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論世說新語男性間曖昧情愫 -從男性們密切的互動中探索他們的真情誼

作者:情之所鍾 §藍光│2013-01-08 18:27:12│贊助:4│人氣:381

報告大綱

◎一、世說新語中有名的美男 
 (一)看殺衛玠
 (二)平叔美姿儀
◎二、心心相印的情感
 (一)卿卿我我
 (二)何晏迎王弼
 (三)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三、友情亦或愛情
 (一)契若金蘭
 (二)服虔善春秋

前言

  會選擇這個主題,是由於我對中國歷史尤其在文史上能留名的同性戀配對大感興趣。我嘗寫作關於這些配對的故事,動輒上萬字不等,有秦昭王與范雎、楚懷王與屈原,甚至是最有名的伯牙與子期以及李白與杜甫、白居易與元稹。寫的時候查了許多資料,於圖書館浸泡數日,在書海中載浮載沉,頗有光陰似箭、恍如隔世之感。我在閱讀這些人的生平時,不斷反覆思考著:
  為什麼秦昭王能為了范雎拘留平原君甚至不惜發動戰爭?
  為什麼屈原對他的王心心念念甚至比之為令他愛慕的美人?
  為什麼杜甫在現實不得見李白,就會在作夢時夢見他?
  為什麼白居易能對元稹寫下那麼字字真切、情感深厚,令人低迴不已的〈與元微之書〉?
  這些人讓我深深地感受到,愛不僅限於一般的肉體之愛,在他們之間蘊生的,更是不可忽視的靈魂之愛,不是世俗的言情小說或者偶像劇當中三言兩語、幾聲嬌嗔就能交代的。
  那是一種深遠流長,訴都訴不盡的沉鬱情感,跟隨著長江黃河流淌了五千年,根植在文人們的心靈深處。騷人墨客們都渴望有一位知音,他們都渴望在人生中遇上一位能與之較量的勁敵,進而與其有密不可分的連結。
  陳森《品花寶鑑》裡曾經提到,妓女是用來睡的,小倌們才是用來談戀愛的。這是因為男人與男人之間的心靈交會比男女之間更多,雅好文藝的古人們需要的是能與他們一同琴棋書畫的文士,反而不是一位擅長家事女紅的賢內助。

  中國的同性戀起源甚早,最初甚至能從黃帝說起,紀昀在《閱微草堂筆記》中記載:「雜說稱孌童始黃帝,殆出依託。」,傳聞紀昀本人亦有男風的雅興。
  在天性方面,人本來就雅愛美好的事物,喜歡親近結交生得美麗的人,例如有名的「餘桃之喜」,彌子瑕就是以其過人的美貌來贏得衛靈公的芳心,而衛靈公的夫人南子也是一名長相出色的美女,由此可見衛靈公性好美人,更因此導致後來彌子瑕的「色衰愛弛」。

  然而,只要長得好看,就會真正吸引到與之相和合的對象嗎?
  在魏晉時期,男士們雖然有服用五石散美容(使皮膚白裡透紅,雖然現代科學證實其非但對美容沒有助益,反而會損傷皮膚),還有敷粉、塗朱、薰衣的習慣,南朝貴族更喜歡著高齒屐修飾自己的身高,可見得他們對人與己的外表都十分苛求,外表美麗的人甚至會更有名氣(例如:夏侯湛和潘安因「天生麗質」而被合稱為「連璧」、衛玠因為「風神秀異」而被「看殺」、嵇康「身長七尺八寸,風姿特秀」,人稱「龍章鳳姿,天質自然」)。
  但是魏晉時期更是一個思想開放、飛揚的時代,清談是在闡發靈魂的價值、哲學的意義,當時的人想得比其他朝代的人要來得更多,交友貴在相知的道理也在名士們的交遊中傳為美談,人人傾羨於結交有德者或是飽學之士,如果只是一位外表好看卻沒有內涵的人,有人會願意與之交往嗎?
  人與人尤其同性之間,顧忌比之男女甚少,也就更容易有親密曖昧之舉,這是愛情嗎?或者,這些動作的背後,其實只是較為深厚的友情而已呢?
  本篇報告以《世說新語》為研究主體,旁觸內文人物的生平資料,主要用《世說新語箋疏》以及《晉書》旁徵博引,各列二至三則故事,來闡明小標題。除了故事以外,亦有該故事的考證,以及故事人物之間的關係剖析,還有個人觀點。

ㄧ、世說新語中有名的美男-是否令人產生情愫?

一、看殺衛玠
《世說新語‧容止第十四之十九》
衛玠從豫章至下都,人聞其名,觀者如堵牆。玠先有羸疾,體不堪勞,遂成病而死,時人謂「看殺衛玠」。

  這是關於衛玠最有名的一篇。
  下都居民蜂擁而至,只為了一睹美人丰采,然而後代考據對這件事是否真正導致衛玠的死有所爭議,甚至當時衛玠本人可能並不在下都,更有可能身在豫章。
  《世說新語‧容止十四》:「驃騎王武子是衛玠之舅,俊爽有風姿。見玠,輒嘆曰:『珠玉在側,覺我形穢。』」但是王武子自己也是當代有名的美男,可見得衛玠的魅力有多大了。
  《玠別傳》:「玠在群伍之中,寔有異人之望。齠齔時,乘白羊車於洛陽市上,咸曰:『誰家璧人?』於是家門州黨號為『璧人』。」衛璧人這個暱稱由此而來。同時這件事也被記載於《晉書》:「總角乘羊車入市,見者皆以為玉人,觀之者傾都。」一證衛玠有「傾城之美」的事實。

二、平叔美姿儀
《世說新語.夙慧十二》
何晏年七歲,明慧若神,魏武奇愛之;以晏在宮內,因欲以為子。晏乃畫地令方,自處其中。人問其故,答曰:「何氏之廬也。」魏武知之,即遣還外。

  何晏同樣是當代有名的美男子,小時候就生得十分惹人憐愛。
  魏武帝曹操迎守寡的何晏之母作妾,照理而言應該不會有人喜歡娶一個帶了拖油瓶的女人,然而曹操可能醉翁之意不在酒,娶了何晏的母親,真正的目標卻是為了何晏!
  何晏的美貌使曹操「奇愛之」。世說新語內文善用情狀詞與程度副詞來作維妙維肖的形容已是大家所熟知,而「奇」這個副詞,則包含了不平凡的意思,大有愛慕的成分在內,而非一般人對孩子所產生的疼惜之情而已。
  在這則故事的最後,何晏透過自己的智慧化解了「被魏武帝愛慕」的風險,總算離開對他別有企圖的曹操身邊了。
  這裡再敘同樣是男子對何晏的美貌產生興趣。

《世說新語.容止第十四之二》
何平叔美姿儀,面至白;魏文帝疑其傅粉。正夏月,與熱湯餅。既噉,大汗出,以朱衣自拭,色轉皎然。

  當時男子重美容,有敷粉之習。
  何晏太過美貌,皮膚較之婦人甚至更為白皙剔透,這才讓曹丕疑其敷粉,假意請吃飯,卻是想辦法要揭穿其美貌的秘密,沒想到不證則已,一證反而明其美貌,在何晏用紅袖拭汗時,更覷得他雪膚過人,他出塵的美驚動四座,也使得這件逸事在世說新語中得以記上一筆。
  此外,曹丕何以對何晏有心機甚至敵意,其實跟前一則引文有關。
  曹操甚愛何晏,有意收何晏為義子,藉此與何晏的感情更上一層樓,也能與他長久相處,卻被何晏婉拒了。當時曹丕震驚此事,罵何晏為「假子」,不承認自己與他是兄弟,兩人之間的嫌隙大概就是在那時候鑄下的。

二、心心相印的情感
一、卿卿我我
《世說新語‧方正第五》
王太尉不與庾子嵩交,庾卿之不置,王曰:「君不得為爾。」庾曰:「卿自君我,我自卿卿;我自用我法,卿自用卿法。」

  關於卿卿我我的典故由來,最有名的就是《世說新語‧惑溺第卅五》:「王安豐婦常卿安豐,安豐曰:『婦人卿婿,於禮為不敬,後勿復爾。』婦曰:『親卿愛卿,是以卿卿;我不卿卿,誰當卿卿?』遂恆聽之。」
人們普遍認為,「卿」是對情人的暱稱,其中「我不卿卿,誰當卿卿?」更是表達了王婦只想自己一個人對老公有親暱的稱呼、想獨佔老公的想法。
  事實上,王衍(256年-311年)的生活年代與王安豐,也就是王戎(234年-305年)是一樣的,在世說新語中也並未記載兩段對話的時間先後,因此,《世說新語‧方正第五》這段極有可能才是「卿卿我我」的原典出處。

  「卿」原本是尊稱,例如荀子被尊稱為荀卿、荊軻被尊稱為「荊卿」,但是「卿」這個稱呼在晉代流行的時候,用法已有「親熱」之解,也就是稱呼對方為「親愛的」(英文的Dear或是Darling)。
  這篇〈方正第五〉的白話譯文,有許多版本都不約而同將「庾卿之不置」解釋為「庾子嵩向他親熱個沒完」,就這點來看,庾子嵩的臉皮可真厚,不但對王衍「霸王硬上弓」,面對勸誡還振振有詞,回答的時候也連消帶打,不放過每一個可以用「卿」的機會,真是令人絕倒。

  王衍素有「盛才美貌,明悟若神」的美名。至於「庾子嵩」即庾敳,庾敳字子嵩,是西晉中後期的名士,後與王衍等人同死於石勒之手。
  庾子嵩與王衍在清談以及玄學的造詣上都登峰造極,王衍在評論名士之時,除了高拱其弟王澄,稱之為名士第一以外,第二名即是庾子嵩,可見得兩人不論在學識還是交心上,都頗為契合,兩人更有一定的交情。

二、何晏迎王弼
《世說新語.文學第四之六》
何晏為吏部尚書,有位望,時談客盈坐,王弼未弱冠,往見之。晏聞弼來,乃倒屣迎之,因條向者勝理,語弼曰:「此理僕以為極,可得復難不?」 弼便作難,一坐人便以為屈。於是弼自為客主,數番,皆一坐所不及。

  這是形容王弼才學的名篇。早在王弼早慧之時,何晏便對其傾心重視,因此即使自己身居高位,仍對其「倒屣迎之」,同樣倒屣相迎之事還發生在蔡邕與王粲身上,當時蔡邕對王粲極為看重,甚至將家中的書籍收藏全都贈與他,成了「學富五車」的典故由來。
  我們可以想像,當何晏願意親自前去開門迎接時,所說的話會不會是:「輔嗣,你終於來了,久聞卿之高名,我一直很想見你啊!」之類的。
  當時滿座的賓客見王弼還這麼年輕,何晏就對他青眼有加,必定十分吃味,因此才會開始試探甚至刁難王弼,但是王弼憑著他豐富的才學,最後還是從容駁倒滿席,晉身上位,與何晏幸福美滿地同席了,由此可見何晏對他如此青睞也並不超過啊。

三、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世說新語.德行第一之二》:
周子居常云:「吾時月不見黃叔度,則鄙吝之心已復生矣。」

  周子居,即周乘,與黃叔度是交情相當好的密友。
  他們會成為朋友,正是因為彼此以相同的理念互相激勵,共同成長,並相互扶持著,兩人志同道合、高山流水羨煞當代眾人。
  黃叔度,名憲,為東漢時人,《後漢書》亦有記載他的事蹟,他是牛醫的兒子,雖然出身寒微,卻是一名德行高尚的飽學之士。
  與他共處,如沐春風,其純潔而芬芳的存在,春風化雨地感染著周乘,這也是一種「獨善其身」吧。

三、友情亦或愛情?
一、契若金蘭
《世說新語‧賢媛第十九之十一》
山公與嵇、阮一面,契若金蘭。山妻韓氏覺公與二人異於常交,問公,公曰:「我當年可以為友者,唯此二生耳。」妻曰:「負羈之妻亦親觀狐、趙,意欲窺之,可乎?」他日,二人來,妻勸公止之宿,具酒肉。夜穿墉以視之,達旦忘反。公入曰:「二人何如?」妻曰:「君才致殊不如,正當以識度相友耳。」公曰:「伊輩亦常以我度為勝。」

  這篇文章正是「窺窗」典故的由來,首先「異於常交」四字,已是韓氏認為她的丈夫有同性戀之嫌,與嵇、阮二人過從甚密(世人普遍以這篇來誤解嵇、阮之間的關係是有問題的)。
  而「負羈之妻」的典故,語見《左傳.僖公二十三年》:「(晉公子重耳)及曹,曹共公文其駢脅,欲觀其裸。浴,薄而觀之。僖負羈之妻曰:『吾觀晉公子之從者,皆足以相國。若以相,夫子必反其國。反其國,必得志於諸侯。得志於諸侯,而誅無禮,曹其首也。子盍蚤自貳焉!』乃餽盤飧,置璧焉。公子受飧反璧。」
雖然韓氏引了這個典故,但是文中負羈之妻是在識人,尤識「晉公子之從者」,所以同性戀的問題並不是出在負羈之妻本身在妄加猜測什麼,而是曹共公自己對重耳的裸體有興趣;左傳裡說曹共公是因為重耳的肋骨連在一起才對他有興趣,但是古人的文章向來語焉曖昧,一個男人很想要看另外一個男人的身體不是很奇怪嗎?這篇文章早就已經在中國同性戀史當中劃下一筆。
  最後,山濤說「伊輩亦常以我度為勝。」則是沒有正面回答妻子先前的疑慮,只表達了三人之間的交往乃是互相賞識、情投意合,但是至此韓氏也已經釋懷。因為她對嵇、阮二人識見有加,這一篇才會被列入賢媛篇。

  而本篇所出「金蘭之交」(更早的典故則是出自《周易—繫辭上》:「二人同心,其利斷金;同心之言,其嗅如蘭」)除了指稱友情的堅貞以外,在民間另有女同性戀的意思。(張心泰《粵游小志》:廣州女子盛行結盟結拜姐妹,名曰「金蘭會」。女子一出嫁後即回娘家,甚至出嫁後從未與丈夫同居過,她們一定要等到結盟姐妹都出嫁時才各自返回自己的夫家。以後「金蘭會」逐步發展為兩女同居,其中必有一女以丈夫自居。互相情深而意篤,甚至終身不嫁。)

二、服虔善春秋
《世說新語文學第四之四》
服虔既善春秋,將為注,欲參考同異,聞崔烈集門生講傳,遂匿姓名,為烈門人賃作食。每當至講時,輒竊聽戶壁間。
既知不能踰己,稍共諸生敘其短長。烈聞,不測何人,然素聞虔名,意疑之。明蚤往,及未寤,便呼:「子慎!子慎!」虔不覺驚應,遂相與友善。

  這裡要先提到,同樣出自於文學篇,其第二則嘗記:「鄭玄欲注春秋傳,尚未成時,行與服子慎遇宿客舍,先未相識,服在外車上與人說己注傳意。玄聽之良久,多與己同。玄就車與語曰:『吾久欲注,尚未了。聽君向言,多與吾同。今當盡以所注與君。』遂為服氏注。」
由此可見,就連東漢最有名的學者鄭玄都對服子慎,也就是服虔讚譽有加,服虔的智識也就毫無爭議了。
  「以文會友」是古人結交知音的一大途徑,但是對想要結交的人太過熱情,甚至到了癡狂的地步,又能不能算是友情呢?還是說,是比友情更進一步的濃烈情感?
  服虔對《春秋》的知識已經達到登峰造極的地步,想必如此渴慕知識的人,已經到了無人能與之相答的境界,必定黯然神傷,偶遇崔烈卻使得他的人生興起了一道新的曙光!
  為了繼續聽崔烈講解《左傳》,甚至渴慕與他相識,一代大儒竟然委屈求全,偷偷混進崔烈的學堂中為他的學生做飯,如果崔烈能吃到他親手做的飯,服虔也許還會高興得昏頭呢!崔烈在他心中,儼然有了神一般不可侵犯的地位,被奉為至高,使得服虔能為他做出所有紆尊降貴之事。
  只可惜最終他還是把崔烈想得太過,畢竟這方面的知識,實在無人能超過服虔了,否則鄭玄就不會心甘情願將畢生心血雙手奉上。幸好兩人最終還是有機會結為好友,不過對於服虔這種偷偷潛進來的行為,崔烈應該嚇壞了吧?後來崔烈趁服虔還沒睡醒的時候,就跑到他的床邊叫他的名字,大概也把服虔給嚇著了,真是親密可愛的行為啊。

結語

  在魏晉中期有全中國有名的孌童周小史的出現,「孌」字指美好,孌童一詞對周小史而言竟然並非貶抑,而是讚賞!周小史雖不見於正史當中,卻是當代文人墨客所極力追捧的對象,更是「唯美的最高代表」,男性們趨之若鶩地追求著他,卻不知周小史最後究竟與誰在一起了。
  從這則資料可以知道對比起清朝開始排斥同性戀、封鎖小倌館的出現,晉朝對同性戀的看法實在開放了許多,孌童是可以讓公眾追求的;賢媛十九中的韓氏甚至直接向丈夫討論,問丈夫與阮籍、嵇康是不是有「特別」關係。

  雖然中國不只有魏晉時期有同性戀,明朝更是男風大盛的時代,然而從世說新語當中,卻能不經意地找到許多有關男性過從甚密的記載,也許還有更多只是我們並沒有發現罷了。有人會說,這真是太小題大作了,為什麼要妄想成這樣呢?這些都只是純粹的友情罷了,只不過是一些無聊人士憑著一己猜想,汙化了這些名士們的高潔友誼。
  然而世說新語當中的記載每一則都十分簡扼,如果只是以正經死板的看法看待,不就會讓文字中沒有寫到的、可供幻想的餘留之地都被抹煞了嗎?

  男人與男人之間,或者相惜,或者相愛,他們之間的情感並不能直接二分法,並不僅限於愛情或者友情罷了,也有家人之情、知音之情,甚至更多的,不能被細分或有確切名稱來稱呼的。我們並不能喚醒古人來質問他們這些難能可貴的情誼究竟是什麼,我們只要知道他們的彼此珍重能讓我們學到什麼,已然足矣。
  瑤琴是伯牙一生最重要的事物,可以說,伯牙為琴而生,也為琴而死,當他悟透了琴的本質,他便悟透了自己的人生;撫琴之前必然燒香沐浴更衣的伯牙,卻能為了死去的子期摔碎他那視為性命的琴,那麼伯牙對子期的情感是什麼?
  自問一下,我們能為了朋友犧牲性命也在所不惜嗎?或者我們能對愛人付出生命嗎?或許對伯牙而言,他對子期的情感,既非友,亦非愛人,而是更上一層樓的精神升華,是我們一般人所不能及的,因此才會名留青史吧。

參考資料

一、專書

(一)傳統文獻
[1]郁賢皓、周福昌、姚曼波/註譯、傅武光/校閱:《左傳》三民書局股份有限公司 2009.01.01
[2]劉正浩/註譯:《新譯世說新語》三民書局股份有限公司 1999.08.01
[3]劉孝標:《世說新語彙校集注(繁體版)》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8.04.01
[4]余嘉錫:《世說新語箋疏》 中華書局 2011.03.01
[5]房玄齡:《晉書》 北京中華書局 1899.12.01

(二)近人論述
[1]高羅佩:《中國古代房內考:中國古代的性與社會》 商務印書館 2007.01.01
[2]齊瀟:《世說新語八週刊》網路與書出版 2012.05.09
[3]孫峰:《細說兩晉南北朝》 重慶大學出版社 2011.10.01

二、單篇論文
[1]邱少平:〈淺析魏晋服食五石散成風之因〉 湖南城市學院圖書館 2005.1.10
[2]劉強:〈流寓與死亡--衛玠之死的三種解讀〉中華書局《文史知識》2012年第11、12期 2012.11.23

三、網站
[1]百度百科(http://baike.baidu.com/)
[2]搜搜百科(http://baike.soso.com/)
[3]維基百科(http://zh.wikipedia.org/wiki/)


P.S:老師,我家的word2007是隨機附贈的簡易版,沒辦法加註解(沒有參考資料功能)你給的方法也是word2003的,我家的沒辦法照做,所以請老師原諒我沒有註解,謝謝老師,老師你辛苦了。
引用網址:http://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85983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世說新語|BL|耽美|報告|歷史耽美|論文(?)|古人有愛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comet122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十二國記單篇】命定之日... 後一篇:【圖】小釵跟素素祝大家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