫的詐騙電話。

  「喂?請問你是送花的那位先生嗎?」

  是一名中年男子的聲音,從他的語氣推測他一定非常非常的著急,急著要找那位送花給美玲的人。

  「喂?我是。」

  「是嗎?太好了,我是詹美玲的爸爸,美玲她快不行了!她說要見你一面,你現在有空嗎?」

  「什麼?美玲她?」

  我愣住了,居然是美玲的爸爸,從他著急無比的口氣推測,他一定沒有在說謊,美玲她怎麼了?不會吧!拜託,千萬不要!

  「叫她撐著點!我──」

  「你認識光輝翔嗎?」美玲的爸爸打斷我的話,哽咽的問,「如果你認識他的話,可以請他馬上過來嗎?拜託你。」

  「我……」我的眼淚已經在眼眶裡打轉,「我認識他。」

 「太好了,那請你馬上帶他過來好嗎?拜託你!我要掛了,美玲要進手術室了。」

  美玲的爸爸掛斷了電話。我雙眼發愣坐在書桌椅子上,現在該怎麼?她現在很需要我啊,搞不好,這是我最後一次見到她的機會了。

  最後一次,我連最後一次機會都要錯過嗎!不!
  我奮力站起身來,穿好外套就準備衝出家門,儘管家教老師和傭人怎樣的阻止我,都沒辦法改變我要去醫院的念頭。

  如果錯過這次的話,以後就絕對不可能在有機會了,不管你多有前途、多有錢都一樣。

  我著急的攔了一台計程車,叫司機用最快的速度把我送到醫院。錢不是問題,時間才是大問題!

  我的手機又再度響起了,不過不是美玲的爸爸打來的。

  「你在做什麼?連家教班都要蹺掉嗎?」

  話筒的另外一邊傳來老爸的怒吼,從他的語氣推測他一定是開會開到一半才被告知我的事情,而且那個會應該是很重要的會。

  「爸,我一定要去醫院,美玲她快…」

  「夠了!」老爸大聲的打斷我的話,「你敢去的話,我就跟你斷絕父子關係。」

  想不到老爸居然拿這種招式來威脅我,這是他一時氣憤所說的氣話嗎?聽他那認真的語氣似乎不是!看來他很希望我做個冷酷無情、見死不救的人,但是他要失望了!

  「要斷就斷吧,反正當你的兒子,美玲也不會得救。」

  我堅定的說完就掛斷電話並把手機給關機,這是我從出生到現在第一次跟爸爸頂嘴,雖然很不對,但是我認為我是對正確的事情在堅持著啊!

  計程車繼續狂奔。


-------------------------------


  大概過了十分鐘後,計程車終於抵達醫院大門。

  我將一張千元鈔票遞給計程車司機並叫他不用找零給我了,之後我就用我這生中最快的速度跑進醫院大廳裡。

  「請問一下。」我氣喘吁吁的問櫃檯小姐,「詹美玲小姐的病房在第幾樓?」

  「先生不要急,請問一下你是她的……」

  「我就是那位買花送給她的人!」我搶答,「拜託妳,告訴我她在哪,好嗎?」

  那位小姐好像知道這個代替我送花給美玲的替身,於是她便二話不說的告訴我在哪棟樓、第幾層、第幾房等等,還順便幫我聯絡了美玲的家屬。

  我不停向那位櫃檯小姐道謝後就照著她的指示快步走上樓梯,我已經不願意等電梯了,我心急死了,比熱鍋上的螞蟻還要急。

  美玲的病房就在八樓,我拼命的爬著樓梯,心裡面不停的向上帝祈禱,希望祂能保佑美玲。

  我把我的手機打開來,並打電話給花店。

  「喂?OO花店嗎?」

  「買花的那位同學嗎?怎麼了?你怎麼講話那麼喘?」

  是那個認識我的店員接的電話,我當然二話不說告訴他我的需求。

  「我現在人在醫院,麻煩你送花過來,樣式就跟之前一樣就好!快點!很急!」

  「好!我知道了,馬上到。」

  他掛斷電話的同時,我也剛剛好爬到了8樓準備跑向美玲的病房。

  她在A1013病房,就在走廊的最盡頭,我看到美玲的父母已經站在外面等著我。

  「輝翔?買花送給美玲的那個人還沒來嗎?」

  顯然他們還記得我的長相,但是他們似乎很好奇為什麼只有一個人來。

  「我就是買花送給美玲的人!拜託,請您告訴我她的情況怎麼樣了?」我著急的問,「手術情況怎麼樣了?」

  我著急的問著,我現在心跳的好快,我不停的吞口水,美玲她到底是好轉了,還是惡化了呢?我希望是前者,絕對不要是後者!

  但是我失望了。

  在我的激動詢問下,美玲的媽媽哭了,哭得好傷心,她的爸爸對我搖搖頭,我知道他要跟我說什麼,只是他不想說出口而已、也不願意再說出口。

  這在我的眼裡可不是好事,因為這代表著──美玲已經沒救了。

  他幫我推開病房的門,帶著我走進病房內。

  「乖女兒,輝翔來幫妳加油打氣囉。」

  她的爸爸含著淚向我輕輕招手,似乎叫我過來。

  我點點頭並走向美玲的病床,印入我眼簾的,是一名穿著白色睡衣的長髮少女,不過她的臉上已經沒有像往常一樣掛著笑容,手上又吊著大大的點滴,一副很不健康的模樣。

  我坐在她的旁邊,一股傷心的感覺湧上我的心頭,我哽咽的說:「美玲,我來看妳了。」

  「輝翔?是你嗎?」

  她慢慢且虛弱的睜開眼睛,她會這麼累應該是有原因的,因為她剛剛才從手術房跟病魔交戰完,而且還打了敗仗。

  「對,是我沒錯。」

  「好棒,輝翔來看我了。」

  美玲虛弱的把手伸起來,但是下一秒她馬上痛到眼淚掉了出來,即使這樣她還是含著淚,很努力、很努力的想要伸手來碰我。

  看到這幕的我心裡好難過,我好後悔自己沒有在她健康的時候好好把握她。

  為什麼上帝要讓一個活潑可愛的女孩子變成這副德性?我不明白,為什麼上帝要這樣惡整一個人?

  「美玲,不要動了。」

  我把她的手輕輕放在柔軟的病床上並且握住她的手,我的眼淚已經流的滿臉都是,即使這樣我還是故坐鎮定不停的用衣袖擦眼淚。

  我看了看病房四周,她把我送給她的花佈置的好好的,每束花都整整齊齊的用花瓶裝好、排列好,就好像置身在一間花店一般。顯然她很愛惜這些花。

  一想到以前我是怎麼樣對她的,一股罪惡感瞬間湧上我的心頭。

  「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我流著淚哽咽的大哭,「以前我對妳這麼的無情,毫不在乎妳、對妳發脾氣,甚至騙妳說我會來醫院看妳,我錯了,對不起!」

  我緊握她的手哭泣著。

  「那些都不是問題了。」美玲面帶微笑虛弱的說,「我從來都沒有怪過輝翔你啊!其實,輝翔每天都有來醫院看我呢!跟著我聊天,跟著我……」

  「什麼?」

  「輝翔你就是送花給我的那個人對吧?不然其他人怎麼會知道我喜歡的花是什麼呢?一定是去過花園的人才知道,而輝翔你是第一個到我花園裡的人。」

  聽到這裡我已經難過的說不出任何話來了,淚水已經不曉得流了多少。原來美玲早就知道那位送花的替身其實就是我光輝翔本人。

  難怪她沒有向朋友和家人抱怨,而且還一直掛念著我,甚至親自到櫃檯去拿花,因為她早就知道了!她很想跟這個送花的替身見個面,因為她知道那就是我。

  明知道自己的身體已經不堪負荷了卻還是這麼的堅持,我真替她感到憐惜。

  「其實,輝翔還是很在意我的。」

  美玲流著淚,帶著如陽光般燦爛的笑容自言自語的說著。

  「以前,常常說我很煩、很纏人的輝翔,心裡面事實上還是很關心我的,對不對?」

  「嗯!」我含著淚猛點頭,如豆粒般大的淚珠一滴滴得從我眼眶裡掉了下來,落在病床上。

  「事實上,我只要輝翔能在意我、關心我,我就很滿足了,但要是輝翔喜歡我的話,我……」

  我開始痛哭。因為對不起自己、對不起美玲而痛哭著。

  不過就在這時美玲把被我握住得右手緩緩伸了起來,貼撫再我的臉頰上,似乎是再安慰難過自責的我。

  好溫暖的感覺。那如陽光般溫暖的體溫從她的手掌傳到我全身,這種關心我、體貼我的感覺使我更加握緊她的手。

  如果可以的話,我永遠都不想要她放開我了。

  「輝翔,你喜歡我嗎?」

  美玲眼角泛著淚光問我,我知道這個問題她從以前就一直很想問了,這問題的答案也是她最想要知道的吧?

  「我……」我淚流滿面的看著她。

  我知道我這生中只有這次機會能跟她說這句話,要是這次不說,以後就沒機會說了,我冰冷無情的心開始融化,而包覆在冰冷外表裡的,是我最真誠又熱情如火的赤子之心,終於……

  「我愛妳!」我抱著美玲哭著大喊,「其實,我真的好喜歡、好喜歡妳,妳是唯一會關心我的人,不會一直逼我補習逼我上家教課,妳是唯一喜歡我的人,我真的,很愛妳啊!」

  我一講完就趴在病床上崩潰的大哭,是啊!我真的好愛她,我好不希望她離開我身邊,要是她離開我該怎麼辦?有誰還會關心我、聽我訴苦抱怨呢?

  真該死!我為什麼不早點說出來呢!!要是她離開我了,我還能夠愛誰?

  我不希望她離開我,我不希望!

  「所以堅強的活下去吧!我拜託妳!」我抱緊她哭喊,「妳要振作點!快點好起來。我會每天都送花來看妳,直到妳好起來。等到妳身體好了之後,我們就可以一起種好多的花、一起聊天,一起念同一間學校,當真正的男女朋友!」

  「所以美玲……妳不要離開我,好嗎?」

  「好棒,輝翔愛我。還要送我好多漂亮的花,當我的男朋友……」美玲熱淚直流,語氣雖然高興但也漸漸虛弱,「我好感動。」

  接著美玲緩緩坐起來,照理來講,移動上半身應該是件痛苦不堪的事情了。不過美玲臉上已經不帶著任何痛楚,反而帶著感激般的微笑。就像天使一樣。

  「輝翔,這是我的初吻唷。」美玲輕輕的抱住我並給了我深深的一吻。

  這是她的初吻也是她人生中的最後一吻,她獻給了我。這是她給我的──吻別。

  我也擁抱著她,體會這人生中最快樂但又最感傷的一刻。

-------------------------------


  親吻我的力道變弱了,美玲的熱吻漸漸離開我的雙唇。她慢慢閉上沾滿淚水的雙眼,手也如自由落體般緩緩落下。身體往前一倒,輕靠在我的肩上。

  她還是離開了我。

  嗶……!

  心電圖發出一陣連續性的尖銳聲響,為美玲的生命樂章畫下了休止符。同時,我的身體開始顫抖,心情也隨著這陣聲響跌落到了深淵裡。

  我的人生彷彿永遠地停留在這一刻,永遠……

  「美玲!」我用盡全身的力氣,放聲呼喊著我這生最愛的人的名字。

  可惜,什麼都喚回不了了。


-------------------------------


  晚上10點10分。

  象徵著她的笑容…

  美玲在這間充滿美麗花朵的病房中告別了人世。很巧的是花店的店員剛剛好把花送了過來,只是太遲了,我已經沒辦法親手交給她,再也沒有機會了。

  「光輝翔!你這個不肖…」

  這時我爸突然帶著保鏢跑進了病房裡,看來他們是要來帶我離開的。不!我絕對不要跟他們走!

  「爸!為什麼?」我抱著美玲轉頭打斷爸爸的話,「為什麼不讓我來看她?為什麼要讓她抱著遺憾死去呢?為什麼?」

  「輝翔?」我爸頓時愣了一下,皺了皺眉頭。

  「從小拼命叫我念書補習,說什麼將來才會有前途、才會有用。」我流著熱淚大吼,「從小就養成我對一切事物冷漠無情的態度,以致於我成為了沒有人心的人,害我連幫助一個人都沒辦法!連幫助一個喜歡我、關心我的人都不行!」

  「兒子……」我爸把頭低了下來。

  他輸了,他沒有反駁我。但是我不想放過他,我早就想跟他說這些了!

  「如果錢還有前途真的是萬能的話,那麼,」我抱著美玲對我爸懇求,「那麼,請你幫我把媽媽還有美玲從天上買回來好嗎?把真正關心我、愛我的人買回來好嗎?我拜託你!」

  我一說完,那些機器人保鏢和我那無情的爸爸只是默默的低著頭不發一語,沒有罵我也沒有把我給拉開來,只是繼續保持沉默。

  護士跟醫生趕來了,他們叫我把美玲放開。

  我不願意!我不要!我抱緊美玲哭喊著。我好希望她不要死!我擁抱著她,感受著她最後溫暖的體溫,我希望她活過來!外面此時正下著傾盆大雨,大概是老天爺能感受到我的心情而正在哭泣流淚吧?

  是啊!如果前途和錢真是萬能的話,那麼請用它們把關心我的人買回來吧!

  把真正愛我的人,買回來吧……


-------------------------------


  美玲去世後的三個禮拜,心情一直無法回復,也不想去補習、家教…

但一想到了美玲,想到她要是在天上看到我為了她的死而頹廢甚至荒廢了未來的模樣,她應該會很難過吧?我不希望讓她失望、擔心,於是我還是決定把眼淚擦乾、下定決心,努力下去。

  最後,我雖然如期成功的考上了理想的大學、理想的科系,但是我還是覺得自己少了些什麼,總覺得我有一樣東西永遠拿不回來了。


-------------------------------


  今天,我一如往常的到美玲的秘密花園裡澆花。自從她過世後,我每天固定會來照顧她用愛心種出來的花兒。

  久而久之,我發現種花事實上也是件很有趣的、令人愉快的事,有時彷彿能感受到當初美玲帶我來這的感覺,似乎她就在我身旁。只可惜我沒能在她健康時好好陪伴著她一起種花。

  假如時光能倒退的話,我一定會這麼做!

  「兒子!我就知道你在這裡。」

  背後傳來一位中年男子的叫喚聲,是我那冷酷無情的爸爸,儘管上次醫院那次後,他對我的態度變好了點,也開始漸漸關心我,但是我仍然不原諒他,他欠我太多了。

  「跟蹤我很好玩嗎?你還想奪走我什麼?」我冷冷的看著我爸。

  「如果你覺得我是在跟蹤你,那我願意道歉。事實上,爸爸並沒有那個意思,我是來告訴你件好消息的。」

  「什麼好消息?」我裝做沒聽到,繼續澆我的花。

  「輝翔,爸爸雖然沒辦法買回美玲和媽媽,但是……」爸爸望了望四周的花圃並微笑,「我可以買下這塊地,讓你永遠能看著花而想到她!」

  「什麼?」我停頓了一下,睜大眼睛看著爸爸。

  「兒子,從那次之後我想通了,你不一定要繼承爸爸的事業,去做你想要做的事情吧!」

  「……我,這是真的嗎?」

  「你想要做什麼呢?」

  一陣微風輕輕吹拂過我的臉頰,我思考了一下,看了看爸爸、看了看蔚藍的天空,在轉頭看了一下這片美麗的花園,有著漂亮的花隨著風四處搖擺著。

  腦袋一閃,對!就是這個!這也是美玲生前的夢想。

  「爸,謝謝你。」我抬起頭來看著天空,「我知道我要做什麼了,我要開一間花店!」

  「爸!我要開一間,充滿著愛與希望的花店!」淚水再度從眼眶裡流了下來,我微笑看著天空,「妳說對吧?美玲?」

  頓時,又有陣風吹拂過我的耳邊,我站在花園裡,花兒隨著風搖動著,彷彿是風聲正在對我說話。

  美玲!一定是妳吧?是妳在跟我說話,是妳在對我笑,對不對?

  我要完成,妳的夢想了,在天上跟我分享這份喜悅吧!

  一瞬間,我突然感覺到我失去的那樣東西,又漸漸回到了我手裡。

 


送花的替身
(完)



  其實這篇文章是我很早以前就寫好的文,大概是在高一的時候吧。

  雖然是很常見的小品愛情短篇小說,也是我要拿來投稿校刊的文,現在的學生都喜歡看愛情文章咩!只可惜校刊因為經費不足的關係停刊了,而這篇文章也沒辦法在眾人的面前出現。

  這是我覺得挺可惜的地方啦......

   事實上這篇短篇小說的主題就是「珍惜與把握」。

  有的時候,我們常常忽略了周遭許多關心我們的人,這些人可能是家人或者是朋友,而忽略他們的原因有很多種。

  最重要的是一旦失去了他們時,在多的淚水在多的後悔也於事無補了。我們常常說「人只有在失去之後才懂得珍惜」,但是來得及嗎?爸爸媽媽或者身旁的死黨都是世上獨一無二的,一旦他們離開了你,你還能找到跟他們長得一模一樣、個性也一樣的人來好好珍惜嗎?除非是複製人,否則根本不可能吧?

  所以講了這麼多,那我們何不現在就好好珍惜把握他們呢?

  在此,請容許小弟閣筆。

創作回應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小屋管家 敬上
2012-10-26 11:52:36
提踢
很好看^__<
GP奉上 + 恭喜上精
期待下一部作品!
2012-11-17 20:10:57
薩克
感恩大大的鼓勵,之後會繼續努力寫出更多好作品@W@
2012-11-18 21:58:03
孤舟
雖然是一年前的文章,但好文的評價不會因時間的變化而有所不同,可惜感覺沒太多人看過...
2013-10-16 22:20:31
薩克
寫文章是小弟的興趣,不在意有太多人觀看,而只在乎技巧和劇情能更加精采,謝謝大大的回覆~~
2013-10-17 13:30:13
十六夜郎
好棒。很喜歡這篇文章。不知道你寫文章多久了呢?
用詞淺白但流暢度十足,只是有時候不見得一定要用-----------來分隔
直接像你這樣的寫法就很讚的

給你一個GP
希望我也能寫的和你一樣順暢、一樣好
2014-05-05 18:14:01
薩克
您好!謝謝您的觀賞,小弟我其實不在乎寫文章的資歷有多久,而是希望盡可能將自己想表達的『主題』,透過劇情傳達給讀者們,可能文筆上還是差強人意,這就有待加強了。

至於--------------的問題,是因為小弟那時找不到好用的分隔線XD(後來才發現可以用別種方法

最後謝謝您的回覆,希望之後能一起交流更多作品~
2014-05-06 02:08:3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