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我在五四二旅的日子裡(中)

作者:如果單身 森│2009-03-31 13:17:13│贊助:0│人氣:722
第四章 標悍裝甲旅,魂斷鐵騎兵
依稀記得,當我們來到五四二旅的那一刻,大夥都被二營區的磅礡氣勢所震驚;我心想完蛋了,這樣大的旅,以後的日子難過了;果然,還沒回神就被幹啦!喂!新兵,慢慢來勒!把所有的東西都倒出來!一分鐘,動作開始。當然,大家一定不能如期完成啦!又被幹了一次,記得那時的班長都很兇,兇的讓每個人都會怕;安檢完畢之後,我們便被帶到一個餐廳之中,在所有同梯會合之後,我才發現原來我們同梯的那樣多的人,坐滿滿的一群人等待著被分配單位,一個個就像待宰的羔羊,等待著命運之神的卷臨;一個個的上台抽籤,分配單位,那時候的我正快樂的跟著隔壁的弟兄聊天,也跟他們討論著每一個人,抽籤時神情及種種,至於為什麼我會被抽到學長、學弟制最重的「裝騎連」,而又為什麼現在的我又會調單位到所謂的天堂「旅部連」呢?所有的一切將會在後面加以敘述。
看著一個個同梯的在台上抽籤、宣布單位、抽籤、宣布單位,等著等著都快睡著了,便跟同梯的聊起天來,一起討論每個人抽籤時候的神情;也許是上天故意懲罰落井下石的人吧!記得那時候看到一個弟兄,抽籤時,眼睛一直的眨、似乎粉緊張的樣子、但上天似乎特別的「不照顧」他;抽籤過後,分配的單位當然就是—傳說中學長、學弟制最重的連隊、也就是人稱「菜鳥地獄」的裝騎連,他臉上那一份懊悔及無奈,似乎向他宣判死刑的到來,那時候的我卻跟著另外一位弟兄打哈哈的說:直屬連、伙食好、福利多、有啥麼好緊張的;但事實上,我的心裡卻是想—哈哈又少掉一個苦單位的名額啦,真高興…
上天也許就是看不慣,我那惡作劇般的思想,輪到我抽籤時,我毫不猶豫一次就拿了起來(因為我記得我同學跟我講,千萬不要猶豫、否則天堂、地獄就在一線之間);那一瞬間,我隱約記得我抽到兩張,卻毅然決然得捨棄了另外一張(我想沒選中的那一張應該是天堂吧!ㄏㄏㄏ)看見底下的同梯那一張張的嘴臉、彷彿死神宣判了我的死刑,掉入地獄深淵的我,將從此陷入萬劫不復的世界,天呀!我終於明白那位同梯弟兄當時的感覺了,也深深的體驗到我不應該取笑別人、畢竟都是同梯的…,最後我就和四位弟兄一同來到傳說中的「菜鳥地獄」--裝騎連。
由於抽完籤之後已經是晚上七點多了,隨著班長一步一步的前進,心中的疑惑不覺然的提昇著,未來的日子,到底要怎樣做,看著即將落幕的天際,望著遠方即將到達的終點--「裝騎連」,記得富麗堂皇的外表卻是破爛其中,是我對三營區的第一看法;連上充斥著一陣陣的惡臭及汗臭,令人不禁作嘔,天呀!那時心想,原來,地獄是那樣的髒亂不堪入目(後來才知道原來裝騎連那時候在基地期末測驗,所以連上的弟兄都不在連上,剩下的就是一群上兵及幾個下士留下來訂哨,因此,才會如此---的不對勁);來到連上後,又是一陣的安檢,夾雜的還不就是一陣陣的叫罵聲和吆喝聲;剛到部的我們,因為對環境的不熟悉、更是緊張而錯誤百出;就在當天,參一班長便宣布一個不好的消息,因為有一個人(同梯)將離開我們,到別的連隊去,雖然我們都是第一天見面,但是因為都是同梯的,大家也都流露一絲絲的不捨送別了他…
事隔一年之後,偶然之間,我在收假時坐的公車上遇到了他,知道發現他過的不錯,心中慰藉了不少…至少大家都熬過來了,面臨退伍的前夕,我們都長大了,而不是當初不知檢點不懂進退的毛頭小子。
記得剛開始的時候我被班長取笑的粉慘,那時候一同到裝騎連的同梯弟兄只有我一個是大學生,其他的都是大專畢業而已;也許是因為年紀比較大、還是因為學歷較其他人優秀一點,還是好勝心驅使之下,記得那時候,班長問會用電腦的舉手,我舉手還很白目的說:電腦是大學必修的課目,但事實上,雖然會使用,並不是十分的精熟,況且許多的應用軟體並不會使用,因此,便淪為各參班長們取笑的笑柄,卻也因此,讓我收起那份自傲的尊嚴,虛心的求教。
而在當「菜鳥」的這一段時間裡,我想我最應感謝的應該算是大我一梯的一位學長,因為他的大力引薦之下,我成為了參三班長的徒弟;其實那時候跟那位學長有著共同的想法—一定要升士官,並且成為連上最有「檻折」的兩位士官,稱霸連上;當時的我真的很想當士官,因為不希望自己是一個沒主見、受人吆喝的阿兵哥;無奈,那時候我師傅跟參一班長雖然是同梯但卻不對盤,因此爭吵是天天必備的事,因此,送我去受訓—根本比登天還難;但我還是周旋在師傅與眾學長間,無非也是希望自己能夠去受訓,但上天總是捉弄人,同梯間最想升士官的我到了最後,竟然是同梯間唯一沒升士官的一位;事後我也證明,原來宿命是天注定,並非強求就可以的;我之所以沒升士官的原因是因為業務繁忙,無法受訓,ㄏㄏㄏ強求到了最後還是一場空呀!



第五章 菜鳥學長心,師徒兄弟情
當我來到裝騎連的時候,學長們一開始並不喜歡我,因為一來我的言行舉止都太隨便、總是會被罵:我跟你很熟嗎?也許是因為在外面的朋友都是那樣的豪邁,因此對於他們的態度總是覺得十分的奇怪,也是因為常被罵的原因,對於學長、學弟的觀念便是,無論私底下大家如何的好或壞,至少他比我早進來,也比我早出去,因此我們必須尊重他,學長和學弟之間只要沒厲害關係,那不如不要打交道,最好是跟學長保持一點相當的距離;(或許是因為當太久的菜鳥了,也可能是不想跟他人打交道,很遺憾的直到現在的我並沒有跟當初一樣的想法—兄友弟恭,我常常也會罵學弟、伴黑臉…),那時候的我其實非常的害怕,因為我的EQ非常不好,也就是說我的脾氣非常的不好,我害怕有一天我會跟他們起衝突而斷送了我一生精彩的未來,找一個清靜一點的地方,也是降低發生衝突的好辦法。
說到我的師傅,也算是我生命中的一位貴客,因為有他,所以我軍旅生涯的初期,雖然過的苦,但和我同梯比較起來,我算是幸運的了!因為我有辦公室可以躲,在辦公室裡有著自我的一片天地,記得一開始的時候參一、二、三、四是在同一個辦公室,那時候我常常是各參班長的笑柄,因為我明明什麼都不會,卻跟人家逞強,牛皮吹破了想當然爾,一定是眾人取笑的對象啦,後來因為我師傅和其他各參的感情並不好,雖然他們是同梯的但是互相的苛責以及取笑我師傅的總總事蹟,不斷的在我眼前上演著…
其實,說到我師傅這一個人,並非是一個不好的人,相對的我覺得他是一個對人粉好的人,只不過他不懂的跟別人交際應酬,因此常常受到同梯們的排擠;當然啦!最後我們就被趕出辦公室,就在一次搬家的時候,參三便和各參分離了,原因無他因為他們不想和我師傅在同一間辦公室辦公(覺得丟臉);但也因為如此,我倒也落的輕鬆,因為到了另一間辦公室—出入的人少了自然而然被盯的機會當然變少了,我那時候終於知道「爽兵的日子」來臨了!!
我的師傅—忠鑫,就像一般的讀書人一般,有著讀書人的那一種憨厚的個性(我是說外表啦!);但是他的內心世界確有著與一般人不同的嗜好,我想他就是那一種獨善其身的人,對生理有需求的時候,他也是處理的非常理性—用錢解決、平常休假的時候就是去洗洗三溫暖、上上網,雖然看起來是那般的乖巧,卻也有一顆「火熱」的心,和他在一起工作的時候,絲毫感覺不出來一點學長的感覺,因為他不喜歡這樣子的耍流氓、裝大條;因此,在我「菜」的時候可以算是真的很幸福的了。
每次正常的放假、收假之後便和師傅、學長一同聊天、辦公,日子也是過的愜意,畢竟那時候的部隊並不怎要求訓練,參三的工作就像是雜工一樣,管理連上的表格、簿冊,至於那些可以出去洽公、出去爽的任務:如買東西啦!當然是輪不到我們師徒倆啦,但在連上輕鬆愉快也是不錯的,可惜,幸福的感覺總是不會很久的—我那一位學長去受訓了,學長一走,我開始過著孤苦無依的日子,沒有人可以陪我在加班過後一同抽抽小菸、聊聊小天;原本就害怕孤單的我,也只好一個人硬著頭皮走下去勒,畢竟,在我的軍旅生涯裡我還剩那麼的久,無法逃避;既然無法逃避,那只有欣然接受。




第六章 萬般皆失意,綠雲罩頂心
在我當兵的前三個月認識了一個女孩子,是我最喜歡的巨蟹座的女子,因為巨蟹座女子的溫柔、體貼、小女人會做家事,一直是我最鍾情的女主角,因此,在感情投入的不久,我便將我所有的感情完全的投入,尤其是交往不到三個月正處熱戀期間的我、在軍中受到學長百般的欺凌、心中只有忍,因為始終相信未來將會是我的,所有的心思也把它完全寄託在我的愛人身上,當兵之前就因為害怕失去她,因此對她百般的約束、對她百般的要求,原因無她,就是因為害怕失去她,更是對她百般的遵從及忍讓,但是身處軍中且萬般受到拘束的我根本無法與她達成任何的一項共識;原本我以為只要我讓她、遷就她就好了;因為我那如無底深淵的大男人主義思想讓她無法接受、第一次的說教讓她覺得甜蜜,久而久之更是讓她覺得嘮叨;最後,竟然變成了厭煩…
也許吧!人就是犯賤、就是當東西失去了之後會更加用心的去追回來;可惜,所有的事實已成立、所有的甜言蜜語再也挽回不了她那顆早已脫韁奔馳的心、所有的關心變成了困擾、變成了惡意;於是她變選擇了躲避、逃避我的一切、包含我對她所有一切的關愛與祝福;我的心情就像是刮過七月雪的夏季—又酸又冷卻又浮動,心中所浮現竟是一個恐怖的念頭—逃兵,我想要去找她、我想和她在一起、我急的就像是熱鍋上的螞蟻、我心中沒有任何的分寸;我跟所有的人講心聲,卻發現沒有人可以瞭解我,所有的規勸就好像在諷刺我一般的讓我感到無助(我想那時候的我已經失去分寸了吧!)…
很慶幸的,雖然我是在一個那樣不正常的連隊,卻有一個願意幫我的輔導長、以及通情達禮的連長;連長給我請一天假去處理我的感情問題,現在想起來真的很可笑、當時的我真的是癡情呀!那一天我匆匆忙忙的趕回了家裡,便開著我家的車一路狂飆到我心中最痛恨、卻也是最懷念的地方—台中。也許是愛情沖昏了頭、還是我太癡情,我竟然就像是一個白癡般的在她家門口從晚上十一點多等到天亮、為了就是要見她一面、為了就是想挽回這一段我最珍惜的緣分,從不懂愛情可貴的我、深深的跌了一跤;原來,愛情的魔力就是那樣的恐怖,深深的引以為戒,原來感情不是一廂情願的付出、也不是一昧的忍讓就可以達成童話中白雪公主與白馬王子最終的幸福,原來我太笨了。





----早知道成長是那般的痛苦----
早知道成長是那般的痛苦
寧可選擇放棄長大
早知道分手的滋味是那般的苦澀
寧可選擇放棄戀愛
早知道重逢的滋味是那般的失神
寧苦選擇放棄思念
早知道的種種是非
卻總是令人無法去避免
人為什麼要活的那般的痛苦
有了愛情的滋潤是那般的可愛
失去愛情卻是那般煎熬…那般的心痛……
那般的寂寞………..
原本以為已經讓時間漸漸沖淡的傷痕
卻又在再次重逢而湧出更深的缺口
人想要的不過是一種安定的生活不是嗎………..
我要的到底是什麼……誰可以告訴我…..
想哭的歲月早就躲進了日記本成為歷史………
所擁有的只是先人所說的….男人要懂得堅強…….
雖然已經長大……..卻少了那樣的勇氣和堅強……….
總以為失去就是因為自己不夠好…………要對情人更好
原來一切都是錯誤的開始………..
總以為可以天長地久……因為不想要無結局的愛情
可是始終無法實現………………
好想好想……卻好難好難……….
好失望好失望…….卻好痛苦好痛苦…….
--森—07.09.2000

(在此不僅僅感謝當初肯幫助我的主官(管),也為當初盲目追求完美愛情的我,默哀三分鐘)
【註記】事後,我想現今的主官(管)是否有做到他們所應做的事,以及他們的所做所為,是否合情得體,真的值得我們去三思,我覺得現今的軍中,跟以往的狀況早就完全不同,人們不像以前的憨厚、知識水準也往往比以前強上數十、甚至數百倍;專制、獨裁、不合理的管教模式,早已不敷使用,但是太合情合理的管教,卻又容易造成部隊的鬆散、紀律的渙散,因為人總是那樣的不知檢點、不懂進退、分寸,長官對弟兄太好、就容易產生軍紀危安因素;人一大意就容易發生事故;但太嚴謹的帶兵方式,又容易讓士官兵情緒反彈,難怪一些的主官(管)都說現在的兵越來越難帶了,因為人越來越精、就容易鑽漏洞;或許在上位者是否應考慮「因材施教」,或者是考慮一下用興趣、本身專長來分配職務,然而如此的作法是否能夠達到精進部隊戰力、降低部隊危安因素?我並不能給予肯定或者否定句,但小小的修正加上用心經營,理想的成功領導者,我想將不虞匱乏。



第七章 明月寂寞心,網路傳真情
我和我的愛人終於結束了,結束了這一段我最珍惜的感情,就在兩千年世紀初的第一個情人節;分手之前,我做了我最大的努力去挽回,每天的一封情書、每晚的一通電話、每夜的思念千萬遍;沒想到,每天的一封情書—寫到詞窮、每晚的一通電話—變成所謂的監視、每夜的思念—讓我輾轉難眠。
但也許就像世人所說的:緣已盡、情已了;該還人家的,還是還人家自由吧!既使,我再作任何的動作也只是徒增雙方面的困擾,雖然那時候我的心就像刀割一般的痛苦、滴血的心坎、孤獨的感情路,那時候的我雖然是決定放手卻仍是不經意的一問:以後還可以聯絡嗎?然而,縱使答案是肯定的,那份的落寞及一點點的冷漠早已經告訴我這一段感情—情已斷、緣已了、各紛飛吧!之後,這一段時間的我就像是行屍走肉般的無心於所有的事情,瘋狂的上網、瘋狂的和一群同樣在感情上的傷心人一起在網際間暢談著所有的一切、所有不愉快的一切,我想大家都想藉此來抒發自己的情感吧!
一樣的失意,因此一樣的失落,但卻也因此使得每一個人心靈更加的契合;正當我心靈大門的鎖匙開始生鏽的同時,有一個人悄悄的走進我的心坎;果汁—甜蜜又好喝的甘露,就在我無助無依之時,幻化成一隻美麗的蝴蝶飛進我的心房,滋潤了我那逐漸枯萎的花朵,這一段的日子裡我就像無主的幽靈,行走在一個不屬於我的空間中,朋友、父母對我的規勸、安撫視若無睹,每每一放假便陷入聊天室中尋求瞬間的知音,為什麼這樣講呢?因為一下線之後,又是孤單的自我,更沒興趣去追求下一次的愛情…
果汁—就是網路上我唯一的死黨、唯一的知己,也許是同是天涯淪落人吧!彼此間的相扶持、彼此間的通信,漸漸的成為了我天南地北的對象,更也成為我和我師傅每天的一種樂趣,因為她每日一封問候的信讓我們每天多了那一種夢幻的主題,也使得我的心由原本的封閉、逃避,漸漸的走出兵變的陰影…。
【註記】網際網路就像是一個無底的深淵,更是現今商業上人人急忙想踏入的的行業,主要也是因為他潛力無限才會有這般迷人的魔力。不僅是可以吸收最新的知識、並且人與人之間不需要任何的媒介便可以在線上自由的聊天、尋找自我的一片天;在網路上人們不用刻意的隱瞞自己、裝扮自己,暢所欲言,無奈近年來,網路上騙色、騙財,也使的許多人為之卻步,經濟的衰弱也使的原本百家爭鳴的網際網路不再像當初的風光偉業,所有的投資者也因此調慢了腳步,也因此更加了謹慎;引用經濟學上的理論,原本過度的膨脹經濟,必定造成反效果,所以我們更應謹慎的調整人生的步驟,否則就像日本的泡沫經濟,瞬間的幻起幻滅,還是造成無法預知的毀滅。



第八章 患難兄弟情,情比金堅高
絲絲的細雨,飄盪在灰暗的天際,其實就好像是我心情的最佳寫照;我大學的死黨,也兵變啦!這樣寫道,好像有點幸災樂禍的感覺,其實不是這樣的,記得在我當兵之前,他就是我的室友,人是蠻好的,只不過比較內向一點,所以對女孩子比較沒心思,想當然爾,我就變成了他的狗頭軍師啦!沒想到一瞬間他就跟他女朋友結緣了三載(那時候他都說若不是我,他現在一定還是處男呢!!)
也許,當兵真的是男女之間最佳的考驗,但既然被兵變,我們姑且也不要討論誰對誰錯,因為畢竟大家都有錯(雖然那時候的我也不這樣想),而我室友又是那種超級想不開的人,而我這一個狗頭軍師,只好變成「失戀顧問」啦(雖然我也在失戀的療傷期),兩個悲情的男子,在綿綿的細雨中拖著沈重的步伐漫無目的走向未知的前方,雖然兩個人都沒有說話,但確有同樣的一個執著,當兵讓我們吃盡了無限及無尊嚴的苦楚,也讓我們享受了毫無人性的短暫旅程,但無論是悲是喜,未來的日子裡,我們一定要更加的堅強、更加的努力去扳回這兩年所失去的尊嚴和勇氣。
記得在大學求學階段,從大一的時候,我們就住在一起了;常常一起度過那明明才月初,兩個人身上的錢卻都只剩下不到一千元的困境,一條吐司加上一包長壽煙度過一天的日子,雖然苦,卻有一番難以回味的滋味,一群死黨,一起騎著摩托車遨遊中台灣的美景,一起辦聯誼、泡「恐龍」的日子,總是會有一種「同枝相連」的感覺,雖然每次他都說:真倒楣,跟我結上這一段孽緣、真倒楣,跟我讀同一個班級,真倒楣,跟我住在一起,真倒楣‥
但是,命運總是緊緊將我們結合在一起,一起去求教授(雖然永遠找不到教授)、一起去打工(雖然總是被欺騙、領不到錢)、一起去泡馬子(雖然總是遇到恐龍)、一起…;也許真的是孽緣吧!畢業時,他比我先拿畢業證書,沒想到,卻跟我一起當兵(繳交畢業證書的時間相差三個月,卻在同一天收到兵單),變成同梯的;原來,緣分就是這樣,所以一起被兵變,似乎也是理所當然的事(ㄏㄏㄏ);當然啦!一同療傷總比一個療傷還好,只是男兒當自強,不然怎會長大呢?





第九章 歲月如梭逝,回首千百年
好時光總是不等人,在我軍旅生涯中,讓我最快樂的日子,應該算是和師傅一起工作的那一段時間吧!沒有任何的工作壓力、沒有任何的業務纏身;隨著日子一天天的過去,在師傅細心的教導下,我也從電腦白癡,慢慢的精進;軟體也從啥麼都不會,逐一的學會;就在我得心應手之際—我師傅破百了;剩下三個月的他,跟我說了一句話:當兵就像是一場戲,軍服就是戲服,穿上軍服就開始演戲,裝騎連所欠我的真的太多(九二一大地震的時候,他家住在新莊是受災區,卻因為裝騎連在專精基地,他又是參三業務承辦人,因為「菜」根本沒交接人,所以四十幾天沒放假,也不曉得家中的情況是如何,那時的他只能含著淚水作業,所以說軍隊真的欠他太多),不管這場戲演的好不好,之後的我總算可以脫下這身的戲服,離開這個鬼地方,因為這根本是一場鬧劇,也不用想太多,慢慢演吧!總有一天換到你們的;我們的緣分只剩下一個月,你也必須要負起這一個擔子,之後的我必須準備退伍後的考試,加油吧!
就在這一個時候,連上來了一位排長,為什麼會特別提到呢?因為他幽默的一言一語、他誇張的一舉一動,和我的行為模式有著同工異曲之妙;記得,有一次上莒光日的時候,那一天正好播著一場音樂會,不曉得是我們思想太邪惡還是攝影師太邪惡,他總是對一個吹直笛的樂師拍特寫,是恰巧還是心有靈犀,也就在我和他四目交接的同時,兩人發出了會心的一笑,之後的我們一起聊天、一起打茫,讓我在無趣了連隊裡獲得了一絲的溫暖;但上天總是虧待好人,就在我們「水乳交融」的同時,來了一份要命的公文—我哥(那位排長)要去支援三軍聯訓了,為期一個月的時間;也因此,我又陷入一片孤寂及一絲的落寞了…
很快的一個月又過去了,師傅便常常沒出現在連上,去面試、去考試;漸漸的重擔也降臨在我身上,我那時候心想,完蛋了,師傅要退伍了,我可以去受訓的機會又更少了;沒想到!真的沒想到人算不如天算呀!我就這樣因為業務的關係所以就沒去受訓了;記得,那時候的我感情受創、又不能如願以償的去受訓、學長已經去受訓、師傅又常不在、連上的學長四處的找碴、天天的夜哨、天天的戰備、管制休假…
疲憊的我根本沒有一絲絲的休息時間,別人在看錄影帶、我卻得乖乖的回辦公室作業,別人去運動、我卻得乖乖的在辦公室排課表,我的所有一切作息幾乎都在辦公室度過,每每晚上加班至深夜,站兩點至四點的夜哨(連上又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一點半就要上哨—衛哨交接完畢),而那些老兵,每每都拖哨,明明站四點到六點,三點半就要上哨,直到四點半才姍姍來遲;而我回到連上才剛躺下去就「部隊起床」了,那時候又沒有加班補休,連續一個月下來我幾乎每天都是睡不超過三個小時;那時候的我真的快瘋了,每次放假回家總有三分之二的時間在睡覺,所以在我「菜」的時候真的不曉得啥麼叫放假出去玩;只知道要睡飽一點,因為回來之後就沒得睡了;而這也是我會調連隊至旅部連的前端。
天天的戰備集合、天天的繳交作業、天天的出現在旅部作戰科,每一個連隊的參三有著相同的命運、相同的開會、相同的裝扮,只有我是不同的,因為每次的開會、每次的聯合作業,總有一個人全副武裝、跑步帶殺聲的步伐、滿身大汗急急忙忙的進辦公室----那一個人就是我;也許就是因為這樣的不同,引起了學長的注意,因為實在是太奇特了吧!就在我當兵第九個月的時候,我離開了一個讓人充滿回憶、卻又讓人不想回憶的連隊—裝騎連,如果那時候我去受訓了、如果那時候我哥沒去三軍聯訓、如果那時候我學長受訓早一點回來、如果那時候我堅決不離開、如果…,也許我現在還是在裝騎連、也許我的能力也無法像現在這樣的水準,也許…,有所得我想也必有所失,天註定、強求也不一定有結果。



第十章 七夕重逢夜,猶如陌生人
七月七日是我那一個無緣愛人的生日,不曉得為什麼,當日子一天天接近這一天時,我的心就特別的浮動,記得當初的誓言、當初說好要一起度過世紀初的每一天、生日、情人節、耶誕節…,因此時間洪流越接近這一天、我的心便越狂野;很慶幸,學長願意把假讓給我休;而我也就在七月六日再度回到了傷心地—台中。
那一夜,又是一個狂亂的夜;吵雜的音樂聲加上鼎沸的人聲,混亂的知覺,恍惚的節奏,就在結束荒唐歲月的一年後,我又破戒了,原因無他,真的是因為那一天的心情太亂了,一時之間受不了誘惑而沈醉其中;清晨時刻,人群漸漸的散去、音樂聲漸漸的消失、神智也漸漸的清醒,朋友們醉意未了,一群人起鬨著要去唱歌,來到KTV的我便像往常一樣和朋友一起搶麥克風、搶歌唱;因為再多的酒也麻醉不了我那傷痛的心、再多的安慰也撫平不了我心中的缺口;熱鬧的氣氛更是持續的加溫著…
我那亢奮的情緒,卻因一扇門的開啟而潰不成軍;她出現了,就在經過一百卅五天又八個小時的清晨,朋友的邀約,使的我們再度相逢;不曉得是激動的神情、還是加速的心跳竟使我木然的不知所措;氣溫也瞬間由狂熱降至最低點,讓我有一種衝動想要逃離這一個空間,卻又不由然的無力逃離…。
灑脫的問候、熱情的談笑,卻讓我感覺我自己像是一個白痴;尷尬的對話、陌生的感覺正好是我們之間最佳的寫照。諷刺的是影像裡正撥放著蕭亞軒的「最熟悉的陌生人」;好熟悉的感覺卻令人感覺不到一絲的熱情、之前的溫存就好像過往雲煙般消逝無蹤,儘管在我身上似乎還隱隱約約殘留著之前的一段情。同樣的人、同樣的景色、卻有完全不相同兩種情況,之前的她就像是小鳥依人般的和我如影隨形;如今,他和我每一位友人聲聲的談笑、卻句句刺痛著我每一分每一吋的心,我也終於知道,由朋友變成戀人是簡單的、由戀人變成朋友卻是千辛萬苦的,我也知道,我們之間的感情就此結束,結束在我們相識的第三百十五天她的廿五歲生日裡…。
聚會結束後,我知道這裡已經不是屬於我的空間,我應該悄悄的離開這裡,我頭也不回的踏上回家的旅途,在野雞車上關閉了行動電話、闔眼回想著所有的這一切,啥麼也不想做、不想思考;哈!原來這一切真的結束,我這一段最珍貴、也是最長的一段感情就結束在世紀末的七夕…。



第十一章 同甘共苦情,明月照丹心
當師傅退伍之後,我在裝騎連的日子可以算是輕鬆愉快吧!可是兵變的陰影卻是讓我一直無法釋懷;每天因為太閒所以一直想東想西的;更是不能釋懷。後來因為常常出現在作戰科裡,剛好那時候作戰科訓參官的文書準備要退伍了,卻沒有找到徒弟,那時候他一直問我想不想到科裡來幫忙;他的意思很清楚就是想要我當他的徒弟;可是,我是一個放不下的人;那時候我只知道如果我走了,那裝騎連怎麼辦?畢竟連上有最照顧我的哥哥,以及跟我交情很好的大我一梯的學長;當我離開裝騎連之後,跟他們相處的日子一定是遙遙無期了,經過幾番的思量,我還是決定離開裝騎連,因為那時候的我真的忘不了「心中」的那一份傷痛;也許吧!忙碌的生活可以降低我的心傷、也可以使我忘記這一切…
那一年的七月一日我離開裝騎連,來到天下第一科—作戰科,每日的業務繁重,就好像天上的繁星一般;做完一樣,又出現千百樣,為了迎接「漢光演習」,每日的提報資料堆的就像是山那般的高,科長也因此管制了我們的公差勤務,全心的投入一切的準備工作;那一陣子裡,每天就是工作、睡覺、工作、睡覺,也不需要擔心工作做到一半就要站哨、還是出公差,因此,所有的時間幾乎都在作戰科裡,記得那時候,由於工作量大,常常就是忙到凌晨四、五點,醒過來時,也常常是中午時分。
那時候,也由於剛改分配至旅部連,並且也在科裡作業;所以變成「人在旅部連,所有的裝備卻在裝騎連」的窘狀,根本不曉得自己是哪一個連隊的人,因此,在旅部吃、喝、拉、撒、睡,吃軍官排餐廳的剩飯剩菜、喝被丟掉的礦泉水、睡在軍官寢室的地板上,日子雖然過的苦,卻感到非常的快樂,因為我和一位反甲連的弟兄一起吃、一起喝、一起被操、一起做事,因此雖然日子過的苦,卻有一種同仇敵愾的感覺;但是好日子是不長久的,因為,訓參終於來了—英明的時代,讓我的日子過的可謂之津津有味啦!
記得那時候正值「漢光演習」,原本一開始所做的工作皆是發發文、倒倒垃圾、跑跑腿的雜務,因為根本還沒有進入狀況,所以,最大的極限也只是如此,況且,我所接任的職務是訓參官的文書,而訓參官根本還沒到部,因此,也樂得一身輕;英明時代的來臨,代表著我的成長、也代表著地獄時代的來臨。
我們先來談一談「英明的為人」---英明就是我在軍中的「老闆」—作戰科的訓參官,出身就像是一般大專生一樣,簽下志願役,後來一直的續簽,而晉升到現在少校一職,不過我覺得他是一個非常稱職的軍人,雖然他的出身並非像一般正期或者專科的軍人班底,但他的責任心之強,到也是我到兵至今所見的第一人;每每加班到二、三點,卻發現早上早點名時,他又出現在科裡,他最遺憾的事是比別人晚升少校半年,所以那時候的他非常的不平衡…
而我在他身旁所扮演的角色,可以算是他的「手」吧!因為他心中可以想出千萬種的計畫,以及掰出許許多多的事物,但卻不會使用電腦,因此,總是需要我幫他表現出來,兩個人之間就像是一體的吧,他去思考如何擬定計畫、訓練,而我就負責把他的想法實現!
在不知不覺間就和他共事了八個月,期間有苦、有樂,現在回想起來也是百般的滋味,慶幸有他,所以我所學到的東西也不少,現在的他已經調去戰一營當副營長了,雖然仍是常常回科裡報到、到軍官排吃飯,但看到他的神情已經不像當初那樣的憔悴,也替他感到十分的欣慰,現在的我等待的退伍的日子一步一步的降臨,回想過去的種種,也許就是這樣的因緣際會,使我們有更多的話題可聊、更多的回憶一一的浮現心中。
那時候的我跟政錡(註)常常被他叫起床(用幹的喔),因為我跟政錡常常在休息之後,大約是凌晨二、三點的時候,一起坐在旅部大樓的頂樓,抽著小煙、看著天上的繁星點點、聊著過往的種種、說著對未來的崇憬…,因此,往往一睡就是到中午時分,被罵是理所當然的,那時候的我們正在做著訓練管制室的重建,訓練管制室所有的看板必須要完全重作,因此,也更加的艱辛困難,記得那時候根本沒有任何資料,所有的一切就是一箱的廢紙—完全沒整理的公文、加上一間空蕩蕩的房間,以及沒整理過的空櫃子;一個星期的時間就要完成訓練管制室,記得那時候看著工兵連的木工進進出出,好不容易終於完成了一間像樣的管制室,原本以為到此終於可以鬆一口氣,沒想到長官一轉念,只說:訓管室太小了應該可以大一點,想當然爾,全部的東西,只好重新再作一次啦!
夜晚的星空,總是那樣的美麗,尤其是在軍中的每一個夜裡;滿天的繁星似乎一閃一閃地向著人們訴說著許許多多的成年往事,也靜靜聆聽著人們道盡多少的心酸事!記得一天的夜裡,那一天相傳是月亮最接近地球的一天,我和政錡兩人,偷偷的爬上旅部大樓的屋頂,看著宛如玉盤的明月,兩個人躺在頂樓的樑柱,抽著小煙、聊著軍中的各種事物---兩個小人物的心情故事,雖然是那般的不起眼,卻是讓人記憶深刻;畢竟當兵是那般的無奈及那般的心酸,一個個剛從學校畢業的學子,無法追求心目中滿腔抱負,卻必須要心不甘情不願的來到軍中服役,也許只能用苦笑三聲來代表心中的無奈與苦楚…
【註】政錡,就是我當兵的一位學弟,因為腳受傷所以準備要退伍了,卻因為當時反裝甲連正準備要專精基地,於是他們連長把他派來支援旅部作戰科文書一職,算一算他應該算是「訓練官」的文書吧!可惜,在訓練官還沒來時他就退伍了,在我的軍旅生活中,他也扮演著不可磨滅的地位,因為有他,使得我初至作戰科的那一段時間裡有著一同作戰的戰友,現在的他不知不覺已經退伍快一年了;幸虧有他,因為這一段時間裡的歡笑、苦難都有他的蹤影,那時候我們總以「哼哈二將」自詡…



第十二章 千軍萬馬萬里行,遊戲之間逐共軍
準備三個多月的「漢光演習」,終於開始了,雖然那時曾因陳總統要出外去訪問而延期,而漢光演習,也在總統回來之後,如期的展開了。一連串的兵棋推演加上一連串的簡報、長官視導,呼掄了一個星期,大伙兒就好像真的在作戰一般,早上一起來就全副武裝並且戰備集合;並且快速的跑到戰備位置,而我們文書們就到旅部地下戰情室開始戰備作業,一天的夜裡,所有人都睡了,只剩下作參官一個人仍努力的奮戰著,手裡的行動電話響個不停,電報、電話記錄不停的傳真著,一方面打著AOEⅡ、一方面處理的抵禦敵人的侵襲,天漸漸的亮了、一段段的煙屁股、加上滿天瀰漫的煙霧,作參官提著疲憊的神情,露出了勝利的微笑;漂漂亮亮打了雙贏的兩仗,不僅僅得到最後的光榮,一打敗了電腦螢幕中的君主,成為世紀末的君王,另一就是打敗共軍的來襲,成功的獲得最後勝利…
三個多月的先期準備,終於結束了,一切的辛勞總算有一點點的解脫;一切的榮耀卻沒因為我們日夜顛倒的參與,而讓我們有所沾光;也許是因為換旅長【註】的關係吧!那時候心理真的非常的不平衡,努力了三個多月、也打了一場漂亮的仗,最後要論功行賞時,卻沒有一絲絲的賞賜,讓人有幾許的倦怠感。就好像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為了這一且所付出的健康、所犧牲的睡眠都是自己該死、活該的;但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也許吧!忘恩負義就是這一個新旅長的最佳寫照,只能自認倒楣了!反正一年八個月的時間裡不算長也不算短,日子過去就算了,就當是被坳吧!反正現實生活中有更多更不平衡的事,假設一切都要計較我想一輩子都在計較啦!
【註】這一段記憶,是所有五四二旅的官士兵所不願意提起的一段回憶;畢竟這一段回憶可謂之五四二旅的羞恥,更是一輩子難忘的回憶;我想只要是一個有真感情的人,都會替老旅長打抱不平的,而使我也發現軍隊中就是那樣的黑暗、那樣的迂腐,也許就是因為當初旅長對士官兵太好了,所以最後導致事件發生…,但事後的處理方式卻讓我大大不能苟同。
事情是發生在去年的八月初,那時我們正在準備著漢光十六號演習的事宜,所有的人依照著同樣正常的放假、收假;而我們也繼續著演習的相關準備事宜,一天晚上,突然參謀主任集合了全旅的士官兵,大家正議論紛紛時,才發現原來是位於月詳湖畔的老鼠媽媽被人毆打成重傷並且搶奪財物;經過幾日的調查,終於找到兇手了,但事件的發生,終究是紙包不住火;傳到上級的耳裡而旅長也因此被調職,等於是被流放,算是一種軟性的強迫退伍,記得他離開的那一天下午,在大廳時,我第一次看到他發脾氣,他氣的罵了一聲「莫名其妙」,慢慢的進入將軍車內,離開了這一個讓他傷透心的五四二旅…
有一天,在我放假的時候,我竟然聽到一個消息,真的讓我震驚的目瞪口呆,聽說:那一件事發生過後,因為人事的疏忽,那兩個犯案的士兵(他們是回役兵)因為當初沒經過正常的手續下放部隊,因此,他們根本不具有軍人的身份,所以軍法對他們根本沒有任何的效用,而因為那位老鼠媽媽撤銷了告訴,所以法律並沒有對他們採取任何的辦理,他們也因此無事的退伍了!
而最倒楣的卻是一個「明日之星」因此而隕落了,一個待人永遠和藹可親的旅長,因事件的牽連而下放,真的讓人替他感到無比的傷心與難過;而我也終於明白,上天是不長眼睛的;所有的是非並沒有因罪犯而有所報應,而軍隊中是黑暗的,因為不想擁有更多的軍事醜聞,因此,包庇甚至於利用關係,把所有的事情掩蓋了起來,最後,吃虧的還是善良的那一位老旅長…在我的心中最大的疑問是—世間的有天理嗎?



第十三章 流金歲月似水流,今宵有酒堪需醉
記得才剛到部的新兵戰士,不知不覺就要退伍了!也許吧!身為文書的阿兵哥,根本不像在當兵,每天就是加班、睡覺、上班、加班…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飛快的流逝了,兵變之後的我,對女孩子變的不珍惜,想戀愛就戀愛、可以做愛就去做,雖然我不是長的帥帥的那一種類型,但經過一次、兩次的失敗之後,對女孩子更是得心應手,同樣的公式、同樣的手法幾乎是無往不利,因為不知珍惜、所以來的快、去的也快;反正心中只有一種想法,我又不會痛、只要妳心甘情願,我就跟你玩下去…
漸漸的「公狗」的外號就這樣流傳出去了。莒光日總是我的時間,有時候所說的一切或許根本就是誇大而不實的,但軍中就是那樣的無聊,你講的越誇大不實,他們越喜歡聽!反正,我又沒關係,既然想聽、我就說,想當然爾,傳說就越來越多啦!有時候覺得自己就好像古代在天橋底下說書的一般!說著一篇篇不需負責任的番外野史,喜歡聽的就多來一點掌聲,不喜歡聽的大可以不在意…
也許是因為造孽太多,上天總是需要派一個人來懲罰我---就在我當兵剩下最後的二個月裡。那一天像往常一樣高高興興的跟著大部隊放假,跟著學長一同的在紅茶店裡,喝著香醇的紅茶,就是那般的無聊,打了一通電話給以前大學同窗的好友,他們比較幸運,已經退伍了,接受了他們的邀約,我再度回到令我傷心的地方---臺中。
這一次的宴會可真是稀奇可笑,在我大學有過一段情的女子,在同一時間、同一間KTV、同一間包廂出現,一切總是讓我出乎意料!那一天更有著新角色,但我卻不敢接近一步,因為同一個包箱內更有著和我有過肌膚之親的女子,朋友中更是不乏有人在耳旁開玩笑的說:你的『好』朋友在旁邊,幹嘛這樣害羞呢?哈!我早就不是以前的我了,我真的會害怕嗎!只不過其中還有著「新」朋友,我豈可因為一株的小樹而壞了整個森林呢?而一切也只有等待啦!因為不等待根本沒機會…
緣分就是那般的奇妙,原本陌生的兩個人會因為時間、空間的交錯加上際遇的因緣交錯,而組合成一段美妙的五線譜。在我軍旅生涯的最後一位女子出現了!也許她有可能像之前我身邊的女子一樣都只是個過客、也有可能和我有著更美麗、或者更浪漫的愛情故事發生,但一切有人知道嗎?我想一切還是只有一句話—一切隨緣吧!

----------0424午夜札記--------
在這一個夜裡,我翻來覆去、卻又了無睡意;
原因無他,只因想到了妳,就在我失去愛情、
且對愛情失去信心的一年又兩個月裡;
曾經發誓不再相信愛情的我竟為了妳了無睡意,
也許就是上天對我的懲罰,讓我遇見了妳,
妳的柔順加上一點點的天真調皮,讓我時時想著妳,
妳的不定加上一絲絲的神秘,讓我不知不覺的被妳牽引,
對妳的好感就發生在第一次見面的那一個夜裡,
後悔對妳說出的片言支語,因為害怕因此而失去了妳,
那一夜的相處,加上那令人想睡覺的無聊電影,
幸虧有妳,陪我度過那空虛的一天一夜裡,
只因有妳,我可愛的小女人,
這一切記憶在我大男人的日記裡;
時光的流逝,不曉得是錯誤的美化我們之間的感覺,
還是心有所屬,竟讓我不知不覺得天天想著妳…
--森—04.24.2001

一個大眼的女孩子,清澈的雙眼總是牽引著我的一舉一動;注視她的眼神中見到了一絲頑皮淘氣的天真、就是那般的惹人愛憐;縱使她並不是我心目中的美神、她並不是那種火辣型的辣妹,嚴格算起來,就像是鄰家女孩般的那一種清新類型,卻漸漸的吸引著我的心思;他給我的感覺並非是像往常一樣來的快、去的快,而是那一種淡淡的、類似平凡無奇卻有點甜蜜的感覺,就像是夏日午後的那一份清新吧!也不懂到底是新鮮感、還是緣分至此,竟讓我收起了這一段日子玩樂的心,「害怕傷害」卻是我心中唯一的念頭;也許吧!!是我自己自作多情,一切並非自己想像的那一般美麗;但這一切就讓他隨著時間的考驗慢慢得沈澱吧!!
引用網址:http://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80299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鬼塚殘月
好文章

03-31 14:2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binysvaco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我在五四二旅的日子裡(上... 後一篇:我在五四二旅的日子裡(下...

訂閱

作品資料夾

ASD971301040巴友們
不管怎樣都按我啦,薔薇不爽了,等回你就會看見她拿著血薔薇之劍來砍你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