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魔女之家』二創(?)

作者:Airfully│2012-10-20 01:46:33│贊助:26│人氣:9446
那是一望無際的黑,包覆著自己.....

睜開眼感受到的突兀是,背後那柔軟的草皮,以及放眼望去那充滿陰鬱的天空之下,微微吹拂著身體的涼風......以及毫無頭緒的自己。

緩緩起身望向周遭......這塊被樹林包覆的草地,除了正面對的枯樹幹,以及周遭雜草與野花叢生之外,還有離自己躺著地方相距不遠的林間小路,旁邊立著告示牌,一株突兀的枯樹,枯樹旁留下基座的樹幹上......令人感到不悅的黑貓?

也許是內心使然,緩步走向告示牌,像似老早就知道內容一樣低著頭窺伺著內容......

『......之家』
『森林出口』

那令人無法看清楚的模糊字跡卻毫無道理般燒進自己瞳孔,直達心靈深處......還帶點溫潤的暖意......突然地感受到黑貓的視線而望向黑貓,兩眼相對的同時,對了!!

“我要離開這裡”
“沒錯,蜜奧菈,蜜奧菈得離開這裡回家!!”

不自覺地翻了翻衣服口袋中,摸到一只粗糙手感的折紙,隨手拿起來發現紙內有字,打開後看到:

『出去遊玩可以,但是別太靠近森林深處知道吧。記得要早點回家喔。
                                                                                                                     父親留』

將看好的紙折好放回口袋,對,自己正在這裡玩,應該是剛剛玩累了躺下來休息到現在才對,嗯,沒錯,自己是來找人遊玩後,準備回去的同時因為發現這裡很有趣就逗留了一下,卻不小心睡著了,得快點離開這裡。
抬頭望向出口的方向快步經過黑貓時......
傳來一句微妙的人話:

「你,醒了嗎?」
那似乎帶有點調侃意味的話語令人頗不愉快,正要再度啟步離去時......

「人類啊,在這個地方可是很危險的吶。」

突然,感受到毫無道理般地恐懼,隱約覺得該快點離開這裡,快點回家,自己頭也不回地將黑貓拋在身後的同時,卻發現周遭經過的小路上開始長滿了薔薇花朵,真有趣,這裡不是......在盡頭前停下腳步,那鮮紅的薔薇伴隨著巨大藤蔓築起一座巨大的高牆,綻放著豔麗鮮紅地花朵,不對,為什麼?
眼前的異相,強烈地刺激著想回家的念頭,並迫使自己靠近,用手拉起那拉不開的冰冷藤蔓同時......卻從藤蔓中間的隙縫內可以清楚看到,遠處那朦朧不清地道路盡頭。

“嘻嘻,無奈呢~”

轉身準備離開薔薇花牆的同時,遠望著從遠處道路兩旁那延伸而來的薔薇叢,像是用雙手整個環繞扣住一樣,那看似延伸過來如同手臂般的......突然,注意到左邊有個枯萎的薔薇小叢,再看仔細點看,發現裡面似乎有一條小路的樣子,就如同本能地尋找逃生入口般,用手輕輕撥開枯萎的薔薇小叢,走近那小路深處的同時......突然從某棵樹樹根附近發現一把生鏽的刀刃狀物體。

“裁切刀.....嘻,還能用吧.....”

從小路中走了出來,看著那令人作嘔,像是用手掌包覆著的巨大薔薇高牆,將剛剛那些莫名其妙的恐懼以及不滿的心情全數發洩在這一擊上,用力地往藤蔓方向切下去!!

鏘!

刀子,差點壞了,藤蔓毫髮無傷......果然不能太仰賴生鏽的器具啊......對了,上去到那......什麼家的家裡面找個東西來把這些薔薇給砍得一乾二淨吧。回頭走回去打算詢問黑貓時......

「......?」

貓,不見了,走近樹基一看,只留下些許貓毛在樹基上,抬頭望向另一個出口,路旁那青蔥蒼鬱的高大樹木顯得格外突兀,但也無暇細想,只能收拾心情往上走,卻看見上面有一層矮小的薔薇樹叢堵住了去路,那薔薇令人不耐煩地綻放著艷紅地光彩。

「切掉薔薇好了。」

將不滿以及焦躁的情緒發洩在那樹叢的同時,切斷那最後一根枝幹後,手中那把生鏽的小刀應聲斷裂,眼前通往......什麼的家的路通了,走進去後,放眼望去是零星座落在草地上的大樹,以及花圃,並在右邊花圃上看到那隻......坐在樹基底部上的黑貓,跑來這了嗎......
走進看看黑貓的同時,突兀的人聲再度響起:

「噯呀,怎麼了嗎? .........?」
「吶~~果然是因為那些花堵住了出口,所以出不去是吧。」接著傳來愉悅的輕笑聲。

是啊,望向前方那高聳的白色洋房,粉紅色屋頂上緊閉的窗戶,冒出了鮮紅色地薔薇花朵,以及纏繞著的藤蔓,並可從洋房周圍的白牆上看到斑剝的藤蔓纏繞其上......

「進去看看嘛?」
「當然啦,反正你也出不去嘛。」

身旁傳來的人聲就像是耳邊細語一般,在背後將自己緩緩推了一把走向洋房,但猶豫的自己卻在走到洋房門口時,輕輕地用手觸碰屋子的牆壁開始環繞洋房四周,像似想看出什麼端倪出來一般,當手滑過那爬在其上的藤蔓,感受不到植物特有的氣息......冰冷的觸感令人感到不愉快,最後,來到入口前的那扇木門,彷彿就像看著......

轉動門把,應聲打開。

如同身體的反射動作,很自然地走了進去,很自然地,看到了玄關,牆上的兩盞燭燈搖曳著忽明忽暗的光火,兩盞燈火的左右下方,靠近角落的地方有兩張桌子,各置放著薔薇花瓶,正對面門口的那扇門似乎是唯一進去屋子裡的入口,直走站在門前......輕巧地打開房門,走進這個放眼望去沒有燈火的昏暗房間中時,微微低頭卻看到眼前幾步的地面上,那一灘灑在地上帶著黑紅色的汙漬讓人怵目驚心,圍繞著那攤汙漬周圍探索卻很快來到房門對面的牆壁,突然感受到頭上......似乎有東西消失了,抬頭往上一看,牆壁上頭貼著一張羊皮紙,寫著:

『我,在房間,等你』

那令人熟悉不已的字跡使自己瞇起眼想再看更仔細時,突然地,字條消失了!!
如同燒毀般,一個灰燼都不剩地消失了......徒留下空蕩蕩的房間,昏暗且充滿壓迫感,使得自己看向地上那攤汙漬......盯著看,本能地......身體緩緩繞過那攤令人反感的汙漬,走到門口前,對著空蕩蕩的房間小聲地自言自語細述著......

「......,再見。」

輕輕關上房門,出來後一陣明亮的刺眼讓自己閉上雙眼,緩緩睜開後,那刺眼的搖曳燭光扔然在搖曳著忽明忽暗的光火,猶疑地握了握剛剛抓住門把的手......不見了,背後......一片白色的牆壁,彷彿剛剛的房間完全不存在一般,看不到任何東西。
難以理解,無法理解,內心夾雜著抗拒以及......平靜!?

「呀!?」

身旁傳來一道驚呼的人聲,往右一看,是剛剛在洋房外的黑貓,黑貓一臉像似在笑一般看著自己,人聲再度傳來說:「這看起來頗有趣的害我跟過來了。」接著黑貓舉起左前腳,舔了舔肉球,人聲繼續說:「說起來,你剛剛是從哪裡冒出來的呢?」那彷彿事不關己的旁觀口氣,讓人摸不著頭緒,但,毫無疑問的,自己又回到......不,不一樣!?
一開始並沒有左右兩扇門,低著頭一邊問自己怎麼一回事,一邊走向走出屋外的門口轉動門把時......

「......?」
「門打不開啊。」

無論如何轉動都打不開的門,迫使自己承受著身後那傳來令人難以忍受之細微地笑意,收拾起那無限膨脹,令人焦躁的感覺......轉身後又看見了,黑貓看著自己,看著像是難以忍受的東西般瞇起眼後,再度舉起剛剛的前腳洗了臉,舔了舔那色澤有些蒼白的肉球。

“往右,是吧。”

深深吸了一口氣之後,緩步轉往右方的門,進門前一陣細微且低沉地竊笑聲傳入自己的耳中。
進入後關上房門,印入眼簾的是一道走道,盡頭有一扇門,路中間有處凹陷放置著墜飾薔薇花的花瓶,走進花瓶仔細觀察時,不遠處傳來一聲低沉的鐘聲,循著聲音望過去,花瓶對面還有一條通道......一條很長,可直走到底看到一只儲櫃大鐘靜靜地擺放在那裡。
駐足於花瓶前的自己看向了直走盡頭的那扇門,右邊,是嗎......微微細瞇著眼看著那扇門,彷彿像似想穿透般看過去,走到門前,深深地呼吸一口氣後,打開門。

眼前一隻大玩偶泰迪熊正放在籃子內。

走近仔細看了一下,那有些髒灰的表面,似乎是個頗老舊的玩偶,環顧四周,這裡除了這隻泰迪熊外還有......牆上又有一張羊皮紙,話說回來,這次的字跡......嗯?

『熊,放入。』

放入哪裡?
回頭看著眼前在籃子中的泰迪熊,似乎是惡作劇,自己輕輕撇了一眼後離開房間......對了,左邊的房間還沒去看過。
大步穿過走廊回到玄關,黑貓依然在那,懶洋洋地趴著,一動也不動的樣子,只剩那條尾巴高舉著,尾端晃啊晃的,看來似乎是沒必要說話,快步穿越的同時,那隻貓似乎看了一眼自己......
輕輕地打開左邊房間的門後,灰暗且發霉的臭味撲鼻而來,四處都是充滿灰塵,揮揮手後,放眼望去只看到左邊牆邊桌子上,一把銀白色的剪刀,走近一看,上面還有一條鎖鏈接著剪刀,看來是拿不走了......轉身看到後方有道門,旁邊有個沾滿灰塵的儲物櫃,半開的抽屜上生滿了蜘蛛絲......抱持著姑且探看的心理,走到儲物櫃前看了看裡面,什麼都沒有......到底怎回事,走到旁邊那扇門要開門看看還有什麼時......

喀咔、咔咔。

怎麼回事,此路不通?
撇開焦躁的情緒,思考著到底怎回事時......

“『我,在房間,等你』”

那令人作嘔的煩悶感快要從喉嚨深處竄出,對了,右邊房間......
大步踏出左邊房間時,懶洋洋地黑貓一動也不動地趴在那裡,尾巴伸直著不動,如同一根棍子般凝固著,但似乎還是看不出那隻貓有什麼問題,算了。自己帶著焦躁的情緒大步穿過玄關,來到右邊房間,走到中間的花瓶後轉身進入對面的狹長走廊,或許,答案就在那只鐘那裡,不然......嗯?
快到儲鐘的前面有著另一條往右的走道,裡頭也是一個房間......看著時鐘上時針跟分針依然停在12:15分的狀態不動......

“果然,還是右邊嗎?”

那道緊閉的門扉彷彿是最後的希望一般,慢慢地走到門前,輕輕地打開門透過門縫窺視,一張被檯燈照亮的書桌,旁邊放置著薔薇花瓶,上面似乎有本攤開來的書靜置著,插在墨水瓶中的羽毛筆,一只放在角落的櫥櫃以及......對面角落那堆禮物山,頗令人好奇,為什麼在這裡會堆放著這麼多禮物......緩緩靠近並從座落在山頂上的白色禮盒一路看下來,紅的、藍的、黃色的,有著各種包裝的禮盒,嗯.....? 背後似乎有一只類似玩偶的手,就這樣露出了一點出來,小心翼翼地伸長脖子一看,是只小玩偶泰迪熊,靜靜地躺在禮物山的角落。
伸手拿起那沾上些許灰塵的小熊布偶,仔細端詳的同時......

扣,的一聲。

白色禮物盒應聲從山頂掉落至地上,撞擊著地面......瞳孔微微右移看著滾落至地上的白色禮盒,以及空蕩蕩的餅乾罐,緊抓著小熊的右手掌微微用了點力,對了,想到身後書桌上的書或許有寫些什麼的同時,轉身看到角落的櫥櫃,那裏面似乎有什麼......很重要的東西,像似在誘惑自己般走了過去,想拉開櫥櫃卻紋風不動,無論怎麼用力拉扯都打開不了,非常奇怪,四處張望是否有東西可以打開儲櫃時......嗯?

斜眼瞄到書上那些字,不同於之前看過的字,既熟悉又陌生的字,走近一看發現:

『魔女的日記』

寫在書上的標題深刻地烙印在瞳孔上。
“魔女......嗎?
森林裡的魔女......原來...原來啊,這裡是魔女之家囉?
魔女之家啊,魔女......”

一股深沉的灼熱感襲上心頭,使自己困惑地繼續往下看下去......

『我   生病了
誰都   不願跟我   一起玩
連我父親與母親他們
我都   知道他們不愛我了』

手指輕輕劃過頁面,翻到下一頁時只見全部的空白,一片空白,無論怎麼翻,就只有剛剛攤開來的那頁有留下這些字......放下日記。

“熊,嗎......那隻孤獨的大熊?”

凝視著手中的玩偶小熊,不發一語地離開這個房間,出來時,盡頭櫥鐘上的秒針依然輕微的跳動著,但時針跟分針依然停在12:15分的狀態,像似半放棄般緊抓著小熊走到另一個有大熊放置的房間,房間正中央內依然置放著頗小的籃子,大熊整個佔據著籃子,牆上依然寫著:『熊,放入。』,看來是要把這隻小熊硬是塞進裝有大熊的籃子裡對吧......結果卻是不論如何硬塞下去的小熊,它的手跟腳都會繃出來塞不進去,非常礙事到令人焦躁了起來......對了,剪刀!!

左邊房間的剪刀應該可以將這些惱人的手腳剪掉,看來沒錯,這籃子中的縫隙大小剛好只夠塞下小熊的身體而已,而導出這個結論的自己,微微揚起嘴角愉悅地笑了笑,轉身往玄關左邊房間走去,途中經過玄關時,那隻黑貓依然在那裡,趴在那裡,用著混濁的眼神直視著前方一動也不動......冷眼看過後離開,走進左邊房間的桌子上,把小熊放在桌子上拿起剪刀切下手腳......嗯?

切下來的手腳流出了鮮紅的液體,將銀白色的剪刀染紅,瞇眼凝視著手中只剩身體的小熊,黑亮的豆子般小眼帶點微微地紅光,抑或是錯覺,再度瞇起眼仔細觀看卻什麼都沒有,只是隻普通玩偶的眼睛......也罷,無暇細想,抓起熊身之後轉身,準備打開門進入玄關前......

啪!!

門邊牆壁上一只大大地鮮紅熊掌手印,上面還有些許滴落下來的鮮紅液體。
早早將小熊拿去放好的心情湧上心頭,打開通往玄關的門快速穿越過去的同時,黑貓早已閉上雙眼,垂下尾巴一動也不動地......呼~ 一聲,四周突然黯淡許多,燭火突然熄滅......

放棄思考進入右邊房間時,背後傳來悉悉窸窸的聲音。
穿過花瓶,稍微側頭凝視對面走道盡頭的鐘,時間依然停在12:15分......進去有熊的房間吧,進門後一陣霉味飄散而來,大熊依然在那裡,走近後將手上的小熊身體壓進大熊的懷裡,嗯,果然剛剛好,就像溫暖地抱在懷裡一樣,真有趣。

......一陣鑰匙開門的聲響從遠處傳來。

抬頭看向牆上的羊皮紙內容......不見了,什麼字也沒有......什麼字......難道說,剛剛開門的是魔女,剛剛魔女在這,自己居然都沒看到魔女,所以剛剛有日記的房間是魔女的房間囉......也不對!!?
潛意識一直告訴自己不是這樣,一邊打開房門出去的同時,身後傳來一陣悉悉窸窸的聲音,回頭一看......裝著兩隻熊的籃子,它的位置變了,變得好像......要跟自己一起出來似的......
再度襲上心頭的緊張感迫使自己用力地關上房門時,剛好從門縫瞄到牆上那張羊皮紙上,一只大大的鮮紅色熊掌印著,帶著焦慮地心情穿過花瓶時,再度側頭看向盡頭的鐘,依然停在12:15分,帶著不舒服的感覺走到玄關後,穿過靠近右側房間的薔薇花瓶時,花瓶突然應聲往右掉落在地上。

一陣陣惡寒透過全身,從毛細孔散出,正打算快步走到大門時......不對,有股布料摩擦的聲響從左邊房間傳來......持續高漲的惡寒迫使自己緩緩退一步的同時,磅噹一聲,左邊房間的門突然撞開,衝出一隻高聳龐大且透著紅光眼睛的巨大玩偶熊,一路跳躍著呼嘯而來!!

碰! 碰! 碰!

所經之處的地面都被壓出一道道蜘蛛紋,瘋狂地衝向自己,強烈的恐懼迫使自己轉身狂奔,往回跑到右邊房間內用地關上門的同時......在門縫間彷彿看到黑貓看了自己一眼......

咚!!

一聲像似撞到門所產生的巨響後停止......一股強烈的怒意夾雜著恐懼,另一邊房間是嗎,原來是要自己再去找她嗎,這令人憎惡的魔女,這股產生出來的強烈情緒驅動著身體衝向旁邊有儲鐘的另一邊房間門口,正準備開門的同時......

啪!!

門邊牆上又一只大大的鮮紅色熊掌手印......焦躁的思緒一觸即發,用力推開大門後......

一模一樣的場景,不變的燈光......走進書桌窺視著書內的內容,依然是一樣的字,掉下來的白色禮物盒,用力開卻打不開的櫥櫃......跟之前來的時候一樣,不是這裡嗎?

撫額嘆息,一股深深的疲倦感湧上心頭,不是這裡,魔女呢......煩悶地出來房間後,望向放置在角落的儲鐘,滴答聲不絕......似乎開始轉動的樣子,上前檢查只見轉動的分針,與下方玻璃櫥櫃內凝滯不動的鍾擺,細微的嘆息逸散在空氣當中,轉身回頭走向盡頭有玄關跟熊籃岔路的通道,走到一半時......

噹~

後方櫥鐘傳來一陣聲響,回頭一看,滴答聲還在,似乎已轉一圈的分針指在羅馬數字的『I』上來回跳動,但時針與分針,依然指著12:15分不動......緊抓著裙擺,轉身走到通往玄關走廊的房門口前,輕輕地......帶點些微緊張感,小心翼翼地將門推開......印入眼簾的是......什麼都沒有!?

地面沒有裂痕,也沒有任何可以看到那隻巨大的熊所撞擊出來的傷痕,什麼......都沒有......快步走出來,只見黑貓依然一動也不動地趴在那,眼睛閉著,像似毫無生氣般的裝飾品,轉身走向出口探查,轉不動的門把發出咔咔的聲響......只剩左邊可以走了......該不會是那道進不去的門?

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要進去左邊房間時,心中害怕那隻巨大的熊是否依然躲藏在其中......悄悄地轉開門,從門縫一看......依然是什麼都沒有的狀態......只有那把被染紅的銀白色剪刀放置在桌上,周遭沒有任何變化,輕輕把門推開,四處探看,這房間就像剛來時的狀態一模一樣......只是跟之前一樣,作業台上染紅的剪刀跟當時離去時,門邊突然印上了個鮮紅熊掌印的景象......似乎少了什麼......撇開想不透的思緒,走向儲物櫃旁的門扉,握住把手準備轉開時......

“嗯!? 可以開了?”

咕咚!!

順著聲音轉身往背後一看,房間正中央的地上有著剛剛剪下的小熊手腳......走近一看,乾涸的鮮紅液體沾染其上,隨手將它撿起來,看來是要把它帶走吧,果然是因為當初拿起熊的身軀時並未帶走所以才會發生......不對,那剛剛進來時自己怎麼沒有看到手腳!?
一邊思考一邊皺眉,仔細一看小熊手足內還塞滿了不知名的肉塊......端詳許久後,決定放棄思考,看來進入這房子以後,不得不找到魔女才行,不然......離不開是嗎?
再度走近門扉時......

喀嚓!

從門內傳出,開鎖的聲音......
將緊握的小熊手足塞入裙擺口袋中,接著轉開上方的門,來到的地方似乎是一間頗大的餐廳,望向右邊,房間中間有著一張長型的大白色餐桌,壓著下方一張暗紅色的大型地毯,周圍環繞著紅色的餐桌椅子,沿著白色餐桌數著椅子走,從餐桌頭走到餐桌尾時......另一邊也有一扇門,看來到餐桌這裡的門有兩條路,好奇地打開這道門時,是玄關。
走出來依然看到黑貓,一動也不動地趴著......直視眼前是出去屋子的大門,背後是......有著一扇通往餐桌的大門......?
看來很多事情得找到魔女才知道答案了,走回餐廳那裏,才注意到餐桌上有些東西,兩盞燭台搖曳著忽明忽暗的光火,一些空茶杯茶壺放在餐桌兩頭,中間一只骷髏頭形狀的......碗,沒有頭骨蓋,往前走要繞到餐桌另一邊打算看看裡面裝有什麼時,發現另一道門,門旁右側貼著羊皮紙,上頭寫著:

『裡面廚師很忙碌
       借個人手吧』

這裡沒有任何人在,為什麼會有廚師......猶疑地看向左側,白色的牆壁上方掛著架子,上面擺放著一整列的酒瓶,再往左看,看到一扇看不到外面,黑麻麻的窗戶,以及在牆壁中間的壁爐......沒有生火,走近壁爐一看,裡面黑得看不清,好奇地蹲下後探頭往裡面仔細一看,烏黑的灰塵積滿以外......什麼也沒有,沒有任何東西,起身拍拍裙子上的灰塵後,轉身看向餐桌,一張紅色餐椅,移開椅子,那骷髏頭形狀的碗就在眼前,裡面裝的是詭異色彩的液體,再往右看去,燭火檯燈,一組空的茶具跟......一張紙?

好奇地繞到餐桌右邊,移開椅子後,紙就放置在椅子前方,拿起來後,那細緻的觸感不像是羊皮紙......上頭寫著:

『嚐試 去做』

放下紙後望向那只骷髏形狀的碗,一絲不可聞的嘆息從嘴邊流出,一邊思考著誰會真的去嚐試那碗令人難以理解的湯時,一邊走到旁邊貼有羊皮紙紙條的門,或許找找廚師能找到線索,就像之前那樣......打開門看到一幅難以置信的光景。

撇開地上到處亂竄,令人厭惡的生物外,眼前一具流理台,桌上有著粘板,上頭有著一把在空中上下晃動的菜刀......銀白發亮的刀身在這昏暗的房間之中閃爍著詭異的光芒,看來這裡是間廚房,浮空的菜刀揮舞著表是那裏有人,看不到身體,只有底下顯示著影子......走向前輕輕伸手摸過去,像似摸不到人,但卻有碰到人的感覺......

「啊啊,好忙碌啊,好忙碌。」

眼前傳來一道人聲。
想起門外的羊皮紙字條,是要把手借給他嗎......將袖子捲起往上拉攤開兩隻手後......

「啊啊,真是太感謝你了。」

右手腕被一只無形的手抓住,正要被用力拖過去壓放在粘板上時......強大的拖曳力量以及眼前那晃動的銀亮菜刀,瞬間飆升的緊張感迫使自己的左手反射性地,將剛剛放在口袋中的小熊手足給抓出來丟在粘板上......忽然,右手失去了被抓住的感覺,之後一陣強烈的心跳從胸口陣陣地傳遍全身,到達大腦,這份恐懼的衝擊強烈到讓自己像似失了魂似地站著,接著聽到眼前這看不見的人再度開口說:

「啊啊,太感謝你了。」
「正好缺「一只」手使用呢。」

接著看到菜刀停下插在粘板上,忽然左手被抓過來,憑空出現一只銀色鑰匙落在自己反射性張開的左手掌上。

「做為謝禮,這個給你。」

緊緊握住手中這把銀白得發亮的鑰匙,看來剛剛的......?
忽然,瞄到旁邊有張大桌,似乎是擺放食材器具的大桌上,放著一本書......走近一看,精美印刷的字樣在上頭描述著:

『昔日來說,在支配階級的富裕人家來看,
銀製的餐具是最好使用的。』
接著看見書中有張畫著各式各樣精美餐具的圖,看向下一頁後繼續看到......
『大量收集及使用這些銀製器具當作餐具使用的同時,
使用人也同時向其他僱傭以及世人證明自己的經濟能力。』
句子下方畫著貴族們在餐桌上用餐的優雅畫面......圖片最下方有著一排字說:
『當然,銀製器具遇上毒會起變化變色的能力,
在毒殺的預防上面是頗有成效的。』
拉開書本封面一看。
『貴族的餐桌』一串金色的字樣在精美裝飾的紅色書皮上印著。

放下書後把玩手中的銀製鑰匙,身旁的菜刀不停地將剛剛丟出來的小熊手足給切碎,不停地......頭有些暈眩地繞過桌子準備走出廚房時,看見右側有著一道走道,走近一看,右邊牆上也有一扇門......也許是該打開來那扇門才可以繼續去尋找魔女的下落......用手轉著門把,發現轉不開,正打算拿著剛入手的鑰匙插入門把開鎖時......

“有這麼簡單嗎?”

咔咔。
嗯......鑰匙不合?

唰~
接著從頭上落下大量的蟲,烏漆麻黑的蟲子散落一地,在腳邊亂竄,緊張地後退同時,一個不小心踩死了幾隻,腳底傳來的黏膩感覺令人作嘔......用手將還在身上亂竄的蟲子拍掉,略感不適地走出廚房來到了餐廳,望向餐桌時......對了,那桌上的湯,跟餐桌邊那張紙上描述的......看來是了,走近放在餐中正中央的骷髏頭碗,那詭異的色彩還是無法令人苟同這是能吃的東西......或許該敲一下看看,感覺直接放進去好像不行。

叮!

輕輕敲了一下碗的邊緣,只留下清脆的聲響。
看來得把這把銀色鑰匙放進去了,右邊餐桌緣邊上,那張紙上寫的『嚐試 去做』,是否就是要自己去做什麼呢......反正如果有毒會顯示出來,表示這樣只能再找其他的路去走了,輕輕地把鑰匙放入湯中,哎呀,沒有沉下去耶......嗯?
放入湯中的鑰匙,從銀白色漸漸地......變黑了,沒路可......

......一陣鑰匙開門的聲響從廚房內傳來。

轉頭望向廚房時,眼角撇見壁櫥內似乎有什麼黑影閃了出來又消失......走近一看卻什麼都沒有,再往廚房門口看過去時,牆上的羊皮紙早已不見蹤影......對了,另一邊餐桌上的紙呢?
回頭望向另一邊餐桌上的紙,走近後緩緩地前傾上半身探看......紙的內容上寫著......字不見了,空白的一張紙。

看來就跟之前的小熊一樣,只剩往廚房的方向走了。
靠進廚房門前,牆壁架上的酒瓶無預警的掉落下來,清脆的玻璃瓶碎裂聲使自己瞇起眼看著瓶內的紅色液體漫流,緩緩轉開門把,打開廚房的門,抬頭一看......眼前粘板上沒有揮舞的菜刀,旁邊的桌子上合著書本,走近一看......又踩死了幾隻蟲子的同時看到了封面『貴族的餐桌』,安安靜靜的感覺,看來那看不見的人走了,那人會是廚師嗎......或許是吧,轉身看到粘板上留著數不清的刀痕跟......些微留在細縫的血漬,放眼望去......這裡真的很髒亂,水槽上也爬滿了不知道是什麼蟲的幼蟲......帶著厭惡的心情走到剛剛打不開的門,轉開門把進去後發現一條往上走的寬敞樓梯,樸實的木造樓梯散發出陣陣典雅的氣息,但上面卻都有留一層薄薄的灰塵,走上來樓梯間轉角處時......一抹紫色髮尾殘影的女孩飄了過去!?

魔女嗎,是吧,果然剛剛開門的都是她,急忙追上去的同時,眼角撇見面對樓梯的三扇窗戶上,中間有個白影閃過去......看來魔女也會製造一些奇怪的景象迫使想找她的人分心。
走上樓梯之後,似乎來到了二樓。

一上來看到一面牆,注意到右側有個通道,轉身直視,放眼望去到底,是一條頗寬敞的走廊,底部有個凹陷進去的空間,中間有扇門,旁邊兩側似乎也有,而離樓梯最近的右側凹陷處,也有一扇門,裡面門看起來積滿灰塵,天花板上頭還有蜘蛛絲......頗老舊的樣子,撇了一眼那沾滿灰塵的門把後......嘀咕著上面纏繞的蜘蛛絲會不會太多的同時,在搖曳著昏暗燭火下來到了通道中間的凹陷處......嗯,黑貓!?

「貓的裝飾品。」
令人不悅的人聲再度響起。
「......開玩笑的。」

挾雜著帶有嘲弄態度的聲音,使自己再度微微瞇起眼睛端詳著眼前這個生物,眼前這生物似乎跟剛剛在一樓看見的不太......相似嗎?

黑貓,懶洋洋地趴著,微微抬頭,用金黃色的瞳孔注視著自己......從何時開始?

嗯,好像......挺有趣的,不自覺地勾起了嘴角,在黑貓旁邊的一具人型銀白色甲冑正閃閃發亮著,雖然感受上這盔甲甲冑不是這麼新,但是上面居然沒有什麼灰塵......低頭一看,甲冑腳邊似乎有明顯移動的痕跡在上頭,這麼沉重的盔甲能移動......對了,魔女。

看來一切的事情源頭都得找到魔女再說,四處張望看了看,臨近樓梯且充滿灰塵蜘蛛網的房門,一塵不染,單調的三道門在走道盡頭,四條路可走的樣子......黑貓一臉無所事事的趴著,毫無任何反應。

走到長廊最底部,轉開門把,依然是清脆的咔咔聲......注意到門板上有寫著一行細微的小字......

『蝴蝶 快點』

“蝴......蝶?”

看完這撩亂的字跡後,仔細反咀嚼這個名詞......轉身看向長廊周圍的三扇門,蝴蝶,這裡,有蝴蝶?

抱持著疑問開始思考著,右邊有著兩扇門跟貓還有一具人型盔甲,左邊是一扇門......轉身往左邊那扇門走......喀擦,看來......一進去後刺鼻的灰塵飛揚而來,稍微用手遮了面孔,瞇起眼透過指縫看過去......這裡似乎是一間用來展示展示品的空間,環顧四周,都是灰塵,牆壁上也是充斥著蜘蛛絲,眼前則是兩排長型的展示櫃,走近靠進出口的第一排展示櫃前,輕輕用左手食指擦拭上頭粘滿灰塵的玻璃,擦出一個小小區塊後,透過那區塊看到許許多多種類的昆蟲模型排列著......魔女喜歡昆蟲?

帶著不可思議的心情,用拇指與食指摩擦擦掉自己手上的灰塵時,注意到後方第二排展示櫃,只有那排展示櫃的左邊異常乾淨,就像是刻意擦拭過般......繞過第一排展示櫃來到這裡,仔細看著裡面,一只青白色的蝴蝶模型,快點的意思是指......側頭思考的同時,沿著展示櫃一路往左看,中間沒東西......嗯!?

一個像似......圓球形狀的物體,上頭殘留著些許......走近後,邊用左手食指輕輕地擦拭出一小區塊,一邊瞇起眼睛微微靠近展示櫥窗內一看......骷髏頭,帶著些微碎肉掛在上頭......流著發黃的濃液且發黑的兩顆眼球像似被隨意安插在眼窩上頭,其中右眼球還像似快要掉下來般垂掛著......這股令人作嘔的不適感,比起剛剛的小熊更......後退一步時......

骷髏頭的眼球瞬間轉動了一下,像似透射出紅色光芒般直射了自己一眼。

微微瞇起雙眼,再度仔細看了一下,如同剛剛是個奇妙的錯覺般,眼球的位置依然跟剛剛一樣,快要掉下來的右眼球,掛在上頭的碎肉,輕輕地一樣用食指跟姆指摩擦擦掉粘在手指上的灰塵後,細微地嘆了口氣......想著接下來該往哪走時,四處觀看後發現環繞著這兩排展示櫃的牆壁之間,只有第二排展示櫃的左邊有著一條走道,伴隨著勾起的嘴角,微微搖頭轉而注視著骷髏頭時,發現左眼瞳孔......不偏不倚地就注視著正左邊。

深吸一口氣,對著自己問著「裡面有什麼嗎?」這些難以釐清的未知,隱隱約約騷動著心頭上的不安,慢步離開展示櫃,走向那條的走道入口處時......

碰噹~!!

身後傳來玻璃碎裂的聲音,回頭一看,正好是展示櫃內那顆骷髏頭正上方的玻璃裂開一片大片的蜘蛛紋路......令人摸不透的思考想法,魔女不希望我往裡面走......還是說裡面有辦法可以取得那蝴蝶模型的方式?

輾轉思考下走到走道中間,注意到牆邊有著一幅畫,一隻白猫用腳掌逗弄著毛線球,看著這幅畫中左下角的毛線球,小小一顆圓滾滾,上面的顏色幾乎跟白貓的眼睛瞳孔一樣,一樣的鮮紅欲滴......看來這幅畫並沒有奇怪的地方,轉身走到底後發現,左右兩側各有通道,左邊到底是個沾滿灰塵的老舊書櫃,上頭有著蜘蛛網以及......一張紙!?

走近粘滿灰塵的老舊書櫃上,用左手輕輕拾起放在上頭的紙,那細致的觸感就像是樓下餐桌上的那張紙一樣......仔細看著上頭所寫的字,這股陌生的熟悉感令自己的手指不自覺地觸碰著紙上的字跡......

『綑束的物品 在大桶子中』

瞇起眼看著,說起來真有趣,大桶子裡?
反覆咀嚼眼前紙上的字,轉頭望向另一處通道,底部有個轉角,思考著桶子是否再那裡時,小心翼翼的把紙放回原處,因為這張紙......

就像新的一樣,被放置在那裡的樣子。

拖著沉重的步伐,越是往前走越是讓自己感覺越陷越深,眼前那藍得發黑的牆壁上,充斥著莫名的蕭條與寂靜......走到轉角處後轉身看到,又一幅畫,一幅描繪著在河川邊撐著洋傘的人影,畫中右邊人影,隱約可以看起來是名女人,站在河岸邊眺望著......難以理解這幅畫,為什麼跟白猫一樣,出現在這裡,而且,猫跟人面對的方向都不同......無法理解,難以理解這兩幅畫單調地掛在這裡的意義,轉頭看向走道深處,裡面有個小小的四坪大小房間,走近後中間有個放置著一座整理得異常乾淨的書櫃......或許東西就在書櫃中的想法驅使著身體走向書櫃前......只要看看,不要亂動就好,內心不時的告誡著自己這句話,趨身仔細看著書櫃,發現塞滿書的書櫃上,獨獨有一個地方是空的,裡頭有被抽出來的痕跡,因為可清晰看見書櫃夾層上面有著兩道拖曳而出的刮痕。

除此之外,這裡什麼都......沒有。

這裡就像是充斥著毫無道理的寂靜之中,莫名的滲入一絲絲難以言喻的詭異氣氛,一直在四周傳遞著訊息給自己,而那些訊息的傳遞......迫使自己帶著侷促不安的神情走回去,快步走到房間出口時,瞄了一眼那展示櫃中的骷髏頭,一陣噁心的不適感後決定轉身離去。

輕輕關上房門,眼前面對的是對面的一扇門,很普通的門,比起靠近樓梯的骯髒木門來說,這扇門很乾淨,雖然有點老舊,但卻很乾淨,彷彿時常有人使用一般......走近後悄悄地推開門,裡頭有些昏暗,但可透過微弱的光線看出來,這裡是個充滿書櫃的地方,四處觀看的感覺......書房嗎,嗯?

右側邊一處六坪多大的空地處,堆置著零散的書堆中間......又有著一個看不見人的人影。

獨自對著書堆喃喃自語的自己,喃喃自語的說著看到的書名,走到看不見的人影面前......

「啊啊,本來要整理這些書卻不是很順利呀。」
影子動了一下。
「那裡有綑綁的東西,沒辦法吶......。」

一陣從內心傳來的笑意傳遞全身,莫名地,感覺很可笑......轉身望向書櫃的方向,讓人很在意那些書櫃上有放些什麼......走近後注視著,磨損的書背上並沒有任何字可以清楚辨識的出來,有些甚至無法看清楚......走到左側書櫃時,瞄到從左數來第二個書櫃上,有著一個自己絕對不會認錯的字跡......

『魔女之家(2)』

這表示有(1)嗎,真有趣,雖然清楚知道這裡是魔女之家,但更無法理解的地方在於,魔女到底想做什麼......捉迷藏遊戲是嗎......

側身看向最左邊的書櫃,上頭果然有著一本寫著『魔女之家(1)』的書,好奇的走過去,微微瞄了一下右邊盡頭方向那人影有沒有動靜之後,輕輕用左食指抽出書本,翻開封面,印入眼簾的字樣......

『魔女之家的門,沒有鑰匙可以打開』
『所謂的鑰匙則是以其他形式來表示代替。』

第一頁的字跡,讓人感覺很熟悉。
之後隨意翻閱,除了第一頁有字以外,其他頁都是空白,厚厚的一本,都是空白......
放回去後再瞄了一眼有人影的方向,還是沒有任何動靜......那(2)呢?

將(1)放回書架上後,走到第二個書櫃用左食指抽出書本,翻開封面,印入眼簾的字樣......
『魔女之家,會因為魔女的力量,而改變各種姿態來顯示。』

表示這棟建築物是活著的嗎?
再度看向人影,還是毫無所動,忽然注意到牆邊有一排椅子,靠近牆邊的書櫃旁都放置著裝飾用的矮桌花瓶,上頭綻放著鮮豔的薔薇花......一股油然而生的厭惡感,使自己想離開這裡時,發現後面還有一排一樣擺放的書櫃,上面有個奇妙的書名讓自己頗感興趣......

『笑話』

反覆咀嚼這字樣,笑話?
輕輕走過去用左食指抽出這本書,不知道為什麼魔女之家的書都喜歡厚厚一本......嗯?

『~好奇怪好奇怪
一名很有錢的男人,手上押著放在手推車上的大量寶物運送著』
『~但是車子居然在經過森林時壞了
這時,一名獵人帶著狗經過了這裡。』
『那名男人手持金幣,看著獵人
希望他能夠幫忙看管車上的貨物
獵人承諾答允。
『~有錢的男人就出發去尋找替代小推車的車子
在這其間,獵人就幫忙看管這些寶物。』
『~不久後,夜深了
獵人想起,家中有個高齡的老母親使他非常擔心。』
『~這時後,獵人就將自己的狗留在推車前看手著
著急地想回家去看看母親的樣子。』

“可憐的孩子,孤獨地留在森林裡”
思考著這突如其來的感傷之同時,看到下一段......

『~那名有錢的男人回來後,只看到狗在看守著車子
有錢的男人,很感謝狗的主人獵人
將獎勵酬勞讓狗叼著就回去了。』
『狗走回家之後,將叼著的酬勞交給了獵人。
結果獵人看了以後,非常的生氣。』
『~「原本是該幫忙看守手推車
結果居然把別人的錢給偷了回來!」
獵人就將狗給殺了。』

看完的瞬間,牆邊靠近書櫃的一張椅子劇烈地晃動著,並傳來低沉的笑聲。

不悅地闔上書本放回去,狗......嗎?
不對,蜜奧菈,蜜奧菈只是來玩的,來找......誰!?

感受到似乎有東西靠近自己,椅子嗎,可是沒動靜了,不過是個活著的建築物不是......嗎?
不安地交握著手指,四處張望並走向右側其它書櫃看其它可能有的書時,經過中間,看到一面狹長型的大鏡子,掛在牆壁上,自己的臉就映照在上面,毫無表情,不會笑的孩子。

“自己以前從來沒笑過。”

反覆思考著這個莫名其妙的問題,離開鏡子後走向下一個書櫃,注意到有張夾在書縫裡頭的紙時,眼角餘光瞄到鏡子上出現一名......紫色髮尾少女的......臉?
再度看著鏡子,仔細照著自己的臉龐,什麼都沒有,剛剛應該是錯覺......
鏡子右側的書櫃上,夾著那張紙的紙角,自己好奇地抽了出來,結果連同一本書也一併拉了下來,接起要掉落在地上的書,古老的夾頁書冊,翻開抽出來的那張......是一篇泛黃的古老記事,撫摸著略感粗糙的紙,閱讀上面寫著:

『~X月X日,在XXX區,XX先生的住宅燒毀。
從燒毀的遺跡當中,XX先生,和妻子XX女士的遺體被發現到。』

“燒......毀?”

『~遺體上有多處刺傷
不知何者將其兩人殺害後,在將建築物放火燒毀。』

“刺......傷?”

『~後來,此事件過後,XX先生有名女兒
艾蓮小女孩(當時七歲)卻沒找到人且行蹤不明
警察......』

闔上書本,將其默默的放回去。
自己笑了,蜜奧菈笑了,低著頭將雙手蓋在自己的臉龐上,內心充滿著嘲笑的感覺,這到底是什麼,好想看看現在自己的臉,應該沒有扭曲變形,對,這一切的一切,與我無關,魔女到底要自己注意這則新聞的目的是什麼,什麼原因,為什麼......像似發洩完後的模樣,慢慢抬起頭並輕輕地轉頭,緩緩將手掌放下後,注視著書櫃旁的鏡子。
慢慢地......走回鏡子前,再照一次,似乎沒有問題,還是自己的臉......仔細地看著自己的臉......

背後一雙鮮紅的......眼,看著自己!?

驚訝地退了一大步,鏡子瞬間應聲破裂。
魔女嗎......剛剛那個臉,紫色頭髮......
緊抓著自己的裙襬,看著眼前龜裂的鏡子,碎到無法清楚映照出自己模樣的鏡子,細微地......嘆了一口氣,之後慢慢的,轉過身去......除了書櫃間的通道,什麼都沒有......
心臟的劇烈跳動還沒平復,深吸一口氣後......

或許是遠處那被書櫃擋住,且看不見人的人影在做亂,輕巧地繞過書櫃走了過去,這裡......沒有所謂的魔女。

“對,沒錯,這棟住宅其實......其實......”

像是確認又像是拒絕相信,自己緩步走過牆邊的椅子來到書櫃旁的花瓶邊,輕靠在牆角側眼看過去,轉角那六坪大的空間,人影依然站在那裡,走近一看......圍繞在人影身旁那散亂一地的書堆上有植物圖鑑、動物圖鑑......嗯?
魔女......不是喜歡昆蟲嗎?

靠近書堆看著封面,確實是植物圖鑑、動物圖鑑與畫冊,正要從書堆中走出來靠近人影詢問時......

刷。

牆角邊突然一片大塊的鮮紅印子,像抓痕般擦在牆角的牆壁上。

嘻嘻,拒絕反應嗎。
並側耳傾聽到,這人影很想要繩子,不斷喃喃自語著......

「啊啊,本來要整理這些書卻不是很順利呀。」
影子動了一下。
「那裡有綑綁的東西,沒辦法吶......。」

對面的房間沒有東西,這裡也沒有,對面房間儲櫃上的紙條上寫著『綑束的物品 在大桶子中』,看來得去另一間那靠進樓梯間,看起來頗老舊,粘滿灰塵跟蜘蛛網的房門裡看看了......走過人影,到門口前,開門出去後,在關上房門那一瞬間......人影似乎晃動了一下。

走廊,還是很寬敞。
穿過中間,那隻黑猫像是百般無聊般晃動著尾巴,瞇起眼趴在地上,聽說猫有種習性就是會躲在陰涼處打盹,就像是現在這樣,而且,我...們...家......
頭,開始不舒服了起來。
像似某些關聯性的環節錯開,自己完全無法理解......是誰跟自己說猫的......撇了黑猫一眼。

黑猫,打了呵欠,張開來的牙齒......有些殘缺,還散發出一陣細微的氣息。

走到沾滿灰塵與蜘蛛網的門前,轉開門把進去後......裡頭充斥著灰塵、霉味與陰涼感,眼前有個寬敞石板走道,環繞著烏漆麻黑的牆壁,走到底,是一處寬敞的空間,堆放著大量的桶子,底部牆邊還有座老舊的空蕩蕩儲櫃,上頭沾滿蜘蛛網,右側有張非常巨大的蜘蛛網掛在牆上,上頭中間有隻蝴蝶,正在緩緩地揮動牠的翅膀,從這裡堆滿桶子,以及放置著老舊的櫥櫃,與一張具大的蜘蛛網來看,似乎這裡是倉庫......二樓有倉庫,非常陰涼的倉庫?

是啊,說起來,這裡所透露出來的訊息不是都在告訴自己,這裡是魔女之家嗎......

想起剛剛在書房發生的事情,讓自己撫額嘆息時,注意到左側有個被木桶擋住的凹層,裡面牆上有張羊皮紙條貼著,走過去用力推開木桶時,發現木桶裡......什麼都沒有。
這裡不是倉庫嗎......搖搖頭,看著牆上的羊皮紙內容:

『蜘蛛 視力不良
就連顏色 也無法分辨清楚』

這裡,有隻蜘蛛吧,能結出那張巨大網子的蜘蛛,並且緊緊抓住那看似非常虛弱的蝴蝶......想起外頭走廊盡頭的門扉上,那撩亂的細微小字。

『蝴蝶 快點』

要被吃掉了嗎......這棟沒有鑰匙可開門的房子,那扇打不開的門要自己救蝴蝶......轉念思考著或許先看看這裡有什麼東西再說,冒然取下那隻蝴蝶感覺似乎很危險,這裡應該有東西可以替代那隻蝴蝶......對了,打開展示櫃房間內的玻璃櫃,只要拿到那隻青白色的蝴蝶模型就可以......
四處翻看堆置在這裡的桶子,只看到巨大蜘蛛網對面裡的桶子有......

繩子。
一條很長的繩子。

翻遍這裡的桶子,只有一條繩子......收起繩子,回頭看了蝴蝶一眼。
“不必要的驚擾”
繞過桶子,緩步走過寬敞的走道時,想起書房那人影似乎要找個東西綑綁......打開那粘滿灰塵跟蜘蛛網的房門,回頭看了一眼充斥髒污的房間之後關上房門。
走過走廊,正要穿越中間的甲冑人形去書房時......

鏘。

右側傳來聲響,側眼注視著傳出聲響的來源,甲冑人形。
走近後瞇起眼仔細看著盔甲縫隙,裡頭有沒有任何端倪......沒有任何東西,毫無動靜,但感覺像是有動過一般......旁邊的黑猫像是睡著了一樣,閉著眼睛,尾巴依然晃動著。

“嘖。”
小聲的在心中表達著煩悶,轉身後頭也不回地走向書房,扭開門,進去看到那六坪大的區域,人影還在那裡喃喃自語著......夾雜著疑惑與不解,這人影到底在整理綑綁什麼......樓下的廚師也是,這裡明明什麼人都......

有,是自己,看來從一開始,魔女就知道自己一定會進來,被迫進來,被迫......

但還是難以理解眼前這名人影的行為......將繩子拿出來,遞給眼前看不到的人,就像廚師那樣,或許會引起人影的注意給自己些什麼東西......

「啊」
人影似乎動了一下。
「要把這個給我?」
擺在右手上的繩子再往前一下,感覺指尖似乎碰到了什麼......
「真的很謝謝你唷!! ......那這個給你。」
人影再度晃動了一下,繩子被取走,接著憑空抽出一本書放在自己右手掌上,封面上寫著......

『讀了就會死亡的書』

揉揉眼,仔細看著這本鮮紅的書,是要自己拿給蜘蛛看嗎?
或許不是......那房間裡的紙條上寫著蜘蛛視力欠佳,到底是......伸手觸碰眼前的人影想詢問時,人影沉默著,一動也不動......

摸不到的感覺,得不到回應,手上只有這本書,鮮紅欲滴的一本書......看著眼前散落的書,想起人影一開始說的話,似乎是在整理書,這裡除了植物、動物跟畫冊圖鑑以外,並沒有這本書......也沒有相關的書,意思是,這本是多出來的書,要自己放回書架上?

但是否要打開來看看裡面的內容呢?

或許不是,就像樓下那碗詭異的湯,要是照著餐桌上面的紙條去做,大概自己早就毒發身亡了,讀了會死的書......這裡很多書櫃,記得剛剛繞了一圈並沒有哪層書櫃缺書......

“原來如此......”

看來那則笑話真的很惡劣,確實有座書櫃缺書......拿著書本正要走出書房時,門前暗紅色的地毯上留著左右兩隻腳的鮮紅鞋印,右腳是正對書房底部中間的鏡子,左腳是正對書房出口,有人的腳可以做到這樣子的地步嗎......看了一眼人影,繩子垂掛在半空中像是拿著的樣子一動也不動......先出去好了。

打開門出來,左邊傳來拖曳的巨大聲響......側眼看過去,透過牆角邊看到銀色物體晃了過去。

突然一陣恐懼襲上心頭,緩緩的靠近牆邊,輕輕探頭看過去,眼前走廊什麼都沒有。
是錯覺嗎,還是自己眼花,莫名其妙冒出來的東西到底是什麼......走出來到走廊中間時......甲冑不見了。

瞇起眼,地上有細微的拖曳痕跡,一路往右邊消失......去一樓?
原來那甲冑真的能動啊......但看著眼前的黑猫,還是毫無動靜般趴著,只是尾巴不再搖晃,垂攤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算了,這隻猫對自己而言,是個令人頗為反感的存在,手上這本書也是,鮮紅得令人感覺會沾在手上的錯覺......

轉身,走到書房對面,置放展示品的房間。

打開門,依然是撲鼻的霉味充斥而來,像是剝削著自己鼻腔內的嗅覺,難以忍受地將書夾在右手腋下並用左手揮散前方的空氣,微微低頭舉起右手掌遮掩住鼻子跟雙眼的同時,透過指間細縫凝望著第二牌展示櫃上裂開的玻璃......龜裂的痕跡還在。

如同思考著這昏暗的房間內,那孤零零的一座書櫃的同時,對著不斷冒出手汗的手心,產生難以言喻的迷離感......眼前像似幻覺般纏繞......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盯著第二層展示櫃放置著骷髏頭的位置,輕輕地,慢慢地遠遠繞過那層展示櫃,走進旁邊的走道內,穿過兔子畫像,經過T字轉角處時......好奇地望向左側盡頭那老舊的儲物櫃上頭......只有灰塵。

......微微地瞇起雙眼走近......間隔木板上除了厚厚的一層灰塵與細小的蜘蛛網外,什麼也沒有。

放置在原本位置上的紙就像是一開始就不存在一般,連同當初拿信時所留下來的擦痕,通通都沒有,沒有,什麼東西都沒有......

自己不自覺地往後退了幾步......感覺到心臟的跳動似乎加快許多,右手用力地抓緊夾在腋下的書本,像似提醒自己一般,堅硬的書皮觸感,讓自己決定轉身先走到那座孤零零的書櫃那......穿過在河岸邊撐著洋傘的女人那幅畫,來到這四坪不到的小房間,那中間的書櫃上......拿起夾在腋下的書,稍微比對了一下,大小剛剛好塞入那縫隙間......眼角微微往進來的走道口瞄了一下,一邊思考著不可能有什麼東西會過來,一邊輕輕地......將書緩緩塞入縫隙中的同時......

匡啷!!

......!?
一瞬間被奪去思考的同時,感覺似乎是什麼東西撞破......從遠處傳來。

......慢慢地,像似好奇般,走到走道口前,左手緊抓著裙襬,右手扶上牆邊緩緩地走過去......手摸到在河岸邊撐傘的女人這幅畫時......

咕嚨咚。

一陣像似物品滑落的聲響傳了過來使自己停下了腳步。

引用網址:http://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77566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阿雅♪
如果繼續打我可以拿來當攻略看(喂
寫的很棒呢[e12]
真厲害((拍手#

11-04 19:22

Airfully
這....謝謝你的觀賞( ´∀`)11-06 17:51
祝輪琉璃
聽說這遊戲原作者對二創有嚴格規定,要不要去檢查一下?

11-10 16:24

Airfully
嗯...這點讓我有點......接著不知道該怎麼寫......( ´∀`)
因為我想寫的是可能為第三種結局的結局後述,也就是說我有可能
直接寫出那結局的由來後,在開始做後續的結局後述......

好像直接犯規犯得超徹底的了啊......雖然我不知道那是不是

『第三種結局』因為到後面都是一樣的結尾......11-10 20:2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Airfull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你說的愛情是什麼?... 後一篇:叶葉的夢...

訂閱

作品資料夾