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莊家(逆命、葛雷夫)(上)

作者:Cecil│2013-06-04 00:33:40│贊助:214│人氣:1413

〈莊家.上〉

  「莊家永遠是贏家。」(The House always wins.)
  逆命舔了一下嘴唇,輕聲說道。

  離開反思議廳後,他邊走路邊用撲克牌頂了下帽沿,露出游刃有餘的機巧笑容。那頂遮住自己狡黠目光的帽子,跟魔術師的拐杖一樣,是吸引他人注意力必備的物品;而英俊的面貌和極富磁性的嗓音,也是他欺人一世的重要道具。

  一個好賭徒懂得怎麼出千騙人,而一個完美的賭徒在行動前就讓人捉摸不透。

  他在聯盟待了很長一段時間,知道在戰爭學院裡,暴力永遠不是解決爭端的最好選擇,因此,看見他最最親切的老朋友麥肯.葛雷夫出現在反思議廳,舉著那把大槍,說要讓他後悔莫及的時候,逆命可是一點都不擔心。
  如果葛雷夫真的想直接在這裡幹掉他,聯盟幹部是不會坐視不管的。況且,要說誰欠誰的話,他倒是很有信心可以證明,唯一把葛雷夫害成這樣的東西,就是葛雷夫自己的貪欲,而不是他逆命的背叛。

  呣、儘管他確實是背叛了葛雷夫。

  他又想,葛雷夫換牌騙牌的手段或許和他不相上下,但就是缺了點魅力;而在英雄聯盟裡面,你可以沒門路、沒權勢、沒出身,但絕不能沒有半點吸引力。
  葛雷夫的罩門全被他給摸透了,居然還想和早就開始在這積累聲望跟人脈的他鬥?——呵、換作他,可不會蠢到和早就亮出A鐵支的人比大小。
 
  他當然不像某些矯情的偽君子,宣稱自己出賣同伴是迫於無奈;他可以大方承認,自己的確是將兩方利益放在天秤上好好比較過,然後選擇用葛雷夫換來更有價值的東西的。

  孤注一擲嘛,而幸運女神(Lady Luck)也依舊眷顧了他。
  
  很多人會問,預測未來(或至少能猜測它走向)的能力是不是會讓人生變得很無趣,但逆命會用牌推推帽沿,對你露出迷人深沈的微笑,告訴你。

  當你掌握了命運,賭徒人生只會變得更加愜意而舒適。





  麥肯.葛雷夫輕而易舉地用單手扛著巨大的雙管霰彈槍,走出反思議廳。
  他死咬牙根,感覺波濤洶湧的怒火,似乎完全沒有被冰冷慘酷的牢獄生活澆熄半分。他早忘了剛才自己才在心中恨恨地發誓,決不再讓逆命影響自己的情緒,沒過多久,就又開始惱火得把臼齒磨得吱吱作響。

  從旁看上去,葛雷夫是個壞脾氣的中年男人,但他其實十分年輕。要不是那些橫過身上臉上的疤痕跟老繭,以及受損的聲帶發出的滄桑嗓音,他或許比逆命還引人注目。但現在,只要一提及逆命,他就會氣得露出一排發亮的牙齒(假的,真牙早讓人給打沒了,)臉上的皺紋讓他顯得更難以親近。

  而這一切都是因為那個該死的逆命!
  
  一想起那隻披著人皮的豬居然敢主動出現在他面前,他就按捺不住用霰彈槍把整個反思議廳掃成馬蜂窩的欲望。發作得差不多以後,他用一個高明賭徒的腦袋思考起現況。儘管這個體認讓他惱怒不已,他也必須承認,自己看到逆命的時候,確實會湧起翻騰不休、難以遏止的怒火;而且,其中隱約有種其他的情緒攪弄。

  他覺得那大概可稱為「悔恨」。

  按理說來,出自龍蛇混雜的比爾吉沃特,他經歷過跟玩過的騙術,沒有一千也有八百,會被騙得這麼慘(不只丟了錢、還丟了自由)根本就可謂之奇談。要是以前被他騙到傾家蕩產的人,看見他現在這副落魄樣,肯定會笑到直不起腰來。

  不過,話不是這樣說的嗎?
  一個人如果什麼也不信,往往會在唯一那一次信任當中摔得最重。

  當然,也是有人說過,所謂的止跌回升,是落得越底彈得越高。
  他想著這些事情,慢慢地又冷靜下來。

  想起自己現在已經獲得了自由,葛雷夫不由得呼起哨,姿態好似他發發子彈都打在獵物腳邊,帶著一種不急著看見結果的從容——待得反擊的時機到來,他倒要逆命仔細嘗嘗,熱燙子彈野獸般撕咬肌肉、挑斷神經的絕妙滋味。

  要論慢慢折磨,他可是跟皮里格底下那些病態有餘的獄卒學了不少。


  有的人一出生,手上就有一副全新的同花順,差一點的至少有個福爾豪斯;而逆命先苦後甘的人生,起手用的牌實在拙劣——只湊得出一個花色都沒連貫的順子。

  他來自一個窮困的吉普賽家庭,有個酒鬼老爸跟以裁縫維生的老媽,不過他們並不是他故事中的主角。拿來開場還嫌太過看重他們了呢。

  要說生在這個地方真有什麼好處,大概就是教會他怎麼偽裝了。

  在這裡,不表現出一副深不可測、「最好別惹我」的模樣,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有人闖入你家的篷車,偷走所有東西。他很小的時候就懂得隱藏情緒,喜怒不形於色;除了那種通曉一切、莫測高深的笑容以外,他沒有給別人看過第二種表情。
  
  而這對於一個騙徒而言,當然是必要的。





  逆命的故事,始於他第一次參加的集市。那裡有異地商品、賺錢把戲和賭博活動,舉凡杯中胡桃、猜撲克、拱心石等。只要你運氣夠好、手法夠高明,你可以在這裡連本帶利賺回夠一個禮拜吃喝的錢。

  他早有耳聞,吉普賽人的趕集充斥著「本無意騙,願者上鉤」的詭詐氣氛。除了自己人拐自己人買下各種商品以外,哄騙蒂瑪西亞中心來的遊客更是他們重要的收入來源。他透過耳語跟各種小道消息,終於摸清整個市集運作的方式。
 
  今天正是他初試身手的黃道吉日。

  他的掌心捏著幾枚銅幣,這些是從老媽存錢的罐子,跟老爸藏酒錢的床墊底下,摸了好幾個月才攢到的錢。要是有人說逆命的偷兒性格渾然天成,他也不會反對;只是他得澄清,反正他爸的錢只會拿去買酒,而他媽的錢最終還是會落到他爸手裡。

  那麼,何不讓他借來跟自己的人生賭一次呢?
 
  說來諷刺,他來這裡賺的錢(運氣好的話),最終還是要回到這裡。要問箇中原因,就得從他的來由說起了。

  他聽說,舊物攤老闆終於批到了一個真的能賣的東西,和之前那些廢物(斷手的塑像、齒針斷裂的音樂盒、少了梅花三到梅花九的撲克牌等)絕非一路貨色。他去了那攤子,發現確實有個出奇閃亮的金色墜子,掛在舊燭台上,不斷往外散發細小美麗的銀色光點。
  他的目光幾乎是立刻被它吸引,久久不能移開。

  當他終於想到要開口時,老闆像是摸透他一樣馬上搶白。「一千,不二價。」說完後,老闆又繼續玩起手上的舊羅盤。他努力不露出咋舌的表情,一邊繼續觀察它。

  「……這是做什麼用的?」他凝視墜子,許久以後才開口問道。

  「嘖嘖,這你有所不知,小子。這是個魔法墜子,把它掛在脖子上,在胸前翻轉三次,馬上就可以實現一個願望。——至少把這東西賣給我的驢蛋是這樣說的。」

  「實現願望?」

  「對啦,賺大錢、有個全天底下最漂亮的老婆、統治世界之類的。哼,如果是我,頂多許個願說每天都有客人上門就好,其他的都是屁。」

  「既然這樣,你為什麼不自己用?」他指著墜子,聲音裡滿是狐疑。

  「誰知道許完願會怎麼樣啊?你以為哪個人都能許願?小鬼,吉普賽人很迷信的,我也一樣。要不是你太年輕,就是太蠢,才會不知道那些跟願望有關的故事。那些故事啊,活到我這把年紀,不想聽都聽過一大袋啦。有的東西不是能給尋常人用的,我還是把它拿來賣比較實在,看能不能找個適合它的主人。」

  他沉默地看著墜子。聽完老闆的話,那個墜子散發出來的光芒,看上去黯淡許多,有種虛偽的光輝。然而,若真要問生在他媽的吉普賽家庭裡,還教會了他什麼事情的話,那必定就是「把握機會」。不管翻身的可能性有多微小、多遙不可及,只要出現在他面前,他都會孤注一擲,就算面前這個東西,有九成機率是個鍍金的假貨,他也沒有不信的餘地。

  「那要是我許完願以後怎麼樣了呢?」
  「甘我屁事。」老闆挖起耳朵,一臉「你拿我沒輒」的表情。「有錢買再想吧。」

  逆命知道老闆不想再搭理他了,便慢慢走開,一面想著該怎麼把五枚銅幣在市集結束前翻到兩百倍。他還沒想到要許什麼願,反正買到墜子以後,他有的是時間。

  雨後的草地飄出溼土溫潤的氣味。整個市集人聲鼎沸,林立的帳篷色彩絢麗奪目。

  莊家大力搖晃骰盅,吆喝著問客人加不加注;賭客死盯不知道有沒有灌鉛的骰子,掰得自己的指節啪啪作響。遊戲大師咒罵著拍打卡住的旋轉盒;旁邊的賭客大喊著:「三隻母牛聚頭!給錢!」

  「到底是幾零年代的白痴才會押對子啊!不要押對子啦!媽的,也不要押順子!」
  「又不是在玩血石,要押那種賠率給我滾去菸草區!」
  「欸剛剛明明就出現紅利連線了!什麼你說它最後一秒自己跳掉了所以不算?」

  小販叫賣琳瑯滿目的商品:佝僂老婦向過路行人推銷治膝蓋酸疼的藥劑(「雖然有葡萄味,不過千萬不可內服!」)、小男童用手帕摀著嘴巴,高舉一罐冒煙的感冒藥(「讓你一次咳完一星期的份!」)、戴著單邊眼鏡的男人,煞有介事地問路人有沒有意願投資吉普賽營地的改造計畫(「集資完成後三個月包您回本!」)……等等,熱鬧非凡。

  逆命撥了一下瀏海,垂眼。
  還要再過很久,他才會有一頂帽子。

  沒人碰得到帽子。(Nobody touches the hat.

  「……小兄弟。」

  他聞著炸甜餅的香味,聽見有人這樣叫道;他不以為意,直到那個聲音重複了幾次,然後變得很不耐煩。

  「小兄弟、小兄弟,喂,不會真的要叫你這麼多次才會回頭吧?那邊那個黑頭髮的、瀏海長長的——對啦,就是在叫你!」

  他沒好氣地轉向聲音的來處,看見有個表情跟他一樣不爽的老人翻了個白眼。老人的攤位門可羅雀,旁邊有個潦草的手書招牌,寫著「命運之塔」。他走上前,看見攤位上擺著一些長形紙牌,背面是古典紅,印著一個金色塔樓。

  他翻著紙牌,開口問:「叫我幹嘛?」

  「不要一副二楞子的模樣晃來晃去的,你那蠢樣只差在身上掛塊牌子寫『來騙我的錢』了,知道嗎?第一次來集市,至少找個人帶吧。真是。我剛剛看到你跟卡甘那老騙子搭話,要問我的話,這整個集市都是騙子,但是卡甘是當中最沒格調的一個。切記、切記。」

  老人一攬,把桌上的牌收到一塊,然後洗牌。繼續說:「如果不曉得要做什麼,就來這裡試看看命運之塔吧。如果我騙了你,至少你還看得到過程。」

  他不禁想翻白眼。這個傢伙只是不想讓其他人先騙到他吧。他索性走向前,打定主意,在摸清楚命運之塔的底細前,絕對不掏出一毛錢來。

  老人用洗練的手法切好牌,抽出一張,背面朝上放著。然後,他又抽出兩張牌,正面朝上,上面分別寫著3跟5。他看著牌,還摸不透對方的手法。

  「這個遊戲挺簡單的,塔如果像現在這樣完好如初,那麼你隨時都能收手。倍數算法就是每層的數字相加,如果你在這層收手,就可以拿到8倍。不過規則說,在第二層還不能收手,要到第三層才行,繼續看下去吧。」

  塔現在像是這樣子:  □
           3 5(8)

  老人又為命運之塔加上新的磚石,分別是4、3、6。
  塔現在看起來像是:   □
            3 5 (8)
           4 3 6(13)

  「小兄弟,看見那個上下對子了沒?」老人向他指出那對相鄰的三。「如果出現上下對子,塔就該塌啦。不過我們還有門牌,沒忘吧?」

  門牌指的是第一層那張背面朝上的牌。老人把它翻出來,是張七。
  「啊——幸運的。(Lucky Seven.)」

  老人把七蓋在第三層的三上面。「門牌可以拯救你一次,不過那是底牌,當你連底牌都掀了,之後要是有什麼意外,你也只剩下英雄可求啦。對了,如果你在這層收手,就能拿到13倍。」

  塔現在看起來像是這樣:
              3 5 (8)
             4 7 6(17)
 
  「繼續吧,第四層。」老人自語似地說,一面發牌。

  失去了門牌的塔又加上四塊磚石。看起來是這樣:  3 5  (8)
                         4 7 6 (17)
                        5 7 1 2(15)

  「啊,可惜。」
  老人一個彈指,相鄰的兩張七忽然爆出一陣紅色火花。他眨眨眼,發現原應隨著火焰被燒去一角的卡片,看上去居然完好如初。老人表演完,把整座塔都翻了出來,讓人無法將這種快速的手法,和他蒼老的外表以及長滿斑點、骨節突出的手聯想在一起。

  「可惜、可惜,英雄牌都出現在下面。」老人翻完牌,玩味地說。
  「英雄?」
  「只有英雄逆天而行,小兄弟。他們是唯一一群反抗命運,卻不會被處罰的幸運兒。」老人切著牌,偶爾長長的指甲勾到牌,發出輕微的劈啪聲。「英雄牌可以保護原本應該毀滅的那一層,像你剛剛那兩張七,要是第四層有一張英雄牌,他會保護第四層不致倒塌,讓你前往第五層。一副牌裡有三個英雄。要是英雄都等待在最後,那麼你的命運一開始就要靠你自己了。來、開新局,先給錢,一枚銅幣。」
  
  他戒慎地從腰間拿出錢包,從裡面拿出一枚彌足珍貴的銅幣,遞給對方。

  老人收下銅幣,說:「啊哈、命運開始運轉啦……」

  他垂著頭,凝視命運之塔從無到有聳立而起。

  「……繼續嗎?」
  「繼續。」

  全由斑駁的數字砌成的命運之塔,在他眼中顯得荒謬而現實,同時又有種超脫的淡然。彷彿整個世界的道理都在這塔中,而他正藉此窺視自己的未來。

  塔看起來像是這樣(他的底牌早已掀開了):
  
         ☆ 4     (4)
        5 6 2   (13)
       7 4 3 1     (11)
      5 4  5 2  (18)

  「……繼續嗎?」
  老人一面問,一面想繼續翻牌,他急忙按住牌。老人嘿嘿地笑著,開始結算應該給他的賭金。他把錢收下以後,老人把底牌翻開。

         ☆ 4        (4)
        5 6 2      (13)
       7 4 3 1        (11)
      5 4  5 2     (18)
     6 2 4 7 5 1 (24)

  相同的數字牌碰到一塊。
  而他避開了這個命運。

  「不錯。要當一個好賭徒,反應和判斷力肯定是很重要的。」老人露出狡獪的神情,用舌頭舔了舔發黃的門齒。「但是什麼更重要呢?年輕人。」

  他看著逆命的神情,就像逆命早該知道問題的正確答案。他沒等逆命開口,逕自蓋起一座新的命運之塔,對他擺擺手。他拿出錢押在桌上,趨前凝視,發現塔隨時都可能倒塌,而塔一倒,他的賭資也將盡數消失。

  面對這樣的情況,他咬牙。「繼續。」
  老人輕輕呼了個哨,翻牌。

  一張英雄牌出現,支撐住原該傾圮的塔。
  他凝視著牌面,然後把手上的錢都押了下去。

  孤注一擲。

  顫巍巍的命運之塔,正等待新的磚石落下。一般人都知道,在這時候收手,至少能賺幾個銅幣;而他們卑微低下的人生,也就只值這種保守打算賺來的蠅頭小利。他想,同時示意老人繼續翻牌。

  老人很快揭曉了整座塔的面貌:

         1 4       (5)
        4 3 2      (9)
       6 7 4 1       (9)
      3 ☆ 1 5 2  (11)
     5 3 5 ☆ 6 2 (21)
    2 1 3 5 6 2 ☆(25)

  逆命看著第七行的三個上下對子,心跳狂跳到幾乎驟停的剎那,英雄現身。
  他押下去的錢翻了二十五倍

  「最後一張才出現英雄牌,真讓人好生著急啊。」
  眼見這個結果,老人沒有一絲屬於莊家的恐慌,反而咧嘴笑了。


  老人把缺角的命運之塔整理好,收進細長的紫木盒子。

  「小兄弟,你天生就是個做賭徒的料,挺靈光,有膽識,更重要的是運氣好。幸運女神也是只會跟著有前途的傢伙,就像在賭場裡頭,如果有人連贏好幾場,你也會跟他的注一樣道理。說到賭徒,最好跟最壞的賭徒有個共同的特質,知道是什麼嗎?」

  他搖搖頭。

  「——他們什麼都賭。」老人聳肩。「錢不算、人生啊未來啊這些,無一不是他們的本金。唯一的差別在於一種人總是以小博大;另一種人總像投石入海。同樣是全押,有的人每次都能梭哈;有的人,就壓根沒嘗過把籌碼全往自己面前撈的爽快感。贏的人繼續賭,是因為知道他們的小錢可以在那些轉盤、骰子跟牌局之間,跟喝了生長藥一樣迅速增加;而輸的人繼續賭,是因為除了賭以外,他們沒有其他翻身機會了。」
  
  他幾乎要被這些輸贏勝敗的詞彙給搞昏頭了。而老人似乎沒注意到他,逕自繼續。

  「那些錢就當作讓你發家用的吧。對我來說,那甚至不會比拔掉我一根鼻毛疼呢。」老人拍拍腰間的錢袋,儘管拿出了數量可觀的銅幣,那個袋子看上去依然沉甸甸的。「對了,小子,你給我十枚銅幣,我就用剛剛那副牌替你算個命,如何?」

  「你會算命?」
  「你媽還會生小孩咧。不要拉倒。」
  「好、那麼告訴我,我的命運。」

  逆命身上流淌吉普賽人迷信的血液。儘管算卜命運當然也可以是一種訛他錢的手段,他依然忍不住一窺未來的欲望。

  聽見他的回答,對方笑了。

  「剛剛你在一個重要的關口選擇了繼續前進。保持這種精神,小子,你會獲得巨大的成功。孤注一擲是你唯一該做的選擇,一個好賭徒不僅要會耍千、要有運氣,還要有膽量。不敢反著押的人,沒道理能坐擁金銀。」

  「孤注一擲。(All or nothing.)」他輕聲說。

  老人點點頭,然後揚手,示意他該走了。

  他依言離去,感覺自己腰間放錢的袋子,有種實在的重量。他走到舊物攤附近時不意回頭,發現老人和他的攤子都憑空消失了。

  集市還有好幾天,他想著明天該玩什麼遊戲賺錢。賭博的感覺著實教人上癮——一點勞力都不必出,只要靠著一些本金和好運,就能輕鬆賺進大把大把的錢。

  真的沒有什麼事比賭博更好賺的了。他不禁想。
  會這樣想的他,多少也是因為吉普賽人的血性本來就不喜歡樸實勞動,投機取巧之行才是他們的最高原則。

  接下來幾天,逆命偷偷看人怎麼賭撲克,還學到最基本的出千技巧。他去舊物攤買了副少掉幾張牌的二手撲克牌,練習切牌、洗牌,在袖口藏牌等。估計是遺傳到他老媽作裁縫用的巧手,不到三天,他就已經玩牌玩得有模有樣。

  和賭博有關的,他做起來都異常上手,彷彿他天生就該是個賭徒。
  
  集市的倒數第二天,他在一個常客的飲料裡下藥(跟老婦人買來的藥水,治膝蓋痠疼用的,)逼得那個人不得不中途離席,而他得以毛遂自薦上前代打。其他賭客都一臉茫然地,看著以賭維生還太過年輕的逆命,連押注都忘了。
  他不意外。剛剛那個人要不是沒法承受括約肌的壓力,肯定死活不讓他辛苦贏到的籌碼落入一個菜鳥手中;但逆命那副「交給我吧」的微笑實在自信,那個人才勉強把手上的牌交給他。他拿住牌,在心裡暗啐一聲。

  一副六鐵支還抓得那麼緊。

  那個人拖著快垂到地上的屁股,臉色蒼白地回到賭桌前的時候,只見逆命轉頭對他露出莫測高深、彷彿能預測一切的微笑,面前變戲法似地擺滿籌碼,而其他賭客面如死灰。
  親見此景,那個人差點沒昏過去。

  之後,逆命很爽快地和他四六分帳。拿到錢,他哼著愉快的小曲,往回家的路上走去。

  他遠遠瞧見他那個酒鬼老爸,酒氣彷彿都散逸在外,形成雲煙。他皺眉,絲毫沒想過掩飾自己對這個男人的厭惡。若不是他清醒時看上去真的英俊得驚人(不然他的長相是遺傳誰的?他那個蒜頭鼻的老媽?)他壓根不信他老爸有任何優點。他老爸年輕的時候參軍失利,從此借酒澆愁,睡醒喝喝醉睡。要是沒錢買酒,他會直接跟老婆要錢,或是要他兒子去跟人討點酒渣來嚼。

  逆命把錢袋收得更牢靠了一點。
  他早就不想買那個墜子了,他已經計畫好,要用這些錢到更高級、賺錢更快的地方,開始新生活。他要永遠逃離這個沒有未來的營地,和他這對拿來押注都會被退貨的父母。

  他越走越快,想無視他爸,直接走回篷車。

  砰。

  他爸連叫都懶得叫他,直接伸出腳把他絆倒。

  「我去你——
  
  他還沒把髒話說完就撲倒在地,錢袋裡的錢嘩啦啦全灑了。他爸是被酒精迷了眼,但還沒蠢到看不懂那些發亮的小圓金屬片是什麼。那個他嫌惡至極的男人慢慢蹲下身,拿起其中一些錢,滿臉憧憬地看著——五個小金屬片就換得到半瓶酒。

  酒哎。

  「小子、你、嗝,從哪弄來這麼、嗝,多錢……的?」
  「不關你的事。」
  他執拗地背對他爸,蹲在地上撿錢。忽地,他感到後頸有一陣壓力,然後他整個人就像一袋馬鈴薯一樣被拎了起來。

  「我去你媽的、放開!」
  「小子、嗝,你他媽敢這樣跟你、嗝,老子,講話?」
  「為什麼我不敢!你有什麼好讓我不敢!爛人!」逆命怒吼。「放開我!

  他平常會避開他爸,小時候還不懂事,因為頂嘴被那男人揍過好幾次。長大後,他幾乎淡忘那種斷然反抗的快感,和必定隨之而來的皮肉痛。他以前多少還會怕被趕出家門;然而現在,他早就不是那個失親就會死的弱小孩子。他已經決定了自己的未來。

  所以他根本沒什麼好怕的。

  他爸的力道大得出奇,他踢著腳想掙脫,不久後就跟隻空袋子一樣被扔到旁邊,頭還撞到篷車的輪子。他爬起身,眼冒金星地揉著額角,看見他爸蹲在地上,慢吞吞地撿起錢,一邊收進自己的口袋——他感覺有種情緒不停往頭頂蒸騰。

  憤怒。

  在這時候,他卻異常地冷靜下來。他佇立在原地幾秒,深吸了幾口氣,然後走到他爸放空酒瓶的空地,從裡面拿起一個,甩了幾下確認手感。挑好一支以後,他又挑了幾支一樣的抱在懷中。酒瓶沒有蓋,卻沒溢出酒味,這大概是唯一值得慶幸的地方。

  老爸。

  他咀嚼著這個好幾年前就已經不用的稱呼,感到一種雪利酒般的苦澀,還有比潘趣酒更世俗的荒唐感。他走到父親身後,又輕輕嚼了一次這個名字,不帶一點遺憾。

  接著,他把剛剛挑好的酒瓶連番往那個男人頭頂狠狠揮下。
  灑出來的顏色,恰似數天前他見過的那副命運之塔,背面印上的紅色。





  幾小時後,他翻轉手掌,看著被破碎酒瓶劃傷的掌心。有種失去了什麼的感覺,但那感覺相當平淡,猶如燠熱午後似乎不存在的微風。太陽已經西斜,而他看著夕暮時分獨有的暖橙色,感覺馬車規律地晃動著。車資是十五塊,他爽快地付了錢。

  蒂瑪西亞被譽為德邦,依然難免藏污納垢。那裡的地下賭場遠近馳名,而即將前往那個地下世界的他,選擇拋棄一切,只留下那個將要流傳其中的名字。

  逆命。(Twisted Fate)


  如果說,逆命開局時拿到的是副搬不上檯面的順子;那麼麥肯.葛雷夫的起手牌,大概就是三張三以及梅花四、五。

  他來自比爾吉沃特。收留他的酒館老闆總是在他耳邊大吼,說自己是突然發了善心,才會把被棄置在酒館後院、還是個小嬰兒的他,養到現在這麼大一隻狗崽。雖然要問他,他只會覺得從能走路開始,就得成天幫忙端盤子的生活,並不像某個人突然發起善心的結果。

  「葛雷夫、葛雷夫,這什麼鳥姓啊。」酒館老闆經常這樣說:「要問我的話,你大概不是私生子,是那個什麼,造物者的錯誤哩。誰會姓葛雷夫啊?分明在搞笑。」
  他每次聽到這段話,都會低聲罵一句髒話,然後想這根本一點都不好笑。

  要是對自己的命運一笑置之就能解決問題,他肯定笑它個三天三夜。

  他在身高大概只搆得到別人的膝蓋時,就已經開始出來幫忙端盤子。那些成天喝酒打牌的粗野男人,總是不會注意腳邊是否有個瘦小的孩子,端著沈重、盛滿蘭姆酒的托盤。相對地,他也因為太過矮小,所以有幸把桌子底下的大千世界摸得一清二楚。

  他一開始不明白,打牌就打牌,幹嘛還要傳情似地在桌子底下暗渡陳倉,等到看久了、看透了,他才知道那是一種作弊的手段,俗稱「耍老千」。有的人會聯合出千,有的人則不和人一起耍詐,總是自己從暗袋摸出牌,歡歡喜喜打出一副技壓全場的同花。

  他是怎麼學到同花順、福爾豪斯、順子等牌型的相互關係的呢?很簡單,輸的人會暴躁得把酒杯直接往地上扔,剩下的酒會濺得他一頭一臉。有時候贏家的牌好得不可思議時,連旁觀者都會鼓譟尖叫,把酒杯砸得啪啦啪啦響。如果被丟過他頭頂的酒杯多到讓他連內褲都濕了,那贏家肯定打出了一副同花大順。

  ——砰!交錢吧,衰鬼。

  他還學到,賭博的世界裡沒什麼所謂的運氣好,看起來不可思議的牌型,大多都是出千的結果。在這裡能賺到錢的人,通常都是超優的老千,不過,聰明的老千也不會讓自己一路玩到掛,偶爾也在可以容許的範圍內,讓輸家稍微回本,用這種小餌引他們繼續奉上賭資。

  他就算不想,也因為長期穿梭在賭桌之間,而逐漸對打牌的方式熟習於心。記牌、算牌的技術自不用提,要是他有機會能坐上賭桌,他還能玩得一手好千。
  說到出千,他本來對這檔事並不熱衷。然而,久而久之他明白到,在其他地方你還能保持原則;但在比爾吉沃特,打牌時不出千然後輸錢,可是你的問題——當戰場上的人都拿著刀劍相互廝殺,空手的人參戰只會被狠狠嘲笑。
  
  你能怪誰?

  比爾吉沃特人的道德良知,美其名可以說是彈性,講白了就是底線很低。賭博出千這種事只是小意思,就跟上船帶瓶蘭姆酒一樣是常識。有時候賭博贏了還不是結局,如果有人知道贏錢的人出千,那之後還有場架好打。大家都出千,但這就跟販賣人口或走私一樣,大家都在做,只是沒人攤在太陽底下講。

  有的賭客會適時塞給他一點錢,讓他幫著作千,他也沒拒絕。反正整家酒館的客人大概八成以上都要他做過這檔事,他不怕被發現。年紀大了以後,他差不多也能夠說服自己,生活在這種地方,他就像隻底部破洞的小船,想多活幾年,就該適時拋棄一點東西。

  例如原則、例如良知。
  
  他不用端酒的時候會去港口閒晃,看著船一艘一艘出航,一艘一艘入港。他經常看著那些船出神,想著它們是不是去過新大陸。他知道,比爾吉沃特不是整個世界——比極目眺望都看不見邊緣的海平面更遠的地方,有片叫做瓦羅然的土地,那是這個世界的中土。他知道中間的東西是好東西,中土也是好地方。就像射飛鏢的時候,咻地打中紅心,一百分。

  他從來沒跟誰說過這個理想。在這裡,理想二字比醉臥路旁的酒鬼更教人發噱。支配比爾吉沃特的東西很實在,就是欲望跟利益。當然,他不是不想要名利或金錢;只不過,那些都是間接的東西,都只是一種手段,而非目的。

  如果真能有錢,他想搭船到瓦羅然,找個地方開始新生活。永遠脫離這個骯髒卑劣的海島,脫離端不完的蘭姆酒、說不完的低俗笑話——這就是他的理想。不過,他現在還是只能端著酒,偶爾收下發綠的銅幣,幫忙在袖口藏起一張黑桃A,下次送酒時拿給對方。

  葛雷夫的存錢計畫,在他滿十二歲不久後正式遭到強大阻礙。

  酒館老闆不用他端酒了,但相對地,他住的房間、吃的飯、喝的水全都要收錢,他可以在這酒館裡繼續工作,也可以去別的地方工作。

  他雙手一攤,說:「他媽的我哪裡有錢可以繳?你讓我在這裡端酒,但從來沒給半毛錢啊。」
  老闆用五百年沒洗過的布擦酒杯,回應:「喔,所以你幫那些人藏牌是不收錢的,作啥慈善?你白痴甘我屁事。我從今天晚上開始收錢,基本費二十五,其他另算,包日一天三十五。」

  他偷偷比了個中指,沒再爭辯。想來他開始要為自己的一切支出付錢的時間點,剛好是他開始替人作千不久。老闆肯定是注意到了,該死。

  他預備拿去買船票的錢頓時短少將近三分之二,回填的速度則慢如指甲生長。端酒跟幫忙作千漸漸不夠他賺了,於是他開始在港口找外快。不找則已,一找他才發現,那裡有太多可以賺錢的骯髒勾當:幫忙看守關著奴隸的籠子、去倉庫把每瓶酒都偷漏一點出來賣、幫忙藏匿或通報懸賞海盜、把麵粉摻進毒品裡增加重量、偽造通行證、當圍事……只要是能賺錢的活兒,其中一定都有他一份。

  他經常看著海,想著未來。乾淨的新生活的景象,是他唯一的慰藉。他願意把手染得髒了、腥了,是因為他把希望寄託在未來,到了瓦羅然以後,一定就能擺脫一切過往,屆時再也不需要為了生活而犯罪。

  比爾吉沃特的海風喧囂黏膩,生活於其中的他,今年終於滿十六歲了。他找了比較沒事的一天,去港口問船票的價錢,得知往瓦羅然的船下星期才會出航,船票是兩千塊。

  「靠。」他咋舌。
  怎麼這麼貴——這句話他叨念在心裡。

  「喂、瓦羅然很遠欸。」賣票的人挖著耳朵,然後把耳屎吹到他臉上。「路上還得提防冥淵號突襲搶劫。不然你以為我們幹嘛老是徵新水手?舊的都死光了啊,媽的。

  那個人說完話,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金耳環,警覺地四顧查看。彷彿方才他提到的冥淵號船長就在附近徘徊。

  冥淵號船長剛普朗克,是比爾吉沃特最冷血無情、最教人聞風喪膽的海盜。他是暗影文森特的兒子,在十八歲的時候從他父親背後一刀把他刺死,正式奪得冥淵號的所有權。比爾吉沃特的孩子只要聽見他的名字,就會開始抽抽搭搭地哭泣。葛雷夫雖然對他不算懼怕,卻也有種敬意。在這個海盜窩,真的得要相當卑劣殘酷,才能像剛普朗克那樣稱霸一方。

  葛雷夫不曉得剛普朗克想要什麼。或許那個船長跟他不同,就是像看上去那樣,喜歡美酒、女人跟掠奪。但他覺得,如果能像剛普朗克一樣有錢,他就不會想要繼續出海搶劫,而是抱著那些錢,安安穩穩地過完生活。

  不知怎地,他突然想到這句話:他媽的金錢,總是弄得你難過得要命。
  他在腦袋裡心算存款的金額,靜靜走開了。





  那是一個黑暗的雨夜。
  水手們無處可去,都擠來葛雷夫住的這間酒館。他們壯碩的身軀、纏繞周身的欲望與罪孽、大得嚇人的嗓門,都在在讓整間酒館更形擁擠。他奮力擠過群眾。有人正在拍桌大吼;有人已經醉到把頭探出窗外狂吐,吐完以後把頭縮回來,濕淋淋的好比落水狗。

  今天太擠了。適度的擁擠讓他得以輕鬆作千,但要是太擠,他反而很難和找他幫忙的賭客接觸。葛雷夫在心中暗罵這該死的爛天氣,一邊保持平衡,不讓酒灑得人一頭一臉——儘管他們自己已經把這檔事做得十分出色。

  「喂、小子,過來一下。」

  葛雷夫的一個常客揚手叫他,他擠過人群,剛想說他今天不開工,就被塞了一手牌。他還楞楞的搞不清楚狀況,那個人又湊到他耳朵旁邊,說:「媽的,今天運氣很差,仇家出現了。幫我打一下,我先閃,待會關門前會回來。別輸太慘就好。」

  對方拍拍他的肩膀,要他坐下。同桌的賭客都看著他,百無聊賴的表情彷彿是在問,什麼時候阿金酒館的服務生也會打牌了。不過他們很快就選擇不深究這個問題,牌局再開。
  
  他知道自己現在該幹嘛、目標多高以後,也就怡然多了。他本來就會打牌,而且剛剛經過這桌好幾次,他把整個牌局的情況記了八成。要把剩下的牌做最有效的利用,對他來說輕而易舉。他調整牌序,同時看了看其他人。當中鋒頭最健的一個坐在他對面,叼著一根沒點起來的菸。坐在他左右的兩個人似乎賺得差不多少,一臉萎靡。他看了看自己的桌面,發現籌碼大概只夠打到這局結束。

  該死啊。
  他一面想,一面輕抬腕關節。此刻,窗外突然一個暴雷,所有人都看了看外面,就那一秒,一張紅心A落入他手中。比貓還溫馴、比絲綢還服貼。
  而他的表情沒有絲毫變化。

  接下來三局,葛雷夫沒給同桌的人一點面子,讓他們統統輸得連褲子都要拿來抵債。他對家那個叼著菸的男人,在連古金幣都輸掉以後,咬牙切齒地站起身,問他能不能借一步說話。他聳聳肩,把籌碼收進衣袋,讓其他人接手。

  火爐旁邊是阿金酒館裡罕有的僻靜所在,但葛雷夫總覺得這裡會這麼安靜,是因為旁人刻意避開他們兩個,站到較遠的地方。他想這一定跟那男人有關,只是自己不認得他,因而猜不透箇中原因。

  「小子,你該知道我們的規矩。」男人單刀直入地說:「沒有人獨贏,從來沒有。」
  「為什麼?」他看著窗外大雨傾盆,輕輕呼了聲哨。

  「因為、」
  對方猛然揪住他的衣領,眼神血紅地死瞪他,彷彿陰間來的索命狗。
  「海盜都相信,把自己的好運全輸在牌桌上的人,下一次出航就會死。而他死後一定會去找自己的債主報仇。」
  
  葛雷夫舔了舔自己的犬齒,知道自己不知何時已經佔了上風。
  那個男人嘶啞著聲音,繼續說:「這是海盜才知道的規矩,我就原諒你不曉得,待會我們回去桌上繼續,你最好已經知道該怎麼做。」

  他說完以後就急匆匆想離開,但葛雷夫嘖嘖兩聲,他才又回過頭。

  「怎樣?」
  「我不知道待會要怎麼辦。」
  「——不知道?」對方扭著嘴唇,露出金色的假牙,冷笑道:「不知道?講白了,小子,你要坑我?」
  「講坑多難聽。」葛雷夫故作無奈地聳肩。「只是想換點東西。」
  「敢跟我做買賣?有種。你要跟我的海上驛站做什麼交易?」
  「哦、原來是『海上驛站』的船長凱沃登,久仰。」
  「屁話少說。」

  對方轉頭看了看群眾,似乎很想趕快把事情解決掉。葛雷夫把這些都看在眼裡,他越想快點解決,他就要拖得越久。這就是他的籌碼,比他口袋裡那些彩色塑膠片更有價值。他本來只是想訛點錢,這次卻恰好給他中了大獎。

  「你可以幫人偷渡,對不對?」
  「你敢跟我要求——」
  「命有個價、自尊有個價,什麼都有個價錢。你們愛相信海上男兒那套就信吧,我只想跟你拿我需要的東西。我上個月去問了船票價錢,偷渡——聽好喔,只是偷渡欸,把人跟海綿蛋糕一樣堆在一起、放屎放尿都在一起、麵包發霉水也發臭,這種要服務沒服務的旅程居然要價兩千塊,真的是讓我快嚇死了咧。」
  「幹嘛,以為偽造證明不用工夫?」
  「隨便。反正我把你那些運氣還你,你讓我上你的船。要不要?」
  「至少你出一半船票吧,小雜種。」
  「唉、可憐——」
  「五百塊,再砍我就把這裡砸了。」
  「砸了甘我屁事。」他學著老闆的口氣說話,發現這口吻真的能讓人很火大。「我跟老闆又沒交情,你砸了我最開心。他光著下半身跑出來的時候,我肯定會從巷口跑過來,狠狠踢他的老屁股。」

  他滿意地看著對方把拳頭握到發白。

  「該死的雜碎。」
  「隨便啦。」

  之後,他隨便找了個理由,解釋為什麼自己沒輸也沒贏,就把委託自己代打的賭客打發掉了。

  那天深夜,雨依然下個沒完,他躺在房間的床上,看著天花板,壓抑不住興奮。他暗暗發誓,這是他最後一次詐人。等到了瓦羅然,他要找個正常的工作,過著正常人的生活。
  再也不要騙人或被騙了。

  可是,當葛雷夫在數年後回顧這個誓言,他會發現,他的承諾就跟比爾吉沃特那些下流無恥的海盜,總是指天指地發下的那種父母死絕的毒誓一樣,一點信用都沒有。但他還是很常發誓,儘管那些誓言,讓他顧盼過往時感到一種深深的悲哀。

  隔天早上,雨依然細細密密地飄著。葛雷夫一點不意外地發現,他確實跟自己先前說的一樣,跟一塊即將被壓扁的海綿蛋糕一樣,被領著往船艙的底層前去。上船時,他和船長擦身而過,對方死盯著他,無聲說著:「狗雜種,我讓你上船,但不保你到瓦羅然。」

  他欣然接受這個事實。他一進船艙就翻開木板條,把剛剛搜刮到的一些糧食(他只能說把裝了水果的大桶子放在路上真的太驢了)放進去。把六柄小刀放進靴子的反折處,還有袖口的兩柄折疊刀(跟老闆不告而借的),然後把包包當作枕頭壓著。

  他知道,自己很有可能會在晚上被當作多餘的貨物扔到海裡。等其他人進來以後,他會用一點錢跟其中一個買衣服,然後連床位也要換。

  他聽見船入海的聲音,知道自己的新生活已經要開始。
  但他不知道的是,他為自己的安全做打算的當下,其實還是延續舊習——新生活什麼的,其實從未開始。這點,他會在很久很久以後才領悟。而當他領悟的時候,他早已失去了很多東西:例如原則、例如良知。

  例如自由。

(莊家.待續)

西底,這就是我們的TF跟阿葛毫無交會的人生開頭(我說的有錯嗎為什麼打我!
好啦,開頭有交會。
可以用到我做的兩人頭像當縮圖真開心啊耶耶耶耶~
說認真的大家要去看一下葛雷夫的審判日誌哦,
他看到逆命的時候反應真的是大得讓我好想笑(已經笑很久不是嗎(被葛雷夫開大
在這裡我要深深地跟塔隆懺悔,他的故事明明讓我很有fu但我卻被逆命跟葛雷夫騙到先寫他們的故事,嗯——如果我說我被逆命開大gank你們信嗎?
下次見,希望不要又是兩個禮拜後啊(掩面
引用網址:http://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03323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LOL|League of Legends|TF|Twisted Fate|Graves|葛雷夫|逆命|英雄聯盟|仇人(咦

留言共 20 篇留言

緋夢春秋
[e12]

06-04 10:27

Cecil
[e19]06-04 10:51
緋夢春秋
遲到的GP
[e36]

06-05 14:42

Cecil
心意有到就好(笑06-05 19:28
米奧
尚未閱讀~先給GP

06-05 21:56

Cecil
讀完以後請給500字心得(伸手(ㄍ06-05 22:00
米奧
如果我擠出來的話(笑

話說你的作品真的都很好看捏><

06-05 22:01

Cecil
好啦我不逼你XDDDDDD(不要笑得如此險惡
雖然我很想同意,不過基於禮貌,還是要先感謝喜歡我的故事的人,
是你們不嫌棄啦OuO

每個字都是很用心寫的,所以希望它真的超好看。
重點是我要快點把這個大坑補完,很多英雄的故事連我自己都很有興趣啊,要不是寫這個系列,我其實對他們的故事印象模糊(靠

米奧的屁孩日記03我有看了哦、留言中~06-05 22:05
緋夢春秋
誠意十足 0w0
看了就想說: 噢幹!這就是逆命吶!
弄得我買了逆命去排rg 5場連敗 掉分阿!!!!!!!!!!
掉到3區 [e13] [e13]

06-05 22:56

Cecil
慘了是我害春秋連敗嗎X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甲又好嗎(拍肩
真的是希望大家一看就「喔艮這就是逆命嘛!」的感覺///06-05 23:14
緋夢春秋
用字很肯定您有用心啄磨過的
還要再過很久,他才會有一頂'帽子'。
而逆命先苦後甘的人生,起手用的'牌'實在拙劣——只湊得出一個花色都沒連貫的順子。
甘我屁事!!!!!!!!!!!!!!!!!!!!!!!!

06-05 23:00

Cecil
看得出來你對某句話特別有感應吼!
甘我屁事!!!(聽起來好嗆啊怎麼辦(居然06-05 23:15
eigetsu910
喔艮這就是逆命嘛!←你好像說要這樣回是嗎XD?
完完全全就是兩個小流氓在一堆流氓中的成長故事
我好喜歡,可是我不會表達怎麼辦[e16]

06-07 23:20

Cecil
對啊對啊,希望你們都覺得「喔艮這就是逆命嘛!」(葛雷夫表示
逆命是帥帥的吉普賽流氓然後葛雷夫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海邊小流氓(煩
沒關係只要說好喜歡就好了ya
請期待葛雷夫把逆命撞開以後終於得以先露臉的中篇(ㄍ06-07 23:41
eigetsu910
把逆命撞開是猛龍過江嗎www?
不過事實上好像會穿♂過♂去www(ㄍ
這種胡亂發言對不起我錯了[e20]

06-07 23:46

Cecil
原來是使用猛龍過江!葛雷夫!再使用一次猛龍過(被猛龍過江(煩
穿過去這三個字我好像看得懂欸完wwww蛋wwwwww了wwwww(靠06-08 00:00
緋夢春秋
猛龍過'肛' 逆命好像總是弱氣+帥氣...受 -///-
真的是穿♂過♂去呢[e16]

06-08 23:12

Cecil
逆命表示莊家永遠是贏家(推帽子
(葛雷夫:WTF!!!!????(再次被猛龍過江(ㄍ06-08 23:32
緋夢春秋
你們這班渣渣 看完文不給GP[e14] BP又只給兩塊[e14]
有沒有想到作者在屏幕前寫十多個小時有多辛苦勒[e14][e14][e14]

06-08 23:17

Cecil
春秋同學你這樣會把人嚇跑的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別
有的人可能是不太知道該說什麼,可能是我整個文章的風格實在太認真了啦XDD
雖然確實寫了很長一段時間,也希望得到回覆,不過更重要的還是補完自己心目中的英雄故事的時候,那種滿足的感覺唷。
看到這些故事的時候,會覺得相當地高興,有喜歡看故事的讀者,就算沒有幾個也是會很高興的,謝謝你///06-08 23:33
草壁英彥
命運之塔好複雜,我承認我花了些時間才理解遊戲規則(爆)
害我想到九把刀的殺手系列裡設計的「詭陣」,C姐有閒有興趣的話可以去找歐陽盆栽來看看XD

好喜歡文中描述的葛雷夫那種老練地跟別人互嘴的個性,比爾吉沃特的傢伙講話都這麼婊又這麼好笑的嗎XDDDDDDDDD
不過文中有關於賭博和輸贏的觀念倒是挺喜歡的,令我想到「聰明的人不是知道如何抓一手好牌,而是知道什麼時候該離開牌桌。」這句名言。

是說逆命的故事……害我想到傑多(?)

「你媽還會生小孩咧。不要拉倒。」←這句笑翻www這老頭也太帥了點吧www
「砸了甘我屁事。」他學著老闆的口氣說話,發現這口吻真的能讓人很火大。
↑可以想見被葛雷夫嗆的對方肯定啞口無言,應該暗暗欣賞起眼前這個血氣方剛的大膽的小鬼了吧wwwwwwwww

不過這篇好長呢,雖然完全可以預期接下來兩人的命運交織在一起肯定是充滿波折XDDDDD感覺這篇寫完短時間內恐怕又等不到塔隆了(ry

話說樓上的大哥真是太義氣了!(抬頭看)

06-10 09:32

Cecil
是XBOX360上的遊戲《神鬼寓言2》裡面的賭博小遊戲唷,並不是我獨創的哈哈。
詭陣我也看過呢,說真的我看到前面過一點點就完全不懂它的規則了哭哭。都看了五次了還是不懂,我想我沒有慧根吧……

葛雷夫應該很會嘴人吧ㄏㄏ,看他的審判日誌就知道了yay
(好運姊表示我才不跟你們這些臭男人一樣說話那麼沒品
在文章裡面藏一些我個人的小哲學也是我的樂趣(任性吧(咦

逆命跟傑多好像真的有點像,只是逆命沒受那麼多皮肉痛XD

這句我想超久的啊!!!!!感謝有笑(不
你上面那位超愛這句的。干我屁事~(不要亂用

真的會很長,我當初到底在想什麼啊基苦修(掩面
塔隆都懶得E我了wwwwwwwwww

真的超義氣的,喝點果汁冷靜一下吧。(遞果汁06-10 14:05
eigetsu910
說好的心得我來了
那從我最喜歡的逆命開始吧wwwwwww((其他我會陸續補完的QAQ
用撲克牌頂帽沿←這動作超真的適合他的wwwww我自己寫(目前未公開)也有這個動作啊wwwww
一個好賭徒懂得怎麼出千騙人,而一個完美的賭徒在行動前就讓人捉摸不透。←這句真的太讚了,我真的可以感受到你對寫作的熱情,感覺應該琢磨很久wwwww
葛雷夫的牙齒是假的(真牙早讓人給打沒了)←這設定真的超強,我完完全全沒有想過耶,而且非常符合他的經歷
甘我屁事wwwwwwwwwwwwwwwwwwwwwww←這句真的wwwwww
描寫市集的狀況雖然應該有搞笑成分但是這樣真的很棒wwww
然後那個我不太懂你的Nobody touches the hat在這裡究竟有什麼意義,對不起我沒慧根可以講解一下嗎Q___Q?
命運之塔的遊戲模式我到現在還是弄不懂XD不過那個好像不影響閱讀所以算了(喂
你媽還會生小孩咧。不要拉倒。←我承認這句我笑了wwwww根本流氓啊wwwwwwwww
All or nothing翻譯成"孤注一擲"我真的太崇拜你了<(_ _)>我的翻譯是"全壓或是放棄?"然後阿葛表示:All in(全中/梭哈)←這是使用隻手遮天時的語音wwww抱歉我離題了www
下藥的那個是伏筆吧,請勿內服呵呵XD
老爸。←我可以感受到他那個心中決定了什麼的聲音以及表情((←不會修飾文辭講的有點不知所云抱歉
不過其實他的殺意我覺得有點突然啦XD應該可以再加一些想法或回憶之類的
有種失去了什麼的感覺,但那感覺相當平淡,猶如燠熱午後似乎不存在的微風。←你真的好用心QAQ!!
車資是十五塊,他爽快地付了錢。←我覺得畫龍點睛啊wwww很棒的結尾wwwwww

06-19 00:57

Cecil
謝謝kuro桑~~~(接心得

頂帽沿超帥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捧頰(又在迷妹

也、也不是那麼有熱情啦,只是刻久了沒辦法隨便寫東西而已(傲嬌
琢磨這些句子也是寫延伸文的樂趣~

我後來忘記安排牙齒被打掉的劇情了!(驚)
其實當初只是想說葛叔大頭那排牙齒整齊到不科學--肯定是假的!!!!!(凎

甘你屁事~
大家都喜歡這句耶我原本沒預測到wwww(大笑

稍微想了一下然後發現這樣的市集真的問題ない嗎警察快來抄掉啊[e28]
我之前看的翻譯說的好像是逆命用這句表示他走位絕佳,沒人抓得住他,下次我會注意引用台詞的時候是不是和當下的場景切合的(土下座
玩一次就知道了ya!(命運之塔是XBOX360上的Fable II當中的賭博小遊戲
是想說都有關賭博,但是我又不熟撲克,所以找了別的小遊戲這樣~

根本流氓啊wwwwww這句我承認我有想一陣子XDDD
感謝抬愛這個簡短的翻譯!

請勿內服不是說過了你們這些腦殘的消費者~(喂
我也覺得殺意很突然耶抱歉逆命老爸,搞不好本來你不是壞人(合掌

這句我想了大概一分半!
逆命表示現在我可以花得起十五塊的一千倍都不會肉痛!06-19 09:07
eigetsu910
接著阿葛的那段wwww
葛雷夫、葛雷夫,這什麼鳥姓啊。←好流氓wwwww不過我也覺得Grave(墳墓)真的很ㄏㄏ你是雙親生下你之後就死了嗎((抱歉再度離題
要是對自己的命運一笑置之就能解決問題,他肯定笑它個三天三夜。←噢艮這就是阿葛啊
——砰!交錢吧,衰鬼。←好有畫面wwwwwww
你能怪誰?←超‧機‧車的啊wwwwwwww
想多活幾年,就該適時拋棄一點東西。例如原則、例如良知。←好沉重的感覺,版大的經歷嗎?
他知道中間的東西是好東西,中土也是好地方。就像射飛鏢的時候,咻地打中紅心,一百分。←從來沒有想過的形容,喜歡((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表現我的喜歡啊QAQ高中學都嗆我是傲嬌,不對我幹嘛自己承認=口=((再度離題
他媽的金錢,總是弄得你難過得要命。←不能同意你更多了
一張紅心A落入他手中。比貓還溫馴、比絲綢還服貼。而他的表情沒有絲毫變化。←喔喔喔又是一個超有畫面的描寫啊OAO!!!
命有個價、自尊有個價,什麼都有個價錢。←這阿葛wwwwww欸不會是吃了太多苦變成病嬌吧((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
甘我屁事←好煩wwwwww
隨便啦←超煩wwwwwwwwwwwww
可是,當葛雷夫在數年後回顧這個誓言,他會發現,他的承諾就跟比爾吉沃特那些下流無恥的海盜,總是指天指地發下的那種父母死絕的毒誓一樣,一點信用都沒有。←真是個哀桑的大叔wwwwwww
而當他領悟的時候,他早已失去了很多東西:例如原則、例如良知。
例如自由。←喔喔喔喔喔喔這個呼應超棒的wwwwwww我好崇拜你喔我可以告白嗎XD((被巴

06-19 01:12

Cecil
葛雷夫中文聽起來很不錯但是英文聽起來會讓人想說你這傢伙是帶衰命!?
阿葛會用他那個很勉強的笑聲努力笑上三天的!

有畫面所以快交錢吧!(伸手(被扭斷

那句不是我的經歷啊哈哈,我的人生沒那麼辛苦啦。
是看各種故事看到現在的一點體認吧……

原來kuro桑是傲嬌!
其實瓦羅然沒有你想得那麼棒葛雷夫你被坑了(含淚

阿葛變成病嬌了!?其實這句我會想到希維爾(笑

真的很哀桑,我自己寫的時候都感覺好哀桑,葛雷夫你這個人生失敗組QAQ(凎

是不是~我這結尾可是想得超久!五分鐘!(最好
可以告白啊哈哈(不用回答06-19 09:12
Cecil
對了,「他媽的金錢,總是弄得你難過得要命」是引自沙林傑的《麥田捕手》哦、我覺得很適合這段所以擅自引用了~06-20 00:30
eigetsu910
好吧我承認我對逆命的愛比較多,所以阿葛的那段心得有點零零落落wwwww
今天先這樣,來打實驗報告去ww((上大學後好懷念高中的實驗記錄本啊Q___Q
好了我補完一個坑了
不過要是你的更新速度比我的回覆還要快的話就呵呵了wwww
是不是該立個在30歲前把坑給填完的誓啊wwwwwwwww((不

06-19 01:17

Cecil
我也很愛逆命所以我超怕有人認真算字數發現三萬字裡面只有三分之一是葛雷夫XDDD
應該不會吧,葛雷夫在後半段的戲份還不錯多[e18]

實驗報告聽起來有點酷XDDDDD

我會努力不要更新得比你回覆得快的ya
我有算過如果我沒棄坑,大概要寫上兩年……[e26]06-19 09:14
eigetsu910
噢對了我還超喜歡那個手牌的設定
一個是順子,一個是三張三,梅花四、五
該如何用一副不怎麼起眼的牌打出一手好牌呢?
我想除了運氣、膽識、實力外,時機真的很重要
因為市集這個時機,逆命有了把本金翻個幾百倍的方法
因為有了幫別人代打的這個時機,葛雷夫有了可以到達瓦羅蘭的方法
究竟這兩個人的命運會交織出什麼樣的樂章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ㄏㄏ我好像在洗版喔wwwwwww求別Ban

06-19 01:42

Cecil
我會因應各種題材用各種不同的比喻~
雖然說過很多次了,不過這就是寫作的樂趣啊(心

交織出超黑暗的流氓洗白奮鬥史(逆命)跟越獄風雲吧ㄏㄏ(葛雷夫表示 
積分必BAN逆命啊因為太帥了我會追著他(ry06-19 09:18
LotusMoon
不知道為什麼想開這兩個去撞塔RRR

02-12 12:25

Cecil
等等他們見面就是互嗆欸難道你從這當中看到了什麼熱烈的花火嗎XDDDDDDD02-12 12:27
LotusMoon
不知道欸XDDD
就是有種衝動!((怪怪的

02-12 12:34

Cecil
打是情罵是愛!(葛雷夫:愛你妹(青筋02-12 12:35
LotusMoon
哈哈哈
逆命:唉,你這個小傲嬌(嘆氣

02-12 12:37

Cecil
葛雷夫:逆命你給我去死!(RWEQAAAAAAAAAAAA02-12 12:39
紫月靈喵
看了LotusMoon大大的推薦才路過((好像不對
該怎麼說呢...完 全 對 中 口 味
收藏!!GP!!

04-28 02:42

Cecil
我、我才不是想來呢,只是路過、路過喔!(←像這樣嗎(欸
逆命跟葛雷夫太對我們的口味了http://emos.plurk.com/5c1eacbec82f40d8b971df8456a31b84_w48_h48.gif
感謝喜歡!04-28 10:38
紫月靈喵
我、我才不是傲嬌呢!((明明就是
只是、只是逆命太可愛所以被GANK而已
才不是你想的那樣呢((啥

04-28 15:09

Cecil
(系統提示:你捕獲了一個傲嬌(喂
逆命開大gank來了,我張開雙手等他給我一張黃牌啊~(你04-28 15:1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annmcecilis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幻鏡(易大師)... 後一篇:UL日記之我終於可以回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