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伏妖師與妖怪(3)探訪(附上惡搞的圖)

的路人甲 | 2012-05-03 14:14:42


在經過數日與芙薇的相處後,勁羽唯一確定的就是──

那個女人真的很難搞!!

為什麼會改稱芙薇是女人而非女孩,實在是因為從各種蛛絲馬跡推斷來,芙薇的年齡恐怕不在他之下,更有可能超過許多許多許多……

多到勁羽馬上在腦海中停止探討這個問題。因為他強烈懷疑,她很有可能連他心通也都通……

他心通講白點,就是你想什麼他都知道的意思,更可悲的是,只是下意識閃過的念頭,可能自己都還不是很清楚,但她就是一清二楚。

*****

時間回到一個禮拜前,剛去完舊扶輪以後,兩人在臨近的鎮上找了間旅館住下。

芙薇不知哪來的錢,他們住的是相當舒適的旅館,就算不到五星級,少說也三星級跑不掉。

古代江湖術士除了本身家境堪過的人,才能在旅途中住旅店,其他人有個遮風避雨的地方歇腳就要偷笑了,更不用討論舒不舒適的問題。

看到芙薇出手如此闊綽,勁羽不得不更改他三四百年前的舊觀念,原來現代人收妖是可以收的這麼愜意的──

雖然時間很短暫。

「哪,那個位置是你的。」

才一進雙人大房,柔軟厚重的咖啡色地毯踩起來完全無聲,純白的壁面、兩張大床,純白的床組、搭上金色的床架、水晶吊燈,檀香木製的家具組、黑色大理石的浴室,泡澡、淋浴分左右兩邊,中間則是一個一公尺寬的盥洗槽,兩邊各放著一組衛浴用品、牙刷、牙膏,連浴帽、刮鬍刀等都一應俱全,廁所則另外格了一間,還體貼的放上一些可以看的刊物。

勁羽都還沒把房內的設施看完,芙薇就手一指,嘴一張,制定了他的待遇。

她的食指指的方向是窗外。

勁羽張了張嘴,沒有發出聲音。

芙薇倒是乾脆:「還懷疑啊?就算你是正常人也不能讓你跟一個妙齡少女同房,更何況你是妖怪,睡樹上就夠了。我還特別挑了間有屋簷的,感謝我吧!」

勁羽還是只能把嘴開合個幾次,最後還是無奈的接受了他的命運。

我怎麼會以為她會對我大方呢……

再次感嘆自己視人不明的勁羽,默默的開了窗,找個即使亂動也不會掉下去的位置待下。

*****

其實芙薇要把勁羽隔開當然不只是因為男女授授不親這麼八股的原因(因為事實上,要「親」她付出的代價可不只是死而已),而是因為時候快到了,最近她越來越無法「單純」入睡。

那對她而言,是很久很久以前的記憶了。

那時的她已經很強了,甚至名播各大陸。但對上「牠們」,卻是遠遠的不夠。不夠。

對此,她付出了相當慘烈的代價,直到今天,仍在償還那喘不過來的業障。

那段記憶隨著時間的流逝,早已被洗去了絕大多數的細節,剩餘的殘渣,則是在「時候」近時,才會在睡眠中透過類似夢境的方式呈現。

那是種近乎不快的呈現方式。

因為是在人從淺眠進入到深眠的通道階段,被硬生生的停格,不上不下的渾沌著。

身體已然沉眠,大腦意識卻被強迫喚醒,想反抗卻又使不動已停止接受信號的反射神經,只能任由夢境中的回憶折磨。

夢境其實很短暫。

黑色的人影在白色的強光邊緣晃動,然後是一陣短而淒瀝的尖叫,聲音過後迎來的是惱人的熱,還有就是另人作噁的腐臭味。

這樣的畫面實際播放起來,不過五秒。但這五秒,卻在夜裡如同永恆般的,不停的反覆播放著,而且一次比一次變本加厲的增加強度,那身心上的折磨可想而知……不,也許是無法想像的。

那根本無法承受。

總是要到丑時過後,才能從那幾乎淹過求生意志的屍海中浮出水面。

這樣在夜裡狼狽的醒來,汗水及淚水浸溼了身體四周,她怎麼可能讓任何人看到她現在的樣子?

自尊心奇高的她,說什麼也不肯。

疲憊的拖著發軟的身子,芙薇走進浴室裡用冷水沖過澡後(怕在浴缸裡睡著,所以不敢泡澡),才又拖著身子,睡到另一張床去。

這就是為什麼即使有兩張床,勁羽仍然只能睡在外邊樹上的原因。而且還鎖窗放窗簾,一切都是為了自己僅存的微薄自尊心,那幾乎是芙薇僅剩的驕傲了。

她得要不斷的提醒著自己,她是誰、她有什麼能耐、她是如何的高貴不凡……如此,她才不會被漫長無止盡的歲月給逼瘋掉。

這時的她,忘了手上刻劃著的黑色羽毛印記。

*****

又是一個白天,芙薇熟門熟路的領著勁羽探向這個鎮的最高建築物──鎮陽樓。

名字取的怪怪的,但整棟樓有著西式的現代又融合著東方的神秘感,是一棟看一眼就會印象深刻的大樓。

這棟樓從遠方看過來頂多對樓頂的圓形陰陽標誌覺得奇特,但除非是行家,或是看到平面圖才會發現,整棟樓是用八卦的形去塑造的,因為角度隱藏的很巧妙,所以看的懂的人其實非常少。

芙薇直接走過大廳進入電梯,沿途的警衛及其他在裡面工作的人完全沒有人採理她,反而是全都看著勁羽,讓勁羽感覺到渾身不對勁。

勁羽正要開口詢問,芙薇倒是先說了。

「生面孔,讓他們記憶一下就好了。」

這句話像說明了什麼,又像揭開了別的什麼,勁羽有些混亂。

電梯「叮」的一聲,提醒兩人已到達指定樓層,兩人這時才走出去。

這棟樓電梯的構造蠻奇特的,是雙層電梯。所以從裡層出來會再進入另一個電梯,才會到所在樓層。

表電梯門打開後,是一間辦公室。雖然說是一間辦公室,不過是整整一層樓的辦公室,而且看起來是私人用的,整體佈置的相當居家風格,牆上掛滿了純手工的拚布、掛畫、娃娃等,還將牆面漆上淺淺的粉紅色。但卻顯的公務用的家具特別突兀。

正前方約五十公尺可以看到黑色的高級辦公桌組,包含辦公桌、椅各一,還有一組五人座的沙發圍在辦公桌椅的前方。

芙薇這時反倒一反常態,很有禮貌的向著辦公桌的方向行禮,嚇的勁羽也反射性的向同一個方向行禮,但內心的疑問卻是更多的。

「啊,妳來啦?」

一個柔和爽朗的嗓音傳來,辦公椅上突然多出了一個年約二三十出頭的美人,會說美人實在是因為勁羽不太能分辨他是男是女,但的確長的蠻漂亮的,不是很突出的那種,而是讓人覺得看了很舒服的漂亮。

中等長度的鵝黃色細柔直髮,身高大約一七三左右,總是掛在嘴邊的和旬笑容,肌膚看起來柔軟有彈性又飽滿了精力,身上只簡單的穿了件白襯衫加淡藍色牛仔褲,對方從椅上站起,向他們走來。

「我以為妳今年會沒空來呢。」對方笑笑的說,但眼神卻是看向勁羽。

芙薇僅是不卑不亢的說:「不……我一定要來。」眼神中有說不出的深邃。

「所以,今年還是要向您借『沉精』一用。」

對方也笑笑的點頭同意。

正當勁羽不知道要把自己往哪放的同時,對方很親切的請他到隔壁休息室稍待一下,牆上的某個地方此時是敞開的,勁羽也無遲疑的走進去,牆面合上。

此時室內僅剩兩人,此時,芙薇才鬆了一口氣。

「要這樣對話還蠻累的。」她隨意的在沙發上攤下。

對方輕笑兩聲後說:「其實妳倒也不用這樣防他,他沒有惡意,也沒有干涉的意思,況且……你們都簽下了『制約』了不是?」他的眼神意有所指的看著芙薇手背上的黑色羽毛。

聽對方這麼一說,芙薇這才坐起身來,是噯,的確是有這麼一回事。

「……唉,最近被整個夠慘,倒真的忘了這麼一回事。」

我已經不再是一個人了呢。芙薇在心中嘲諷著。

對方跪下,拉近兩人間距離,張開嘴巴,一股能量順著他的喉道直通到外,在半空中凝結成一團紫色的發光體。

芙薇沉默的接下,並把它壓進沒有制約標誌的另一隻手背。

看到芙薇確實接收下東西,對方這時才站起,笑著說:「告訴他吧!畢竟,之後你們是要一起面對的。今年的……不簡單呦。」

從微笑中透露的訊息,再次讓芙薇嘆氣。

果然,隨著自己的能力提升,來討債的就會更加的猛烈。

「再說吧。」芙薇轉身走到牆壁前,敲了敲牆面,一扇門就打開了。

「雖然不會說清楚,但至少不會讓他死的不明不白啦。」

對方看著芙薇關上隱藏式的門扉,也苦笑的搖了搖頭,這孩子,還是一樣固執呢。

時間明明還很早,但天色已然昏黃,夜色,來的有些突然。

就是最近了吧,對方想著。宿命這種東西,就是不要遇到最好,遇到了……

還能怎麼辦呢?不是克服,就是死。

但死不會是解脫,只是延續。在你克服之前,宿命,永遠都會藏身在暗處,等待時機,突襲。

*****

還是一頭霧水的勁羽看著突然從背後出現的芙薇,她的表情陰晴不定的,不知道事情談論的怎麼樣了?

原本在一整個很適合放鬆補眠的空間裡待著,其實還蠻舒適的。會說適合補眠,實在是因為這間真的是休息室,不但有沙發、小桌子、電視,連冰箱、衛室設備都有,最重要的當然是中間那間一看就很舒服的KING SIZE的大床,不躺上去真的對不起自己。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已經是妖怪了但仍很需要睡眠,但還是覺得在別人的休息室裡補眠很奇怪,所以只好對不起自己的跑去躺沙發兼拿桌上放的書打發時間。

才看到第三頁就被背後突然罩上的陰影嚇到。

「談好了?」好快啊。

勁羽從沙發上爬起,真是……軟中帶Q的舒適感讓人不想爬起來啊。

「嗯,走吧,入夜後就會更難走了。」芙薇馬不停蹄的往休息室的另一道牆走去。同樣只是輕敲一下,另一道門又打開了。

「走吧。」芙薇率先走出門,勁羽本來想提醒他們現在在十六樓的事實,不過看來是完全沒必要的,因為她不可能讓自己陷入險境……應該吧。

果然門外是當初進來的街道,但鎮上的氣氛卻帶了一絲詭異的寧靜,昏暗的天色不似正常的夜晚,有種詭異的紫氣染上了天邊的雲彩,這時才下午三點。

芙薇還是快步的走著,但隨後跟上的勁羽卻馬上感覺到不對勁。

有什麼東西在看不見的地方悄悄的蠢動著。他感覺到他們或是它們的敵意,那種惡意的眼光讓他覺得他像是他們的盤中飧般,激的他整個人神經緊繃。

但芙薇從前方傳來一個警告的眼神,並以極小的動作搖了搖頭,接著是一個聲音從勁羽的識海傳來。

『不要說話,也不要管它們。現在最重要的事就是趕快離開這個鎮。』

勁羽不再遲疑,兩人總算在紫氣完全遮蓋天空時,離開了鎮上。

才一踏出鎮的範圍,勁羽被刺眼的陽光也閃的眼痛。

怎麼回事?勁羽不解。

這時芙薇才開口解釋:「你沒有發現,對吧?」

「發現什麼?」

「那個鎮。」

「那個鎮怎麼了嗎?」除了進到大樓時大家奇怪的眼光外,其他的時間大家都蠻正常的。嗯……不過剛剛的寧靜很不正常。

「你知道殭屍嗎?」突然冒出這個問題,讓勁羽傻了眼。

「嗯,大致上知道,但不是很清楚,不就是人死後屍體不腐壞還會爬起來跳跳跳?」

明顯知識來源很有問題,芙薇嘆了口氣。

「嗯,差不多是那樣啦。」懶得解釋的芙薇決定這樣帶過。「昨天那個鎮就是殭屍鎮。」

「哦……」點了點頭後發現不對的勁羽,這時才驚叫出聲。

「怎麼可能!?」

芙薇笑了笑。

「很可怕吧?殭屍能夠像正常人一樣表現出生活作息、應答自如,而且──還掌握了這片大陸一半的經濟體系,因為它們不用休息,也不怕壞掉,因為有用不完的人類屍體可以補充。」

「怎麼可能……」整個傻掉的勁羽完全無法消化這個消息。

「然後剛剛帶你去見的就是殭屍王啦!他的名字你最好不要知道,知道後還活著的人沒有幾個。」

剛剛那個美人是……殭屍?!完全無法把剛剛的美人套在以前看過的恐怖片的殭屍上。

「很訝異,對吧?」芙薇嘲諷的笑著。

「你知道他一個人能控制全城的殭屍照他的指示去表現出生前的生活樣貌後,你又有什麼好懷疑他能讓自己看起來完全不像死人?連鎮裡的人他都能掩飾了!」

「而且事實上,他也的確不算是死人,只能說是活屍……活生生的殭屍。」

芙薇說至此,便不再言語。

靜靜的消化了一下剛剛的訊息,勁羽嘆了口氣。

死後的生活還真是精彩啊……

突然有種活人其實還蠻幸福的感慨。

「所以,我們今天晚上就要去打殭屍啦。」

芙薇突然殺出這一句,勁羽差點跌倒。

「打、打什麼?」

「殭屍啊!正確來說,是殭屍群啦,而且是大軍哦!」

芙薇皮笑肉不笑的宣達她的旨意,可憐的勁羽,再次感嘆著,自己為什麼懷有什麼怨念呢?
此時此刻,失去過往記憶的他,覺得一切都不再重要了。


連殭屍也能輕易做的復建操哦>.0(大誤)

*****要死了的後記******

拚命的打了一晚上~一看,一千五百字,整個魂飛……OZ
因為完全還沒把殭屍打出來,是要怎麼塞進活動文!?
只好淚奔等時間繼續打……
中間手賤的用藍筆撇了上面那張XD

因為看過阿凡的創作中,殭屍因為死後僵硬所以只好用跳的,還特別去找了一下死後僵硬的發生原因……
(噁)
嗯,我下次不會犯賤了,好噁心(吐)
醫學啊…(遠目)

想到明天還要生一篇出來我就覺得又要死一次了OZ
這篇總計四千五百字噯QAQ!!
真的是要死了啦!!!!!(死後的人生果然精彩!!)
489 巴幣: 20
紳士
記者一次都要打5000字以上的。

4500字就拿不到錢囉。0.0

紳士想到 GP+1
2012-05-03 18:07:55
的路人甲
xdddddddd

還好我不當記者的xdddddddd
2012-05-03 19:36:14
娓糖花*
你發文越來越快,我都跟不上勒=口=!!!
不過字數好多~看很過癮呢!
『在你克服之前,宿命,永遠都會藏身在暗處,等待時機,突襲。』
這句好棒[e16]
2012-05-03 20:18:35
的路人甲
XDDDDDDDD

我發文發到我想死了~~~~(淚奔
一直寫文真的超累~~~~~[e26]

不過糖糖有看完我好開心!!!!![e16]
2012-05-03 23:08:14
的路人甲
改天來做個假釋雨露XD
2012-05-03 23:08:45
神月
好可愛的圖喔
有小甲的feel
2012-05-03 22:16:50
的路人甲
XDDDDDD

發太多,懶的完稿都隨手撇了XD(自尊心OUT!!

謎音:明明只有完成度OUT吧。(茶
2012-05-03 23:09:23
..
看了好多次~可是都一直忘了回文~[e33]
殭屍王感覺人不錯~XD
2012-05-03 23:31:17
的路人甲
疑!!!!

看了好多次!!!!

這麼多字噯!!![e32]

殭屍王人(?)超好的!
不過……[e29]

那不表示他是挺他們的哦(燦笑
2012-05-03 23:34:37
雷穆斯
小甲如果出本
一本要賣多少xd
(殭屍王突然想到不是妖豔美男子(吸血鬼)就是肌肉大叔w)
2012-05-09 13:06:23
的路人甲
殭屍王在上面做復健…(毆飛

是說,我也沒出過本WWW
也不知道呢XD

穆斯大會想買哪個系列的呢?
2012-05-09 16:28:2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