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遊戲王動畫大戰 第14話-翼折之羽

作者:神月.幻│遊戲王│2007-09-30 23:35:21│贊助:0│人氣:655
前情提要:那天……就是那天,是我最後一次見到翼展玩牌的日子……而他最後的對手,就是我。當進入決定勝負的第三場,也就是最後一戰時,我還清楚的記得,當時我抽起的第一張牌……就是「血之代償」。
                        ──林紫茹,繼續回憶中


「哦!目前四強寶座爭奪戰、進行速度最快的是第一決鬥場的『血HiME』對『黑色王者』之戰,現在已經率先進入關鍵的最後一戰了!」場上穿著黑色西裝的播報員左手拿著麥克風,右手掌伸出、比向第一決鬥場的方向。

「第一戰由『血HiME』林紫茹用速攻魔法『簧風琴』使出必殺絕技一口氣獲得勝利!而第二場『黑色王者』吳翼展也不甘示弱的連續召喚出限制生物卡『Archer』讓林紫茹無法動彈而勝利!」播報員熱血的解說著之前的戰況,讓圍觀的群眾都把視線移到了綠色地板的第一決鬥場。

穿著白色夾克和藍色牛仔褲、留著旁分髮型的翼展,與對面直順長髮及腰、前額留著平直瀏海的紫茹,兩人正面對面互相凝視著對方。

此時其他三個場地上正進行著另外三組激烈的戰鬥,爆炸聲、喊叫聲不絕於耳,但是翼展與紫茹依然靜靜的看著對方的眼睛,兩人好像正藉著眼神互相溝通一般。

似乎是領會的對方的心意,兩人互相點了一下頭之後,各自抽出了五張牌。


       ── 全國大賽四強爭奪戰、第一組第三戰 ──
      ── 「翼展」黑色王者 ─V.S─ 「紫茹」血HiME ──


「決鬥!!」


 紫茹:LP8000
 翼展:LP8000

「我的回合,抽牌。」紫茹從裝在決鬥盤中的牌組最上方,抽出第六張牌。她一頭美麗的黑色長髮,隨著她抽牌的動作而飛舞著。

「覆蓋一張卡、一張後台,結束這回合。」在將第六張牌加入手牌後,她很快的拿出了兩張牌,一張牌覆蓋在決鬥盤的格子上、另一張插在格子下面的凹槽裡。

隨著紫茹的動作,她前方的決鬥場上亮起了黃色的光芒,並從光芒中出現了一直一橫的兩張巨大蓋牌,橫的在前、直的在後。

接著紫茹抬頭看向翼展,翼展回了她一個燦爛的微笑。

「換我,抽牌!」翼展微笑著,抽出第六張牌。

「召喚『Rider』,攻擊表示。」當翼展將一張牌放在決鬥盤上時,場上出現了一名紫色長髮的美女,她穿著低胸的黑色緊身衣,衣服下連著非常短的窄裙,而且她還趴在地上,看起來姿勢可以說是非常的惹火。

由於Rider的紫色長髮幾乎跟她的身高一樣長,而且她趴在地上之故,所以一頭長髮都散在地上。她兩手在前撐著地板,手中握著兩把附鎖鏈匕首,臉上戴著紫色、有著紅色花紋的眼罩。

「Servant Rider」 ★★★★(4)
 ATK1600 DEF1800  風 戰士
 效果:犧牲場上的此卡、並捨棄一張牌組中的同名卡,可以讓自己場上一張卡回到手牌,此效果在對方的回合也可以使用。自己的主要階段2,可以捨棄一張手卡,讓此卡攻擊力上升600,因此效果提升的攻擊力不會累計。


「Rider攻擊你的蓋牌!」翼展說完揮出了右手,Rider立刻像離弦之矢一樣高速衝出,轉眼之間已經用兩把匕首刺向紫茹的蓋牌!

此時紫茹的蓋牌翻開,一個藍髮的女孩穿著粉紅色緊身衣出現,並拿出一根白色的棍子,架住了Rider的匕首。

「乙HiME 妮娜.翁」 ★★★★(4)
 ATK1700 DEF1700  暗 天使
 二重:此卡在墓地或場上表側存在時,當作通常生物。將場上表側表示的此卡、以通常召喚的機會進行再度召喚,此卡將變成效果生物並且獲得以下效果。
  ●原攻擊力成為2300,並獲得貫通效果。對方場上有生物時,此卡造成雙方玩家的戰鬥傷害成為兩倍。此卡不能裝備裝備卡。


 Servant Rider ATK1600 VS 乙HiME 妮娜.翁DEF1700

妮娜用力揮出手上的棍子、將Rider擊飛出去!Rider在空中使出一個華麗的後空翻之後,兩腳著地滑行了一段距離才停下來,此時翼展受到了100點的損傷。

 翼展-100:LP8000→7900

「這麼快就祭出王牌可不是好事喔。」翼展看著自己流動著的生命值,依然維持著笑容。

「放心吧……我準備的戰術可不只『簧風琴』一種呢。」紫茹也回敬了他一個美麗的燦爛微笑。

「那就好,覆蓋兩張卡在後台,結束!」翼展將兩張卡插在決鬥盤怪獸區域下方的凹槽內,他場上的Rider後方隨即出現兩張巨大蓋牌。

「我的回合,抽牌。」紫茹用右手很快的抽出一張牌、並瞄了一眼以後,就用那張牌指著自己場上的蓋牌。

「發動陷阱卡『等級變換實驗室』,指定一張手牌、然後擲一顆骰子,出現1丟棄該卡、出現2~6就成為這張卡的星數。」紫茹說著,場上的蓋牌也隨即翻開,亮出了紅色的卡面。

「出現2~4的機率是2分之1……」翼展才說到一半,紫茹就搖了搖手指。

「我要指定的卡是……8顆星的炎授之紅玉『鴇羽舞衣』!」紫茹亮出了右手上那張卡,居然是攻擊力高達2800的8星效果生物!

「乙HiME 鴇羽舞衣」 ★★★★★★★★(8)
 ATK2800 DEF2300  火 天使
 效果:此卡可以向對手場上所有生物各發動一次攻擊。每次自己的結束階段時,控制者回覆此卡本回合攻擊次數*300的生命值。


「這樣除了擲出1以外,妳都賺耶!」翼展吃驚的說著,此時紫茹按下了決鬥盤上的一個按鈕,她面前隨即出現了一個骰子的影像,並拋向場中央。

骰子落地後滾了兩圈,出現3。

「運氣真好,這樣我就可以直接召喚舞衣上場!」紫茹說完將那張卡放在決鬥盤上,場上出現了一名橘色短髮的女孩。

「物質化!」紫茹說完,舞衣閉上了眼睛,隨即她面前出現了她的紅色幻影,幻影身上穿著造型類似緊身衣的聖袍,手、腳、腰等地方有著一些發著黃光的環狀物。

幻影緩緩的後退,最後與舞衣重合,她身上的衣服立刻變成了幻影穿著的衣服──顏色是橘色的聖袍。

 乙HiME 鴇羽舞衣ATK2800

「妮娜轉為攻擊,然後用舞衣攻擊你的Rider!」紫茹將決鬥盤上本來橫置的妮娜卡片轉成縱向,妮娜立刻將手上的白色長棍前端指向翼展。

 乙HiME 妮娜.翁DEF1700→ATK1700

此時舞衣聖袍上的環狀物發出黃光,讓她浮了起來、漂在空中。接著她伸出手,突然、一個旋轉中的巨大環狀物憑空出現在她的面前。

「喝啊……」舞衣低吼了一聲,穿過了那個環,隨即她化身成一隻火鳥,朝著翼展場上的Rider飛去!

「翻開覆蓋的陷阱卡『魔法筒』!」翼展揮出右手,場上的其中一張蓋牌立即翻起,場上出現了兩個巨大、各自獨立的筒子,其中一個吸收了衝來、化作火鳥的舞衣,另一個筒子則緩緩轉向、對準了紫茹。

「無效妳生物的攻擊,然後給予妳攻擊生物攻擊力數值的損傷!」翼展說完,從對準紫茹的筒子中,舞衣飛了出來,然後跟紫茹撞成一團……

 紫茹-2800:LP8000→5200

「痛……」紫茹的生命值快速大量消減之後,舞衣跌跌撞撞的回到了她的場上。

「妮娜攻擊你的Rider!」紫茹再次對Rider發動攻擊,但是翼展仍然是不慌不忙的翻開場上的蓋牌。

「發動陷阱卡,將Rider作為祭品,從牌組特殊召喚我的王牌上場!」翼展場上的Rider對著紫茹微笑了一下以後,化作點點光芒消失。

「你、是我的MASTER嗎?」 一般陷阱
 當對手使用攻擊力較高的生物攻擊我方場上表側攻擊表示生物時才可以發動,將被攻擊的生物做為祭品,從牌組特殊召喚一體「Servant Saber」上場。


「你、是我的MASTER嗎?」一名身穿銀色為底、藍花紋的鎧甲,並將頭髮盤在後腦的金髮碧眼少女突然出現在場上。

「Servant Saber」 ★★★★★★(6)
 ATK2500 DEF2000  風 戰士
 效果:此卡不會受單體指定的魔法卡效果所影響。與此卡戰鬥的生物,所有裝備卡在傷害計算完之前會暫時無效。此卡可以在傷害計算時暫時提升400的攻擊力,但使用此效果後,戰鬥完畢此卡的攻擊、守備力會下降500。


「每次都覺得這個出現方式有點作弊,討厭。」紫茹雖然抱怨著,但是她看著翼展場上出現的、威風凜凜的金髮少女,臉上卻反而是露出微笑。

「因為你的場上出現生物,所以攻擊回捲、我選擇停止攻擊。覆蓋一張後台,結束這回合。」紫茹結束時,手上跟翼展一樣還有三張手牌。

「抽牌!召喚『Lancer』上場!」翼展抽出第四張牌加入手牌後,很快的拿出一張放在決鬥盤上。

一陣光芒之中,出現了一名身穿藍色緊身衣和白色肩甲、手持血紅色長槍的藍髮男子,男子還綁著一撮小馬尾。

「Servant Lancer」 ★★★★(4)
 ATK1900 DEF1500  暗 戰士
 效果:一回合一次,在主要階段1、且此卡表側攻擊表示時可以發動。到下個自己的準備階段為止,這張卡的原攻擊力成為500,並破壞對方場上一體生物。使用此效果後,攻擊力回覆前此卡不能改變表示形式。


「發動Lancer的效果,原攻擊力成為500、破壞妳的舞衣!」翼展說完,Lancer手上的紅色長槍突然散發出驚人的氣息!

「妳的心臟,我要了!刺穿死棘之槍!」Lancer邊喊著邊將手上的長槍朝舞衣突刺而出,舞衣也立刻閃身避開,但是Lancer的長槍卻像是會轉彎一樣,劃過了弧形的軌跡之後貫穿了舞衣的胸口!

舞衣痛苦的倒地之後破壞,Lancer則是甩了甩長槍之後低聲喘著氣。

 Servant Lancer ATK1900-1400→500

「戰鬥,Saber攻擊妮娜。」翼展說完,他場上的金髮女孩──Saber立刻衝了出去。

 Servant Saber ATK2500 VS 乙HiME 妮娜.翁ATK1700

Saber揮舞著手上看不見的寶劍斬向妮娜,妮娜用手上的白色棍子試圖抵擋,但是棍子卻應聲斷成兩截……妮娜隨即倒地。

 紫茹-800:LP5200→4400

「然後是Lancer的直接攻擊!去吧!」隨著翼展下令,看起來有些虛弱的Lancer用手上的紅色長槍貫穿了紫茹。

「唔。」紫茹忍不住悶哼了一聲,因為紅色長槍貫穿自己胸口的影像,還真的挺嚇人的。

 紫茹-500:LP4400→3900

「才4回合,妳就剩不到一半了耶?卡牌嗎?」此時翼展似乎有點關心的問道。

「雖然我的牌組叫『血HiME』,但這可不表示我很怕沒血。你結束了嗎?」紫茹不甘示弱的回答,翼展則點了點頭表示回應。

「那換我的回合,抽牌。」紫茹抽出第四張卡並看了一眼之後,直接把它放入墓地。

「丟棄這張『艾莉卡』,發動乙式抽牌,抽兩張。」紫茹拿出一張手牌發動,然後抽了兩張牌之後將它送入墓地。

「大公 颯.戴.阿爾泰」 通常魔法
 丟棄手上一張「乙HiME」為名之生物,抽兩張卡。當自己場上有「乙HiME 妮娜.翁」時,此卡的效果可以改為:選擇牌組中一張「簧風琴」加入手牌,之後可以將此卡發動時,做為代價丟棄的卡從墓地取回手牌。


紫茹看著抽上來的兩張卡,想了一下道:「上手了Zwei的新卡嗎……也好,那我要先發動這張『真白女王』!」

「女王 真白.布蘭.杜.溫德布倫」 永續魔法
 此卡在場時,自己場上的生物不會被對手的效果改變控制權和表側形式,且攻擊、守備力上升200。當自己場上有「乙HiME 夢宮.艾莉卡」時,此卡不會被破壞,但自己場上若有「乙HiME 夢宮.艾莉卡」離場、則此卡破壞。


紫茹的後場上,出現了一名銀色長髮、看起來十分高傲的小女孩,女孩在白色的風衣之內只穿了短短的藍色小可愛。

「然後移除墓地的妮娜,發動這張『海神之書』!」接著紫茹移除了墓地的妮娜之後,拿出了那張剛抽上來的新卡發動。

「海神之書」 通常魔法
 此卡發動時必須消耗此回合的通常召喚機會、並除外墓地的一體「乙HiME 妮娜.翁」。從牌組中特殊召喚一體「乙HiME 妮娜.翁」上場,該卡視為再度召喚狀態,但獲得的效果改變如下。
  ●此卡成為水屬性、原攻擊力成為2400。一回一次,可降低對方一體表側生物500的攻擊、守備力。


「海神的翠玉『妮娜』特殊召喚!」紫茹從牌組中拿出了另一張妮娜召喚到場上,只見妮娜捧著一本看起來相當古老的書,走向後場的真白。

「僅一次也好,請讓我成為您的乙HiME。」妮娜走向真白,表情誠懇的打開手上的書,書裡面裝著一個耳環和一個戒指,上面都鑲著綠色的寶石。接著妮娜拿起耳環戴在左耳上。

「但是……」曾經分屬不同陣營、與妮娜敵對而戰的真白,看著妮娜,口氣顯得十分吃驚。

「我為我犯下的錯誤感到後悔,但是我想要守護……所以……」妮娜認真的說著,讓真白的表情瞬間緩和了下來。

「妳願意……相信我嗎?」對於真白的詢問,妮娜立刻堅定的回答道:「我相信。」

「我知道了。」真白點了頭之後,拿起了書上的戒指戴在手上道:「持有悔過之意的吾之乙HiME啊,以吾之名、將汝之力解放!」

真白說完,輕輕的親了妮娜戴在左耳的耳環一下。

「物質化!」妮娜喊著,隨即她的面前出現了她的綠色幻影,幻影與她合而為一後,她的衣服從紅色變成了綠色的聖袍,手上也出現了一把藍色刀刃的長戟。

 乙HiME 妮娜.翁ATK1700+700+200→2600、屬性暗→水

「發動覆蓋的卡,這張是永續陷阱『血之代償』!在自己的主要階段或對手的戰鬥階段,每支付500點生命值就獲得一次通常召喚的權利!」紫茹說完,拿出了一張手牌。

「支付1000點生命值召喚詛咒之黑曜石『友惠』,然後讓她成為再度召喚狀態、並獲得效果!」紫茹說完,場上出現了一名全身黑衣的藍綠色長髮女子。

 紫茹-1000:LP3900→2900

「女武神部隊 友惠.瑪格麗特」 ★★★★(4)
 ATK1600 DEF1700  暗 天使
 二重:此卡在墓地或場上表側存在時,當作「乙HiME」為名之通常生物。將場上表側表示的此卡、以通常召喚的機會進行再度召喚,此卡將變成效果生物並且獲得以下效果。
  ●原攻擊力成為1800,並上升墓地「乙HiME」為名之生物數量*200的數值。「乙HiME 靜留.薇歐菈」表側在場時,此卡不會被戰鬥破壞。


「我的墓地有舞衣和艾莉卡,所以友惠的攻擊力提升400之後,再提升真白的200!」紫茹說完,她場上友惠的菱型黑色頭盔從左右闔上了,讓她的模樣變得十分詭異。

 女武神部隊 友惠.瑪格麗特ATK1600+200+400+200→2400

「戰鬥之前,我要發動妮娜的效果!一回一次,選擇對手一體表側生物降低500攻擊、守備力,我要選擇Saber。」紫茹說完,她場上的妮娜舉起手上的長戟,將尖刃對準了翼展場上的Saber。

「喝……!」妮娜低吼一聲以後,突然一道水捲成漩渦的形狀,從她長戟的前端噴射而出,並朝著Saber飛去!Saber雖然立刻舉起手上那把看不到的劍抵擋,但是還是被擊飛出去!

之後Saber雖然重新站了起來,但是看起來似乎受傷不輕。

 Servant Saber ATK2500-500→2000

「戰鬥,妮娜攻擊Saber。」
「Saber發動效果!提升400攻擊力!!」紫茹剛開口,翼展立刻接著道。只見場上頗虛弱的Saber用盡全力凝聚劍上出現的暴風,之後她手上的劍出現了原形,並發出金色的光芒!

 Servant Saber ATK2000+400→2400

此時妮娜正高速朝Saber衝來!

 乙HiME 妮娜.翁ATK2600(+200) VS Servant Saber 2400(-100)

「Ex──calibur(誓約勝利之劍)!」Saber喊著,並揮出了手上的劍,一道金色的光芒從劍中出現,並朝著妮娜迎面而去!

千均一髮之際,妮娜閃開了!接著她用手中的長戟,朝無防備的Saber一個砍劈,Saber整個人被砍飛出去,落地之後還滾了好幾圈。

 翼展-200:LP7900→7700

「接下來,友惠攻擊你的Lancer,英靈殿之舞!」紫茹說完,穿著黑色鎧甲的友惠身邊,突然出現了三個跟她穿著一模一樣鎧甲的手下。

 女武神部隊 友惠.瑪格麗特ATK2400(+600) VS Servant Lancer ATK500(-1400)

友惠等四人不時交替著位置,朝著Lancer一起衝來,速度快到令人眼花撩亂!虛弱的Lancer毫無抵抗能力,被輕易的擊破!

「嗯……」這下攻擊讓翼展難得的皺起了眉頭。

 翼展-1900:LP7700→5800

「現在你的生命值剛好是我的兩倍呢,結束。」紫茹說完,翼展忍不住笑了出來。

「哈哈,抽牌。」翼展笑著抽出了第四張牌,然後看著紫茹。

「跟妳決鬥,真的很開心呢。」翼展微笑著道。

「等一下我就不會這麼溫柔了,到時候你可別收回這句話喔。」紫茹也回以微笑。

「當然不會!支付500點生命值、並移除墓地的Saber,發動魔法卡『櫻的黑化』!」翼展拿出了一張魔法卡發動,只見場上出現了一名坐著的紫色長髮女子。

 翼展-500:LP5800→5300

「間桐櫻的黑化」 通常魔法
 支付500點生命值,移除墓地一體「Servant Saber」,從牌組特殊召喚一體「Servant 黑色Saber」以表側攻擊表示到場上。此卡發動時,破壞自己場上其他以「間桐櫻」為名之卡。


女子的頭髮,正凌亂的披散在肩上,上面還沾染了些許血漬……往下看,她衣衫不整的身上也全部染上了大量的血!

女子兩眼空洞而無神,表情十分可怕……她緩緩站起後,抬起了染著鮮血的手,用舌頭舔著上面正緩緩流下的血,露出十分享受的表情。

「慎二哥哥,死了……用我這隻手,殺死了……呵呵……」女子露出空虛的表情笑著,接著她伸出手,穿著黑色鎧甲、眼睛變成黃色的Saber突然出現在地上黑色的魔法陣中。

「Servant 黑色Saber」 ★★★★★★★(7)
 ATK2900 DEF1500  暗 戰士
 效果:除了「間桐櫻的黑化」以外,此卡不能使用其他卡片的效果特殊召喚。可以使用自己場上一體其他生物做為祭品,破壞對方場上一體生物,此效果每回合只能使用一次。


「黑色Saber攻擊妮娜!」場上的紫髮女子消失後,翼展道。

 黑色Saber ATK2900 VS 妮娜ATK2600(+200)

黑色Saber舉著手上散發著邪氣的黑色寶劍,朝著妮娜衝去。妮娜舉起長戟,刃上再度噴射出凝聚成漩渦狀的水柱!

只見黑色Saber一個斬擊,水柱立刻從中被一分為二……接著黑色Saber用手中的黑劍一個突刺,劍尖隨即貫穿了妮娜的喉嚨!

 紫茹-300:LP2900→2600

妮娜被送入墓地,因此紫茹場上的友惠攻擊力上升。

 女武神部隊 友惠.瑪格麗特ATK2400+200→2600

「結束回合!」
「換我,抽牌。」紫茹抽出第二張牌並看了一眼後,抬頭看著翼展。

「你知道你牌組的弱點嗎?」紫茹突然道。

「戰士抹殺?」翼展懷疑的問,但是紫茹搖搖頭。

「不論是黑色Saber、Lancer、真.Assassin還是收縮、魔法筒等等,你的牌組全都是單體指定效果的卡!」紫茹指著翼展場上的黑色Saber道。

「我有放神慧啊。」翼展回答。

「對,你非指定的只有一張陷阱『神聖慧星.反射力量』。現在是第七回合,你抽過三次牌,所以這張上手的機率是40分之9!」紫茹很有自信的道。

「妳忘了扣掉我濾出來的Saber和黑色Saber,所以是38分之9。」翼展很快的接話,讓紫茹臉紅了一下。

「一、一樣啦!反正機率都不到四分之一嘛!四選一的選擇題,我平常都很少猜中的!」紫茹原本想說的突然被吐嘈,於是便不自覺的緊張起來。

「這種事情,好像沒什麼好炫燿的?」翼展笑了。

「……」紫茹的臉越來越紅了。

「反正妳是想說,我抽不到神慧就輸定了是吧?」翼展微笑著道。

「對、對!就是這樣!」紫茹紅著臉說完,拿出了一張生物卡。

「召喚『碧』,不過這張不是重點,看著吧!我特別為了打倒你而準備的卡!」紫茹說完,場上出現了一名綁著高俏馬尾、手持雙刀的女子。

「黑谷首領 碧」 ★★★★(4)
 ATK1900 DEF1400  風 戰士
 效果:自己的準備階段,可以特殊召喚一體「愕天王衍生物」(風 機械 星4 攻1400/守1000)到場上;此衍生物可以成為裝備卡裝備在此卡上,裝備時此卡攻擊力提升500、並獲得貫通效果,此卡戰鬥破壞時由裝備的衍生物替代破壞。召喚衍生物的回合此卡與該衍生物皆不能攻擊、不能作為祭品,且自己場上最多只能有一體愕天王衍生物。


「發動血之代償,支付500點生命值,用碧、友惠、真白作為祭品,召喚真白之金剛石『尤娜』上場!」紫茹拿出最後一張手牌說完,場上突然開始地震,接著一個非常巨大、至少有4到5層樓高的女人出現在場上。

 紫茹-500:LP2600→2100

「行星殲滅武器 尤娜」 ★★★★★★★★★(9)
 ATK3400 DEF2400  暗 惡魔
 效果:此卡不可特殊召喚,通常召喚時要用三體生物做為祭品,但可以用自己場上的「女王 真白.布蘭.杜.溫德布倫」替代其中一體祭品。此卡不受所有指定效果影響。被此卡戰鬥破壞的生物不送入墓地,直接轉移至自己場上並視為「Child」(暗 惡魔 星4 攻/守1700)。此卡破壞時,可以用一體「Child」替代此卡被破壞;此卡離場時,所有「Child」破壞。


巨大的女人有著粉紅色短髮,身穿白衣、背後有著巨大的白色雙翼……看起來就像天使,而她的手上,正拿著一把巨大的長槍。

「尤娜不受指定效果的影響,這下你的黑色Saber和Lancer都無用武之地了!」紫茹說完,揮出右手道:「戰鬥!尤娜攻擊黑色Saber!」

 行星殲滅武器 尤娜ATK3400 VS Servant 黑色Saber ATK2900

尤娜揮舞著長槍,光是突刺而來的長槍,就與嬌小的黑色Saber完全不成比例……此時黑色Saber讓黑色的魔力纏繞上她的劍,劍瞬間變的十分巨大!在一聲清脆的金屬撞擊聲後,黑色Saber的黑色巨劍竟然擋下了尤娜的攻擊!!

槍與劍摩擦、顫抖著,雙方看似勢均力敵,但是此時尤娜的雙眼中突然射出紅色的光束,光束擊中了對這招毫無防備的黑色Saber……

 翼展-500:LP5300→4800

黑色Saber很快的被變成了硬梆梆的石頭,就好像精美的石製雕像一樣……隨後尤娜的身邊的地板裂開,從裡面冒出了一珠巨大、外表很類似食人花類型植物的醜陋生物。

 黑色Saber ATK2900-1200→1700、名稱→Child、星數7→4、種族戰士→惡魔

「黑色Saber變成了Child……我還在戰鬥中,所以Child可以直接攻擊!」紫茹說完,她場上的Child用那醜陋的巨頭朝著翼展咬去!

 翼展-1700:LP4800→3100

「看來你要輸了!結束!」紫茹說完,翼展緩緩將手放在牌組上。

「只要相信牌組,每一次的抽牌都可以引發奇蹟……」翼展摸著那張牌,緩緩的道。

「抽牌!」翼展抽出了那張牌,加入手牌後,現在他有四張牌。

「發動魔法卡『戰士的生還』,從墓地取回一體戰士族生物,我要拿回Lancer!」翼展說完,拿回了墓地的Lancer。

「我說過了,Lancer的效果對尤娜無效。」紫茹說完,翼展還是把Lancer放到了決鬥盤上。

「召喚Lancer,攻擊Child!」翼展道。

 Servant Lancer ATK1900 VS Child ATK1700

Lancer飛快的舞動著手上的長槍,避開Child巨大頭部的咬噬攻擊之後,Lancer揮舞著長槍將Child的頭砍了下來!

 紫茹-200:LP2100→1900

此時遭石化的黑色Saber終於解放、回到翼展的墓地。

「主要階段2、發動魔法卡『惡魔聖域』!特殊召喚『金屬惡魔衍生物』上場,牠被攻擊的話,損傷由對手承受!但是持有者每回合的準備階段要支付一千點生命值,否則此衍生物破壞!」翼展說完,場上出現了一個祭壇,並從裡面爬出了一個噁心的黏呼呼惡魔。

 金屬惡魔衍生物ATK0

「覆蓋一張卡,結束。」
「抽牌……哼哼,如果我攻擊金屬惡魔衍生物,就會變成瀕死;如果我不攻擊,你就可以爭取時間抽牌對吧?」紫茹露出了勝利般的笑容。

「召喚螺旋之蛇紋石『詩帆』!」紫茹將抽到的卡召喚出來,一名身穿白衣、綁著四條捲捲馬尾的粉紅色頭髮女孩出現在場上。

「乙HiME 詩帆.尤伊」 ★★★★(4)
 ATK1600 DEF1800  暗 天使
 效果:可一回合一次,發動以下效果之一,這時本回合此卡不能攻擊。
  ●移除對方場上一體生物,該生物會於對方的準備階段表側回到對方場上,且攻擊、守備力成為移除時的一半。
  ●選擇場上的一張裝備卡破壞,該卡持有者承受500點生命值損傷。


「發動詩帆的效果,除外你的金屬惡魔衍生物!」紫茹揮出手,於是詩帆拿起了手中的虎捲人偶──一個上面畫著漩渦形狀的木製圓盤,底下連接著把手。

漩渦形狀的地方有一個小把手,詩帆用右手抓著那個小把手……開始念道:「我要把你們大家都捲了!紅捲捲……藍捲捲……黃捲捲……捲捲捲捲捲捲捲捲捲捲捲……」

突然,金屬惡魔衍生物的身體晃了一下,隨即變成漩渦狀,彷彿被吸入異次元一般的憑空消失了。

「尤娜攻擊Lancer!!」紫茹喊道。



『哥,明天禮拜日,要跟我去遊樂園玩喔!!』

──呃,明天?呃,可是……能不能改天呢?明天我……

『不行!人家票都買好了!』

──可是明天……

『嗚……人家不管啦!你會去吧?會去吧??』

──好、好、好,我知道了,真是說不過妳。

『耶!哥哥最好了!』

──呵呵……



一直以來,我都是為了能看到別人的笑容而戰的。

那現在怎麼能為了比賽,讓自己的妹妹失去笑容呢?



……翼展抬起頭,看著一臉認真的紫茹,正揮出手下令尤娜攻擊自己。



對嘛,我還有妳在嘛……

這邊交給妳就好了。

小茹,雖然很對不起,但是後面就麻煩妳了。



 行星殲滅武器 尤娜ATK3400 VS Servant Lancer ATK1900

尤娜手上巨大的長槍橫掃而過,將Lancer無情的打飛,接著尤娜朝著Lancer落地的方向射出數道紅色光束……倒地的Lancer就這樣被石化了。

 翼展-1500:LP3100→1600

尤娜的身邊再次冒出醜陋的Child。

 Servant Lancer ATK1900-200→1700、名稱→Child、種族戰士→惡魔

「Child……」紫茹看著露出寂寞神情的翼展,稍微遲疑了一下,不過還是下了命令:「直接攻擊你!」

翼展承受了Child的直接攻擊,跪倒在地上。

 翼展-1700:LP1600→0


           ── 全國大賽四強爭奪戰 ──
         ── 第一組勝者:「血HiME」紫茹 ──


「……」看著表情怪異的翼展,獲勝的紫茹完全沒有勝利該有的好心情。

她走了過去,抽出了翼展決鬥盤上的插著的覆蓋卡。


一般陷阱卡「神聖彗星.反射力量」……


竟然是這張?紫茹緊握左手,看向翼展掉在地上的最後一張手牌。


通常魔法「增援」……


「為什麼……?」紫茹心一沉,低聲問道。

不論是發增援叫「Archer」或是直接打開神慧,翼展都沒有輸的道理。


「後面就拜託妳了……」翼展抬起頭,露出了微笑。

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悲傷、寂寞的笑容?!


「第一決鬥場的勝者已經出來了!第一組中,能夠成功前往明天冠軍之戰、並獲得今天晉級獎品的是『血HiME』林紫茹小姐!」此時播報員邊興奮的喊著,邊衝來抓住紫茹的手,將她的手高舉向天。

場邊的觀眾興奮的高聲歡呼著,連那些正在其他決鬥場激戰中的決鬥者們,都先暫時停下手上的決鬥,看向這裡……想知道是誰贏了。


此時,翼展拿起牌組,默默的離開了。

他的背影,好孤單,好寂寞。

「你明天會來吧!?翼展!!」紫茹大喊著,她幾乎急的快哭了。

然而翼展沒有回頭,看著他的背影,紫茹突然感覺好像要永遠失去他了。



……翌日,冠亞軍爭霸戰。


       ── 全國大賽冠亞軍資格戰、第二組第三場 ──
      ── 「獅子之泉」小惠 -VS- 「血HiME」紫茹 ──


第五回合、小惠的回合正要開始


小惠:LP6700、兩張手牌
 前場:帝國軍高速宇宙戰艦ATK2100(+400)
    萊茵哈特旗艦.伯倫希爾ATK2400
 後場:戰術.雙頭蛇
紫茹:LP4700、三張手牌
 前場:乙HiME 靜留.薇歐菈ATK2400
 後場:血之代償


「抽牌!」紫茹眼前黑衣、還披著白色披風的女子抽出了第三張牌。

「召喚『帝國軍宇宙驅逐艦』!」黑衣女子拿出了一張卡召喚出來,場上出現了一艘淺藍色的長方形戰艦,它平平的正面、滿滿的都是密密麻麻的砲口,數量多到有點嚇人。

「帝國軍宇宙驅逐艦」 ★★★(3)
 ATK1400 DEF1100  地 機械
 效果:此卡戰鬥過後,戰鬥階段結束時轉為守備表示,且此回合不能變更表示形式。此卡破壞時,可從牌組特殊召喚一體同名卡上場。此卡於墓地或移除區時,可將墓地或移除區的一體以「帝國軍」為名之生物洗回卡組,此相同效果一回合只能發動一次。


「驅逐艦因為『伯倫希爾』的效果,攻擊力增加400!」黑衣女子指著她場上一艘潔白到感覺好像在發亮的戰艦道。

「萊茵哈特旗艦.伯倫希爾」 ★★★★★★(6)
 ATK2400 DEF2000  水 機械
 效果:此卡表側在場時,提升自己場上以「帝國軍」為名之生物攻擊、守備力400。


 帝國軍宇宙驅逐艦ATK1400+400→1800


──唉,昨天電話都沒回,翼展是怎麼了?


「發動魔法卡!一點集中!」黑衣女子拿出了一張魔法卡。

「指令.一點集中」 通常魔法
 自己場上有「旗艦」為名的生物時才可以發動。指定自己場上一體名稱中含有「艦」字的機械族生物,讓該生物本回合內攻擊力暫時上升自己場上其他機械族生物攻擊力的總合值、且獲得貫通效果,但本回合只有該生物可以攻擊,且不能用其他魔法、陷阱卡提升該卡攻擊力。



──總覺得翼展自從接到他妹的電話之後,就怪怪的。


「指定我場上的伯倫希爾,上升其他機械族的攻擊力總合!」黑衣女子說完,場上那艘純白的戰艦,攻擊力瞬間獲得飛越性的提升!

 萊茵哈特旗艦.伯倫希爾ATK2400+1800+2100→6300


──然後今天翼展他……也沒來。


「攻擊妳的靜留!全艦主砲一齊發射!」黑衣女子伸手指著紫茹場上身穿紫色聖袍、一頭深黃色長髮、手持黃色雙刃薙刀的女子。

「乙HiME 靜留.薇歐菈」 ★★★★★★(6)
 ATK2400 DEF2100  暗 天使
 效果:此卡表側在場時,場上所有「乙HiME」為名之生物不受對手地形魔法以外的魔法卡效果影響。


 萊茵哈特旗艦.伯倫希爾ATK6300 VS 乙HiME 靜留.薇歐菈ATK2400

純白的戰艦和其他淺藍色的戰艦一起從砲口射出藍色的光束,全部光束聚焦成一點以後,形成了一道巨大光束,貫穿了靜留。

 紫茹-3900:LP4700→800


──你到底是怎麼了啊?翼展?


「進入主要階段2,發動墓地裡『帝國軍高速宇宙戰艦』的效果,將一張高速戰艦洗回牌組。」黑衣女子拿出了墓地的一張卡道。

「帝國軍高速宇宙戰艦」 ★★★★(4)
 ATK1700 DEF1300  火 機械
 效果:此卡戰鬥過後,戰鬥階段結束時轉為守備表示,且此回合不能變更表示形式。若此卡破壞,可在戰鬥階段結束時從牌組特殊召喚一體同名卡上場。此卡於墓地或移除區時,可將墓地或移除區的一體以「帝國軍」為名之生物洗回卡組,此相同效果一回合只能發動一次。


「然後因為『雙頭蛇』的效果,此時妳要受到300點傷害!」黑衣女子指著自己場上的一張永續陷阱,接著場上的淺藍色、造型相當流線的高速戰艦對著紫茹射出了正面的八門光束砲。

「戰術.雙頭蛇」 永續陷阱
 每當自己場上有名稱中含「艦」字的機械族生物離場或洗回牌組時,給予對手300點傷害。


藍色的光束貫穿了紫茹。

 紫茹-300:LP800→500

「這樣妳就不能再用血代了!我的回合結束。不過說起來,能打進前四強的妳,就只有這點實力嗎?」黑衣女子看紫茹一直心不在焉,於是有點不太高興的道。


──她從頭到尾就一直在那邊吵什麼吵……?


「煩死了。」紫茹面露殺氣,聲音低沉的回答,讓黑衣女子嚇了一大跳。

「抽牌。」生氣的紫茹抽起了第四張牌──居然是「簧風琴」。

「簧風琴」 速攻魔法 (限制)
 指定自己場上的一體「乙HiME 妮娜.翁」才可以發動,讓該卡成為再度召喚狀態,且原攻擊力成為兩倍,結束階段時該卡破壞。


「召喚妮娜,攻擊狀態。」紫茹很快的將一張卡用力的打在決鬥盤上。

 乙HiME 妮娜.翁ATK1700

「戰鬥,攻擊妳的驅逐艦,傷判發動速攻魔法『簧風琴』!」紫茹馬上拿出剛抽到的簧風琴發動!

「然後再從手牌連鎖速攻魔法『收縮』,選擇妳的驅逐艦縮掉原攻擊力的一半!」

 帝國軍宇宙驅逐艦ATK1800-700→1100

「物質化!」妮娜身前出現了黑色的幻影,幻影與她結合之後,她身上的服裝變成了黑色的聖袍。

 乙HiME 妮娜.翁ATK1700+600+2300→4600

「去死吧。」紫茹無情的說道。

 乙HiME 妮娜.翁4600(+2900) VS 帝國軍宇宙驅逐艦ATK1100(-300)

妮娜將手上的兩把黑色三叉短戟合而為一,它們隨即變成了一把巨大的黑色長劍……她將劍尖直指著對面淺藍色的帝國軍宇宙驅逐艦,劍上突然出現黑色的龍捲風。

劇烈的黑色龍捲風旋轉著驅逐艦,最後將它吞噬了。因為妮娜的效果,原本3500的傷害激增成兩倍。

 小惠-7000:LP6700→0


           ── 全國大賽冠亞軍資格戰 ──
          ── 第二組勝者:「血HiME」紫茹 ──


獲勝之後,紫茹並沒有聽到觀眾的歡呼聲,她逕自回到空無一人的選手休息室以後,呆坐在椅子上。

「嗡……嗡……」此時紫茹的手機突然開始震動,她起身後從口袋將手機拿出來一看,是個不認識的號碼……

「喂?」
「請問妳是紫茹小姐嗎?」對方是女的,而且聲音聽起來有點哽噎,但是紫茹不知道這是誰的聲音。

「是……妳是?」
「抱歉,因為看翼展的手機裡面紀錄妳是『最重要的人』,所以才打給妳……」翼展的手機?紫茹開始感覺不妙了……

「請問!?」
「剛才翼展出車禍了……現在在醫院……」


突然一陣無力感蜂擁而來,紫茹呆了一下,只能任憑失去力量的雙腳跪在地上。

「請『血HiME』林紫茹至第一決鬥場參加冠軍爭奪戰……」廣播不停叫著她的名字……但是她起身之後,卻離開了體育館。


───────────成績看板─────────────

『超級賽亞之力』──┐
   VS     └──『超級賽亞之力』──┐
『草帽海賊團』                │
                VS     └──冠軍
『獅子之泉』
  VS      ┌───『血HiME』
『血HiME』───┘
────────────────────────────


醫院……


就在兩分鐘前,哭到昏厥的羽萱才剛被一堆人手忙腳亂的抬走,紫茹就踏了進來。

「嗶──嗶──嗶──」心跳儀正發出規律的聲音,房裡只有紫茹和翼展。

紫茹跪在翼展床邊,握住他的手。

暖暖的、之前也是、現在也是。

「贏了……嗎?」不知何時醒來的翼展,緩緩問道。

「嗯!」紫茹用力的點點頭,淚水此時也開始湧出她的眼框。

「恭喜……冠軍……抱歉,沒去……加油……」翼展斷斷續續、痛苦的說著。

紫茹奮力的搖了搖頭。

「我……很高興……最後能……保護……咳!」翼展說一說咳了一聲,表情看起來十分痛苦。

「別說了!求求你別說了……」紫茹哀求著,眼淚不停的流出來,但是翼展閉上眼睛搖搖頭,打算說完。

「讓我說……我相信妳……之後不管做什麼……都好,只要小茹……妳不後悔……就可以了。」翼展繼續斷斷續續的說著,臉上不時會露出痛苦的表情。紫茹只能拼命的點頭。

「替我照顧……小…………」翼展說著,閉上了雙眼,握住紫茹的手也漸漸失去力量與溫度。

「嗶────」心跳儀發出不間斷的無情尖銳聲響,宣告著一個生命的完結。

「不要……」不停流著淚的紫茹,輕輕推著翼展的身體。

「翼展────!!」


加護病房門口,幾個護士和醫生衝過了佳儀的身旁。

傻孩子……最後還……

佳儀擦了擦眼淚,轉頭離開。


──────────────時間切回現在──────────────


「所以妳知道了吧?是妳殺死翼展的!」紫茹無情的冰冷雙眼直直的看著羽萱。

那是一雙眼淚早已流乾的眼睛。

「如果那天他跟我去打全國大賽的話……根本就什麼事情也不會有!!是妳!!是妳殺死他的!!」紫茹歇斯底里的吼著,羽萱則是趴在地上哭泣。

「把他……把翼展還給我!」紫茹說完,一個身影突然擋在她和羽萱之間。

「啪!」

一聲清脆響亮的聲音,劃破了社團教室內冰冷的空氣。

紫茹摸著滾燙的臉,看向剛才打了她一巴掌的佳儀。

佳儀……她在哭??

紫茹摸著臉,這才突然發現,不知何時,自己那早該已經哭乾的雙眼,竟然再度濕潤了起來。

她轉身跑了出去,陳老師等人錯愕的愣了幾秒之後,也跟著衝了出去。


──────────────────────────────────


次回預告:


跟班:「原來……有發生過這種事情啊。」

阿民:「唉,不過次回氣氛應該會好一點了?第一章『社團成立』已經結束,
    所以,次回就是新章節突入嘍!」

阿輝:「次回,羽萱,妳的牌在飛耶?跟班大活躍?!你旁邊那個漂亮姊姊是誰?
    咦?那邊那個黑不隆冬的傢伙,你那位啊?麻煩離羽萱遠一點好嗎?!」


最強卡介紹:(註:左-羽萱版,右-翼展版)


翼展:「這次介紹最先出場的『Rider』,攻擊力1600、防禦力1800
    在主要階段2丟棄一張手卡,可以使用騎英的手綱、讓Rider騎上天馬,
    這樣她的攻擊力會上升600喔!
    另外,可以在任何時候犧牲Rider然後丟棄牌組一張同名卡,
    讓檯面上一張卡回手!速2以內的魔陷只要卡組還有一張,
    都可以打開後連鎖回收再利用喔!很不錯吧!
    好啦!!大家這次真的再見啦!!我要走啦!!掰掰!!」


(待續)
引用網址:http://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3066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遊戲王動畫大戰|遊戲王|Fate|Fate/Stay Night|舞乙HiME|銀河英雄傳說|舞乙HiME Zwei|

留言共 2 篇留言

◎ω◎)ノ
這應該是同人作品吧

10-01 03:38

神月.幻

這是遊戲王同人,然橫卡片取材自其他動畫的亂搞小說XD10-01 07:46
第三書語
繼續收錄~

10-05 16:3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cfbird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角色牌組(含卡圖*4):... 後一篇:角色牌組(含卡圖*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