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病毒侵略

作者:夜冥│2012-11-09 22:37:26│贊助:0│人氣:62
第四十三章  失控 下 字數4801

米爾市,是開爾米羅的首都同時也是整座島上最繁榮的地方,而如今繁榮的城市裡雖然街道上依舊有人群在流動,但跟平常相比卻少了許多,因為此刻大部分的平民百姓們不是守在家中顧著電視盯著眼前的新聞,就是聚集到市中心的廣場去了。

今天是開爾米羅省長王順發的記者發表會,無數的鎂光燈打在演講台上,大批的記者擠滿了會場,所有出席的政府官員表情十分凝重,因為這次的記者發表會所討論的議題不是別的,而是最近整座島上聞之喪膽的食人怪獸事件。

為了提昇自己和整座島的形象,王順發還特定在市中心的大型活動廣場進行露天演講,甚至還搞個大型佈幕投影自己演講的寫真,如果不是情況十分危急的話他還真不想用這宣傳手段,畢竟誰會想在炎熱的太陽底下曝曬?

望著在台上先進行主持的主席,安置在演講臺布幕後方的王順發生平第一次怯場了,這棘手的燙手山芋還真不是想像中的難搞,原本打算鎮壓下的怪獸事件不但沒有平息不說,還因此演變成國際事件,造成全球的關注。

不但鄰近的台灣就連中國、美國、英國,甚至連一些叫不出所以來的國家都派了記者來採訪,這令王順發暗中不斷怒罵江善祥的無能,調了一批軍隊進去不但沒把事情搞好,反而還讓事件越演越糟,甚至還搞出失蹤的把戲來,這讓王順發想發火也不知道要找誰出氣。

「旁邊那些大鐵櫃是怎麼回事啊?」由於即將面對一個影響整座島未來的演講令王順發備感壓力,使他開始緊張兮兮的起來,所有廣場上的一舉一動和任何異狀都逃不過他的法眼,就怕一個小小的失誤搞砸了自己的所有前途。

「喔,那是為了舉辦下個月的大型演唱會的施工用具。」旁邊的工作人員一面調整手中的攝影工具,一面解釋著,為了平息王順發的猜忌還補了一句:「那是上個禮拜就放在那裡的,預計下禮拜準備動工。」

「喔……」聽到工作人員的回答後王順發心理的緊張感減輕了一些,但看著散落在廣場四周的大鐵櫃他總覺得不太對勁,本來想派人去查一下,但看著四周圍觀的民眾越來越多,再加上台上主席的演講也快到一段落了,使他一時間無法下主意。

「各位現在記者發表會正式開始,有請王順發省長。」隨著台上主席的演講告一段落,打斷了王順發的思緒,他知道該輪到自己上場了,現在的他只想趕快將這問題給壓住,然後趕快結束這場鬧劇。

隨著步入講台上,被眾多媒體所關注的王順發雖然表面上依舊一臉從容,但內心裡卻出現了反常的緊張感,最好的證據就是他額頭上開時逐漸冒出的汗水,因為他知道接下來這場發表會不只會在全島上播放,甚至還會現場轉播到國外,現在所說的任何一句話都會牽扯到島上的未來發展。

「關於最近島上發生的事件我只能說那是一些無聊人士的傳言……」王順發開始在臺上說著之前就擬訂的講稿,這情中的內容無一不說明事情的真相源至於無聊人士的炒作,調皮小鬼的惡作劇、閒暇人等傳遞的事件……等等,不斷的強調那是不實的謠言,希望所有的人民對島上的治安要有信心,不要被不實的傳言擾亂了生活的秩序。

「省長我有問題要發問。」王順發的演講剛停下,一名台下的記者立刻舉手準備提出問題。

「請說。」看到底下的記者開始舉手,王順發立刻就接受記者的提問,很明顯的接下來就是記者發問的時間了,從現在開始才是麻煩的開始,要知道記者都不是那麼好對付的,搞的好你的人氣、地位不是問題,搞個不好甚至可以讓你瞬間變成路邊的乞丐。

「關於你剛剛說是民間的謠言……」那名記者一面說一面從自己的皮包裡拿出一份報紙,在快速攤開來對著台上的王順發後,以質疑的語氣問著:「那這份報紙是怎麼回事?」

望著那名記者手中的報紙,一張熟悉到不行的怪獸身影立刻出現在王順發的面前,貼有怪獸特寫圖案的報紙上的就是當初引起一切元兇的起源,當初王順發在報紙剛發佈時就開始緊急銷毀了,而同時也重金收買了所有知情人士,但沒料到如此大費周章之下竟然還有漏網之魚!

看到那份報紙王順發霎那不知道該說什麼?不過身為開爾米羅的省長,擅於應付記者糾纏的他立刻穩住自己的情緒,頭腦一轉擠出一抹微笑,立刻轉移話題:「這位記者請問一下你那份報紙是哪裡來的?」

「我在附近一座垃圾焚化爐裡找到的。」這名記者彷彿料到王順發會這樣回答,翻了翻手上的報紙,同樣也微笑的說:「聽說這份報紙才剛發佈沒多久就慘遭銷毀的命運,據我所知開爾米羅是個言論自由的地方才是,請問一下這是什麼回事?」

語落,這名記者還將手上的報紙對著其他記者展示,讓其他的記者旁的攝影夥伴拍下這精采的鏡頭。

「這……」聽到記者的回答王順發立刻臉色大變,一時之間腦袋一片空白不知該說什麼才好,之前所準備好應付各種狀況的說詞都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望著無數的鎂光燈照著自己,頓時讓他感到自己就像是被審問的犯人一樣。

這名記者叫作黃志楊,在同行裡是個不起眼老是找不到獨家的一名普通到不行的可憐鬼,因為業績不好所以讓他常常有事沒事往附近的焚化爐跑,在他的認知裡大家都不會去的地方絕對有獨家,所以經常到那裡碰碰運氣。

他這樣的思維常常被人罵叫神經病,也因此受到同事間的嘲笑,還被取個垃圾人的綽號,直到昨天他依舊是個被眾人消遣的對象,然而那已經是過去式了,因為他發現了這份報紙的存在!

看著臺上王順發的表情,這名記者臉上的笑容表現的更加明顯,因為他知道自己成功了,因為自己的舉動不但受到其他記者的關注,同時鐵定也能提升自己電視台的收視率,藉著此事件他發達了!

「喂!小楊!」正當黃志楊正在為自己的英勇事蹟沾沾自喜時,他身旁負責攝影的夥伴突然拍了他一下。

「幹嘛啦?」被他的同事這麼一拍,黃志楊非常不悅的問道,很顯然他對同事打斷自己沉溺於成功的喜悅中感到不爽。

「沒有啦……」看到黃志楊這麼不爽的樣子,旁邊的攝影同事有點懼怕的回著:「攝影機怪怪的拍不到東西……」

「那還不趕快把它修好!」黃志楊感到惱火,這麼重要的時刻攝影機竟然出問題,要是拿不到這視訊畫面的話,那自己的成名機會不就泡湯了?

「可是我剛剛就已經在搞了啊,但就是不行耶,感覺好像怪怪的……」

隨著這名攝影師起頭,現場其他的攝影機也開始出問題了,不單是攝影機拍不到畫面不說,現場連手機都同一時間失去訊號,望著眼講台上播放的大部幕出現大量的雜訊,所有的電子儀器都失靈了!

「哇靠!這是怎麼回事!不給拍也不是這樣吧?發表會還要不要繼續啊?」黃志楊不爽的叫罵道,他覺得現場的狀況鐵定是王順發稿的鬼,真沒想到這傢伙還真是不則不扣的卑庳小人啊!

「奇怪發生什麼事了?」臺上的王順發也慌了,因為就連他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如果可以的話他也想搞這招啊!可是要搞也不是大庭廣眾之下搞吧?這不是擺明告訴大家我們的政府就是在隱滿什麼嗎?

望著廣場周圍引發騷動的群眾他真不知該說什麼才好,就連他自己也被搞糊塗了。

咖擦!

正當廣場上的人們面對這突然起來的異變而議論紛紛時,散落在廣場上的的大鐵櫃同時鐵門大開,緊接著一陣陣奇特的怪吼從大鐵櫃傳出,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吼!吼!吼!

就在鐵門打開不到兩秒鐘,每個鐵櫃裡頭立刻衝出幾道身影衝進人群裡,當眾人開清楚其真貌時,卻發現那是長著蠍子尾巴的怪物,而緊接著那些怪物緩慢走出來的是一些混身是血的人……

「啊!救命啊!」當第一名被襲擊的倒楣鬼出現時,廣場立刻傳來一陣尖叫,這群怪物一出場就來個大開殺戒,它們的任務就是引出人類心中最深處的恐懼以及絕望!

很快的,那些蠍尾怪獸開始用銳利的爪子和詭異的尾巴襲擊附近的人群,而那些移動緩慢的人也開始對著周圍的民眾伸出那腐敗的手臂,它們是恐懼的散佈者,隨著地上的屍體逐漸增加,民眾恐懼的情緒立刻高漲到一定的高度爆發出集體大恐慌,霎那間場面立刻失控了!

「媽媽!救我!」一個女孩淚流滿面的在人群中哭喊著,在人群的推擠下瘦小的身影被推撞到怪獸的身旁,很快的一隻蠍子怪獸將那名小女孩的脖子一口咬斷,瞬間血花四濺,臨終時一隻小手伸向遠處的母親,瞪著老大的眼睛訴說著不甘願的情緒。

「不!小敏!」看到愛女變成一具沒有氣息的屍體,痛哭失聲的母親毫無理智的衝向那隻怪獸,然而才跑沒多遠一隻蠍尾就將她掃向一旁的殭屍群中,在一陣淒涼的慘叫後沒多久母女倆就在陰間裡相聚。

這樣的狀況在混亂的廣場裡不斷上演著,來觀看這場發表會的一些民眾甚至帶著家人來圍觀的,此刻生死離別的情形開始頻頻發生,面對嗜血的怪獸,逃生的群眾互相推擠,這也導致出現了許多被壓死的無辜人民,他們的血肉在怪獸們的眼中是美味的佳餚……

「哇啊!」看著底下爆發的怪獸動亂,王順發嚇的一屁股坐在地上,雖然之前略有聽聞但近距離觀看又是另一回事了,看著那些猙獰的野獸瘋狂的到處撕裂人體,活像是絞肉機般所到之處都是屍體,這猶如地獄般的景象讓王順發腿都軟掉了。

吼!

就在王順發整個人被嚇傻的坐在地上時,一隻距離最近的蠍子怪獸發現了王順發的存在,就像是饑餓的獅子看到獵物一樣,在怪叫一聲後立刻衝了過來,一面怪叫一面不停流著口水的模樣十分噁心。

看著逐漸奔向自己的怪獸,腦袋裡一片空白傻愣愣的看著猙獰的死神撲向自己,身上沒有攜帶任何武器的王順發別說自保了,連站都站不起來的他就連逃跑都是個問題,更何況真要跟這怪獸比賽跑的話根本就沒有勝算。

同一次感覺到死亡離自己是如此的近,那隻怪獸眼看就離自己咫呎之間了,那嘴裡噁心的腐臭味在鼻間開始飄盪,望著那血盆大口王順發緊張的閉上眼睛,心理瞬間把世上所有神佛都求遍了,只希望自己能躲過這場災難下半輩子當個好人。

碰!碰!碰!碰!碰!

「省長!」

就在王順發被眼前恐怖的景象嚇的不知所措時,一陣槍聲響起,驚的他立刻睜開眼睛卻發現那隻怪獸竟然就倒在身旁,這又嚇的讓他狼狽的不斷往後退,望著那隻怪獸身上無數的彈孔,轉頭一看才發現自己的兩名保鑣已經趕來救援了。

「省長你沒事吧?」一名保鑣急忙的將驚魂未定的王順發扶了起來,說:「省長趁現在趕快到車裡避難吧!」

「喔!好!好!」還在恍神狀態下地王順發在兩名保鑣的護送下開始逃亡,三人逐漸往約一百公尺方向的一輛黑色休旅車跑去。

望著周圍沒有自保能力的民眾被怪獸們啃食的畫面令他差點吐了出來,在所有電子儀器都失靈的情況下,別說對外請求救援了,就連把消息發佈出去都做不到了,看來這些圍觀的民眾今天真是死劫難逃了。

「哇!」正當離休旅車不到五步的距離時,護送王順發的一名保鑣在一時大意下受到襲擊了,突然從旁邊衝出來的蠍子怪獸在撲倒那可憐的獵物後立刻就地啃食了起來,很快的,伴隨著痛苦的慘叫聲下撕破了腹部拖出裡頭的內臟出來……

「哇!啊!啊!」如此近距離看到極為血腥的挖掘畫面,令王順發瘋狂的大叫著。

「省長快進去!」另一名保鑣一把將王順發推進車內,自己入內後緊緊的將車門關上,同時對著司機大喊著:「快開走啊!還愣在那裡幹嘛?」

在自己的同伴受到襲擊後他就知道對方已經沒得救了,與其驚動那怪獸倒不如運用這機會逃離現場比較明智,畢竟保護王順發省長是他們的優先任務。

「喔!喔!好!」那名司機很明顯的也嚇壞了,在那名保鑣大吼下才發動引擎,隨著車子駛向廣場的出口,握著方向盤的雙手還不斷發著抖。

隨著車子逐漸離開廣場的中心,稍微回過神的王順發這才發現自己的下半身濕透了……

望著周圍如同屠宰場般的血腥畫面令他差點在車上吐了出來,甚至還暗中決定一但自己逃離這鬼地方後一定要第一時間坐飛機逃到國外去,什麼名利、地位他都不要了,他只想要安穩的活下去。






咻──

正當黑色的休旅車就快要離開廣場時,車子後方突然傳出一陣呼蕭聲,接著在感受到後方強烈的重擊和驚人的爆炸聲後,被高溫烈焰快速淹沒的王順發就連發生什麼事都不知道了……

轟!

在廣場附近一棟樓房裡,一名手上拿著火箭筒的黑衣人對著後方另一位拿著望遠鏡的藍衣人問道:「打中了嗎?」

「是啊。」放下手中的望眼鏡,對著拿火箭筒的男子,讚美道;「真是個精準的射擊啊!」

「過獎了。」黑衣男笑了一笑,接著熟練的將火箭炮收了起來。

「你還真是個謙虛的人啊。」望著遠方廣場不斷冒著煙霧的火光,藍衣人笑道:「在這座島上的人啊,不論是什麼身分地位都有一個神聖的使命,就是成為我們組織的戰士,誰也別想逃……」







  
引用網址:http://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79782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dd59112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病毒侵略... 後一篇:病毒侵略...

訂閱

作品資料夾

lighter546被遺忘的孩子
可以…和我當朋友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