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長篇、古文】首˙對影成三人

作者:流血者│2009-10-12 22:05:26│贊助:0│人氣:634
首˙對影成三人

  月輪高掛深藍色天空,半邊被雲朵給遮住,不過光芒一絲不減。那銀黃色的亮光清澈無比,比金子淡,比太陽柔,也比繁星自信。草地因月光而閃爍著若有似無的銀光,因微風而往旁輕傾。風吹拂著,帶來一絲夜晚特有的氣息,混雜了溼潤泥土及綠葉的味道瀰漫於空氣中。樹不斷搖晃,沙沙的好聽聲響同樣不停歇,細瑣的摩擦是樹木之間的喃喃細語。他們人高大,聲音即使放輕也仍然厚實,低聲討論著人類無法理解的事物。

  那桌酒席擺在樹林與草地的交界處,三人圍繞著木桌安坐。他們穿著寬大的棉襖衣,胸前微微岔開,手臂的衣飾則更為鬆垮,袖口開得幾乎能把整套茶具裝進去。衣服布料以精密的蠶絲編織而成,染色過的絲線彼此緊密萬分,互相組合成精美細緻的圖案。桌上擺了四個淺酒杯,弧度介於碗與碟中間,潔白色的陶瓷燒窯純製而乾淨。木桌正中央還有個細長的酒瓶,其曲線像仙鶴般優美,瓶口更如天鵝纖白的脖子彎曲出去。

  三個人圍著如此的酒席。

  「浩然,王兄怎麼沒來呀?」李白斟著酒,隨口道。他的衣飾華麗,頭髮也整得平順,眼睛看似渙散卻仍閃著光芒。

  「他和佛寺的朋友賞月去呢。」孟浩回答,舉杯讓李白添酒。

  「怎不和我們賞?不會是上回糗他兩句還在氣吧?」

  「當然不是哪,李兄可別誤會,」孟浩忙道,「王兄偶爾也要和那些和尚們聚聚嘛,總不能一直冷落人家。」

  「不對呀,上月十五他也是──」

  「得,太白,」杜甫皺眉道。身上雖同是棉襖衣,倒是各處破破舊舊,手肘還貼了塊大補丁,「別給浩然急了,摩詰總不能老跟咱一塊兒。」

  「成。」李白一口答道,把酒杯喝了乾。

  「倒是浩然,」杜甫對孟浩說道,「你怎沒和摩詰一塊兒去?你不也對佛法頗感興趣嗎?」

  「啊……」孟浩緊張的看了眼李白,「這個一時半會兒也說不清……」

  杜甫說,「太白老這樣,你其實不需那麼在意。他嘴巴說說,其實人也不壞。」

  孟浩露出微笑,「是,杜兄說得是。」

  「別光說話,喝酒。」李白搖著酒壺,伸手就要給杜甫倒上黃湯。

  杜甫從他手中搶過酒殤,「我今天不喝。」

  「不喝?」

  「今天不喝,若有茶那倒不錯。」

  「茶是有,為何今天不喝?」李白斜眼打量著杜甫,「杜兄也學佛禁酒啦?摩詰平時不也喝。」

  「我沒心情。」

  「那什麼?這更要藉酒忘愁。我們替天下百姓喝,來。」李白不分由說,伸手要拿酒杯。

  杜甫硬是把觴揣到懷裡,不給拿,「別了,你們自個兒喝吧。」

  李白手空晃了晃,接著便賭氣似的坐下。他刻意撇開頭不看杜甫,衝著孟浩嚷道,「那你呢?浩然?」

  「李兄都說了,我怎麼不喝?」孟浩笑笑,舉起杯讓李白添酒,「對了,李兄上回與韓退之先生見面,談得如何?」

  「人平安,還是固執了點兒。」李白泛起微笑,「人還沒老,就和孔老先生差不多了,說話乾脆尖利,好人。」

  「和您很合呢。」

  「可不是。」

  「別光飲酒說話,月亮可美的呢。」杜甫說,抬頭望向星辰。淡黃色月餅掛在繁星之間,顯得特別亮眼,但光芒柔柔的,如晚風輕撫大地。

  「是,一五月正圓。」孟浩連連點頭,啜了點酒。清清淡淡,宛如香氣從喉嚨滑下。

  吟:

    花間一壺酒

    獨酌無相親

    舉杯邀明月

    對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飲

    影徒隨我身

    暫伴月將影

    行樂須及春


  「太白,你說這什麼話呢?」杜甫皺眉道,「這不是我們陪著你?你怎會為賦新詞強說愁啦。」

  「哪是強說,」李白仰頭,二眼閃著月亮的銀色淡光,「你們二個不懂我,一個仨個都差不多。」

  「聽你講的,分明是強說。想想我們認識幾年了?」

  「不管,今天你們就是明月和影子。唯我獨。」

  「杜兄想必是明月,那我為何是影?」孟浩面露不悅,「並非影不好,只是我可不是隨在您側的盲徒。」

  「怎麼,不高興?」李白又添了點酒,「事實就是如此呀。我說啥你就做啥,還不是盲徒,但已經是半個啦。」

  「別理他,他醉了。」杜甫說。

  孟浩默不作聲,啜了點杯中液體。

  「別氣了,不如讓太白吟首歌賠罪吧?」

  「嗯……」

  「吟點兒開心的,」杜甫對李白說,拖著下巴,「還要應景的。」

  「好呀,」李白笑,「話說回來,方才我的詩還沒吟完呢。」

  「那你就繼續吧。」

  李白推開椅子站起來,臉頰泛紅,咧嘴癡癡地笑。

  雙腳踏起步,舞著手臂,他口裡低低吟出詩歌。軀體隨曲調擺動,每踏足舉手皆緩慢而柔和。銀光灑落頭頂,和天上寧靜的輪月融合為一,也像樹影般緩緩晃搖著。他的身影半顯露、半沒入夜中,整身和晚風共同飄蕩。

  歌曲輕輕瀉出,帶著李白特有的自信與豐饒,以蟲鳴伴奏繚繞於花葉間。

    花間一壺酒

    獨酌無相親

    舉杯邀明月

    對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飲

    影徒隨我身

    暫伴月將影

    行樂須及春


  李白轉動手腕,沉醉於歌舞中。

    我歌月徘徊

    我舞影零亂

    醒時同交歡

    醉后各分散

    永結無情遊

    相期邈雲漢


  夜晚,花叢下的三人圍著一桌酒席。舞動的身影隨風搖擺,低低嗓音混合花香,似乎也混進了莫名的寧靜。李白眼中散出淡淡光輝,看著月光,喉嚨深處唱出靈魂的嗓音。杜甫偏著頭全神傾聽,看似面無表情,臉旁的線條卻柔和許多。

  孟浩將杯中酒乾了,嘆口氣。他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永結無情遊

    相期邈雲漢




=========
呃,首篇出現三人。因為都是知名人物,似乎沒有不知誰是誰的問題。:P
節奏好像有點太快了?而且不是很順暢的樣子。似乎沒有掌握得很好,下回得多注意。
下次應該寫長一點……大方的把西方筆法混進來不知道會不會違和。總之試試看吧。

順便一提,韓退之是韓愈。
 
引用網址:http://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775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5 篇留言

殘平夜ㄧ月下蝶
  杜甫皺眉道,「這不是我們陪著你?你怎會為賦新詞強說愁啦。」

  賦新詞強說愁不是宋詞麼?那應該是宋朝的產物吧@@!杜甫和李白他們不是在唐朝?比宋朝更早咧!

10-21 19:03

流血者
呃,我想我應該有發:http://home.gamer.com.tw/blogDetail.php?owner=anan1564&sn=9597
一開始就講明了不打算很查證史實,完全照心情開心寫。(汗)

不過大大能發現還頗厲害的。XDDD10-21 20:04
神經
給小平以及流血大:呃……其實「詞」在唐代就有了,只是「興衰」的問題。(國文老師所言)
也不是那麼難證實啦……《憶秦娥》就是李白所寫過的詞。(短、好背又順)

01-07 21:23

流血者
呵,完全對歷史沒概念的我。XDDD(炸)
受教了。=ˇ=01-09 10:47
螭玖
很有意境,感覺看的見文中風景,
李白那痞樣真不錯。
就是那個韓愈……他出生的時候,文中四人只剩下杜甫活著……
隨興不錯,考究點好﹙笑﹚。

附帶一提,為賦新詞強說愁是宋朝老辛。

02-21 01:43

流血者
有意境嗎?真是太好了。> <
李白很幼稚啊。XDDDD

螭玖會得真不少。0 0
因為我歷史並不好,而且只是單純想看他們在一起的樣子而已,所以也沒有想太多。:P
之前一直有著「把這些詩人聚到一起會怎樣呢」的養髮。XD02-21 14:45
絳竹
好可愛的一篇。XD
原諒我說"可愛",因為你筆下的三位詩人都給我很可愛的感覺。(詩人不可愛不天真也很難成為詩人吧?)

雖然不講究史實,不過人物風骨寫得很傳神呢。
這應該也算是廣義的同人文吧XD



P.S.幾個小錯(抓錯癖又犯了,嘖。)

1.「當然不是哪,李兄可別誤會,」孟浩[然]忙道,「王兄偶爾也要和那些和尚們聚聚嘛,總不能一直冷落人家。」
↑其實孟浩然比李白年長得多。

2.孟浩[然]露出微笑,「是,杜兄說得是。」
↑這幾個裡面杜甫年紀最小。XD

3.杜甫偏著頭全神傾聽,看似面無表情,臉旁[龐]的線條卻柔和許多。

04-23 18:26

流血者
感謝抓錯。(拇指)
年齡果然沒考證會被抓,其實我是亂配的。XDDD

不過,據我查到的資料:姓孟名浩字浩然。
不曉得是不是我記錯了(好久以前寫的),還是資料錯誤呢?(歪)

本來想繼續發展,結果就停了。XD
他們的確都很可愛,特別李白非常幼稚。(笑)04-26 20:51
琥珀子
對不起,偶然見得此文,看到留言部分有些想補充...
雖然詞在唐代已有,但是<憶秦娥>據某些考證並不是李白所做。
多話了,請見諒。

07-09 15:3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anan156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長篇、古文】公告(10... 後一篇:【試讀】導彈人...

訂閱

作品資料夾

yoyo7109各位巴友
天佑台灣~情人節快樂~七夕這樣愉快的日子,還是在家睡覺吧~免得外面閃光太多(—﹏—)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