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5 GP

【同人創作】至少像那雪一樣,純淨(上)

作者:大C│2013-03-07 20:14:29│贊助:51│人氣:3122
作者:森島篤
原著漫畫:せめて、あの雪のように
***せめて、あの雪のように***
 
  大學畢業後兩年的今天,正在搭乘已習慣的通勤路線回家。兩眼則是望著窗外兀自不變,卻從來沒有記住過的景象。大概是因為下班之後都是附帶疲勞狀態的關係,對於不斷流過眼前的建築物,僅僅只在腦內留下看過的印象。就連十秒前看過的大樓,有幾層樓幾扇窗戶或是外牆的顏色是什麼,我也忘了。
  雖然電車裡比外頭還要稍微溫暖些,雙手還是會不由自主地往身內縮,希望能夠減少四肢的活動範圍,保留住自己身體散發出的熱氣。
  當我的心情是如此的平靜,卻暗暗地煩惱那些無名的情感時,眼前的景色卻悄悄地改變。從大樓窗戶裡溢出的亮光逐漸模糊,而天空中與黑暗融為一色的烏雲,貼上了白色斑點的裝飾。
  下雪了。
  今天應該是入冬以來第一天下雪的日子。車廂內除了少數一兩名晚歸的高中生,因為看見窗外飄起白雪而顯得興奮,其它的人不是在座位上閉起雙眼打盹,就是無言地凝視手中電話的銀幕。也有些跟我一樣望著車廂外的乘客,但是沒有人因為見到白雪而改變自己臉上的表情。
  這個季節的這個時候,我的心裡又會燃起一股溫柔又安心的溫暖。有時我會想著,這分熟悉的感覺,究竟是一種僅存於內心中的情感因素,還是一種在現實中表達出內心感受的方式。但是真正占據在我思緒裡頭的問題,似乎更為平凡更好理解,而且不同於前者是,有著非常明確的答案。
  在那之後,過了多久了呢?
 
***せめて、あの雪のように***
 
  「…花……花丘!」
  在難得能夠睡覺的課間休息裡,不知道是誰呼喊我的名字。
  「聽好喔,花丘,這可是大新聞喔!」
  「啊?什麼事情啦,吵什麼。」
  安穩地在自己的座位上享受片刻睡眠的我,突然被人叫醒。因為還沒有完全清醒的關係,腦袋裡還是一片空白,只是本能地發出不悅的抱怨聲。
  「今天的白山同學啊,我跟你講……據說沒有穿內褲喔。」
  帶著詭異笑容的室山,用左手勾住我的肩膀,並且用極小聲的音量對著我的耳邊,難掩興奮地說出剛才從隔壁班打聽來的情報。
  「啥?」
  一時之間還不明白發生什麼事情,我只是簡短的回應了一聲。
  室山舉起右手,指著一群在窗戶邊交談的女生裡的一名。
  「你看。」
  此時對方正好是朝我們的方向,坐在椅子上與其他女生談話。膝上短到不行的短裙,似乎在暗示著我們可以看見裡面微弱的光景。
  白山雪。
  髮尾帶捲的棕色長髮,加上白皙的臉蛋,論身材的話絕對無人可挑剔。不僅僅是我們這學年的男生,甚至是可以說受到全校男生的歡迎。人不但長得可愛而且個性又好,女生的朋友也不少。
  但是,真要說我對白山的感覺,我無法說出好的那一面的感受。因為白山可以說是我最不擅長應付的類型。總覺得那些漂亮又受歡迎類型的女生,一定有什麼被本人刻意隱藏住的另一面。
  就算只是些無傷大雅的小事,但對我來說,只要是刻意去隱瞞自己的事情,就沒必要把對方當作好人。
  「真無聊,為了那麼一點小事有什麼好激動的?」
  理解到室山是打算跟我談白山的事情後,我又本能地表示自己沒有興趣。
  「啊?這樣啊,那還真是抱歉。」
  室山露出邪惡的表情。
  「你還是覺得月村比較好吧?」
  「!」
  你這傢伙在說什麼?
  「喂,不對,我才……」
  「叫我嗎?」
  不知何時已站在我旁邊的女孩,看著我跟室山,好巧不巧的這名女孩就是月村。光是聽到聲音我就知道了。
  月村的手中還抱著筆記本,似乎是經過我的座位時,聽到室山說出她的名字,才誤認為有人在找她。
  「什……」
  當我抬起頭時,月村也只是困惑地歪著頭等待我們的回應。
  意識到自己眼前的女孩,就是自己喜歡的女孩後,讓我更加混亂。情急之下,我用雙手扣住室山的頭以免他再繼續亂說話。
  「哈,沒有什麼事情。沒什麼。」
  室山不斷試圖掙脫我的固定技,月村似乎又顯得更加迷惑。而我只能擺出在跟室山玩鬧的樣子,對著月村傻笑。
  總之看起來應該是成功蒙混過去了。
 
  「搞什麼啊,花丘。」
  午餐時間,我跟室山跑到頂樓享用麵包。而一旁早就吃完午餐的室山,開始抱怨起剛才的事情。
  「幹嘛要對我使用固定技啊,很痛耶。」
  室山摸了摸自己剛才被我扣住的脖子。
  「還不是你害的,誰叫你要亂講話。」
  「反正她又沒聽到,只有聽到我叫她的名字而已。」
  「囉嗦,還不是一樣。」
  「啊……不過該怎麼說呢,你這傢伙該說是保守,還是很樸素呢?」
  「呿!不知道啦。」
  「喔?真是純情,嘿嘿。」
  雖然很想繼續使用固定技對付室山,不過他說的事情即使我不承認卻也無法否認。
  我暗戀已久的女孩就是月村光。留著一頭短髮的月村,給人一種清爽甜美,像是鄰家青梅竹馬般親近的氣質。我跟月村剛好在同一間咖啡廳工作,所以我們之間的互動還算不少。
  今天我們又剛好都有一起排班。
  至於是不是因為打工的關係而喜歡上月村,我也不是清楚。等到我發現自己喜歡上月村後,已深深為她著迷。
 
  「義大利麵好了!誰來幫……」
  「嘻嘻。」
  聽到我的呼喊聲,負責外場的月村靠在櫃台上偷笑。
  「花丘這樣好像拉麵店一樣,都被店裡的客人聽見了。」
  咦啊!?剛才在做事的時候邊回想早上的事情,不小心就把不滿的情緒宣洩出來,用了多餘的口氣。
  「有客人進來了,我順便幫你端過去。」
  說完,月村就朝著店內走去。
  被月村瞧見了……有點丟臉。即使如此,我還是會在空閒的時候,偷偷觀察月村在店裡服務時的樣子。
  暗戀已久也同時代表著,我不曾向月村告白過,因為完全提不出勇氣。能夠像現在這樣,看著在店裡跑來跑去的月村,我就已經非常滿足。
  「謝謝光臨!」
  到了快要打烊的時間,我整理好廚房裡的垃圾以後,搬到後巷裡的垃圾集中區。
  「呼,這樣今天的份就結束了吧……」
  我暗自地吐出這段話。
  儘管天氣有些冷,我還是靠在牆邊休息,稍微喘口氣。
  正當我要從後門回店裡時,我注意對街的路燈下站著一名女性。雖然覺得有些眼熟,但是從裝扮時在是看不出來究竟是誰,於是我就提起身來想要看得更仔細一點。
  「……白山?」
  當我確定那張臉是白山的同時,有名中年的上班族向她走近。那名男子難掩露骨高興的表情,而白山則是打了聲招呼後朝對方靠去,抱住對方的手臂。
  發生讓我大感震驚的事情,我卻不聞所動。現在反倒覺得那名男子不知名的笑容,很令人反感。
  「這不就像是……」
  我的自言自語還沒說完,我的眼神和白山的眼神,對上了。
  一件不得了的事情啊。
 
  第二天的早上,沒有超出預期地被白山埋伏。
  「早安。」
  圍著圍巾的白山,就跟平時的姿態一樣沒有任何異常。
  不僅只是因為我們不熟,而是我根本就不知道該如何應付她。更何況是現在的情形,完全不知道白山現在會是怎麼想。
  「嗯……沒想到被看見了呢,昨天。」
  我把書包放到教室裡後,被叫去了頂樓。而她現在則是扶在欄杆邊,朝向校門口望去。
  「沒有想到那邊花丘居然會在那邊打工,以後應該要多加考慮見面的地點了。」
  「嘛,那個人果然不是……你的父親吧?」
  「嗯,客人。」
  面對我的問題,白山毫不猶豫地說出驚人得事實。
  白山的微笑卻配著平靜的表情,還是猜不出她現在的心情是如何。
  「看不起我了嗎?是不是有很多類似的想法?」
  「沒什麼吧…」
  反正也不缺會為此感到高興或是反感的男人吧,隨便都是一堆。
  「誰都需要賺錢…之類的。」
  聽到我的回答後,從白山的臉上可以看出她很意外。
  接著突然放鬆地笑起。
  「那就不要擺出一副怎樣都行的表情嘛。」
  「……」
  雖然我沒有因為白山的這句話而感到困惑,不過她的這句話卻讓我不知道現在該講些什麼才好。
  於是我就乾脆地提出一個簡單的問題。
  「……為什麼要去做那件事呢?」
  噗的一聲,白山瞬間爆出笑聲。
  「…你這人……」
  「呵呵,抱歉。」
  制止住自己後,白山接著說出。
  「嗯……錢,因為我需要錢。」
  白山稍作思考後,這就是她的原因。
  「很常見的理由吧。」
  她的語氣是如此的平淡。
  只是單純覺得需要錢就是很合理的答案,沒什麼需要好懷疑的。但也同時讓人感到有種難以明確指出的反常。
  「…」
  「真是溫柔呢,花丘。讓我有點羨慕起月村了。」
  因為通常在這種狀況下,需要錢會不外乎……
  「……嗯?」
  咦!
  「喂,你怎麼…為…什……」
  白山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啊,跟昨天的室山一模一樣。
  「還有什麼好問。這件事不是本人以外其他人都知道的嗎?」
  等等,我的臉上有寫著我喜歡月村嗎?
  「真~好~,我也好想談場戀愛的說。」
  「呿,什麼『真好』…男生不是都任妳隨意挑選的嗎?」
  「花丘你是這麼認為?」
  「唔,妳長得那麼漂亮,又受大家歡迎……條件這麼好根本不缺對象吧?」
  「像我這種二手貨,就連清倉大拍賣都賣不去的啦。」
  「那……那種比喻是怎樣…」
  「啊哈哈。」
  「根本沒什麼好自豪的吧。」
  「這才不是自豪呢,這是……」
 
  就這樣,我們翹掉了之後一小時的課,只為了說一堆無關緊要的蠢話。
  我當時真是蠢得可以。
 
***せめて、あの雪のように***
 
  「花丘,今天也要打工嗎?我也順路要不要一起走?」
  後來,我跟白山之間對話的機會越來越多。不僅是在學校裡也會談話,放學之後也有不少相處的時間。
  是不是因為彼此的手中各握著對方的秘密,而產生了微妙的共患難感?
  我本來就對白山沒什麼興趣,當然沒有很介意她的秘密。至於我的秘密,是個隨時都會被發現的事情,即使白山有照約定不跟別人講,也難保不被發現。應該不是因為秘密的關係吧?那會是什麼。
  「妳來找我講話,該不會是想限制住我跟別人講話的機會,防止我亂說話的吧?」
  「我才不怕你這純情男哩,搞不好沒人會相信你的話。」
  「居然小看我!到時候怎麼了可就別怪我喔。」
  白山面對我脆弱的虛張聲勢,完全不感到一絲害怕。
  「呵,今天你也是看著月村看到傻笑了吧,那張笑臉還真是下流。」
  白山一直在旁邊吆喝著「真好呢」、「好羨慕喔」等等的話。
  「我才不會看到發笑哩。」
  「趕快去告白不就好了。不去嗎?」
  「囉嗦耶,不用管我就好了啦!」
  「嘿,這樣的話,和我交往也可以喔。」
  「哈?為什麼會談到要跟你交往?」
  「我覺得我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啊。」
  「才不會。」
  「如果和我在一起的話,可是會附上許多特典的唷。」
  「還特典啊。」
  不知道為什麼,說自己還會附上特典完全戳中我的笑點。
  這時候應該這樣回答才對吧。
  「我告訴妳,我才不會輕易地被那種東西勾上的…」
  「要馬上跟我做,也是可以的喔。」
  白山突然湊近我的耳邊對著我這麼說。
  「笨…」
  白山馬上跳開,並且滿意地笑了出來。
  「哈哈哈。」
  「妳是笨蛋嗎?在說些什麼蠢話啊!」
  白山無視我的抗議,依然自顧自的大笑。當然,我也無法阻止自己不斷漲紅的雙臉。
  「哈哈,還說…自己不是……結、結果還不是……噗哈哈。」
  「喂!」
  妳未免也笑得太誇張了吧!
  「哈哈。啊,我們這邊就要分開了。」
  「嗯……對。」
  沒注意到我們已經走到了平常分開的路口。而白山也剛好停止剛才誇張的大笑。
  「那再見囉,花丘。」
  「嗯。」
  互相道別後,我們各自往各自的方向前進。
  我們平常的對話,不是像剛才白山揶揄我暗戀月村的這件事,就是聊些學校裡發生的事情。而我們在課餘能夠聊天相處的時間,也僅止於此,偶爾因為順路而一同走著。
  白山明知那些話對我來說是很大的刺激,卻還是不改她的言行,不時對我說出很多爆炸性的言論。不過有時也會有很多有趣的發言,倒不會因此讓我對她有不好的印象。
  印象啊……她的臉明明長得還不錯……!
  哇!我在想什麼啊!不對不對,這一定是錯覺!
  嗯!沒錯!只是感情突然變好的關係,才會有跟平常不一樣的感覺。
  花了我半分鐘的時間才冷靜好了以後,我才重新踏起剛剛因為奇怪的想法而停止住的腳步,繼續往咖啡店的方向前進。

引用網址:http://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92691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至少像那雪一樣|白山雪|白山ゆき|花丘

留言共 5 篇留言

人生の冬
C君難得發文,一定要來支持一下ww

03-08 11:41

大C
真的很難得(被毆03-08 11:43
小屋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小屋管家 敬上

03-08 15:48

大C
COOL!03-09 00:14
色之羊予沁
支持[e16]

03-08 17:54

大C
謝謝-///-03-08 18:51
ray
這有漫畫吧?很久以前就有了?

03-10 16:44


真的寫的很好,雖然過了一陣子才看到,但也把把漫畫裡的感動再重溫了一次。
很厲害唷:)  加油!

10-14 01:12

大C
謝謝~
原作真的是很不錯的短篇故事!10-16 00:2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5喜歡★shio651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同人創作】聖夜後-森島... 後一篇:【同人創作】至少像那雪一...

訂閱

作品資料夾

wishes000假掰的人
填單子就填單子,不想填就直接說嘛~裝傲嬌是在裝幾點的啦!噁─────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5小時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