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
舊版
前往
大廳
小說

【短篇小說】追憶 友情之文

Ven | 2011-03-27 17:21:57 | 巴幣 0 | 人氣 593


  看完還請給批評與指教


  追憶 友情之文
 

  早上10點多,我一手拿著手機,一手拿著剛泡好,每天吃完早餐後都要喝的卡布奇諾,走進了既是書房、也是工作室的明亮房間。
 
  從事自由業的生活也有了5年了,果然還是這種自由自在的工作適合我,雖然還是有截稿的壓力啦,不過總比在辦公室裡看上司那欠揍的嘴臉要來的健康啦。
 
    把辦公桌前的窗戶打開,微微的徐風帶著早上的清涼迎面輕拂著我的臉龐,看著外面漸漸熱鬧起來的街道,讓我有了今天才剛開始的感覺。
 
    坐上辦公桌前的椅子,在享受早上微微吹來的涼風,同時一邊看著手機裡傳來的簡訊。
 
  編輯的、女朋友的、老哥的、朋友的…
 
  「寫這是啥玩意兒阿…」
 
  我帶著無奈感看朋友傳來的簡訊,上面寫著因為最近太忙而沒辦法陪他們打球的老朋友傳來的詛咒。
 
  看來最近要找時間好好的陪他們了阿…
 
  我邊喝咖啡邊這樣想著…
 
  突然,我想起一個人
 
  「這傢伙…也好久不見了阿…」
 
  不自覺中,我喃喃自語道。
 
  我將手機和咖啡放在桌上,將椅子轉向旁邊的書櫃,從上面取下了一本厚厚的小說。
 
  這是一本科幻小說,是我三年前出版的書,上面的插圖也是我畫的,雖然書的銷售平平,不過插畫可是大受好評阿~
 
  也因為這本書的插畫,讓我同時以插畫家出道
 
  可是呢,這本書上面的作者筆名不是我的,而是另一個人的…
 
  我露出笑容,撫摸著這本書。
 
  看著看著,我的思緒又飄回了高中的時候…
 
***
 
  寒冷的傍晚,在似乎下著毛毛細雨的台北街頭,在我旁邊的那個國中同學還在纏著我,逼我說出我不小心在逛書展時爆出的秘密。
  
  從我們走出展場時就不斷的追問,到現在已有5、6分鐘了…
 
  「喂喂,快說啦,我發誓絕~對不會跟別人講的,我也不會笑你的啦!!」
 
  他雖然平常講話的聲音比一般人還要大上幾倍,不過這時卻像一隻沒吃飽的羔羊一樣一直不斷的咩咩叫。
 
  不過,我的回答當然是…
 
  「不要,你一定會跟許子泰一樣笑我…」
 
  「不會啦,我不會笑你啦,那…你說的話,那我也說出我的秘密吧!」
 
  「嗯…好吧,那我說了…」
 
  他很難得的停下了他那張今天很少停下的那張嘴,準備的用耳朵捕捉接下來要從我嘴裡出現的話語。
 
  「我…現在有在寫小說…」
 
  笑吧!!我準備好了!!
 
  不過,出乎我意料之外,他用一種認真的表情細細的思考我的話語。
 
  
  時間似乎停滯了幾秒…
 
  「嗯…其實嘛…我也是耶…」
 
  他用一種還算認真的表情,也回答我這個令人吃驚的話語。
 
  「是喔,哪你寫的是啥麼類型的故事哩…」
 
  我雙眼睜大,用一種接近興奮的語氣回道。
 
  「是一個科幻小說,老實說我已構思很久了,從國中一年級左右就開始想…」
  
  「…」
 
  「…」
 
  這一天,我們在回家的路上不停的討論寫作及許多小說的故事。
 
  今天的相遇,是注定的孽緣吧…
 
  之後的許多天,因為我們讀的是不同的高中,所以我們有時會相約在家裡附近的圖書館,開始討論…正確來說是批評…我們PO在網路上的自寫小說…
 
  也可以說,我們是在探討人生…
 
  「你寫的那一篇小說…」
 
  「嗯嗯…」
 
  他用著蠻輕鬆的表情看著我,不過他根本不知道接下來我的話會對他會有多大的衝擊…
 
  「你的標點符號…你應該知道有句號這個東西吧;還有,你標點符號請你全形半形統一好嗎?再來是你的排版,你知道全部擠在一起很…」
 
  接下來我洋洋灑灑的說了一大堆,他的臉從原本輕鬆的微笑變成類似便秘的表情,原本很廢話的他這時講話也只剩下了「嗯」跟「喔」而已了。
 
  不久後,等到我停下來時,看得出來,很明顯的他的內心已被我抨擊得快支離破碎了,他的身體似乎還搖搖晃晃的,好險現在是坐在圖書館的椅子上,不然我很懷疑他會不會就當場跌坐在地…
 
  5分多鐘後,他的精神好像恢復得差不多了後,他那賊賊的眼神似乎散發出危險的目光…
 
  「接下換我了吧…」
 
  我突然感覺我的人生好像會被他攻擊得一文不值…
 
  「首先是你的人稱問題,你可不可以不要動不動就一直用主角的名字啊,你這是第三人稱的吧,請你多善用『他』或直接省略名字,不然看起來很累贅,就像是媽媽在講故事給小嬰兒聽一樣…靠!!不要摸我的頭啊你這混障!!還有,你的累贅文讓我看了很火,如…」
 
  接著,換他喋喋不休的持續給我的文章提出多種有益的「意見」…
 
  我從原本還有心情開玩笑,到最後我已經有要切腹謝罪的打算了…
 
  嗚,我對不起這社會大眾,我不應該活在這世上…
 
  等到他說完他的「意見」時,我已沒有反應的攤坐在椅子上了。
 
  他從椅子上站起來,走到我的身邊,拍拍我的肩膀。
 
  「我先去裡面看一下輕小說來治療一下我那受到嚴重打擊的弱小心靈,等到你…愕…重新對人生恢復信心後再來找我吧…」
 
  他這樣說完後,便往圖書館的深處慢慢走去,而我直到3分多鐘後才能信心的谷底爬起…
 
  這樣類似的日子過了幾次,我跟他的寫作技巧也因為這「探討人生」而漸漸的進步。
 
  不過這樣的日子並沒有持續得了多久…
 
  之後的某一天,他病倒了。
  這一年是個流感大流行的年代,他因為以為是小感冒而未去看醫生,想說自然就會好;不過,誰知道他得的是流感,等到就醫時,是從他在學校昏到送醫的時候了…
 
  我去探望阿炎時,他的精神還算不錯,他住在三人病房裡靠門的地方,躺坐在病床上,旁邊的鮮花表示已有人來看他了,上面寫著我也熟悉的名字。
 
  「嗨,阿宗,想不到會在這看到你啊。」
 
  「嗯,是啊…你媽哩,怎麼不在啊?」
 
  「他幫我回去拿換洗的衣物,幹嘛?我沒想到你居然有戀母情結哩~」
 
  就算戴著口罩,阿炎臉上還是出現了熟悉的頑皮眼神。
 
  「喂喂,你怎麼瘦成這樣啊…沒吃飯啊?」
 
  「吵死了,我吃不下嘛~」
 
  「看你這麼有精神,你該不會是裝病吧?」
 
  「要裝病我才不會裝到進醫院哩…你這白癡!!不要跟其他人說一樣的話好不好?」
 
  「原來不只我懷疑阿…」
 
  我苦笑著聳了聳肩,然後坐在旁邊的椅子上。
 
  「你怎麼會有筆記型電腦啊,買的嗎?」
 
  「怎麼可能啊,當然是借的啊,我爸借我的。至於用來幹麼的嘛~不用我說你也知道的吧~」
 
  「看A片嗎?」
 
  「看你媽個頭啊,是寫小說阿,智障!難道不止有我發燒嗎,你大腦是不是也燒壞了啊?要不要幫你叫護士?」
 
  「厚厚~,這麼勤勞在醫院裡寫小說啊,還真是辛苦你了啊。」
 
  「嗯啊!反正在醫院也沒辦法幹麼,難得暫時不用上學,那就寫我之前一直想寫的長篇小說吧。」
 
  他快活的指了指筆電,興奮的對我說。
 
  「看到你沒事,那就太好了,我代替許子泰和阿玄向你問好啊。那麼,我先走了啊。」
 
  我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看著這位仁兄。
 
  「蛤~你不多待一會兒嗎?那麼快就要走了阿~」
 
  「反正你又不是快死了,你還那麼有精神,我就放心了…」
 
  「好吧…哪麼掰啦,下次再去圖書館吧!」
 
  「嗯嗯,你可要早點好起來啊,掰掰!」
 
  不過,我沒有想到,這是我最後一次看到他了…
 
  據說那是在幾天後,他突然高燒不退,他就這樣病逝在醫院裡。
 
  至於為什麼我會知道呢,那是因為他在他爸的筆電裡,趁著在醫院時在裡面寫他如果真的死了,他希望把他的硬碟給我,所以我便被請來到他家,從他那雙眼浮腫的爸爸手中接過那黑色的500G硬碟。
 
  後來我再也沒看到他的家人了。
 
  硬碟裡的文件中,存有他心中那篇小說的人設、地形與地理、伏筆、時間序以及一些他試著寫的一些草稿,裡面有他給我的一個文件,他希望我能把他未能寫出的故事完成,不管暢銷與否。
 
  看到這裡,我的眼中默默的流出了我這幾天強忍的淚水。
 
  我一定會幫你完成的…絕對…
 
  不管要花多少時間…
 
  -END-


  這算是我亂想出來的吧,因為最近我是真的感冒了…還希望我那個朋友看到了請不要嗆我好嗎!!
  至於各位大大們無須驚慌,因為我還健健康康的活在這世上,在這還謝謝各位願意花時間看我寫的這篇短篇小說,在此小弟先先向各位鞠躬唄~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